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周良披上披風之後,頓覺自己的身體彷彿是化作了透明一般,竟然可以透過自己的手臂和身體,看到身後的景象,身上的一切氣息,全部都收斂了起來,不露絲毫。

一隻驚慌失措的九色鸚鵡飛過來,穿透剪梅道長的身體一飛而過,就像是穿透了一縷空氣一般。

「嘿嘿,這下子就算是戰神來了,也現不了我們。等著看熱鬧好了,說不定還能撈點兒好處呢!」剪梅道長笑的嘴叉子就裂到了耳朵根子上,露出了一嘴金燦燦的大黃牙。

就在這時——

「唳——!」

一聲充滿了暴虐殺戮氣息的鳥鳴之聲,劃破天地。

火海之中,衝天而起一隻山雞大小的異鳥,朝著那漫天的烏雲衝去。

這異鳥外形近似丹頂鶴,卻只有一條腿,身體為藍色,帶著紅色的斑點,鳥喙為白色,鳥冠燃燒著血一般的火焰。

「哈哈,畢方!果然是畢方,哈哈,獸人要擊殺這隻畢方,怪不得肯消耗本源之力來布下這雨陣,哈哈,小周良隱藏好,待會兒我們揀個便宜。」剪梅道長看到那隻異鳥,笑的嘴都合不攏了。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畢方?

周良心中一凜。

畢方乃是傳說之中上古天罡三十六神獸之中,排名前十的荒妖,以吞噬火焰為生,居於木中,實力極為強大。

在洪荒時代,畢方這一族乃是不下於仙魔的力量,即便是仙魔也要退避三舍,為上古一霸,橫行數界,所到之處,火焰焚燒一切,是殘暴和強橫的代名詞。

到如今,因為天地潮汐變化,許多上古神獸都因為力量衰竭而死,想不到今日居然還能親眼看到一隻活著的畢方。

這種神獸,太過於罕見,且全身上下都是寶貝。

傳說畢方的血液,蘊藏著世界上最為恐怖的火焰,若是能夠得到其一滴精血,就可以化身為火神,掌控燃燒一切的火焰,有與魔神一戰的力量,而畢方背部有一根純藍色羽毛,為其天賦真羽,可以煉製仙器。

「唳……」

畢方狂,口中噴出無盡火焰,燃燒天空的魔氣烏雲。

這可怕而又瘋狂的吼叫之聲震撼天地,無數只叢林荒妖巨禽被這一聲鳴叫嚇得屎尿氣流,癱軟在地,實力稍微差一點的直接被震得肢體碎裂而死。

周良只覺得彷彿有兩隻巨錘在自己的耳邊各砸了一錘一般,眼前直冒金星。

「好可怕,只是遠隔數千米聽到這樣的聲音,如果近距離的話,只怕這凶鳥一聲鳴叫,直接可以震死我。」周良大駭。

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兇悍的荒妖。

只見那赤色火焰噴涌過處,天空之中的黑**氣雲層逐漸稀薄了一些,那嘩啦啦猶如傾盆的大雨,也被蒸一空,停了下來,下方燃燒森林大地的火焰,卻是越來越洶湧恐怖了。

那黑**氣雲層之中,隱隱有五六尊磅礴如同古山一般的獸人存在,偶爾露出只鱗片爪,都彷彿是魔仙之手一般,繚繞著可怕的氣息,絕對是聖級的波動,只是一個指甲,就猶如百米孤峰一般嶙峋,可怖到了窒息。

一道道光柱猶如仙劍,在魔氣雲霧之中劈下,不斷地斬在畢方的身邊,空間都在扭曲,無數閃電劃破雲層,狂暴的電漿猶如暴雨一般,從四面八方籠罩向畢方。

「孽畜,進了本座的殺陣,還不束手就擒!」一個威嚴無比的聲音,穿透雲層,震蕩天地。

有獸人的大能聯手,要收了這隻畢方。

這些獸人高手呼風喚雨,攪動魔氣瘋狂地翻滾,形成了天羅地網。

畢方猶如流火,在空中畫下一道道火焰殘影,快到了無法捕捉,在火海之中時隱時現,任何獸人巨力,背它的血火一噴,頓時就會蒸乾淨。

它憤怒地吼叫,有時候明明要飛出魔氣雲層覆蓋的區域,卻被一股無形之力震了回來。

這個時候,周良才注意到,在這片森林火焰的四周,隱隱有一層無形的禁制,困住了一切,連畢方也被困在其中,一時掙扎不脫,這才了瘋。

周良心中更是駭然。

畢方剛才那聲吼叫,被這無形禁制阻擋了大部分,還震得自己眼冒金星,如果沒有這一層禁制,只怕自己當場就得重傷了吧?

這實在是太恐怖了。

看起來山雞大小的一個畜生,居然如此強悍,怪不得在洪荒時代,這種凶鳥可以比肩魔神。

「哈哈,小傢伙,被嚇住了吧?」耳邊傳來了邋遢老頭剪梅道長的聲音:「放心,看這樣子,至少有四五個獸人大勢力聯手,畢方雖然兇悍,但卻被困住,傷不到我們,咱們靜靜地在這裡坐山觀虎鬥,嘿嘿,河蚌相爭,漁翁得利,希望畢方和獸人高手都同歸於盡吧!哇哈哈哈!」

周良靜下來心來,想想的確是如此。

這裡雖然危險,但絕對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緣,如果能夠得到畢方的一滴精血或者是那根天賦真羽,絕對會受益無窮。

「小心行事。」腦海之中傳來陰陽老人的聲音。

這個老怪物的言外之意,也贊同周良暫時留下來觀察。

周良點點頭,把小銀猴緊緊地抱在懷裡,裹住了那奇異的銀色披風,選擇了一個相對隱蔽的地方,繼續觀看遠處那場驚心動魄的戰鬥。

……

轟!

一隻猶如山峰一般的巨爪,從天空之中探下來,三指間布滿了一根根閃爍著黑芒猶如鋼矛一般的硬毛,其間閃電繚繞,對準畢方抓了下來。

「唳……」

畢方怒吼,張嘴噴出一道赤紅色的火焰。

這一道數十米的火焰,到了空中化作一片巨大火海,將那巨爪包裹在其中,一陣刺鼻的焦愁味道傳來,然後就聽得魔氣雲層之中一聲憤怒痛苦的咆哮,那燒的像是一截黑炭一般的巨爪,緩緩地收了回去。

顯然這番交手,魔氣雲層之中的一位獸人大能吃了個虧。

畢方張口,數百道相同的火焰噴射。

空間被這可怕的高溫灼燒的扭曲了起來,出滋滋滋猶如空間融化的聲音,那赤色火焰化作一隻只巨大無朋的火焰畢方,朝著魔氣雲層之中衝去。

「吼!」

「吼吼……」

魔氣雲層之中,一聲聲巨妖般的咆哮,獸人大能們也現出了本體,各自施展神通,五色神光從雲層之中泛出,與那火焰畢方虛影攪在了一起,猶如野獸一般的撕咬。

周良在遠處看的眼睛都直了。

這種程度的戰鬥,真的是前所未見。

這畢方兇悍無匹,張口一噴,便有道道火焰幻化的畢方虛影飛出,每一個都是聖級的力量,足以毀天滅地,而魔氣雲層之中若隱若現的獸人大能們,噴吐魔氣,施展了本命神通,那魔氣濃郁的猶如液體,可以操控風雨雷電,不斷地將火焰畢方虛影磨滅。

周良只覺得心馳神搖。

如果不是前方有獸人設下的禁制阻擋,說不定他武瘋子的性子上來,直接就要嘗試靠近戰場去感受那種磅礴元氣和天道之力的變換,不死也得脫層皮。

「哈秋……哼哼哼……」

耳邊突然傳來打呼嚕的聲音。

邋遢老頭剪梅道長居然睡著了,正在美滋滋地打鼾。

周良頓時無語。

也就只有這個無利不起早的老傢伙,會對這種精彩絕倫的聖級戰鬥無動於衷,也許只有等到雙方都兩敗俱傷了,他才會精神百倍地衝上去搶東西。

接著懷中傳來打呼嚕的聲音。

大魔王小銀猴也酣睡了。

周良搖搖頭,繼續觀看遠處的戰鬥。

這種場面的對決,簡直就像是大破滅的神話場景一般,光怪6離,許多神通威力,簡直越了周良所能想象的極限。

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是半天時間過去。

遠處畢方和獸人之間的戰鬥,也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周良突然想到,這種驚天動地的戰鬥,居然沒有引起進入「骷髏森林」之中的其他勢力的到來,難道是獸人之前就做了一些準備,還是還有許多人,和自己一樣,也隱身在暗處,等待這場惡戰快要結束的時候,才去做那最後得利的黃雀?

想到這裡,他驚了一身冷汗,盡最大程度將靈識釋放了出去。

如今周良的《聖》進入「一眼萬年」之境,強橫無匹,且潤物細無聲,緩緩地蔓延出去,一般人根本察覺不到,可以輻射到周圍十里範圍。

很快,周良臉上就出現了一絲警惕。

果然有人隱身在暗處,蓄勢待。

周良的靈識,至少察覺到了四五撥隱晦的力量波動。

這些人的實力極為強橫,隱身匿形的手段神通也很精妙,周良的靈識也只能隱隱感覺到他們的大體位置,卻並不能夠分清楚到底是一些什麼樣的人。

「看來想要得到這畢方身上的寶貝,還真的很不容易呢!」

周良小心地計劃。

他緩緩地挪動身形,有剪梅道長的銀色披風在,沒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靈識不斷地在周圍的天地之間搜索,花費了兩三個時辰的時間,將這場戰場禁制周圍的空間都搜尋了一遍。

從零開始 結果讓他心驚。

至少有數十波的勢力在周圍隱藏,蓄勢待,其中有獸人也有人族,都是極為強橫的存在,在等待著時機的到來。

這個時候,已經到了午夜時分。

遠處禁制之中的戰鬥,到了最瘋狂的時候。

畢方被打掉了半身的羽毛,張口的時候,有天藍色的液體從嘴角溢出,顯然受了不輕的傷,噴出的火焰沒有之前那麼強橫,氣息萎靡了不少,似乎是逐漸落入了下風。

而與此同時,天空之中的魔氣雲層也稀薄了很多。

這時候周良已經可以透過妖雲,看清楚藏身在其中的獸人大能的本體了。

一共有六尊山嶽一般的大獸人。

有一隻渾身雪白的穿山甲,還有兩頭身有斑紋的巨角青牛,一顆巨大無比的焦黑古樹,一隻雙頭蛟龍和一頭可怕的赤紅色血蟻,這些都是大獸人的本體。

六尊大獸人一個個猶如史前巨妖一般,渾身魔氣繚繞,各自佔據一方,操控著不同的力量,組合成為了一個奇異的陣法,不斷地消耗,想要將這隻畢方活活耗死。 六尊大獸人一個個猶如史前巨妖一般,渾身魔氣繚繞,各自佔據一方,操控著不同的力量,組合成為了一個奇異的陣法,不斷地消耗,想要將這隻畢方活活耗死。

「可惜了,這隻畢方還未成年,沒有達到巔峰階段,否則早就打破禁制了……」剪梅道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睡醒了,擦著口水嘆息,嘿嘿道:「準備吧!一會兒就該我們出手了。」

周良將自己之前的現,說了一遍。

「哈哈,這樣逆天的機緣,引出一些毛賊的出現,是我老人家預料之中的事情,不過就憑他們,想和我這個打悶棍的祖宗比,嘿嘿,還差的太遠太遠。」剪梅道長自信十足,毫不在意。

周良想不通這個邋遢老頭的信心從哪裡來。

不過根據剛才自己的觀察,隱藏在四周的數十波「黃雀」,每一波的實力都不容小覷,絲毫不比自己兩人低。

「到時候一切聽我的安排,我讓你沖,你就什麼別管,帶著這隻靈猴往上沖就行了,到時候……嘿嘿,這畢方身上的寶貝,必然都是咱們的。」邋遢老頭呲著黃牙,嘴角亮晶晶留下了哈喇子。

周良點點頭,又問道:「好,先聽你一回……哦,對了,那你呢?」

「我在後面掩護你啊!」剪梅道長理所當然地道。

「……」周良。

說話之間,遠處的戰鬥,終於就要分出勝負了。

六大獸人大能之中,那位全身雪白如銀的巨大穿山甲,終於忍不住了,將龐大的身軀一蜷,瞬間縮小,變作十幾米長,猶如一個高旋轉的輪子一般,嗡嗡嗡出轟鳴,在虛空之中碾壓出一道道痕迹,朝著畢方碾壓過來。

「唳——!」

畢方怒吼,張口噴出數十道赤紅色火焰。

轟轟轟!

天空中,其餘幾位獸人大能也紛紛出手,那灰色蛟龍張口噴出黑色水柱,焦黑巨樹分出一條條枝椏,兩頭血眸青牛直接祭出了頭頂的巨角,赤紅色血蟻猶如巨型神剪一般的前鄂也脫體飛出,化作流光,下卷而起。

他們的分工很明確。

其餘幾位獸人大能出手攔截那赤紅色火焰化成的巨型畢方虛影,而銀雪穿山甲王直接碾壓向已經大不如以前靈活的畢方。

轟!

最終穿山甲高旋轉的身軀,重重地撞擊在了畢方的身上。

一聲凄慘的鳴叫,藍色羽毛飛濺,又化作了一朵朵火焰迸射,畢方大半身羽毛都被撞飛,一隻翅膀折斷,炙熱的鮮血如同岩漿一般流淌,無法堅持飛行,朝著地面**。

而那銀雪穿山甲王背部骨劍折斷了幾十根,銀色的鱗甲也被高溫灼燒的變成了焦黑一片,傷勢不輕。

「哈哈哈,看你還能往哪裡逃。」

超能悍妻:拐個總裁當備胎 焦黑巨樹出人語,磅礴如山的身形一晃,無數根黑色的枝椏如同出手一般遮天蔽日地絞殺而來,朝著地面畢方**的身影瘋狂蔓延而去。

與此同時,其他獸人大能各自施展神通,也都紛紛出手。

「唳——!」

畢方落在火海之中,單足不斷地跳動著閃避,憤怒地吼叫,不斷地噴出火焰還擊,剩下一支完好的翅膀煽動,地面上燃燒著的火焰,猶如巨浪一般衝天而起席捲而去。

不過它終究未成年,還未到巔峰年歲,被大陣所困,消耗了太多的本源之力,又受了傷,反擊之勢已經大不如前。

轉眼之間,畢方又被連連擊中。

最後它似是已經沒有力氣反擊,也沒有力氣山壁,被那焦黑巨樹大獸人的無窮無盡的枝椏觸手給圍困在了其中。

「哈哈哈……」焦黑巨樹大獸人瘋狂地大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