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幾人說笑中,秦石始終板著臉,一把將小米彩從人群中抓出來吼道:「你之前是玄靈境巔峰怎麼不告訴我?你知不知道,這麼突破有多危險?」

「我……」小米彩被吼的哽咽一下,委屈的低下頭道:「我不是故意隱瞞爹爹得,我知道爹爹的性情要強,如果知道我的修為比你高,心理肯定會不舒服,所以我就想等爹爹超過我,然後再告訴爹爹。」

「而且,我不想比爹爹強,我就想躲在爹爹的懷抱里讓爹爹守護我,我怕爹爹知道我的修為……就不守護我了。」

幾段話,秦石的心口不由一暖,黑眸下的怒火蕩然消散,許久才在她彩色的髮絲上輕輕拂過:「傻丫頭,不管你是什麼修為,在我面前都是我的女兒,我不守護你守護誰呢?」

「那爹爹,你不生氣了?」

小米彩在秦石面前非常乖巧,低著頭怯怯道。

「本來想生氣,你都說是為了我好,如果我在生氣的話,你羅剎姐和巧兒姐,還不和我翻臉?」秦石嘆息的搖搖頭,旋即沖著小米彩的鼻樑掛上一下:「但記住,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嗯!」

小米彩開心的答應一聲,一群人又笑了起來。

在笑容中,秦石感覺不太對勁,在旁邊的人群中環顧一圈,不由皺了皺眉問句:「上官家主他們呢?」

「小友,咳咳,我在這!」

在愕然中,一道有氣無力的聲音突然在血池下響起,旋即幾人猛然低頭望去,接連露出尷尬的神色。

由於剛剛雷劫的緣故,上官霸五人躲閃不及,此時正如五尊雕像一般,牢牢的嵌入狼藉的崖壁中,一身灰頭土臉的模樣,頭髮一根一根筆直的立起像是被雷劈了一樣。

不,就是被雷劈了。 上官霸幾人被秦石扶出血池,滿身狼藉的坐在地上,喘著粗氣的同時心裡委屈極了,這一天,好端端的他們得罪誰了,本想藉助靈源血池提升實力,結果不幸的碰到五個變態,靈力被他們全部搶奪不說,還讓天雷給劈的三葷八素,現在腦袋還迷迷糊糊的呢。

九零年代藝術家 「小友啊,你們可真是折磨死老朽了,早知道這樣我之前都不應該說讓出來三個名額,這五個名額都給你,我也不願去遭受這份罪,哎呦,我的老腰啊。」上官霸渾噩的爬起身,扶著腰間痛苦的沉吟一聲。

秦石抓了抓腦袋,略顯尷尬。

「有人來了!」

突然間,他收斂思緒,精神識海中恍惚一番,驀然回首朝遠方望去。

咻!咻!咻!

剛坐穩的上官霸馬上激靈起來,旋即旁邊的人露出驚容,目光朝四面八方望去,一道一道凜冽的破風聲呼嘯疾馳。

「是玄殿的人!」不知是誰,突然喊出聲來。

旋即,人群中駭然的神色交錯。

「不管是玄殿,其餘三大家的人也朝這趕來了。」

破風聲越發狂野,不斷有強者朝山峰頂端匯聚。

在驚恐中,秦石突然感應到兩股連他都感覺到不可觸碰的波動,黑眸中一現森然:「是天境?」

「該來的還是來了嗎?」

秦石捏了捏拳,早在使用魅鬼天照的時候他就猜到,玄殿的人肯定會察覺到,如今加上小米彩突破天境,想要不引起驚動都難了,畢竟這種問鼎巔峰的程度,就算是最強的東方區域也是極為罕見。

感應到滾滾的靈力威壓,上官霸的神色聚變,老眼中怪異的盯著秦石:「小友,我說這話或許不合適,但我上官家現在的模樣……你也知道,真的經不起折騰了。」

與其對視,秦石自然知道上官霸所指何事,儘管可以理解眸心下仍是一閃不悅,旋即冷道:「上官家主放心,和玄殿的恩怨是我的私事,不會拖累上官家,況且我們只是合作關係,如今靈源血池一事已經結束,那就再此別過吧。」

禁愛總裁,7夜守則 「小友我不是那個意思……」

「上官家主不必多說,後會有期。」不容上官霸話音落下,秦石揚手將其打斷,一是他不想和這種膽小怕事的人交流,二是他知道此事墨跡不得,慢上一分,就有可能危及生命,必須馬上逃離這裡。

見秦石要走,岑馳上前:「宗主。」

望著岑馳秦石猶豫一下,單手匯聚,一道滿含精神力的符文自掌心浮起:「這個你拿著,若是遇到麻煩的話,就去找青蓮城的無門拍賣行,到時將這符文交給那的老闆,他自然會出手幫你。」

盯著符文,岑馳像接過聖旨一般,旋即俯首抱拳的喊道:「宗主一路小心!」

「記住我之前的話,等待我的號令!」秦石留下餘音,不再廢話回身朝封痕幾人吼道:「動身!」

幾人同時邁上前,玉羅剎抱起許巧兒,封痕抱著梟軒,意外的是小米彩,瞄了眼蕭天月:「看在你之前那麼聽話的份,過來吧,姐姐載你!」

聽到這話,蕭天月像是三月的桂花包,滿滿的春意全在裡面了,興奮下露出燦爛的笑容,一點逃亡的架勢都沒有,反而像是要去度蜜月,咻一下就上前抱住小米彩。

七人起身,在半空中周旋一番,秦石將精神力籠罩萬米,旋即不由的皺了皺眉:「被夾擊了嗎?」

八方所處,儘是敵襲。

「是他?」在懊惱中,一道熟悉的身影落在識海,接著露出一絲喜意,回身低吼:「我們走!」旋即他不再猶豫的托起身,沖著東南方向遠遁而去。

咻!

一連串的破風,秦石七人消失在諸人的視野中,盯著暗淡的殘影在風中散盡,人群仍是處於愕然,難以平靜。

就在他們離開后呆不久,一連串漆黑的身影遮擋擎天,捲動著滾滾的颶風落在山峰頂的亂石堆上。

一群人來自四面八方,不同勢力。

「這不是我們的老朋友,上官家主嗎?」人群剛穩固,一道揶揄的聲音響起,打破上官霸的思緒。

開口的人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奢華的刺金龍袍,上方綉著幾朵詭異的火焰,盯他身上凝神皺眉,上官霸難堪起來:「皇普風,是你?」

「皇普風?皇普家的家主?」

得知此人名號,在場的人皆是嘩然一驚。

「哎呦,上官家落敗到這種程度,上官家主都沒能忘了我,真是承蒙厚愛啊。」兩人明顯不對付,皇普風皮笑肉不笑的諷刺道。

「你找死!」

上官霸勃然大怒,一股靈壓剛自體內燃燒而起,皇普風眉宇皺起,紋絲不動的揚起手,伴隨揮舞出猙獰的猛龍:「想交手?好啊,奉陪到底!」

砰!

兩股衝天的恢弘攻勢,即將觸碰時一道曼妙倩影順勢撕破烈風,一舉擋在兩人的中央。

妙手翻騰,將靈壓和巨龍碾碎,倩影低下頭沖著下方呵斥道:「皇普風,你夠了,你來這就是為了和上官家主拌嘴的嗎?」

仰起頭盯著倩影,上官霸渾濁的老眼變化一番:「太史嬰靈?」

「太史家家主,太史嬰靈?」

再一次嘩然,旁邊的小家族悚然驚恐,嚇得同時縮了縮脖子。

皇普家,太史家,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四大家,遠非他們這些小家族能夠睥睨,在人家眼裡他們不過是戰鬥力渣渣的螻蟻。

「嗤,算你好運!」面對太史嬰靈,皇普風略顯忌憚,旋即揮手散去烈火中藤燒的猛龍,不理上官霸的撇過頭去,接著在旁邊已經乾涸的靈源血池上逗留幾分,露出一絲貪婪,旋即懊惱道:「靈源血池?看這模樣,已經被人稀釋了?真是該死!」

越來越多的可怕氣息落下,在強者雲集的爭鋒中,有兩道略顯滄桑的老者脫穎而出,兩者踏著虛空剛剛停頓下身,那波瀾不驚的雲霄為其翻滾而起,山脈上的亂石受其影響都不斷的顫抖幾分,空間傳來撕裂般的摩擦聲。

「玄老,青老!」

望見兩者,就連皇普風和上官霸、太史嬰靈三大族長都不由的低下高貴的頭顱,恭敬的抱起拳奉承喝道。

俯瞰下方,兩人左右對視一眼:「不知剛剛在這此有幸突破天境的朋友,是哪一位?」

聲音如恢弘梵音,長空兮兮。

聞聲,下方的大家小家同時低頭,誰也沒有開口回應。

見無人開口,被稱為玄老閉合眼眸,滿是皺紋的老手攤開,虛空間的氣體為其散開無窮無盡的漣漪,覆蓋方圓萬米。

「不在了么?」一番感應,玄老漠然睜眼,朝著秦石几人遠遁的方向望去:「這麼急著逃跑,看來殿主猜得沒錯,果然是殺死李不凡的那小子。」

說完這話,他睨視身後玄殿的弟子輕哼開口,渾厚的聲音四溢而開:「跟我追,別讓他跑了,殿主有令,不惜任何代價,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是!」

玄殿人群浩浩蕩蕩,應聲而落起身隨玄老和那名青老朝遠方破空而去。

望著劃破蒼穹的大軍,上官霸老朽的身軀一僵:「該死,果然沖著石秦小友所來?」

玄殿人離去,皇普風和太史嬰靈以及諸多強者對視一眼,露出無奈的神色:「本以為能有幸目地一眼新生的天境大能,看樣子是來晚了啊。」

「走吧,玄殿介入,這事我們別插手的好。」太史嬰靈曼妙的嬌軀揚塵而起,不在逗留的朝遠方躍開。

皇普風撇了撇嘴,追隨而去。

……

在疾馳中,秦石七人捲動蒼雲疾馳在空中,朝著東南方的位置遠遁。

半個時辰過後,映入眼帘的是十數名的玄靈境強者,其中有兩名略微熟悉的身影。

十幾人察覺到秦石,馬上將其擋下。

「來者何人?」

「呵呵,南宮兄弟,南宮前輩,這才幾日不見就不認識我了?」秦石停頓下身,仰頭望著迎面而來的人群訕訕笑道。

「石秦?是你?」在人群中,一老一少探出身形,老者正是在青蓮城和秦石有過謀面之緣的南宮岳陽,年輕的則是南宮冰。

南宮冰滿含喜色,視野挪動向秦石身後的玉羅剎和小米彩,激動道:「真想不到,荒蕪一別,竟能在這碰見你們。」

「少家主,您們認識?」南宮岳陽意外道。

「嗯,之前我和你們說,我在荒蕪叢林中遇見貴人,那貴人便是石秦兄弟和這兩位姑娘。」南宮冰點頭回應。

得知此事,南宮岳陽露出驚容,旋即望向秦石的目光友好幾分,馬上客氣道:「原來是石秦小友救了少家主,老朽在此謝過。」

對此秦石滿不介意的擺了擺手:「不值一提,你們這麼浩浩蕩蕩,要去何處啊?」

「前方有天境大能突破,我等正趕去拜會,小友可曾遇見那位大能?如果遇見的話,不知可否將他的去向告訴我們?」南宮岳陽猶豫下,直言不諱的問句。

秦石几人聞聲愣了愣,旋即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同時露出詭異的笑容:「呵呵,如果是為了這事,怕是你們不用去了。」

「為何?」

「因為,她就在你們眼前!」 「就在眼前?」

南宮岳陽幾人駭然的相視一眼,旋即猛然回神:「小友,莫不是說,那突破天境的人就是你?」

「呵呵,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是我這個頑皮的乾女兒。」秦石笑著搖搖頭,遁到小米彩的身旁。

「乾女兒?」

南宮岳陽肉痛的擠咕下眼睛,不由倒吸口冷氣。

南宮冰算好一點,他知道小米彩的身份和事迹,但聽聞小米彩突破天境,心中難免起伏几分:「不愧是遠古凶獸榜前百的神榜凶獸。」

「神榜凶獸?」南宮岳陽尚未冷靜的心情再度被吊起:「少家主,你是說,這位就是你之前說的那位神榜後裔?」

「嗯。」南宮冰沒有隱瞞。

了解情況,南宮岳陽怪異的望向秦石,天境大能?神榜凶獸?兩者之一,皆能顫動赤炎帝國了吧?但在眾目睽睽下,秦石卻仍是坦然自若。

「此子這般沉穩的氣勢,和不凡的經歷與天賦,將來若是成了氣候,必然了得,當初沒和皇普家一樣與其為敵,應該是最明智的選擇。」嘴角抽搐幾下,南宮岳陽發現每次見到眼前這個少年,總能在身上發現點駭人聽聞的事迹。

咻!

一聲虛空破風,秦石的眉頭驀地皺起,旋即睨視後方嗤道:「這麼快,就追來了么?」

南宮家眾人同樣感應到滾滾逼來的氣勢,皺眉道:「是玄殿的人?」

「南宮兄弟,看來不能和你們敘舊了,石某還有要事在身,不知能否行個方便,讓出條路來?」秦石正色的回身言道。

南宮岳陽幾人對視一眼,最終將目光落在南宮冰身上。

「讓路!」

拜託花少滾遠點 南宮冰言舉果決。

聞聲,後方幾名長老不由微顫:「少家主,不可啊,這個距離玄殿的人肯定感應到了,如果我們這時候放他們通行,怕是沒法和玄殿的人交代。」

一番話語落下,南宮冰的面龐陰沉下來。

啪!

揚手匯聚靈力,猛然在自己的胸膛重擊一下,南宮冰獨自退後數步,一口鮮血噴洒而出。

「少家主!」

「南宮兄弟!」人群意外的凝神。

穩住身子,南宮冰抹掉嘴角的血跡環顧道:「南宮冰玩物喪志,實力不濟,已戰敗!」

「這……」南宮家諸人為難起來。

「愣著幹嗎?讓路!」南宮冰帶著呵斥的聲音吼道。

滿含無奈,眾人讓出一條路來。

這一幕,秦石意外的皺了皺眉,他沒料到南宮冰會為他做到這一步,為此心中不免流淌暖意,匯聚一道精神靈符,沖南宮冰道:「南宮兄弟,今日之事,石某記下了,這一道靈符你拿著,只要我石秦不死,有朝一日,定報此恩!」

接過靈符,南宮冰面顯蒼白的乾咳幾聲:「石兄言重了,我南宮冰的命都是你救得,這點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點點頭,秦石不再多說,回身沖小米彩幾人呼喝一聲,沿著南宮家讓開的缺口遠遁而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