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火網足足有三丈方圓,頃刻功法,就朝著鄭鳴籠罩了過來,看著赤紅色的火焰,鄭鳴覺得也不是普通的火焰,雖然比不過自己的三味真火,鳳凰神火,卻也遠超一般的火焰。

凶獸突然躍凡,雖然不如人類,貫通各種寶脈,修鍊各種的武技,但是他們卻可以領悟到自己血脈深處的能力。

這些能力,溝通天地,其威力往往比之人族修士的武技,還要強橫不少。

天外飛仙!

鄭鳴一點腳下的飛劍,那飛劍自己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長有十丈的劍影,施展出了天外飛仙的劍法。

劍影掃動,赤紅色的火網,瞬間被鄭鳴斬成了兩段。那三首凶鷹看到鄭鳴的劍法竟如此的犀利,另外一個腦袋長鳴一聲,在虛空之中,幻化出了一個大有一丈方圓的鷹頭。

那鷹啄如劍,朝著鄭鳴直接斬落下來。

面對犀利的鷹啄,鄭鳴手指翻動,那長虹般的劍光攪動,朝著凌空落下的鷹啄攪了過去。

剎那間,鷹啄和劍光撞擊在了一起,巨大的鷹啄,頃刻間的功夫,被鄭鳴攪成了一團碎片。

看到鷹啄破碎的眾妖獸,瞬間一哄而上,那三頭巨鷹的速度,更是遠超它的那些屬下。

「人類,你等著,金毛虎王大人,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鄭鳴看著遠去的三頭巨鷹,搖了搖頭,對於這些凶獸,他實在是沒有計較的心思。(未完待續。) 御劍九萬里,除魔天地間!

鄭鳴御使自己的飛劍,再次朝著大漢王朝的方向飛行,熾烈的劍光,猶如日光,照耀天地。

可是,就在他衝出千丈方圓的時候,那本來已經猶如喪家之犬一般逃竄的三頭巨鷹,突然朝著他沖了過來。

中間的大腦袋張動之間,無數燃燒的石頭,從虛空之中落下,猶如一片流星火雨,朝著鄭鳴劈頭蓋臉的狠狠砸下。

這些流星火雨,每一個的攻擊力,都能夠擊殺躍凡一境的武者,一般躍凡境的武者在這滾滾的流星火雨之下,除了死亡,好像沒有其他的路。

但是鄭鳴飛劍上的劍光,隱含著最為鋒利的青蓮真元,那些流星火雨還沒有挨近鄭鳴三丈,就直接被斬落。

三頭巨鷹看到流星火雨沒有作用,就沒有任何的猶豫,剎那間,就朝著遠處瘋狂的飛去。

鄭鳴對於這三頭巨鷹的動作並沒有理會,只是一個孽畜不甘心失敗而已,所以鄭鳴並沒有放在心上。

但是,當他再次飛出百丈的時候,那三頭巨鷹又沖了過來。同樣轟出了一擊流星火雨,然後又跑了。

這三頭巨鷹的一系列動作,好像就是在向鄭鳴挑釁,一副你能夠將我怎麼樣的模樣。

「鄭鳴,這孽障分明就是要引你上鉤啊!」妖性青螺的身影,出現在鄭鳴的心頭,她輕輕的舔了一下自己的紅唇,讓自己顯得無比的妖艷道:「嗚嗚,好長時間,沒有品嘗巨鷹的心臟了,一定很美味喲。」

鄭鳴雖然心神有了不小的進步,但是此時妖性青螺的動作,還是讓他覺得自己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火氣。

這個妖女啊!

看著十丈之外,一副你能夠將我怎麼樣的三頭巨鷹,鄭鳴也明白這傢伙故意引自己上鉤。心中升起了一絲好奇的鄭鳴,當下直朝著那巨鷹沖了過去。

他倒要看看,這巨鷹究竟要怎樣。

看到鄭鳴追來,巨鷹的速度更加的快速,不過從巨鷹的動作上,鄭鳴感到這傢伙還有餘力。

十里,百里,二百里……

就在鄭鳴飛過了一座山坡的時候,那巨鷹突然停了下來。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陡然感到從四面八方衝來了一股束縛之力,這股力量並不是太大,但是在這股力量出現的瞬間,鄭鳴就感覺到自己掉入了泥潭之中。

真元催動,飛劍依舊在傾斜。鄭鳴凝眸看去,就發現四周的虛空,好像被一股詭異的力量所改變。

「哈哈哈,愚蠢的人類,這一次你逃不掉了吧,進入我們金毛虎王的沼澤大陣之中,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三頭巨鷹在那陣法之中,絲毫不受影響,它展翅高飛,得意的大叫。

愚蠢的人類,這句話鄭鳴聽的還真的有點耳熟。從這大陣猶如膠泥一般的束縛之中,鄭鳴覺得自己只要催動青蓮劍訣,就能夠斬破這種束縛。

「小子,快點束手就擒,今天就將你送給我們大王,當他老人家開胃的小菜。」

那三頭巨鷹說話間,大嘴再次一張,一張網子,朝著鄭鳴兜頭籠罩了下來。

這一次,鄭鳴到沒有掙扎,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的他,此時已經有了將這些妖獸一網打盡的想法。

雖然他的家人都已經離去,但是接替了鄭鳴一家,成為了大漢王朝之主的,依舊是鄭家的親屬,鄭鳴要是不遇到雙頭巨鷹,可以不管,但是此時遇到了,自然不會放過。

三頭巨鷹看到鄭鳴被自己的網子束縛住,就完全放下心來,他的大嘴之中,生出了一道真元,牽動著鄭鳴,朝著遠處一座山峰直衝了過去。

當鄭鳴看到這座山峰的時候,就有一種感覺,自己是不是來錯了地方,因為在鄭鳴的心中一般的躍凡境凶獸,就算是智慧不弱於人類,卻也只是住在山洞之中。

但是此刻,展現在鄭鳴面前的,卻是一座巨大的宮殿。

佔地足足有千丈的宮殿,金碧輝煌,在鄭鳴看向宮殿的瞬間,他更看到了宮殿正中位置,用金子寫出來的四個大字。

看到這四個大字的瞬間,鄭鳴有一種想要從天上摔下來的感覺,什麼情況,什麼個情況!

如果鄭鳴看到的,是什麼神宮紫宵殿之類的,他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震驚,就算是此地乃是姜無缺的行宮,他也只會一笑了之,但是此地的四個字,實在是太驚人了!

「凌霄寶殿!」

看到這四個字,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有上萬頭龍馬呼嘯而過,他覺得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境。

凌霄寶殿,怎麼可能是凌霄寶殿?我他娘的還是南天門呢,怎麼就是凌霄寶殿。

鄭鳴的震驚,看到那三頭巨鷹的眼中,讓三頭巨鷹多了幾分得意,他哈哈一笑道:「小子,等一下見到我們虎王,他老人家,一定會一口吃了你!」

「唔呀呀,到時候,你不要害怕,哈哈,我們虎王下嘴,一向是痛快淋漓,從不拖泥帶水,很快就會完事的。」

巨鷹在沖向凌霄寶殿的時候,身形就收縮了不少,不過就算是這樣,也有一丈方圓。

不過那凌霄寶殿,好像刻了不少的銘文,在鄭鳴他們進入的時候,鄭鳴就發現凌霄寶殿的入口,好像讓自己和那巨鷹,都減小了一倍。

凌霄寶殿的入口,站立著三十六頭有三丈多高的金剛巨猿,這些巨猿不但穿著金色的盔甲,而且一個個手中,還拿著一根根金色的巨棍。

「日游神,你不在四周巡查,跑到大王這裡幹什麼!」那站著第一位置的金剛巨猿,一下子蹦出來道。

金剛巨猿乃是凶獸之中的異種,還沒有成為躍凡,就能夠生撕虎豹,吞噬龍蛇。而他們的吼聲,更是猶如雷霆,讓一些弱小的凶獸,在聽到之後,就渾身發軟。

而現在這頭明顯已經達到了躍凡五境的金剛巨猿,聲音卻是輕柔無比,實在是詭異。

那抓住鄭鳴的三頭巨鷹,此時同樣聲音輕柔,他甚至帶著討好的笑意道:「大聖,我抓到了一個該死的人類,嗚嗚,正好給大王當晚餐!」

鄭鳴的額頭開始冒汗,心說莫非又遇到了一個和自己一般的穿越者,要不然的話,這個猴子的稱號,怎麼就是大聖呢?

那金剛巨猿朝著鄭鳴看了一眼,哈哈一笑道:「倒也不錯,那就給他老人家送去吧!」

三頭巨鷹當下就帶著鄭鳴,迅速朝著凌霄寶殿之內衝去,那外表看上去已經很是雄偉的寶殿,進入之後才發現,它比之外表,更加的壯觀。

三十六根巨柱,每一根都有三人合抱粗細,昂頭看去,更是給人一種直通雲端的感覺。

而在這三十六根巨柱上,並不像一般的宗門那般雕刻的都是各種的真龍,在這三十六根巨柱上,雕刻的是一頭頭金色的猛虎。

唔,仰天長嘯的猛虎,展翅高飛的猛虎,還有從虛空之中直撲而下的猛虎!

可以說每一頭猛虎都威風凜凜,每一頭猛虎,都給人一種心靈震顫的感覺。只不過鄭鳴看著這一頭頭的猛虎,卻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無奈,將自己的記憶搜尋一遍,還是沒有什麼猛虎的記憶,難道自己曾經宰殺過這猛虎的親戚不成?

「大王,大王,小的抓了一個武者,特來給大王您送來當晚餐!」三頭飛鷹在穿過一根根巨柱之後,就大聲的喊道。

順著三頭飛鷹的聲音,鄭鳴朝著這所謂的凌霄寶殿的正中看去,他倒要看看,這上面坐的,是不是玉皇大帝。

不過當鄭鳴看清楚那巨大的玉台上,懶洋洋卧在上面,長有兩丈的猛虎時,心中先是一愣,隨即就有點唏噓,暗道這位兄弟比自己還要倒霉,竟然穿越成了老虎。

唔,從妖獸修鍊到人身,可是需要不少的時間呢。

也就在鄭鳴心中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那躺在玉台上,四周有十幾個雪白的母狐狸在不斷的環繞,一副其樂融融的金毛虎王,終於開口了。

「笨蛋,我不是跟你說過嘛,人肉是酸的,以後這種東西,別往我這裡送嗎!」

「本大王忙的緊,再來打擾本大王的清靜,我就吃了你,嗷唔!」

這聲音,雖然有些年沒有聽到了,但是此時聽在耳中,鄭鳴的心中還是一震。

他本以為,這個小傢伙已經跟著自己的家人離開了日升域,卻沒有想到,它竟然回到了這裡。

怪不得這裡有凌霄寶殿,有看門的金剛巨猿叫做大聖。這麼多年過去了,這個小東西自戀的性格,好像還是沒有改變。

就在鄭鳴的嘴角露出微笑的時候,那三頭巨鷹卻吃驚的道:「大王,您……您前些日子不是說過,準備嘗一下人肉的滋味嗎?」

「我說過嗎?我有說過嗎!」那巨大的老虎頭用力的搖了兩下,然後朝著在身邊伺候的幾頭通體雪白的母狐狸問道:「本大王說過嗎?」

「大王您英明神武,怎麼會說這種話!」

「大王您過目不忘,燭照萬里,什麼事情能夠瞞得了您哪,您不記得,那自然是沒有。」

「大王您神通蓋世……」

聽著這些猛拍馬屁的話,那金色老虎更加的得意,它揮動自己的爪子,抓住自己的鬍鬚,用力的撓了撓道:「聽到了吧,你竟然敢懷疑本大王的記憶力,實在是可惡。」

三頭巨鷹嚇得身軀顫抖,一時間連話都說不出來。

「呵呵,你記憶力怎麼樣我不知道,但是小金你這樣學老虎,真的好嗎?」(未完待續。) 幾頭圍繞在金色猛虎身邊的雪白狐狸,雖然戰鬥力並不是太強悍,但是躍凡境的修為,讓她們比之普通的人類女子,還要聰慧不少。

而那三頭巨鷹,雖然長了三個腦袋,但也並不是笨蛋,在很多事情上,也清楚的很。

比如,他剛剛抓住的那個人類,居然……居然像是在譏諷他英雄無敵的大王,這如何是好!

雖然這出口就大言不慚的,是這個該死的人類,雖然他三頭巨鷹的心中,對於大王忠心耿耿,但是大王的暴脾氣,他是最清楚的,萬一大王惱羞成怒,將自己這個忠臣給冤殺了的話,那自己好像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

「該死的混蛋,你竟敢如此給大王說話,還不給我跪下!」三頭巨鷹的咆哮,在整個大殿,不斷的顫抖。

可惜,他這討好的言語,惹來的是一個巨大的虎爪,在這爪子下,他絲毫沒有反抗之力,直接給摁翻在了地上。

嗚嗚,今天流年不利,竟然率先被主人給懲罰了,三頭巨鷹的眼眸中,充滿了哀怨,可是現在,他再哀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此時發怒的,是他的主人。

就在他的心中忐忑之時,它眼中猶如天神般的大王,突然仰天發出了一聲長嘯。

這虎吼,讓大殿震顫,讓四周的天地,都跟著顫抖。

大王憤怒了,大王生氣了,三頭巨鷹跟隨金毛虎王多年,還沒有見過自己家大王如此的生氣。

大王很生氣,事情很嚴重啊!

幾個猶如侍妾一般圍在金毛虎王身邊的母狐狸,一個個都識趣的將自己的身體縮了回去,不過此時的它們,一個個用一種崇敬的目光看著仰天長嘯的大王。

好像在它們的感覺之中,自家大王,就應該是這個模樣。

但是接下來,那金毛虎王本來威武的身軀,瞬間變的只有巴掌大小。也就是這種變化,讓威武猶如神的金毛虎王,瞬間變的迷你起來。

好看,幾個母狐狸看向那迷你金毛虎王的眼睛,在這一刻都變的水汪汪的,就好像看著一個最好的寵物。

不過隨即,就有母狐狸的眼中露出了懷疑,雖然此時這金毛虎王的外貌並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怎麼看,這金毛虎王都不是老虎。

一個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出現在她們心頭的詞語,瞬間從她們的心中掠過。

貓!威風凜凜的大王它怎麼像一頭貓呢?

金貓大王,大王的名字,莫非是金貓大王!想到這四個字,幾個母狐狸就覺得自己的心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喵嗚,偉大的主人,您終於回來了,呼呼,俺終於又見到你了!」也就在這時候,已經變的迷你形態的金毛虎王,朝著鄭鳴直衝了過去。

三頭巨鷹愣住了,就算小金貓用自己鋒利的爪子,直接將它的羅網撕破,它也沒有反應過來。

威風凜凜,威震蠻荒,統御蠻荒十萬里山河的金毛虎王,竟然是一隻貓!

自己等人,這些年來,一直都在一隻貓的統領下,想一想,三頭巨鷹就覺得自己的腦袋,一下子變成了漿糊。

怎麼可能,威勢如天,可以說橫推八方的金毛虎王,怎麼可能是一隻貓呢?它應該是一頭老虎,不,它只能是一頭老虎,一頭統御四方的老虎。

至於那些母狐狸,則滿是哀怨的看著小金貓,畢竟自己心中頂天立地的偉男子,一下子變成了這樣,對於她們來說,同樣是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

鄭鳴看著小金貓,發現這廝比之以往,好像又變小了不少。不過從它身上瀰漫的氣息上,鄭鳴覺得這傢伙按照武者的分類,絕對達到了躍凡的巔峰。

將小金貓一把抓起,鄭鳴用力的揉了揉小金貓的腦袋道:「金貓大王,你這些日子,過的好舒心啊!」

「嗚嗚,主人,這些年來,人家一直都在思念您,您不看看,喵的肉都減少了。」

伸出自己小小的爪子,小金貓一副委屈無比的模樣。

鄭鳴抓住小金貓的爪子,感到上面的肉很多,雖然這小傢伙看上去變小了不少,但是身上的肉,好像增多了。

鄭鳴對於小金貓外形的變化,倒是並不怎麼在意,他在意的是小金貓這傢伙怎麼在蠻荒之地。

要知道他離開大漢王朝的時候,將小金貓這傢伙留下,就是為了藉助它的實力,來看護自己的家人。

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得到了機緣,離開了日升域,但是小金貓這傢伙竟然留在此地,讓鄭鳴感到有些意外。

「你怎麼在這裡?你不是應該跟著我妹妹離開日升域嗎?」鄭鳴的神色,多了一絲嚴肅。

「嗚嗚,偉大的主人,喵的心裡苦啊!」小金貓伸出自己的爪子,一下子抱住鄭鳴道:「在主人您消失的第三年,嗚嗚,就有人跑過來,想要打家裡的主意。」

「那時候,喵的修為還有點低,雖然將那來找麻煩的傢伙打的大敗而逃,嗚嗚,卻也受傷不輕。」

「喵沒有辦法,只有陷入沉睡!」小金貓說到此處,委屈無比的道:「可是等喵醒了之後,一切都變了。」

「小璇璇找不到了,老爺子和夫人也找不到了,大蠻牛也沒有影子了。」

就好像一個被拋棄的孩子,小金貓的眼眸中,露出了一道道淚痕,它的聲音中,帶著悲愴的道:「喵打聽了好多地方,才知道小璇璇他們離開了日升域。」

「喵從尊貴的護國神喵,一下子變成了沒有家的流浪喵,沒有辦法,喵就回到了這生我養我的地方,當了大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