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可能覺得母親只是神級巔峰,他們倆也是神級巔峰,憑什麼聽母親的指點?就算因為是母親,也只是表面上聽聽,內心是抱有懷疑態度的。他們都不敢完全按照母親指點去修行,怕修行走岔了路!他們更加崇拜東伯雪鷹,聽東伯雪鷹的指點也絕對信任。

對此,東伯雪鷹也無奈,你們兩個小娃娃,根本不知道你們母親其實是四重天界神!境界比你父親我還高呢!而且四重天界神已經開始觸類旁通,對天地規則的一門門神心都開始有所參悟,這樣的指點別人求都求不來,這兩個娃娃卻都不願聽。

可這又不能說,余靖秋只能將委屈往肚子里咽,卻還不放心兒女,將許多對兒女修行的想法告訴東伯雪鷹,讓這個當父親的去說。

******

監察使府邸的地下殿廳內。

東伯雪鷹盤膝而坐。

他身前浮現了巨大的黑暗陣圖,龐大的陣圖散發黑暗氣息,無數奧妙結合。

「黑暗世界?」東伯雪鷹輕聲低語。

只見周圍有一朵朵花兒綻放,有草木生長。有陽光照射,有風吹拂,有砂礫飛舞,有河水蕩漾,有高山起伏……

「世界,是多姿多彩,無所不包,一切都可包容。只是我如今境界低微,甚至對規則奧妙的利用都很一般。和《黑蟲經》《太皓》一比,相差太大。」東伯雪鷹暗暗道。 纏綿蝕骨:總裁的失憶嬌妻 他這些年細心鑽研,汲取陣圖上一些規則奧妙的利用,不斷完善自身秘技。

越是提升,越是覺得差距大。

對創造《黑蟲經》《太皓》的前輩充滿敬畏。

「牢獄。」

東伯雪鷹心念一動。

嘩嘩嘩~~~~

周圍有無數白色鎖鏈飛舞,它們溫柔無比,彷彿水一樣在蕩漾,瀰漫在整個殿廳內。如果說在二重天時東伯雪鷹的『世界牢獄』還是層層疊疊,各種纏繞束縛極為難纏。那現如今這一招『世界牢獄』卻溫柔如水,似乎一點都不霸道。

只有真正陷入這牢獄內。才會明白它的恐怖!

「我在進步,靖秋內世界突破為四重天後,又擁有血煉神兵,也在進步。」東伯雪鷹暗暗嘀咕。「現在在妻子面前也只能自保而已。」

可憐。

至今還被妻子壓制!

雖說兩年前已經將《太皓》第三篇達到三轉之境,實力大大提升,可余靖秋煉製出的血煉神兵乃是一柄巨劍,可分化為九柄細劍。這九柄細劍施展《心劍圖》殘篇的一些手段。威勢極強,顯然《黑蟲經》的大量陣圖讓余靖秋參悟《心劍圖》殘篇時也有諸多幫助。

東伯雪鷹在四重天界神中也算不錯了,卻還只能自保。不過能自保,也代表二者實力很接近了。

……

星空中,一顆冰冷的荒蕪星辰。

這顆星辰通體都是由寒冰凝聚而成,散發著無盡寒氣,這裡的引力也超大,便是一般超凡生命都無法在這生存。

嘩。

一名雪白頭髮雪白鬍子老者,一身黑袍,瞬間從虛空中出現,出現在了這顆寒冰星辰的大峽谷深處,他一伸手,手中出現了一晶瑩的砂礫,他心意一動,晶瑩砂礫模樣發生變化,變成了普通的寒冰碎粒,他一扔,手中的砂礫就鑽入了腳下的寒冰層中,絲毫不起眼。

嗖!

他一邁步便立即消失不見,已經到了遙遠的另一處虛空。

看著遠處的黑暗星辰,雪白鬍須黑袍老者卻是冷冷一笑:「我摩雪都是快本尊神心潰散,都準備要投胎轉世了,還怕你們威脅?哼哼哼,能夠用我這條老命,都快死的老命,為我女兒搏一個未來,值!我女兒的丈夫可是東伯雪鷹,哼哼哼。」

「女兒如今已經達到四重天界神境,以女兒的天賦要成大能雖然有望,卻也很難。不過有我幫助,有她丈夫幫助,一定能成的。」

摩雪國主心中暢快的很。

就在剛才,他的另一尊分身幹了一件他覺得『痛快』的大事。

「轟隆隆~~~」

忽然周圍廣闊的虛空中開始浮現了龐大的黑色陣圖,陣圖縱橫萬億里不止,那一顆顆星辰都只是這龐大陣圖中的小不點。恐怖陣圖籠罩下,周圍時空都完全封鎖,甚至都快凝固了,即便是摩雪國主的實力也只能艱難的飛行。

「摩雪,你逃不掉了。」

莫少的惹火情人 轟轟轟轟轟!!!!!

接連五尊身影,出現在巨大的黑色陣圖的不同方向。

五尊身影,氣勢雄渾,其中有一個乃是一條蜿蜒昂著腦袋的巨大黑龍,也有一名老太太,拄著木頭拐杖,老太太的頭髮卻是連綿上億里,化作了一根根灰褐色的樹根,無數的樹根紮根在虛空中。還有一名是冷漠青年。除了他們三位都是大能者外。

另外兩位一名是嬌媚紅袍女子,一名是全身燃燒著火焰的岩石巨人,這兩個都是四重天界神,可威勢卻絲毫不亞於大能者。

「摩雪,你都快本尊神心潰散了,根本無望超脫,何必和我們爭奪真神器?」岩石巨人怒吼道,他體表火焰升騰。

「摩雪!」那蜿蜒龐大的黑龍則是道,「你如果交出真神器,還有投胎轉世機會。否則你連投胎轉世都沒機會!」

「真不知道,你摩雪哪來的膽子,竟然敢耍我。」冷漠青年眼中則是有著怒意,「摩雪,你現在回頭,依舊聽我的,我自然不會虧待你。」

五位恐怖強者圍著。

摩雪國主卻哈哈大笑:「威脅我?我摩雪縱橫神界過百億年,如今更是臨近本尊神心潰散。我還有什麼好怕的?」

「你再抵抗,連投胎轉世機會都沒有。」冷漠青年怒喝。

「投胎轉世?四重天界神投胎轉世,有幾個能成功的?」摩雪國主嗤笑,「別用這個威脅我。」

……

監察使府邸,地下殿廳。

「雪鷹,雪鷹。」

東伯雪鷹正在修行,從殿廳的另一個秘室內,余靖秋聲音傳來。

「嗯?」東伯雪鷹睜開眼,連接另一秘室的通道的門開啟,余靖秋立即走了進來。

「怎麼了,這麼慌慌張張的。」東伯雪鷹看著妻子。

余靖秋有著焦急不安:「雪鷹,我父親出事了。」

**

再求下推薦票,免費推薦票,投給番茄吧。

*(未完待續。) 「別急,摩雪國主發生什麼事了?」東伯雪鷹發現妻子情緒不太對勁,身為四重天界神,妻子很少這麼失態的。

余靖秋努力平靜心情,這才聲音略有些發顫道:「是這樣的,我父親留守帝國的一尊身體遭到了圍攻,已經被殺。」

「什麼!」東伯雪鷹吃驚道,「摩雪國主留守帝國的分身?他的實力可是匹敵大能者的,又是留在自己老巢內,連逃命都做不到,還被殺了?」

「嗯。」余靖秋點頭,「動手的一共有五位,三位大能者,兩位極強大的四重天界神。分別是獄龍皇、枯樹老母、九陽宮主、紅浮女皇、澤諾君王。」

東伯雪鷹聽的色變:「岳父他惹得這麼多強者聯手對付他?而且連黑暗深淵還摻和進來。」

五位中,紅浮女皇、澤諾君王都是四重天界神!

其中『澤諾君王』還是黑暗深淵的熔岩巨人,實力極強大。雖說神界和深淵一般很少有來往,如果是界神敢闖黑暗深淵,都會遭到圍殺。可是一般『大能者』層次戰力反而會經常一起行動,一起聯手進入一些古老遺迹。

若是到了血刃神帝層次,連深淵主宰都願意和他們交友,血刃神帝的『血刃酒館』都能開遍整個黑暗深淵。

「獄龍皇、枯樹老母就罷了,那九陽宮主可是時空島主的親傳弟子,有絕學在身,實力極強,都接近三祖了。」東伯雪鷹道,「他竟然也會不顧臉面和其他四位聯手對付岳父?」

余靖秋輕輕點頭。

「岳父他另一分身呢?」東伯雪鷹問道。

「暫時還好。」余靖秋有些不安。

東伯雪鷹略鬆一口氣,連道:「那他們五位為什麼圍攻岳父大人?」

「父親知道我達到四重天界神境,你又短短五千年就成就二重天界神。被神帝收為親傳弟子。」余靖秋道,「父親頓時完全放鬆了,他因為臨近本尊神心潰散,他決定在投胎轉世前,好好拼一拼。去極危險的古老遺迹『湖心島』中探上一探。」

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古老的遺迹,殘存至今。

其中危險程度也有高有低。像蒼雍國主發現的那一遺迹算是危險程度較低的了,而『湖心島遺迹』在大能者,在四重天界神中卻是聲名赫赫!這是非常恐怖的遺迹,便是神帝陛下、時空島主他們一個個也無法真正探索明白。

漫長歲月,四重天界神們以及一些大能者們都前赴後繼去闖。

當然大家都是一尊分身前去闖。即便戰死,好歹還能修鍊回來!

湖心島遺迹有許多特殊的地方。

比如自成『規則』。

湖心島遺迹內的規則,是很特殊的,神界的運轉規則都無法影響它。

「我父親當時就是和九陽宮主、獄龍皇他們一起行動的。」余靖秋道,「後來父親發現了一件真神器。便立即帶著真神器迅速逃竄,惹得九陽宮主他們立即追殺……而湖心島遺迹中危險重重,我父親如今衝進了一漩渦中,身陷湖心島極深處。倒也暫時擺脫了九陽宮主他們的追殺,九陽宮主他們五位就聯手滅了父親的一分身,而湖心島遺迹自成體系,父親困在裡面,都無法投胎轉世。他們現在正在湖心島遺迹,追捕我父親。」

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湖心島遺迹。它內部的規則,是和外界完全隔絕的!不管是神界、物質界、黑暗深淵的規則都影響不了它。所以在湖心島遺迹內,投胎轉世都做不到。因為靈魂根本無法離開湖心島遺迹!

「父親和我說,就算投胎轉世,成神恢復記憶的可能都很低。他也活夠了,所以拚死也得奪得這件真神器。」余靖秋低聲道。「父親告訴了我他藏匿真神器的地點,是在湖心島遺迹的深處的一處地方。父親雖然還在逃竄,可他身上並未攜帶真神器。九陽宮主他們就算追到父親,也根本不可能得到真神器。」

余靖秋聲音很低,眼睛都有些泛紅。

東伯雪鷹暗暗感慨。

這位岳父……為女兒可真是拼了。強者要藏匿一件真神器太容易了。 今歲當開墨色花 隔絕一切探查的寶物。摩雪國主隨手都是能拿出幾件的,只要隔絕真神器一切氣息,隔絕一切探查。在龐大的『湖心島遺迹』中藏匿在一處。別人怎麼可能發現?

「真神器,難怪九陽宮主個個發瘋啊。」東伯雪鷹感嘆道。

「嗯。」余靖秋點頭,「我勸父親,可父親不肯低頭,可是在湖心島遺迹內,父親根本無法投胎轉世,雖說投胎轉世成功可能較低,可還是有希望成功的。我不是就成功了?父親說,用他快本尊神心潰散的命,拼一件真神器,也值了。可是……」

東伯雪鷹完全能理解摩雪國主的心思。

真神器。

何為真神器?

按照修行境界劃分,修行者,可分為超凡、神靈、界神、大能者!而大能者還有一個稱呼,叫做『真神』。

只有從時光長河中超脫,真正永恆的神,才有資格被稱作是真神。他們已經真正掌握自己命運,超脫於天地規則之上了。甚至開始自己編織規則了。

就像界神器之於界神!

真神器,對大能者而言也很重要。

因為神界深淵,有無數的界神,其中自然有精通煉製兵器的,甚至還有大能者存在!所以煉製『界神器』是非常容易的事。

可是『真神器』就很難了。

那些普通大能者們一般根本煉製不了真神器,他們最多煉製內含完整天地規則的『洞天寶物』。洞天寶物不需要用來戰鬥,僅僅內部開闢一個天地世界。所以這是最簡單的真神器。一般讓大能者們拚命爭奪的,是那些用來戰鬥的『真神器』。

那些真神器,每一件都蘊含完整天地規則,擁有毀天滅地之威。

可就是煉製太難了。

一般也就血刃神帝、時空島主他們這一層次耗費許多精力才能勉強煉製出來,所以,在神界,真神器數量很少。大能者中,十有**,都是沒真神器的。

「能夠讓大能者都瘋狂的,你父親他不願意放棄,也很正常。」東伯雪鷹道。

「這是一柄古樸神劍,父親知道我鑽研劍術,所以更不願放棄。」余靖秋痛心道,「可是,可是就這麼放棄投胎轉世機會?」

投胎轉世,那等於是嶄新人生的機會。

雖不是必定成功,可一旦放棄,那就是必定失敗。真的要死了。

「父親。」余靖秋有著痛苦之色,「雪鷹,如果我不隱藏身份,早點公開,讓他們知道東伯雪鷹的妻子,就是摩雪國主的女兒!他們會不會有些忌憚,不會做的這麼絕?」

「別想那麼多。」東伯雪鷹輕輕抱住妻子,「就算你公開身份,那五位也不會在乎我的。」

余靖秋道:「對了,我父親將他的寶物都藏在了一顆寒冰星辰上,我們先去取了。」

「好。」

……

吩咐了下手下,讓他們有事傳訊稟告自己。隨即東伯雪鷹便帶著余靖秋悄然離開了。

乘坐星域飛舟一路前行。

離開了血刃神廷疆域範圍,有摩雪國主提供的詳細星圖,很快這艘星域飛舟來到了一顆寒冰星辰。

「呼。」收了星域飛舟,東伯雪鷹和帶著面具的銀髮女子落在這顆冰冷的星辰地表,余靖秋在外行動都是要隱藏身份的,否則讓別人知道東伯雪鷹的妻子是四重天界神,肯定會引起許多關注。說不定就會被『金霄老祖』識破。

那樣又是一個大麻煩,自然能避免麻煩就避免掉。

「就在前面。」余靖秋觀察了一下左右,便帶著東伯雪鷹前行,一步便是萬里,僅僅走了數步,便來到一處幽暗大峽谷的極深處,余靖秋目光一掃就確定了一片區域。

******(未完待續。) 東伯雪鷹在一旁看著,他能猜出來,自己這位岳父隱藏寶物肯定是隔絕一切探查的。

「咔~~~」余靖秋伸出白皙右手,遙指前方,這峽谷地面的巨大寒冰層整個開始撕裂漂浮起來,跟著這懸浮起來的巨大寒冰層開始迅速湮滅消失,四重天界神的威能,即便只是放出一絲絲都能夠毀掉這顆星辰了。更別說只是漂浮而起的數千里的寒冰層。

寒冰層盡皆湮滅化作虛無,最終只剩下一點冰晶碎粒完好。

「就是它。」余靖秋一招手,冰晶碎粒便落在她掌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