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被幾個人扶起來的豬頭少爺,一身狼狽,嘴角掛著血絲,恨恨將目光掃過一眾廚房裡做事的人,狠狠道:

「你們竟然敢給那個小賤人做菜吃,看我不跟爹爹說,把你們全都辭了,趕出相府!」

那些丫環僕役們一聽,個個臉色驟變,那廚師更是跪下來哀求道:

「四少爺饒命,饒命啊,剛才少爺您也看到了,那個……她實在是太厲害。

我們不敢不答yīng

啊,我們要是不答yīng

,她一定也會揍我們的。」

那廚子沒敢稱呼冷無霜什麼,只停頓地說完那番話。

冷無冰渾身都疼,感覺身體里的五臟六腑都移了位,他冷哼一聲,沒有去管那跪了一地的下人們,而是由自己的手下攙扶著,狼狽地朝外走去。

他在想,他一定要把這件事告sù

爹爹,讓他來收拾這個小賤人,一定要讓她嘗嘗厲害。 ?此時,冷無霜已帶著李嬤嬤回到了自己家的小院,一進門,就看到景兒手上拿著張帕子在不停絞扭著,一副很著急的樣子。

冷無霜一出現,景兒的心裡總算是鬆了口氣,她馬上跑過來,將冷無霜前後左右看了一遍,才小心問道:「小姐,你沒事吧?」

她眼中的關懷之色,還有那關心的語氣讓冷無霜感覺到了一絲來到異世的溫暖,真好。

她笑著刮刮景兒的鼻子:「小丫頭,我會有什麼事,有事的是別人好不好?」

景兒聽了她的話,又發xiàn

她的確是沒什麼,才徹底放鬆下來,低頭道:「你沒事就好,我就放心了。」

「好啦,別擔心了,來,看我給你帶什麼好吃的來了。」冷無霜笑著招呼後面的李嬤嬤。

這個李嬤嬤是個心地善良的大娘,平時在廚房裡打雜,以前的冷無霜和景兒就是靠著她才沒有餓死。

*三五中文網

m.*現在聽到冷無霜招呼李嬤嬤,景兒也才發xiàn

身後還有別人。

一見是李嬤嬤,景兒更加高興起來,她笑著替李嬤嬤把食盒拿過來,然後道:「李嬤嬤,怎麼會是你啊?」

「可不就是我嘛,是三小姐讓我幫她把食盒拿來的,你們都餓壞了吧,趕緊吃飯吧。」

李嬤嬤說著,便把食盒放在了小院的石桌子上。

冷無霜突然想到還有那隻玉貓呢,它不是要吃紅燒魚嗎?得讓它一起來吃。

於是她便走進屋去叫貓。

剛把那隻貓抱了出來,小院外就傳來了一陣紛繁雜亂的腳步聲,伴著人聲。

只聽有人道:「你們趕緊去把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賤丫頭給本府抓出來,我要親自審問她。」

這聲音聽起來精力充沛,氣勢十足,是個正當壯年的男子聲音。

不過這個聲音對冷無霜來說,還很陌生。

景兒和李嬤嬤一聽這聲音,互相望一眼,彼此都有些恐慌。

再看冷無霜和玉貓這一人一貓,兩個人卻旁若無人,還在那兒對話。

冷道:「饞貓,我可是把魚給你弄來了。」

貓:「哼,還不知dào

弄得是不是合我的口味呢,不要太難吃。」

冷:「呵,你個叫花子還要嫌稀飯餿嗎?要是嫌不好就別吃。」

玉貓不說話,給了她一個鄙視的眼神。

又被它鄙視了,冷無霜怒,要不是想到它腹部有傷,她非得把它丟出老遠,看它還拽,拽個P啊!

那貓鄙視完,馬上又道:「哎,我說醜女,你是惹了多大的麻煩,會讓這麼多人想來抓你出去?」

「我警告你,別再叫我醜女,否則我打得你連你媽都認不出你。」

那貓聳了聳貓頭,不以為然,只是側頭拿貓眼看她,眼底光華流轉,非常漂亮。

它又道:「要不要我幫你?」

「幫我?」冷無霜嗤笑,表示不相信。

「別瞧不起人,我可是八級靈獸,本事可不小。」被冷無霜看不起,玉貓很是不服氣,隨即大聲道。

「是,你這麼有本事,怎麼肚子上會多個洞出來。」冷無霜不禁出言譏諷道。 ?「你個醜女人不跟你廢話。」玉貓被戳中了痛處,直接不回答她的話,而是跳轉話頭道:「你看著,那些人絕不可能進到這個小院,我們還是吃飯吧。」

那貓懶洋洋道。

聽著一人一貓的對話,景兒和李嬤嬤的下巴都要驚掉了。

雖然這個異世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他們這樣的平民也聽說過高級靈獸的傳聞,可真zhèng

見識到,這還是頭一次,難怪她倆有如此驚訝的表現。

冷無霜沒有問玉貓它的本事是什麼,不過當她看到那一群人果然像沒頭蒼蠅一樣,在那小院外徘徊,可就是進不來,也相信了玉貓說的話。

不再管那些人,先把肚子填飽才是真的。

冷無霜讓李嬤嬤把菜放在石桌上,讓她們兩個安心吃飯,不用去管外面的人。

景兒和李嬤嬤都有些不敢相信她們看到*三五中文網

m.*的事實,那些家丁,明明一個個如狼似虎,能看到他們在那門外不停地走來走去,可就是看不到他們進來。

真是好奇怪!

最絕的是,連聲音都聽不到,彷彿他們都在進行啞劇表演一番。

雖然心裡很是不安,但兩個下人卻拗不過冷無霜一再一再地叫她們趕緊吃飯。

於是三個人外加一隻貓,開始不受外界打擾地吃起飯來。

那個情形別提多溫馨。

冷無霜在現代的時候能舒心笑出來的機會並不多,她平時看起來就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執行任務時,更是冷酷冷血加冷艷。

現在穿越到這個異世,命是自己的,她要牢牢抓在手上,絕不會像在現代那樣活得憋屈,絕不!

冷無霜暗暗下著決心,將盤裡的菜一一布給身邊這兩個對她真心不錯的人。

而那隻貓則被放在另外一張長條石凳上,安安靜靜吃它的紅燒魚。

它的吃相優雅大氣,還真是很有紳士風度呢。

冷無霜偶爾回頭,看著那隻貓,眼底是盛不住的笑意。

那貓回望她,貓眼晶瑩剔透,如上好的金色水晶,眼底的情緒卻是複雜難辨,不過少了之前的嘲諷與不屑。

奇怪,這貓還真跟人一樣,哪兒那麼多毛病,冷無霜在心底里暗罵道。

小院外,一身朝服的冷志遠才從皇宮裡議事回來,就聽說自己最寵愛的兒子被打了。

打人的還是那個聽說並沒有被靈獸吃掉,而是被青雲帶回來的廢材三丫頭。

這還了得。

那麼個廢物居然敢打自己最寶貝的兒子,他冷志遠絕不會姑息她,他一定要讓她受到應有懲罰。

帶著手下幾個武功不錯的手下,冷志遠一路氣勢洶洶地來到小院外,然後命人去院子里把他要找的人給抓出來。

可是沒想到,他們一行來到小院外,愣是沒找到從哪裡進去。

門呢?

所有人都在找,門在哪裡?

沒有門,怎麼進去?

於是,他們便拚命圍著小院找門,都不知dào

繞了多少圈。

那冷志遠看著這一眾家丁在那裡找門,沒有辦法進去抓冷無霜,暗暗吃了一驚。

他可不是那些沒腦子的下人,這小院也不可能真的沒有門,否則的話,那裡面的人是怎麼進去的? ?他可不是那些沒腦子的下人,這小院也不可能真的沒有門,否則的話,那裡面的人是怎麼進去的?

難不成是用飛的?

正這麼想著,冷志遠便對那些還在找門的家丁道:「你們幾個人疊起來,看能不能想辦法翻過牆去。」

一聽老爺這麼提醒,為首的管家冷三立kè

回應道:「老爺說的極是,小的們怎麼沒想到。」

於是他轉身招呼那群家丁,趕緊三個人疊在一起,爬上那牆頭,然後再翻過牆去。

可出乎他們的意料,人倒是疊起來了,也爬上了牆,還看到了裡面吃飯的美好景象。

那最上面的家丁一見之下,欣喜若狂,他可以先翻過去,再讓其他人也一起上,這樣就可以把那可惡的冷無霜給逮住了。

但誰也沒想到,那家丁爬上牆頭,剛想伸出頭,把腳搭上牆頭翻過去,卻*三五中文網

m.

e

t*不料,那頭像是撞在一塊鐵板上一樣,不但沒能翻過牆去,還被反彈了回來。

只聽一聲慘叫,那家丁便從另外兩個疊著的人身上掉了下去,直接摔在地上哀嚎不止。

那冷志遠率著其他人圍上來,看著那摔在地上的家丁,厲聲道:「這是怎麼回事?」

那家丁的腿大概是摔折了,抱著腿在那裡痛苦呻吟,因為疼痛,額頭上滲出汗珠來。

他的聲音抖得厲害,一臉驚恐道:「老爺,小人爬上牆,卻不知dào

頭撞到了什麼,就把小人給反彈回來了。」

聽了他的話,冷志遠一雙厲眸看向那小院,天色漸暗,這詭異的小院竟然像是被什麼東西保護起來一般,既讓人找不到門,又讓人無法從牆上翻進去。

冷志遠突然想到什麼,冷冷道:「一定是有人在這小院外下了結界,不想有人進去打擾。

沒想到這個廢物還有這樣的本事,定然是有高人在暗中幫zhù

她,否則她絕不可能有這樣的本事。」

一旁的下人們聽了他的話,個個露出驚恐的神色,都無法想象,這個在相府里出了名的廢物三小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可怕,竟然讓最受寵的四少爺也吃了她的虧。

而老爺帶著人來,也對她無從下手,還讓他們中的一人摔傷了腿,這在以往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

冷志遠自語完,那管家冷三躬道詢問:「老爺,還要找人爬上牆去嗎?」

「怎麼去?去了不也是白白摔傷嗎?簡直就是豬腦子。」冷志遠回頭厲聲斥責冷三。

那管家挨了訓也不生氣,他不過是用這樣的方式讓冷志遠出氣罷了,只要老爺把氣撒出來,他的心情才會好一點,他們的日子才不會太難過。

果然,那冷志遠罵完冷三,仰頭嘆了一口氣,眼神凌厲地再次望向那小院,然後道:「也罷,今日有結界在此,我們不得其門而入,改天再來收拾這小賤人,哼!」

冷志遠說完,一甩赭紅色的衣袖,轉身離開小院,那些跟他一起來的家丁們連同那名受傷的家丁也跟隨在他身後,灰溜溜離開。 ?小院內,冷無霜同景兒,李嬤嬤,還有那隻貓貓美美地吃了一頓飯。

到最後,冷無霜吃得撐著圓圓的肚子,伸了個懶腰,對另外兩個收拾碗筷的人道:「剩下的事就麻煩你們兩個了,我得去床上躺會兒。」

那李嬤嬤和景兒也難得遇到像冷無霜這樣的主子,雖然她們也一時不太能適應現在這個冷府三小姐的轉變,但能看到她這樣有活力地說話做事,她們也覺得很好,便不去想那麼多,接受她突然變強dà

的事實。

兩個人在小院內收拾碗筷,李嬤嬤把自己在廚房看到冷無霜如何對付冷無冰及那三個家丁的情形描述給景兒聽。

景兒聽得很是入迷,她也為小姐有這麼大的本事感到高興,以後看來再沒人敢欺負她們了。

而冷無霜則將那隻玉貓捧在懷中,帶著它一起進屋,躺到了那張簡單的小木床上。

這裡的環境確實很簡陋,一點兒沒有相府小姐閨房的樣子,不過〖三五?中文網

M.35z.

n

e

t這對冷無霜來說,算不得什麼。

想當初在特工島訓liàn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