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毫無傷害!

既非行屍,又非走肉,而是束縛數千年的骨架,無絲毫血脈和經穴,不再受到真氣的侵蝕。

其實並不是沒有受到攻擊,而是在轟然粉碎的那一刻瞬間恢復如初,這些都是天神指揮下的勇士,歷經數千年而陰魂不散。

「撤吧!」

程傑看上去並不是害怕,而是怕的要命。

很多人隨著他的聲音不自覺向後倒退數步,發現至光等人文絲未動,又悻悻地返上前來。

太恐怖了!

立在眼前的只是一尊陰魂,裡面可是有數千隻亡靈。

金夕與冰婉兒對視一眼,眼睛里噴發出激憤。

「不要!」

冰婉兒發現金夕眼神中的閃動,意念之中斷定出他的下一步舉動。

話音剛出,金夕已經飛起,方才的眼神中是一種被侮辱的憤怒,他才不允許被對方熟視無睹,哪怕是死去的人。

空中閃爍出一道青光,一條飄飄繞繞化在金夕身後的長痕,當康神刀由高處赫然劈下。

呼!

四周的陰風被擊碎,長刀如注。

「唰」陰靈突然竄起,不是閃避,而是迎面騰起,就在此時,它的手臂發生了變化,乾涸的五指骨節突然攤開挺得直直,形成五把短促的利刃,驟然伸向金夕的喉結。速快如風,力撼如山。

「小」冰婉就在金夕起身之時便喊出聲音,只是後面的字還沒有出口,一切已經停止,停止的原因是沒有必要再喊下去。

刺啦!

金夕閃避之下,肩部還是被陰靈尖銳的骨刺划中,衣衫撕開一道裂口。

咔嚓!

當康神刀砍入戰兵的頭部,那是明晰的破碎和分離斷裂的骨響,青色光痕從陰靈的頭頂滲透,直抵細細的頸骨,沒有碎裂而出的粉末碎渣,沒有一絲沉吟呼叫,眼睜睜地出現頭骨向兩側崩開的姿勢。

沒有癒合!

中間環繞的青氣彷彿阻止了陰魂再度合體。

嘩啦

整座骨架癱散下去,落在地面上成為一堆七零八落的長骨,很明顯地看出所有胸骨齊刷刷斷裂,折斷之處呈現出舊痕,眨眼間這些屍骨「突」地散發出一團黑色氣息,隨著習習秋風飄裊消散,眼前的斷骨瞬間風化消失。

什麼也沒有,儼然什麼也沒發生過。

殺害五百年前修真弟子的罪魁禍首,在毫無知覺中化散。

身後沒有人叫好,因為絲毫體會不到戰兵死亡,看不到它的痛苦,聽不見它的悲號和哀求,心中那種憤怒得不到平撫。

「謝謝你!」至光依舊出聲,不管怎麼說,目前可以向天下宣布,幾百年前的惡手已經被剷除,無辜被殺的弟子可以在地下安息。

曾經的魔族掌門金夕,使得魔族數百年的冤情得以昭雪。

眾人停止施法行氣圍攏過來。

火行之氣一停,涼熱的差異立即顯現而出,上空是暴烈熱暑之溫,而腳下卻是細細陰寒飄蕩而至。

金夕看向山體,一片峭立的岩石向前傾斜,底部向山內凹陷貼去,儘管是正午,陽光卻絲毫觸及不到下層的山壁,使之成為常年不見光線的陰暗之處。

岩石縫隙內,緩緩滲出水滴。

正是這幾千年演變而成的至陰之地,在裡面蠢蠢欲動的解禁徵兆之下,才使得最貼近山體外側的一個陰靈剝離而出。

「為什麼當年沒有將這些屍身的魂氣滅殺?」冰婉兒舉頭瞧向金夕手中的青刀。

眾人不由自主看向當康神刀,這把刀一斬便將陰靈消滅,難道當年沒有武器嗎?

不!

所有人都知道,當年黃帝和蚩尤手中各有一把神劍,劈山裂河,所向披靡,無物不催,死在劍下絕不會再有魂氣存在,只要將屍體盡數焚燒就可不遺後患,為什麼還要費盡周折輾轉逼入三界,再以火符鎮壓呢?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金夕凝眉盯向手中的當康神刀,赫赫生威,青氣繚繞,似有當康時刻準備著奔出,心中生出一絲敬畏。

俠士對於手中的武器絕不是利用,而是尊崇。

「一定要進去!」金夕大聲呼道,「既然陰息外露,裡面一定發生了可怕的變化,我們必須阻止!」

至光微微點頭。

總裁大人,體力好! 「只要有破除陰靈的方法,必須要清除掉陰魂,」冰婉兒柔聲膩膩,撲進每個人的耳簾,似在給所有擔驚受怕的人提氣,「我們要為黃帝軒轅完成最後的討伐」 她的話就像一盪天水,激發出所有人的鬥志,能夠替黃帝完成最後的征伐大業,自然是死而無憾。?隨?夢?.lā

時隔幾千年,終於再一次觸發黃帝與蚩尤的涿鹿之戰,這是一次真正的收尾,就連當時黃帝都無法實現的清剿,在金夕的帶領下拉開帷幕。

只是參戰的,一邊是黃帝的後人,一邊是蚩尤手下的亡靈,甚至包括黃帝的戰兵。

程傑始終在躍躍欲試要說點什麼,聽見要進入山內,終於大嘴高喊:

「各位弟子,我們身負整個真界的安危,不可有半點退縮,該殺就殺,該坎就砍,絕不能讓一隻亡魂逃出去!」

振振有詞,情緒高昂,像是沒了后話,又見眾人都在等著,繼續振臂一呼:

「即使我們全死在裡面,也算是祭拜帝祖而去……」

好生生的話,最後到底泄氣。

眾弟子剛要呼應,忽聽程傑後半句話,一個個耷拉下腦袋。

「多說無益!」

劉冷蹦出四個字,狠狠瞪一眼耀武揚威的程傑,大步向山壁走去,金夕也隨之前往,兩人同時舉掌,將十足的真氣盪向石壁。

「轟!」

山壁破裂。

常年的濕澤與陰暗,這裡已經酥軟,陰氣可以溢出,自然抵不住兩人的狂轟。

一道山口呈現出來,裡面陰森森毫無光亮。

頓時,集聚在洞口的陰氣噴發而出,地面上的青草嫩花瞬間枯萎死去,直達數丈,一切草木失去生息,就像冷冬突至,提前剝奪了正值旺盛的生命。

金夕身後燃起一束束火把。

冰婉兒剛要衝上來,被金夕的身體擋住!

洞口只有兩人並排的寬度,可是越向裡面行進,越是寬敞,山洞兩壁的石土異常堅硬,足以見得當時入山之人功力浩大,硬生生在山中開出一個通道。

聲音顯得沉悶,呼吸顯得壓抑。

「這是提前開出空場,再引入屍體的!」冰婉兒瞧見通道內一具屍體也沒有,低聲斷定,「決戰結束后,有人立即到此處開山,有了足夠大的空間后,才將戰兵的屍體引入進來……」

金夕點點頭。

若非如此,定然屍體四處擠壓在山內,根本無法實現火符的鎮壓。

「為什麼要這麼做?」有的弟子驚凜問出,「留在凡界不是更好對付嗎?」

無人知曉。

人群悉悉索索進入山洞,不時地傳出踩碰石塊的聲音,一團團急促緊張的呼吸聲更是現出裡面的驚悚。

走進一段路程,金夕與劉冷止步!

前面霍然開朗,是一處數十丈見方的空場,細瞧過去,終於發現了散落的骨架,疊加成堆,足有數百具,形狀萬千,體態各異,彷彿保留著慘死之時的姿勢。

裡面幾乎可以不再用火把,四處散落的磷光此起彼伏,將恐怖的場景影射無遺。

暗光裊裊,訴說著無數的生命羈押再此。

陰森!

而這一空場的盡頭,仍是一條通道,看來這裡的空間已經被擠壓至極限,只好再開山洞和空地存放當年血流成河的屍體。

「這是什麼?!」

冰婉兒借著一團磷光突然發現身側立著一塊石碑。

火把立即歪斜過來。

褐紅的光亮映照在石碑上,金夕與冰婉兒幾乎是臉貼臉端詳過去,頂端雕刻著八個字:金冰之氏,無此莫入!

嗯?

咦!

兩人同時驚詫出聲,猛地轉臉對視,嘴唇挨著嘴唇,卻沒了那種衝動!

一種被人利用和窺視的感覺蕩然而生,金夕甚至立即直起身子向四處觀探,除了骷髏還是骷髏,處了磷火還是磷火,除了死亡還是死亡!

金冰之氏!

金村的後代,冰歷族的郡主,此刻果真立在碑前。

眾人發現端倪也是圍觀而來,程傑突然放出驚顫不止的大笑,只是那笑聲比哭還難聽,「哈哈呵,這到底是什麼?埋葬屍體的時候就知道金夕和冰婉兒要來嗎?啊?」

這比那些亡兵突然衝起來還恐怖!

這也更印證了至光道人的說辭,先人知道金夕要尋八符,最終會出現在三界涿鹿山。

金夕彷彿瞧見了當時場景:馳鹿決戰剛剛結束,以黃帝大勝而結束,蚩尤去向不明,滿地死屍,不知什麼原因,黃帝急令一群神級高手登入三界,開闢存屍場,一切準備就緒之後令人施法將數千屍首就地驅入三界山內就在一切停當后,一位天神碎岩立碑,手臂一揮在上面刻下:

金冰之氏,無此莫入!

隨後封閉通道飄離而去……

可是那時,距離金夕與冰婉兒出生還有兩千年!

無論是金氏傳人還是冰歷后族,單獨有一人進入三界的涿鹿陰山,發現如此狀況都會驚愕不已,而那塊立碑之上恰是金冰二族,金夕和冰婉兒當然會惶恐。

「怎麼會如此蹊蹺?」至光道人也是深深一吸,嘶出一口長氣,「後面是什麼?」

程傑按捺不住,未等金夕與冰婉兒再次靠近,一下子擠到碑前,仍然看不清字下面是什麼,便扯來一束火把,用手拂去碑面上的塵埃,近睛而探:

「啊?」

他張大嘴巴看向金夕。

金夕見程傑蠕動著嘴,估計一時半刻道不出隻言片語,便俯身上前瞧去,也是神情一怔。

化蛇弓,鑿齒神劍,當康神刀,斬妖杖!

儼然是四把武器的圖形!

他再次回憶起無極谷內的圖案,四象之門分別標刻著這些武器,還有他的靈獸,當初以為與八卦有關,沒想到在這裡依舊被人描繪。

冰婉兒也是探到端倪,看著金夕幽幽說道:「難道在數千年前就有人知道,你我手中能夠有這些武器嗎?」

金夕撇撇嘴,「故弄玄虛!」不過他也解釋不了,很明顯有人知道他們能夠獲得這些武器,如果還沒有取得,或者不在藏寶囊中,請退出戰場因為無極谷中還有其他武器,這裡卻沒有畫出。

是誰?

他暗自疑問,不知道,直接回復自己。

討論也是毫無意義,眾人還是轉向堆積如山的屍骨。

「如何清除?」至光道人問。

「燒!」程傑手中還有一束火把。

「不可!」金夕抬手制止,「若是能燒,當初為何還要押於涿鹿,以火符震懾?」

眾人沉思。

陰暗之所的寧寂最為恐怖,哪怕是呼吸聲響都被壓制到最輕微。

啪啦!

一種聲音突然傳出,絕不是人能夠發出的聲音!

這種境地,凡是異響都意味著危險,眾人紛紛向後倒退,「那個,那個……」前面的弟子抬手指向屍堆。

最外沿的一個骷髏在蠕動!

明顯是手臂不全,可是一根長骨從屍骨堆中自動遊離擠動過來,剛剛接近骨架軀殼,「啪」一聲響,亡兵的長臂鑲嵌如初,緊接著它搖搖晃晃開始彎曲起身。

斷骨能夠自動尋到軀體!

「我殺了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