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口中一聲咆哮,此妖物轟然落在地面之上,一步邁下便可跨越無盡距離,百丈大小拳頭緊握,夾雜萬鈞不可抵擋力道轟然砸落,直奔蕭晨而去。

以這屍魔爆發戰力,足以對蕭晨造成極大威脅。

但此刻面對這妖物轟殺,蕭晨負手面色平靜,任憑青袍在那激起疾風中鼓盪作響,卻沒有半點抵擋動作。不過就在屍魔拳頭距離蕭晨不足十丈之時,一襲黑袍身影卻是從他體內一步邁出,身影瞬間擋在蕭晨身前,一拳向前毫無花哨轟出。

「你的對手,是我!」

聲音低沉,冷冽殺伐之中隱含興奮之意。

魔者狂野,縱橫霸道,性情好戰多有狠辣,不喜安穩平淡。蕭晨心魔分身修道至今成就合體卻從未出手與人拚死搏殺一戰,體內魔血冷寂已久,此刻得到出手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一拳出手,已然傾盡全力再無保留。

出拳之中,心魔分身形體瞬間暴漲,同樣化身萬丈極致大小,頭生雙角,皮肉粗糙隱有裂紋,正是魔族本體身影。但修鍊功法《祖魔》,乃是最為頂級魔族功法,修鍊到大成境界可立成祖魔真身,成為世間魔道至強存在。眼下心魔分身雖然修為稍低,卻已經有了幾分祖魔霸道氣勢,應對屍魔半點未落下風。

轟!

雙方拳頭碰撞,一者是千萬乾屍匯聚鑄成的屍魔之體,一者是魔族王者血脈,修鍊《祖魔》神通魔軀,雙方盡皆強橫無比,此刻瘋狂交戰聲勢驚天。

轟隆巨響中,心魔分身與屍魔同時向後倒退,空間崩潰,腳下每步踏落都是地動山搖,將地面硬生生踏碎留下數百丈大小腳印深坑。

吼!

吼!

屍魔及心魔分身同時咆哮,不過前者暴虐無比殺戮氣息濃郁,而心魔分身戰意無盡,傲然睥睨中則是透發前所未有興奮之意。體內冰冷魔血在這交戰瞬間徹底沸騰,讓他只想不顧一切悍然一戰!

「痛快!本魔成道尚且從未如今日這般出手,你我且來繼續戰過!」

狂笑之中,心魔分身腳下快速邁動,轟隆隆中向前衝出。

屍魔咆哮一聲直接撲出。

兩道萬丈身影頓時在這星域大陸之上博弈廝殺起來,兇悍狠厲,全然不顧防禦,主重進攻,以攻代守。屍魔不知痛苦不畏死亡,心魔分身則是仰仗身體強橫,對於些許傷勢非但不會造成戰力損耗,反而會讓他更加興奮,爆發出更強戰力。

蕭晨目光微閃,心中並無擔憂。這屍魔雖強,但終歸是強行凝聚而出,雖然比較心魔分身稍強一籌,但想要將其擊敗乃至擊殺卻並無可能。只要心魔分身拖延一些時間,待蕭晨將上族老者打殺就能與他聯手將這屍魔除去。

而此刻眼看心魔分身出手,那上族老者面上難掩驚怒之色,這蕭晨果然還有底牌,竟是練就了如此厲害的身外化身,而且若是感應不錯,這魔族分身正是當年那心魔所化。

「身外化身,蕭晨,老夫承認小瞧了你。」這老怪沉聲開口,面上已無半點傲然之意,顯然此刻已經將蕭晨當真真正與自身在同一層次的對手。

他一身神通大都與火有關,與掌控了火之本源的蕭晨交手自然處處受制。

不惜自損元氣祭出重寶九索,尚未建功便被小店纏住。

眼下召集千萬乾屍凝聚屍魔,卻又被心魔分身攔下。

上族老怪心中已然震動無比,他雖然隱藏底牌極多,但眼下看來,這蕭晨手段也令人頭皮發麻,若是換做尋常合體後期修士,恐怕眼下已經被他斬殺。

面對蕭晨,若是還有大意,說不得今日當真有可能被這下界螻蟻斬殺。

蕭晨面色平靜,青袍咧咧與上族老怪對視,兩人雖未有人開口,但目光中卻是刀光劍影,殺機衝天。今日之戰,他們間必有一方死滅方能結束。

轟!

虛空巨響,小店萬丈劍身猛然斬落,將那九索硬生生砸飛數萬丈之遠,氣急敗壞開口:「奶奶的,你個破鐵鏈子居然這麼硬,累死本帥了。」

這貨自從進入斷劍乃至融合劍身,本體堅固無比從未遇到可以媲美之物,今日實力大漲后本欲在蕭晨面前大展身手,以便獲得重視提升地位,不想竟是久攻不下,心中漸漸焦躁起來。 九索靈神聞言差點沒有鬱悶的噴出一口鮮血,要知道它可是大千界寶物,自身品階不低,否則也不可能封鎮這上族老怪萬萬年而沒有損毀。自認莫說在這小小蜉蝣界,哪怕是小千界中能夠及得上它的寶物也寥寥無幾,誰知今日隨便遇到一把破劍都能跟它斗的難解難分。

說起本體強度,這九索雖然沒有受創,但本體傳來的痛楚讓它明白,自家比較這破劍還是差了一籌。眼下局面,這把破劍居然還先來抱怨!

上族老怪與九索心神相連,此刻自然能夠感應到它心中所想,發現自家至強寶物居然自認比不過蕭晨手中法寶,讓他面色不僅更加難看了幾分。

「主人,你來助我一臂之力,今日就算拼著一年半載的不能動彈,我也要好把這把破鏈子給廢了!」

小店徹底怒了。

蕭晨目光微閃,心中隱約有了幾分猜測,「好,你讓我如何助你。」

小店本體瞬間縮小,化為三尺長短落入蕭晨手中,咬牙切齒道:「這一招是我融合劍身後得到的大殺招,不過付出代價也不小,一旦施展一年半載都動彈不得。」

「這一招憑藉我自己施展不出來,需要主人提供法力支撐,法力越多威能越強,運氣好點不僅能夠斬碎了這破鐵鏈子,還能收了對面老不死半條性命。」

小店當初得到斷劍殘軀時便可釋放堪比不墜修士一擊劍芒,沒想到融合本體后,此項神通非但沒有消散反而越發強橫,不過這代價也更高了一些。

但即便如此,這一招手段若是用在恰當時機,足以逆轉戰局,將強敵瞬間斬殺。

蕭晨心中滿意點頭,小店這廝雖然性子令人無語,但威能卻是極強。

「法力越強,釋放神通威力越大么?」蕭晨心中微動,已然有了打算。

虛空之上有青袍修士仗劍而立,三尺青鋒閃爍淡淡寒芒,一人一劍,一股凌厲沖霄劍意升騰而出,欲要將這天地徹底撕裂。

上族老怪凝神而立,眼中流露驚疑,身後九索遊走提防。此刻小店突然收手後退,想必必然有底牌殺招出手,不過即便如此,有九索在手,這老不死心中依舊沉穩。

這蕭晨,傷不了他!

不過就在他心中剛剛生出這個年幼瞬間,一股極端危機感覺卻是瞬間生出,讓他身體猛然僵直,駭然抬首,便是恰好看到蕭晨揚手,有三尺青鋒欲要斬落。

下一刻,異變突生。

靈光閃耀,五萬戰士身影瞬間出現,口中齊齊爆喝如虎狼咆哮,可氣吞萬里,兇悍氣息衝天而起,血力破體急速匯聚直奔前方而去。

蕭晨立於首位,血狂化瞬間施展,肉身膨脹,骨骼血肉噼里啪啦亂響,身體硬生生向上拔高,此刻隨著海量血力匯聚而來,他體外已經達到頂點氣勢再度狂漲,五萬站血力融合他本身法力在經脈中瘋狂運轉,肉身中傳來轟隆響聲如長河奔流海波激蕩,聲勢極為駭人。

「斬!」

一字開口,體內法力洪流般決堤而出,呼嘯噴涌而出順著手臂經脈盡數融入小店體內。

嗡!

隨著蕭晨法力融入,小店劍身輕顫,頓時有那翁名聲從中傳出,萬萬丈虛空之上,有那劍之虛影緩緩凝聚而出,稍顯虛幻。這劍影橫隔天地之間,精純凌厲劍意在其上緩緩流轉,雖無半點氣息散發,但在這劍之虛影出現出現,星域大陸上空萬里之內瞬間被恐怖劍意絞碎,化為幽暗底色,其中隱約有點點銀白靈光閃爍。

空間亂流!

此刻哪怕以蕭晨的心性,眼前一幕也讓他心中狠狠一震!合體後期大能者傾盡全力出手,可洞穿修真界連接空間亂流,但破開孔洞卻大小不一與修為有關。

莫羅修真界內,蕭晨疊加五萬戰士修為,傾力一擊爆發戰力足以比擬合體後期巔峰強者,卻也僅能破開千丈黑洞,而此刻小店尚未出手便有如此威勢,一旦爆發開來,殺傷力必定恐怖無限。

上族老怪怕了。

從小店體內散發出的氣息,讓這生存了無數歲月的老不死感應到了死亡氣息的籠罩,這種全身肌肉收縮寒毛乍起的感覺,他已經許久沒有感受過了。面對劍之虛影,他抵擋不住,這點此人心中極為確定。

圖窮匕見,小店爆發已然將戰局推進到決一生死之境,上族老怪退無可退,若不能抵擋,便要被斬殺。

「血藤速速出手,否則今日若老夫死滅,你也休想獨活!」

這老怪猛然抬首,花白乾枯長發凌亂披散,全無之前半點運籌帷幄成竹在胸氣度,惶然恐懼。

隨著此人吼聲落下,九峰之下山谷之中雲霧瞬間劇烈翻滾起來。

咻!咻!

千百根百丈粗細血藤從雲霧之中射出,密集破空聲中將那上族老者以及蕭晨盡數包裹在內,下一刻五根血藤激射而出,直奔那上族老怪而去。

「血藤,你要如何!」這老怪口中發出驚怒低吼,這血藤乃是上族特有生靈,可吞噬修士學肉生靈修鍊,乃是一種極為兇悍的妖物。後來火族大能者察覺到此物的功效,施展大神通將其生命本質改變,雖然依舊擁有吞噬能力,但絕大部分精華能量卻會凝結為道果,修士可吸收其中能量使施為急速增長。

此後這血藤便化為火族奴役,實力再強也無法擁有自身靈智,天性畏懼火族族人氣息,絕對不敢傷害半點。

但今日,事情似乎起了一些變故。

血藤突然暴起,上族老怪驚怒之下正欲抵擋,但身體卻是驀然僵直,眼中流露難以遮掩恐懼之意。他血肉之下無數青筋暴起,使他整個身體瞬間化為黑紫色,身體如同被鎮壓般無法動彈半分。

「嘿嘿、、哈哈、、嚯嚯、、」

飄渺無痕笑聲從四面八方虛空中傳出,此聲似乎由千百道身影匯聚而出,男女皆有,老少不分,聽來詭異萬分,令人頭腦隱約脹痛,血液流轉隨之加快幾分。

「火族老鬼,奴役本王無數年,今日也應該到了償還的時候。」隨著這聲音響起,地面突然劇烈震蕩起來,繼而裂開,有那一道千丈粗細血藤從地底鑽出,令人震撼之處在於這血藤末端竟是長出了一名醜陋修士的臉龐,口中獠牙交錯,尖細腥紅舌頭不時探出,暗紅色的眼眸中滿是嗜血氣息。

「血藤之靈!」上族老怪面色瞬間大變,驚慌之意流露難以遮掩,「怎麼可能,你血藤一族已經被我我族大能者強行逆改生命本質,絕無產生靈智的可能。莫說是你,哪怕是大千界內生長無盡歲月的祖脈血藤也無法突破界限產生自身神念!」

眼下事情已經徹底超出這老怪意料之外。

聽到這老怪開口,血藤之靈醜陋面龐頓時變得扭曲起來,口中瘋狂厲嘯,「該死的火族,奴役本王無盡歲月,當真該死!」

「不過本王如今能夠產生靈智,還是要多謝你們抓來的這些修士,吞噬了他們的血肉靈魂,其中一種特殊的能量讓我產生這種美妙的變化。雖不知道這能量究竟是何存在,但本王已經察覺到它根源所在,只要將本體根系扎入這一顆修真星內,本王就能吞噬蘊含其中的精純神秘力量,機緣之下,本王甚至有可能進化到祖脈血藤層次。」

「所以,卑微的火族修士,今日便貢獻上自己的軀體吧,本王會藉助你的雙手將所有生靈全部殺死吞噬!」

「這悠悠歲月來,你吞噬吸收本王體內能量維持自身生機不絕,難道以為不需要付出代價么?」

血藤之靈流露猙獰狡詐之意,言罷五根血藤瞬間射出,上族老怪面色驚恐卻無法動彈半點,只能眼睜睜看著五根血藤繞到身後,末端同時裂開狠狠-插入他血肉之內。 「啊!」痛苦慘嚎聲從上族老怪口中瞬間爆發,身體劇烈顫抖急速乾癟下去化為乾屍,好似所有血肉能量都被吞噬一空,凄慘無比令人聞之頭皮發毛,心中膽寒。

不過數息之後,這乾屍身後五根血藤卻是快速蠕動起來,似是有某種物質透過血藤不斷鑽入其中。隨著這血藤變故,那上族老者乾屍肉身竟是以肉眼可見速度飛快膨脹,短短數息時間內化身成一名二十餘歲年輕男子,一頭花白乾枯長發盡數變成血色披散在肩頭。

唰!

這男子緩緩張開雙目,眼中並無瞳孔,盡數是那森然血色。打量了一番自己新得到的身體,活動手腳,此人點頭顯然心中極為滿意。

「哈哈!本王從今日起重獲自由,當真值得慶賀!」男子狂笑,血發縱橫,其身後無數血色藤條隨之揮舞顫抖起來,「卑微下界人族,記住本王的名字——九幽血藤!今日便將你最為鮮美的血肉奉上,供本王吞噬。」

「我能夠感應到你體內血肉中所蘊含的能量,想必味道絕對鮮美,本王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九幽血藤佔據上族老怪軀體,此刻一雙血眸死死看著蕭晨,垂涎貪婪之意沒有半分遮掩。對他來說,這人族修士即便再強又能如何,終歸只能淪為它口中血食。

蕭晨面色陰沉如水,眼下變故讓他心中也驚怒無比,這九幽血藤竟是隱藏最深,如今所展露出的氣息,讓他面對竟是隱約有種意念崩潰的感覺。

這種氣息實在太過強大,比較上族老者強出無數倍。面對這妖物,蕭晨心中沒有半點把握,不過眼下他沒有退路,無論血藤還是上族老怪與他都是不死不休局面。

「斬!」蕭晨口中厲喝,決絕狠辣之意轟然爆發,手中三尺青鋒呼嘯落下。

虛空之上,劍之虛影夾雜萬鈞不可抵擋力道,轟然斬落,威勢驚天。

一劍落,似可斬斷天地,分割陰陽。

這一擊融合蕭晨疊加五萬戰士所有修為,以小店本體為中轉,釋放出至強殺傷神通。那九幽血藤面色微變,面對這一擊也不敢有半點大意。

此妖物意念一動,伸手猛然探出將那九索握在手中,下一刻此物形體急速縮小化為九根丈余大小拇指粗細鐵鏈,被九幽血藤用力瞬間從背後脊椎骨內硬生生拔出。傷口處血肉急速蠕動,竟是沒有半點血跡灑落。

九索瑟瑟顫抖,在九幽血藤威能下,此寶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下一刻,九幽血藤雙手之上爆發出濃鬱血色能量以一種蠻橫無比方式硬生生鑽入九索之中,隨著這血色能量進入,九索形體瘋狂膨脹起來,短短時間內竟是足足漲大到五萬丈大小。不過這顯然並非九索真實擁有威能,而是那九幽血藤強行將其催發至此,使得那九索靈神幻化血色骷髏痛苦咆哮,卻不敢出手反抗。

「封!」

九幽血藤口中冷喝一聲,猛然揚手,五萬張大小九根鐵鏈瞬間化為蛛網般封鎮而去。

劍之虛影與九索封鎮瞬間相遇,兩者之間無聲無息僵持,空間如同浪潮般劇烈波動崩潰徹底連通空間亂流。三息后九索「咔嚓」碎裂,在這寂靜之中極為刺耳。

當九索碎裂殆盡,劍之虛影能量同樣損耗大半,卻依舊去勢不減,直奔九幽血藤斬落。

咻!咻!

無數血色藤條密密麻麻衝來,盡皆百丈粗細,悍不畏死瘋狂向劍之虛影纏繞而去。

轟!轟!

無數血色藤條在恐怖劍意撕扯之下瞬間化為碎片,但在前者近乎無窮無盡的數量下,劍之虛影所殘餘的能量也在以可以感應的速度飛快降低。

至於九幽血藤面前百丈處,劍之虛影潰散。

而對於無數血色藤條損毀,九幽血藤嘴角冷笑連連,實力根本沒有受到半點損耗。以它生存至今萬萬年,本體龐大近乎可以覆蓋小半個星域大陸,這點藤條毀滅對它而言微不足道,只要體內能量充裕隨時都能使其再度生長過來。此妖物本就不是修真界應該存在之物,即便在大千界中,也是不少修士談及色變的恐怖存在,遠古時期曾有那血藤一族強者身軀橫跨數顆修真星球,以龐大藤條貫穿宇宙空間,任何生靈進入其中都會成為它口中血食,威能之強除卻少數世間大能者無人可以匹敵。

眼下這九幽血藤雖然距離大成境界相差無數,但強橫程度依舊可以讓它縱橫人界無人可擋。

蕭晨面色陰沉,瞳孔劇烈收縮,他與小店聯手一擊,甚至於疊加五萬戰士血力,居然被這血藤以如此輕易手段化解,這點讓他心中猛然一沉。

強!

這血藤絕對是他修道至今所面臨最強存在之一,若是尋找可比者,恐怕也只有姬家玄煞界空間裂縫所連接的死寂大世界中那佇立天地間的魔影可與之比較。

這兩者絕非人間界應該存在之物,合體修士在他們面前不堪一擊。

蕭晨眼下面對極難進行的抉擇。

逃,以空間分身撕裂空間進入空間亂流,再有左眉道場護身,蕭晨有七成以上把握從這九幽血藤絞殺下逃得性命。之後急速趕回修真界,將親近之人盡數帶走。不過這般一來,這九幽血藤將沒有任何阻攔,一旦降臨修真星內,蕭晨出身人族一脈必然會死滅殆盡,被其盡數吞噬。

戰,憑藉蕭晨眼下修為,配合心魔分身、空間分身威能甚至可以斬殺合體後期大能,可即便如此,與這血藤搏殺獲勝可能依舊渺渺,可謂是十死無生局面。

「逃!」

蕭晨呼吸間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若是拚死出手,哪怕有一成可能將這血藤斬殺,他也會毫不猶豫選擇出手,但此番必死局面,蕭晨也不願做那無謂犧牲,「急速回歸修真界,除我蕭晨親近之人外,以左眉道場強行攝走大量人族一脈族人,這般一來即便修真界被毀,我人族一脈也可香火不斷,日後未嘗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此刻逃走非蕭晨所願,但為了留我人族一份血脈傳承,卻也只能如此!」

蕭晨面色冷厲,這血藤出現已然將他心中所有計劃破壞,甚至於出生修真界也會被徹底毀滅,局面徹底失去掌控,他唯有儘力挽回。

心中念頭一定,蕭晨沒有半點猶豫瞬間出手,直接將小店及五萬戰士送入左眉道場,心魔分身與屍魔硬撼,隨即倒退而回直奔蕭晨而去。

唰。

空間分身一步邁出,此刻眼神森然,向著面前虛空狠狠一抓!

咔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