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一刻,整個界心大陸上的幾乎每一個宇宙神們,都遙遙感應到了這裡恐怖的波動。

「怎麼回事,永夜始祖怎麼如此癲狂?毀掉了一座城無數生命?」

「他在做什麼?」

「僅僅他一人在那,沒看到有對手和他搏殺啊?」

更有不少強者,包括無敵存在們一個個發現了這裡發生的一切,可他們也只是疑惑不解。就算嘆息無數生命死去的『無限城主』也只是眉頭皺了皺,沒辦法,他的實力比永夜始祖強的有限,略佔上風而已。就算出手搏殺也是浪費時間,恐怕會波及更多無辜!

「憤怒,就讓無數生命陪葬?」無限城主微微搖頭,「唉,如今整個界心大陸上的無敵存在,也就夏皇和不死冥帝,能壓著永夜始祖打吧。不死冥帝,性子邪惡殺性極重,他才懶得管這等事。夏皇則是一心修行,視無數弱者如螻蟻。」

不死冥帝。

在第一次古國戰爭前,隱隱就是當時界心大陸上排第一的,更最終力壓各方得到大好處,離開界心大陸踏上衝擊『渾源強者』之路。距離漫長歲月後,如今歸來,雖然沒能成功成為渾源強者,可他的實力即便沒進步,也比永夜始祖強一截。

夏皇,在『不死冥帝』未曾歸來前,界心大陸上實力排第一,在界心神宮短時間交手,就打的永夜始祖受傷遁逃。

也就只有這兩位,有資格教訓永夜始祖!

……

在風重國之外,東伯雪鷹施展破界傳送窺伺著遠處發生的一幕,看著永夜始祖癲狂憤怒下,爆發的無盡金光摧毀了整個城池,無數生命消散,不由心都一顫。

「永夜始祖,奈何不得我,就牽連無辜?」東伯雪鷹咬牙切齒。

嗡。

金光消散。

比原本城池還要龐大十倍有餘的巨大坑洞中央,永夜始祖懸浮而立,黑色披風飄蕩著,他雙眸中怒意在燃燒,掃視周圍。

永夜始祖一字一句咬牙道:「不管你是誰,敢欺到我永夜頭上,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代價!給我等著吧,你躲不了多久的!」

他的聲音響徹天地。

誰都能感覺到永夜始祖話語中的殺意怒意。

跟著,永夜始祖憑空消失,離開了這裡,只剩下冰冷沒有生命的巨大深坑。

……

東伯雪鷹能感覺到永夜始祖怒吼話語中的殺意,可他並沒放在眼裡,可只是看著那廣闊巨大的深坑,心中憤怒又感到難受,他原本想要救人的,可結果卻是這樣。

他見過太多了。

只是即便實力越來越強,他依舊感到無力。因為即便是無敵存在,面對其他無敵存在的為禍,依舊無力。

「若是一天,我能制定至高規則,定要定下『天罰』,大罪孽者,自有天罰。」東伯雪鷹這一刻生出了這樣的念頭。

天地萬物,一切皆有平衡。

總不能任由強大者肆意為禍,必須加上規則限制。

「想太遠了。」

東伯雪鷹輕輕搖頭。

或許到了元、羅城主那等地步,就能掌控源世界定下規則了吧。

「嗖。」

東伯雪鷹陡然變幻,變成了一位白衣青年。

這次發現了十九座城池,直接負責的就是黑君王和天古盟主,更牽扯出永夜始祖!東伯雪鷹覺得這麼大動靜……可能不僅僅只是十九座城池。

他需要繼續探查!

當然,探查戰鬥的過程,危機感對修行也是有幫助的。如今他八脈融合,離九脈融合達到究極境只差最後一步,多在外行走,多經歷戰鬥,對修行可能更有幫助。而他的其他主要分身都是在閉關修行中,全力朝究極境前進。

******

東伯雪鷹悄然行走在界心大陸上,繼續尋找著背後的秘密的同時。

永夜始祖這次的瘋狂……引起了整個界心大陸眾多宇宙神的關注,並且很快,他們就得到了消息。

黑君王,死了!

黑君王一死,他在各地負責瑣事的化身都消散,這事情根本掩蓋不住。

並且,黑君王和一位黑衣青年廝殺的事,也很快查出來,因為當時觀看到那一戰的修行者有很多。

「黑君王死了?被一位神秘的虛空道高手所殺,所以永夜始祖瘋狂了?」

根據大量蛛絲馬跡,界心大陸上眾多強者們很快有了推斷,並且對於外界盛傳的消息,永夜始祖也並未反駁,或許永夜始祖也想要藉此尋找出敵人身份。

「被誰殺的?」

「黑君王,尊主級高手,就這麼被殺了?連永夜始祖都沒來得及救?」

界心大陸震動。

各方議論紛紛,連『黑魔大澤』等一些魔頭匯聚之地也為之驚嘆唏噓,諸多魔頭們最強的也只是尊主級,敢挑釁永夜始祖,敢直接斬殺『黑君王』,這樣的恐怖高手足以讓他們驚嘆仰望。

「是誰?」

「是誰動手殺的?」

猜測無數。

大多數猜測,都認為可能是某個無敵存在出手。

……

唯有夏風古國的三位無敵存在和撕天大尊者,都有了些猜測。

「這小子竟有這樣的實力,得到了虛空火蓮花,竟然能成功斬殺黑君王?」夏皇有些驚嘆,這有些出乎他意料,他認為東伯雪鷹藉助虛空火蓮花,估計在尊主中算較強水準。根本不認為……東伯雪鷹能和扶乙大尊相比。

扶乙大尊這種級數,可不是一件極厲害的巔峰秘寶能造就的,自身更重要。

他哪裡知道,東伯雪鷹參悟《渾源七擊》,沒巔峰秘寶,每個分身都能發揮究極境戰力了。

「他得到虛空火蓮花,還讓撕天保密,沒想到這麼快就動手了。」樊祖得到消息,也嘖嘖稱嘆。

而在樊氏魔山。

撕天大尊更是直接,他踏著虛空來到了巨大的焚心神樹下。

焚心神樹下,一位白衣少年在這坐著,正是東伯雪鷹的一個分身。

「飛雪老弟。」撕天大尊直接感慨道,「佩服佩服,沒想到你還真成功殺了那黑君王。」

盤膝坐著的白衣少年緩緩睜開眼,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該殺而已!」

******

番茄有個喜大普奔的消息告訴大家,咱們《雪鷹領主》的頁游就在今天凌晨0點38分在優宅平台正式開服,頁游做了好久,根據小說還有些特殊副本玩法,想要玩一玩感受下的,可以進入頁游官網:體驗,或者百度搜索『優宅』平台,點擊『進入官網』即可體驗遊戲,番茄也會在裡面玩玩放鬆放鬆的~~~~

* 撕天大尊輕輕點頭,笑道:「你殺黑君王我能理解,可你何必那麼拚命去救那十餘座城池的子民?那些子民雖然億萬計,可和整個界心大陸無數生靈相比,卻是少的可憐。只要不影響整個界心大陸生靈繁衍,無需太拚命,像你這次……斬殺黑君王之後,依舊冒險去救,卻是被永夜始祖給截住了,幸好你分身消散的快,若是被他活捉封禁,你身份就暴露了,和永夜始祖正面搏殺,你可有保住『虛空火蓮花』的把握?」

保命,和保住兵器是兩個概念。

到了東伯雪鷹這地步,派遣出九個分身藏匿在其他不同的源世界,無敵存在也不可能真正殺死他。

可攜帶兵器的分身卻是最重要的,一旦被斬殺,兵器被奪,那實力就大損了!

所以……

像『南雲國主』雖然也強大,可也是留在國都內才是最強的!若是離開國都,沒了國都加持,他實力也大降。

「有些把握。」東伯雪鷹微笑道,他還是略有些謙虛的。

「哦?」撕天大尊看著東伯雪鷹,心中卻感慨唏噓,他是看著這『應山雪鷹』崛起的!從一個以客卿身份參加他們夏風古國三族之爭的混沌境,如今已經能極短時間斬殺尊主級強者『黑君王』,如今恐怕面對無敵存在都有保命把握,實力之強,怕也是他撕天、扶乙這一級數。

這一級數,界心大陸上不足雙手之數。

「別太自信。」撕天大尊還是提醒道,「無敵存在,藉助至高秘寶,施展出的已經是至高之威了,你如今即便實力再強,若是剛好被克制,還是可能分身被殺,寶物被奪。還是謹慎為好!為了一些小城的子民,真不值得去拼。」

「對整個界心大陸而言,那些城池的確不值一提。」東伯雪鷹道,「可是對於那些城池內的子民們而言,他們死了,他們生命也就結束了,世界再大和他們都無關了。」

「踏上修行這條路。」東伯雪鷹又道,「本就是在生死間磨礪,身死隕落倒也沒什麼。且界心大陸浩瀚無邊,時時刻刻有無數隕落的我也管不過來。可是像之前那十九座城池那樣……大規模屠戮,一次性便讓億萬計生命死去的,那已經不再是正常的修行路上的磨礪,而是罪孽,邪惡!強者……也有弱小的時候,他們弱小時,若是遇到強者屠戮一樣會殞命。如今強大了,就將無數弱小當螻蟻,屠戮億萬都不眨眼,這便不再正常的修行者,而是魔。」

「而魔,就該殺。」東伯雪鷹冷漠道。

撕天大尊微微一驚。

他感覺到東伯雪鷹那無法撼動猶如刀鋒般的意志!斬殺一切魔!

撕天大尊他們許多強者,也並不太在意弱小,不過也做不出肆意屠戮的事。可聽到東伯雪鷹此刻所說,還是略有些心悸。

「你這樣,會招惹很多強者。」撕天大尊道。

「我只是不願看到大規模屠戮罷了,這樣招惹的,也只是些魔頭罷了。當然,我如今實力不夠,若是我有『元』那等層次,早就給整個界心大陸重新制定規則了。」東伯雪鷹道,有多大實力,承擔多大承認。

在弱小時他可以隱忍,看著一切發生。隨著實力越來越強,他自然要逐漸改變這一切。然而即便到如今,在界心大陸上,比他東伯雪鷹強的還有不少。他只能說——可以在任何一個無敵存在面前,有保命把握!

到了能絕對自保的地步,自然可以做一些事了。

我心為天心,道心一定,誰都不可撼動!

「那你可就小心了。」撕天大尊感慨。

「放心,我不傻。」東伯雪鷹微笑。

撕天大尊微微點頭,他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隱隱明白……怕是在不久的將來,這白衣少年恐怕會在界心大陸上掀起一場『斬殺魔頭』的風暴吧,不知道這南雲國的絕世天驕,能走到哪一步!

……

斬殺黑君王,救那些城池后。

東伯雪鷹攜帶虛空火蓮花的主分身,繼續行走四方,這恐怖勢力能指派天古盟主、黑君王,這是截然不同兩個派系的強者,東伯雪鷹認為背後牽扯很大,只是任憑他如何尋找,並沒有再找到什麼痕迹,於是他讓南雲聖宗情報系統關注類似情報。

一切牽扯到大規模屠戮、大規模人為災禍的……讓南雲聖宗盯著,發現了,就立即通知他。

南雲聖宗,名列界心大陸十大宗派,滲透界心大陸處處,情報搜集起來比他一個人要強多了。

他剛下令。

第二天,南雲聖宗就傳來一道情報。

「塵梵國國主,統治國度起,就定下一條法規,塵梵國子民出生二十年內未成神靈者,盡皆活捉送往『暗獄』,塵梵國子民萬年未成界神的,盡皆活捉送往暗獄!在暗獄中只有足夠驚艷優秀的,才可能被放出,漫長歲月,能從暗獄中活著出來的,少之又少……而根據我南雲聖宗所知,送往暗獄的幾乎九成九都被直接屠戮,塵梵國國主故意留下剩下的少數幸運兒,經過磨礪逼迫,讓他們彼此殘殺爭鬥,決出優秀的極少數才被放出來!放出來這一點,讓國民以為,優秀的還是有希望活著出來的。」

情報記載很詳細。

東伯雪鷹仔細看,越看臉色越加冰冷。

界心大陸的生命,生來就是超凡!『二十年』成神靈的,也很多。但是沒成神靈的也有小半!

『萬年未成界神』,這一條,會再度將許多子民給捉了去。

這兩條……

讓新生的子民,約莫有一半,都最終被送往暗獄!

一個國度,一半子民被送往暗獄?幾乎都被屠戮?

「因為強大家族,血脈強大,所以強大家族的子弟都能輕易達到『萬年成界神』,這殘酷的法規,根本威脅不到大家族。而弱小無法反抗,又寄希望於從暗獄出來的那一點希望……」東伯雪鷹胸中殺意在沸騰。

這等事,能瞞住底層。

而界心大陸最頂尖的宇宙神們還是知道的。

「塵梵國國主,是眾界古國五祖之一『滅世神帝』麾下的客卿,塵梵國,也幾乎完全聽滅世神帝號令。」東伯雪鷹看到這點,明白為何沒強者去管了。

這種事,其實挺多。

像黑魔四國中的『火炤國』,就是黑魔大澤的後花園,當時間差不多,就血祭!黑魔大澤控制好血祭的次數,不竭澤而漁!

可因為像黑魔大澤的『閻魔教主』,那是無敵存在都殺不死的,大家也沒辦法。

所以……

敢這麼乾的。

要麼,無敵存在也殺不死。要麼,背景靠山夠硬同時夠低調。

「塵梵國主。」東伯雪鷹胸中殺意沸騰,眼神都冰冷。

砰。

手中杯子砸在桌面上,嚇得遠處的侍者都一跳。

「我需要塵梵國主最詳細的情報,也需要知曉暗獄最詳細的情報。」東伯雪鷹下令,他對塵梵國主本身有所了解,可動手前,還是盡量了解仔細些。

南雲聖宗情報系統迅速將最詳細的情報,傳了過來。

東伯雪鷹迅速閱讀觀看,越看越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