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可是,本主肚子也餓了。」

用手輕摸著,她顯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慢騰騰地站起來,朝周圍掃視一遍,她還是坐上了卜香葉離開這兒,認真找吃的。

只可惜這林中連半隻活蹦亂跳的小玩意兒都沒有。

「跟本主的逍遙道差遠啦。」

她十分不滿,卻漸漸地沒有氣力折騰了。

「還是,還是到別處看看吧!」

無奈之下,她又重返長松林邊上,停在那個大牌子旁。

「前面的這條路不知還有沒有人過往。那個白鬍子、白長發的老伙子會不會已經回家了?要是能夠尾隨誰就好了,跟著隨便尋到一個村落便能討些飯來!」

試想著,趙水兒心裡一陣陣酸,忍不住嘆言:

「我逍遙主居然也會有如此落魄的一天!」

就在這時,一串腳步聲混雜著車輪子碾過的聲忽然從不遠處傳來,使她猛地一驚。

瞧著聲音的來向靜靜等待,沒多會兒果然見到一人,包著頭巾,彷彿是進城回來的,兩手緊扶單輪車的車把全神貫注地行路。更讓趙水兒不能相信的是,此人的單輪車上立著一個豎架子,而架子周邊竟掛著好幾隻油黃鋥亮的烤雞!

「停,停下!」

趙水兒如見珍寶般迅速擋在路中央叫止。

「嚇得」那人一個愣一個愣的,兩手發軟差點兒把不住車子。

「誰給你的膽量從這裡經過?」

趙水兒走近那人一旁,繞著香噴噴的烤雞問。

「可是,可是小的每日都從此路進城賣雞,來去也不曾有人阻止啊!」

他人年輕,正當壯年,張大嘴巴瞪著眼睛很無辜地回答。

「從今天起這個地方是本主的了,以後要想破財免災的話每日路過前獻上你的五隻烤雞!本主保你平安無事。

反正,你的烤雞也總是賣不完嘛!」

一邊餓得咬牙切齒,她狠狠地拔下了懸挂烤雞的豎架子。

「好說好說!」

這人居然樂得心服口服。待趙水兒將要轉眼離開的時候,他又和那個老伙子一樣從上到下仔細打量她迷人的身軀一遍,搖頭嘴裡發出吱吱的嘆息聲,之後一連道幾句:

「可惜了,可惜了……」

接著,他把住自己的單輪車一溜煙似的跑遠。

「什麼可惜呀?是在說他的烤雞嗎?但他瞅我的身子幹嗎?有毛病!」

趙水兒硬硬地生了一氣,便又很快忘了,兩手提住沉甸甸的烤雞忙著鑽進長松林里。

找到一個相對比較寬敞的可以容下她身子的地方坐下去,趙水兒如狼似虎地拽著一隻烤雞大啃大咽,而直到這時候她彷彿才明白為什麼逍遙道中那些吃不上東西的人們都爭著去做自己的土隨行了。

等吃飽后,她弄得滿手滿臉全是油,但此刻已經顧不上那些了。

「剩下的幾隻烤雞怎麼辦?這才是最該考慮的。

那個獃子勇二一定餓得哭天喊地了,沒準兒眼下他正抱著大樹嚼樹皮呢!

我要不要給他一隻?」

尋思著,趙水兒又不住地搖頭道:

「不給他吃,不給他吃……」

這樣想好后,她將那幾隻油黃鋥亮的烤雞偷偷塞進一棵老松樹的枝葉里,藏了起來,之後胡亂抹抹嘴上的油氣去找勇二了。

「其實,我也是被逼的,因為身上沒錢嘛!那個賣雞的人真老實,我就那麼一嚇唬,隨口說說,他居然便把烤雞給我啦,不是搶的啊!

只是,只是不知明日他還從不從那條路走了……」

口中嘰里咕嚕的,她很快停在龐悅翔身前,卻一下子被震住——

「勇,勇二不想死!

水,水……水……」

眼下他平躺著,臉上、手臂上全是濕漉漉的汗珠子,想必疼得厲害,嘴裡很急地發著乾澀的聲。

「怎麼會這樣?」

趙水兒顯得非常驚訝,忽地注意到他傷口的幾個位置都高高地腫了起來,馬上喊道:

「你等下,我這就去弄水!」

抬頭看一眼天,都已經黑下來了,她發發狠起身飛遠。

「水,水……水兒——」

直等她離開了,龐悅翔才艱難地揚起右臂指住她的去向叫出那個「兒」字!

借著昏暗的光色,趙水兒還能尋到白日里所見的那一彎細河。落在河邊,她兩手發抖著一捧一捧地將水裝入闊大的卜香葉凹心內,裝得滿滿,之後自己兩腳橫跨葉子邊上匆匆回來。

一到龐悅翔跟前,她便迫不及待地掰開其嘴巴,微微傾斜卜香葉使水嘩啦嘩啦流進他口中。

龐悅翔咕咚咕咚咕咚咕咚不能自主地大口大口咽,心裡那股痛苦勁兒怎麼也說不出來。本來剛才並不是因為口渴,只不過傷口疼得要命,可恨自己嘴巴不爭氣,硬沒將「水兒」兩字徹徹底底吼出來,鬧得自己此刻生不如死!

手摸著肚子像個大氣球似的嗵嗵嗵鼓起來,緊接著撐得比傷口還疼了,龐悅翔咬牙猛地坐起,順手一掌將卜香葉推開,同時大噴一口冷水,低頭巨咳不止!

「你,你喝夠了……想不想吃東西?啊?」

趙水兒自知不會照料人,但這時心是有的,留意到勇二正捂著肚子不停地撫動,當即便起身跑開,喊著:

「我馬上給你把吃的找來!」

「本翔,服你!」

龐悅翔挑起眼皮瞪著她的身影,只用四個字形容自己矛盾的心情。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哎呀,那些烤雞我放在哪棵樹里了?怎麼覺得每一棵都像呢?」

趙水兒趴在卜香葉中朝下方發愁地望。

很快,夜幕完全降落,地上變得黑壓壓一大片。

「應該就在這塊兒,我下去挨個兒找吧。」

想想就腦袋疼啊,她站在地上先是用鼻子聞,聞哪兒有香味兒,可是慢慢地發現每一棵樹中都能聞出烤雞來,而每次伸手進樹中去抓,都被老松樹的葉子扎得冒血,後來才明白原來自己臉上滿是殘留的油氣,當然鼻子往什麼地方伸都一個樣啦!

「可是現在已經沒有水了,剛才那麼多都被那個叫勇二的蠢貨喝了,噴了,又灑了,如今連洗洗的也不剩了。

但,我不找到那些烤雞也不行啊,勇二眼看就要餓死了……」

心裡急著,她的視線不停地在黑乎乎的大樹間轉,猛然瞅見一個小亮點兒!很小,很亮的點兒!黃綠色……

「螢火蟲!」

忍不住大叫著,趙水兒頓時歡快起來,把剛才的煩心事兒一下子都拋一邊兒去啦。

「讓你逃!」

很有氣地蹬地一跳,她身體瞬間彈出老高,同時一手抓去,隨之感覺手心裡痒痒的,被爬著。

「哈哈,捉住了……」

高興地喊著,她也不怕被松針扎了,彎著腰鑽來擠去發現還有,便毫不失興地抓啊抓,一會兒便逮了一小把!

「這次真算沒白來,想不到耗子不拉屎的地方居然還有稀物!」

趙水兒得意地擺動著頭自言自語,此刻那些小蟲子把自己的手心撓得極其舒服,以至使她產生了不滿足感。

「要是,要是另一隻手裡也能攥著如此多小東西就棒歪歪了,本主便什麼都不想要啦!」

正琢磨著,忽然一連有三隻螢火蟲相互追逐著在頭頂很激烈地遊動,眼瞅著朝身前的胖黑胖黑老松樹靠近。她馬上慌了,忙盯住那三個緊密的亮點兒快速出手,不料它們竟也加大了速度,轉眼鑽進樹中!趙水兒的手伸出去了拔不回來,直插進老松樹的枝葉里,卻突然感覺油乎乎!

「抓,抓住了……這麼熟悉的玩意兒,什麼呢?」

她有些納悶兒地尋思著,手向外拽到一半兒時眼睛一大,歡喜得不得了,而等將那沉甸甸的一團拉出來后,果然如她所猜,就是烤雞!

「真是笑死本主啦,天下能有這麼好玩兒又奇巧的事兒!」

樂得眉舞臂揚,趙水兒徑直衝勇二的方向奔去。

//

「那傻小子現在幹嗎呢?他的肚子應該都絕望了吧,呵呵!」

嘴角彎笑著,趙水兒眼前忽地出現一簇光,不大的,是火光……

悄悄地走近,她發現勇二依然躺著,右胳膊生硬地平伸,五個手指在小火光的正上方緊捏住一片看上去灰黑的很薄東西,而因為右頸根有傷處,其歪著頭嘴巴極力張開,卻吃力地吹出柔氣,向那小火團兒,眼睛緊瞅火光的起落,十分入神。

「勇二!你,你想燃燒啊?」

話音剛沒,趙水兒便氣憤地停在了他跟前。

「冷,好冷。」

隨口應付一句,龐悅翔繼續專註地吹,一邊在需要的時候放手丟下薄薄的一片兒松樹皮。

就在這時,一陣秋風緩緩地拂過林頂,倒撲下來險些將他的救命光芒壓滅。

「可別——」

眼瞧著火光搖搖欲墜,龐悅翔大呼,瞬時驚出一額頭汗。

趙水兒將幾隻烤雞又塞進一旁的松樹中,手裡摘下了一個蹲在他頭前。

「啊!」

龐悅翔見之馬上激動,手拄地面坐起來,大口大口地咬。

「好香!」

一邊吃,他右手不顧一切握住趙水兒的手腕,假裝很投入的樣子。

「占我便宜。」

她心裡即刻不滿,拿雞的手用力往回掣,卻沒想到這個無賴勇二很快伸嘴死死咬住小半個雞身,不吃了,也不放開,同時右手依舊緊緊地抓著她。

趙水兒不語,硬著性子向回抽,可眼下的勇二更是雷打不動,就攥著自己手腕不撒。

眼看著他緊咬的嘴下那右頸根處綳得鼓起,不管有多疼也不放鬆,趙水兒突然心軟,任隨勇二抓著了,不再掙扎。

他又開始一口一口地吃。而借著微紅的火光趙水兒這時才發覺他的每一次下咽都眉頭緊皺,顯然是痛苦。

「為什麼呢?」

她猶猶地問自己,

「在河邊的一刻我都講了不給他水喝,但還是跑出很遠去捧來送飲;弄到烤雞的時候我也說了不給他吃,可仍舊費了大勁幫他提來還親手喂!

看來,也許,莫非是我這輩子欠他……本主,認還嗎?」

「水兒,我喜歡你!」

這會兒,那麼大的一隻烤雞讓龐悅翔吃的只剩一個大腿了,他居然得寸進尺地還道出這麼一句。

「放肆,大膽,吃飯堵不住嘴!」

這樣吼著,她再一次用力回拉,發現勇二不那麼緊握了,手裡僅抓那隻雞大腿了。

「這麼能吃……」

隨口掩飾一聲,趙水兒滿心溫熱地起身坐到遠處,仰起臉來把另一隻手放開。

秋風著急地刮滅龐悅翔那點兒火光,連一絲火星也不給留了。

一顆顆螢火蟲發著鮮綠色亮光緩緩地從她手心升起,點破黑夜,向四外飛去。那光奪目,冷寂,安美……

「多漂亮!」

龐悅翔亦抖亦顫地說著三個字,身子慢慢移近,小心而輕悄地把頭倚在她肩膀上,見沒反抗,笑了。

「挺浪漫的。」

凝望著晚空中那柔光漸漸走去,許久,趙水兒一語。

//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