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玉無殤,你把話說清楚,別這麼沒頭沒腦的,聽著越來越玄,越來越暈乎。」

君千洛深吸一口氣,也不走了,或許玉無殤接下來要說的話,會讓她知道千剎和那些莫名的人為什麼要追殺她,除了她是靈蛇一身寶之外,一定還有其他的原因。 了解前世的恩恩怨怨,那麼接下來就知道該如何應對,心中一片清明,比蒙在鼓裡要重要。

「好,你想知道什麼,我就說什麼。」

玉無殤臉上漾開春風般的笑容。

「第一個問題:你是誰?」君千洛開門見山。

「我是玉無殤。」

君千洛:「……」

玉無殤絕世的容顏一紅,然後接著說,「我是天地孕育,吸收日月精華而生的一塊碧玉。五千年前,你墜落涯底,撿到一塊玲瓏剔透的玉石,就是我。此後常年貼身帶在身上,因為你當時身受重傷,靈血侵染了我,加上吸收了你身上的靈氣,漸漸的有了靈識。

那時候我的靈識還很淺薄,相當於一歲娃娃的智商,不能口吐人言,正常交流。甚至都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隱隱約約知道你東躲西藏。

空閑下來的時候,你就把我拿出來和我說話。你說你一個人太寂寞,天界的神仙和妖魔鬼怪都想吃了你提升功力,神仙想獲得無上修為,妖魔鬼怪想修鍊出神魔之體。

自己彷彿就是一個被拋棄的山珍海味,深陷苦難之中,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沒有親人,沒有一個兄弟姐妹,甚至連一個能說真心話的朋友都沒有。

你問我這一世可不可以做你的朋友,並且為我起名叫玉無殤——永遠沒有傷心之意!不要和她一樣,居無定所,現在活著不知道下一秒是不是就會死。

你還說你遇到了一個很好看很好看的男子,那個男子救了你,但是很不幸他是魔,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魔。他對你很好很好,可是你害怕,還是離開了他。

再後來,你躲在涯底的山洞裡拚命的修鍊,離開的時候你把我留在了山洞裡。因為山洞很安全,陰涼通風,很適合閉關修鍊。但是從此以後你再也沒有來,我再也沒有見過你。

歷經四千年,我拚命吸取日月和天地精華,苦苦修鍊幻化成人,就想能早一點見到你。可是我找遍了茫茫天界,浩瀚靈界,殘酷魔界都沒有找到你。

這時候才明白,你其實已經成了前世。於是我來到了平凡的人間界,我想你肯定厭煩了三界,甘願隱沒在普通的人類之中。

我是尋著你走過的痕迹,留下的淡淡氣息一路找過來的。我很高興,五千年後,我真的又找到了你。」

怪不得他渾看起來很純凈,渾身上下散發了清新般的純凈氣息,原來是天地孕育而生的碧玉。君千洛聽著玉無殤的話,心裡怦然心動,五味俱全。她動動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五千年是多久,歷史長河涓涓細流。沒有人在五千年後再執著找你的轉世,可是玉無殤卻義無反顧的做了。

她被感動了,如果不是先遇到了風絕塵,她可以斷定,她一定會愛上玉無殤。但是現在,她愛的是風絕塵,愛情有時候不是先來後到,可以插隊,不是誰對她好,她都會愛上誰。

極光笑容滿面,太好了,以後多了一個人喜歡姐姐,如果風絕塵有一點對姐姐不好,那就果斷放棄好了。他怎麼看著玉無殤比風絕塵好呢?溫文爾雅,翩若驚鴻,超凡脫俗,關鍵是喜歡姐姐,修為還賊特么高啊! 完了!

七大護衛眉頭全部擰巴在一起,爺的情敵來了,關鍵還是這麼大一朵惹眼的桃花。

不行,在爺沒有回來之前,他們得替爺看著點。

「第二個問題:我前世是誰?」

「不知道。你沒有說。」

君千洛:「……」

「第三個問題:你確定我前世是靈蛇,而不是龍嗎?」

「對,就是你現在這樣。」

君千洛呼吸一緊。

「那時候我多大了?」

「不知道,你沒說,看不出來,但是那時候你已經修鍊成人,至少五百歲了。」

眾人:「……」

君千洛的心涼了。

五百年都沒有修鍊成龍,她現在才十五歲,渡劫飛升不就是做夢嗎?

玉無殤看著君千洛情緒波動很大,突然低落了下來,說道,「現在的你不能和前世相提並論,前世的你如果真的修鍊五百年才化成人形,不比今生的你。你現在才剛剛出生就已經是人形了,想必前世,今生的你天賦更好,靈魂力絕無僅有,屬於超強的。」

君千洛彷彿又看到了希望,臉色恢復了正常。

玉無殤說的對。

前世如何已經過去,那不是她的靈魂,現在她從現代穿越重生,就意味著靈魂新生,一切不可能都變成了可能。

「姐姐,你一定能渡劫成龍,小爺有感應。」

「姐姐?你是狐狸。」

極光紫眸一翻,白了玉無殤一眼,「契約懂嗎?」

「這隻千紫幻影狐是你的契約獸?」玉無殤看向君千洛。

「嗯,怎麼了?」君千洛不解。

「好弱。」

玉無殤說的淡然,極光嘴角一抽。

「你越看越討厭。」他忽然覺得還是風絕塵好。

玉無殤:「……」

他有說錯什麼嗎?

陽光熾烈了起來,從馬車停下來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已經到了午時。

「吃飯吃飯。」極光看看天,從小空間里摸出來美味來,張嘴就啃。

雖然是情敵,逸風還是拿著食物送到了玉無殤面前,然而玉無殤看看食物,眉頭一皺,並沒有要接的意思。

「你不餓嗎?」

「我不吃這個。」

「那你吃什麼?」

「日月或者天地靈氣,晨露,花蜜這些。」

逸風:「……」

眾人:「……」

一個大男人吃這些?!

他確定自己是碧玉,而不是一隻變異了的蜜蜂?

辟穀也不是這樣的哇!

前世的執念可真深,連人類的食物都不吃。

君千洛沒說話,扔給玉無殤一瓶丹藥,「試試這個,也不錯。」

「好。」玉無殤臉色淡淡,除了見到君千洛的那一刻他臉上出現過激動之色,之後就是清涼的淡然。

極光撇嘴,因為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奇葩,分走了他鐘愛的糖豆。不過看在他對君千洛一片真心的份上,算了。

「玉無殤,你回憶一下,前世的時候,我還說了些什麼?」

「好,只要是我清醒的時候,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

七大護衛對視一眼,深吸一口氣,這傢伙毫不掩飾自己的感情。

君千洛揚起一抹淺笑。

完了!!!

君小姐對著玉無殤笑了,自從爺離開后,她這是第一次笑的這麼開心。

爺哇,你趕緊回來吧,王妃要被搶走了。 七大護衛深深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各個愁眉苦臉,看玉無殤的眼神不那麼友好了。

「玉無殤,你在三界中有聽說過君千夜這個人嗎?」

君千洛忽然問道,眼神裡帶著濃濃的期待。她在想依據楊沛描述的那位白衣老仙人,說不定是仙風道骨的閑散過路神仙,劇本里不都是這麼寫的嗎,或許千夜被他帶去天界撫養了呢。

「沒有。他是誰?」

唉,君千洛冰眸徹底失去了光彩,淡淡說道,「我親弟弟。」

玉無殤一喜,「你這一世還有弟弟?」

「嗯,他剛出生就失蹤了,比我小三歲,我現在就在找他,四國都快找遍了。」

說起這個,君千洛眼神又黯淡了下去。

「放心吧,一定能找得到,五千年後我都找到了你,過去區區十二年,一定能找到。」

別看玉無殤臉色淡淡,還挺會安慰人的。他的聲音本來就很好聽,自帶自然的安撫功效,君千洛淡定的點點頭,繼續吃東西。

「啊嗚啊嗚······」

七大護衛糾結的瞅著玉無殤,狠狠的咬著手裡的肉餅。

君千洛仰頭看著藍天白雲,看似海闊天空,可是她卻感到窒息,窒息到接近無法呼吸。千夜到底被帶去了哪裡?她何時才能修鍊成龍?能不能順利的渡劫飛升?敵人什麼時候才能死絕?風絕塵幾時才能回到她身邊?他們什麼時候才能拋去一切恩恩怨怨,攜手遨遊在這海闊天空,擁有屬於他們的盛世繁華?!

海闊天空,在勇敢以後!

君千洛不知道七大護衛有了情緒。

極光可是人精,不,是狐狸精,把一切看在眼裡,但是薄唇咧的出奇的大,他們有了危機感才能對姐姐更好哇,嘿嘿嘿······

玉無殤安靜的像一朵潔白的雲朵,靜靜隨風飄移,碧色的眸子卻落在君千洛的身上。

君千洛收回視線對玉無殤說:「這一世我叫君千洛,已經和清闌國的王爺風絕塵有了婚約,只是因為一些事情還沒有成親。魔界的千剎一直在追殺我們,他捉不到我誓不罷休。八個月之前,風絕塵因為和千剎大戰,受了重傷被天界的人帶走了。」

玉無殤一愣,隨後眉頭緊皺,「他是天界的人?」

「應該是吧,好像還是天帝的兒子,這個估計連風絕塵自己都不知道,他至今還沒有回來。」

君千洛臉色淡淡,淡色中稍顯無奈,沒有風絕塵親口承認,她不敢確定他無上的身份。

玉無殤沒有接話,把視線移向天空,沒有人看到他眼底的濃濃的失落。

「走吧,天色不早了。」

「好。」

玉無殤跟在君千洛後面上了同一輛馬車,這個舉動讓七大護衛急的直撓頭。可是玉無殤是從天而降沒有騎馬也沒有坐馬車,而他們為了方便就兩輛馬車,駕馬需要兩個人,他們五個擠在一個馬車裡,君千洛和極光一個馬車,如果說坐不下,只有君千洛的馬車可以再加人。

「到下一座城池一定要買輛馬車。」

七人發誓,咬牙切齒。然後一致看向逸風,那意思是讓逸風去駕君千洛的馬車,順便扮演好間諜的角色。

「放心。」逸風快步走過去,一屁股坐在君千洛的馬車前面,對著六人擠眉弄眼。

為了他們爺,拼了! 將軍絕寵之這個夫人很囂張 為了他們爺,拼了!

於是一路上,君千洛就感覺怪怪的,逸風同志有事沒事就伸頭露影的問。

「君小姐,你渴不渴?餓不餓?累不累?困不困?草藥夠不夠?衣服夠不夠穿?要不要買幾頂黑紗斗笠掩面?下一座城池可好玩了······」

逸風突然變成了話嘮,把能問的,不能問的,不該關心和該關心的問題都說了一遍,熱情的程度已經達到了空前絕後的地步。

「哈哈哈······」

極光嗑著瓜子笑了一路,差點沒有笑抽過去。

玉無殤好像自帶屏蔽功能似的,情緒絲毫不受影響,君千洛每問一句,他回答一句,偶爾主動說一句。

他性格很清淡,不說話的時候,安靜的像空氣。

慘不忍睹,白天耽誤了太長時間,以至於沒有趕到下一座城池,只能停在路邊過夜。好的是夏天,不會冷,但是蛇蟲鼠蟻一抓一大把。

「灑在棚子四周。」

君千洛拿出一袋藥粉遞給雲幻,馬車夏天太熱,一人搭了一頂簡易小帳篷。

玉無殤沒有見過小帳篷,她看著君千洛熟練的忙活,天欒像幽靈一樣拋下自己的帳篷蹲在君千洛和玉無殤的中間。

「來,無殤公子,我教你怎麼弄。」

「多謝。」玉無殤禮貌的點頭。

「客氣了,以後有什麼不懂的,直接問我們好了,千萬不要客氣。君小姐是我們的王妃,你是君小姐的朋友,大家都不是外人。君小姐很忙的,忙著修鍊,研究醫術和毒術,還要忙著找弟弟,剩餘的時間不多,所以其他的事情我們來做就好。」天欒像炒豆子似的,吧啦吧啦的說個不停。

玉無殤不經意的皺眉,他很不喜歡這麼熱絡的相處模式,但是出於禮貌,他還是安靜的聽著,對著天欒道謝。

君千洛好奇,像玉無殤這種不食人間煙火,丰神俊朗的男子是怎麼活過來的?人間都這麼現實無情,三界不用說更是殘酷,他竟然能一千年遊離三界中,而且安然無恙。

接收到君千洛打探的眼神,玉無殤優雅的走過去,「他們都是他的護衛?」

「嗯,除了極光,我孜然一身。本來是八個,非流被千剎殺了。」

玉無殤看著她提起千剎眼裡瞬間凝聚滔天的殺意,想伸手拍拍她的肩膀,餘光看到豐易盯著他的表情,又收回了手,開口道,「之前我並沒有去過魔界,也沒有聽說過千剎這個魔,但是下一次他要是再來,交給我好了。」

「他是我和風絕塵的敵人,你們的力量一個純凈,一個黑暗,雖然相生相剋,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為了我成為魔界的仇敵,這樣對你很不利,我和極光能應付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