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眾人一喜,想到兩儀境強者的恐怖,相信對反可以直接碾壓葉不歸。

「若是正常狀態的兩儀境我還會費幾分力氣,但是你這樣道統殘缺的修士,不過土雞瓦狗爾。」葉不歸淡淡道,不是自大,而是這個道統殘缺的世界,在同等境界,他是無敵的。

「口放狂言,我倒要看你有幾分的實力,能經得起這般猖狂。」白林冷笑一聲。

在話音落下之時,白林的身子,如同鬼魅一般的遊離起來,在他的額頭,在此時纏繞上一道白色絲巾。

更為令人在意的是,在白林的身後,竟然有著一道道輓聯飄飛,兩排輓聯的中間,是一座門戶,兩列身穿孝衫,面色煞白的鬼魂橫空出世。

它們的腳步整齊,走路間發出沙沙的聲音,可是他們並沒有腳,裙擺搖動,轉瞬間就到了葉不歸的近前。

這種術法,有些偏向於吞奪壽元,唯有身處其中者,才知道此術的恐怖之處。

「雕蟲小技。」葉不歸絲毫不懼,向前一踏的同時,異象隨之展開。

此時的異象,相比於之前,已經有著天壤之別,不久之前,異火開啟尚有時間限制,而且也是虛幻遊離的火焰。

但是現在,葉不歸達到了超凡境。

焰浪滔天,層層堆疊,宛若怒嘯之獸劇烈翻滾,所到之處,悉數化作高溫火海。

葉不歸抬手間,整個火海顫了三顫,而後開始急速的旋轉,在漩渦中心,隨著「亢」的一聲,一條火龍騰躍而出,主動的向百鬼之門衝出。

重生之安然處之 「雷霆克制魂體,但是火焰卻稍遜一籌,區區一條火龍,真的以為破得了白某的葬魂之術么?」

白林冷笑一聲,在火龍即將撲到身前之時,一掐手印。

百鬼送葬之景大變,那一隻只瘮人的白色鬼魂,一個個茫然的的跳將起來,在天空的正中心,融為一體。

那是一隻頭生雙角,呲嘴獠牙的猙獰天行夜叉。

厲鬼尖嘯,手中的黑叉輕輕舞動,便帶起一陣狂風,向葉不歸襲來。

「雕蟲小技。」

葉不歸腳下生風,在此時懸浮起來,剎那便與天行夜叉戰在一處。

黑鐵長叉舞動,頂端處兩點寒芒閃爍不定,或突或刺,皆是帶上雄渾的力量。

天空中,一人一鬼身形交錯,異火與叉子紛飛,仿若兩隻原始的荒獸一般,一次次的撞擊在一起,驚起陣陣沉悶的巨響。

不得不說,白林所召喚出來的夜叉,真的有著媲美兩儀境強者的實力,只不是過招式固定,來回只有那幾招。

固然力量雄厚,但是對上真正的兩儀境強者,時間長了,這種沒有神智的東西,註定是要落敗的。

白林顯然也自知這點,目中光芒一閃,張口一口精血噴在夜叉的身上。

得到精血的加持,夜叉的空洞的雙眼,綻放出一抹紅光,手中的動作,也在此時變得詭異起來。

彷彿,因為精血的原因,夜叉誕生了神智一般,出手刁鑽,招招致命,一柄長叉更是被它使得出神入化。

「雖然道統不全,但這白林的實力卻也不錯,就算在同境界的強者中也算最頂尖的一批了。」葉不歸暗想道,不過,這可並不代表著對方有著威脅他的實力。

若是他徹底的展開魔神變,恐怕十個白林來了都不夠!

不過,他並不打算這麼做,他自信,就算是這樣狀態的他,也可以打贏對方。

「繼續,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底牌。」葉不歸淡然一笑。

面對白林與夜叉的聯手,此時他倒是顯得遊刃有餘,腳下玄奧的步伐,輕如鴻雁,閃躲的同時,仍在不斷的反擊。

白林向後倒退一步,彷彿在蓄勢一般,再次衝擊出去,已經帶上了絕強的威勢,直奔葉不歸的而來。

「預判我的步伐么?」葉不歸目光微微一閃,這白林倒是聰明,與天性夜叉聯手間,竟然將他硬生生的逼到一個角落之中。

形成犄角之勢,若是前進,則要正面碰撞到白林的身上,若是後退,那麼天行夜叉手中的長叉,必然會將他洞穿。

「的確是個好算計,不過,你還是低估了我。」

葉不歸不見任何動作,只是在長叉即將刺入背後的一剎那,淡淡轉身,他的手掌,竟在此時呈現一個詭異的角度,先於身體轉過來的一瞬,扭到了背後。

叮!

金鐵交接的聲音傳出,眾人這才反應過來,葉不歸屈指一彈過後,掌握著夜叉手中的兵刃,竟是在這一指之下被彈飛出去。

而白林那裡,同樣很不樂觀。

此時的葉不歸,渾身上下詭異的扭曲起來,一手別在背後,保持著彈指的姿勢,另一隻手,則是穩穩的拍在白林的前胸。

噗!

在葉不歸的一掌之下,便是擁有著兩儀境修為的白林,也不能接下。

狂暴的一掌,讓那個白林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隨後向後倒射出去。

或許是鮮血的刺激,讓它更為狂暴,又或許,長叉被葉不歸彈飛,讓它很沒面子。

總之,天行夜叉在此時更加狂暴,力量叫之前強橫了近乎一倍,或抓或撓,暴戾的向葉不歸撕咬過來。

契約新娘一百天 「沒有神智的傀儡,也想殺我?」

葉不歸冷笑一聲,怡然不懼,一拳一拳的轟擊在夜叉的身上。

此時白林想要再次衝過來加入戰團,卻被葉不歸一拳打飛。

在撞倒了幾名修士之後,白林的腦袋一歪歪,昏死過去。

失去了白林,此時的夜叉更為不堪,只有被動挨打的份,甚至,已經很難有抓到葉不歸的時候。

刺啦!

葉不歸向前一步,兩條手臂大開大合,緊緊握住夜叉的兩條手臂,猛然發力,竟是直接將那夜叉從中間撕開。

很快,那夜叉便被陰間而來的冥火自行毀滅掉。

這種無意識的冥界之物,在死亡後會產生自燃。

「還有人要搜我的身嗎?」葉不歸咧咧嘴,挑釁似的看向周圍之人。

「這……」

眾人面面相覷,雖然早就知道葉不歸實力非凡,但是沒想到白林這樣的老牌強者都被對方輕易擊敗。

看葉不歸那遊刃有餘的樣子,就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此人的實力,只怕已經超過了我們所有人,甚至已經可以媲美兩儀境中期的強者了。」林劍飛的目光微寒,此時葉不歸所表現出的實力,絕對已經超過他了。

這些在場之人,無論是誰單拿出去,也決然不是葉不歸的對手。

江彥的目光中充滿著忌憚,不過並不願意做第一個出頭之人,只得暗中對林劍飛傳音。

兩人的傳音,只在一剎那之間,也不知道江彥對他說了什麼,總之,林劍飛的臉色驟然陰沉下來。

「他就是那個砸了寒月門,並且廢了我弟弟的人?」他的弟弟,正是當初在寒月門,主動挑釁葉不歸的那個負劍青年,林劍鋒。

本就對葉不歸有著不小的偏見,有在江彥的口中得知了如此的恩怨,林劍飛心中更加惱火,對葉不歸的殺心也越來越強。

「大家趕快聯手,抓不住這個賊人,等神火寶蓮燈滅掉,我們都會死!」

終於,林劍飛站了出來,振臂高呼。

林劍飛的話音落下,立刻有著大量的修士附和,其中溜須者不少,但更多的,則是將希望寄託於,從葉不歸的身上,真的可以找到燈油。

「蠢貨們,這點燃石燈的火焰最起碼有千萬度的高溫,憑我的修為怎麼可能從中抽出燈油,更何況,我有吸走燈油的實力,豈會留下你們。」葉不歸面色不悅,將自己的話說清楚之後,便站會原地。

「懷疑我的,現在可以一起上,我看你們有什麼資本。」 「他……太囂張了!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

葉不歸直白的話語,讓在場之人極為不滿,若不是葉不歸的實力讓他們忌憚,恐怕他們早就一哄而上滅殺掉了。

雖然這樣,但是他們還是在原地叫囂著居多,畢竟,葉不歸所展露出來的實力,臨死前拉上以兩名兩儀境強者陪葬也不算什麼。

錦衣風流 「怕什麼,大家一起上,我們現在可是有著十名兩儀境的強者,合起伙來還打能不過他。」

「就是,我們這麼多人在,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

這時候,林劍飛向前一步,面向眾人沉聲道。「諸位同道,我已向宗門發出求救信號,很快救援就會到來,定會儘力保諸位無恙。」

「敢問林少俠,貴宗的救援何時才能到來。」有人忍不住問道,這才是他們最關心的事情。

林劍飛沉吟片刻,而後答覆道:「地仙宗距此有一萬八千里,若是門內宿老全力趕路,最遲兩天之內就可以趕到。」

「還要兩天?!唉,根本來不及啊。」

聞言,眾人不禁失望的嘆了口氣,以他們現在的情況,別說兩天了,恐怕一天時間都堅持不住。

「所以,我們現在的首要突破口,還是在石燈上,只要找到燈油,我們一定能堅持到支援到來的一天。」林劍飛肯定道。

不得不說,林劍飛的一番慫恿真的起了作用,眾人都情不自禁目露凶光,看向了葉不歸所在之處。

若說誰偷了燈油,那麼嫌疑最大的當屬葉不歸。

「山婆婆,韓大師,還有諸位道友,現在我們不聯起手,恐怕很難堅持下去,而且此人修為怪異,還是一同出手為好。」

「我贊成。」

「老身也是這般認為,留著這個小孽障終究是禍患,我們還是合力拿下他吧。」

被林劍飛點到名的山婆婆,也是將佝僂的腰身慢慢抬起,在她的背後,竟然被硬生生的擠出一座小山。

原來,她之所以駝背的原因,竟是因為始終馱著一座山前行。

「沒錯,不殺掉他我們都要死在這,何去何從,諸位自己考慮吧。」韓大師也豎起禪杖,向前走出幾步,戰意盎然。

「真以為拿定我了?」

葉不歸仿若無感,甚至在嘴角上還噙著一抹冷意,似在譏諷著在場眾人一般。

「光是你們幾個的話,恐怕拿不住我,要不……你再問問別人?免得被我各個擊破?!」葉不歸面露為難之色,那種感覺,就像是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囂張!

太囂張了!

本來沒想出手的幾名強者,也紛紛被激怒,各個臉上掛著羞怒,指著葉不歸不斷喝罵。

但凡是兩儀境的強者,都是行走在這個世界頂端的人群,即便現在場上有著近十名這樣的強者,但以他們的傲氣來說,出動三人已經是給了天大的面子。

因此,他們並不會在此時採取像凡人打架那般的圍攻。

而此時,韓大師,山婆婆,林劍飛三人早已出手。

山婆婆手中輪動著一座小山,此山竟是一枚精心煉製的異寶,別看體型不大,當初在煉製之時,卻是真正的將一座大山給濃縮成現在這個樣子。

因此,這山形異寶的重量,並不比一座真正的大山輕到哪裡。

韓大師手中禪杖揮舞,頂端掛著的七個鋼圈,叮鈴鈴的隨風而動,隨著每一下的揮擊落下,竟是在虛空中隱隱召喚出一座金光大佛。

而林劍飛也是低喝一聲,背後的長劍嗡鳴一聲,利劍出鞘,破空而來,被他伸直胳膊,反手接下。

葉不歸怡然不懼,整個身體瞬間魔化,化作魔將之身在三人中征伐。

魔神變一出,葉不歸的實力開始飆升,彷彿是打破了某個壁障一般,體內澎湃的力量,彷彿能夠打穿天地一般。

山婆婆的山嶽寶器重如泰山,勢大力沉,猛地向葉不歸鎮壓而來。

葉不歸不躲不閃,揮動魔氣手臂,猛然與山嶽撞擊在一起,而他的另一隻手臂,也是根本不畏懼林劍飛寶劍之力,直接將其抓在手中。

「叱!」

葉不歸舌戰春雷,一股龐大至極的神識風暴,向著那口中高誦佛法的金光大佛飈射而去。

「狂妄,我的飛劍乃是兩儀境後期強者親手祭煉,就算是兩儀境中期強者抓在手裡,也能斬下一條胳膊。」林劍飛冷笑一聲,一手控劍術練得爐火純青,就算是兩儀境前期的修士他都曾經斬殺過不止一名。

飛劍狂舞,尖銳的劍身,彷彿是能夠割破空氣一般,竟然這附近神火寶蓮燈的光芒都一劈兩半,重新歸入黑暗。

可是,令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素來無往不利的飛劍,這一次非但沒有斬殺掉葉不歸,反而是被對方牢牢握在手裡,彷彿是玩具一般,被葉不歸輕易的扔入發簪空間。

「糟糕!」

林劍飛心中一沉,他清楚的感覺到,飛劍消失的一剎那就已經被強行的切斷了聯繫。

「這不可能,就算是尋常的兩儀境中期強者,也不可能這般輕易斬斷我與飛劍之間的聯繫,除非……他已經達到了兩儀境中期不成?」

不過,他畢竟是天宗的麒麟子,手段眾多,損失了一柄珍貴的飛劍,並不值得讓他慌亂。

「劍丸,聚星劍陣!」

隨後,林劍飛的手中,一枚指肚大小的紅色圓珠被其拋出。

劍丸炸裂,任誰也想不到小小的一粒圓珠中,竟然藏著接近千柄的寶劍,而這些寶劍,也是在空中突兀的顯出。

這些寶劍的品質固然比不上他隨身背負的寶劍,但勝在數量眾多,可以組成大型的劍陣。

修劍者不一定擅長劍陣,但是擅長掌控劍陣的奇才,定然對劍的掌控達到了一種爐火純青的程度。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