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三個人卻沒離開,因為實在太想知道獎品是什麼了,武窮問:「師父要拿什麼獎勵?準備獎勵幾人?「

葉銘:「這次怎麼也要帶幾十人回去,就獎勵前五十名吧。第一名至第十名,分別獎勵不同數量和種類的神丹;第二十名至第五十名,分別獎勵不同數量和種類的靈丹。」

武窮心中一動:「李化龍服用的那種丹藥嗎?」

葉銘:「老李服用的不是什麼好丹藥,是第四十名的人就能拿到的獎品。」

三人心頭大震,眼睛頓時就火熱起來。如此說來,第一名的獎勵豈非更加不凡?

葉銘明白他們在想什麼,道:「你們也不要眼紅,第一名的獎勵,我會一人送你們一份。」

聽到此處,三人大喜,齊聲道謝。

對於世界武道大會,葉銘由於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他沒怎麼參與,剩下的事完全交由三人和李化龍去做。李化龍對他感激無比,自然是全力以赴。而在準備的這段時間,葉銘則學會了上網,通過網路真正了解這個世界。

當他坐在計算機面前的時候,居然都有種神奇的感覺。這東西要是能在天元大陸推廣,必能極大推動它的發展。

葉銘擁有強大的八元算陣,所以看似神秘高明的計算機,在他眼中很快就沒了秘密。計算機的工作原理其實簡單無比,無非就是電門的開與關,與八卦的原理有異曲同工之妙。

於是,葉銘用短短的半日,就已經做到了利用真罡,將八元算陣物理接入到互聯網上。他的真罡可以模擬電流信號、光信號,而八元算陣則可以模擬無數電路的開關。此刻,八元算陣就是一台主機,真罡就是網線,他將身體連接到了廣闊的網路世界。

如今的葉銘,呆坐在電腦前,瘋狂吸收著來自全球的有用信息。為了方便上網,李家動用人脈,直接就把家中的光纖接入到了國家骨幹網路內,以方便葉銘能夠大流量的瀏覽網路資源。

「咦?這個區域網進行了隔離,防禦力還挺強。」當葉銘需要一些武器技術時,遭遇到了隔離,無法進入他想去的地址。不過這顯然難不住他,八元算陣很快就將之破解。

這個地址里的內容,讓葉銘大感興趣,那是一種超級武器的研發項目,雖然還未成功,卻對葉銘有很大的啟發。當然,他可不是為了造武器,而是為了將之修成一門神通。

「難道說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地球上的科技文明對我而言,也是很有價值的。」葉銘心道,更加快速地吸取各方面信息。

這一天,對於全球互聯網而言是一個災難性的日子,所有的伺服器,涉及各個國家,企業巨頭,包括軍方、民間,所有的信息都被人複製了一遍。葉銘此舉引發了各國的驚慌,紛紛對機密資源進行了物理隔離。

不過葉銘已經不需要了,短短的一天時間,他已然掌握了所有想知道的信息,人從互聯網退了出來。可事實上,相比各種神奇的科技,葉銘更看重的是各種社會學知識。在他看來,地球雖小,然而社會構成卻複雜無比。

他所獲取的知識,對於他在天元大陸的組織,將有著巨大的幫助。

葉銘瘋狂吸收信息的時候,全球也在發生第二件大事,那就是李氏集團豪擲一百億美元巨資,在全球各大傳媒宣傳一則消息,那就是全球最強的三位武道大家,將舉辦全球武道大會,與會者將得到價值連城的獎品。廣告上,還公布了報名的網站,全球的任何人都可以參加。

當然了,參與者必須經過海選,如果不合格,將無緣參加最終的比武大會。當然,李化龍並非單純的打廣告,他將海選過程製作成了節目,在各國播出,收視率居然不低,在不少國家都成為了當紅節目。

按照計劃,所有國家的海選要持續一個月時間,而這段時間,葉銘決定到全球各地走走看看,畢竟來一趟不容易,他想對這世界有更多的了解。

雖然已經來到這個世界數日,可葉銘之前還沒有正式的身份。但這種小事難不倒李化龍,他很快就拿到了身份證和護照。身份證上的名字就叫葉銘,身份是某大型集團的董事,是一位身家億萬的富豪。

葉銘外出,用的是李家的私人飛機,第一站要去的是大慈恩寺。法相宗又名慈恩宗,祖庭便是大慈恩寺,此寺造於唐代,當年玄奘法師從印度譯來經書。玄奘是神話故事中的主角之一,世稱唐三藏,是一位民間耳熟能詳的人物。

大慈恩寺位於長安城,葉銘乘坐的飛機在一家私人機場降落。機場的主人,是西安有名的企業家和慈善家,姓羅,是一位中年人。對方大約是巴結李家,是以對葉銘十分客氣,直接派車接送,送往大慈恩寺。

大慈恩寺和靈岩寺一樣,早已成為旅遊景點,但這並不妨礙僧人們在此修行。葉銘的人剛一抵達,此間住持便率眾外出迎接,當先之人方面大耳,三十多歲,身上隱隱有一層佛光流轉。 葉銘的目光,立刻落在中年僧人上,對方也看向他。隔著十幾米遠,兩人都停下步子。

僧人合手一揖:「小僧悟明,見過施主。」

葉銘點頭:「能修至大武師境界,十分難得。」

僧人悟明又是一拜:「施主所謂的大武師,是何稱謂?」

葉銘沒解釋,只問:「我能傳你真正的佛門經典,你可願跟我走?」

悟明顯然也感受到了葉銘的強大,他想了想,問:「可能成佛?」長久已來,經過無數的嘗試,他已然絕望,今生毫無成佛的機會。

葉銘點頭:「你若隨我去,必可成佛。」

悟明:「施主的來歷,我已從武窮處得知一二,先生不棄,悟明願追隨左右。」

葉銘道:「到了你這個層次,應該知道不少同階的人物,我希望你能帶他們來見我。」

悟明道:「國內的修士,能入我之眼的不多,除了武窮三人之外,還有三人,我皆認識。我會儘快通知他們,讓他們前來拜會先生。」

葉銘點頭:「我在靈岩寺傳下華嚴經典,今日便傳你法相宗經典。」說完,便一指點去。

正如當初的龍華一樣,悟明心靈一震,大量的佛道信息烙印在他的識海。他原本就是佛學天才,在佛法沒落的末法時代,都能修到如此境界,可見資質之好。是以,葉銘傳下法相經典之後,他立刻心生大歡喜,恭敬地朝葉銘跪拜。

葉銘道:「你去把其他人叫來,我在酒店等候。」

龍華去叫人,葉銘則住進了一家豪華酒店。酒店是李氏的產業,作為李家的座上賓館,酒店停止營業,只接待葉銘一人。也不知是不是有人把葉銘的身份泄露出去,很快就有人前來拜訪,但並非悟明說的那三個人。

「葉先生,一位叫寧無雙的女士求見。」服務生通過電話聯繫葉銘。

葉銘想了想:「讓他上來。」

葉銘居住的,位於酒店最高層的一間豪華大戶,大戶的客廳很大,不對外租用,僅供李家會客之用。李建業每次來長安城,必然要住在這裡。巨大的落地窗前,葉銘能看到半個長安。

有人敲響了房門,聲音不輕不重,很有節律。

「進來。」

門開,葉銘耳中聽到高跟鞋踩地的聲音,對方動作不快不慢。來人在葉銘身後十米停下,開口道:「葉先生,我是世界武道協會的理事之一,名叫寧我雙。」

對方的聲音很悅耳,葉銘轉過身,只見一位唐裝美人,身材修長,容貌絕美,正微笑著看向他。不得不說,就算對比顏如玉和洛冰仙,眼前的這位美人都不差半分。

「世界武道協會?我還是第次聽說。」葉銘道,「你來找我,是以個人的名義,還是以武道協會的名義?」

寧無雙道:「當然是以武道協會的名義。武道協會是由世界上所有強者組建的一個機構,目的就是為了互相切磋,共同進步。」

葉銘:「這倒和正要舉辦的世界武道大會異曲同工,你來找我,莫非和武道大會有關?」

「沒錯。」寧無雙道,「我們會長認為,閣下沒有資格召開全球武道大會。」

葉銘笑了起來:「我沒資格?那麼誰有資格?」

「當然是武道協會有資格。」寧無雙道,她說話的時候,眼睛里充滿了敬仰,似乎她口中的人長是神一般的存在。

「如我所說,我這個沒資格的人舉辦武道大會,將出現什麼樣的後果?」葉銘問。

寧無雙:「結果就是,真正的強者,不會參與;而且,武道協會將派出個別高手前往,破壞大會的進行。」

「那麼武道協會是什麼意思?」葉銘又問。

「協會當然希望葉先生能加入武道協會,這樣一來,武道大會就可以用協會的名義進行了。」寧無雙道,「最主要的是,你將有資格見到會長,在他的指引下,你的修為一定會有所突破。」

葉銘搖頭:「好大的架子啊,行吧,加不加入什麼協會倒沒所謂,但我一定要見一見你們的會長。」

寧無雙:「抱歉,在沒加入協會之前,葉先生沒有資格見會長。」

葉銘一揚眉:「是嗎?」突然他屈指輕彈,數道細微的勁氣打入寧無雙胸口,後者根本無人閃避,只是覺得身上微微一麻,之後就覺得氣息不均。

「你做了什麼?」寧無雙一驚,下意識後退。

葉銘:「回去見你們會長,他會親自來見我。」

寧無雙一愣:「就憑你對我使的手段,就能讓會長來見你?」

葉銘:「應該可以,不妨一試。就算他不來,那也沒什麼,我去找他就是。」

寧無雙自然知道她不是葉銘對手,緩緩退下了。

下午的時候,胡六安帶著三十九局的人到了。這幾天的時候,他們已經安排好了家裡人,終於可以出現在葉銘面前。

葉銘收下的這批隨從,資質並不是特別好。不過,眼下他身邊沒有可用的人,也只能如此了。

胡六安躬著身子,問:「主人,下一步讓咱們做什麼?」

葉銘:「你們是三十九局的人,應該聽說過武道協會吧?」

胡六安點頭:「是的,武道協會是世界上最大的異人組織,據說他們的會長是神一般的存在,就連西方教的教皇都要讓他三分。」

葉銘來了興緻,問:「如此說來,這個會長應該是地球上最強大的人?」

「就算不是最強,也是最強之一。」胡六安道,「至少三十九局的情報是這麼說的。」

「很好,我就更該見見他了。」葉銘道。

胡六安忍不住說:「主人,其實大多數的強者,都是武道協會的會員。主人若想找到那些人,大可加入武道協會。」

葉銘:「我會的。」

胡六安:「據說,武道協會的會長並不固定,誰的實力最強,誰就是會長。十年前,會長還是西方的奧古斯都,而今則由我國的唐聖擔任,至今已有十年。」

葉銘:「哦?這麼說,如果我打敗現任的會長,就可以取代他成為新會長?」

「是的。」胡六安道,「所以我建議主人加入武道協會。」

葉銘:「不錯不錯,這個武道協會越來越合我心意了。」

胡六安:「其實武道協會內部,還有一個武力排行榜,凡協會的會員都在榜上。榜上的人,都可以挑戰排名更高的人。」

葉銘:「如果不出所料,那唐聖會來找我,我會戰勝他,成為武道協會的會長。」

胡六安吃了一驚:「主人要直接挑戰唐聖嗎?三十九局的資料顯示,這個唐聖武力超群,人稱武道皇帝,主人可千萬要小心。」

「武道皇帝?口氣可真不小。」葉銘哼了一聲,「即便是武神,也不敢這般自稱。」

第二天,唐聖沒出現,悟明又把三個人帶到了葉銘面前。這三個人,看裝扮一個道人,一個農夫,一個著裝普通的中年人。三個人,瞧上去都只有三十四歲,可每個人的氣場都不在武窮幾個之下。三人大約從悟明口中知道了葉銘的厲害,所以十分客氣,一見面便行了大禮。

「見過葉先生。」

葉銘示意三人不必多禮,只掃了一眼,就滿意地點頭:「不錯不錯,你們的資質很好,不在武窮他們幾個之下,就是年紀稍長了幾歲。」

悟明指著道人介紹:「他是玄機子,武當山的道士。」

又指著農夫說:「這位是自學成才的民間高手,名叫李渾,曾拜入少林學藝。」

最後是那普通人,悟明道:「這位叫王路,南派高手。」

葉銘道:「你們幾個,可願隨我去一個更大的世界,見識真正的武道?」

王路道:「自然願意,我們一心向武,其他的都不在意。」

玄機子道:「請問葉先生,去了那邊,我們可有機會踏足更高境界?」

葉銘:「當然有機會,你們的修為充其量才是武師。到了那邊,你們會成為大武師、武宗、武聖,乃至武神。因為就算在那邊,你們也堪稱天才。只不過,你們當初打下的底子未必牢固,去那邊之後,只怕要重新修鍊一遍,打好基礎。」

李渾道:「只要能有所提升,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們都在所不惜!」

葉銘十分滿意,說:「我的要求只有一點,到了那邊之後,你們都是我的弟子。在那邊,我會成立一個門派,你們都在門派中修鍊。身為門派弟子,第一要有忠誠之心,第二要保守秘密。這兩點,你們能不能做到?」

「能!」眾人齊聲道。

葉銘:「有朋友來了,你們隨我去見他。」

酒店大堂,門被人推開,一群人走進來,其中一人猶如眾星捧月般,走在最中心。這是一位青年,目光瑩潤,氣質出塵,他站在人群中,猶如鶴立雞群,彷彿帝王般令人刮目相看。

此時,葉銘已然率眾人出現在大堂。遠遠的,他就笑道:「閣下就是唐聖嗎?」

「大膽,武道皇帝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在唐聖身後,走出來一位黑臉大漢,向著葉銘怒吼。

葉銘沒動,悟明上前一步,冷笑道:「卓力格圖,你算什麼東西,敢對我師父不敬!」 黑臉大漢卓力格圖是武道協會有名的大力士,聲名遠播,就連悟明都知道他的大名。雙方雖未交過手,但彼此都聽說過對方的大名。如今卓力格圖對葉銘不敬,身為弟子的悟明當然要站出來,因為在他眼裡,這個卓力格圖根本沒有和師父動手的資格。

卓力格圖冷森森一笑,道:「禿驢,你最好給我滾開,我卓力格圖是蒙古第一勇士,血管里流淌著成吉思汗的血液,你不是我的對手。」

「阿彌陀佛。」悟明高宣一聲佛號,道,「成吉思汗已成灰,你嚇不到別人。」

葉銘的目光,一直就落在唐聖之上,對方就那樣高傲的,冷冰冰的站在那裡,背負雙手,目光凝視虛空,渾沒把葉銘放在眼裡。即便葉銘給他打了招呼,他也是置之不理,只讓卓力格圖站出來挑釁。

葉銘「呵呵」一笑,緩緩走出,道:「悟明,你出家人不宜動氣,我來吧。」

悟明連忙道:「師父,此等小事,如何勞動您的大駕?還是讓弟子來。」

葉銘:「這個卓力格圖資質不錯,我看他應該不足三十足,想要馴服他。」

卓力格圖大怒,在這個世界上,他只佩服會長一個人,這對方居然說要馴服他。他登時覺得受到了侮辱,喝道:「混帳,我要生撕了你!」

葉銘:「我身子結實,你只怕撕不動。」

「著!」

卓力格圖一聲大喝,彷彿晴空一個霹靂,震得眾人耳朵嗡嗡直響。他彷彿一陣狂風,霸道絕倫地撲過來,聲勢之大如同千軍萬馬奔襲而至,連葉銘都暗暗點頭。卓力格圖身長兩米,巨靈般的手掌從上至下,似頂大蓋子,狠狠朝葉銘落下。

葉銘沒有閃避,也沒用巧力,完全以力制力,抬手迎擊。

「轟!」

兩隻手掌撞在一起,發出山崩地裂般的聲響。葉銘紋絲不動,笑吟吟看著對方。而卓力格圖青筋綻放,全力運轉一身勁力,想要把葉銘擊退。可無論他如何使力,葉銘還是那個樣子。

「小傢伙,我看你能撐到幾時!」對方喝道。

葉銘冷笑:「小傢伙?」

話落,他深吸一口氣,身體、四肢突然脹了起來。武尊的身體,可大可小,骨頭和肌肉就似海綿般,神妙無比。霎時間,葉銘就變成一個比卓力格圖都高出一頭的巨漢,雙臂上儘是盤根錯結的青色大筋,一雙手像筲箕般,如同魔鬼的雙手。

卓力格圖整個人都震驚了,叫道:「你是妖怪嗎?」

在他的認知中,人的身體不可能這般變化。他又哪裡知道,葉銘不止能變大,還能散則為氣,聚則為形,甚至化為微塵,那就更不是他能理解的了。

「轟!」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