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嘲笑了福德商業聯盟的無敵艦隊和準備將青銅火炮安裝上每一艘巡航艦隊的船隻上后,洛里斯特想了想對史胖子說:「今年內要做好海上軍團的拆分方案,所有被刪下來的船隻都要進行整修和翻新。我準備在今年年底的新年慶上向那些與會的貴族和有錢人宣布這個消息,讓他們加入到海貿中去。當然,無論這些人準備組建商會還是商船隊,我們家族都要佔據三成乾股,作為我們開放北海城,牛角灣和希洛瓦斯島的代價。」

「好吧,我知道了,我會儘快的根據你的這份方案對海上軍團進行拆分,組建北海艦隊,爭取儘早的拿出海上軍團改編的成果向你彙報。」史胖子邊說邊把手裡的幾張紙放到他攜帶的那個文件夾里,然後又從文件夾里拿出另一份文件:「殿下,你看看這份關於整個北地交通道路設施規劃的方案……」

洛里斯特正要過去接,就聽到書房外面傳來了傑諾里奧的叫聲:「小姐,這是殿下的書房,你不能進去!」

「你是誰,施華德呢?」這聲音很耳熟。

「我是傑諾里奧,殿下的侍從,施華德師兄去後山閉關修鍊了。」

「哦,新來的嗎,傻大個,你閃開,我找洛克那混蛋有事。」

「不行,你不能進去……」

「別逼我動手,滾,才青銅一星還敢攔我,白長這麼大的個子了。」

然後是「嘩啦」一聲,很顯然傑諾里奧被摔到哪個角落裡去了。

史胖子把文件放回了文件夾:「洛克,看來你有麻煩了,這文件我們還是下次再討論吧。」

洛里斯特苦笑著看著書房的門,門被一把推開,亞里多莉氣沖沖的進來,後面的傑諾里奧應該是剛從地上爬起來,面紅耳赤的想阻止她:「你不能進去,啊,殿下…….」

史胖子已經走到了門口,拍了拍傑諾里奧的胸膛:「大個子,沒事,殿下不會怪你的。這位小姐你惹不起……」

隨後又對亞里多莉點了點頭:「您好,亞里多莉騎士,好久不見,你又漂亮了。」

「抱歉,史瑞德男爵,我是不是太魯莽了,打攪了你們的公事?」這會亞里多莉又變得很有淑女范,沖著史胖子行了個撫胸騎士禮,不過這女式的半身騎甲那胸也太向外突了點。

史胖子笑得有些幸災樂禍:「沒什麼,我們也討論的差不多了,就先告辭了。你有什麼事就好好跟殿下聊聊。」

隨著房門被關上,亞里多莉臉上又恢復了兇巴巴的表情。

「亞莉,你太無禮了。不過見到你我還是很高興,芬娜加莉也回來了嗎,這次你們去的太久了。」洛里斯特連忙露出笑容。

「哼,你是巴不得我們不回來是不是,你好陪著你的公主過日子。」亞里多莉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哎,你幹嗎啊,火氣這麼大,誰得罪你了?」

「就是你,你這混蛋。上次因為說向西莉薇亞公主求婚能讓諾頓家族得到一個強援,所以我也忍了。可這次菲薩布倫家族已經成了你們家族的敵人你還要娶她為妻,原來你以前都是騙我們的啊!」亞里多莉用腳去踢洛里斯特,不過洛里斯特閃的快,沒踢著。

「喂,別動手動腳的啊,有話好好說……」

「我就踢,踢死你這混蛋。你讓我給你當情人我認了,讓我姑姑當侍妾她也同意了,還給你生了個兒子。我們兩個還無所謂,可我妹妹第一次是給了你,你這混蛋要是不能娶她就別招惹她啊,還讓她給你當侍妾。我們迪納家兩姐妹和姑姑都跟了你了,你必須得給我妹妹一個交代。」

「亞莉,別胡攪蠻纏啊,你妹妹芬娜加莉跟我是她自己願意的,我又沒騙她……」

「我不管,你就得給我一個交代。」亞里多莉撲了過來,很快就自投羅網,被洛里斯特給摟在懷裡,鎖住了雙臂。

恩,憋了兩個多月了,現在一碰亞里多莉的身子洛里斯特哪還忍得住……

「你是送貨上門啊,真體貼,亞莉,我愛死你了……」洛里斯特一邊吻她一邊說,雙手正在解她身上的半身甲。

亞里多莉大驚,馬上掙扎:「你瘋了?現在是早上……」

她的嘴已經被洛里斯特給堵住了,很快就被扒成了小白羊,在洛里斯特雙手的撫摸下變得柔軟並開始顫抖起來。

洛里斯特性急的把她頂在了牆上,雙手繞過她的大腿把她抱了起來,直直的進入了她的身體…….(此處省略一萬八千字,各位書友自個想象……「

牆上一次,書桌上一次,還有沙發上一次,洛里斯特終於神清氣爽,進入了賢者境界。這會摟著癱軟如泥的亞里多莉半倚在沙發上,雙手還在她身上折騰:「亞莉,你怎麼突然回來了,領地上沒事了嗎?「

「我,我才不是回來,我是送,送我弟弟去尼可學院才順便過來一趟,我妹妹已經去見公主了,我是來找你,你這混蛋算帳的……「雖然被洛里斯特折騰的夠戧,可這位迪納家族的第一位女騎士還很傲嬌。

「這算帳方式我很喜歡,真的,我沒騙你。「洛里斯特說。

……(未完待續。) 第三百四十一章齊人之福

亞里多莉被洛里斯特欺負的都忘了算帳的事了,下午就匆匆離開了磐石城堡回德萊姆克省的迪納家族領地。據她妹妹芬娜加莉的說法,她們的弟弟要在尼可學院學習三年,直到十六七歲覺醒了鬥氣再去晨曦學院上學,這是洛里斯特以前為諾頓家族的子女設計的成才之路,沒想到被亞里多莉記在心裡用在她弟弟身上了。

做為迪納家族的女騎士和代理家主,領地里的事務眾多還需要亞里多莉回去坐鎮和主持,畢竟這是新領地,很容易出問題,象那些新領民怠工或者偷雞摸狗佔領主便宜的事並不少見,所以亞里多莉沒法在磐石城堡多呆幾天。只是她回去的時候是坐馬車,而不是象來的時候騎馬馳騁,英姿勃發,這讓為她送行的芬娜加莉感覺很奇怪.,才一個上午不見,姐姐怎麼這麼一副疲憊不堪,昏昏欲睡的樣子啊……

不過送貨上門的亞里多莉倒是啟發了洛里斯特的一個新的思路,他總算找到安撫自己那四個侍妾的好辦法。於是他命令傑諾里奧把書房的隔壁房間布置成卧室,名曰休息室,然後悄悄的把幾個侍妾帶來進行了負距離的接觸和深層次的交流,總算把幾個侍妾對西莉薇亞公主一直霸著洛里斯特的那種藏在心裡的隱隱不滿給安撫了下去。

唉,為了家宅平安,我也算是做出了很大的犧牲了。洛里斯特感嘆道。這段日子芬娜加莉,迪麗安娜,黛西和瑪里亞天天是走馬燈一般的在轉,根本沒讓他有個空閑。或許是這四個侍妾因為嫉妒,故意報復洛里斯特對西莉薇亞公主的寵愛和縱容,現在逮到了機會都在拚命壓榨洛里斯特,每次起碼得三四回才能擺平她們,以至洛里斯特只能把處理公務的時間推遲到下午茶以後……

今天是黛西和瑪里婭一起上陣,洛里斯特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們搞定,不知明天芬娜加莉和迪麗安娜會不會聯袂而來要求雨露俱沾。頭疼啊,事情總是這樣,解決了一個問題總會出現另一個新問題。洛里斯特現在相信前世那個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其實是對男性的最大保護的說法了。自己也算是天賦異稟了,可搞定四個侍妾都累死累活,那些開後宮幾十上百的究竟過得是什麼日子啊?洛里斯特認為有很大的可能那些主的頭上都是綠油油的……

都怪西莉薇亞公主,明明是正大光明的侍妾,現在卻偏偏搞得象偷情一般。要是安排好日子每天晚上輪流陪侍的話就不會讓自己的四個侍妾如狼似虎一般的壓榨自己了。只是想想西莉薇亞公主現在那脆弱的女孩子心態,洛里斯特就覺得不該給她找刺激。其實西莉薇亞公主有些多慮了,洛里斯特不會為了她而放棄自己的四個侍妾,同樣也不會為了四個侍妾而放棄她.。

這不是說洛里斯特是個花心的男人,對西莉薇亞公主虛情假意。主要是西莉薇亞公主來的太遲了些,四個侍妾都在她的前面。洛里斯特做不到拔吊無情的事,做過了就要承擔責任,而且對待她們還要公平,所以才給自己找了這麼多的煩惱。

史胖子正在書房裡悠然自得的品嘗酒櫃里的美酒,他是極少數幾個知道那間休息室名堂的人之一。那間休息室通往後堡的暗道就是他命人打通了幾個房間連接起來的,很好的使洛里斯特的四個侍妾不需要走前面的中央大廳就能和洛里斯特相會,避免了人多眼雜被人八卦的處境。只是他很不滿意洛里斯特的效率低下。

「殿下,你今天又遲到了半個多小時。」

「恩,抱歉。」洛里斯特拉了拉牆邊的鈴繩。

門外的傑諾里奧推門進來:「殿下,請吩咐。」

「傑諾里奧,給我煮杯麥可思吧。」

「好的,殿下。」傑諾里奧忙去了。

「你不來杯果酒嗎?」史胖子拿著瓶酒過來。

「不了,謝謝,這玩意越喝越渴。」洛里斯特擺了擺手,拒絕了史胖子的提議:「今天有什麼要處理的嗎?」

談起了公事,史胖子把手裡的美酒放了下來,轉身拿起了他隨身攜帶的文件夾:「好幾件要事要處理。殿下,這是森巴伍德軍團長呈上來的海上軍團整編方案,基本上根據你的那幾張文案的指導方針來進行。」

「哦,他沒什麼不滿和反對意見嗎?」洛里斯特問。

史胖子搖了搖頭:「沒有,殿下,相反森巴伍德軍團長如釋重負,他對我說他早就堅持不下去了,海上軍團五萬八千人的活計壓在他身上他已經受不了了。他自己也覺得不大對勁,當十幾隻近海小漁船去哪裡捕魚都需要他拍板決定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還是帶船出海巡邏來的輕鬆些,而不是天天坐在辦公室里去統籌安排哪艘船去運東西哪艘船去捕魚,越來越不象個軍團長了。」

「好吧,這麼說來是我們把他從那些繁瑣的事務中解救出來了啊。」洛里斯特接過史胖子遞來的方案,凝神看了一遍:「一隻巡航艦隊由六艘雷擊戰艦,四艘快速巡航戰艦,四艘大型遠洋縱帆補給艦和十二艘中型快速護衛艦組成,人員編製為三千四百八十三人,兩隻巡航艦隊總人數為七千人,再上希洛瓦斯島的北海艦隊駐地的防衛營和四艘護衛艦三千二百人,以及牛角灣的水兵營和五艘訓練戰艦,北海艦隊總共擁有戰艦六十一艘,編製人員一萬一千零八十二人。很不錯。」洛里斯特點點頭。

「殿下,森巴伍德軍團長認為,那些補給艦和護衛艦原本都是商船,要改裝青銅火炮的話還需要進行特別的改裝和加固,否則承受不了青銅火炮發射時的震動力,會讓船隻出現裂縫和散架的危險情況。」史胖子提醒道。

「這點我已經考慮到了,會撥出一筆專門的資金用來改裝那些戰艦的。」洛里斯特看著手裡的海上軍團整編方案說:「把哈內亞巴達群島的巡航分艦隊也撥到北海艦隊的麾下,那十二艘戰艦也同樣需要進行改裝,人員進行精選整編,依舊做為分艦隊存在。」

「好的,殿下。」

「北海艦隊的官職名稱就改為提督,統領,船長,大副和衝鋒隊長,森巴伍德就任北海艦隊的第一任提督。」

「是,殿下,我明天就發下任命書。」史胖子回答。

洛里斯特又翻過了一頁:「這裡,將我們家族的遠洋商船隊和客運船隊給分開,我們掌握遠洋商船隊就行了,客運船隊就拿出去給人承包,或許那些貴族會憑藉他們的私人關係多開幾條海路,我們坐等分紅就行了。還有,我們家族掌握遠洋捕鯨船隊,這近海的漁場就沒必要拿在手裡,讓那些貴族和有錢人出錢承包組建漁業商會比我們自己去捕魚要好的多,我們既可以拿到分紅還能從這些商會得到稅收,市場也會因這些商會的加入而活躍起來。」

談完了海上軍團改編為北海艦隊的事,史胖子又拿出了一份文件:「殿下,這是關於哈內亞巴達群島希克德總督任期已滿的文件,同樣島上守備軍團軍團長莫羅辛格和副軍團長威利格桑兩人任期也已經到期,該怎麼處理?是不是讓他們再留任一期?」

一期為五年,時間過的真快。洛里斯特想了想,搖了搖頭:「不,把他們和那些任期同樣滿了的家族騎士以及文職官員都調回來,不能讓他們久居海外。希克德總督就讓他前往希洛瓦斯島接任漢斯克總督的職位,漢斯克男爵調回家族領地。至於莫羅辛格,第二近衛軍團不是缺少一個兵團長嗎,讓他前往就任。威利格桑調往北海艦隊就任巡航艦隊統領一職。剩下那些任期已滿的家族騎士和文職官員就由你安排。」

「可是殿下,那哈內亞巴達群島的總督一職由誰接任?」史胖子問。

「還記得鮑里斯管家嗎?這幾年他負責原家族領地被的行政事務,兢兢業業,不辭勞苦,我會在今年年底的新年慶上冊封他為榮銜男爵,讓他前往哈內亞巴達群島當兩任總督,十年後回來我冊封他為領地貴族。同樣抽調的家族騎士和文職官員前往哈內亞巴達群島就任兩期,待遇翻倍,回來就晉陞一級。」

沒辦法,哈內亞巴達群島孤懸海外,只能用優厚的待遇和晉陞的期盼來吸引人前去任職了,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那漢斯克男爵調回來負責家族政事的哪方面?」史胖子又問。

「我們北地不是在重新規劃交通道路設施的整改嗎,就讓漢斯克男爵負責這項重要的事務吧。這是關係到北地的進一步開發和繁榮發展,由漢斯克男爵負責我也放心了。喂,你撇什麼嘴啊……」

史胖子冷笑,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報復,不就是反對你和西莉薇亞公主婚事的嗓門大了點嗎,用的著將人從總督的位置上拉下來讓他去負責北地道路交通設施工程的監理嗎,不過漢斯克男爵這個人的人緣一向不怎麼好,仗著自己是諾頓家族的老人在史胖子這些追隨洛里斯特來到北地的新人面前倚老賣老。說實話他被任命為希洛瓦斯島的總督后家族內部行政幾個部門的矛盾也少了很多。

史胖子想了想也覺得讓漢斯克男爵去北地的荒野上吹吹風吃點土受點教訓比較好,自己可沒義務也沒必要為他去討什麼公道,誰叫他對洛里斯特的婚事指手劃腳說三道四。象斯佩爾主管那樣單獨發表反對意見洛里斯特並不介意,可糾集眾多的家族文職官員一起反對那就是犯了大錯。對洛里斯特來說,那不是反對,而是脅迫。

「沒什麼,嘴癢。」史胖子輕描淡寫的掩飾了自己不屑洛里斯特這般報復漢斯克男爵的看法,反正兩人都心知肚明,就沒必要挑破了:「還有一件事,第一近衛軍團已經組建完畢,貝魯涅克男爵大人把第一兵團拉到了金嶺要塞,埃爾問他現在是不是該回來了。」

「恩,讓他帶著侍衛營回來。」洛里斯特端起傑諾里奧煮好的麥可思喝了一大口:「對了,這次我準備讓埃爾前往獵騎軍團任副軍團長兼兵團長,做為喬斯克的副手,雷迪任侍衛營的統領,帕特任副統領,你覺得怎麼樣?」

「侍衛營的事我不管。」史胖子很有分寸:「不過埃爾去獵騎軍團任職我沒意見,你終於捨得把他放出來了啊。」

洛里斯特笑了笑:「不是我捨不得,主要是我用順手了。你們兩個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你現在已經是男爵了,所以我得讓埃爾也出去立點功勞好趕上你,免得你在他們面前得瑟。」

「得瑟什麼啊,我現在每天忙得跟老婆親熱的時間都沒有,累得回家倒頭就睡。哪象你啊,大白天就在休息室里折騰,正事都不做……」史胖子鄙視道:「對了,還有最後一件事,工程部的桑本副主管發來報告,咆哮之熊城的大公府已經基本改建裝飾完畢,希望殿下你抽出時間前去看看,如果不滿意的地方趁現在還有時間可以馬上進行整改。這個你自己安排吧,我不管了。先走了,回去還有一大堆事等著呢……」

晚餐的時候西莉薇亞公主問了一個讓洛里斯特直冒冷汗的問題:「洛克,你有沒有發現,這段時間芬莉,安娜,黛西和瑪里婭她們變得更漂亮了,容光煥發皮膚也更嬌嫩了。我問她們怎麼辦到的她們怎麼也不肯告訴我,你知道原因嗎?」

當然知道,不就是被我滋潤灌溉的嗎……不過洛里斯特還沒想到怎麼回答,坐在下首的四個侍妾已經紛紛笑成一團。狠狠的瞪了她們一眼,示意她們不要太過分了,洛里斯特微笑著對西莉薇亞公主說:「或許她們是睡懶覺睡的吧,我在莫倫特城時聽過一句俗語,美麗的女人都是睡出來的,保持充足的睡眠才能讓女人的美麗更持久。」

「難怪有時候早上都沒看到她們,下午去看她們時經常發現她們還在睡覺。」西莉薇亞公主覺得自己明白了女人美麗的奧秘,不過緊接著她又苦惱起來:「可是洛克,我就不明白為什麼她們這麼會睡,我醒了之後就怎麼也睡不著了……」

她們會睡是早上被自己搞得太累了啊,洛里斯特擦擦額頭的汗回答:「你當然不一樣,親愛的,你是黃金二星,她們沒覺醒鬥氣,所以你精力充沛當然不容易睡著啊。對了,西莉薇亞,你能不能代替我去一趟咆哮之熊城,就是北地南部的原吉爾杜斯克城,那裡的大公府已經改建裝飾完成,我們將在那裡成婚,住在那裡。我希望你能去看看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可以叫他們改正。」

「那你不能陪我去嗎?」西莉薇亞公主期盼的問道。

「不行,我接下去要去北地東部,還得去刀鋒山脈,還得去北海城,實在是抽不開身。所以只能讓你去跑一趟了,畢竟是我們將來生活的地方,我希望你能為我挑選一個好住處。」洛里斯特攤了攤手表示自己的無奈。

「好吧,那我幫你跑一趟。」西莉薇亞公主的臉上明顯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那她們呢?」西莉薇亞看向四個侍妾。

「她們也跟你去。」洛里斯特當即立斷:「我們將來都要生活在一起,所以她們也要過去挑選她們要住的別院。你們一起過去一起回來。」

正好讓自己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被她們壓榨的夠慘的了。

西莉薇亞公主點了點頭:「好的,親愛的,我們會快去快回的。」

「呃……這倒不用這麼快。「洛里斯特頓了一下:」還有件事,南部那邊有很多以前大公和貴族留下的莊園,你們過去在那裡每個人都挑選一個,以後那個莊園就歸你,所有的產出都是屬於你們自己的收入,終身的,只是不能世襲。西莉薇亞,我給你選擇的是櫻花嶺莊園,你也去看看吧。「

「啊……」西莉薇亞公主還沒回答,四個侍妾已經高興的尖叫起來。這實在是一個意外的驚喜,本來還不情願陪西莉薇亞公主前往北地南部的,現在都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紛紛湧上來摟著洛里斯特就親。

「行了行了,你們鬧夠了快下去。「好不容易把四個侍妾趕到一旁,卻見西莉薇亞公主正氣哼哼的嘟著嘴在生悶氣,洛里斯特急忙去安慰了半天才讓她不再吃醋。

這日子沒法過了,女人多真是麻煩。洛里斯特長嘆一氣,癱在了椅子上。

……(未完待續。) 第三百四十二章談判

送走了西莉薇亞公主一行之後,洛里斯特正準備動身前往北地東部地區的獵騎軍團駐地,卻不想接到了肯麥斯公爵的急信,經過了一個多月的商談,肯麥斯公爵和菲薩布倫大公派來的談判使者終於就有關雪鹽商會對菲薩布倫家族領地的商品物資輸入達成了協議,所以五天後肯麥斯公爵,菲利姆伯爵和沙欣伯爵將聯袂前來磐石城堡與洛里斯特進行會晤,以便達成的協議能批複生效。

洛里斯特只好推遲了行程,留在磐石城堡等待肯麥斯公爵等人的到來。白天去後山修鍊場引導施華德修鍊丹海引氣術,又對雷迪和傑諾里奧的劍術進行了指點。晚上呆在書房裡靜靜的查閱一些文件卷宗。沒有女人在身邊,洛里斯特覺得這個世界一下子清凈了很多……

五天後肯麥斯公爵,沙欣伯爵來到了磐石城堡,菲利姆伯爵則遲了一天才趕到。除了肯麥斯公爵因西莉薇亞公主不在磐石城堡無緣一見感到有些遺憾外,大家都比較關心肯麥斯公爵和菲薩布倫家族達成的協議有什麼內容。

「一共是四十七種商品,我都給翻了三至五倍。可惜的是出貨量少了點。不過你們不用擔心,今年這批貨出完,你們一家起碼能拿到三四十萬金福德。」肯麥斯這傢伙都成了公爵還是這麼得瑟。

當然這話不是對洛里斯特說的,雪鹽商會裡的分紅諾頓家族只佔百分之十,這並不算多,往年有個幾萬十來萬的分紅就算是很不錯了,就象是肯麥斯這傢伙說的主要靠出貨量大。諾頓家族的利潤來自家族那些工礦場坊生產的各類生活物資商品,差不多佔了雪鹽商會進貨量的百分之八十。這裡頭,批發給雪鹽商會洛里斯特已經賺了一大筆,而家族佔據那些生產方的百分之三十的分紅又是一大筆進帳,這還不算那些必須要交納的稅收。

不過菲利姆伯爵和沙欣伯爵兩個人的眼睛卻亮了,對他們來說,維持一個正規的家族武裝野戰軍團的軍費每年都是一大筆的支出,就算家族武裝不如諾頓家族那幾個軍團的優厚待遇,但每年四五十萬金福德的開銷是免不了的,有了這筆分紅,今年軍費的壓力就差不多沒有了。前年領地置換兩家靠的都是洛里斯特和肯麥斯出錢補貼才完成,但今年就沒有了。

菲利姆伯爵拿起那張協議看了看有點失望:「沒有停戰的條款嗎?」

雖然回到了南部省菲利姆家族的舊領地,但南部省緊鄰東荒省這個菲薩布倫家族領地,兩省邊界處緊鑼密鼓還在大肆建設防禦陣線,磐石軍團正在嚴加防範菲薩布倫家族武裝和草蠻騎兵的襲擊,戰火還沒熄滅。對菲利姆伯爵來說,顯然停戰協議比磐石軍團頂在前面更讓他放心,否則他無法安心建設和開發家族領地,前線一有風吹草動他的家族武裝飛馬軍團也得拉上去溜達溜達。

「呃……」肯麥斯公爵愣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回答:「抱歉,我忘了……」

真的忘記了,肯麥斯這傢伙在談判的時候只顧著商品的價格,就象雪鹽,原本是一個金福德一百斤,現在被他翻了五倍,五個金福德一百斤。就是欺負你怎麼了,因為北地四家聯盟是勝利的一方,所以肯麥斯這傢伙指著那幾個菲薩布倫大公派來的談判使者得意洋洋的說,有本事你們就別買,反正東北大草原上的鹼土疙瘩很多,你們可以抱著啃的……

這就是強勢啊,肯麥斯公爵已經忘了多久沒有這麼順心遂意的談判了。所有人都知道,鹼土疙瘩化水給牲畜當鹽水喝都會生病,更不用說人了,死人都不是怪事。現在菲薩布倫家族被困在草原上,商路斷絕,只能從北地四家聯盟這裡買到食鹽,歉貴不買,那就啃白煮肉吧,沒飯吃喝水飽,沒鹽吃,呵呵,不用三個月,就等著菲薩布倫家族領地大亂吧。

看著那幾個談判使者臉色難看帶著憤怒的表情卻又很無奈的同意一項項高昂的商品價格,肯麥斯公爵心裡簡直就象是開了花一般的樂呵。佔據了大小金川地區很了不起啊,有金礦很了不起啊,你們挖出的黃金很快就會到我們的手裡了……於是,肯麥斯公爵忘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北地四家聯盟至今還沒和菲薩布倫家族簽定停戰協議,兩方仍處於戰爭狀態,即便已經好幾個月沒發生衝突,但還是處在戰爭中……

「那幾個談判使者在哪?」洛里斯特問。

「跟著我來磐石城堡了。」肯麥斯公爵連忙回答,出了這麼大的紕漏得馬上補上:「一個是這協議還需要你們同意才能執行,另一個在什麼地方交易和貨物運送還沒商量好。最後是那兩個談判使者說要拜見西莉薇亞公主。」

重生之傾杯天下 「讓他們到會客室去,我和他們聊聊。」洛里斯特看了看菲利姆伯爵和沙欣伯爵:「你們也來吧,如果菲薩布倫大公有心服輸的話那停戰協議也會簽定的,對我們來說也算鬆了口氣,不需要厲兵秣馬的進行防備了。」

菲薩布倫大公派來談判的那幾位使者為首的是兩個老頭,第一個個子很高,留著花白的山羊鬍子,自我介紹說是菲薩布倫家族的大管事,名叫菲薩布倫,阿里多克。洛里斯特聽西莉薇亞公主的兩個侍女說過,這老頭算是菲薩布倫家族中人,雖然頂著個菲薩布倫的姓氏,但這親戚關係卻有點遠。不過這老頭是大公的死忠,菲薩布倫大公也很信重他,總是把心腹機密事交給他去辦。

旁邊這個老頭卻是矮胖型的,一直笑咪咪很容易讓人產生親近的感覺。他自我介紹說自己叫拿普勒,沒提姓氏。洛里斯特馬上想起塔格爾遞交的幾份關於菲薩布倫家族重要人員的情報,這個拿普勒榜上不但有名,還是個值得特別關注的人物。

情報上說這個拿普勒的父親是草蠻的一個小部族的族長,他母親是一位貴族夫人,當年被擄掠回草原成為他父親的女奴,生了拿普勒。隨後他父親的這個草蠻部族被另一個大的草蠻部族吞併,他父親戰死,他母親被凌辱而死,拿普勒成為奴隸。後來長大在十六歲時偷偷聯絡菲薩布倫大公,一舉滅掉了那個大的草蠻部族。那一戰,正是菲薩布倫大公為前克里森帝國開疆拓土建立東荒省的最關鍵的一次大勝。

這個拿普勒在菲薩布倫家族中沒有什麼正式的職位,一直有些神秘。但菲薩布倫大公對付草蠻部族的很多策略應該都是出自於他的策劃,象以前拿雪鹽商會的商品物資轉手賣於草蠻部族,籠絡那些臣服的草蠻部族,選拔草蠻騎兵精銳組建預備軍團來對付那些不肯臣服於菲薩布倫家族的草蠻部族等等這些,都和眼前這個矮胖的老頭有牽扯。

就在洛里斯特打量這兩個老頭的時候,這兩位使者代表也在觀察洛里斯特。在坐的四位貴族是北地四家聯盟的四大家族當家人,但兩個使者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洛里斯特的身上。如果從外表來看,這位諾頓家族的當家人,新任的北地大公非常的普通。不高,也不矮,長相普通,很不起眼,簡直就象個路人一般。

的確,和肯麥斯公爵相比,洛里斯特沒有那種風流倜儻,瀟洒自如的氣度。長得也沒有沙欣伯爵那般的英俊,更沒有菲利姆伯爵那種威武雄壯的大將氣勢。但這兩位使者能被菲薩布倫大公托以心腹之事前來談判,個個都是人精,自然不會以外表來度人。何況來的時候他們都聽大公殿下評論過北地四家聯盟,大公殿下很明確的指出,所謂的北地四家聯盟,真正對菲薩布倫家族具有威脅的就是諾頓家族,或者說就是洛里斯特。

說難聽點,北地那三家都是什麼玩意,當年排隊拍菲薩布倫家族的馬屁都輪不到他們。肯麥斯家族是商業世家,出了大價錢才從二王子手裡買到領地貴族的爵位,在菲薩布倫大公的眼裡那就是羊牯和凱子的角色,正眼都不會看一下。

菲利姆家族百年前很有名,現在只是個破落戶,菲里姆伯爵當年為二王子出生入死,衝鋒陷陣,臨到頭還得花錢才成為一個實地男爵,連二王子派人挖了他的家族墓地尋找所謂埋藏的財物他都不敢啃聲,一個窩囊廢而已。

至於沙欣伯爵,出身就更不值一提了。他本是原北地大公盧金斯公爵手下的一名家族黃金騎士,受大公之命前去進攻諾頓家族結果被俘虜。然後盧金斯公爵犯了個大錯,竟然把戰敗的責任推到他的身上想拿他治罪,逼得他父親把自己的男爵爵位傳給他讓他成為盧金斯家族的附庸家族當家人才免去其反叛的罪名。最後盧金斯公爵集合北地貴族聯軍出兵諾頓家族時,那時的沙欣男爵不但袖手旁觀,坐視盧金斯公爵兵敗,還趁機反戈一擊,夥同諾頓家族聯軍洗劫了了盧金斯公爵治下的北地南部地區,挖了第一桶金不說,還繼承了盧金斯家族的大部分武力,自成一體。

如果沒有洛里斯特的話,這三家只是一盤散沙,菲薩布倫大公想對付他們是非常輕而易舉的事,不比那些佔據了溫得布里王城的南部省貴族困難多少。但有了諾頓家族居中照應,北地四家聯盟就成了一個強大的貴族聯盟,不容任何人小覷,他們的實力在前克里森帝國的東北地區首屈一指,成了可以左右安第納克王國的力量。這點可以從滅亡的馬德拉斯公國和伊比利亞王國得到證明。

北地四家聯盟的關鍵在諾頓家族,真正能做主的人是洛里斯特。這是大公在他們臨行的叮囑,他們一直記在心裡。

「請坐吧。」洛里斯特開門見山:「我們就不必多廢話了,我想知道的是,菲薩布倫大公心裡是怎麼想的?他願意停戰,還是打算先做一筆交易再繼續跟我們北地四家聯盟硬杠下去而不肯服輸?」

那個高個子的阿里多克站起來行了個撫胸禮:「尊敬的北地大公殿下,停戰不停戰並不取決於我們的大公,而是你們何時停下對菲薩布倫家族的侵襲。眾所周知,是你們北地四家聯盟率先挑起這場戰爭,不宣而戰突襲了我們家族的第一邊防游騎軍團,大公無奈才被迫進行抵抗。雖然我們目前處於下風,但我們菲薩布倫家族絕不屈服於武力的威脅,就象我們在牧野原省大敗你們的獵騎軍團一樣,我們有信心堅持到最終勝利的那一刻。」

洛里斯特笑了起來:「死鴨子最硬。行,既然你們不肯服輸那就再好不過了,我一直想率領家族武裝前去菲薩布倫家族的草原領地上逛逛。放心,這次達成的協議我們北地四家聯盟會照樣執行的,戰爭歸戰爭,生意歸生意,只要你們肯付錢,象這些民生物資用品,我們是不會禁止流入你們家族的。」

「我抗議,北地大公殿下,您這是沒道義的無理進攻一位為帝國鎮守邊疆拓地千里立下無數功勛的貴族,這是所有貴族都唾棄的行為,您的侵略目的不但不能達成,甚至連諾頓家族都會遭到所有愛好和平的貴族們的譴責……」

「呵呵,是嗎?」洛里斯特冷笑道:「前帝國早已灰飛煙滅,還是滅亡在三個王子的手裡。阿里多克管事,我得提醒你一下,我們北地四家聯盟屬於安第納克王國,奧格塞羅陛下是前克里森帝國皇室正統的傳承。而你們菲薩布倫家族卻是叛逆的二王子的餘孽。進攻你們家族無關道義,對我們來說是正義的平叛戰爭。沒有誰會為了你們家族而向我們抗議。相反菲薩布倫大公在溫得布里王城對貴族們的所作所為很值得宣揚和探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