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都特么給老子聽著,你們這群狗雜碎,趁著咱們大小姐不在,你們搞偷襲是吧?行啊,來啊,有種和老子單挑!沒種就直接滾回你們的臭水溝去!」

秦奎本就長得五大三粗。此時下巴一抬,滿臉橫肉的樣子,越發看起來囂張狂妄。而水妖和妖族一樣,向來禁不得激將法。當下一頭青魚妖便跳出來,叫道:

「你,人奴,大膽!」

這青魚妖不過是頭妖兵,人族語太過生疏,甚至一張嘴便是股土腥味。秦奎一聽,頓時笑了。

「喲,原來是條魚呀!」

「你……」青魚妖大怒。當下抓起魚叉便直接沖了上去。

秦奎如今剛剛突破靈師,原本狂妄神情,卻在青魚妖靠近的瞬間,猛地臉色一凜。接著渾身靈力一震,抬手一刀便將青魚妖劈成兩半!

鮮血噴出,濺在秦奎的臉上。秦奎當下大嘴一咧,道:「呸!來啊,你們誰還上?」

同伴被殺,還被如此挑釁。一眾蝦兵蟹將頓時被氣紅了眼。當下幾頭蝦妖兵出列,結果一一被秦奎斬落!

此時的秦奎如同大馬金刀,立於敵軍前的將軍。只是雖然一直連勝,可這一連幾場下來,體力和靈力也消耗的極快。

而就在這時,一頭蟹妖將忽然眼珠子一動。忽而說道:

「哦,我明白了。他們這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呢,大家不要上當,一起上,殺光他們!」

這蟹妖將用妖語說著,當下所有蝦兵蟹將頓時蜂擁著,向趙大磊等人衝殺了上去! 這註定是一場敵我懸殊的屠戮。

頃刻間,上千水妖一擁而上,便將趙大磊等人圍在當中。

刀光劍影下,瞬間另有數名鐵甲兵被亂刀砍死,趙大磊和秦奎更是殺紅了眼,可一看不好,猛地渾身靈力一震。

「吼——!」

伴隨著一聲暴喝,一股無形的氣浪瞬間以兩人為圓心,如同衝擊波般,擴散而出。

原本圍在兩人身旁的水妖,頓時被震退數步。這時,只聽趙大磊叫道:

「大奎,先帶王大人走!」

此時的王知府已然腹背受敵,身中數刀,眼看不行了。見此情形,秦奎當下回道:

「好!」

一聲應答,秦奎隨即碩大的身形凌空而起,手中大刀橫劈。瞬間,一片金光揮出,將圍攻王知府的一隻蝦妖砍成兩截,並同時抬腳踹飛旁邊一頭張牙舞爪的蟹妖,接著一把將即將倒地的王知府住在手裡,縱身離開包圍圈。

眼瞧著秦奎帶著王知府跑了,一眾蝦兵蟹將立刻就要追。這時卻見趙大磊身形一晃,單槍匹馬便將數千水妖攔了下來。

「自不量力的人奴,不過是個剛剛升階的小小靈師,還妄想擋我數千妖兵?簡直是做夢!」

「做夢!做夢!」

「太可笑了,不自量力的蠢貨……」

看著眼前的趙大磊,一眾蝦兵蟹將連聲大笑。接著看都不看渾身是血,甚至連站著都費勁的趙大磊一眼,便要衝殺過去。

趙大磊的後面,有秦奎,王知府,更有整座望龍山。透過已然被染紅的視線,趙大磊回頭看了一眼,隨即鋼牙一咬,道:

「有我在,你們就別想上望龍山!」

聲落,趙大磊抬手將手中的法器長劍往前狠狠的一擲,瞬間將一頭兇猛的魚妖扎在低聲。同時猛地連吞七顆靈丹,隨即閉上雙眼,並緩緩的伸出雙手……

見此情形,剛剛帶著王知府出來的秦奎,不由得瞳孔一縮。渾身微微顫抖,隨即不忍的別開眼,不忍再多看一下。

這時,只聽趙大磊不甚悅耳的嗓音,忽然從前方傳了過來。

「聖天厚土,鑄血肉之城。

萬軍來襲,我依固若金湯!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以吾之身,化銅牆鐵壁;以吾之魂,保葉家永寧!」

趙大磊的聲音不大,但此時的一字一句,卻傳遍了整個望龍山。而就在最後一個『寧』字落下之後,方圓數里,鴉雀無聲。

沒有人說話,甚至連數千水妖也愣住了。

不過在短暫的寂靜后,大群的水妖,頓時嬉笑了起來。

「哈哈,人奴就是人奴,剛剛說的都是什麼?」

「嚇我一跳,還以為有什麼本事呢,原來什麼也沒有……」

「就是!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靈師,難不成還要發動靈術不成……蠢貨!」

水妖們邊說邊笑。可就在這時,只聽一道輕微的細響,接著整個望龍山竟然如同地震一般,開始顫抖起來。

剛剛還嬉皮笑臉的水妖們,頓時一愣。待抬眼,卻頓時嚇得目瞪口呆…… 原來只見,就在整座望龍山顫抖的同時,一塊塊金色的磚塊,竟赫然而起。

然後一塊一塊,不斷疊加。

轉眼的功夫,便形成一面金色的城牆。

這城牆不知多高,不知多長,卻將整個望龍山徹底籠罩。

並且還在不斷蔓延,不斷升高……

與此同時,一塊塊血肉,慢慢從眼前的趙大磊身上分離,最終融入整片的金色牆壁之中,隨即將其染成金紅色!

咔擦,咔擦……

這是城牆不斷疊砌的聲響。最後直待片刻后,趙大磊徹底消失,一座金色中帶著血紅的巨大堡壘,瞬間出現在世人面前。

恢弘的牆壁,只一眼便讓人望而生畏。

而那金黃的色澤中侵染的血色,更是帶著一股特殊的力量,竟瞬間將數千水妖,嚇退數丈之遠。

「這,這是什麼?」

「靈,靈術?!」

半歡半愛 一眾水妖當下懵了。這時一頭蟹妖將冷笑一聲,道:

「不過是土系的靈術罷了!一個小小靈師,能有什麼本事?大伙兒沖,直接踏平這裡!」

隨著這蟹妖將一聲大吼,隨即數千水妖齊齊拿起魚叉,沖了過去。可就在撞上城堡圍牆的瞬間,一股力量,卻瞬間將他們反彈了回去。

接著,竟一連衝鋒數次,依舊無法撼動金色堡壘分毫。

打頭的蟹妖將急了。當下親自上陣,結果片刻后,只聽轟隆一聲響,金色堡壘已然無恙。

趙大磊用血肉,鑄就了眼前這座固若金湯的城池!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群蝦兵蟹將也終於急了。隨即不管不顧,瘋狂的開始撞擊城牆。而隨著一聲聲轟隆隆的巨響,整座望龍山隨之不斷震動。

而被擋在城牆之中的秦奎卻心裡清楚。趙大磊的靈階終究有限,眼前這血肉城池,就算堅固,卻也堅持不了多久。

想到這裡,秦奎立刻轉身對著被千丈鍾隔絕的葉家族老喊道:

「族老,打開千丈鍾。」

瞬間,千丈鐘的淡白色光芒消退,秦奎一把將王知府扔了進去。

「重新開啟。記住,一會兒無論如何,族老都不要妄動!」

葉家是武將世家,從出生的那天起,就明白戰場上,就算再多的不忍,也要懂得取捨。而此時一聽秦奎的話,幾位葉家族老微微抿了下唇,隨即道:

「保重!」

話落,幾位族老重新開啟千丈鍾,並將已然昏迷的王知府,帶上了山。

而就在千丈鍾再次開啟的同時,只見一道黑色的妖雲再次從東北方的天空勃然而起。待轉眼的功夫,便已然籠罩整個望龍山。

接著,一道刺耳而頗為陰冷的嗓音,忽然從妖雲中,傳了出來。

「這麼久,還沒有殺光葉家人?一群廢物!」

冰冷的妖語,帶著一絲血腥。下方數千蝦兵蟹將聞聲,不由得渾身一抖。接著之前那個打頭的蟹妖將立刻匍匐在地,微喘著氣,道:

「太子殿下饒命,不是我們不儘力,是這葉家竟然留了兩個靈師駐守,還有那個金翼府知府。而且他們還發動了殞身……啊——」 剛剛還囂張狂妄的蟹妖將,此時卻卑微的如同螻蟻。

匍匐在地上,渾身的爪子,更是忍不住的輕輕發抖。

只是沒等它解釋完,便忽然一聲慘叫。接著足有二層小樓高的身體,一下子被甩飛了出去。

所有蝦兵蟹將瞬間噤聲。

這時,只見妖雲之中,一道黑影緩緩遊動,隨即一雙碩大的綠色雙眼,隨即從妖雲中顯露了出來。

「小小的靈師而已,就如此磨蹭,本太子要你何用?至於什麼知府……哼,等本太子踏平望龍山,金翼府,自然不在話下!」

說著,妖雲越漸退散,蛟噬數丈長的身軀,瞬間顯露在本空之中。

蛟妖一族,向來自稱蛟龍。雖然有些不要臉,但就外形來說,確實和真龍族有些微的相似之處。

但蛟就是蛟,龍就是龍,就算真的相似,卻也和真龍族有著本質的區別。更確切的說,蛟妖一族,更像是介於蛇妖一族和真龍族之間的一種生物。只是這蛟噬有些特別,額頭上長了一個小小的凸起,咋一看,有些像冒頭的小角,頗有氣勢。

而此時,蛟噬盤踞上空,睥睨而冰冷的俯視著下方的一切。隨即微微眯了下眼,道:

「原來如此。不過這土系靈術,倒是有些特別……哼,可惜在本太子面前,簡直是不堪一擊!」

聲落,只見蛟噬瞬間身形一動,便已然來到趙大磊發動殞身一擊的靈術,幻化的黃金堡壘前,接著如同巨蟒,卻比之巨蟒更加磅礴的尾巴瞬間往堡壘上一抽——

「轟隆隆——」

震耳的巨響,猛地炸響。隨即只聽一陣簌簌聲,之前還固若金湯的金色堡壘,竟開始不斷的震動,碎石滾落。接著不過眨眼的功夫,整個堡壘,瞬間從中間裂開,徹底摧毀。

趙大磊的靈階終究太低,並且支撐了這麼久,已然是極限。所以在一切化為殘垣斷壁后,接著最後一絲彌留的靈氣消失,徹底消失無蹤!

沒有了趙大磊用血肉之軀鑄就的金色堡壘,整個望龍山瞬間呈現在了出來。

只是此時的望龍山,竟已然被千丈鐘的光罩籠罩,形成最強大的保護屏障。

「哼,倒是突發奇想,竟然用千丈鍾做屏障。葉夕瑤,本太子還真的小瞧你了……可惜,就憑著這點雕蟲小技,就想攔住本太子?做夢!」

瞬間一聲冷哼,隨即蛟噬猛地張開大嘴,接著整個身體直直的向著千丈鐘的淡白色光罩撞了上去!

「轟——!」

一聲不亞於剛剛城堡垮塌的巨響,瞬間在半空中傳來。整個望龍山隨之一震,見此情形,秦奎瞬間瞪大雙眼,揚聲吼道:

「該死的蟲子,敢闖我葉家望龍山,殺了我再說!」

聲落,秦奎凌空一躍,雙手抓起法器大刀,照著半空中的蛟噬,便劈了下去。

一道金光,如同劈開天際。可聞聲,蛟噬卻微微眼神一動,隨即冷聲道:

「敢說本太子是蟲子?好大的膽子,既然你這麼想死,那就去死吧!」 最後一個字落下,只見蛟噬陰冷的綠色雙眼微微光芒一閃。

接著一股近乎恐怖的威壓瞬間撲面而來,瞬間將秦奎震飛了出去!

「噗——!」

本就受傷的身體,再支撐不住。秦奎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

秦奎高大的身體一下子摔進血泊。

但隨後,秦奎還是強撐著,從地上站了起來。

蛟噬輕蔑的一撇,隨即道:

「倒是個骨頭硬的。可惜,本太子沒工夫收拾你這種廢物!殺了他!」

一聲令下,隨後蛟噬雙眼冰冷的再次將視線落在千丈鐘上,接著再次撞了上去。

「哼,本太子就不信,區區一個千丈鍾,能護得住這望龍山幾時!」

說話的功夫,巨大的撞擊聲,接踵傳來。轟隆隆的聲響,更是瞬間將整個望龍山震的顫動不已,淡白色的千丈鍾光罩,也在接連不斷的撞擊下,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見此情形,秦奎瞬間瞪大雙眼。而就在這時,只見蛟噬卻瞬間雙眼一眯,接著一股鮮紅的氣血之力,隱隱從四周泛起,隨後蛟噬猛地長大嘴,瞬間撞上千丈鍾!

「轟——嗡——」

這一次,在短暫的轟隆聲后,一聲爭鳴般的異響。緊接著,只聽一陣咔擦咔擦聲,偌大的千丈鍾光罩,竟開始慢慢出現龜裂,待過了片刻后,這個望龍山上空『啪』的一聲,千丈鍾光罩碎裂,懸於上空的千丈鍾隨即化成齏粉!

「碎了!千丈鍾碎了!」

「哈哈,不愧是噬太子殿下!」

水妖們歡欣雀躍,頓時大聲叫了起來。而此時視線已經開始模糊的秦奎,卻頓時瞪大雙眼。隨即揮刀喝退周圍的水妖,同時大喝道:

「想上山,除非踏過老子的屍體!」

聲落,秦奎一刀劈死迎上來的一頭蝦妖。接著伸手連灌數顆靈丹,同時伸出滿是血水的手,作勢發動殞身一擊!

不管如何,哪怕是一刻,他也要拖住蛟噬和這群水妖,決不能能讓它們上山。

心裡有了決斷。隨後秦奎雙唇一抿,深吸了口氣,揚聲道……可就在這時,卻見蛟噬眸光一斂,瞥了秦奎一眼,隨即對下方的水妖說道:

「怎麼?剛剛本太子的話沒聽到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