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媽的,要不是小爺我受傷了,今天又怎麼會栽在你們幾個人的手裡。」這個時候,被黑衣人追趕的這個人也是轉過身。

「高沉鈞。」當看到此人的樣貌的時候,屠遠也是忍不住驚訝的說道。雖然有一年多時間沒見高沉鈞了,但是在見到高沉鈞之後,屠遠也是一眼便是認了出來。不得不說,高沉鈞在屠遠腦海之中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

「高沉鈞,我勸你還是乖乖將這五彩鳳羽交出來,免得受皮肉之苦。」這個時候,這些黑衣人之中也是有一人站了出來,對著高沉鈞冷冷的說道。

「朱柳蓮,你要不要臉,老子好不容易從五彩鳳鳥身上拔下來的五彩鳳羽,又怎麼可能輕易的交到你的手中。我告訴你,這五彩鳳羽我就算是丟了,也不會交給你。」高沉鈞啐了一口,恨恨的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兄弟們,給我上。」這個時候,為首的黑衣人也是一聲令下,其餘的兩個黑衣人便是直接出手。黑夜之中,一道道劍光閃爍,便是對著高沉鈞刺了過去。此時高沉鈞的手中,也是出現一把長劍。這一把長劍和屠遠之前所見到的長劍都是大不相同。高沉鈞手中的這一把長劍,劍身之上,布滿一道道菱形的白紋。背骨清晰成線鋒,其最寬虛約在距劍把半尺許處,然後呈弧線內收,至劍鋒再次外凸然後內收聚成尖鋒,渾體青光茫茫,給人寒如冰雪、又吹毛可斷的鋒快感覺。

當高沉鈞握著這一把長劍的時候,屠遠便是覺得,高沉鈞的身體,和高沉鈞手中的長劍隱隱成為一體,似乎高沉鈞手中的長劍,就是高沉鈞手臂的延伸一般。想必這一把靈器,便是高沉鈞為他自己所煉製的專屬的靈器了。

黑衣人劍光落下的時候,高沉鈞手中的長劍便是宛若靈蛇出動,直接和這兩道劍光交織在一起。陣陣兵器碰撞的聲音,不斷的傳來。片刻之後,三道劍光便是直接分了開來。高沉鈞的身體,連連後退了幾步。等到停下的時候,高沉鈞便是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因為受傷的關係,高沉鈞也是難以將自身的實力完全使出來。在和二人戰鬥的時候,便是直接落了下風。再加上高沉鈞體內的傷勢爆發,此時的情況對於高沉鈞來說可以說是極為不利。

「高沉鈞,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將五彩鳳羽交出來,否則的話,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為首的黑衣人再度說了一聲。眼神之中,已經是有著隱隱的殺意涌動。顯然高沉鈞若是不將這所謂的五彩鳳羽交出來的話,他恐怕是會殺了高沉鈞。

高沉鈞自然是感受到了朱柳蓮眼神之中的殺意,這個時候,高沉鈞也是有著一絲猶豫。這五彩鳳羽對於他來說雖然是重要,但是比起他的性命,卻遠遠沒有那麼重要。若是此時將五彩鳳羽丟下,或許是能夠取得一些生機。可是想要再次獲得五彩鳳羽的話,卻不是那麼容易的。甚至付出的代價,遠比今日付出的要多得多。

「怎麼樣,想好了嗎。」此時朱柳蓮也是緩緩逼近,對著高沉鈞問道。

看著朱柳蓮這得意的嘴臉,高沉鈞的牙齒都是咬的咯吱咯吱響。只是高沉鈞雖然恨,但是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形勢比人強,若是現在自己不放棄這五彩鳳羽的話,那麼今天留在這裡的,就是自己的性命了。

「看來高沉鈞這樣子,我不出手時不行了。」屠遠的嘴角,微微揚起一道笑意。不知道自己變成如今這一副模樣之後,高沉鈞是否還能夠認得自己。 「我給。」高沉鈞此時的眉頭已經擰成一團了,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可以說是極為不願。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一條冰霜巨龍,攜帶者驚天動地的威能,直奔朱柳蓮三人而來。朱柳蓮瞬間反應過來,迅速的跳開,但是朱柳蓮帶著的兩個黑衣人,卻是被這一條冰霜巨龍直接擊中,化作兩座冰雕。

片刻之後,冰雕碎裂,這兩人的身體,也是直接化作碎冰,緩緩落下。

「到底是誰。」看著自己的兩個手下慘死在自己的面前,朱柳蓮眼神之中也是噴著怒火。不過更多的,卻還是恐懼。朱柳蓮的這兩個手下,修為都是已經到達控靈境九階,只要踏出一步,便是直接進入化靈境。可是在這一條冰霜巨龍的攻擊之下,二人居然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便是直接隕落。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對方的實力,卻著實嚇到了朱柳蓮。

朱柳蓮本身,也就只有化靈境二階的實力,若是高沉鈞沒有被五彩鳳鳥重創,就算是給朱柳蓮十個膽,朱柳蓮都是不敢對高沉鈞出手的。原本朱柳蓮以為,趁著這個機會,可以從高沉鈞手中將五彩鳳羽奪來。但是沒想到的是,半路居然殺出一個程咬金。而且這程咬金的實力,似乎不是一般的強。

「正是老夫。」屠遠此時,則是閑庭信步的朝著朱柳蓮走了過來。當高沉鈞看到這黑暗之中的人影的時候,高沉鈞也是無比的驚訝。因為這一道身影,和屠遠的實在是太像了。只是當對方出來以後,卻是一個花甲老頭的模樣,這一點,也是讓高沉鈞不由有些懷疑起來。

「老頭,你是誰。」看到對方是一個老頭的時候,朱柳蓮的眉頭也是微微皺起。朱柳蓮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之前這一道極具霸氣的攻擊,居然是眼前這個老者發出來的。而且從老者身上顯露的氣息來看,對方的修為,就只有控靈境。

「老夫李嘯。」屠遠看了高沉鈞的表情一眼之後,便是有些得意的說道。當然,表面之上屠遠則是毫無動靜。

「這位小友做出如此事情,難道不覺得羞恥嗎?」屠遠冷哼一聲,對著朱柳蓮問道。

「羞恥,江湖之中弱肉強食,高沉鈞沒有本事保護好自己的東西,被搶也是活該。」朱柳蓮則是不以為意的說道。

「小友說的不錯,不過老夫平日里最為看不慣這種搶奪他人財物的行為,這樣的行為,和山賊有何區別。今日小友既然遇到了老夫,那麼老夫是斷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屠遠此時,也是義正言辭的說道。(朱自林話外音:你從我這敲詐的東西怎麼算?)

「我說老頭,我奉勸你一句,如果要多管閑事的話,你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足夠的實力。」朱柳蓮則是冷笑著說道。在他看來,屠遠能夠發出那樣的攻擊,應當是使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畢竟一個控靈境強者,攻擊能夠斬殺同境強者乃是極為正常的事情。

「我又沒有足夠的實力,你試試看就知道了。」屠遠說著,無數道冰針便是直接爆發,朝著朱柳蓮狠狠的刺去。朱柳蓮的身體,快速的後退。隨後朱柳蓮的手中,便是直接出現一把青綠色的扇子。扇子之上,陣陣靈力波動爆發。隨著朱柳蓮用力一扇,一道狂風便是席捲而出,當冰針和狂風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冰針便是不斷的碎裂開來。

屠遠的腳下,頓時一道水柱直接爆發,朝著朱柳蓮迅速的追擊而去。而屠遠的身體,也是直接消失在原地。

看到屠遠消失,朱柳蓮也是不由大驚失色。不過朱柳蓮手中的扇子,依舊是再度刮出一道狂風,和屠遠的水柱直接撞擊在了一起。只是此時,這一道水柱卻並沒有如之前的冰針一般,被朱柳蓮所釋放的狂風所吹散,反而是朝著朱柳蓮直至的沖了過去。

朱柳蓮扇子之上,便是頓時出現一道銀針。銀針之上,閃爍著陣陣幽芒,直接朝著水柱刺去。只是在朱柳蓮的扇子,即將刺中水柱的時候,這一道水柱,居然突然來了一個轉彎,朱柳蓮的攻擊,便是直接落空。與此同時,屠遠的水柱,便是直直的命中朱柳蓮的身體。朱柳蓮的身體,快速的後退,直到撞在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樹之上。

而此時,擊中朱柳蓮的這一道水柱也是緩緩化作人形。到最後,變幻成為屠遠的樣子,一把將朱柳蓮的脖子掐住。

「這怎麼可能。」朱柳蓮因為被屠遠掐住脖子,此時的臉色看起來都是有些發紫。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今天居然敗在了一個控靈境的修行者的手中。

「沒有什麼不可能,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被我殺死。二,馬上滾。你選哪個?」屠遠看著朱柳蓮,冷冷的說道。

「我選二。」朱柳蓮此時也是無比的憋屈,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朱柳蓮知道自己沒得選擇。

屠遠的手,則是直接鬆了開來。朱柳蓮的身體,便是直接落在了地上。再看向屠遠的時候,朱柳蓮已經是滿臉懼色。

屠遠則是連看都不看朱柳蓮,徑直朝著高沉鈞走去。「小兄弟,你沒事吧。」

「沒什麼大礙。」高沉鈞有些感激的看向屠遠,隨後便是努力的搖了搖頭。

「你身上的傷勢,有些嚴重啊。我這裡有幾枚丹藥,你快點服下去。」屠遠說著,便是直接自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枚大還丹和一枚小還丹,放在了高沉鈞的手中。

高沉鈞看了一眼之後,便是抬起頭,有些驚異的看向屠遠。

「小兄弟,你怎麼了。」看到高沉鈞朝自己看過來,屠遠也是有些驚慌起來。不知道為什麼,雖然知道高沉鈞對自己沒有惡意,但是當高沉鈞這個眼神看過來的時候,屠遠卻是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是屠遠。」高沉鈞的口中,直接蹦出這麼兩個字。而屠遠此時,則是一臉驚異的看著高沉鈞,顯然是有些不敢相信,高沉鈞居然這麼快便是將自己認了出來。 「你真是屠遠?」當看到屠遠這樣的一個表情之後,高沉鈞也是有些激動的問道。之前他雖然這麼說,但是很大一部分,還是不能確定屠遠的身份。可是此時看到屠遠這樣的一個表情,高沉鈞卻是有著八成的把握,確定眼前之人就是屠遠。

「你怎麼會這麼快就認出我來了。」屠遠的臉上,依舊是驚訝的表情。

「不會吧,你居然是屠遠。」當聽到屠遠這句話的時候,高沉鈞便是直接一把將屠遠抱住。

「行了行了,你都抱得我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屠遠這個時候,也是努力的將高沉鈞推了開來。

「我說屠遠,你這張麵皮是哪裡弄來的。」高沉鈞說著,便是朝著屠遠的臉摸了過去。在高沉鈞看來,屠遠之所以會變成如今這番模樣,是因為屠遠弄了一張新的麵皮。

「這不是麵皮。」屠遠則是無比嚴肅的說道。

「不是麵皮,難不成你化妝了。」高沉鈞依舊有些難以相信的將手伸了過去。只是當高沉鈞的手觸摸到屠遠的皮膚之後,卻是明顯的愣了愣。

「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原本和屠遠再次相見,高沉鈞有無數的話想要和屠遠說。可是看到屠遠如今這個樣子的時候,高沉鈞卻是發現,自己一句話都是說不出來。

屠遠則是努力的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我說你不要這個樣子,我們兩個好不容易再見,你不應該要高興一點嗎?你這表情是怎麼回事啊,難不成你見到我還不開心啊。」

「屠遠,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高沉鈞卻並沒有因為屠遠的話而有所放鬆,依舊是極為嚴肅的看著屠遠。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生命力流失了一點。」屠遠笑了笑,故作輕鬆的說道。對於高沉鈞,屠遠是發自心底的將他當做朋友,所以屠遠不希望高沉鈞為自己擔心。在高沉鈞面前,屠遠也是努力的裝作不在乎的樣子。

「就是生命力流失了一點?」高沉鈞冷笑。「屠遠,你對你自己的生命未免也太不愛惜了吧。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和我說就是生命力流失了一點?你知不知道,你沒有多久可以活了。」

「高沉鈞,你不要這麼激動,其實我沒什麼事的。」屠遠努力的解釋道。

「不要激動,你叫我不要激動。咳咳。」高沉鈞直接站了起來,雙目怒視著屠遠。「你這個樣子,叫我怎麼能夠不激動。」

「好了,你要知道,我可是煉丹師,這一點生命力的流失,對我來說根本不成問題。」屠遠笑了笑,繼續風輕雲淡的說道。

「真的?」高沉鈞則是有些不相信的看向屠遠。

「現在我就差一味靈藥,便是能夠煉製補充生命力的丹藥了。只要能夠找到這一味靈藥,我便是能夠恢復以前風流倜儻的樣子。到時候你可別說,我長得比你帥了。」屠遠努力的讓氣氛變得輕鬆起來。

「少來,就算你變回原來的樣子,你也沒有我帥。」高沉鈞則是直接錘了一下屠遠的胸口,嘴角之上,終於是露出一絲笑意。

「不過你缺少的這一味靈藥,到底是什麼?」當然,高沉鈞依舊是極為關心的問道。

「好了,先不說這個了,你還是先把你的傷勢養好吧。」屠遠頓了一下,便是如此說道。囚鳳山脈危險異常,屠遠也是不希望高沉鈞同自己涉險。所以這奇星羽的事情,屠遠也是不打算告訴高沉鈞。

「好吧。」高沉鈞看到屠遠眼神之中的閃躲,便是不再繼續追問,而是直接坐了下來,運轉起自身的功法。隨著高沉鈞功法的運轉,源源不斷的靈力便是朝著高沉鈞體內涌去。高沉鈞身上的傷勢,也是在迅速的恢復著。不過高沉鈞的傷勢極為嚴重,想要恢復的話,絕對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畢竟高沉鈞可不是如屠遠這般,有著變態的恢復能力。

而屠遠,則是在高沉鈞身邊守了足足三天。三天過後,高沉鈞身體之上的傷勢,也是恢復了七八成。雖然如今傷口還是有一些疼痛,但是正常的行走,卻是沒有什麼大礙。在屠遠丹藥的幫助之下,高沉鈞恐怕是過不了多久,便是能夠直接恢復。

「對了,高沉鈞,你到底是怎麼認出我來的啊。」等到高沉鈞將眼睛睜開以後,屠遠便是迫不及待的問道。

「怎麼認出你?雖然你相貌變了,但是你的聲音卻是沒有變化多少。而且你的身形,也是和原來差不多。在加上這黃階十品的大還丹和小還丹,難道你覺得,我還會認不出你來嗎?」高沉鈞也是堆著笑意對屠遠說道。

「厲害厲害,我本來以為,改變了功法和樣貌之後,你必定是難以將我認出來,誰想到才剛剛見面,便是被你識破。」屠遠則是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可別忘了,你手上的麵皮可是我給的。你變成這般模樣,我自然而然就是想到了你戴上了麵皮。」高沉鈞也是笑了笑。

「原來如此。」聽到高沉鈞這麼說,屠遠也是恍然大悟。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對於高沉鈞來說,就只有功法變得不一樣,至於其他的,則都是沒有區別。

「對了,這一年你都是去了哪裡了。天元大陸之上,可是有不少人都是在找你呢。」這個時候,高沉鈞也是說到了正事之上。

「其實這一年,我是去了一個叫做西門島的小島。」屠遠說著,便是將自己這一年來的經歷都是簡單的說了一遍。說道晚風陵墓的時候,屠遠更是拿出一卷冊子,交到了高沉鈞的手裡。

「這是什麼東西。」高沉鈞看了一下,便是有些疑惑的對著屠遠問道。

「你看完就知道了。」

雖然不知道屠遠給自己的是什麼東西,但是高沉鈞始終覺得,屠遠給自己的東西,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只是當翻開手中的冊子之後,高沉鈞便是完全震驚了。屠遠給自己的這一件東西,絕對是不能用不差來形容的。這一本冊子,對於高沉鈞來說,絕對是無比貴重的存在。因為這一本冊子,正是當年林晚風的煉器心得。

「怎麼樣,還可以吧。」看到高沉鈞這樣的表情,屠遠也是滿意的說道。

「這,實在是太貴重了。」高沉鈞說著,便是將手中的冊子塞回了屠遠的手中。

「行了,我都看出來了。」屠遠則是又將冊子塞回了高沉鈞的手中。「我又不是煉器師,拿這個東西有什麼用。還不如放在你這裡,等你日後突破,也好幫我提升靈器的品質。」

「嗯。」高沉鈞看了一眼之後,便是直接將這本冊子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 「既然我已經將這一本煉器心得交與你手中,而你的傷勢也是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那麼我也是時候離開了。」這個時候,屠遠也是對著高沉鈞說道。

「屠遠,你這是要到哪裡去?」高沉鈞的臉色也是有些陰沉,不得不說,屠遠這樣的行為,實在是讓人有些懷疑。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煉製丹藥,需要最後一味靈藥。我自然是前去獲取這一味靈藥,否則的話,我還能去幹嗎?」屠遠笑了笑,便是準備轉身離開。

「等等,反正我現在也沒事,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吧,路上也可以和你照應一下。」高沉鈞則是急忙叫住屠遠。

「不用了吧,你現在傷勢還沒有恢復,跟我一起去就只能給我添麻煩,你還是不要跟過來了吧。」囚鳳山脈如此危險的地方,屠遠又怎麼會讓高沉鈞和自己一起去呢。所以想也不想,便是直接拒絕。

「怎麼,難道你看不起我。」高沉鈞則是有些不依不饒的說道。屠遠越是這樣,高沉鈞便越是覺得屠遠心裡有鬼。

「沒有,我怎麼會看不起你。只是你如今這個樣子,跟我一起的話就只能給我添麻煩,你還是不要跟過來比較好。」屠遠尷尬的一笑,心裡也是暗暗罵道,這個高沉鈞,怎麼就這麼難纏呢。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吧。」高沉鈞說著,便是直接站了起來,準備和屠遠一起前往。

「高沉鈞,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啊。你給我一起去的話,就只能給我添麻煩。不說出來是給你面子,你怎麼就這麼死皮賴臉呢。」屠遠直接轉身,對著高沉鈞怒吼道。囚鳳山脈這樣的地方,自己若是前往,可以說是九死一生。屠遠絕對不希望,高沉鈞同自己一起涉險。若是高沉鈞因為自己出了意外的話,屠遠絕對會後悔一輩子的。

「既然你這麼說,那好,只要你能打敗我,我就不與你同去。」高沉鈞手中的凌霄劍,直接橫在了屠遠的面前。

「我不想和你打。」屠遠轉過頭去,極為不悅的說道。

「不想和我打,可以,讓我和你一起去。」高沉鈞也是絲毫不讓步。

「好,我倒是要看看,我離開的這一年裡,你到底長進了多少。」屠遠眼神陰寒,傲龍劍則是直接出現。屠遠此時,可以說是被高沉鈞逼得沒有辦法了。雖然極為不願意和高沉鈞對上,但是高沉鈞這樣子,卻讓屠遠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

「難不成你以為,你控靈境的修為,真的能夠打敗我。」高沉鈞也是一聲冷笑。如今他身上的傷勢,已經是恢復的差不多。雖然不是全盛狀態,但是實力卻也是有著全盛時期的九成。對付屠遠的話,高沉鈞還是有著一些把握的。

「你試試就知道了。」屠遠說著,一道火焰巨龍便是直接自傲龍劍之中爆發而出,隨後一道冰霜巨龍也是跟著脫手而出,對著高沉鈞狠狠的撕咬而去。

「來得好。」高沉鈞大喝一聲,身體快速的後退,一道劍氣,便是自高沉鈞凌霄劍之中揮舞而出。當這一道劍氣出現的時候,一股堂皇大氣的氣勢便是直接出現,此時的高沉鈞,便是彷彿這一方天地的君主一般,凌駕於萬物之上。即使是火焰巨龍和冰霜巨龍遇到,都是要俯首臣稱。

「這到底是什麼招式。」屠遠的面色也是無比的凝重。雖然屠遠和高沉鈞關係極為不錯,但是屠遠基本上沒有怎麼看過高沉鈞出手,對於高沉鈞的實力,屠遠也是一點都不了解。此時看到高沉鈞如此霸道的招式,屠遠也是感覺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

而與此同時,高沉鈞的這一道劍氣,便是直接破開火焰和冰霜巨龍,朝著屠遠斬下。屠遠手中的傲龍劍一揮,一道劍氣便是扶搖而上,和高沉鈞的劍氣直接撞擊在一起。兩道劍氣,直接爆炸開來,化作紊亂的靈力。

「如果你的實力就這麼點的話,你還是趁早認輸吧。」高沉鈞說完,手中的長劍便是飛速的朝著屠遠刺了過去。高沉鈞手上的長劍快速的旋轉,一道道劍氣,直接形成劍刃風暴,朝著屠遠狠狠地斬殺而去。屠遠見狀,一個火紅色的大鼎便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無數的劍刃,直接落在這火紅色的大鼎之上。大鼎之上,金鐵之聲不絕於耳,但是這一道火紅色的大鼎,卻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壞。

與此同時,屠遠的身體,直接躍上大鼎。傲龍劍之上,劍氣爆發,對著高沉鈞怒斬而下。直接這個時候,高沉鈞手中的長劍直接對著上方一揮,數不清的劍刃便是直接朝著屠遠奔涌而去。屠遠的直接一個後空翻,躲過劍刃的攻擊。只是高沉鈞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屠遠的反應雖然極為迅速,但是卻依舊被劍刃擊中。

屠遠身上的衣服,則是直接被劍刃割成一條一條的。但是劍刃落在屠遠的身上,卻只留下一道淺淺的白痕。對於屠遠的身體,並沒有造成多少嚴重的傷勢。高沉鈞臨時改變劍刃的方向,也是讓劍刃的威力大大的削弱,從也是沒有發揮出足夠的威力。

「這怎麼可能。」看到屠遠居然沒有在自己的劍刃之下受傷,高沉鈞也是有些難以置信。自己這一招劍刃風暴的威力,高沉鈞是明白的。正常的化靈境一階的修行者,都是不敢小覷。可是現在,卻沒有對屠遠造成絲毫的傷害。不得不說,屠遠的肉身,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難不成你真的以為,我還是一年前的那個我嗎?」屠遠冷冷一笑,手中的傲龍劍,便是直接出現一道碩大的龍頭。當這一道龍頭出現的時候,周圍的空氣,都是變得灼熱起來了。

高沉鈞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體內的靈力,盡數的注入凌霄劍之中。高沉鈞的身邊,頓時出現無數的劍影。在高沉鈞靈力的催動之下,這無數的劍影,便是直接朝著屠遠的火焰巨龍轟了過去。

火焰巨龍爆發出一陣痛苦的咆哮,便是直接爆裂開來,化作漫天的火焰。無數的火焰,在半空之中緩緩落下,就彷彿下了一場火雨一般,場面極為壯觀。

屠遠的面色無比的凝重,他也是知道,高沉鈞因為受傷的關係,並不能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可是即使是高沉鈞這樣的實力,自己對付起來都是極為吃力。而且看這樣子,自己甚至是落在下風。這樣的結果,屠遠是斷然不能夠接受的。

相比於屠遠,高沉鈞的嘴角,則是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握著凌霄劍的手,則是更加的用力。不得不說,屠遠的實力遠遠地超出了他的想象。以屠遠目前的實力,就算化靈境三階的高手都是不一定能夠拿下屠遠。高沉鈞雖然修為要高出屠遠不少,但是此時也是感受到無比巨大的壓力。

「真沒想到,你居然這麼難纏,既然如此的話,你就來試試看我這一招吧。」屠遠說著,淡青色的火焰便是直接包裹全身,屠遠的手指,直接點了出去。一道火焰長槍,便是朝著高沉鈞爆射而去。長槍之上,爆發著讓人心悸的波動。就算是化靈境二階的強者,恐怕都是不敢硬撼。

看到長槍爆射惹來,高沉鈞的雙眸,也是死死的盯著這一道長槍。手中的凌霄劍之上,劍氣直接爆發開來。在這一道火焰長槍到達高沉鈞面前的時候,高沉鈞的身上,便是爆發出一股極為強烈的氣勢。高沉鈞手中的凌霄劍,直直的刺在了槍尖之上。槍尖之上的火焰,便是瞬間爆發開來。與此同時,高沉鈞凌霄劍之上的劍氣,也是瞬間爆發開來。當這些火焰接觸到凌霄劍的劍氣之後,居然卻盡數的撕裂,落下。

到最後,這一道炎槍便是直接爆裂開來,化作虛無。而高沉鈞,則是毫髮未傷。

屠遠的臉色,可以說是無比的難看。眼前的炎槍乃是自己如今所擁有的招式之中,威力極大的一招。可是即使是炎槍,都是被高沉鈞輕鬆的破解。

「難道你以為,我的攻擊就只有這麼點嗎?」而此時,高沉鈞的劍氣便是再度爆發。一道巨劍的影子,直接出現,朝著屠遠狠狠的刺去。巨大的劍影之上,一道道驚人的波動不斷的擴散開來。劍影所到之處,一切事物,都是被切割為虛無。甚至連腳下的土地,都是出現一道深深的痕迹。

屠遠眼神含火,身上淡青色的火焰完完全全的爆發開來。屠遠的五指,微微彎曲成爪,五指之上,淡青色的火焰似乎隨時都要熄滅一般,但是卻爆發出一股驚人的威力。

巨劍來臨的時候,屠遠的雙手,便是直接落下。屠遠爪子所到的地方,似乎連空氣都是被撕裂。淡青色的火焰,直接和劍氣交織在一起,劍氣和火焰不斷的糾纏。在高沉鈞的注視之下,高沉鈞的劍影,便是寸寸崩碎。而屠遠的手指之上,指甲則是一個個的脫離。當劍氣完全消散的時候,屠遠的十指指甲則是盡數崩碎,鮮血不斷的滴落。

不過屠遠此時身上的氣勢,卻是極為強大。屠遠的身體,彷彿和火焰融合在了一起。似乎他就是火焰,火焰就是他。

「高沉鈞,這是你逼我的。」屠遠的雙目通紅,似乎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在屠遠話音落下的這一刻,屠遠的身體,便是直接出現在了高沉鈞的面前。屠遠彎曲的手指之上,驚人的靈力波動爆發。當屠遠的手指落下的時候,就彷彿一道遠古巨龍的龍爪直接落下。

高沉鈞急忙拿出凌霄劍擋在了胸前,凌霄劍劍身之上,劍氣不斷爆發,不斷的削弱著屠遠手中龍爪的威力。高沉鈞的雙腳,此時也是不斷的下陷。與此同時,高沉鈞體內的靈力,則是毫無保留的注入凌霄劍之上,凌霄劍之上,劍光大盛。一股氣吞山河的氣勢,便是瞬間爆發出來。面對屠遠如此強勢的攻擊,高沉鈞也可以說是用盡了全力。

無數的劍氣,朝著屠遠切割而去。屠遠的身體,則是紋絲不動,任由劍氣落在自己的身上。而屠遠的右手,則是朝著高沉鈞一步一步的推進。高沉鈞的半個身子,都是要陷入泥土之中。而屠遠的上半身之上,早已是鮮血淋漓。甚至有著幾道傷口之中,都是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

而與此同時,高沉鈞終於是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便是直接噴了出來。而屠遠的身體,也是直接飛速的後退,撞在身後的一棵大樹之上,一動不動。

「你輸了。」高沉鈞艱難的站起身來,將手中的凌霄劍放在了屠遠的脖子之上。

「我輸了。」屠遠露出一個無力的笑容,隨後整個身體便是直接倒了下去。屠遠體內,海洋之心快速的運轉,不斷的修復著屠遠身上的傷勢。屠遠此時,也是吃力的從空間之中拿出了大還丹和小還丹,交到了高沉鈞的手中。

高沉鈞接過丹藥之後,也是慘然一笑,便是將這些丹藥,盡數丟入口中。

「你說,我們這麼打有意義嗎?」這個時候,屠遠聽到高沉鈞對自己問道。

「沒有意義。」屠遠苦笑。若是自己早知道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的話,自己絕對不會和高沉鈞出手。屠遠現在真的有些後悔,當初自己為什麼不答應高沉鈞,反而要和高沉鈞出手。高沉鈞化靈境二階的修為,難不成還不是自己一個控靈境九階的對手?

「沒有意義你還和我打,你是不是傻子啊。」高沉鈞吃力的說出這麼一句話,對著屠遠無情的嘲笑道。

「你不也一樣啊。」屠遠也是毫不示弱的嘲笑道。

「我們兩個,都是傻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