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知秋揮揮手,大家全部散開,潛伏在四周,耐心等待。

長夜漫漫,等待的過程,更加覺得漫長。

好在葉知秋現在有了定力,可以沉住氣。

凌晨一點左右,火龍蛛終於忍不住,從東側的一個巖洞裏探出一爪,將洞口的一塊小金條,扒拉進了巖洞。

葉知秋和柳雪潛伏在對面的草叢裏,看得清清楚楚,卻也沒有急着動手。

因爲火龍蛛還沒有完全出洞,此時出手,又會嚇得它躲進洞中。

火龍蛛收了一塊小金條,立刻退了回去,潛伏片刻,換了一個洞口,再次取走洞口的金條。

漸漸地,火龍蛛的膽子大了起來,行動利索。

半個小時不到,所有洞口前的金條,全部被火龍蛛扒拉進了巖洞。

現在,還剩下一小堆黃金,在距離洞口三丈遠的地方。

火龍蛛縮在洞中,探頭盯着那一堆黃金,躍躍欲試。

葉知秋和柳雪也各自準備,只等火龍蛛出動。

凌晨兩點半,火龍蛛終於忍不住,嗖地一下子鑽了出來。

柳雪按着葉知秋的肩膀,不讓葉知秋行動。

果然,火龍蛛這一招只是試探,剛剛出洞,便立刻一轉頭,從相鄰的洞口鑽了回去。

葉知秋在柳雪的手心裏捏了捏,佩服柳雪的判斷。如果剛纔貿然進擊,肯定又是無功而返。

再過片刻,火龍蛛這才第二次出洞。

這次,火龍蛛的動作反而很慢,緩緩接近黃金,一邊扭頭四看。

走到那一堆黃金之前,火龍蛛似乎被黃金所吸引,低頭嗅來嗅去,出神忘我。

葉知秋和柳雪互相捏手示意,然後施展奇門遁形,一東一西,忽地掠向山谷!

火龍蛛吃驚,急忙轉身衝向洞口。

“孽障,還想走嗎?”葉知秋一聲大喝,赤元劍由心而發,射向火龍蛛的脖頸。

“六返玄天,飛符撞星,玄天無極,開!”柳雪也同時出手,無極符飛了出去,旋轉着,切向火龍蛛。

戰氣凌霄 火龍蛛大駭,故技重施,猛地一個翻身,將後背的甲殼對準了葉知秋和柳雪。

鐺鐺!

葉知秋的赤元劍和柳雪的無極符,同時命中火龍蛛的後背,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火龍蛛吃痛,發出一聲怪叫,扭頭就走。

因爲葉知秋和柳雪擋在洞口前,火龍蛛回不來了,只能往別處走。

“畜生,留下命來!”忽然間一聲大喝,蔡光輝雙手握住新亭侯刀,從一塊岩石上跳下,一招力劈華山,直劈火龍蛛。

火龍蛛措手不及,被蔡光輝一刀劈中!

鐺地一聲響,火龍蛛的後背上,掉下一片甲殼。

但是蔡光輝的新亭侯刀也被震得脫手而去,直飛空中。

“呼呼——!”火龍蛛被徹底激怒,猛地一扭頭,對着蔡光輝噴出一口烈焰來。

“臥槽!”蔡光輝大駭,急忙轉身躲避。

符武通靈 可是烈焰兇猛,蔡光輝躲得慢了點,鬍子頭髮被燎了一大半。

“茅山飛石咒,起!”葉知秋急忙救護蔡光輝,點起一塊山石,砸向火龍蛛。

砰!

岩石落下,正中火龍蛛的後背。

火龍蛛被壓得軟腿,匍匐在地,扭着腦袋四處噴火。

柳雪松了一口氣,說道:“知秋不要停,繼續用石頭砸它。”

葉知秋當然不會停,連續催動飛石咒,不斷地砸在火龍蛛的身上。

蔡光輝躲在一邊,狼狽地撲打着身上的火苗,大叫:“師父不要停,給徒兒報仇啊!”

開創魔法時代 “說的好像你死了一樣!”葉知秋哼了一聲。

山石接連落下,每一次都砸在火龍蛛的後背上。

火龍蛛背上的甲殼,已經被完全震碎,露出鮮紅的嫩肉。

柳雪見縫插針,忽然飛出無極符,在火龍蛛的後脖子上切過。

失去了甲殼的保護,火龍蛛難以抵抗無極符的鋒利。

只聽見嗖地一聲,火龍蛛的小腦袋落地,脖腔裏有火光泄出。

葉知秋住手,驚歎道:“好厲害,這妖物死了還能噴火!”

蔡光輝提着新亭侯刀走了過來,在火龍蛛的身上亂戳亂刺,一番泄恨。

葉知秋瞪眼,制止了蔡光輝:“行了,妖物都已死了,你又何必鞭屍泄恨?”

蔡光輝嘿嘿一笑,這才住手。

柳雪抱着蘇珍和幼藍走來,說道:“切開火龍蛛的腹部,看看有沒有內丹。”

蔡光輝點頭,用新亭侯刀給火龍蛛開腸破腹。

下一刻,一顆火紅的內丹,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果然是火龍蛛,連內丹都是紅色的。”葉知秋感嘆。

一般來說,內丹都是純淨之色,瑩白有光,這樣的紅色內丹,連古籍上都沒有記載過。

蘇珍嗖地一下,掙脫柳雪的懷抱,跳在地上,伸出蛇信子去添那顆內丹。

卻不料那內丹溫度極高,蘇珍的舌頭剛剛添上去,就被燙得一哆嗦。

葉知秋大笑:“死妖精,心急吃不得熱豆腐,你猴急什麼?”

“內丹的靈力流失很快,知秋趕緊佈置結界吧,讓蘇珍和幼藍,就在這裏修煉。火龍蛛的內丹陽氣很足,說不定,蘇珍和幼藍,很快就可以重新做人了。”柳雪笑道。 “這死妖精重新做人,肯定又要來折磨我,讓我這個師公過上非人生щщш..lā”葉知秋搖搖頭,開始佈置結界。

對於蘇珍,葉知秋可是又愛又恨。

愛她活潑風趣,恨她總是調戲自己,搞得自己道心搖擺。

結界佈置好,葉知秋將火龍蛛的內丹打碎,又讓蘇珍和幼藍,進入結界內修煉。

火龍蛛屬火,內丹之中,含有強大的熱量。

蘇珍和幼藍在結界中呼吸吐納,一炷香過後,各自覺得燥熱難當,再也呆不住了。

尤其是幼藍,鼻血都流了出來。

柳雪見狀,急忙招呼幼藍和蘇珍出來,又對葉知秋說道:“知秋你自己修煉吧,別浪費了,蘇珍和幼藍,還是承受不了這麼多。”

葉知秋點點頭,走進結界中打坐。

可是葉知秋也頂不住火龍蛛內丹裏面的熱量,片刻之後敗退,因爲體內的燥熱,而臉如紅紙。

這時候天色已亮,好在谷底偏僻,並無人蹤。

葉知秋休息了一個多小時,繼續進入結界中打坐,這才把火龍蛛的內丹勉強消化。

“好了,我們可以回去了。”柳雪拍手說道。

葉知秋點頭,吩咐蔡光輝把這裏的黃金集中起來,全部帶走。

回到三塘村,葉知秋讓楊村長集中了村子裏的鄉親們,然後每家一根小金條。

當然了,葉知秋沒說這是從地裏挖出來的,只說是自己的積蓄,送給大家。

如果說是從地上挖的,那麼,根據某些規定,要上交……

最後,葉知秋又給守財鬼立了一個牌位,放在村前的土廟裏,讓鄉親們買點紙錢祭祀一下。

鄉親們得了黃金,家家戶戶都喜笑顏開,對葉知秋奉如神明,言從計聽。

正月二十六,葉知秋和柳雪離開三塘村,沿着陰山山脈繼續東進。

……

又過兩日,蘭國雄打來電話,他們夫婦已經向西走到陰山山脈的盡頭,並沒有找到封魔陣。

葉知秋順水推舟,忽悠道:“我們也向東走到盡頭了,同樣沒發現什麼封魔陣。想必,那個陣法早就不存在了,否則,萬人坑那裏,就不該有魔氣產生。”

蘭國雄說道:“既然如此,我就去龍虎山,向張天師覆命了。葉老弟,你們保重。”

已經在陰山一帶找了很久了,蘭國雄夫婦也失去了耐心。

葉知秋掛了電話,心情大好,看着柳雪問道:“雪兒,陰山之事,總算忽悠過去了,我們現在去哪裏?”

柳雪摩挲着蘇珍的小腦袋,說道:“這段時間,我們沒有什麼大事,應該全力着手蘇珍和幼藍的恢復,順帶着,我們也休整休整。”

“去南方找五通神的麻煩?”葉知秋問道。

柳雪搖頭:“蘇珍和幼藍,這段時間也服用了內丹,進展很快,就是人氣不夠。所以我打算,一路向南,讓她們在人多的地方,接受人氣的滋潤……”

“好,就這麼辦。”葉知秋點頭。

蘇珍和幼藍不恢復,帶在身邊總是不方便。

柳雪打開手機地圖看了一下,說道:“這裏向南,就是武城張家口,就作爲我們的第一站吧。這裏也算是個大城市,找個高校,讓蘇珍幼藍接受人氣滋潤,效果一定不錯。”

“好啊,我也接受一下人氣的滋潤,這麼多天一直在野外,都快變成野人了。”葉知秋笑道。

衆人說說笑笑,徒步前往武城。

那一窖金,在三塘村散發了一些,還有一千多兩,都背在蔡光輝的身上。

原本,是秦毛人當搬運工的,現在秦毛人在茅山,蔡光輝就成了夥計。

不過黃金的比重很大,一千多兩黃金,放在一起,也就是幾本小說的體積,攜帶方便。

正月最後一天,葉知秋和柳雪進了武城,就在建築學院的附近,找了一個旅館落腳,等待晚上行動。

晚飯後,葉知秋將蔡光輝和鬼童子留在旅館,自己和柳雪帶着蘇珍幼藍,前去建築學院。

大學是開放式的,不禁外人進出。

葉知秋和柳雪來到操場上,慢慢散步,等待夜深人靜。

學校已經開學一週了,又趕上暖春,學校操場上很熱鬧,都是一對一對的大學生情侶或者三五成羣的同學團伙。

柳雪看着來來往往的同齡人,有些羨慕,說道:“其實能讀大學,也很幸福。我很遺憾,沒有上過大學,那幾年都在昏睡,浪費了大好時光……”

葉知秋一笑:“你的超級大腦,讀大學也沒意思,不管什麼知識,都是一看就懂,有什麼好讀的?”

“也是,小時候讀書,我看一遍就記得,同學們背來背去,卻總是記錯,被老師罰站……”柳雪嫣然一笑。

太容易的事,做起來肯定沒意思,因爲沒有挑戰性,也就感受不到喜悅。

此時,對面匆匆走來一個戴眼鏡的男生,手裏拿着一沓宣傳單,咧嘴笑道:“同學,要不要辦校園卡?送流量送話費,每月十六塊六……親情通話、情侶通話全免費……”

葉知秋搖搖頭:“不用,我的電話卡已經充滿了話費,這輩子都用不完。”

眼鏡男生一愣,盯着葉知秋的臉,遲疑着問道:“兄弟,琅琊山區的人吧,聽你說話,有我家鄉的口音啊。”

葉知秋皺眉:“我有琅琊山的口音?”

雖然家鄉在琅琊山下,但是葉知秋十歲上茅山,在茅山呆了十年,早沒有家鄉的口音了。

眼鏡男還在打量葉知秋,問道:“那你是不是琅琊山的人?”

葉知秋也在打量對方,腦海裏努力搜索。

忽然間,葉知秋看到了對方左眼皮下面的一塊黑痣,不由得眼神一亮,手指對方叫道:“你是陳牌坊的堯鎮元!”

“你果然是葉知秋!”對方大喜過望,一把抓住葉知秋的胳膊:“兄弟,真的是你呀!”

堯鎮元是葉知秋的同村發小,十歲之前的日子,他們每天都在一起瘋玩。

堯鎮元的左眼皮下面,有一顆黑痣,在鄉下,俗稱‘愛哭痣’,葉知秋記得清楚。

剛纔,也是憑着這顆黑痣,葉知秋才認出了對方。

畢竟十年不見了,大家都變了很多,沒有這顆痣,葉知秋打死也想不到,居然在這裏遇見了小時候的玩伴。

可是葉知秋很奇怪,堯鎮元是怎麼認出自己的呢? 堯鎮元似乎知道葉知秋的心思,咧嘴笑道:“葉知秋,知道我是怎麼認出你的嗎?”

葉知秋一笑:“我就在想這件事,你是怎麼認出我的?”

“哈哈,我會算!”堯鎮元齜着一嘴白牙,笑得跟棉鞋開幫一樣,揮手道:“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今天會遇上你!”

“別吹了,你一定是在我爺爺那裏,看過我近年的照片。”葉知秋翻白眼。

在茅山期間,葉知秋經常給爺爺寫信寄照片。

想必是堯鎮元在陳牌坊老家,在爺爺那裏看過自己的照片。因爲爺爺說過,堯鎮元這孩子不錯,放假期間,經常幫着他做事。

堯鎮元拍在葉知秋的肩膀哈哈大笑,又看着柳雪,問道:“知秋,這位美女是誰,你女朋友啊?”

葉知秋點點頭:“她叫柳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