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為什麼要給我看書?」王風想,既然自己不是龍族,那莉安娜又幹嘛那龍族的書籍給王風看,再說他也看不懂龍族的文字。

「我並不是想讓你看書,我只是想讓你翻開這個箱子而已…也只有你在打開這個箱子之後才能夠看到裡面的書籍,要不你連碰他的資格都沒有!」莉安娜一反平常的淡然,變得很是嚴肅。

「我為什麼要打開這個盒子?我又為什麼要看裡面的書?」王風不屑的將盒子放在桌子上。

媽的南瓜,牛什麼牛,龍族就了不起啊?老子偏偏不看那破書也不開這盒子!王風骨子裡多少有那麼點吃軟不吃硬的因素。說我沒資格,老子還不屑看你呢!

莉安娜並沒有生氣,而是重新拿起盒子笑道:「難道你沒有信心?」

激將法!這擺明了激我嘛!不過王風確實是沒有底,這箱子不知道什麼做的,上面的魔法陣又是非常奇怪。

「對一件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難道還需要信心來維持?」王風冷笑道。

「王風,你覺得我像是個無聊的人嗎?我可以清楚的告訴你…」莉安娜彷彿突然間變了一個人,身上的氣息讓王風感覺到巨大的壓力。「如果你打不開這個盒子,你就只能永遠留在龍域裡面了…而且,我絕對不會讓珂純和你在一起…」

王風嚇了一跳!

草!這女人瘋了!我能不能出去,能不能和珂純在一起關這個鳥盒什麼事?

看到王風依然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莉安娜加了一句:「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

「我也不是在和你開玩笑!」王風憤憤道:「我和珂純之所以能夠在一起那是因為我們相愛,而我能不能出去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說完,王風轉身準備離開。

好像自己的什麼事情都要經過她的同意一樣!今天晚上老子就帶著珂純離開!

王風剛走了兩步,書房的門碰的一聲關上了。

王風冷冷一笑,突然一腳踹在門上。「碰…」王風感覺自己像是踹在了鋼板上,門竟然沒有被踹開。王風愣了愣,他這一腳的力道,別說是一扇門,就算是一堵牆都可能倒了,可是這看起來很普通的門就是不開。

「王風,你知道嗎?這這樣是很沒禮貌的!」莉安娜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沒有踢開門,王風知道一定是莉安娜搞的鬼;王風想到:以這個婆娘的實力要留住我是絕對不在話下的!可是我王風不能讓一個女人就這樣玩弄!

王風,你要冷靜!你一定要冷靜!王風深吸了口氣,靜靜的站在門前。冥想之力隨著他的意念透過空氣滲透到門上,王風感覺到這門上似乎被下了一道禁忌一般,有一股奇怪的能量裹住了它。王風眼睛看到的門和用冥想所感受到的門完全是兩回事。

眼睛看到的是一扇普通的門,而王風腦海中卻是出現另一個境況:一道能量牆!透明的能量如城牆般在堵在了王風和門之間。

草!就知道一定是被做了手腳!

一道冥想之力化作刀刃在王風的意念下劈在了能量牆上,能量牆沒有任何的損傷。王風一咬牙,能量突然化作了一個尖刺,旋轉著朝能量牆飛去,並且在能量牆上不斷旋轉。

後面的莉安娜靜靜的看著王風,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沒用的!就算是你們人類戰魂全力去劈這堵牆也是不可能對它造成什麼損傷的…」她的言語中是極度的自信。

「是嗎?」王風加大了輸出的力道,他已經看到了能量牆在冥想之力的轉動下出現了一個缺口,又一道能量刃接著工作了。

或許莉安娜說的是現實,但是王風不是人類戰魂,用的也不是人類的鬥氣,王風所用的能量絕對不是莉安娜所能理解的。

看到王風依然不依不饒,莉安娜乾脆拉過椅子,在書桌後面坐了下來。手指微微一動,一本書從書架上慢慢的飛到她手上,她悠閑的翻開古樸的書本,嘴角帶著笑意。一副「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的樣子。

即使沒有轉頭,王風也看得清莉安娜現在正在做什麼。莉安娜越是這個樣子越是容易激發王風的韌性。即使王風發現,每一道能量刃都只能挖出一個淺淺的痕迹,但王風還是毫不氣餒的發出冥想之力。

一分鐘過去了,王風已經滿頭大汗!這樣持續的發出冥想之力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至少王風從來沒有這樣高強度的使用過它。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能量已經接近枯竭,但是面前的牆壁卻只被挖出了一個不到五公分的深度,王風都不禁有點氣餒。他自己都不知道這牆壁到底有多厚呢。而且就算他能夠突破這道禁忌,莉安娜只要手一揮他難道又要繼續這樣的工作?

媽的,老子就不信了!王風堅持著。可是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無奈的放下了雙手。體內的冥想之力已經告罄,只剩下那股白光在不斷的涌動。

靠!王風暗罵了一聲。「看到「後面的莉安娜依然悠閑的捧著書本,若無其事的樣子他心裡就有一股莫名的火焰在燃燒。

突然,王風一拍自己的腦袋!這能量牆並沒有覆蓋整個房間啊,我怎麼就這麼傻,從一開始就被局限於從門出去!

門出不了,老子跳窗還不行嗎?王風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剛剛恢復了一點的冥想之力頓時化作一個拳頭飛向窗戶。

「啪…」窗戶哪裡經受得住王風的轟擊?一聲巨響之後,窗戶爆開了,王風身體一閃已經出了房間!

莉安娜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揮手。能量牆頓時消失,後面的門也隨即打開。王風剛想要離開,突然感覺自己眼前光芒一閃,莉安娜擋在了他的去路上。

「媽的,你有完沒完?」王風不去理睬她,直接繞過她身邊,朝前面走去!

「王風,我告訴你!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現在離開我不會阻撓你,但是你不要想再見到珂純,更不要想離開龍域…」莉安娜淡淡的語氣中帶著威脅的味道。

王風本來已經繞過了莉安娜,他突然停下了腳步,站住。

不過他沒有轉身,冷冷的聲音從他口裡發出:「莉安娜,你有很強的實力,也許你認為這樣就能夠左右一切!可是,我想告訴你,你錯了!就算整個龍族都怕你,我…王風還是沒有把你放在眼裡!」

說完,王風邁開了步伐,毫不猶豫的離開了…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離開了書房,王風筆直朝珂純的房間走去。

這個房間本來是珂純的實驗室,但是因為王風現在住在這裡的原因,珂純也沒有怎麼做試驗了,所以她也將這實驗室整理出來當成了王風的房間。

門虛掩著。王風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之後才推開了門。他不想剛才的事情影響他對珂純的態度,這個女呵善良的,王風不想她為了這件事難過。至於莉安娜的威脅,王風不想去多想。兵來將擋,水來土淹!事情到了再解決,不要讓不快影響自己的心情!

「王風,你回來啦?」珂純的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她的面前是一個很高的水桶,水桶裡面已經放了近八成滿的水了,水上有淡淡的熱氣溫度應該不算很高。此時,珂純正挽起袖子,用手臂吃著水的溫度。

看到這個場面,王風心裡殘留的鬱悶一掃而光,露出微笑,王風走到珂純身邊,輕輕抱住她道:「珂純…」簡單的一句話,幸福已經佔據了王風的心。

珂純輕輕嗯了一聲,彷彿是感受到王風此時的心情。轉過身慢慢懶豬王風的腰,低聲道:「水已經好了…」

聞著少女的發香,王風的心突然感到一絲不安。不能離開這裡的威脅對王風來說他並不怎麼在意,可是,不能再見到珂純…感受少女身上的溫度,王風知道如果真的以後都不能再見到她的話,他會一輩子不安,珂純也會傷心…

王風,你是不是太意氣用事了?不過是讓你吃一下打開那個盒子而已嘛,用得著那麼較勁嗎?莉安娜怎麼說都算救過你一命啊!但是想到莉安娜那樣子,王風知道就算能在選擇一次的話,他還是會拒絕的!原因無他,他體內留著的是軍人的血液,是不屈的靈魂。寧可站著死,不願跪著生!

王風正天人交戰,珂純突然抬起頭看著他。「王風,剛才母親叫你過去有什麼事嗎?」少女臉上的紅暈尚未退卻,嬌艷如開放的白蓮,純潔中透露著風韻。

「沒什麼!她只是讓我了解一些關於龍族的情況!」王風微微笑道,不想讓珂純為此擔心,可是又莫名其妙的加了一句:「珂純,你會離開我嗎?」

說完,連王風自己都覺得特傻!如果是珂純的意願他還用擔心嗎?

「王風,你怎麼啦?」珂純也感受到了王風的變化,不禁有點擔心。

「呵呵,沒事只是離開安姆洛平原太久了,有點感慨而已!」

王風想要轉移話題,珂純卻是睜大了眼睛靜靜的看著他,眼中閃過一絲落寞。「不,你有心事瞞著我。是不是母親對你說了什麼?」

「真的沒有!」王風伸手摸摸水,笑道:「水就快涼了!那先洗澡咯!」

「嗯!」珂純紅著臉,離開了王風,一會兒端來幾件衣服:「這些都是我父親以前用的,你先穿著吧…我先出去,洗完記得叫我哦!」

王風知道珂純要幫他洗衣服,微笑著點點頭。

珂純走了兩步,突然小跑回來,踮起腳尖在王風臉上輕吻了一下:「我不會離開你的!」說完,紅著臉跑了!

王風呆在原地,隨後長長的嘆了口氣,解開身上的黑袍跨進水桶裡面。水的溫度剛剛好,王風舒服的哼了一聲。自從走進雷鳴峽谷之後,王風就再沒有好好的享受洗澡的滋味了。

清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后,王風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擦著身體。這澡足足用去了王風一個小時的時間,看到這桶水都有點渾濁,王風真有點不好意思。

洗了澡,王風感覺神清氣爽,渾身充滿了力量,穿上了珂純準備的衣服后,王風又看了看換下的黑暗法袍。

其實作為魔法物品,這法袍並沒有多臟,因為它本身就自帶了潔凈能力;不過珂純既然說了要幫他好好整理一下,王風也不好違著她的意思。

整理完畢,王風抬著木桶大開門走了出去。卻看見珂純正坐在門口等著。

看到王風出來,珂純從欄杆上跳了下來,上上下下仔細的看了王風一會,隨後滿意的點點頭跑進了屋子。

倒掉水回來,珂純已經不在房間里了。椅子上的黑暗法袍也不見了。應該是被珂純拿去洗了,王風微微一笑,也不怎麼在意。

精神特好,王風心情也不禁好了許多,隨便扭動了幾下身體后,王風朝珂純的花園走去。

那裡是通往雷鳴峽谷的必經之地,王風如果要回去的話總是要經過那裡的。盡避王風再怎麼不在意,莉安娜的話還是留在他的心中了。如果不去檢查一下那裡的的情況,王風的心中總有點不踏實。

毫無阻礙的走出了莊園,站在花園裡面被涼風一吹,王風更覺精神百倍。首先,他先往原來佐爾和福克森住的那排屋子走去。

他們兩個跟著大鬍子離開了龍域,這件事不知道被龍族發現了沒有。如果有的話,不知道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王風知道,龍族之所以以前放任著兩人住在離雷鳴峽谷這麼近的地方那是因為以他們兩人的實力是絕對沒有可能通過那裡的!如果說佐爾和福克森提出要自己回去人類社會的話,可能龍族都樂得讓他們走,因為他們根本上就走不出峽谷。

黑暗深淵之所以這麼神秘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它座落在雷鳴峽谷內,而且它是開闢出來結界。雷鳴峽谷作為龍域的天然屏障,除了會飛的生物外,其他的生物根本就到不了這裡。而且,龍域外面是一層偽裝的幻境,任何人從高空中看向這裡都只能看到茂密的樹林,這幻境甚至還覆蓋了雷鳴峽谷的一部分。

說句比較貼切的,之所以這裡神秘,那是因為龍域根本上就不是在凱爾大陸上的。它是一個奇異的存在,只是以雷鳴峽谷盡頭的薄膜作為一道門,一道進入另外空間的大門。也就是說要進入這裡只有通過那薄膜,其他的地方是絕對找不到這裡的。他是一個幾乎不存在的世外桃源,當然這個世外桃源是被強大的生物佔據的。

在本來的屋子裡面待了一會,回味一下剛剛來到龍域那時候的情況后,王風走出了房子。人去房空,那裡面已經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

接著,王風來到了花園的中心,當時他就是在這裡碰到珂純和莉安娜的!當時,珂純只是一個讓王風驚艷的女孩,羅蘭度是一個讓王風產生厭惡的惡棍龍,而莉安娜卻是完美的母性形象。可是現在,珂純已經成為了自己的女朋友,惡棍成為了曾經的戰友在王風的心中留下了痴情男的形象,而最偉大的母親卻是威脅這王風。歸路還有情感…

王風只來到龍域幾天啊!這麼大的變化不得不讓他感慨!

躺在草地上,拔起一根野草叼在嘴邊,王風哼起了自己喜歡的歌曲:「人生是一段風雨相伴的路,學著成長時難免會犯些錯誤,偶爾有點累也曾讓日子虛度,可總得向前走用疲憊的腳步…」享受完往日的風情,王風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花叢中,他似乎看到了佐爾正朝自己微笑,隨後矮小的身體隱去只留下長長的感嘆:年輕真好…

是啊,年輕真好!這樣的感嘆游吟的騒人們感嘆至今,留下的卻是他們的蹣跚和老邁。

王風,你又不是歷史的騒客,你又感嘆個啥?就算是感嘆也沒有人會記得的!王風自嘲了一聲,慢慢地朝薄膜走去。

「王風,你終於來了!」

突然洪亮的聲音在最靠近薄膜的花叢中響起,王風定睛一看,眼裡是薩斯剛毅的臉。是的,還帶點無奈…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王風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他知道我會來?是莉安娜叫他來攔住我,怕我通過這裡?

薩斯從花叢中走了出來,他走的很從容,但是王風還是「不小心」的感受到他腳步的迫切。

面對這個男子,王風自認沒有什麼好溝通的,最少在他為了自己的地位忽視珂純的那一次會議起王風就是這麼認為的。

薩斯似乎有話要說但是卻不知道怎麼開口,站在王風面前看了王風很久,眼神一直有點閃爍。

「沒事嗎?沒事我回去了!」王風受不了這樣的場面,轉身準備離開。

「王風,等一下!」薩斯在後面叫住了他。

「怎麼?有事?」看到薩斯,王風原本舒爽的心情被糟蹋了,所以也沒有什麼好口氣。反正王風不是龍族的成員,對於這個大長老他基本上不會賣賬,如果不是還住在他的領地,泡著他的女兒,恐怕王風會二話不說就直接離開了。

「有些事我想我必須跟你談談!」

王風注意到大長老的口氣恢復了正常。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是莉安娜派來的才對,王風重新面對著他:「有什麼你就說吧,薩斯長老!」王分故意將長老兩字加重了音調。

薩斯一愣,隨後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王風,你是不是覺得我是一個為了名譽而忽視女兒生命的不合格父親?」薩斯的笑聲突然停止,他靜靜的看了王風一會道。

「難道不是嗎?」王風也毫不客氣的回道。他在議會上的表現王風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而在王風和珂純逃往的時候,他當時也是攔住了他們。

「你把事情想得也太簡單了吧!」薩斯冷笑道:「你覺得處理珂純那麼大的事情我會沒有告訴莉安娜嗎?你覺得珂純作為我唯一的女兒我願意失去她嗎?如果你真的是那樣想的話,證明你還不夠成熟…」

薩斯的話不像是在說謊。這麼說,他是將事情告訴過莉安娜的,既然他和莉安娜說過,那麼莉安娜救珂純的時候為什麼又是那般的義正言辭呢?難道說…

王風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按照這樣推測,這場鬧劇不過是他們夫妻兩的一場表演而已。在珂純犯錯之後,他們早就已經想好了救出珂純的計劃,而其他的人,包括王風和其他的長老都是只是被他們利用的棋子而已。

演白臉的是他們,演黑臉的也是他們。而到了最後,珂純的罪不了了之,大長老在別人面前留下了一個大義滅親的形象,莉安娜又顯示了自己的分量。

原來,最傻的那個一直都是我!王風心中冷笑。莉安娜和薩斯果然都是不簡單哪~「找我有什麼事,說吧!」王風淡淡道。大長老的解釋並不能讓王風對他有好感,反而讓王風在面對這個男子的時候更加謹慎了。

「王風,我希望你能夠離開珂純!」大長老突然道。

王風眼中光芒一閃,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在這個男人面前,他必須保持絕對的冷靜。「薩斯長老,如果我的回答是『絕對不可能『呢?」

「那我只能遺憾的告訴你,你想和珂純在一起也是絕對不可能的!」薩斯冷冷道。

王風看著他,冷笑!「大長老,這個世界不是你說了算的,你說不可能就不可能啊?」自己愛的女孩兩個最親的人,一個告訴他:你以後別想再見到珂純;而另一個站在他面前跟他說:你們兩絕對不可能!這樣的情況,王風能不發火嗎?我和珂純是真心相愛,難道我們招誰惹誰了嗎?

「王風,難道你還不明白嗎,珂純不是普通的龍族,她是絕對不可能和人類在一起的!」大長老道。

人類?果然,如莉安娜所說,這些老傢伙都明白情況的。

「就算珂純是聖龍之後又如何,大長老,如果你是想告訴我聖龍血統是不容許我褻瀆的,我勸你還是算了吧!」

「看來你還是沒有明白問題的關鍵!」薩斯長長的嘆了口氣,繼續道:「你應該知道,莉安娜擁有了龍皇的傳承,也就代表了不管她有沒有繼位,她都是龍皇無疑的!而你想過沒有,等莉安娜老了之後呢?她的繼承人是誰?誰將是下一代的龍皇?」

王風心頭一跳。是啊!莉安娜只有珂純一個女兒,珂純當然就是她的下一代繼承人,也就是說珂純是將來的龍皇;龍族最高貴的龍皇是一個普通人類的妻子,龍族成員會贊成嗎?同樣身為龍族成員的父母會贊成嗎?相信,如果珂純一旦和王風在一起,那麼她的傳承地位絕對也會跟著消失的。像莉安娜和薩斯這樣的人他們會看著龍皇之位,龍皇的能力落入其他人身上嗎?

薩斯看了看王風,繼續道:「珂純生下來就註定是不凡的!你知道為什麼我們從來都不強迫她習武嗎?那是因為根本上沒有這個必要,將來不管她的實力怎麼樣,她都絕對是龍族第一高手!王風,你知道嗎?你如果不放開她的手,你就相當於毀了她…現在,珂純還是個孩子,她對你的感情在我們看來都是不成熟的,也是註定沒有結果的…既然不會有結果,那麼你們一定是要分開的…王風,我可以向你承諾,只要你肯離開珂純,你隨時都可以離開龍域!」

王風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扎到一般難受,跟珂純在一起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這樣的情況會發生。更沒有想過,她可能就是下一代的龍皇。

難道命運註定我們必須分開嗎?以前冒著生命危險就是為了救出珂純,可是現在兩人都沒事了,卻又不得不分開嗎?如果用離開珂純是自己回人類社會必須付出的代價,當初我又何必留下?

王風的心在滴血。愛等於傷害,這就是他們正在走的路嗎?看著薩斯期待的眼神,王風突然有種無奈的感覺。

真的要離開珂純嗎?眼前就是那奇異的薄膜,只要現在踏出這一步,以後就一了百了!可是,莉安娜又說過,絕對不會讓王風離開龍域的。王風真的可以踏出這道門嗎?

「不,誰都不能帶走珂純!」掙扎了許久,王風最後聽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吶喊。

「薩斯長老,恐怕我不能讓你如願了!」王風感覺自己的笑容有點僵硬,但是自己的心卻是堅定的。來到異界這麼久,他經歷了太多的危險但是到現在他都熬過來了,他就不信自己闖不過這一關。

「我希望你能再考慮一下!」薩斯看著王風淡淡道:「那樣,對你們都好!」

王風嘴角帶著冷笑,他想到了可純純凈而善良的雙眼。他彷彿看到看到了可純正被莉安娜和薩斯逼上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座位,而可純正措手無策的看著下方一雙雙帶著精光,似乎要將她吞沒的眼睛。彷彿看著她在無奈下眼神漸漸變得冷漠,變得「睿智。」

可是,對可純來說,讓她以龍皇的身份生活就真的好嗎?至少王風不這樣認為。

為自己找到了最好的答案,王風微笑了起來,看了看薩斯王風轉過身離開。他知道自己的回答薩斯一定是不會滿意的,而他自己也是不會改變這個觀點的。既然是這樣,那就么有談下去的必要了。

「站住!」王風走了幾步,後面傳來薩斯冰冷的聲音;王風慢慢的回過頭!

「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確切的答案!」薩斯說著。強大的氣息漸漸的透露出來。

王風從那雙金光閃爍的眼睛中看到了威脅,還有一絲…殺氣!

「我想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王風道。此話一處,王風能夠感覺到殺氣在薩斯身上蔓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