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一刻,天地彷彿靜止了一般。

九霄宗弟子們,內心畏懼,但是臉上的表情,卻堅強萬分,他們知道會死,但是卻不害怕。

薪風看著這些師弟們,內心也是痛苦不已。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雷霆之音,從虛空闖蕩而來。

「放肆……。」

一股滔天氣勢,從天而降,那幾名剛剛拔地而起的罪惡弟子,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壓力。

一隻從天而降的手掌,遮天蔽日,直接將他們死死的拍在了地上。

「風兄受罪了,為兄來遲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凝神望向虛空之中。

而薪風聽到這聲音,頓時一顫,一臉的不敢置信。

PS:最近碼字的感覺還算良好,中期劇情開始,後面世界觀會逐漸擴展,謝謝大夥的支持,求訂閱,求一切。(未完待續。) 「林兄,你怎麼會在這……?」薪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沒想到林兄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可是林兄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聖宗與九霄宗相差甚遠啊。

林凡從虛空之中落下,隨後來到薪風的面前,拍了拍其肩膀,「為兄,近日心神不安,茶飯不思,掐指一算,感覺風兄應有難,為了證實,我從聖宗一路趕來,只為心安。」

「林兄,我……。」薪風一聽,頓時淚流滿面,這是被感動了啊,他沒想到林兄竟然為了證實自己安全,從遙遠的聖宗趕來。

「風兄,莫哭,待為兄給你找回場子之後,咱們在好好聚一聚。」林凡輕拍薪風肩膀說道。

此刻九霄宗弟子,看著這從天而降之人,心神也是大震,同時聽聞此人便是林凡,心情也是莫名的激動起來。

他們可是知道林凡的,大師兄回來之後,一直在跟他們講聖宗這個最強天驕弟子,說的他們心中也是仰慕已久。

如今一眼看去,果真如大師兄所說的一般。

心懷大義,頂天立地。

「林師兄……。」

九霄宗弟子看著走來的林凡,也都讓開一條道,隨後尊敬的問候著。

林凡看著這些弟子,微微點頭,「你們都是好樣的,放心,本師兄現在就幫你們找回場子,你們只需好好看著就成,剩下的一切交給師兄便可。」

九霄宗眾弟子聽著林凡這一番話,也是激動的顫抖著。

「師兄,加油啊。」

「林師兄。」

「林師兄一定會為死去的師兄弟們報仇的。」

……。

此刻古天昊看著那走來的身影,身子微微一顫,他看不穿眼前此人的修為,而看著那些被一掌拍死的眾人,內心也是一凝。

很強。

雖看不穿修為,但是就這一掌,也給古天昊帶來了莫大的壓力。

「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事嗎?」林凡看著古天昊冷聲問道。

古天昊看著林凡,沒有說話,心中考慮著,如果不行就直接逃跑。

「怎麼,不說話了?」林凡見古天昊沒有說話,頓時面色一冷,一甩衣袖,「我告訴你,你犯的事情可大了。」

「我林凡的兄弟,你都敢欺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林凡是何人。」林凡厲聲道。

薪風聽著林兄所說的話,感動的都快哭了,就跟小弟被人欺凌的時候,老大哥強勢登場,為其找回臉面。

而九霄宗弟子們,也是撇著古天昊,剛剛不是凶的厲害了嗎?怎麼這個時候不凶了。

古天昊陰沉的看著這些人,「你是什麼人?」

古天昊不知道對方的來歷,同時此人神神秘秘,修為也很難拿捏。

如今九霄宗大批高端武力,都跟隨韓宗主去了聖宗,如果自己不是對手的話,那麼就真沒人能夠鎮壓此人了。

「想知道我是誰,就你還不夠資格。」林凡冷聲道。

「給老子去死。」這一刻,古天昊動手,渾身氣息暴漲,身形沒入虛空之中,瞬間出現在林凡的身後。

「給我死……。」古天昊臉色狠辣,勢如破竹的一拳,攜帶無上威勢朝著林凡的胸口襲來。

「林兄,小心。」薪風看到這一幕,頓時大驚。

林凡不屑一笑,直接一個巴掌甩出,怒吼一聲,「給我滾粗……。」

「砰……。」

「亘古之臂」猛的一下,可不是開玩笑的,古天昊哪怕在牛,也得跪在這裡。

「轟……。」

這一刻,眾人目瞪口呆看著眼前一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沒有想到,古天昊竟然被林師兄一巴掌給轟在了地上,腦袋都變型了。

這怎麼可能……。

薪風也是看傻了眼,他想過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比如激烈的戰鬥一場,可是卻從沒想過勝負竟然是剎那之間。

「哼。」林凡冷哼一聲,隨後將古天昊的屍首扔進了天地熔爐內煉化。

「好了,解決了。」林凡面容略帶一絲笑容的說道。

九霄宗弟子們,微微愣神了片刻后,頓時歡呼了起來。

「贏了……。」

「這可惡的傢伙,終於死了……。」

林凡看著九霄宗弟子那歡呼的聲音,也是笑了笑,隨後來到薪風的面前,「對了,宗主呢?」

而就這一剎那,薪風想到了什麼,內心一凝,急忙說道,「不好,宗主他們去了聖宗。」

「什麼?」原本滿臉笑容的林凡,微微一愣,隨後不敢置信的看著薪風,「你說韓宗主去了聖宗?」

「恩,我也是聽師弟說的,應該不會有錯。」薪風說道。

「林師兄,大師兄,這是真的,宗主他帶著眾人在前二天,就已經向聖宗出發了。」此刻一名弟子說道。

林凡神色一凝,有種不妙的感覺。

他不怕韓宗主直接跟聖宗對干,但是怕的就是韓宗主玩陰的。

「風兄,這次恐怕聚不了,我必須趕回聖宗去。」林凡急忙說道。

「林兄,你先別慌,我們必須想好對策,從九霄宗出發到聖宗,路途遙遠,宗主他們修為大圓滿境界,可以虛空飛躍,我們這樣趕不過去啊。」薪風說道。

而薪風這番話,卻如同一盆涼水,澆灌在林凡的頭上。

對啊,怎麼可能來得及。

九霄宗距離聖宗如此遙遠,而自己雖然戰力無雙,但是修為還停留在小天位初階,根本趕不上啊。

麻蛋的。

這一刻,林凡怒了,怎麼都是這些破情況啊。

「叮,恭喜煉化得到五條規則之鏈。」

這時天地熔爐的煉化也完成了,但是林凡根本沒心思想這些。

咦。

對了……。

這時候,林凡突然想到了一點。

風兄,只能對不住了,你師傅的屍體,我只能自私一次了。

隨後林凡將梁易初的屍體也扔進了天地熔爐之中。

「叮,恭喜煉化得到十條規則之鏈。」

「風兄,等會我們就走,我已經有辦法了。」林凡說道。

「恩。」薪風點了點頭,但也不知道林兄到底有何辦法。

如果是乘坐戰舟,沒有十天半個月,也不可能到達。

莫非還能撕裂虛空不成?

PS:彙報一件事情,上架第三天,便已經精品了,而如今,我也已經簽了長約,下一步,就是朝大神約前進。大夥很給力,我現在肚子很餓。(未完待續。) 十五條規則之鏈或許已經夠了。

但林凡也不太敢保證,畢竟這是第一次運用,也不知道到底夠不夠,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風兄,宗門寶庫在哪?現在立刻帶我去,很重要。」林凡立馬說道。

薪風雖然不知道林兄問寶庫之地幹什麼,但是他相信林兄,因此二話沒說,帶領林凡去寶庫,在路過師弟們那屍體的時候,薪風握緊了拳頭。

「師弟們,師兄現在有急事,回來之後一定會好好安葬你們。」

……。

「林兄,這裡就是寶庫的所在位置,但是這裡必須由宗主親自開啟,這天外玄石鍛造的石門無物可催,不然誰也……。」薪風的話還沒有說完,卻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咔擦……。」

那兩扇石門上,頓時出現龜痕,發出咔擦的崩碎聲,轟鳴一聲,由天外玄石打造的石門瞬間崩成了碎片,散落一地。

「風兄,你剛剛說啥?」林凡轉過頭問道。

「沒什麼?」薪風木訥的搖了搖頭。

此刻林凡走進寶庫,裡面珠光寶氣,這是九霄宗幾千年來的底蘊啊,那寶氣如今都已經凝成了實質,形成了寶靈。

此刻那老者形象的寶靈,氣息虛弱,彷彿受到了什麼重創一般。

林凡從未見過寶靈,但是宗門典籍里卻有所記載。

每一個擁有底蘊的宗門,在那寶庫之中,都會形成寶靈,那是各種寶貝經過長時間散發出來的寶氣而凝聚的,寶靈只有一個功效,那便是能夠蘊養各種寶貝。

此刻林凡看著寶庫,神色微微一變,這寶庫彷彿被人搬空了一般。

重生做回心上人 只剩下一些兵器與一些等次不是很高的寶貝。

「你們是誰?」這時候虛弱的寶靈開口了。

「你是宗門寶靈?」薪風看著虛空中的寶靈,驚異的問道。「可是你的氣息怎麼會?」

「你身上有他們幾人的氣息。」寶靈開口了,「我被這任宗主擊傷,他拿走了大批寶貝,我能感受到他的氣息已經被邪惡給侵佔了。」

林凡此刻不太關心這寶不寶的,現在這寶庫被掃蕩了,自己拿什麼東西來祭獻?

而這時寶靈圍繞在林凡的身邊,「我是寶靈,我由寶氣凝聚,我能看穿萬物,我知道你需要寶貝祭獻,給你……。」

就在這時,寶靈老者飛到半空之中,嘴一張,一件件寶貝噴涌而出。

「我只有這麼多了,其餘的都被搶走了。」各種寶貝從寶靈老者嘴中噴出,林凡失落的心情,也得到了緩解。

「我也要去休息了,希望你們能成功,沒有寶貝,寶靈也就會消散了。」寶靈老者神情落寞,匍匐在那裡。

林凡看著寶靈,心裡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最後嘆息一聲,「風兄,我們抓緊吧。」

「恩。」薪風點了點頭,隨後看向寶靈,「寶靈前輩,等我們回來。」

大殿之外,林凡看著面前這些寶貝,這些寶貝拿出一件,也是價值連城,對於任何一個武者來說,都是珍貴之物。

九霄宗弟子們,圍繞在遠處,看著中心林師兄,不知道林師兄到底是要幹什麼?

而薪風此刻也是有些疑惑,不知道林兄到底要祭獻什麼?

祭獻他知道,這是一種秘法,相當於以物換物。

這時,站在中心地帶的林凡開口了。

「祭獻。」

「鯤鵬降臨之法,鯤鵬實體。」

林凡怒吼一聲,全身氣息暴漲,天地之間真元動蕩。

「十五條規則之鏈,祭獻。」

頓時十五條規則之鏈,被林凡甩了出來,長長的鏈條光芒閃爍,每一條規則之鏈都充滿了無上威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