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當然,達姆也為何將血刺玫瑰拋棄了?瑪麗作為十大寡頭,血色迷霧組織早就將各個分部開遍了整個西神荒之地,利用價值之大,按道理達姆不應該拋棄這個女人啊?!

但,血刺玫瑰還是被拋棄了。瑪麗也被達姆拋棄了。

至於風行者組織,目的很單純,為了刺殺瑪麗。因為瑪麗領導的血色迷霧在東部平原劫掠過無數的半獸人部落,這些半獸人全都被當做奴隸販賣到西神荒之地各個地方。

天譴騎士團呢?

他的目的至今沒人明白。

發動了這次冒險,溫格瑞爾大公又能得到什麼好處?達姆話語中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連躲在一旁偷聽的陸觀也有點雲里霧裡,不過陸觀如今也發現了溫格瑞爾大公盔甲下的奧妙。

這個傢伙,竟然用神術將自己的肉體肢解,然後將殘肢培養成型,創造了好幾個自己。

「四肢加上軀幹。再加上頭顱,這貨恐怕一共有六個身體。這個作為四肢的部分擁有明神級的實力,恐怕頭顱部分有著兵神級的實力。」

陸觀對神術的理解上了個台階之後,溫格瑞爾大公的手段已經瞞不住他了。

「什麼,什麼意思?」

伊莉雅瞪大眼睛,得知冒險者界赫赫有名的天譴騎士團團長是溫格瑞爾叔叔她已經腦袋混亂起來了,現在又聽到陸觀說什麼四肢,頭顱。兵神級…一些系列的話,這讓她完全無法理解。

「意思就是說。溫格瑞爾大公就算在這裡死了,也不會死。他別的分身在哪,正在做什麼,有什麼打算,都將毫無頭緒。」

陸觀深深吸口氣,既然不知道溫格瑞爾打的什麼主意。那就只好留下這個分身,從這個分身中探聽出來溫格瑞爾真正的目的。

「達姆,你會為今日背叛我而感到後悔。」

溫格瑞爾抬起手中的巨劍,天譴騎士團全員都拿起武器,結成了三角陣型。對準弗利多和達姆,顯然是準備突圍。

既然合作已經崩掉,那麼就沒有必要幫助達姆做收尾的工作了。瑪麗打算放棄血刺玫瑰,想趁機抓住機會偷跑,而伯恩和托勒等人,還有風行者的人,早就無力再戰,只能聽天由命。

「衝出去!」

天譴騎士團的人開始衝鋒,這些穿著精良黑色鎧甲的無視生死,朝著達姆和一眾巨人們發動神術進攻。

「收拾掉這些蟲子!」

弗利多狂笑著將雙手刺入大地。

瞬間,無數尖銳的地刺忽然從黃沙中冒出,一根根的地刺毫無徵兆的刺向正在衝鋒中的天譴騎士團。

與此同時,兩邊的巨人爆發璀璨的神力,掀起兩堵堅實高聳的石岩,如同包餃子般將處於兩塊石岩中的天譴騎士團成員包了進去。

轟隆!

兩塊石岩結結實實的癒合,在伯恩,托勒等人驚訝的眼光下,天譴騎士團被埋在在了這兩塊巨岩之中。

巨岩周圍是無數地刺,這些地刺越長越高,直到最後將兩塊岩石完全包裹起來才停下。

「死了么?」

達姆望著被地刺包括的巨岩問道。

弗利多裂開嘴,笑道:「不死也得死!」

說著,這貨雙臂爆發出一根根如同參天大樹般的血管,雙手一點點的開始向左右兩邊分開,隨之大地也不斷出現裂紋,最後生生裂開了一道口子。

撲通!

被地刺包裹的巨大岩球跌落入被撕裂的裂縫之中,然後弗利多再將地面合攏起來。

確實,這樣下來,不死也得死。

「結束了?」

達姆望著已經癒合的大地,對弗利多問道。

「嘿嘿,放心…」

弗利多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停止說話,而是望著剛才岩石球落下去的地方。

咔咔!

泥土一寸寸的被翻開,從地下鑽出來一個小小的樹苗,而這課樹苗沒過多久,迅速成長為大樹。

同時枝幹不管展開,根莖也向四周延展,同時有兩根根莖上,站著天譴騎士團的兩人。

一名是天譴騎士團的副團長,另外一名則是團長溫格瑞爾大公!

副團長身上時時刻刻散發著翠綠的神光,而這顆神樹也在不斷開枝散葉,長出新的嫩芽。

「區區臭蟲,生命力也夠旺盛的。」

巨人弗利多惡狠狠的說道,顯然對方逃出生天讓他不開心。

「巨人已經是過去式了,遠古時期你們強大,不代表你們現在依舊可以在這片大地上強橫!」

溫格瑞爾淡漠的望著達姆和弗利多,滿滿不屑地說道。(未完待續。) 「什麼?你敢藐視我們!」

弗利多聽到溫格瑞爾的話,氣的直跺腳。

因為有著輝煌的過去,巨人族們一直都有著強烈的自我優越感,這種優越感讓他們認為自己比任何種族都高人一等。

如今被區區人類蔑視,讓身為巨人的弗利多氣不輕。

「我這次一定要捏碎你!」

弗利多的神力瘋狂的涌動,身體也不斷壯大,原本已經如同小山般的個頭如今猛增兩三倍,巨大的陰影將伯恩,托勒,卡拉多以及重傷不起的風行者組織等人全都籠罩其中。

「糟糕了。」

誰都聽得出來,天譴騎士團的團長這是故意在激怒眼前這個巨人,激怒他的下場一旦戰鬥起來,他們也肯定難逃波及的命運。

「可惡,瑪麗這個傢伙竟然已經跑了!」

托勒敏銳的注意到瑪麗拖著重傷的身體,在剛才天譴騎士團突圍的混亂之中已經跑掉。

可惜托勒已經連續經歷多場戰鬥,早就沒有力氣跑路。更別說救人離開這裡。

「那麼,達姆,這次的仇,咱們改日再算。」

溫格瑞爾大公默默看了自己身邊神祗一眼,然後對遠處的達姆說道。

達姆臉色不太好看,對方肯定是故意激怒弗利多,並且暗中運用神力做了什麼事情。

激怒中的弗利多沒察覺到神力的動向,讓對手成功了,適才溫格瑞爾才會如此的說話。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弗利多怒吼著抬起自己的雙腳,朝著兩人用盡全力的踩了下去。

轟隆!

這一腳,形成強烈的衝擊波,瞬間將在場大部分非神祗吹飛出去。甚至不少人因此喪命。

卡拉多和伯恩被托勒拚命護著,相安無事,蛾人鈿女也被衝擊波帶出去,撞在一塊巨石上,差點香消玉殞。

風行者的人因此也死了大半,哪怕是那頭半熊人全力救援自己的人。也無法抵禦如此強烈的神力衝擊。

達姆也被一排巨人擋在身後保護著,只是他的臉色難看的要死。沒想到竟然讓對方如此輕鬆的跑了!

這跟弗利多的衝動很有關係。

「弗利多,這次事情我會稟告給母親。」

達姆臉色很差,看著有些發愣和憋屈中的弗利多說道。

弗利多也明白過來,對方剛才一定是在被他壓入地底后,做了逃跑的準備。

應該是那個從神級的副團長高的鬼,所以溫格瑞爾才會刻意挑釁弗利多,讓弗利多暫時被怒火蒙蔽自己的理性,沒有在意這個從神搞的鬼。

而附近的從神級巨人們。也都沒有多考慮,全都被溫格瑞爾的話弄得注意力放在了溫格瑞爾的身上。

「可惡的爬蟲,可惡!」

弗利多一拳將大地又打出來個窟窿,然後眼神惡狠狠的盯向了剩下的幾名倖存者。

他需要地方發泄怒火!

「這是一些療傷的要,你們快些服下吧。」

眼見就要絕望,突然托勒等人耳邊出現一道宛若精靈般動聽的聲音。

「你是…」

仙界贏家 托勒抬起頭,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少女。

「你是,伊莉雅…公主?這不可能!」

托勒看到伊莉雅公主被當做人質。陸觀最後放棄戰鬥,束手就擒。而他也因此被放走。

托勒自然不會就此放棄,他偷偷的跟上巨人,利用自己的神術,在巨人身上留下氣旋。

最後利用自己神器才得以進來。

原本,他還想看有沒有機會救陸觀出來呢!

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了伊莉雅。

托勒的話引得卡拉多也看向這位尊貴美貌無雙的少女。可惜他不認識人家公主的模樣。

不管如何,麗塔莎努力站起來,將創傷葯接過來,給在場各位開始治療。

弗利多感覺到陌生的氣息,也有些奇怪。可當他看到原本應該作為人質的伊莉雅竟然就在對面,也高呼一聲:「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

達姆現在很不開心,溫格瑞爾的逃跑令他有一種完美計劃被破壞的感覺。

「她,她怎麼出來了?」

達姆順著弗利多指著的方向看了過去,頓時張大嘴巴,不知道如何再形容此時的心情是怎麼樣的。

「這是真的伊莉雅?我抓錯了?不可能!」

達姆第一個念頭就是分辨這個伊莉雅的真假,內心中同時產生了劇烈的動搖。

「難道,陸觀認出來那個是假貨,所以才為了不讓我懷疑,故意投降?」

達姆一連串的猜想讓他感覺到對眼前局勢無法再度掌握,更主要的是他必須詢問自己母親,到底陸觀和伊莉雅是否還安好的存在於神器世界當中?!

「怎麼,達姆,對自己抓的人是不是真的產生懷疑了?」

陸觀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托勒等人的面前,手中拖著兩個已經暈死過去的神祗,笑眯眯的道出了達姆的心事。

「見鬼!陸觀,你是搞的鬼!」

達姆再傻也明白,肯定是某個環節出現了問題,讓原本應該被抓的陸觀逃出生天了。

可他依舊不相信,陸觀能在自己母親眼皮子底下逃跑。

要知道,雖然他們是巨人遺族,可他的母親也是巨人族離開前最後一任公主,兼巨人祭祀的候選人。

巨人族離開后,他的母親就任現在巨人遺族們的祭祀長老,是巨人遺族最強戰力,不弱於老梅林的准王神級高手!

如果真的打起來,老梅林還不一定是他母親的對手!

「爬蟲!」

弗利多看到陸觀譏笑般的眼神,頓時盛怒不已。今天接二連三的被區區人類嘲笑,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著陸觀拍去。

唰唰唰~

弗利多手掌穩穩落在陸觀的頭頂,可下一秒,弗利多手掌上無數猩紅絲線縱橫,巨大的手掌在瞬間被切割的支離破碎,鮮血將整片黃土地完全染成了紅色。

「啊啊啊。我,我的手!」

弗利多吃痛的大叫起來,驚恐的望著陸觀流露出的那一股駭人的寒意,瘋狂的向後退,踉蹌之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你又變強了?!」

達姆一口鮮血噴出,上次達姆出現,陸觀還需要抬出自己的毒物來跟弗利多硬杠。(未完待續。) 現在陸觀連毒物也不用,瞬間就將巨人堅若鐵石的手掌給分解成了一塊塊的肉塊?!而且一個眼神,嚇的剛才還暴跳如雷的弗利多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這尼瑪還是從神級的那個陸觀么?

短短時間,陸觀就連蹦帶跳的,弄得達姆真心有一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是,他自己已經放棄追逐陸觀的腳步了。

可是呢,也不帶這樣幾天就跳幾級,這哪裡是天才,這完全是作弊啊!

別說達姆被刺激的吐血,就連托勒也傻乎乎的望著陸觀的背影,感覺自己是不是產生死前幻覺了?

或者是迴光返照?預見未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