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是。」一團黑影消失在軍帳內,黃三迫不及待的回去研究對策去了,隨他一同失蹤的還有桌上那張地圖。

守陵衛們想出的辦法簡單粗暴,但是實用。

桂中幾個人用移山斷嶺方法掀掉一塊城牆,引起城牆裡一陣騷動,隨後潮水一樣的兵涌過來。桂中等人相繼撤退,他們打開了缺口引來無數飛箭。間或兩個神魂夜叉飄過來,那是一個道術高手的幻象,守陵衛常年和鬼魂打交道,見過幻象無數,早已全身而退。

王城另一角,黃三使陰陽鑽打出一個洞口,手法絕對可以和盜墓高手媲美。

他給龍輝和若兮每人一件銀色斗篷罩住整個身子。

這是守陵衛的寶貝「魔衣」,魔衣用金蒼鼠皮製成,銀色水亮,製作這麼一件墨衣需要一百隻金蒼鼠皮。金蒼鼠常年生活在陰暗地面,具有非常強的打洞能力,它的皮有著神奇魔力,只要是洞口就能向水一樣流進去。

龍輝被罩在金蒼鼠皮里,感到全身骨骼都溶化了,聽到前方翻地鏟土嘩嘩聲,他被裹在鼠皮里緩緩「流淌」。 行進半個時辰,外衣掀開,他已經到了城牆裡面,身處低矮的民房中,這是王庭窮人居住的集中地,橫七豎八隨意搭建的矮小房子遮擋住他們身形。

黃三恭敬地站在他身旁。

身後還有一個像是粽子的東西,銀色發亮耀眼,黃三念了幾句咒語,手在空中抓了幾抓,那東西快速縮小,露出了藏在裡面的若兮,金蒼鼠皮巴掌大小被他收進身後背著的黑桶里。

「龍大人,這是王庭窮人住的地方,您去的丞相府地方還有一里地。」夜色中,黃三瞳孔如貓發出幽綠光芒,他有夜視功能,手中地圖在他看來清晰可見。

帶他們來的是黃三,桂滅和桂中。

龍輝很滿意守陵衛的表現,「我們分散行動,我和若兮一組,黃三你們幾個一組,半個時辰后在丞相府門口見面。」

人多容易引起注意,何況是鬼鬼祟祟的守陵衛。

墨玉國王庭處在極度的緊張煩躁中,彷彿末日要來臨,城市顯得煩躁不安。

大街上不時可見軍隊緊張調動,巡邏,成建制的隊伍來往穿梭。

老百姓們也被灌輸了末日即將來臨,呆在屋子裡吃喝玩樂,享受著死亡前的最後時光。

龍輝並不打算屠城,心裡為這些老百姓擔憂,都揮霍一空了過幾天吃什麼!

龍輝和若兮躲躲閃閃頗費周折,半個時辰后終於來到右丞相龍鼎府邸。

幾座高大院落沉寂在黑暗中,四周至少有一百個士兵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將龍府圍個結實。

他們藏身在屋子后樹下,府邸寂靜無聲,沒有一絲燈光,視線所及龍府忽近忽遠有一種幻覺感,龍輝揉了揉眼睛,發現不是幻覺,房子在黑暗中確實移動變幻。

若兮盯了一會兒,說道:「能把房子布成暗陣的人不多見,沒想到小小墨玉國還有如此能人!」

隨即對龍輝解釋道:「這個陣勢叫『百轉千回』。用北極星定位,暗合斗轉星移之法布置,讓人視覺產生幻視重疊景象,琢磨不出房子究竟在什麼地方。」

「可有破解之法?」

若兮一笑,「當然,我們董家在工部三代為官,解除這個陣勢我有信心。」

就在兩人商量如何破解『百轉千回』時,地面頂起了幾個蘑菇,守陵衛的幾個人從地下冒了出來。

他們在路面上行走太礙眼,於是跟著龍輝和若兮腳步土遁而來。

「丞相府大門口有地下機括。」幾個人一路施展土遁,見到好幾處地下機關,他們無法破解,只好繞道而行才耽擱了許久。

「我知道了。」若兮輕描淡寫的說道。『百轉千回』地下肯定有機關,她閉著眼睛都知道機關設在府邸大門三十步,只要他們輕輕踩上一腳就會陷入刀箭大陣。

「破解地下機關位置在門口石獅子下。」若兮很快給出答案。

「若兮小姐果然名不虛傳啊!」黃三由衷佩服道,能一下就說出機關破解方法的人,說明對陣勢了如指掌。他也聽說過龍大人身邊的這個女孩,出身工部,從小發明到大機關無一不知,聰慧過人,傳言她有著木工祖師爺的思維,西施的面容,今日一見果不其然。

龍輝當即決定:「大家都聽若兮吩咐。」

「若兮小姐有什麼吩咐,我們守陵衛當全力效命。」黃三千戶抱拳道。對高明的人他一向佩服。

若兮淡然一笑,很滿足龍輝給她授權,「只要大家齊心協力,『百轉千回』也並不是沒有破解方法。」

若兮藏身暗處,抬頭看了看天上的北極星升起的位置,眼睛死死盯著那座移動的建築,黑暗中只能看清楚建築輪廓,但也難不住她,畢竟身邊還有守陵衛這些可以夜視的高人。

「黃大人,正殿建築可有斗拱?」

黃三鑽研滅鬼殺僵法,在建築方面也頗有鑽研,天界山陵墓建築上千,那個建築是什麼造型由何人建造他都一清二楚,對於斗拱是什麼並不陌生,當下貓眼一掃看的真切,麻利回答道:「丞相府正殿用的是平身科斗拱,斗拱后尾呈斜角上升。」

若兮頗為意外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他挺博學的,黃三謙遜地笑笑,他的幾個手下都很得意。

若兮道:「按照《工部工程作法則例》」平身科斗拱呈30度斜角上升,真假昂並用,上層為真昂,下層為假昂,假昂的昂頭從交互鬥鬥口處斜向下伸。」

又問道:「下檐斗拱可有三副雲、蔴葉頭,菊花頭構造?」

黃三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兒答:「有。」

若兮又連續問了幾個專業性非常強的問題,黃三均能對答如流。

若兮很欣賞望了黃三一眼,黃三很激動被美女賞識的機會不多。

「龍大哥,我已得出這座建築的結構,是疊梁式構架體系,不推山。另外叉手,托腳構件也沒採用,整體建構簡化許多,外梁做成了巨大的耍頭伸出鬥口外,柱頭科斗拱的機能發生變化,這座房子重要機關就在柱頭上。」

龍輝並不能聽懂如此深奧的建築理論,微笑問道:「你需要我們做什麼?」

「能讓這個建築移動的機括在柱頭扣上,柱頭有五根,屬於『摸象扣』,轉動圍繞北極星緩慢自轉,大殿前後通透,無風自起,在加上墨玉國特有的迷霧製造出一種幻視,就是我們眼睛看起來建築是動的。

「也就說我們破了摸像扣,整座建築就會停止轉動?」龍輝問道。

「嗯,五個柱子都是按照順時針移動,只要把柱子逆時針擰回原位房子就不動了。」

「好主意,我去干。」黃三第一個請命。

「不。」龍輝一揮手,「我們同時動手,黃三去破摸象扣,桂滅去破石獅子下的機括,然後打開大門,我和若兮從正門進去,桂中去守後門。」關鍵時刻龍輝要比他們深思熟慮的多,如果百轉千回陣是一盤棋的話,他就要多落幾個子。

幾人先後出動,桂滅地遁而去,黃三如大鳥落在大殿。桂中神秘繞到房后埋伏。

嘎吱吱!

推門聲在寂靜夜色中響起非常的詭異,桂滅是從地下冒出來開門的,門口機關設置沒有動過痕迹,周圍遍布守門護衛,門自動打開了。

桂滅得手了!機括失靈進入正門暢通無阻。

龍輝帶著若兮闖進正門,隨即,丞相府護衛向他圍了過來。

龍輝將若兮藏在身後,大袖揮舞,罡氣浩蕩,揮手之間,五十幾個護衛被罡風震飛。

耳邊傳來一陣銅鈴聲響。

若兮道:「破了第一道關,警報發出去了。」

警報發出去意味著屋內的人知道了情況。

前後左右護衛湧來,龍輝炮錘拳凌厲,身形虛幻,湧上來的人全部倒下慘叫聲不絕於耳。

頭頂上飛來幾個黑影,陰氣森森,皆是道法強大的幻象,魔頭夜叉猛刺他的神魂。

龍輝冷笑一聲,雙目一擰,碧血棱在手,金甲戰神躍然而起,金光壓住邪意氣息,很快將幾個神魂逼退。

順利闖進來。

黃三得手了,正門殿堂停止轉動。

面前一條通往正殿的道上出現一盆一人高的盆景,一張雕刻精美的太師椅,一條花梨長案。

太師椅放在長案後面,彷彿給什麼人留下座位,座位左側放著一人高盆景。盆景枝蔓古怪,彎曲延伸,別有一番情調。

三樣東西擋住他們去路。

「龍大哥,這三樣東西都是機括,可別小看了他們,觸動那一個都是麻煩。」若兮看出了端倪,擋在他們面前的決不是表象的東西。

若兮看了一會兒道:「盆景,太師椅,長案組成了一道「閻王牆」,長案和太師椅中間隔著一道氣牆就是閻王牆。」

「閻王牆?」龍輝停下了腳步。

「閻王牆是定風水建造屋子一種說法,就是擋在屋子正中間一道牆,打開大門只能看到這堵牆而看不清屋子結構,牆上大都掛著符籙,阻擋鬼魂過往以免陰氣進入宅院,鬼魂都怕閻王,所以這道牆也叫閻王牆。只是這個閻王牆更加詭異,形成了一道肉眼看不見的氣牆,我們一旦踏入半步,機括就會啟動,閻王牆忽然出現,封住後路,使人進退不得,被亂箭穿死!」

聞言,龍輝倒吸一口涼氣,原來看似一把太師椅,一條長案,一座盆景竟然有如此多的玄妙。

「龍大哥,閻王牆雖然厲害,但肯定有靠山,我們破了靠山就能讓牆消失。」若兮腦子裡搜索著董家三代工部為官所有的知識。

見龍輝不太懂什麼是靠山,她解釋道:「靠山就是輔助工具,比如我們切菜時右手拿刀,左手指靠著刀背做輔助一個道理,這麼大的閻王牆肯定有輔助機括,破了機括,就等於讓它沒了靠山,閻王牆自然失靈。」

「嗡嗡嗡~~~」忽然,不遠處水缸無風自響。

水缸是用生鐵澆注,平日里儲存著水為了防備火災發生。

「水缸為什麼會響呢?」若兮疑惑的回頭盯了水缸一眼。

龍輝很負責的用他前世經歷告訴她:「那是物理現象,通過摩擦和水的共振產生聲音,有的還能產生波浪呢!」

「那是誰在摩擦呢?」若兮笑呵呵的仰著嬌媚的臉望著他。

龍輝撓了撓頭,確實沒有人在摩擦水缸,也沒有風,水缸是憑空響起來的。

「答案就在水缸下面,那是機括安置點,水缸下面是空的,氣流涌動和水缸產生了龍大哥說的摩擦現象,摩擦傳到邊沿於是就有了響聲。」若兮俏皮地說道。

龍輝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還是我家若兮聰明。」

他飛身掠過,就要移動水缸。

若兮陶醉在他的愛慕中,沒等回過神來,龍輝已經提起水缸,足有千斤重的水缸被他單手提起來。

若兮面色大驚,叫道:「龍大哥,小心!」

機括處會有毒箭或毒蛇什麼的東西藏在裡面,一旦觸動這些東西會第一時間保護機括不受損害。

「噗!」

一道水浪衝天而起,當頭向龍輝過來,水呈碧綠色,發出刺鼻酸味。

「龍大哥,快跑。是軟骨水!」若兮面色大變。軟骨水是建築上用來浸泡堅硬石頭的,人一旦被噴上這種水,渾身骨頭會失去力量,最可怕的是軟骨水腐蝕性高,潑灑到臉上整個人就毀了。

龍輝不愧是高境界的武道高手,一提起大鐵缸他就感覺到不對勁,腳尖一點,全身向後揚起,手中大鐵缸翻轉,鐵缸里的水在他手中形成一道瀑布衝天而降,將那直射起來的水澆滅下去,兩種液體融合交鋒給他留下了逃離線會。

毒水噴射過去,若兮撿了一條長木棍試探幾下,再沒有什麼東西噴出來,小心地走過去,原來機括兩旁各插一個噴頭,機括設在噴頭中間,若兮觀察了下周圍地形,旋即心裡有數,在機括一個旋鈕上轉了五下。

此地位於正房中央,按照風水定位,布置閻王牆的人採用的是太乙九宮手法。九一三七為四方,二四六八為四隅,五為中宮,經委四隅,交格相值。此地正好位於中宮,所以只能是五。

隨著她破解機括,橫在面前那道霧氣消失了。於此同時,隱藏在霧氣中的萬千端倪,漫天弓弩,劍花飛雨隨著閻王牆的覆滅被卡住了喉嚨發不出來。

「鈴鈴鈴~~~~」

房間內響起一連串鈴鐺聲。

總機關破了,懸樑上的弦斷了。

屋頂上一個黑影飄下,正是黃三。他破解了百轉千回,但卻被困在陣勢中出不來,好在若兮破了閻王牆才逃出一命。

丞相府大堂亮起了微弱的光。

正門忽然打開。

一個怪物瞪著綠色的眼睛,身形龐然如象,手中五道鋼叉叉向了他們面門。

強大的神魂襲擊,一叉就可以把人神魂覆滅。

「好強大的幻象!」

若兮感受著被刺穿神魂的強大壓力,她一句話說都說不出來,長著嘴巴臉色驚恐,整個人僵直一般,頭頂一股撕扯力量往外掙脫,好似神魂要被這股力量拉出。

黃三面色突變,這樣的道術要比他見到的鬼神之力都強大。手中連弩齊發,帶著火光砰然炸開。

「吼!」聲音震天,怪物嘴巴張大把所有的箭都吞了下去,火光是給他撓痒痒。

龍輝冷笑一聲,他的手伸在虛空,變幻莫測抓住了虛幻的鋼叉。

黑鐵似的鋼叉頃刻通紅,彷彿燃起了火焰,他把的武道力量傳在鋼叉上,猛烈一扭,手中陽氣如焰火升騰。扭曲,扭曲。

最後砰的一聲爆裂開來。 「砰!」一聲巨響,武者陽氣如火焰強制灌進,手中的鋼叉變成火焰。

龍輝左手用道術,一個虛幻大鎚砸下來。

錘如山嶽,掀起一圈圈漣漪,毫無阻擋砸在怪物身上。

「啊!」怪物發出一聲狂吼,身形頓時煙消雲散。

龍輝簡單的一抓,一錘,直接破了來人道術,並把他的肉身和神魂都擊殺成重傷。

虛幻怪物消失,龍輝推門進去。

龍鼎盤腿靜坐在地上,面門上滿是鮮血,彷彿被人砸了一錘似的。他的身體已經僵直,眉心一點紅,身體忍受著陽氣灌入的劇烈震動,他的修為都屬陰猛然被陽氣灌入,經脈斷裂,如果不及時恢復就要變成廢人。

龍鼎看著龍輝大步走進來卻無能為力,甚至連說句話的力量都沒有,嘴角抖動,吐不出字來。他在驚訝龍輝手段,一手武技,一手道術,幾下就把他一個修道高手覆滅了!

龍輝並不理會他,急忙尋找母親,最後,在廂房角落見到了五花大綁的母親,二話沒說扛起母親就走。

三個人從後門出去,後門桂滅和桂中早已布下大陣等待他們出來。

追兵蜂擁而來,被守陵衛布下的鐵獼猴炸的屍首飛天,驚恐聲不斷,他們安然離開了丞相府。

第二天,晴空萬里,陽光耀眼,龍輝的軍隊開始了攻城。

城下數十萬士兵圍住了王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