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說話間,張偉感覺體內的那些內丹已經開始滋潤起身心起來了。

內丹所發出的大量氣息在張偉的體內激射遊走,四處衝擊各大穴道、各大臟腑。

丹田氣海在這一刻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密度也更大了!

氣息的厚度,比以前更厚!

氣息的純度,比以前更純!

厚度和純度提高了,這感覺比以前也更加敏銳了!

雖然以前就很敏銳,但是現在的敏銳度是以前所不能比的!

現在自己閉上眼睛,仔細凝聽,千百米之外的異響都能聽到。只要那聲音不是悄悄話那種太小的聲音,只要那聲音是那種正常的音量,自己就絕對能夠聽得見!

這顯而易見的變化,讓張偉很快就明白了一點——

自己又升級了!

現在已經達到第四重了!

奪命變第四重!

「好!這次來這裡總算是沒有白來!」張偉高興道。

「怎麼了?」小太歲問道。

「我升級了,我明顯感覺自己的實力提高到了一個新的台階了!我現在已經是奪命變第四重了!」張偉道。

「哦?那太好了!恭喜主人,賀喜主人!」小太歲也不由得替主子高興。

……

不一會,二人已經走到了酒店門口。

剛要出門,卻被一行人給堵住了門。

定睛一看,這一行人可不就是老闆娘和那三個打手么!

在這四人之後,還有五個人!

奇怪的是,這五人不再都是人族了,而是獸族。

這為首的一個獸族,乃是獅面人身,威風凜凜。

但這獅子頭與正常的獅子有著很大的不同,那爆炸式頭型,發色是一片銀白,且銀白到發亮的地步!而且,這銀白的頭髮還根根筆直,猶如鋼針一樣,倔強挺立,根根插在腦門上。

活像一個活刺蝟似的!

活像一個大豪豬似的!

看那銀白鋼針樣的頭髮,估計戳到人的身上,都能直接戳死人!

在他的後面,站著的那四位獸族人,則是獅身人頭,與那個獅頭人身的傢伙正好相反。

人頭相貌平淡無奇,但身子一個個都威猛強壯,一身肌肉彪悍凸起,四腿矯健有力,尾巴如同鐵鞭子一樣!

此刻,那老闆娘挺起高聳的胸脯,一指張偉道:「老闆,就是這小子在我們店裡鬧事,還把店裡今日的成果全都拿去了!」

這娘們說的那個「成果」,顯然應該就是內丹了! 原來,他們在這裡就是專門做殺人煉丹的活!

這麼高科技的事情,一般人做不了!這「老闆」是得了神奇的秘方,也就是那個毒粉,這才得以做這個活的。

因此,這個老闆吃過不少這種內丹,其境界早已經十分高深,功夫神秘莫測。

張偉雖然不知道這個老闆娘口中的「老闆」究竟有多麼強大,但是通過老闆娘的那句話,大致已經猜到這個師身人頭的「老闆」一定煉死了不少修鍊者,也一定吸收過不少內丹了。

用腳趾頭想想,也能猜到這個「老闆」定然不是個易與之主!

今日要對付此人,必須要謹慎為妙,不能輕敵!

「小子,你是什麼來頭?」

這老闆沉聲道,他倒是不像那三個打手那麼衝動魯莽,沒有一上來就跟張偉動手打架。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之前已經聽到那老闆娘找到他、並向他彙報過張偉的「戰績」——瞬間工夫「叭叭叭」三拳把三個打手打到昏死!打到失去知覺!

這老闆娘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徹底地害怕了,不敢拿張偉怎麼樣,於是在發現張偉跑到其他幾個包房裡據那些內丹為己有時,她一聲抗議都不敢發出,而是把店裡的夥計們全都喊出來,幫著把那三個打手扛著逃離了酒店,火速趕往了幾公裡外的冷血神墓,將守墓者渾天等人叫了過來。

這個渾天就是現在這個獅面人身之「老闆」!

而他身後那四個獅身人面之人,也都是守墓者!

只不過,獅面人身的渾天是這個守墓者小組的老大,那四位是守墓者小組的組員。

「放肆!」

小太歲聽到渾天居然稱呼張偉為「小子」,忍不住大聲呵斥道,然後說道:「你們知道站在你們面前的是誰嗎?此乃當朝太子!神武!」

「太子神武?哦,我倒是聽說過此人!原來就是你這小子啊!」

渾天依舊稱呼張偉為「小子」!

這一下,小太歲可受不了了,再一次怒斥道:「大膽!明知是太子,你門不但不跪,居然還敢出言不遜,真是其罪當誅!」

「我就喊『小子』又怎麼了?」渾天接著故意地不斷說道:「小子,小子,小子!咋地?你能把老子咋地?」

小太子氣極了,對張偉提議道:「主人,干他!」

「……」

不過,張偉並沒有作聲,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張偉不是不想干這個渾天,而是因為現在對這個傢伙的實力還沒探著底。張偉估計,這個老闆搞不好也是奪命變的高手,而且境界也不低。

畢竟整天干這種拿活人煉丹的事情,並通過這種內丹來修鍊的話,那修鍊的速度肯定是非常快的。

雖然這種方式非常殘忍,形同邪魔歪道的修鍊之法,但是其修鍊的高效率卻也是實實在在的。

因此,今天,要想拿下這個惡魔老闆,我必須要謹慎行事,先觀察觀察對方再說。

「哼!」

張偉只是冷聲地哼了一下,算是對渾天剛才的挑釁做了一個簡單的回應。

「還太子呢?以為是太子身份,我就會怕了你嗎?哼!」

渾天不屑道,而後說道:「現如今,天下紛亂,諸侯林立,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還不是因為朝廷昏聵無能!我告訴你,現在的帝都勢力,不行啦……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有諸侯國來反你們帝都了!」

「該死的店主,要知道這裡也是帝都治下,你也算是帝都勢力下的子民,怎敢對聖上如此地大不敬?怎敢對太子如此說話?你是真不想活了是吧?不要以為帝都勢微,就可以對帝都不敬!」

小太歲說罷,又一次威嚇道:「以目前帝都的實力,一旦兵臨城下,頃刻間便可教爾等粉身碎骨!」

這小蛇也是見張偉不說話,沒辦法只得再次出頭,替張偉保持著皇家顏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小蛇要是這麼說,那就小心你家太子的狗頭了!」渾天怒道,而後伸出一隻手來,攤開大掌,說道:「現在,把我的東西都還給我!要不然,你們兩個就別打算活著離開這裡!」

他說的這個東西,不用問,顯然就是他讓那老闆娘毒死人後煉成的內丹。

「對不起,那內丹是不可能還給你了!」

張偉淡然道。

原因很簡單,那些內丹早就被張偉給吸收了。

哪還有東西可還給他們的呢?

連根毛也沒得還啊!

「不可能還給我?這麼說,你是不打算活著離開了?」渾天冷冷道。

「哼!」張偉冷冷道:「少跟我說這種廢話,我就是真得還給了你,你今天也照樣會對我們下毒手!不是嗎?」

「哈哈哈哈哈……你這小太子倒是很聰明!」渾天大笑起來,繼而陰狠道:「那好吧,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了,那咱們就開打吧!」

「哈哈哈哈哈……」

不料,張偉也大笑了起來。

渾天有點驚訝,他自己大笑,他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張偉這小子居然也大笑起來,渾天一時真覺得有點費解起來。

難道這小子對自己的功夫那麼自信?自信到一定能打得過他渾天?

「你笑什麼?」渾天問道。

「我笑你自不量力!」張偉冷冷道,隨即開始詐他道:「本太子乃是奪命變第六重境界武者,這個等級,在天底下恐怕都不多見了吧?你若是確信能夠打得過我,那你儘管放馬過來!不過,被我打死了,可別怪本太子下手太狠!」

說完,張偉緊盯著渾天,且看著渾天是何反應。

「奪命變第六重?!」

渾天表情上表現得非常震驚!

同時,也一臉地不相信。

他很難相信,眼前張偉這個小子,年紀不大,怎麼就是奪命變第六重呢?

那可是奪命變的分水嶺!

這小子這麼小就突破了?

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怎麼可能?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渾天想著想著,沉聲道:「想嚇唬我,我告訴你,沒門兒!老子不是嚇大的!」 「嗯?……哦——」

張偉微微一愣,隨即微笑了起來。

通過渾天剛才那麼一說,張偉現在已經可以算到渾天的底細了——反正其武功境界肯定在奪命變第六重之下!

因為渾天如果是奪命變第六重或者之上,是沒有理由表現得吃驚的,更不會說出「嚇唬」這個詞兒來。

對他渾天來說,「奪命變第六重」這個境界顯然是可以「嚇唬」他渾天的。

那麼,也就是說,這渾天的境界必然是低於第六重,所以才會感到害怕,所以才會感覺被「嚇唬」。

「很好,很好,原來你我都是在分水嶺境界之下,那麼,我還有什麼好怕的呢?」張偉心中盤算道:「即便你的功夫境界在第五重,你也不見得一定能夠打贏我!因為在分水嶺之下,大家的功夫相差不是特別的大。真要打起來,誰輸誰贏,都是個未知之數。只能說,奪命變第一重到第五重之間,境界高者,只是勝率要高一點,僅此而已!」

想罷,張偉膽子終於大了起來,張口慢條斯理地問道:「你他媽是誰啊?」

說了半天不知道人家姓甚名誰,然後還以這種極具挑釁口氣來質問人家姓名,渾天當場氣得肺都要炸了!

「你小子,找死!」

渾天這守墓者老大忍不住開始出招了!

此刻,渾天身後一個守墓者組員站了出來,攔住了渾天,說道:「老大,殺雞焉用牛刀!你且先在此歇著,這個小子,就讓我來替你解決!」

說著,這個組員大步站在了張偉的面前,辱罵道:「來吧,小雜種!看你爺爺今天——」

一聽「小雜種」,張偉火速出擊。

一掌拍在這傢伙的腦門之上,打出烈火天罡真氣,外加上一盞明燈將其點亮。

但聽得轟的一聲,這傢伙的腦袋就沒了。

只剩下脖腔子在冒青煙……

咣當!

這傢伙重重倒地,當場斃命!

「哼,敢罵我?也不看看你有幾斤幾兩!這就是你罵本太子的下場……」

張偉悠然地摳了摳自己的指甲,雲淡風輕地說道。

此刻,那三位守墓者組員看不下去了,怒了!

他們四個平時關係都老鐵了,今見其中一個被張偉擊殺,那三個見狀個個都氣到不行,全都要上前想殺死張偉。

「我艹!你個狗雜碎——」

又一個守墓者怒道。

話還沒說完,張偉便再一次火爆出招。

這一次,不是出掌並燃爆真氣了。

而是直接開個大腳。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