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於是夏侯劍就怒氣沖沖的說道:「少爺,既然這個老頭有眼無珠,那麼我們就不要管這個破事好了。我們還是早一點離開清水鎮,早一點上路。」

李老爺聽到夏侯劍如此說,心裡著急,就說道:「兩位大師,不是小老兒不信你們,只是現在天色也不早了,在下還沒有好好地款待兩位。再說兩位現在即使離開清水鎮,也要在外住宿,就不如今天暫住在小老兒家裡好了。」說著李老爺眼巴巴的看著王明,他也知道兩人之中王明才是能夠做主的人。

王明聽到他這麼說,就說道:「既然李老爺如此盛情挽留,那麼我們就暫時在這裡留宿一晚好了。」然後又對著夏侯劍說道:「夏侯大哥,既然李老爺如此盛情挽留,而且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今天還是在這裡留宿的好了。」

夏侯劍聽到王明如此說,就只好說道:「少爺既然如此認為,我就聽少爺的。」既然王明執意要管這件事,夏侯劍也不再反對,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反對也是無用。

於是李老爺就把王明和夏侯劍兩人帶到自己家的客房裡,讓家僕打掃好,又為他們準備好熱水洗漱。然後李老爺就回去了,他現在雖然對於王明的能力有些懷疑,但是現在自己又沒有什麼辦法,王明的出現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有一絲希望,他也不會放棄。

而此時夏侯劍問王明道:「少爺,既然這老頭不信任我們,你為何一定要管這件事呢?你若是把那個字送給我,我以後一定會讓自己的劍法,變得更厲害。」此時夏侯劍還有些憤憤不平呢。

王明說道:「夏侯大哥,你不要如此憤憤不平,這老頭如此作為,也是為人父母的本能而已。若是你想要那副字的話,等過幾天我送你一副就是了。今天我發現這李府妖氣森森,這一定是一個成了氣候的妖怪,我若是不管這件事的話,他以後一定會為禍人間,我心難安。」

夏侯劍聽到王明這麼說,雖然自己有些不太理解,但是也不再反對,畢竟自己對這個妖怪也有些好奇。自己走南闖北也見到過不少稀奇古怪的事,雖然也聽說過許多妖怪害人的事,但是自己畢竟沒有見過。

而李老爺按照王明的安排,把那個字放在自己兒子的枕下,期待有奇迹出現,然後又把自己重金收集來的人蔘和葯,該自己的兒子補身。然後又為王明兩人準備晚餐等一系列的事。

而王明在李老爺家,見到許多的人和丫髻,就是沒有見到那個鎮上的人所說的李少爺帶回來的女子。而她又是女眷,王明也不方便問,於是就沒有問。

夜漸漸的深了,忙碌了一天的李府此時也已經全部都已經熄燈了,人們大多數都已經休息了。但是李老爺今天睡得不踏實,突然想到王明白天所說的今天自己的兒子可能會出現一些情況。頓時再無睡意,悄悄地叫醒自己的管家和一些家丁,來到自己兒子的房外。

而此時在李少爺的房間里,卻是一片**。李少爺帶回來的女子自稱巧兒,因為家裡遭了盜匪,自己在家裡男人的掩護下才逃出一條小命。希望李少爺能夠收留,即使為奴為婢也要報答李少爺。而李少爺叫做李安字守業,本來是縣學的的一個秀才,以他現在剛剛二十多歲的年齡,考中秀才,在這也算是前途無量了。他看到巧兒年輕貌美,一時間色心大起,就把他帶回了家,作為自己的丫髻。也沒有給自己的父親說,誰知自己竟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就在兩人正快活的時候,巧兒正準備像以前一樣的再次採補李少爺時,突然就在李少爺的頭下面的枕頭下發出一道白光,這道白光至陽至剛,彷彿一道利劍一樣射向巧兒,而巧兒此時正在享受魚水交歡的快感,同時也再吸收自己的辛苦成果,毫無防備,瞬間就被命中。

就聽到巧兒『啊』的一聲,瞬間就從李公子身上跌在地上,同時口吐鮮血,一瞬間就恢復了自己本來的面貌。狠狠地說道:「哪裡來的多管閑事的老道,竟然敢壞我的好事。」同時看向李安說道:「李公子,你好狠的心啊!我把自己都交給你了,你竟然想要我的小命。」

而李安此時見到巧兒的本來面貌,嚇得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你,你,這個妖孽,你這個醜八怪。」李安說著厭惡而且害怕的看著巧兒。此時巧兒被王明的浩然正氣一瞬間打回原形,原來這個巧兒就是山中一隻老鼠修鍊成精,不知怎麼幻化成人型,來到人間,霍亂人間,同時採補陽氣,供自己修鍊之用。

就在李安怒吼時,巧兒就向李安撲來,好似要找李安拚命,這時突然又發現在李安的頭下面,有道道白光相護,巧兒頓時停下了腳步,似乎有些忌憚。而在外面的李老爺聽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大喊救命,頓時焦急的帶著管家和一眾早已經等在外名的下人,闖進了自己兒子的房間。

而巧兒見到李老爺帶著眾人闖進來,而有些忌憚那絲白光,就狠狠的說道:「李少爺,奴家把自己整個人都給了你,昨日你還和奴家相約長相廝守呢。沒想到今日竟然想要我的小命,奴家記住你了,我一定會來找你的。」說著就變成一股青煙,消失在李安的視線內。

而李老爺此時剛剛進來,正好見到巧兒變成一股青煙從房間里消失。而自己的兒子還躺在床上大叫道:「你別過來,你,你別過來,你這個妖怪,你這個醜八怪。救命啊,救命啊……」李老爺此時,非常焦急,急忙喊道:「兒子,兒子,別怕,為父來救你了,別怕。」說著忙上前安慰李安。

李安見到自己的父親進來,頓時大哭道:「爹,你一定要救我,那個妖孽說它還會回來。爹,你定要救我,若是它回來了,我就死定了。」李安此時焦急擔憂的叫道。

李老爺本來見到李安房間里有一股青煙突然消失,就有些擔心,現在又聽自己的兒子這麼說,就更是擔憂。於是就焦急的問道:「兒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妖孽?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李安此時語無倫次的說道:「爹,它就是巧兒,巧兒就是妖怪,它是一隻老鼠,啊,不好了,它要吃了我,不要啊,不是我要殺你的,你不要再來找了。」李安一邊說,一邊害怕的到處亂躲。一時間就把放在床頭底下的王明的那個字給掉落在地上了。

李老爺一看王明這個字,此時與下午自己剛剛拿到的時候相比,少了許多神采和靈氣,變得如同普通的字一樣了。此時李老爺彷彿瞬間就找到救命的稻草一樣,但是他還是要問清楚自己的兒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就問道:「兒子,這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仔細說清楚,若不然為父怎麼救你?」

李安聽到自己父親這麼說,愣了一下,然後恢復了一些理智,緩緩地說道:「爹,都是那個巧兒,我從外面帶回來的巧兒,她是一個妖怪,她自從來到我們家以後,她就每天**我,與我交歡。今日也是如此,就在我們即將達到**時,突然從我枕頭下冒出一道白光,一下子就把她打到了地上,她還吐了一口鮮血,她還猙獰的威脅我,還想要我的命。我看到了她就是一個老鼠的模樣,她向我撲來時,彷彿有些躊躇,然後你們就進來了。」李安如此說道,然後又大叫道:「爹,你一定要救我啊,她說她還會過來找我的,你一定要救我啊,爹。」

李老爺聽到自己兒子這麼說,哪裡還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此次是真的中了邪,而且今天來的那個書生模樣的王明大師是一個真正的高人。今日若不是他,說不定自己的兒子就死於非命了。此時又見到自己的兒子如此大叫,如此的惶恐,就說道:「兒子,你放心,爹一定會就你的,即使我耗光家財也要求得大師救你一命。」

此時李老爺就在想明日自己應該怎樣向王明開口,尤其是自己白天還不相信他們,認為他是一個騙子。自己把他們留宿在自己家裡,雖然沒有什麼怠慢,但是自己知道他們已經知道自己不相信他們,是在監視他們。尤其是那個王明的家僕貌似脾氣有些暴躁,白天的時候就吵嚷著要走,要王明不再管這檔子事。

而王明此時已經醒了,在自己的字打破巧兒的幻化時,自己就已經醒了。因為那是在李府爆發出一股強烈的妖氣,使得王明身邊的寶劍嗡嗡作響,王明就已經知道那個妖怪現身了,只是隨後它被自己的浩然鄭勤打傷了,又不知怎麼的逃出了李府,王明就沒有起身,心想以後有的是機會對付他。 羅蘭大陸西方,洛克王國格蘭城,魔法測試中心住所裡面卻是燈火通明,房間內更是傳來陣陣少女的嚶嚀。

「嗯哼……」

只穿著白色浴袍的希爾·拉克絲閉著眼睛躺在寬大的沙發上,素手抓著一旁的抱枕,享受著腳下帶來的舒適感。那緊咬的雙唇就像一杯色澤芬芳的甘露,讓人有股一品香澤的衝動,目光順著那玉脖而下,甚至可以看到在浴袍束縛之下的微微隆起。

一個少女傲人的身材竟是這麼誘人,還真是前所未見的。

說實話,讓一個貴族少爺心甘情願的被奴役,希爾覺得這可比打敗他們來得有趣些,踐踏他們與生俱來的高傲,似乎更有成就感。

隔著毛巾,輕輕把希爾的赤足握在自己的左手,達林看著眼前這讓無數男人魂牽夢繞的一雙玉足,雪白如玉,小巧玲瓏,腳踝纖細而不失豐滿,足弓向上彎起,白嫩的肌膚一直延伸到大腿中部才被寬大的浴袍遮蓋住,稍稍收斂了一些。

小腿勻稱整齊細長優美,沒有一絲瑕疵,構成一條優美的曲線,每一寸滑嫩的肌膚都讓男人發狂!

可是達林卻是一臉陰沉,無暇顧及眼前女人充滿誘惑的聲音,右手十分有節奏的在希爾雪白的玉足上不斷的按捏。

面對這種尤物,不是達林內心有多麼堅定,沒有什麼想法。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希爾那若有若無的嚶嚀無不挑起他脆弱的神經。

只是和眼前的女孩有交易,只要一個晚上就可以……

為了振興家族,達林的父親不惜將阿爾維斯家族剩餘的財力拿出來繳納昂貴的魔法測試費用,為的就是讓達林可以成為一名正式的魔法師,就算是一名見習魔法師也可以。然而當達林來到格蘭城,在魔力預測試時,卻是無法感應各種元素的波動。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他將無法成為一名魔法師!

成為魔法師最基本的就是要感悟各種元素,然而偏偏達林體質的差異,竟然無法做到。絕望過後,名叫希爾·拉克絲的女孩找到他,說是只要好好服務她一個晚上,那麼她將會將可以改善人體對元素感應力的淬魔液給他。

懷著一絲希望,達林只好答應了,畢竟只是一個晚上,而且還是這麼漂亮的女孩。

片刻過後,希爾終於睜開雙眸,淡藍色的瞳孔散發著女性獨特的魅力,可以瞬間俘獲任何男人的心似的。

「沒想到,堂堂聖域家族的達林少爺在按摩這方面也挺有天賦的呢,今晚倒是讓我享受到不少樂趣。」

希爾從沙發上坐起,獨自斟了一杯紅酒斟酌起來,那成熟女性一般的妙曼身姿在達林面前一晃一晃,只要是個男人都無法鎮定,這或許是她自信達林會服務她一夜的另外一個原因。

沒有男人可以抗拒她這種女人的誘惑。

而對面的達林卻是沒有什麼笑容,依舊一臉陰沉的看著前面的尤物,那眼中彷彿可以看見點點火星。

「希爾小姐,我已經履行了約定,希望你也應該按照我們的約定,將淬魔液給我了吧。」達林正色道,獲得淬魔液是他在此的唯一目的,至於希爾的美貌他是無暇顧及了。

將手中的紅酒緩緩飲下,希爾玉手托著下巴,饒有趣味的看著眼前的青年,笑道:「我的達林少爺,別急嘛。我改主意了。反正明天中午才是正式的魔法師測試,只要你明早再來服侍我,說不定我心情好就會給你呢。而且你也知道,淬魔液可不是普通的藥水,那是可以改善人體對魔法元素的感悟的珍品呀,價值連城,一般貴族可連見也沒見過呢,我肯給你一瓶,對你,已經是天大的福氣了好不。」

「你!」

達林看著眼前這笑吟吟的女人,一股怒氣油然而生。

魔法師測試就在明天,若是他拿不到淬魔液改善體質的話,那麼測試的時候,他將無法通過魔力測試,連成為普通魔法學徒的資格也沒有,這樣就等於狠狠的扇了阿爾維斯家族一巴掌。

阿爾維斯家族,幾千年前便名揚羅蘭大陸的聖域家族,可以說是羅蘭大陸一個十分古老的家族,曾經靠著第一代族長,阿魯巴·阿爾維斯的領導有過一段輝煌的歷史,可幾千年過去,家族一度衰落,阿爾維斯家族卻成了黑礦鎮的一個普通貴族,不然也不會連購買一瓶淬魔液的金錢也沒有。

千年前輝煌無比的聖域家族,如今卻淪落到子孫為別人按摩伺候,要是第一代族長阿魯巴知道又會在死多一次吧。

努力了這麼久,就差最後一步了,成為了魔法師,阿爾維斯家族才有延續下去的可能,可是……

「怎麼,達林,我可沒說不給你淬魔液,只是現在改了點條件而已,要不這樣吧。只要你成為我希爾·拉克絲的奴僕,與我簽訂主僕契約,那麼我自然會履行承諾。」

希爾玉手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一個小小瓶的藍色藥水,瑩瑩剔透,外圍散發的絲絲魔力波動,很明顯這是一件價值連城的物品。

淬魔液!

達林目光帶著絲絲熾熱,為了這個東西,自己在這個女孩跟前忙活了一晚上,終於見到了。達林忍不住上前一步,終於有些心動了。只要有了這東西,自己定然可以成為一名魔法師,那麼阿爾維斯家族也不至於衰落下去了。

基差一步!阿爾維斯的命運將在自己手中被改寫!

「快給我!」

希爾見到達林的反應,精緻而白暫的臉蛋露出一絲笑容,十分滿意達林此刻的表情,轉眼間,從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一張紙,上面寫滿了羅蘭大陸通用的文字。

隨後晃了晃手中的契約,意思很明顯。

只要簽訂了契約,憑證在此,那麼達林將不再是一個獨立的個人,而是要聽后希爾差遣的奴僕!

「你!」

達林眼睛一紅,目光中隱隱透露出不快,淬魔液雖然是他想要的,可是阿爾維斯家族的名譽卻是不容侵犯,若是他成為拉克絲家族的奴隸,那麼阿爾維斯家族將永遠無法抬起頭,縱使可以延續,可是,卻永遠淪為拉克絲家族的傀儡家族!

絕對不能簽!

「希爾,你可不要太過分了!」

達林握緊拳頭,手上的青筋因為憤怒而膨脹,指關節更是咯咯作響。作為一個有著古老歷史家族的一員,自小就被嚴格的家族教育熏陶,知道自己家族即使衰落,也絕對不容他人冒犯家族的名譽,成為另外一個家族的奴隸,簡直比自己家族被滅還要恥辱。

「呵呵,怎麼?你還想威脅我不成,我勸你還是取消動手的念頭,在我還沒改變主意之前,趕緊簽了主僕契約吧,我的耐性也是有限度的。」希爾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並沒有因為觸怒達林而有絲毫顧慮,依舊保持著她淑女的風姿,似乎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希爾·拉克絲,我現在明確的告訴你,我達林就算無法成為一名魔法師,也不會拿自己家族來交換!」達林憤怒的說道,轉身就要離開。

然而希爾卻是搶先一步,一個快步,用自己的身子擋在了門前,並沒有放達林走的意思。

周圍的氣氛異常的滲人,就像是暴風雨的前夕一般,彷彿可以聽到外面樹影婆娑的聲響。

「達林·阿爾維斯,簽了契約,不要讓我說第三次了。」希爾的聲音很輕,輕得讓人感覺不到這是一種威懾,然而其眼中卻閃過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意,很明顯,吞併數千年前顯赫一時的聖域家族才是她的最終目的。

畢竟能夠達到聖域的強者,在羅蘭大陸歷史上也只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就連現在的掌握洛克王國命脈的洛克王室也不曾有過這種風光,故而一個擁有過聖域強者的家族,就算如何衰落,也會讓人眼前一紅。

忽然,達林猛的上前,想要搶奪希爾手中那散發著熒熒藍光的小藥瓶,動作迅速至極。要是慌忙希爾閃開,那麼他便可以奪門而出。

「哼!就知道你會來這招,在這裡剷除阿爾維斯的繼承者也是不錯的選擇。」

希爾對於達林的突然襲擊雖然心生不滿,然而臉上沒有太多地情緒,白色浴袍之下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已經凝聚好了魔力。

雖然她並不覺得對方一個普通人可以對自己造成何等傷害,可是小心謹慎的她還是暗中留了一手,在之前的談話中已經悄悄凝聚起周身魔力。

「滋滋滋!」

一陣璀璨的紅色光芒從希爾手中猛然爆發開來,瞬間充斥了整個房間,使得房間內的溫度徒然一升,隨著一聲類似於的精靈吟唱,四周的火之元素被迅速吸引過來。

一級火系魔法——火球術!

「魔法師?!」達林心中一驚,脫口而出。

萬萬沒有想到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女孩竟然會受用魔法!

按道理,這裡可是魔法師測試的公寓住所呀,在裡面居住的人可以說沒有一個是正式的魔法師,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線上,所以達林才會這麼毫不顧忌的在希爾房間裡面,一個大男生,也不怕一個女生對自己不利。

然而,對方偏偏掌握了魔法,而且暗地裡已經吟唱起魔法咒語,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就算不是正式的魔法師,也能夠輕易打敗達林,甚至將其扼殺。

「砰!」

始料不及,只聽得一片玻璃破碎的聲音,一道黑影便從三樓的窗戶直直跌落……

… 緩緩走近破碎的窗邊,透過破碎的窗戶,借著道路的燈光,俯看著一臉焦黑的達林緩緩站起身來,希爾的臉上不由得多了一抹笑意,心中越發對這個聖域家族感到好奇。

「居然沒死?阿爾維斯家族的人,果然是與眾不同,不過越是如此,我就越想要看個究竟。」

「希爾你個死女人!不要落在我手上,不然我一定弄死你!」達林艱難的爬起身來,感覺內臟就像是火燒一般,心口一股悶血往上一衝,從嘴角緩緩滲出。

中了一枚火球又從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換做是一個普通人,早就摔死了,幸好達林天生骨子硬,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不過就算是這樣,也夠他受的了。

「這臭婊︵子當真是下了狠手,還想殺人滅口,看來得在她來之前趕緊跑。」達林抹去嘴角邊的血跡,強忍著全身像是散架般的劇痛,達林朝著樹林方向走去。

達林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畢竟他是初來駕到,對於黑礦鎮以外的世界並不了解,而且希爾敢在公寓里要他的性命,那就不排除有其他幫手在,若是貿貿然往人多的地方去,搞不好會被抓個正著,天知道她有沒有后招等這自己呢。

幸好這棟測試者住宿公寓偏離格蘭城的地方,地處較為偏僻,就像是生生在森林中開闢出一個居住地似的,出了公寓大門便是山林的地帶,只要躲進山林裡面,那希爾·拉克絲就算真的是一名魔法師,也絕對找不到自己。

跑了一會兒,達林見後面沒有人追來的樣子,終於長長的舒了口氣,倚在一棵大樹旁邊稍作休息。

說實話,達林也沒想到自己的家族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都過了幾千年的歲月,從一個聲名顯赫的巨大家族,衰落成一個小鎮的小小貴族,可出到大城市,居然還有人惦記著,不過想想自己的家族當年確實是輝煌無比。

阿爾維斯家族,傳說中的聖域家族,在羅蘭大陸通史上記載,阿爾維斯家族的幾位先祖曾經是聖域級別的巔峰強者。

當年,阿爾維斯的一位先祖曾經一怒之下斬殺神聖七國其中一個國王,當時舉國震驚,國家高層為了國家的榮譽,紛紛主戰,戰事爆發,硝煙四起,奈何阿爾維斯家族的強大,在經過所羅門戰役以及艾菲拉戰役這幾場壓倒性的戰役之後,這個國家高層終於見識到阿爾維斯家族的可怕之處,竟然妥協了,由此可以看出,當時的阿爾維斯家族是多麼強勢!

然而現在……

達林自嘲一下笑,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感嘆自己家族的過去,若是失神之下被希爾發現,估計就是一個火球術直接砸到自己的腦袋,一命嗚呼了。

「哎呀呀,怎麼,以為躲進林子裡面我就找不到你了么。」忽然,從那黑漆漆的樹林之中傳出一聲女子的聲音,隨後一襲白色浴袍的美麗女孩緩緩走出,在月夜清輝之下宛如天使一般聖潔動人無比。

希爾!

達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並不是驚嘆於她穿著浴袍美麗動人的樣子,而是驚訝為何他能夠這麼快的找到自己。

山林地帶樹木叢生,繁茂盛極,若是沒有舞空術,根本不可能發現一個人的蹤跡,而且現在是晚上,視線就更不好了,何況達林還是有意識的邊跑邊躲。

「她怎麼追上我的?按理說我饒了那麼多岔路,她不可能發現我才對,難道她在我身上做了標記?」

看著希爾那戲謔的眼神,達林迅速回想,恍然醒悟,想起了今晚為希爾按摩的時候外衣噴了一些類似於香水的液體,說是這種香水能夠令她心神舒暢,於是立馬將那有些燒焦的外衣脫了扔到了地上。

「哦?不錯嘛,居然發現了我的跟蹤藥水,可惜晚了。」希爾那天使般的微笑在達林眼中彷彿惡魔的咆哮,她手中已經聚集了火紅色的魔力,很顯然,她想要在這裡出手對付達林。

既然不肯服從自己,那就打到他服。

就在這時候,兩人之間徒然升起一股詭異的波動,方圓數里的空間忽然為之一顫,在剎那間能量波動又忽然聚攏,就像一個風眼似的,五米內的元素竟然被這股若有若無的能量所拉扯住,竟是形成一個元素的漩渦風暴。

「滋滋滋滋……」

看著前面七彩的元素,達林的心卻是狂跳不止,他可不是什麼魔法師,可畢竟要參加魔法師測試的,多少也是懂一點的,普通的魔法師就算天賦再高也也不可能凝聚得出肉眼看得見的魔力!

難道這希爾還是聖域魔法師?做夢的吧!她要是聖域魔法師,至於在自己身上噴那些追蹤藥水么?剛才那一個火球直接就可以將他秒殺了!

就在達林猜想之際,希爾也是一頭霧水,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眼前的這種現象他也沒有見過,按理說她自己本是操縱火系元素,不可能操縱得到如此巨大的元素,更沒辦法讓其出現這麼一個大風暴呀。

心中不免閃過一絲不安,希爾剛想離開元素風暴的範圍,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無法動彈……

她心中猛然一驚,脫口而出:「不好!」

話音剛落,突然間,兩人的頭頂竟然出現一塊小小光芒直射而來,宛如夜空中的星星一般,就連時空也微微發生震顫,隱隱出現輕微的扭曲,甚至還有絲絲時空裂縫生出,如此陣勢,那衝擊自然不可估量,恐怕就是一個聖域大魔導師也無法施展出這種威力的魔法吧。

「砰!」

隨著一道白色光芒閃過,達林只是覺得一股巨大的衝擊波震得他全身劇痛,彷彿靈魂和身體在這一瞬間分了家似的,腦海便像是短路似的,眼前也是一片漆黑,生命似乎要走到了盡頭。

格蘭城,魔法師工會內的一個房間裡面,淡黃-色的蠟燭燈光就像是風燭殘年老者一般,些許的空氣流動就能令得火光搖曳不定,古老的書架上擺放著厚重不一的書籍,幾束羊皮捲軸被冷冷的擺放在書桌前方,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羅蘭文字,講述著一段有一段的魔法傳奇,可以想象房間的主人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而且知識的淵博一點也不遜於那些所謂的王室學者。

一旁的古椅子上,坐著一名穿著藍色法師袍的老者,此刻忽然從冥想中驚醒,深邃的眼睛帶著一絲渾濁,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微微抬頭,朝著窗外凝望了片刻,那裡彷彿有著什麼令他感興趣的東西。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