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說完了「戰爭宣言」,白石真綾又看向了學校里的那個後輩:「真中浩二,現在我鄭重邀請你加入校籃球隊,我會幫你辦理好一切的入隊手續,下周你就可以來校隊報名了,還有你和新房之間的誤會,我會幫你解釋清楚……」

「等一下,白石前輩。」李學浩不得不出言打斷她的話,白石真綾似乎有些太想當然了,他可沒答應過要加入校隊。

「你想說什麼?」白石真綾被打斷了話,臉上顯得有些不快。

「我不會加入校隊。」李學浩直接說道,現在總算知道白石真綾為什麼會停下來了主動跟他打招呼了,原來是因為這個目的。

「為什麼?」白石真綾瞬間皺緊眉頭,與那天在籃球館不同,她現在的頭髮是高高盤起的,這完全是成年女性的打扮。雖然身材很瘦,但在胸前的位置卻很突出,緊窄的職業套裙也將這明顯的一點完全地展露了出來,胸前被高高撐起,似乎隨時都會裂衣而出。

長相儘管並不是很精緻,也談不上多麼可愛,但結合成熟的打扮和極為女人的味道,有著一種異乎尋常的性感。

「我不喜歡籃球。」李學浩回答得非常簡單。

白石真綾眉頭皺得更緊了,似乎並不相信他說的話:「你的投籃很准,我想你也練習過很長的時間,這個騙不了我,如果不喜歡籃球的話,為什麼會特意練那麼準的投籃,還有你的身高,雖然並不高,但是可以灌籃,這說明你的彈跳力很好……浪費這樣的天賦,簡直就是在犯罪。難道你不知道,只要你加入校隊,到時候參加全國大賽,就可以在全國民眾面前出名,你會成為一個高中生名人,想想看,很多可愛的女生都可以看到你,你會成為她們的夢中情人……」

「夠了!」邊上的間島由貴忽然大喝一聲,一把擋在了李學浩的身前,面對著白石真綾,「我不管你是什麼校隊經理,真中已經說過不會加入了,請你離他遠一點。」

這麼突然激動的表現不止嚇了白石真綾一跳,也同樣驚到了李學浩,看著擋在身前的「巨大」背影,心中古怪的感覺更加濃郁了。

「看來你就是他交往的女朋友了。」白石真綾同樣直直地盯著間島由貴,臉上的表情怪異中帶著不屑。

「沒錯!」間島由貴咬了咬牙,儘管臉色在一瞬間通紅了。

「如果是我和什麼人交往的話,我會希望我交往的對象非常優秀,優秀到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歡他,但是偏偏又得不到,你不覺得這樣才有成就感嗎?」白石真綾略帶些狂熱地說道。

間島由貴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言論,這根本就是歪理!交往的對象自然是越優秀越好,但也絕對是人越少喜歡他越好,這一點,她是深有體會。

「喜歡嫉妒的女人,可沒有男人會喜歡哦。」白石真綾似乎並不介意做一些「挑撥離間」的事情,看向旁邊的某人說道,「我說的對嗎?真中浩二。」

李學浩心裡升起了反感,原本跟對方就不熟,現在又說這種話,冷淡地說道:「我再說一遍,我不會加入籃球隊,以前不會,現在也不會,將來更不會。」因為反感,連稱呼都省略了。

聽到這話,間島由貴是最高興的,滿意地輕哼了一聲。

白石真綾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學浩,原先因為他的拒絕而產生的不快似乎也不見了:「那麼就這樣吧,如果你改變主意的話,可以隨時來校隊找我。」說完,轉身走了,連句「告辭」都沒有。

「這個女人真自大!」間島由貴看著遠去的白石真綾的背影,頗為不忿地說道。

「嗯,我們回去吧,由貴姐。」李學浩也很贊同她的話,原先並不覺得白石真綾怎麼樣,至少談不上討厭和喜歡,但經過剛剛的接觸,已經可以確定,這樣一個「自大「的女人,絕對不是他所喜歡的。 葉凡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著實把這些禹皇後裔驚到了,半晌沒回過神來。

良久,這些人才回過神,心中雖驚,但仔細想了想,對方既然連自己老巢在哪裡都知道,對暗星盟的了解肯定不止一點半點,知道是禹皇後裔也沒什麼奇怪的。

「你是何人?」

那將領目光緊盯著葉凡,充滿驚詫、疑惑、探尋的目光,彷彿要把葉凡看穿般。

「紫玄皇朝滄藍國人士,葉凡,一介冒險皇罷了,倒是閣下,問葉某是何人之前,不應該先通一下姓名么?」

葉凡再次拱手,神色僅帶著一絲驚奇,掃視了周圍一眼,最後看向那將領。

見到葉凡這般姿態,並不似作偽,那將領心中驚異更甚,沉吟了一下,同樣拱手道:「禹東刑。」

頓了一下,將領再次問道:「閣下從何得知我暗星盟所在的?」

「既然是冒險皇,自然是從無數的典籍記載,從各種險地、絕地的線索中得知,這是常識!冒險皇者足不出戶,也知天下事。」

葉凡說道。

禹東刑卻並不信,盯著葉凡一陣,嗤笑一聲說道:「混亂之海里,冒險半聖都出現過不少,卻從來沒有人知道我暗星盟總部所在,你一個冒險皇從何得知?快老實交代,你到底從哪裡知道的,可還有人知道?」

「只我一人知道,連我的這些同伴,也是在去到煙雨閣分部的時候,他們才聽我說暗星盟總部在海底這件事。」

葉凡實話實說。

「你撒謊!再不招來,別怪我等將你拿下用刑,我看你嘴巴能有多硬!」

禹東刑怒瞪銅鈴大眼,喝斥道。

葉凡眉頭微挑,淡然道:「你嚇我也沒用,我說的再多,你都不會信。」

禹東刑面上的怒色頓時收了一些,隨即冷笑一聲,一擺手道:「把他們押入牢里,囚禁到死。」

說著,又轉過頭看向葉凡等人,漠然道:「不要逼我等動手,憑你們幾個皇者,還翻不起什麼風浪來。」

暗星盟傳承悠久,是禹皇後裔,雖然經過那麼久遠的歲月,一身血脈已經不剩下多少濃度了。

可他們終究還是禹皇後裔,多年的積累不是開玩笑的,半聖來了也別想翻起什麼浪花來,何況是葉凡等人,區區皇者而已,禹東刑有恃無恐。

見禹東刑等人要動手,葉凡臉色終於沉了下來,說道:「我等此來是想和暗星盟做一個交易,各位難道就是這樣對待送你們一樁大禮的恩人的么?」

虛空螳皇等正露出兇狠模樣,幾乎都要動手了,一聽葉凡的話,頓時收起架勢。

他們還奇怪,葉凡想請暗星盟幫忙找人就算了,為何一定要來這龍潭虎穴,原來真的是另有要事而來。

他們對葉凡太了解了,沒有把握的事,幾乎是不會做的。

葉凡敢來,說明其把握極大。

「交易?什麼交易?」

禹東刑倒也不是尸位素餐,僵硬不知變通的廢物,一聽葉凡這話,心下不由一動。

原本對葉凡傻乎乎撞上來的舉動還感到奇怪呢,現在看來,對方應該是真有大事要親自來,否則誰會傻了來闖暗星盟的總部送死。

「你們很感興趣的東西,關於符文大陸的傳承核心……」

葉凡眼帘微抬,目光深邃,精光閃動。

「什麼?符文大陸的傳承早已經遺失無數載,你怎麼會得知?」

禹東刑直接驚呼出來,周遭所有人也都死死盯著葉凡,眼睛瞬間充血赤紅了起來。

震撼,驚駭,狂喜,質疑,患得患失……

種種激烈的情緒交織在暗星盟眾人臉上,神色萬般變化,幾如變戲譜般精彩。

「你、你……你說的可是真的?」

禹東刑深深呼吸了幾次,強行鎮定心緒,最後卻還是聲音顫抖,盯著葉凡,小心翼翼地問道。

說完,他唯恐葉凡誆騙他,連忙又接著道:「你可要想清楚欺騙暗星盟的後果,拿此事開玩笑,我等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葉凡卻並不回答,掃視了一圈四周,道:「此地人多眼雜,把你們的半聖請出來吧,此等大事,足夠請動半聖了。」

禹東刑也看了一眼四周,微微點頭,心中稍稍安心了一些,隨即便又忍不住狂喜起來,身軀都在劇烈顫抖,猶若篩糠。

葉凡敢如此說,敢主動讓他請半聖出來,定然是真的掌握了傳承核心的消息,否則的話,安敢驚動半聖?那是自尋死路。

「請!」

確定了葉凡一行是帶著「大禮」而來,禹東刑也不敢妄動了,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變,滿面笑意地伸手一引,示意葉凡和自己並肩而行。

葉凡一行自然不會和他客氣,大搖大擺地飛下城牆,而後向前直飛而去,在禹東刑的帶領下,徑直奔向這巨城的中心。

巨城城牆上,禹秋植和那艷麗女子禹越秀皆是呆住了,徹底傻眼,怎麼也沒想到,明明是來送死的葉凡,翻身一變,變成了暗星盟的座上貴客。

這一幕,讓他們恍若在夢中,充滿了不真實感。

葉凡一行一邊飛行,一邊觀察著整座巨城。

巨城和混亂之海的巨城也沒什麼區別,只是風格很古老與奇特,充滿異域氣息。

並且,這裡的建築都是以特殊石材煉製而成,每一座玉宇樓閣,殿宇庭院等,都和整座城池連成一體,通體晶瑩蔚藍,宛若水晶般澄凈剔透,到處都是夢幻般的藍色光芒。

在巨城深處,有無數金碧輝煌的殿宇庭院,瓊樓玉宇高築,風格奇異,其中一些還有人影在上面閃動。

而在巨城最中心處,還有一尊水晶聖塔,通體蔚藍,並不透明,流轉萬千瑞霞,極其高大恢弘,其上遍布諸般紋絡和符文,溢散著難以言喻的恐怖波動。

一路無言,一行人迅速來到了無比接近藍晶聖塔的一座古老大殿前。

此大殿並不算多麼高大雄偉,但有一種古老、神秘、滄桑之感,如同太古前的海神神殿,跨越無盡時空而來。

眾人一落地,禹東刑便對一個守衛大殿的侍衛道:「快去請所有半聖,就說本皇禹東刑,有關乎符文大陸傳承核心的消息要上稟。」

那侍衛一愣,看了看葉凡這群陌生人和陌生獸,又看了看禹東刑,臉上滿是質疑之色。

「看什麼,快去,本皇還能騙半聖不成?」

禹東刑氣急,呵斥了一聲,直接一腳把那侍衛踹了百丈遠。

武皇發怒,那侍衛不敢再怠慢,同時也有幾分相信禹東刑的話了,心臟不爭氣地狂跳著,如同脫韁的野狗般飛快衝向各個地方,請半聖出關。

禹東刑和葉凡一行人就這麼在大殿前等了起來。

等待的時間並不長,僅僅一刻鐘,眾人就感覺到一股滔天氣息猛然湧現了出來,鋪天蓋地地降臨而下,無比的堂皇浩大,意志如蒼穹之念,蓋壓穹天,恐怖絕倫。

嗡!

一道神念傳出,虛空震顫。

緊接著,便是一股股蓋世恐怖的氣息浩蕩而出,與那第一個出現的氣息匯聚到一起,更是駭人神魂,令人本能地顫慄起來,幾欲跪伏下去。

嗖嗖嗖——!

不等眾人跪伏下去,數股滔天恐怖的氣息便猛地一收,如潮水般退去,隨後便是幾道璀璨刺目的光芒,轟然降臨在禹東刑和葉凡一行面前。

光芒斂去,現出五道身影來,這幾道身影具都是蒼顏白髮,精神霍爍的老者模樣,只有一個身影是中年人的模樣,皆身穿藍色袍服,其上綉著一根碩大的棒子,鎮在萬重狂濤之中,一股滔天大勢無形中撲面而來。

這幾個半聖一眼就看出,真正得知傳承核心消息的,是葉凡這群陌生人,而非禹東刑。

「你們是何人?從何得知符文大陸傳承核心的消息?」

幾個半聖目光無比迫人,精光熾盛,洞若觀火,雙目如同火炬般閃耀燦爛光芒,落在葉凡一行身上。

「見過幾位半聖前輩,在下葉凡,紫玄皇朝人士,無意間了解到了符文傳承核心之秘,因此闖了一趟貴盟分部,請貴盟武皇帶在下來總部,與各位半聖之尊相談傳承核心之事。」

葉凡言簡意賅,將過程簡單敘述了一番。

這些半聖的壽元比武皇要長一些,活了那麼些年歲,一眼看出葉凡並不想透露消息來歷,他們猶豫了一下,也就沒堅持質問。

不管如何,有符文大陸傳承核心的消息就行,這比消息來源更重要。

「你前來找我暗星盟商議,是想從中分一些好處?」

那中年人模樣的半聖目光很刺人,神色雖淡,葉凡卻敏銳地察覺到了一絲敵意。

「不,各位半聖若不允許的話,葉某絕不會染指絲毫。葉某來此,只為達成一個交易,貴盟幫葉某一點忙,葉某則告知傳承核心消息。」

葉凡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眼眸深處閃動著冷冽寒芒。

「什麼忙?」

居於中間的半聖平靜開口。

「第一,葉某想請貴盟幫忙找二個人,藏在混亂之海中,第二,葉某想詢問貴盟,這混亂之海可有與鳳祖,或是紫鳳之祖有關的險地?」

葉凡說道。

幾位半聖愣了愣,相視一眼,眼眸深邃,等待了片刻,才詫異道:「就這點要求?」

葉凡點頭道:「就這些。」

「為了這二個要求,你就拿出了符文大陸的傳承核心之秘密?」

幾個半聖不禁深深懷疑起來。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人人無利不起早,要說葉凡是想無條件幫助他們,他們也不信。

而葉凡這點要求……太小了。和沒提也差不多了,雖然關於紫鳳之祖的情報確似乎有點麻煩。

「對於貴盟而言,找二個人不算什麼。但,此事的確難住了在下。至於第二個條件同樣如此,對我的意義很重要,所以才需要求助貴盟。」

葉凡輕嘆一聲,說道。

「哼!小子,你想騙我等入瓮,好大的狗膽,本聖斃了你!」

然而,那中年半聖目中寒光一閃,陡然出手,掀起罡風烈烈,如驚雷滾滾般炸開,當場把眾多侍衛驚的匍匐在地,葉凡等人也臉色狂變。

「且慢!」

「住手!」

四個半聖怒喝,同時出手,攔下了這一擊,怒視中年半聖,目光如欲噬人,顯然怒到了極點。

但是,此時此刻,顯然不是算賬的時候,憑白丟臉而已。

制止了中年半聖,中間那個半聖沉吟了一下,說道:「你的話我不能確定是否為真,反正你們在這裡,也不急在一時,傳承核心不會無緣無故丟掉,等幾天再說也可。」

「如果確信你所說為真,再談一談這樁交易,本聖可以答應你,一旦找到符文大陸傳承核心,我暗星盟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必給予厚報。你的二個小小要求,我暗星盟也順便幫你做了。」

/book_20276/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對暗星盟而言,葉凡的二個條件都不算什麼,即便是找有鳳祖或紫鳳之祖線索的地方,麻煩是麻煩一些,但只要在混亂之海範圍,對他們而言就不是大問題。

暗星盟核心成員皆是禹皇後裔,是符文大陸遺民,對混亂之海再了解不過了,只需要一些人力就行。

如果葉凡所說為真,他們就欠下一個天大人情了,二個忙而已,順手就能幫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