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籠雙手下按.頓時碧綠柳葉震『盪』其.發出刺耳之音.與那流光相互碰撞.僅是一瞬.便立刻見那流光被柳葉切散.同時.柳葉亦失去光彩.向下落去.

「哼.」籠冷哼一聲.原本看似已失去威勢的柳葉突兀青光在其.一股股天地之力湧入其中.青白『交』匯.閃爍間.柳葉四周空氣便已圈圈『盪』開.

在更下處.銘起冷眸鎖定那風獅.嘴中淡淡有聲「老獸.便該滾回能獸『亂』域.莫以為在此處便可以成為人上人.」

此話一出.那獸心頭大怒.目中皆是兇狠之『色』.抬抓硬按而下.五道青光凝聚的風刃連通獅爪一道『逼』向銘起.

此獸一爪.便有銘起人軀大小.大小之間.卻並不能代表太多.銘起左臂堅冰一凝.抬手便硬擋而去.頓時只見冰屑『亂』飛.風刃只是『射』下三分之一.便已消愧.獅爪亦只『射』下三分之一也停頓下.

這左臂如鋼鐵.巨爪之下.不動分豪.銘起抬手便抓住此獸一爪.單論『肉』體力量.銘起比這風獅更為強橫.

風獅『欲』『抽』回前足.卻掙扎中如何也無法『抽』回半分巨爪.那芊細的身軀.蘊藏的力量太過恐怖.

「凝.」銘起淡淡一句.只見風獅巨爪突兀被堅冰封住.完全沒有徵兆.一個巨大冰球已經出現在其前足之上.

這冰球之中.寒氣森森.即使風獅厚厚皮『毛』.亦無法阻擋.

寒氣侵體.風獅目中皆是駭『色』.身軀向下栽去.銘起接勢一把抓住其尾.用力向上回扯.此獸身軀頓時拋到空中.

「月影.」

銘起嘴中一念.無比堅冰再凝.身軀化作黑光突兀出現在那風獅面前.一拳便擊在此獅鼻樑之上.還未來得及慘叫.銘起身軀突兀出現在其後背.再是一拳.

每一拳便伴隨巨大力量.寒氣.此獸身軀在空中更本無法拋飛.剛要向上.銘起便在其背後一拳.向下.銘起便在其腹下一拳.極速之間.片刻那風獅全身鮮血淋漓.染紅青『色』皮『毛』.幾乎身體每一寸.便是一個拳頭凹陷的印記.亦是一團冰霜凝起.

慘叫剛出.銘起便在其下巴下出現.一拳轟去.頓時牙牙相碰.響得清脆.碎成碎屑.下顎骨骨皆斷.整個下巴.面部完全變形.

其身軀真要『射』出的瞬間.銘起右手堅冰向前延伸出一道冰錐.對那一斷的下巴刺去.

噗呲~~

冰錐從其下巴.一瞬穿透.沒入腦中.再從腦中穿透而出.一顆青碧『色』能核.拋出.銘起探手便將其抓住.這具獸屍同時收入能戒.火晶宗甚是窮困.下次在回去時.便帶著財富回去.以助火晶掘起.

此刻.天空之中.籠面『色』一冷.殺氣爆放間.柳葉閃起青白之光.在天空中圍繞三名能聖旋轉.

三人四周凝出一層能幕.才擋下這bobo攻擊.可如今.已漸漸支撐不住.

「死.」籠嘴角一喝.身軀爆出氣流.一瞬『射』在那能幕前.雷虛一腳.頓時將這能幕踢碎.

籠本就是速度型修能者兼魂器使用者.前番戰鬥皆為了熟悉這柳葉真能器.實力自然僅僅暴『露』冰山一角.此刻速度一開.三人必死.

能幕開來瞬間.千片柳葉.一瞬突入.三人根本來不及閃過.便被千片柳葉所化流光來回切割.化作碎『肉』.

銘起附上空中.道「將那能戒收了.」

籠停下攻擊.爛『肉』從空中拋落.留下三顆能戒.被籠收在手中.能戒白光閃爍.柳葉與三顆能戒便一道隱沒入能戒之中.

蜜愛老公寵上天 萬人宗最高戰力全全命喪.留下的不過一群能魂能將罷了.

「萬人宗.如今.不剩一人.」

欺人者.自有人欺.欺火者.自當火滅.

銘起嘴中冷冷一語.伸出右手一掌向下拍去.頓時大地一震.整個萬人宗山下沉數丈.還未停止.便一瞬被白光吞噬.氣『浪』吹開.十里之中.全無草木.泥土被掀飛.『露』出光禿岩石.

待白光散盡.那萬人宗山已完全消失.反之地面.留下一大大火字.張牙舞爪布在地面.字中火勢蘊藏.如有望之者.皇級之下.全全命亡.

銘起冷眸依舊.面具之下.全無表情.萬人宗.土宗.兩大一等宗派.子君爪牙.已成這火字之下.一片荒蕪.那子君.待明日.也此下場.

這火修羅面下.已不再是當年那揮淚別離距離的少年.此刻已是漸漸蘇醒的君王.蘇醒的修羅.殺戮.只是前奏…..

(記住本站網址,. 逗嫁豪戀,萌妻有點呆 ,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下一處.沙宗.」銘起目中冷意閃過.身軀已在空中.籠緊隨而去.

兩人以迅雷之勢.在這連山域中.掀起一場復仇狂『潮』.不過此刻.消息還並未散開.

兩人穿梭在天空.留下一片『亂』流.絲綢般柔雲.為之躲旁.被分為兩片.

沙宗.今日便要血紅透.

連山域全全青翠.唯獨一處.被人刻意築成沙丘.便是這沙宗.

待兩道身影飛過天空.掀起一團飛沙.沙宗方圓幾十里.全全黃沙.唯獨遠處一簇建築群.黃沙之中獨立.

「全全給我出來.」銘起喝聲如雷.在空中暴響.聽之者.立刻身軀一抖.如受雷驚.

話落.銘起負手而立.冷目依舊冷.即使這沙地上空升起的蒸蒸熱氣.亦在這冷目中降溫.

便見下方數百人影飛起.個個目帶凶光.卻不知來者兩人是何層次.

「前番是滅.這次便要血洗.」銘起目光之中殺氣醞釀.釋放在六層左右.旋即一瞬向下沉落.

剎那飛起一『波』黃沙.如是『波』『浪』衝來.銘起目光一冷.左臂一團寒氣爆『射』而出.一瞬便將那黃沙全全凍結.幾乎同時.銘起身軀不再下沉.改為俯衝之勢.

一圈『波』紋從腳下『盪』開.身軀剎那沒入這群人之中.妖血一出.立刻紅光大盛.銘起腳下一個旋轉.空氣旋出螺旋紋.同時銘起手中妖血於手中旋轉.在身軀停下那一瞬.一圈紅『色』刃光.以旋轉散開.這一擊便是銘起自創一技.名旋月.月斬僅僅一道紅『色』月牙.此技便是將月牙化為這螺旋四散開的螺旋紅刃.

月斬是殺傷力型攻擊的控能技.如此一改.便成群攻.在一定程度上.殺傷力有所降低.轉化為殺傷範圍.

闊開的螺旋紅光.一瞬將銘起身周臨近的數名能王切做兩段.

幾名能皇『欲』阻擋.控能技剛劈向這刃芒.便被彈開.此技越散開越弱.但此刻明顯未在那弱處.

一技.被一能聖一刀劈開.此人便這沙宗宗主.能聖三段的強者.可是此刻.依舊.顯得太弱.

銘起身軀黑炎跳躍.到如今.月影已是瞬息便能施展.這一瞬.銘起身軀爆『射』到此人背後.心驚之時.此人能甲結身.背後在布上一層天地之力的屏障.

銘起揮刀便落.妖血黒芒跳躍.瞬息凝在刃口.化作一條黑線.立刻破開那天地之力.勢頓弱三分.再破開那能甲.再弱四分.僅剩後勁三分.依舊憑藉妖血之利.以及疊加上的月噬將此人左肩完全劈下.

此人左臂被廢退後三步.一道沙幕衝天而起.擋在兩人之間.此刻銘起背後便有十數人撲來.

火修羅面雖於表情.那雙瞳中卻爆『射』『精』光.「死.」

銘起左手突兀出現一把冰錐.足有十數道.紅芒跳躍間.便脫手飛出.一瞬間.修細冰錐便閃起紅芒.劃過天空.留下一條條筆直紅線.從那撲來十數人頭部穿過.甚至連十數人背後的處在紅線軌道上的能皇或能王也被冰錐穿透.

就在此刻.原本升起的沙幕一瞬『逼』向銘起.形成包裹之勢.『欲』將銘起吞沒.

「雕蟲小計.」

銘起冷哼了聲.左拳握緊.四周天地之力瞬間凝成冰球.冰球將銘起包裹.同時冰球之上無數冰錐向外突兀一伸.合攏包裹來的黃沙一瞬便被刺破.寒氣瞬間將其凝結在一絲.無法在散開.

「地碎崩.」銘起呼喝一聲.冰球爆裂.黑影同時『射』出.那沙宗宗主一驚.腳下縮地成寸.『欲』向後退.

只見銘起左手虛抬.其腳下突兀出現一根尖利冰錐.來不及手腳.冰錐直接穿破整個腳掌.

沙宗宗主吃痛失神那一剎那.背後身前.頭頂.冰錐一道刺來.立即將其『插』在這冰錐之中.身死血凝.

就在此刻.兩名能聖初段的古上長老踏腳便持劍直取銘起.

「找死.」銘起目光一凝.腳下一團氣暴.左拳前便一團寒氣凝起.兩人揮動長劍向銘起脖子抹去.只見銘起左拳突兀向上一提.重重擊中兩把長劍.幾乎同時.寒氣凝出堅冰將兩把長劍凍結在一死.

這一瞬.兩人心驚『欲』走.身軀『欲』分.手中緊握的長劍將兩人一扯.

這一刻.兩人已失去機會.銘起左拳之上堅冰轟然破碎.幾乎同時天地之力凝出暴流.一瞬將兩人攪碎.化作漫天血液散落空去.

銘起實力.比籠強.可是此刻在殺戮上.曾經的怒火修羅.遠遠比不上籠.憑藉魂器之優.兩百多能皇能聖片刻便被屠戮大半.

只見碧之光在殘餘的百人間四下『亂』飛.便慘叫漸漸.斷肢四飛.

銘起一刀劈斷對手扭過再『欲』攻擊之時.除去他二人還浮在空中.其他人全全化作爛『肉』殘肢.落下空去.鮮血將下方一片黃沙染紅.

「能王之下.殺之無快」銘起嘴中一念.飛到那沙宗宗地上空不足十丈處.下方正式驚恐未定的弟子.銘起目光一冷.七層殺氣爆放而來.

只見冷風四吹.地面惶恐之人.奔逃『欲』走的姿態.被一同封在堅冰之中.

就這短短一盞茶的功夫.又一一等宗派.被人滅.

銘起與籠.飛到那落屍遍地的黃沙之上.銘起手掌伸出.便立刻見那屍體開始爆裂.一道道血柱『射』在沙丘之上.行出字樣.便一大大血紅火字.

來看之人.且記下.此處並非他人所為.乃我火晶宗.

海『潮』之勢蘊藏字中.能皇三段之下.望之.皆喪命.

「下一處…」

銘起嘴中一念.道出一二等宗派的名字.旋即.兩人身軀一晃.消失在空中.



下一處.留下火字之後.



下一處.依舊留下火字.



整個連山域在這兩名帶面具的火晶宗人下.開始漸漸沸騰.開始消息還未擴散.當有路徑某個宗派的修能者前去連山域城時.把消息帶去.

夜幕降臨時.整個修能者公會將收集來的信息統一起來.發出消息之後.

整個連山域城處在震『盪』之下.各大子君附屬一等宗派.紛紛被人所滅的消息如『波』如『浪』.在連山域城中蔓延開.

還有一條信息.便是這來襲之人.留下一巨大火字.整個連山域中.布滿不下幾十個火字.每個火字落下之處.那宗定已全滅.一名生還者亦沒有.聽有人言.曾遇見過正在滅殺他人宗派的修能者言.這為惡者.有兩人.一名面帶火修羅面具.一名.面帶鋼鐵面具.

一時間炸開的消息將這二人傳成惡魔.一名.怒火修羅.一名.鐵面修羅.

這二人喪心病狂.滅人宗派不就一個活口.一日之下.滅殺超過五萬人.三十個大小不一的宗派.上到萬人宗這等一等宗派中的強宗.弱到三等宗派.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在這消息背後.連山域城的修能者.整個連山域城的宗派都知道.曾是這連山域城霸主的火晶宗.回來了.雖然只是兩人.但卻以王者姿態回來了.

這番回來.便是宣洩這股怒火.背叛的怒火.被滅宗派.多是當初依附火晶宗的宗派.如今依附子君.還有少數.便是那些獨立宗派.

這些宗派.皆有一個共同之處.便是在火晶宗離開之後.打壓過火晶殘餘勢力.

如今火晶過來.是復仇而來.

最為重要一條消息.便是有一等宗派留下的火字旁.留下這麼一句:明夜月圓時.子君

這一條消息.頓時讓整個連山域震動.子君.如今連山域除去修能者公會外真正的霸主.

這舊去的火晶.憑兩人要想子君宣戰.但這兩人.又是一日滅去三十多個宗派的兩大修羅.一時間.眾說紛紜.各有其說.有人言這二人必定能勝.原因便是他親眼見過這兩人的厲害.亦有人言子君必勝.原因那子君宗內.有『蒙』宗留下的強者.

無論任何一處.無論賭場.酒居.亦或修能者公會.修能者間爭論不休.尤其是賭場.立刻開設下這各大賭場建立以來最大一注.便是這火與子的勝負.

兩大修羅.對抗整個子君.乃至大半連山域宗派的賭局.

連山域城如此.各個宗派收到消息之後.立刻處在惶恐之中.子君有六大附屬一等宗派.其中.土宗.萬人宗.沙宗.林宗.全在一日內.被人盡滅.各個宗派.皆是惶恐.

甚至子君.亦感覺到事態很嚴重.子君曾派能皇前去看察.結果這能皇重創而回.原由.只因見了那火字一眼.便靈魂受創.

留字便傷人.子君宗主.自問自己不知道為何.也不能做到.這等強者.怕是火晶宗宗主和古上長老一同來了.

子君焦頭爛額之際.立刻讓所有附屬宗派.不論大小.全全聚攏到子君宗來.許多大宗派.能王之下要在明夜到達子君宗是絕無可能.便只將所有能王之上的修能者.『抽』去子君宗.

原由.他們亦是火晶背叛者之一.若無法擊潰這兩人.待子君被滅之後.定是他們.

整個連山域城處在最『混』『亂』的時候.因為子君宗.就在連山域城不遠處.許多修能者前來便彙集在此處.稍作休息.

銘起.聖羅二人摘下面具.便成普通修能者處在連山域城中.此刻正是初起夜『色』.

星辰初『露』面龐.月就差那一絲就要圓起.而明夜.便是月圓之時.

銘起與籠對坐在連山域城中最好一處酒居之中.高樓中坐.高貴.華美的四周.似將今日殺戮全全隔絕.兩人在閣台處.淡看夜『色』.一人思念.兩人亦思念.

只是兩者之間.前者念妻.心『欲』要早歸.後者念人.種種人物.心中皆惆悵.不知能否在這天主之中.能存下『性』命.去尋得那一份思念的歸屬.

舉杯間.焦愁下肚便是柔腸深處.每一寸.在這烈灼中滾燙.

就這傷神之際.『門』外幾聲.有些粗暴的踢『門』之聲.讓銘起眉頭一斂.怒由心生.三步上前.打開房『門』.只見一泠酊大醉的青年手摟一嬌媚『女』子.一隻手還在這『女』子玲瓏曲線上的某處『揉』捏.

此人相貌亦算俊俏.面白而菱角分明.

兩名酒丁跟在其背後.顯得有些尷尬.但未有阻攔此人的意思.

「你是何人.」銘起面冷如霜.直盯這男子問道.

「老子…呃.子君弟子.還…呃.不快給老子滾…呃.」此人嘴中酒嗝不斷.酒氣熏天………………..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本站) ?銘起面無表情.佇立不動.兩人身高.銘起高過此人半個腦袋.

一種無形的壓迫並非是能壓.或者其他.僅僅是氣勢.

「給老子找死.」此人修為也算不錯.能王一段.

此人話落.便是抬腳踢去.白光閃動.極是刺眼.

「華而不實.就似這子君一般.」銘起嘴中冷冷一句.天地之力凝在那青年的『腿』前.頓聞一聲清脆骨骼破碎之聲.此人便要慘叫.銘起目一凝.此人頭顱.便如破瓜一般爆裂開.腦漿等物.四『射』.將那兩名酒丁嚇得面『色』慘白.以及那妖媚『女』子嚇得尖叫.

銘起不喜嘈雜.冷目鎖去.殺氣一瞬便將這『女』子心中驚恐淹沒.此人軟攤在地.銘起並未殺死她.不過嚇暈了過去.

兩名酒丁回過神.知這兩位才是真正惹不起的角『色』.拉起那嬌媚『女』子.便下了樓閣.那具無頭屍體看也未看一眼.

轉身.銘起帶上房『門』.再無興緻飲酒.深吸口氣道「這子君宗似乎還有人處在輕鬆狀態.今夜風好月晴.便送這子君夢魘一場.」

說完.銘起的嘴角突兀斜出邪異的笑容.難得一見的笑容.

「籠.隨我去子君走一趟.」銘起走到窗前.籠已浮起身.兩人迎著月『色』.飛在夜空之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