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是一種無法描述的感覺,唯有真正體會過千鍛的人才能真正地感受到。

原本邙天今日只是想讓唐舞麟先感受一下沉銀,逐漸的尋找感覺,在前往中級學院之前完成千鍛就可以了。可他萬萬沒想到,唐舞麟竟然會在第一次接觸沉銀的今天,就直接開始了千鍛,並且真的進入了那個狀態之中。

這固然是因為他有著足夠的力量,但更重要的還是悟性啊!這孩子,是註定要成為大師的。

邙天這一生最大的失落就是沒能成為聖匠級的鍛造師,但在唐舞麟身上,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三個小時過去了。唐舞麟還從來沒有一次性鍛造如此長的時間,而且還是在如此高強度的鍛造之中。

三個半小時過去,四個小時!

唐孜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鍛造室門外,兒子久久不歸,他找了來。正好看到唐舞麟揮汗如雨的一幕。

那奇妙的節奏,宛如交響樂一般的敲擊聲,還有兒子那專註的表情。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兒子鍛造時的樣子,這分明是一種已經登堂入室的境界啊!他才九歲啊!短短三年時間,竟然就已經能夠達到如此程度了嗎?唐孜然見過的鍛造大師數量不少,他在唐舞麟身上,分明已經看到了一份那些大師身上特有的味道。

沒有去打擾,唐孜然很清楚一位鍛造師在全心鍛造時專註的重要性。邙天就在一旁,很明顯,兒子在鍛造方面,應該是要有所突破了。

四個半小時了,唐舞麟的臉色已經有些蒼白,身上的金色紋路早在唐孜然到來的時候就已經消失不見。

當年第一次來這裡時的酸脹感再次出現,雙臂越來越沉,這分明是力量透支的感覺。但是,他沒有停,甚至每一次捶擊的力量依舊那麼均勻,意志力支撐著他,繼續著自己的鍛造。

就要成功了,就要成功了。不能停,現在停下,很可能就會前功盡棄。

正因為和那塊沉銀之中有種冥冥之間的聯繫,唐舞麟咬緊牙關,繼續鍛打著。

邙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攥緊了雙拳,在這個時候他甚至要比唐舞麟還要緊張。

如果這孩子第一次嘗試千鍛就能夠成功的話,毫無疑問,會給他建立強大的信心,對於未來他在進行千鍛時,將有著巨大的好處。成功率一定會比其他鍛造師更高得多。

可是,他能夠支撐得住嗎?快五個小時了,持續接近五個小時的鍛打,就算是自己,也要全力以赴運轉魂力才有可能做得到。

「當、當、當、當、當……」千鍛鎢鋼錘因為持續的鍛打,本身受到爐火的烘烤,也已經有些發紅了,如果不是千鍛賦予它的堅硬,恐怕早就支持不住。

突然,那塊沉銀在唐舞麟的鍛打中輕微的振顫了一下,緊接著,一抹亮銀色的光彩驟然衝破了爐火的封鎖,將整個鍛造室映襯成一片銀白。

唐舞麟雙錘同時落下,重重的捶擊在其上,頓時,那銀光變得更加狂放起來。

邙天幾乎是閃電般就到了唐舞麟身邊,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柄小刀,手起刀落,迅速划向了唐舞麟的手腕。

一股鮮血噴洒而出,剛好落在那塊銀光閃爍的沉銀之上。

唐孜然驚呼一聲。下一刻,邙天已經用手捂住了唐舞麟手腕上的傷口,目光灼灼的看著那塊閃爍著銀光的金屬,同時關閉了爐火。

鮮血落在銀光之中,發出一連串的「嗤嗤」聲,青煙繚繞。火焰熄滅,露出了金屬本身的樣子。

比之前又縮小了一圈,沉銀上的火紅色以驚人的速度褪去,同時褪去的,還有那閃爍的銀光。

在進行鍛打之前,它原本奪目的銀色消失了,看上去灰撲撲的,毫不起眼,只是,在本體上,卻多了一層細細密密,宛如大海波濤一般的紋路,這些紋路就像是銘刻在上面的似的,但偏偏本身又極為光滑。

灰撲撲的沉銀仔細看去卻有種深邃的感覺,那是一種極為奇妙的質感。

同樣是千鍛,不同金屬千鍛的難度千差萬別。如果說千鍛鎢鋼的難度是一,那麼,千鍛沉銀的難度至少是五,甚至是八。

邙天在讓唐舞麟嘗試千鍛,並且給了他這塊沉銀的時候,根本沒想過他能夠千鍛成功。而是要讓它通過這塊不容易破壞,品質足夠好的金屬來尋找千鍛的感覺。

可是,五個小時,整整五個小時的時間,他成功了。

那灰撲撲的,正是,千鍛沉銀啊! 唐門的兄弟姐妹們,求收藏、求會員點擊、求推薦票!唐門萬歲!龍王雄起!

--------------------------------------------

一陣陣強烈的虛弱感令唐舞麟一屁股坐在地上,邙天熟練的從自己懷中摸出一塊如同膠布一般的東西貼在他的手腕上,封住了之前的傷口。

這位宗匠級鍛造大師此時的表情也有些怪異,嘴角略微牽動著。

天才終究還是天才。並不因為他沒有一柄鎚子作為武魂而有所改變。這份悟性,已經足以彌補一切。

千鍛,在眾多鍛造師眼中無法逾越的鴻溝,就這麼被一個僅僅只有九歲的孩子完成了。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啊!

唐孜然已經沖了過來,扶住兒子。

邙天足足沉默了半晌,才緩緩道:「天才,這是天才之作。舞麟,你要牢記今天你所感受到的一切,對你來說,這只是一個開始。震撼鍛造界的開始。」

可惜,唐舞麟並沒有聽清楚老師的話,五個小時的鍛造,他已經完全透支了,在父親懷中昏睡了過去。

當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自己床上。

外面天已經亮了,陽光透過窗戶照耀在房中,落在娜兒曾經睡過的床上。

娜兒雖然走了,但唐舞麟並沒有讓父母拆掉這張床,在他潛意識中,始終都認為,娜兒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雖然手臂並不疼痛,但全身還是有些發軟,身體暖洋洋的,就這麼懶懶的躺在床上,卻有種說不出的舒服感。

一抹淡淡的微笑浮現在他的面龐上,千鍛,應該是完成了吧。

原來千鍛的感覺是那樣的。

儘管經過了昏迷,但是,他卻依舊清晰的記得,當自己鍛打到最後階段的時候,每一錘敲擊下去,似乎都和那沉銀有了共鳴,那是一種非常奇特的感受,沉銀彷彿活了過來,他呼吸,沉銀也呼吸,每一錘鍛打,就像是在為它按摩,它都會傳來舒暢的情緒。當這份舒暢攀升到極致時,沉銀升華,量變積累為質變。

儘管並不知道後來的事了,但他也依舊能肯定,自己成功了。

我不是廢物,至少在鍛造方面我不是的,而且,我的藍銀草也不是一般的藍銀草。

娜兒,你要是還在該多好,你一定會和哥哥一起開心的對不對。哥哥會變得越來越強,一定可以好好的保護你,決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你。

娜兒,你快回來吧,或者,你告訴我你在哪裡啊!為什麼什麼都不說清楚了就走了,我好想你。

娜兒甜美的笑容在腦海中浮現,她那宛如百靈鳥一般動聽的聲音呼喚著哥哥這兩個字的時候,總是讓他那麼滿足。

以後我一定會找到你的,一定會。

漸漸的,身體傳來的暖意讓他再次進入夢鄉,沉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完全是餓醒的,外面的天色已經又暗了下來,顯然,從昨天晚上到現在,他已經睡了接近一天一夜。

「爸爸、媽媽!」唐舞麟翻身坐起,疲憊感已經完全消失了,只是肚子空空如也,餓的前心貼後背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能夠吃掉一頭牛。

「兒子,你醒啦!」門開,琅玥第一時間沖了進來。

唐舞麟有些驕傲的道:「媽媽,我可以千鍛了呢。」

琅玥眼圈紅紅的,對她來說,那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兒子一切安好。

「好兒子,你身上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琅玥柔聲問道。

唐舞麟搖搖頭,「沒有啊!就是餓,媽媽我好餓,有什麼吃的東西嗎?」

「有、有,媽媽給你買了肥雞,燉了雞湯。就等你起來喝呢。你老師說你有點脫力,醒來以後要吃些好消化的東西。」

一刻鐘后。

琅玥和唐孜然目瞪口呆的看著依舊在大快朵頤的兒子,對於兒子來說,什麼是好消化的東西?似乎,只要是能吃的,都很好消化似的。

一整隻肥雞,加上滿滿一鍋雞湯,五個饅頭,兩盤青菜,已經都都進了這隻有九歲的小傢伙肚皮。而且他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還在吃著第六個饅頭。

「再去給兒子做幾個菜吧。」唐孜然吞咽了一口唾液,看著兒子吃的這麼香,就連他都有點食指大動的感覺了。

琅玥趕忙站起去了。

唐舞麟確實是太能吃了,尤其是在體力大量消耗之後,整整吃了近一個小時,才算是心滿意足的長出口氣。

「兒子,你不會撐壞了吧?」如果不是唐孜然阻止,琅玥早就不想讓唐舞麟繼續吃了。他的飯量,分明已經超過了正常人的範疇。

唐舞麟一臉滿足的道:「還是媽媽做的飯最好吃。吃的好爽哦。」

唐孜然拉起兒子的手臂看看,眼中閃過一抹奇異之色,果然,昨天被邙天割破的手腕已經完全癒合了,只留下一點淺淺的紅印子。

唐舞麟這會兒才想起來問,「爸爸,昨天我的千鍛是不是成功了?」

唐孜然微笑點頭,「是啊!成功了,非常成功。你老師都對你讚不絕口呢,說等你醒了,讓你趕快過去找他。」

唐舞麟從椅子上跳下來,道:「那我現在就去吧。」

琅玥皺眉道:「都這麼晚了,明天再去吧。」

唐孜然卻站起身,道:「他才剛睡醒,一時半會兒也不會再睡了,時間還不算太晚,我帶他過去吧。去去就回。」

琅玥白了他一眼,眼含威脅的道:「要是我兒子再出什麼問題,我唯你是問,你就給我睡客廳。」

唐孜然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就跟不是我兒子似的。」

父子倆出了門,直奔邙天工作室。

「老師,我來啦!」唐舞麟一進門就大叫起來,他很期待看看,自己的第一件千鍛作品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完成千鍛帶來的成就感,讓他這段時間有些頹然的情緒一掃而空。

穿著破舊工作服的邙天從裡面走了出來,他平時一向冷硬的面龐,在看到唐舞麟的時候竟然下意識的流露出了笑容,眼神中充滿了滿意甚至是寵溺。

向唐孜然點了點頭后,再向唐舞麟道:「跟我來。」

那塊沉銀還在唐舞麟的鍛造室之中,昨天唐舞麟跟隨父親離開之後,邙天並沒有將它拿走。

「看看吧,你的傑作。」邙天指了指沉銀,向唐舞麟說道。 求收藏,求推薦票。

------------------------------

其實,不等他說,唐舞麟就已經湊了過去,認真的看著自己這個作品。

和最初時相比,它小了一大圈,本身的亮銀色也變成了灰撲撲的亞光色,深沉、內斂、古樸,這是唐舞麟的第一個感覺。在那灰撲撲的金屬表面,一層層波浪般的暗紋彷彿孕育著無盡的生命力。更為奇異的時候,當唐舞麟看到它的時候,竟然有種血肉相連的感覺。

這種感覺特別奇妙,似乎這塊沉吟本來就應該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似的。

邙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坦白說,我沒想到你第一次嘗試千鍛就能夠成功。這和你的身體素質、力量有很大關係,但更重要的,是你自身在鍛造時候的悟性。我沒有看錯人,在這行,你是天才。儘管你的武魂可能並不適合鍛造,可你在悟性方面的天賦,以及你的天生神力已經完全彌補了這些。」

唐孜然有些詫異的看向邙天,他很了解這位老友,以他的性格,能夠說出這麼多讚美的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邙兄,你可別寵壞了這孩子。」唐孜然笑道。

邙天看了他一眼,道:「我已經很克制自己了。」是的,他確實沒有誇讚出全部,至少他沒說,唐舞麟創造了最年輕千鍛鍛造師的聯邦紀錄。他的年齡和這塊沉銀如果公布出去,一定會引起鍛造界一片嘩然。

「現在明白什麼是千鍛了嗎?」邙天向唐舞麟問道。他的教學方式另闢蹊徑,平時並不會教授的太多,只有當弟子在實際操作中有所感悟的時候,他才會點撥幾句。

唐舞麟輕輕的點了點頭,「似乎,它後來有了生命。每一次鍛打,我都能夠傾聽到它發出的聲音。」

邙天又一次笑了,這兩天他臉上出現的笑容比過去一年加起來還多。

「不錯,你說得對。千鍛成精。百鍛提純,祛除的是雜質。而千鍛則是賦予金屬生命,一件千鍛作品,本來就是我們鍛造師創造出來的生命體。擁有生命的金屬,才是最寶貴的存在,它們才會升華出自己專屬的特性。」

「千鍛成精?」唐舞麟默默地念叨著這四個字,一雙大眼睛中頓時亮起了光彩。

邙天道:「這是你的第一件千鍛作品,在我們鍛造界有個傳統,每一位鍛造師在鍛造出第一件千鍛時,這件千鍛都要進行血祭,從而讓其永遠成為自己的收藏。」

「血祭?那是什麼?」唐舞麟好奇的問道。

邙天道:「如果說,千鍛是賦予金屬生命。那麼,血祭就是讓它和你血脈相連。成為宛如你身體一部分的存在。經過血祭的千鍛金屬,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會產生和你血脈相通的輕微智慧,從而升華出更強的特性。」

旁邊的唐孜然忍不住插言道:「邙兄,要是每一件千鍛作品都用血祭,你們鍛造師要流失多少血啊!」

邙天沒好氣的道:「不懂就不要亂說,你以為所有千鍛都值得血祭嗎?」

「鍛造師的第一件千鍛作品要進行血祭這是規矩。除此之外,很少會使用血祭之法的。一般來說,只有自己極為滿意的作品,並且自己所用才會動用血祭。一旦血祭之後,這塊金屬就只能是他來使用。別人無論是鍛造還是使用,都不會被這塊金屬認可。強行鍛造,超過其承受力,金屬會直接崩潰。這就相當於是一個認主儀式。」

「因此,千鍛出的成品,一般都沒有血祭。除非是客人要求自己來血祭,才會動用。舞麟,我也要跟你強調,未來如非你自己特別需要的稀有金屬,並且鍛造極為成功,不要輕易動用血祭。會傷元氣的。」

「是,老師。」唐舞麟用力的點點頭,但他的目光卻始終都落在那塊沉銀上。

「它是你的了。」邙天微笑著說道。

唐舞麟驚訝的回過身,「可是,老師,我買不起。」

邙天道:「這是你應得的,沉銀有價,千鍛無價,而且,鍛造界的規矩,無論是誰出的材料,第一件千鍛作品,都歸屬於鍛造師自己所有。能夠進行千鍛,那對鎢鋼錘對你來說也不太何用了,這塊沉銀的大小,正好可以重新鍛造出兩柄鎚子,你在去中級學院報道之前,先把它鑄造完成了再說。我也很想看看,你的第一件千鍛作品的升華特效是什麼。」

「真的給我了?」唐舞麟眼中分明已經充滿了興奮。

「我還能騙你不成?」邙天沒好氣的說道。「時間不早了,今天你先回去,養精蓄銳。明天一早就過來,鍛造你的沉銀錘。」

「歐耶,謝謝老師!」唐舞麟歡呼一聲,向邙天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後雀躍的將那塊沉銀抱了起來。

千鍛沉銀入手,十分沉重,唐舞麟估計,這一大塊沉銀,恐怕有接近三百公斤左右。看上去體積卻並不太大。

金屬入手,他頓時感受到了老師所說的血脈相連,接觸著它,唐舞麟只覺得它本來就應該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似的。這種感覺是極為美妙和奇異的。如果用它做成自己的鑄造錘,會是怎樣的效果呢?

接下來的幾天,唐舞麟完全沉浸在了鍛造之中。鍛造帶給他的成就感,讓他動力十足。

他並不知道的是,當他完成千鍛的時候,邙天才算是真正的認可了他,甚至不再進行自己的工作,只是對他悉心教導。

三天後,經過千錘百鍊的千鍛沉銀錘終於完成了。

看著鍛造台上的這對鎚子,唐舞麟心中充滿了滿足。千鍛沉銀鍛造出來,那只是坯子,直到現在,這才是他的第一件千鍛作品。

從樣式來看,這對千鍛沉銀錘和之前的鎢鋼錘並沒有太大區別,就連大小都差不多。但重量卻足足沉了數倍。如果不是唐舞麟的力量在擁有魂靈之後大幅度增加的話,想要掄動它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求收藏、求推薦票。

------------------------------------

猛一看去,這對千鍛沉銀錘並不起眼,灰撲撲的,就像是很普通的鍛造錘。但離得近了,仔細看,就會發現,那波浪一般的暗紋遍布在錘身、錘柄的每一個角落。暗紋中彷彿孕育著無窮的力量似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