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大哥!」奧賽德跑上來將凱文扶起,神色滿是悲慟。

「我還死不了。」即便疼得額頭直冒冷汗,但凱文卻毫不屈服,一下將奧賽德推開,慷慨激昂的說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蘭德里家族的熱血男兒們,給我殺!」

「真是茅坑裡的石頭,那我便先滅了你!」滅無極目光一寒,殺氣暴涌,長槍遞出,勢如閃電,狂暴的刺向凱文。

「熾炎斬!」奧賽德衝出,飽提畢生修為,刀煉火雲,悍然一迎滅無極。

嘭!

爆裂的聲響中,火雲散,霸刀斷,卻是一槍穿吼!

奧賽德直接被滅無極像是穿糖葫蘆一樣穿在了槍頭之上,森寒的槍鋒直接從奧賽德的脖頸洞穿了出來。

「三弟啊!」眼見手足被斬於眼前,凱文頓時只覺心如刀絞,猩紅的血絲瞬間爬滿了雙目,「滅無極,我與你不死不休!」

「你有這個資格么?再來就是你了!」滅無極陰笑道:「眾人聽令,給我殺!」

凱文聞言強提鬥氣,雙手在我風雷劍,凜然一對滅無極,而其餘的蘭德里家族成員也是氣勢對上魔族後裔,只是奧賽德死,凱文重傷,難免令人族士氣大跌,雖是無懼,但已現悲壯!

「殺!」魔族後裔氣勢大漲,宛若絕殺的洪流向著人族衝來,滅無極更是一馬當先,誓要將凱文斬於槍下,卻在此時——

「那我有資格么!」凜凜傲語裹挾著無盡的肅殺就像是晚秋的寒雪飄落場中,旋即殺風起,吹亂一地瘡痍,一股冷澈靈魂深處的寂滅之感直令所有人都是猛的一個激靈,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就連滅無極也不列外。

「誰!」滅無極一驚!

咻——!

回應滅無極的一柄槍,一柄洞穿亂世的絕世狂槍,裹挾著浩蕩雷霆,恰似雷龍破關,急如閃電滑空,轟掣過人族陣營之人的耳畔,尚未待眾人看清楚什麼情況,那絕世狂槍便是如同死神之吻,直接將魔族陣營中沖在最前面的一百多個倒霉鬼洞穿。

轟!

龍槍霸臨,不容分說,秒殺一條線上的一百零八名魔族後裔后,直接斜斜的倒插在滅無極的面前,狂霸的槍勁傾瀉開來,直接四野齊齊震爆。

「駭……」剛才那士氣如虹的魔族後裔們頓時臉色大變,一種叫做『恐懼』的東西在心頭瘋狂蔓延開來,數千魔族後裔竟是被一槍震退,天子槍之威,直令群魔戰慄!

「九尺龍槍,絕代之狂,是雷諾!」滅無極眼睛猛的一眯,認出了雷諾的兵器。

嘭!嘭!嘭!嘭!嘭……

與此同時,大地突然隆動起來,似是心跳,似是鐘鳴,更似是死神的腳步徐徐而來。

「嗯?這股氣勢……」滅無極臉色再變,有些驚恐的看向街道的盡頭。

就見一名白袍小將負手徐行,步履鏗然,霸絕的氣勢貫入地面,使得每一步落下皆是猶如萬鈞之重,直令大地隆動不已。

風,撩起了他額前的髮絲。

一張冷峻,更是冷漠的面孔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赫然是——

「雷諾!」滅無極從牙縫中迸出兩個字,弒子之痛瞬間猶如潮水般瘋狂席捲心頭,使得滅無極的仇恨之火瞬間攀升到了極致!

「雷諾!那個不可思議的藥劑師!」

「居然是他!『神冕爭霸賽』之王!」

霍克家族成員齊齊震撼,在雷諾浩蕩威勢鎮壓之下,這些魔族後裔感覺自己就像是糞坑裡的蛆蛆蟲,卑賤得令人噁心!

「雷諾!」

「雷諾大師!」

而蘭德里家族的成員則是大喜,發出震撼而又激奮的呼喚。

雷諾一身肅殺,冷漠不言,步伐似緩實快,十步落定已然來到了槍前,站在了滅無極的對面,四目相對,凜冽暴殺,霸道的氣勢衝擊直令八方連連震爆!

「今日狂槍審判,魔族後裔不留!」雷諾伸手一握『絕代之狂』,宏大的斗王境氣勢猶如火山噴發,直令八方翻覆。

轟!

首當其衝的滅無極頓時只覺如遭山軋,竟是直接被雷諾強勢震退,看向雷諾的眼神充滿了震驚之色,「該死的!這個小混蛋怎麼會變這麼強?」

「什麼!斗王境!」只是當滅無極探測到雷諾的鬥氣波動已然是斗王時,臉上的震驚瞬間變成了駭然,這是什麼恐怖的進境速度?

就在六日前,雷諾分明還只是斗帥初期啊,六天時間,直接踏入斗王初期!

這特么是開玩笑么?

霍克家族成員更是驚駭得肝膽欲裂,我的天吶,居然連巔峰斗王滅無極都被雷諾氣勢震退,這雷諾究竟有多強?!

「凱文叔叔,這老狗,交給我了。」雷諾頭也不回的說道,只是伸手給凱文遞了瓶『神聖祝福』。

「雷諾,滅無極此僚強橫非常,你萬不可輕敵。」凱文接葯的同時有些不放心的提醒道,雖然雷諾已經今非昔比,但滅無極畢竟是巔峰斗王,而且還是巔峰中極厲害的斗王。

「無妨,照殺!」雷諾霸然道。

「狂妄!」滅無極聞言登時暴怒,長槍一震,破地而出,雄渾魔息激蕩間,八尺長槍恰似龍蛇起陸,攜暴虐殺威自下而上撩向雷諾!

「哼!」雷諾見狀冷然一哼,『絕代之狂』起手翻飛,橫壓而下,無匹神力硬撼霸道魔槍。

嘭!

龍槍逢魔一剎,鏗鏘絕響,澎湃的能量波動并吞而出,直令四野翻覆,然而雷諾卻是猶如雄山偉岳,巋然不動!

「嗯?」滅無極意外驚吟,立刻抽槍而回,旋身撥鋒,重若萬鈞的一槍噴吐著犀利的魔芒斜劈向雷諾。

轟!

雷諾渾然不驚,龍槍轟然矗地,滅無極那狂暴一槍劈在『絕代之狂』上僅僅令槍身顫動了兩下,根本傷不得雷諾分毫。 「怎麼可能?!」滅無極再吃一驚,雙腳震地猛烈一踏,騰空而起,長槍吐魔光,一揮之下,無匹槍影頓化魔染槍林之象,凝練震撼一擊殺向雷諾。

「你不夠看!」雷諾昂然喝道,腳尖猛的一挑『絕代之狂』,霎時八荒雷涌,霹靂轟掣!

「神龍追光刺!」

唰——!

雷諾一槍刺出,雷龍掣空,恰似追光一瞬,裹挾著洪流猛勢轟然刺在滅無極狂劈下來的魔槍之上。

轟!

兩股極端力量衝下之下頓時爆發震耳欲聾的巨響,滅無極凝練的浩瀚槍林直接被雷諾一槍摧毀得蕩然無存。

「哼!」滅無極悶哼一聲,虎口瞬間撕裂,血如泉涌,整個人就像是被狂奔的猛獁巨像狠狠撞擊似的,向後倒飛出去,將身後的霍克家族成員撞得倒塌一片!

而雷諾卻是拄槍傲立,英姿筆挺,宛若絕代槍神,霸氣橫欄!

「什麼?!」

這一刻,無論是人族還是魔族後裔均是倍感震撼,即便是凱文也是巨顫!

「我的天!雷諾大師竟……竟然強橫如斯?!」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強如滅無極居然直接被雷諾大師一槍摧毀拉朽的捅飛了!」

蘭德里家族眾人震驚到了極點,要知道就在剛才滅無極還如絕世狂魔一樣將凱文重創,轉眼間卻被雷諾一槍轟得死狗一樣,如此巨大的反差在眾人心中掀起的震撼簡直猶如滔天駭浪!

「怎麼會這樣?雷諾怎麼會變得如此強橫!」

「居然連族長都無法撼動雷諾,這……這還怎麼打?!」

場中的魔族後裔一個個臉色死灰,直被雷諾的恐怖戰力震驚得肝膽欲裂,一抹難以壓制的恐懼就像是野火燎原一般在心中瘋狂蔓延!

「雷諾,真沒想到你竟以成長到如此程度!」凱文的神色顯得有些激動,看向雷諾的目光中充塞著濃濃欣慰,人族有此天才,何愁不興啊!

念及此處,凱文撥開瓶口,將『神聖祝福』一飲而盡,神聖的祝福之力自體內激蕩開來,使得凱文的傷勢頓時好轉了不少,旋即吶喊道:「眾族人聽令,熱血開殺,殲滅群魔,復我家園!殺!」

「殺!殺!殺!」

蘭德里家族眾人拔刀問劍,聲勢激昂,雷諾一戰挫敵,使得人族的士氣瞬間暴漲!

轟隆隆~

滾滾的金戈鐵馬聲中,蘭德里家族成員在凱文的率領下攜帶著大江奔騰之勢沖向了霍克家族數千精銳!

「找死!給我殺,一個不留!」滅無極見狀,瞳孔深處乍現無盡嗜血寒芒,長槍擎天一揮,殺令咆哮而出。

嗷!嗷!嗷!嗷!嗷……

雖然士氣猛跌,但魔族後裔與生俱來的殘暴與嗜血卻是不容分說,隨著滅無極一聲令下,眾魔族後裔狂嘯連連,暴虐衝殺,滾滾魔氣奔流直令風雲色變!

轟!

氣勢衝鋒,短兵交接的剎那便是上演最血腥、最狂野的殺戮,刀劍鏗鏘,鮮血齊飛,入目儘是血染的火與紅!

「劍??泣血!」

凱文雖是一身傷創,但終究是巔峰斗王,一代劍豪,以血御劍,一式驚出,萬代血染,磅礴劍氣崩雲裂地,一劍盪滅三百魔!

「魔風天猖!」

「暗黑絕魂擊!」

霍克家族的老二、老三兩兄弟見狀,身形匯聚,雙槍齊出,恰似雙龍通天,氣勢轟殺凱文……

將戰將,兵對兵!

戰圈之外,駛入水火不容的兩大家族成員亦是飆血狂戰,不容退縮的戰,不容畏懼的殺,直戰得日月泣淚,山河驚顫!

「斗者壓盾,法師他娘的給我轟!」

「斗者戰技,法師暴雷,排陣碾壓!」

令聲,戰聲,喊殺聲頃刻交織一片,上演著最狂野的火與熱,血與狂,偌大的街道此刻就如同是人間地獄,僅僅一盞茶不到便是死傷過百,簡直就是死亡絞肉機!

然而任憑外圍戰得再如何暴虐,以雷諾和滅無極為中心十米方圓內卻是一片冰冷肅殺,所有人都是主動避開了這兩尊狂血殺神,這裡是屬於他們的生死戰場。

「雷諾,沒想到你成長得如此迅猛!魔萬丈果然沒有說錯,你就是個禍害!」滅無極緊握長槍,盯著雷諾直恨得睚眥欲裂,聲音冰寒的說道:「但弒子之仇,剔骨之痛,今日,我定要你為無疆孩兒償命!」

「你的廢話太多了。」雷諾懸腕提前,氣勢爆發,冷冽槍鋒傲然一指滅無極,霸然道:「既然這麼想屠無疆,那你就去地獄找他吧!」

「神龍十六虹!」

昂——!

雷諾殺機洶湧,根本懶得和滅無極廢話,起手便是雷霆震撼之招,『神龍七十二虹』八大散招爆發,龍影騰空,槍走連還,恰似污浪奔騰,氣勢殺向滅無極!

「天真吶!」滅無極怒嘯道:「如果你以為老夫只有如此,那麼今日你註定滅亡!見證金鵬奧義吧!」

轟!

滅無極長槍點地,氣勢轟霆,一尊巍峨無比的金鵬虛影瞬間從體內衝擊開來,磅礴魔息覆滅四野,直令方圓瞬如死亡絕地!

嗤——!

滅無極手持長槍裂地而出,黑石鋪就的堅硬地面直接被鋒銳的槍勁撕裂翻開,無數磚石在槍勁的裹挾下宛若一頭暗黑暴龍一樣咆哮著沖向雷諾。

轟!

雙槍交匯,雷涌魔驚,氣勢興殺的二人各展槍上能為,你來我往,鋒芒絕殺,頃刻間已經是幾番生死,幾番輪迴,各染血紅!

「金鵬奧義,不過如此!」雷諾一記連環腿震退滅無極的同時,龍槍霸吟,煙水化狂瀾,磅礴駭浪瞬間激蕩而出。

「疊浪奧義!」

嗡……

雷諾腳掌在地面猛烈一踏,槍煉奔雷,疊浪同行,浩瀚氣勢吞天埋雲,那至狂至野的槍鋒直接演化成一尊威猛龍首,巨口噴張,長吟掣空,吞噬滅無極!

「金鵬弒神擊!」

滅無極眼中爬滿了血絲,魔掌鵬舉長槍,再現金鵬一族霸絕槍學,一股洪荒般的宏大魔威從體內釋放出來,使得滅無極這一槍猶若返本還源的寂滅魔槍!

槍出,鵬鳴!

槍動,鵬行!

同樣的一招屠無疆也從施展過,但從滅無極的手中施展出來,完全和屠無疆是天然雲泥之別,威能更勝十倍不止!

轟!

說時遲,那時快,兩大極招猶若過眼流光,瞬間上演至極的交鋒,恐怖的能量波動瞬間猶如大江潮湧一般肆虐開來,周圍鏖戰的人族、魔族後裔直接被這股氣勢通通震飛,就像是暴風中的垃圾袋一樣。

噗——!

金鵬崩滅,長槍傾折,滅無極雙膝跪地,猛的一口濃烈的血霧,持槍的雙臂無骨般耷拉下下去,一片血肉模糊,直接被雷諾龍槍所攜帶的雄渾力量震得寸寸碎裂!

而雷諾的『絕代之狂』則是猶如定海神針般難以撼動,狠狠的洞穿了滅無極的胸膛。

「我說過,犯我雷諾我必十倍奉還!」雷諾端槍凜冽道:「這一槍就是對你在『神冕爭霸賽』上偷襲我的最好報復!」

「你……」滅無極無比怨毒的盯著雷諾,猩紅的血水順著嘴角不斷的溢出,「你修要得意!就算我殺不了你,魔萬丈也會殺了你,皇魔天主也會殺了你!」

「是么?」雷諾嘴角揚起一抹嗜血的殺弧,「魔萬丈,鐵托、塔寧古……他們每一個手上都沾染我人族之血,雷諾會為他們一一送行!可惜,你不會有機會看到了!」

「哈哈……」滅無極聞言卻是仰天狂笑起來,「雷諾,保持你的狂妄,我保證你會死得連渣都不剩!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在魔族後裔面前猖狂得太久,你亦然!待得皇魔天主降臨,你們……你們所有人族通通都得死!」

「那你就先去死吧!」雷諾聲音冰寒,手腕猛烈一震,壓縮在『絕代之狂』中的四重疊浪之力瞬間爆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