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陌陌,永寧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們明明說好的,等我們從聖瀾學院完成修煉以後,就成婚的,可是如今,什麼都變了,什麼都變了,我一直知道他心高氣傲,可是沒想到……。”凌樂瑤哭訴着,一張小臉上梨花帶雨,楚楚可憐。

簡陌微微蹙眉,這也只是一夜的時間,兩人之間發生什麼事情了?

“瑤瑤,你先說說看看,怎麼回事?”昨夜她們五人不是還喝酒喝得好好的嗎?

她離開的時候,瑤瑤和永寧依然玩得非常開心的。

永寧還不停的瑤瑤夾菜呢?

凌樂瑤擡眸,淚眼朦朧的看着簡陌,肩膀一抽一抽的,很傷心。

她緊緊的咬住下脣,眼淚卻如珍珠般滾落。

簡陌一看,心疼極了,她快速地擡手,將她臉上的眼淚擦掉。

“瑤瑤,在哭就不漂亮了哦。”簡陌心疼的凝視着她,瑤瑤一向很活潑,如今日這樣傷心,她還真的沒有見過。

“嗚嗚……陌陌,永寧他不要我了,他要娶關晴雪了。”

“娶關雪晴。”簡陌瞬間驚訝得目瞪口呆!

“爲什麼?”簡陌不可置信,永寧是有多喜歡瑤瑤,她們都是看在眼裏的。

“陌陌,昨夜你走了以後,夜世子和永寧又喝了很多酒,永寧送我回去之後,就去了夜世子的酒樓裏休息,可是,可是……”凌樂瑤欲言又止,神色變得更加痛苦。

“可是什麼?瑤瑤,你快說,你急死我了。”被吊着胃口,簡陌更是心急如焚!

她心裏總有不好的預感,永寧和瑤瑤之間,似乎不可能了。

關晴雪可是鎮國將軍的女兒。

“陌陌,今日一早,瑤瑤去找永寧一起來學院的時候,看到永寧和關晴雪睡在一張牀榻上,而且關晴雪也沒有怪罪永寧,永寧爲她負責,所以要娶關晴雪了。”夜千璽出現在簡陌身後說道。

看着哭得楚楚可憐的凌樂瑤,他心底既心疼又嫉妒。

他嫉妒永寧能得到這樣好的一個女孩而不知道珍惜。

心疼她,那是因爲她很早以前就喜歡上了這個單純的女子了。

“什麼?”簡陌猛地回頭看着夜千璽。

“關晴雪怎麼會去了千璽你的酒樓裏的?”關晴雪的家就在帝都裏。

永寧喝醉了可以想得通,可是關晴雪去酒樓幹什麼?

“據掌事的說,永寧當時有些醉了,在門口碰到了關晴雪,是關晴雪主動送永寧回房間的,之後兩人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一直到今天早上,瑤瑤發現了他們。”夜千璽說這話的時候,眼眸一直看着凌樂瑤,知道她說不出口,他就替她一次性說完了。

簡陌一聽,心底感到深深的惋惜。

瑤瑤多好呀!永寧就這樣放棄了。

永寧的家世不是特別好,要是娶了關晴雪,到是一步登天了。 “等等!”簡陌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永寧醉了,可是關晴雪是清醒的。”簡陌一語道破。

凌樂瑤更是傷心了,低頭不停地抹眼淚。

夜千璽沉默不語,在他看來,永寧的酒量還可以,他還能送瑤瑤回去,那醉的不是很厲害。

也許,永寧是故意和關晴雪發生關係的。

永寧雖然家世不好,可是他長得很俊美,關晴雪一直對他都是另眼相看的。

那年盛夏微微甜 在聖瀾學院,也有很多女子思慕他,可他的心思一直在瑤瑤身上,看着他們恩愛,他也安靜地躲在角落,不捨得去打擾他們,兩個都是他的摯友。

他很明白一個道理,朋友妻,不可欺。

不過這也算是一個意外,他又有機會可以接近這個單純的女孩了。

“是呀!永寧也不太醉,關晴雪根本就沒有醉,兩人之間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凌樂瑤嘲諷地說道。

心底一陣陣苦澀與疼痛,她一直知道,永寧心高氣傲,一直想身居高位。

寵上呆萌小記者 夜千璽和顏邵峯,一個是太子殿下,一個是夜世子,而在兩人中間什麼都不是?

甚至連一頓酒樓裏膳食都請不起他們。

他心底很自卑,她心底一直都知道。

可是,她沒想到,真的沒想到………。

簡陌聽了凌樂瑤的話,瞬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永寧他……簡陌不願意多想,也許,瑤瑤和他沒有緣分吧。

這樣也好,省的瑤瑤以後在受到傷害。

“好了,瑤瑤,你不要傷心了,以後會遇到更好的男人的。”簡陌擁抱着瑤瑤,瑤瑤從小的一天就很喜歡永寧。

她爲了永寧,偷過家裏的銀子給永寧的孃親治過病,還有很多數不清的傻事。

永寧的父親,是殘疾,多年前和別人戰鬥,毀了靈基,徹底的成爲了一個廢人,老兩口所有的心血都在永寧的身上。

如今,只怕是如了老兩口的意了。

“陌陌,可是世界上只有一個永寧,我該怎麼辦?”凌樂瑤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淚溼了簡陌胸前的衣服。

簡陌卻笑了笑:“瑤瑤,世間確實是只有一個永寧,可好男人不止永寧一個,如今,早一點看清楚他的心,也能把對你的傷害降到最低。”

要是她的話,她一定會感激永寧,在沒有成婚之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來。

“陌陌,這話你說的就對了,天下的好男人,可是很多的。”夜千璽苦澀一笑,他也是一個好男人,可是瑤瑤看不到他。

“瑤瑤,別哭了,永寧有自己的想法,隨他去吧。”夜千璽知道,瑤瑤的心很明銳,她又怎麼會不知道永寧的心裏在說什麼呢?

凌樂瑤從簡陌的身邊退開了一些,快速地摸了摸眼淚,雙眼紅腫得厲害。

簡陌一看,回頭看了一眼夜千璽。

“千璽,你先去學院,給我和瑤瑤請一天的假,瑤瑤這樣子,我不放心,我先陪着她回去吧。”

“也好,我晚一點再過來尋你們。”夜千璽說完,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凌樂瑤,轉身往學院裏走去。 “陌陌,謝謝你,你去上課吧,還有半年就要考覈了。”凌樂瑤感激的看着她,她現在真的是沒有心情去上課。

她怎麼都想不到,昨夜還濃情蜜意的兩人,瞬間就成了陌路。

她將他守護得那麼好,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她就把自己最愛的永寧給弄丟了。

簡陌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瑤瑤,你說什麼呢?我們是朋友,你都這樣了,我還能安心的去上課呀。”

“可是陌陌,殿下等一會來見不到你會擔心你的。” 暴君的絕色妃 瑤瑤心裏很傷心,眼淚依然不受控制的流下來。

那是永寧,是她從小就愛到男人,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就把他給弄丟了。

短短一夜的時間,他就要娶別的女人了。

可是她怎麼的想不到會是關晴雪。

關晴雪也很喜歡找她的麻煩,可是她從來沒有看出關晴雪是喜歡永寧的。

重生之金融禿鷲 她只是以爲,關晴雪是受了楚若華的指使來爲難陌陌和她的。

“瑤瑤,千璽會告訴邵峯事情的真相的,我帶你去鳳尾谷散散心吧。”暗中有邵峯的暗衛,也會告訴邵峯的。

“嗯!”凌樂瑤輕輕的點了點頭,她現在需要好好的發泄發泄。

永寧很無情,關晴雪讓他處理好她們的關係。

他就拉着她一路往學院的路上走。

還警告她,讓她不要破壞他的人生。

她從來沒有想過那樣溫柔體貼的永寧,會對她說出那樣殘忍的話來。

她一直認爲,真心可以換得真心,她那樣對永寧好,永寧也會記得她的好一輩子。

可是在一瞬間,怎麼都什麼都變了?

永寧變成了她不認識的永寧。

兩人剛剛沒有走幾步,就遇到從豪華轎子裏走出來的關晴雪。

關晴雪今日沒有穿聖瀾學院的衣服,恐怕出了這樣的事情,她也不會在繼續來學院了。

她一身粉紅色垂地長裙,袖口處朵朵俏美典雅的菊花愈發襯得一雙柔荑纖長白皙,如玉的耳垂上帶着當粉色的琉璃墜,皓腕上的流雲似水鐲碰撞一起丁玲作響,淺粉色的絲絛系在腰間,平添一分嬌美柔弱,這樣的關晴雪,很迷人。

關晴雪冷笑的看着簡陌和凌樂瑤。

隨她目光輕挑,眼眸惡毒的看着凌樂瑤:“凌樂瑤,我還以爲你會傷心的去死呢,沒想到也只是哭哭而已,我還以爲你有多愛永寧呢?原來也不過如此!”

“關晴雪,你無恥!”凌樂瑤怒吼過去。

“你敢說,你昨晚不是故意勾引永寧的嗎?”凌樂瑤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關晴雪緩緩一笑,眼底一片惡毒的光芒。

關晴雪拈花一笑,得意的看着凌樂瑤:“凌樂瑤,本小姐是故意的又如何?你能耐我何?永寧娶了我,可以平步青雲,可是他若是娶了你,永遠都是一個酒樓老闆的女婿。”

凌樂瑤很憤怒,可又不得不承認,關晴雪說的事實。

шшш☢ тт kдn☢ C ○

過平凡人的日子不好嗎?永寧爲什麼一定要這樣。

有太子殿下和夜世子在,他們又怎麼會不管永寧,可永寧很自傲,一直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 可是她沒想到,永寧努力的方式,讓她這樣的鄙視他。

“關晴雪,你說話不要太過分了。”簡陌怒視着關晴雪。

楚若華出事了,她關晴雪還能這樣設計和永寧在一起,作爲將軍的女兒,她確實是可以安然無事的。

關晴雪微微一挑眉,冷聲譏諷地道:“簡陌,你現在還不是皇后,也不是太子妃,你還沒有這個資格教訓我。”

簡陌雙眸依舊是帶着些許的微微的冷冽,卻不能讓人捕捉到任何信息:“關晴雪,你以這樣的方式得到永寧,你又能幸福多久呢?”永寧有野心,就不會只娶她一個女人的。

一但他在將軍府的位置穩定,就會在娶其他的女人來鞏固自己的勢力。

關晴雪卻得意一笑:“簡陌,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永寧是入贅,這一輩子,他就只能娶我一個女人。”

關晴雪的話讓簡陌和凌樂瑤心裏特別的震驚!

特別是凌樂瑤,永寧居然這樣踐踏自己。

他的父母要怎麼辦?

堂堂正正的做自己不好嗎?爲什麼非得是入贅。

凌樂瑤心底一陣陣的痛,她不知道是在爲自己痛,還是在爲永寧而痛。

那個滿腔熱血,正氣凜然,滿懷大志的男子,在夜色撩人的木棉花樹下,看着盛開着絕美的木棉花。

拉着她的手,認真的看着她,說要給自己幸福的男子,如今卻以這樣的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

“瑤瑤,我們走,別理她。”簡陌拉着凌樂瑤,繞開關晴雪。

關晴雪揚脣一笑,得意的像一直高傲的孔雀。

“簡陌,凌樂瑤,我和永寧在半個月之後成婚,我們是一個學院的,到時候,本小姐會讓人給你們送喜帖來的。”

凌樂瑤的背影微微一僵,兩人也沒有回頭的離開。

關晴雪站在原地,看着兩人的背影,笑得一臉得意。

終究,凌樂瑤一直守護着的她也喜歡的男人,終於屬於她了。

她可不會像楚若華那樣蠢,那樣沉不住氣。

一個不經意的誤會,就能毀了一對相愛的人。

永寧現在是不愛她,可是他愛她身後的勢力,只要他和她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他就是她的。

直到簡陌她她們的身影看不到,她才緩緩走回轎子裏,轎伕緩緩起轎,揚長而去!

簡陌和凌樂瑤一直往鳳尾谷的方向走。

不只是凌樂瑤心情不好,簡陌的心情也很不好。

昨夜又是一夜沒有睡,她心裏又對顏少卿的話有些深信不疑。

顏少卿,五官和她驚人的相似。

她欠了邵峯一世情緣,如果真是這樣,她會用這一生來還的。

她突然有些想在見一見顏少卿,他靠近她,她總感覺很親切。

突然,周圍有不同尋常的靈氣波動。

簡陌和凌樂瑤雖然各有心事,但兩個人瞬間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兩人眼眸同時一凜,警惕的看着周圍。

“瑤瑤,小心一點,來人的修爲都在靈力十級以上。”簡陌眼底閃過一絲擔憂,至少有十五人左右,她和瑤瑤不一定會是他們的對手。 “陌陌,我們拼了,正好今日心情不好,痛快地戰鬥一場。”凌樂瑤眼底閃爍着寒光,如今,她正是需要發泄的時候。

簡陌快速的看了她一眼,心裏明白瑤瑤心裏在想什麼?

她立刻出聲警告道:“瑤瑤,不許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呵呵!”凌樂瑤悽楚的笑了笑。

“陌陌,沒有了永寧,我活着就像行屍走肉一樣,你知道我的心裏有多痛嗎?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們青梅竹馬,勝過親人之間的感情,我始終相信那是愛情,可是到頭來,我卻把我認爲的最珍貴的愛情給弄丟了,陌陌,那是我的命,你知道嗎?”凌樂瑤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的眼底,淚光閃閃。

簡陌心底抽痛,沉默不語。

就在簡陌擡眸看着四周時,十五個黑衣人瞬間落在她們的眼前,瞬間,周圍風雲涌動,殺意四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