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邊鴻鈞分身手臂一劃,就是無形天道之力發出,瞬間凝聚出來一個大大的封字。玄妙異常。這時羅睺分身右手張開,混沌之力翻湧瞬間凝聚出來一把黑色古樸長刀。刀身發出濃烈的殺氣。隨手一刀劈出,頓時無形混沌之力出現。一股混沌色的刀光激射過去。

瞬間就和那封字碰到一起。無聲無息。空間湮滅。似乎成為真空。那封字和長刀碰到一起,久久不能分開。到最後那封字和長刀都是消失。鴻鈞老祖分身眉頭一鄒,頓時頭頂出現一個法、輪虛影,正是那天道法、輪。

手臂一揮,那天道法、輪猛然凝實,直接射了過去。羅睺分身右臂一揮,瞬間令氣翻湧,滾滾而來,凝聚成為一座二十四品蓮台。猛然擋住了那天道法、輪,這時天道法、輪天道之力涌動,和那混沌之力相互撞擊不停。

轟的一聲,那蓮台猛然炸裂。一股無形天道之力射到羅睺分身身上。轟的一聲羅睺分身立刻炸裂。羅睺的聲音遠遠傳出:「哼,鴻鈞,魔界就要出現。看你還能壓制本座幾時。今後再和你算賬!」

鴻鈞分身嘆息一聲,就是不明白了,這魔界出世的時間怎麼提前幾個量劫了。不過有自己在,就算現在魔界形成。也要到時候才能影響洪荒世界。搖搖頭,鴻鈞老祖這才一步跨出消失無蹤。

剛好消失不久,一股清濁二氣出現,打了一個旋,這才形成乾坤老祖的模樣:「羅睺,鴻鈞都是出來了。戰鬥力比起當年強悍多了。看來我也要打算打算。奪取氣運,本座倒是不稀奇。不過算計一番,攪動一下風雨,讓他們看看我的手段。」話音一落,一陣掐算。一步跨出,就是消失不見。

三百年修鍊,王天戰鬥力增加許多,可惜境界依舊進展不大,鬱悶至極。不由得找來烈山,這時候問道:「烈山,我久久不能進入不朽期,這神魔戰場,很多地方去了。就是獲取那些先天之物依舊進展不大。你在這裡呆了那麼久,有沒有什麼地方能夠快速突破的。出來六百多年了。都還是沒有突破。」

烈山沉吟了一下,這時說道:「其他地方都不可能,不過有一個地方,先天乾坤圖碎片比較多。不知道對你有沒有好處。不過那裡太危險了。」「什麼地方,王天立刻充滿興趣。這些年偶爾也是看到准聖大圓滿的高手交手。王天越來越覺得戰鬥力差。遇上那樣的高手。就算最弱的也能輕易擊殺。有能夠突破的地方。王天絕不放過。雖然現在天機絮亂不能掐算。不過王天都是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危機感。

雖然聯繫秦國,九州範圍自從刑天出現,就是風平浪靜,不過王天以為不會那麼簡單。都是暴風雨前邊的沉默罷了。烈山這時說道:「那可是上次我化形的地方。你要去,我就帶你去。不知道鳳舞去不去?」

危險地方,鳳舞還是別去了。王天可不想鳳舞遇險。這段時間鳳舞修鍊進步也是不小。那大五行絕滅火光,居然是直指五行天道的大神通。威力強橫。現在的鳳舞王天就是拼盡全力。哪怕施展斬仙飛刀。都是奈何不了鳳舞,戰鬥力飆升太多了。

立刻王天和烈山離開萬獸山脈向著神魔戰場中心而去。瞬息就是億萬里。也是三月時間才到哪裡。一路上各種強大妖魔時時出現。就是王天、烈山都是小心翼翼躲過。繞行。那些妖魔實力太強大了。越靠近中心實力越強大。

厲害的不亞於白澤刑天之內的高手。最弱小的估計都和烈山鼎有一拼。這樣的高手,王天都是羨慕不已。若是能夠收服,恐怕聯手起來。聖人都能一戰了。三月後終於來到烈山訴說的地方。

一道這裡,王天就是熟悉起來。這不是當初乾坤老祖搶奪自己分身的地方嗎。只見方圓億萬里,混沌氣息涌動。又有清濁二氣翻湧。還有魔氣騰騰。相互撞擊。似乎每時每刻都有空間斷層出現,消失。

四處都是空間裂隙。方圓億萬里雲遮霧蓋。隱隱間看不清楚。一座座先天乾坤圖碎片,化成的大山,按照一定規律密布。鎮壓著時時刻刻涌動的魔氣。這裡靈氣,混沌氣息濃郁到了極點。

這裡倒是修鍊的好地方。不過這億萬里方圓,似乎時時刻刻散發出來一種讓人心悸的氣息。始終覺得危險不已。看著那先天乾坤圖化成的大山,王天口水都是流出來了。可惜依舊不能收取,收取過來,恐怕乾坤老祖又會找上門來。

嘆息一聲,王天依舊不明白怎麼突破那不朽期聖武。罷了就在這裡修鍊一番,再離去,混沌氣息濃厚正好適合煉製法寶。讓兩儀乾坤圖和斬仙飛刀升級。於是就在最外圍找了一個地方,布下禁制,讓烈山鼎護法,王天又要進入閉關之中。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咦,不亞於先天至寶的頂級先天靈寶化形,哈哈哈本老祖好運氣,這法寶是本老祖的了!」話音一落,一隻遮天巨掌就是抓了過來,直接向著烈山抓了過去。

這裡居然有人,王天,烈山都是沒有發現。頓時兩人大吃一驚,遇上高手了。烈山這時猛然飛了起來,對著那巨掌就是一拳轟擊過去:「看穿小爺本體,還有幾分本事。想要抓獲小爺。你還不夠!」

拳頭揮舞間無盡混沌氣息翻湧,化成道道混沌靈光轟擊過去,噗噗噗的響聲不斷,混沌靈光和那巨掌的無形力量碰撞,消散。轟的一聲,烈山一拳轟擊到那巨掌之上,頓時巨掌被一拳擊碎。

「有點意思,居然領悟混沌之力。很好哈哈哈,看本老祖破滅天道!」話音一落,一個三十來歲,面色陰沉的人突然出現在空中。直接向著烈山攻擊過去。出手就是一拳轟擊過去。一股破滅一切的灰色光芒激射過去。

烈山不躲不避拳頭揮舞,混沌靈光撞擊過去。轟轟轟的巨響不斷。烈山和那人戰鬥到一起。破滅天道,混沌靈光撞擊不休,似乎天崩地裂一般,空間都是混沌一團。就是那樣強大的攻擊力,散發出來的氣勁,對於這裡的大地,山脈似乎沒有絲毫影響,氣勁落下,就被那霧氣消散。

瞬間就是交手千萬招,這時兩道人影才分開。烈山手腳顫抖不已,臉色慘白,似乎遭受巨大打擊。那人身上也是出現兩個大洞,灰色光芒一閃,就是復原:「不錯,頂級先天靈寶就是厲害。居然能夠傷到本座。不過還是太差,乖乖的成為本老祖的法寶吧。大封印神通!」

話音一落,雙手捏去發覺,一個個莫名的符籙初選,鋪天蓋地向著烈山轟擊過去。烈山臉色沉重起來,先前交手,修為比起那人就是差了一大截。若不是烈山身體強橫早就被滅殺了。

即使這樣也是中了幾拳,那破滅天道似乎就要轟殺烈山真靈一般。讓烈山難受至極。體內氣血翻湧經脈破滅。就是真靈都是受到震蕩。這大封印神通一施展出來。似乎封印千萬里,什麼都是不能逃脫。只有以力破之。

可是烈山現在體內氣血都還是沒有平定,經脈還沒有恢復。哪裡能夠破掉。立刻身體玉皇變成本體兩耳三足的大鼎,直接撞擊過去。只有拚命了。大鼎一現,立刻三千人族文字翻湧,混沌氣息衝天。一股股鎮壓的力量出現。

就是那封印符籙似乎都是瞬間被擋住了。不過僅僅擋住瞬間,那符籙又是落下。密密麻麻封印過來。大鼎這時化成一道混沌靈光撞擊過去。之中掙扎,怎麼變幻,不能突破。漸漸的封印符籙進入那靈光之中。混沌靈光顏色暗淡起來。

就在這時一直潛伏不動的王天,終於出手了,大喝一聲:「斬仙飛刀!給我斬!」話音一落毫光直接向著那人射了過去,不過來打那人身邊三尺,毫光就是消散,幾乎沒有絲毫作用。同時無盡白光閃耀最後凝聚出來一柄飛刀。威力宏大,似乎瞬間穿越空間斬到那人脖子面前。不過一進三尺範圍,就是速度慢了下來,最後就在靠近脖子的地方停了下來。

那人勃然大怒:「找死,反手就是一掌向著王天拍了過去。一隻巨掌憑空出現,還未落下,一股股無形氣勁就是壓了下來。王天身體在那壓力面前立刻開裂。就是兩儀乾坤圖立於頭頂,也在壓力下,光芒黯淡起來。王天這時覺得重力如山絲毫不能移動。顯然一擊之下。就會身損。

就在這時,猛然黃白二氣出現絞殺過來。那拍下的巨掌被黃白二氣一攪。就是消散。王天這才鬆了一口氣。這時黃白二色靈光繼續激射過去。瞬間就是那封印符籙都是全部絞碎。那人大吃一驚大喝道:「誰,給本老祖出來,居然敢管本老祖的閑事。」 更新時間:2012-11-22

「呵呵呵,本老祖插手又是如何,不知死活!」話音一落。猛然間一道人影出現,正是那乾坤老祖。王天沒有想到這時候能夠看到他。那人勃然大怒,又是一拳轟擊過去。破滅天道發出,似乎拳頭所過,什麼都是破滅。空間都是虛空,彷彿硬生生的抹掉一樣。

乾坤老祖根本就是沒有把那老祖看在眼中,這時呵呵一笑:「王天我們又見面了。對了這一次也算還你因果。等會兒還有事情和你商議!看看兩儀神光就該這麼用!」話音一落,隨手一揮,頓時黃白二色靈光絞殺過來。

那老祖一拳轟擊過來,猛然和兩儀神光撞到一起。一聲慘叫,手臂居然立刻絞碎,消失,神光猛然長長,直接卷了過來。那老祖幾乎來不及躲避,就被靈光絞碎。頓時身亡。「可惜億萬年苦修呀。還是太弱了!」這時乾坤老祖說道。

王天簡直無語了,這乾坤老祖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存在。這樣一個準聖大圓滿高手,隨手一擊就是滅殺了。烈山都不是對手。至少相當於不朽期後期,混沌九層的准聖大圓滿高手。

這時王天,烈山才完全放心下來。「見過前輩,不知道前輩有什麼吩咐!」王天這時問道。乾坤老祖淡淡一笑說道:「你我之間有大因果。因此本老祖也想去你那裡當上一段時間客卿,不知道秦候意下如何?」

顯然這乾坤老祖對於王天了解無比。王天有點奇怪了。怎麼乾坤老祖也想前去當客卿。這可是比較高明的高手。王天估計不在白澤之下。這時立刻笑了起來,說道:「前輩要去,晚輩求之不得。這樣等晚輩修鍊一段時間。晉級不朽期就和前輩一起回去。」

乾坤老祖眼中射出兩道神光,瞬間就是掃遍王天全身。王天都有一種赤身裸體,藏不住秘密的感覺。這時乾坤老祖才說道:「不錯領悟自己的道路。不過你的底子太薄了。身體強度都是不夠。還有一些隱患。進入不朽期,不是問題。不過進入以後就不要繼續快速提高修為。應該打磨身體,法則本源。領悟天道混沌。不然很難走遠。罷了看你樣子還要幾千年才能進入不朽期。本老祖就幫你一把。」

話音一落手臂一招,似乎直接破開了這神魔空間,一股混沌之氣從那虛空之上抽了過來:「平心靜氣,修鍊!」話音一落一巴掌拍在王天身上。那混沌之氣隨著進入王天體內。

王天立刻開始盤膝而坐。,努力運轉功力。那進入體內的混沌之氣,似乎經過乾坤老祖處理一樣,化成世界之力。頓時修為暴漲起來。那金丹世界猛然高空出現混沌之氣。形成一遍混沌空間。同時一直不擴展的金丹世界似乎也是開始擴展起來。

同時三千微小世界,也想催氣球一樣膨脹起來,兩千萬里,三千萬里四千萬里。最後達到一億里方圓這才停止擴張。同時無盡天地法則,法則本源蛇舞進來。那更是密布起來。粗了許多。三千微小世界達到一億里頓時顫動起來。彷彿瞬間就是成為小千世界。

一股股精純的世界之力散發出去,身體咔咔咔一聲聲響。最後進入頂級後天至寶的行列。就是肉體上邊,一股股法則本源涌動起來,這瞬間,力量法則總算凝聚出來力量法則本源,閃爍一陣進入肉體。

這時候金丹世界瘋狂擴張起來,一億里,兩億里,直到十億里方圓,終於算中千世界了。法則更加粗壯起來。就在這時,金丹時間風起雲湧,似乎那周天星辰和大山不能鎮壓住世界了。整個世界晃動起來。似乎就要坍塌。

王天心中一驚,世界擴大。若是不能鎮壓下來。那就麻煩了。世界坍塌恐怕修為都要大打折扣,這還是根基不穩,若是緩慢進步,哪裡有這樣的隱患。心神一動間,那吞噬樹猛然長高,瞬間撐天立地,死死撐住天地。這樣一來一陣搖晃。金丹世界總算穩定下來。隱隱間王天感覺到吞噬樹似乎成為金丹世界的世界樹。

從莫名的地方抽取一絲絲的混沌氣息,壯大著金丹世界。相信繼續下去,金丹世界也會成為洪荒世界一樣大小,法則健全的世界。世界樹隨著金丹世界長大而長大。終於崩潰的隱患消失了。不過今後吞噬樹就是不能用來對敵了。

心神再一動,那吞噬樹頓時分出無數細小樹枝,進入三千小千世界。也是撐天立地。免得今後三千小千世界晉級崩潰。這樣一來王天才算晉級成功,這才睜開眼睛。站立起來。這一站起來,忍不住就是飛了起來。

顯然修為暴漲,還不能橫好控制。同時覺得全身充滿力量。彷彿感覺一拳轟擊出去,就是可以毀天滅地。慢慢降落到地面。這時那烈山才說道:「恭喜王天,進入不朽期,從此不朽期之中無人能夠擊殺你。只是你還要磨練修為。居然連修為都是控制不住太丟小爺的臉面了。」

王天苦笑一聲,看來短期之內不要想修為進步了。再進步恐怕自己也是受不了。進入不朽期,王天完全肯定自己有和不朽期巔峰高手一戰的水準。當然是指一般的不朽期巔峰高手。遇上天才妖孽一般的存在還是不是對手。

這時乾坤老祖才說道:「沒有想到本老祖幫你都要三百年。還是根基不穩時間修鍊太短。可惜大劫就要來臨。不然你小子慢慢修鍊絕對能夠達到老祖的層次。這樣一來,你就要花一定時間慢慢打磨。才能進入下一個層次。比起先天魔神你的身體強度還是差了一些。就這樣吧,王小子,我們回去九州之內。本老祖混個客卿噹噹。」

修為進入不朽期,王天的目的也是達到。短期內根本不敢突破了。這時也是有了歸去的意思。立刻點頭答應下來。這才和乾坤老祖一起向著萬獸山脈而去。有乾坤老祖一起。回去的速度極快。直接打通空間。一步跨出去,就是回到了那萬獸山脈。

找到鳳舞,王天這才對著乾坤老祖說道:「老祖。我們還有一人沒有找到,老祖是否可以幫助找找!」乾坤老祖眉頭一鄒,說道:「誰,可有他的東西。現在天機絮亂。沒有他用過的東西,本老祖還是很難掐算出來。」

王天立刻送來一隻吞噬樹的樹枝,說道:「這就是他的本體所化!」「好傢夥,混沌靈根,變異的混沌靈根,只是品級太低。比起黃中李他們差了許多,不過也算不錯了。現在幾乎沒有混沌靈根了。這就是看老祖的。」話音一落,手捏法印一股光芒射在樹枝之上:「萬里尋蹤,給老祖現現現!」

話音一落樹枝發出無窮青光瞬間凝聚出來一個熒幕一般的東西。只見裡邊正是顯現出來木青的模樣。正在一個大陣之中轉悠,久久找不到出口。乾坤老祖呵呵一笑,右手一揮,直接抓了出去,瞬間撕裂空間不知道去向。

熒幕之中,只見一隻巨掌憑空而落,黃白二氣縈繞直接就是定住陣法變動。光芒一閃一卷,就是把木青抓在手中。幾乎沒有反抗之力。這時候那熒幕消失。接著乾坤老祖收回手臂。木青就是出現在王天面前。

眼睛看過去,王天也是大吃一驚,九百年沒見。木青渾身混沌氣息更加濃郁。居然進步到不朽期巔峰。看到王天木青才停止掙扎,被乾坤老祖放了下來。一番交談。木青也是大有機緣。

尋找王天不得,居然闖入那倉木老祖身損的地方,擊殺哪裡的妖魔獲得倉木老祖傳承。進入不朽期後期。可惜久久不能從那倉木大陣脫困。倉木老祖,算不得出名的先天魔神。乾坤老祖都是不認識。不過估計身損的時候也是混沌十二層的准聖大圓滿高手。人都是到齊。王天這才破開空間向著咸陽而去。

瞬間就是出現在咸陽城頭頂,靈識掃描出去,似乎幾百聖武的氣息出現,神武,仙武多不勝數。只要十歲以上的,哪怕是孩童都是有修為在身。最普通鍾底的都是罡武,真武高手。兩千年全民修鍊,秦國高手不少。

這時光芒一閃,洪明老祖猛然出現,眼睛盯著乾坤老祖,這時問道:「你是誰,好厲害,可以和本老祖一戰!」說話間戰意衝天。乾坤老祖淡淡一笑說道:「你也不錯,靠近混沌大羅金仙。可惜還是差了一點。本老祖沒有興趣和你切磋。」

洪明老祖哈哈一笑,「你說不切磋就不切磋了。遇上老祖哪裡還能輪到你說話,看拳!」話音一落,就是一拳轟擊過去,全速極快,勁力全部蘊含在拳頭之中,拳頭所過似乎空間都是坍塌。

乾坤老祖不躲不閃,臉上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啪的一聲,那拳頭轟擊到乾坤老祖身上。無聲無息,似乎毫無作用。接著黃白二氣轟擊過去,洪明老祖都是退後幾步。眼中露出忌憚的眼神。太厲害了,似乎不是對手。

王天瞬間進入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眼中露出一絲高興,這就是這世界的家,雖然王天呆的世家比較少,依舊有一股回家的感覺。不管洪明老祖和乾坤老祖的爭鬥。王天一步跨出,就和鳳舞,木青。烈山回到秦候府的議事大廳。哪裡黃波濤和白澤都在那裡。

看到王天回來,黃波濤高興起來,大聲說道,「王天你回來了。太好了。正有一件事情頭疼,你回來正好處理!」卻原來是這近千年來,夏桀已經控制住了他的地盤。其他三飛王子蠢蠢欲動。派出使者聯合諸侯,想要奪取大王之位。夏桀控制住了地盤。其他三位王子也是基本上控制住了地盤。本來刑天出現。

就是無人造反,這會兒三位王子居然敢起兵造反,顯然又是有強大的人物支持。對於黃波濤來說。就是想要王天成為大王。這可是一個比較好的機會。若是一起動手,引起大夏動亂。夏桀逼下位置。那麼王天就有機會了。心中倒是想要答應下來。不過白澤似乎想的不同。因此事情無法決定。王天一回來。這就好了。 更新時間:2012-11-22

王天一愣,「什麼事情需要我做決定?」「主要就是二王子,三王子,派出使者,需要我們出兵對付昆吾國!」對付昆吾國,王天決得有點奇怪。昆吾國也不過就是一個諸侯國而已。為什麼對付他。猛然王天有點明白過來,昆吾國建國以來都是忠於大夏。二王子,三王子如痴要求。看來有大變化了。大夏要亂起來了。

上一代大王夏發也是安排有點問題。明明就是仗著刑天,推選夏桀上位。就應該讓其他三位王子退居幕後,那才不會有事情。反而封底給三位王子,豈不是讓他們有造反的勢力嗎。難道是刑天不足以壓制住幾方勢力,做出的妥協。

對於內鬥王天沒有心思參加、再說一直以來,王天都是被人看成夏桀的心腹幹將。不過倒是有點奇怪,怎麼兩位王子聯繫自己。難道不怕自己稟報嗎。微微一思量,王天就是明白過來。顯然三位王子覺得穩操勝券。加上這近千年來。自己軍權剝奪。地盤也是么有擴大。看樣子夏桀都有一點過河拆橋的模樣。

這就是讓那些王子看到機會。一定是這樣。考慮清楚這些,王天這才說道:「這些,我們就不參與了。反正大秦軍隊不足。國力弱小。」「侯爺,這麼做不太好吧!」黃波濤這時說道。

「黃先生的意思是?」王天立刻問道。「侯爺,這千年以來,亂像顯現。各大諸侯征戰不休,又有一些諸侯國滅國。比如靠近我們的陳國,梁國。都被天竺國吞併。就是幾大王子也是吞併了一些諸侯國。大王命令不出神州。王權已經消弱到了極點。只要大王夏桀被逼下位。無論誰登基都是名不正言不順。那樣天下就會打亂。只有亂起來秦國才有機會!」

顯然黃波濤野心勃勃,想要王天參與攪亂大夏。渾水摸魚,就有可能登上大王的位置。王天可是直到大劫沒有完全爆發。不要說沒有那個意思。就算有那意思,也不是下手的機會。王天現在修為不行。可經受不起聖人算計。

這時說道:「戰亂一起,不知道死傷多少人。本候對那不敢興趣!」顯然意思就是鞠菊然了黃波濤的算計。黃波濤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這時說道:「既然侯爺如此打算,我就知道怎麼回復了。對了侯爺,你現在是一方諸侯。就算你有袖手旁觀的打算。恐怕還是要卷進去。」

接下來,黃波濤又是稟報了一下秦國的現狀。秦國現在人人練武。王天實行的政策又好,人口大量增長。城市也是又是多了不少。軍隊現在幾乎達到五千萬,這還是僅僅是正規軍,加上預備役恐怕有幾億人馬。個個都是相當於其他諸侯的精銳士兵。現在正規軍修為最低的都是靈武了。

又和白澤交換了一下意見這件事情就是這麼辦理了。黃波濤雖然有點失望。不過估計王天最後還是逃不出爭霸的道路。這時候乾坤老祖和洪明老祖才來到大廳。王天立刻安排下去,大肆慶賀乾坤老祖的到來。

接下來一月時間,王天就是走遍自己熟悉的地方。軍隊,修鍊的高手,密探等等都是視察一番。現在軍隊幾乎掌握在跟著王天戰鬥的那一批老兵手上。那些老兵在丹藥,本源果的灌注下幾乎都是進入聖武層次。

就連王天收的密探很多都是進入聖武。這下子王天手下修鍊出來的聖武高手,都是達到幾千人。雖然不如一些諸侯。不過也算不弱了。密探更是發展壯大不少。幾乎遍布就走。就是域外都有一定的密探分佈。

同時也抽時間回了一下,在十萬大山深處的鳳凰部落,和暴虎部落。一切安好。就是原先的好友,大鵬,石狼花琅、赤翼、爆熊等等都是聚上一聚、一個個修為都是大有進展。不是神武就是聖武。

就連當年跟著王天學習煉丹的火蛇,火鷹都是進入聖武層次。一個在王天秦候府效力。一個在暴虎部落成為長老。時間一月過去。王天都是有點奇怪,預料的戰爭沒有發生彷彿天下太平。就連其他諸侯的摩擦似乎也是停止下來。

就在這天,猛然侍衛前來稟報有人求見,說是王天結拜兄弟。王天一愣,是誰,說起來域外結拜,回來之後都是各奔東西。雖然結拜那是夏桀權術運用,這才結拜一起。域外戰場一戰之後也有幾分戰友情誼。不過王天覺得,這結拜名不副實。特別千年來,似乎都是冷漠下來。

這時聽到稟報,王天估計,又是來給夏桀當說客的。沒有想到夏桀覺得自己有用了。派人來說和。立刻叫手下放那些人進來。吩咐泡上好茶。不消片刻幾道人影走了進來,一進來,領頭的就是大聲說道:「王天千年不見,你小子也不來安邑看看我們。不錯進入不朽期了。我還以為只有我達到了,想來顯擺顯擺。」

這人正是關龍蓬,現在的禁衛營大統領,封列侯。王天眼睛看過去,幾道人影幾乎都是不朽期高手。除了關龍蓬還有河源和夏桀。王天都是吃了一驚。沒有想到夏桀親自來了。難道他不知道其他三位王子的打算。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三位王子聯繫的諸侯不是一個兩個。不談密探,就是聯絡的那些諸侯,恐怕也有忠於夏桀的,這節骨眼上,夏桀不在王宮,萬一叛亂出來。那就是群龍無首。猛然失笑起來。帝王心術,夏桀怎麼可能落入險境,差點忘記他還有一個分身。

夏桀河源都是進入不朽期,夏桀龍行虎步,舉手投足霸氣無邊,一股股氣運之龍隱隱閃現。王天不敢怠慢,立刻站立起來快步迎了過去,就要大禮參拜。夏桀手臂一揮,這時說道:「六弟不用客氣。今天我僅僅就是大哥。我們只談兄弟之情。這些年大哥公務繁忙,倒是冷落的兄弟。」

王天淡淡一笑,說道:「哪裡話,大王能來,本候高興無比!」「六弟可是怪哥哥登基之後,沒有重賞。還是大王大王的叫,叫大哥。不然大哥今後倒是不好前來了。」說話間夏桀幾人已近坐下。身後站著幾個侍衛。

王天苦笑一聲說道:「那就是算小弟失禮了,見過大哥,四哥,五哥,不知道幾位哥哥怎麼有空到小弟這裡來。這段時間恐怕要不太平起來。」「還不是都說秦候治國有方,我們都是前來學經驗來了。」關龍蓬立刻說道。

哪裡有怎麼簡單,王天心中暗暗想到。想來是不放心自己的軍隊。前來坐鎮,拉攏來了。其實何必。反正自己又不會造反。王天故意一愣,問道:「大哥當年就是知道小弟秦國的情況。不是說照著實行嗎、估計在大哥治理下,恐怕比起秦國高明多了。」

夏桀臉色微微一變,王天會不知道,算了演戲就演戲吧:「六弟難道不知道,雖然大哥頒布命令,可惜那些士大夫根本不當成一回事,政令不出皇城。大哥也是為難無比。他們可是父王留下的輔國重臣。就是大哥也是奈何不得,這不實行千年依舊變化不大。六弟說說如何是好!」

王天淡淡一笑說道:「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們應該退下了。下邊的陰奉陽違,一句話,就是一個殺字!」「老六你說的簡單,殺,殺起來士大夫都要完了。再說其他三位虎視眈眈,哪裡敢動手,一動手恐怕他們就是反了。這事情不好辦,四哥我也殺了不少,可惜殺不甚殺。」

這話一出王天就是閉口不語,舉起茶杯,就叫大家喝茶。這時河源說道:「六弟說不太平,怎麼不太平法,難道有人圖謀不軌!」這正事來了。王天也不東扯西扯的,直接就是說道:「前些天,似乎逍遙王,霸王派來使者說昆吾國圖謀不軌,希望小弟出兵征討。不過小弟國力堪弱,這就是拒絕了。難道幾位哥哥不知道昆吾國圖謀不軌!」

「混賬!兩位王爺要幹什麼。圖謀不軌也該大王認定,看來他們不老實。想要謀算什麼。不知道六弟是何打算!」關龍蓬這時問道。王天淡淡一笑:「本候是大夏的侯爺,當然聽從大王的命令了。」

王天這一句話出口,夏桀就是要到他所要的答案,這時說道:「大哥也是聽說了這樣的狀況,這才前來,這北方就要靠六弟了。和昆吾國聯手,加上曹陽的幾百萬大軍,共同抗擊天竺國。奪下多少城池,大哥就封你們多少城池。至於逍遙王和威武王有什麼動作。若是有餘力,六弟不如見機行事。」

這句話才是夏桀來這裡的主要意思。接下來當然就是訴說兄弟情義。又是擺開酒席,讓大家痛飲一番。接著夏桀又在王天陪同下,在秦國巡查一番。幾天之後這才離開。留下河源聯繫昆吾國,居中調停秦國昆吾國和驃騎軍。

做好戰鬥準備。王天心中有點鬱悶,河源不用說就是前來監視的。看來夏桀還是生性多疑不放心呀。還是黃波濤一點明。王天這才明白過來。一來夏桀現在不比當年。那是大王位置在手。手下能夠運用的人多了。不缺少王天這一個。

而來王天現在的位置和原先不一樣。原先哪怕是大將軍,也是和夏桀毫無衝突、如今王天是名氣較大的諸侯之一。有可能在大亂之時乘勢而起。因此不放心起來。這還是開始。恐怕真正平復三王之亂之後。王天和夏桀的關係恐怕還要出現問題。

這一點,王天總算有了明悟。剛好夏桀離開不久,那天竺國的攻擊開始了。似乎兵分三路,一路對準王天的秦國,一路對準昆吾國。一路對準驃騎軍。同時商國,鄭國也是開始了征戰。似乎大陸就要亂起來了。 更新時間:2012-11-23

現在王天可以算兵多將廣,幾乎用不著王天直接出手。戰鬥開始以來。出動的高手最多僅僅是神武,幾乎沒有聖武參戰。有黃波濤指揮,倒是不用王天。於是乎王天繼續修鍊,凝練自己的修為。畢竟那修為暴漲,還不能完全掌控。

又是一月過去,王天終於初步掌控了那自身的修為。戰爭這時候已經進入白熱化的層次。一千多年一來,天竺國早已經換了國公。居然是阿育王成為國公。他的部隊戰鬥力強悍。牽制住了王天和昆吾國,驃騎軍的軍隊。

不過秦國士兵戰鬥力更是強悍,逐步開疆擴土。奪下一個又一個城池。就在各大諸侯國陷入戰爭之中的時候。猛然大王子,二王子。三王子發布詔令。清君側。發動了對夏桀的征討。於是乎整個九州大陸陷入戰爭的汪洋。無論哪一個諸侯國都是陷入戰爭之中。

武殿刑天開闢的空間之內。三位王子一發動戰爭,刑天就是勃然大怒。這段時間似乎掌控力大大降低了。先是元始天尊找上自己。牽制自己幾百年,部落大戰,讓部落元氣大傷,現在三位王子又是發動戰爭,簡直就不把自己看在眼中。

一陣暴怒之後,刑天又是冷靜下來。也好他們跳出來也好。就看看到底是什麼勢力支持,這一次就要狠辣一點,全部滅掉。不然真正的最後大劫開啟。這些勢力那時候跳出來,恐怕更是麻煩。

不過還是要去看看。想罷這些,刑天就要出發。就在這時這空間猛然進來幾人。刑天臉色變了一遍。領頭的就是相柳還有鄭武公,商先公,另外還有兩人不認識。一個身穿黑袍,俊美妖異至極。就是刑天都是覺得這人有點深不可測的感覺。另外一個就是紅衣人殺氣漫天,刑天都是覺得對自己大有威脅。

那紅衣人不是冥河嗎,他怎麼來了。這些人氣勢洶洶而來。顯然又是來對付刑天的、刑天這一次真的怒了。不過就是一個冥河,刑天想要取勝都是有點困難。進入九轉,經過千年修鍊,刑天自認為戰鬥力不在冥河之下。

不過還有相柳商先公他們。這一次又是被牽制住了。不能出手。等到他們過來,刑天眉頭一鄒,大聲說道:「相柳你們前來何事,還有冥河,你不在你的血海之中修行。怎麼有時間來到本座的空間了。」

相柳呵呵一笑說道:「這千年來,修為又是有點進步,這不找刑天你來切磋來了。」「刑天兩千年前,你來血海,本座這一次前來不過就是了解因果而已。」冥河老祖說道。

那黑衣人正是羅睺分身這時看了刑天一眼,說道:「不過,玄功九轉,力量無敵。就是比起老牌老祖都是差不了多少,幾乎趕上全盛時期的祖巫了。我們前來不過就是希望刑天你不要插手王朝戰爭而已。那些就讓那些小輩去鬧吧,事事都是由你撐腰,恐怕王朝交道他們手中也是不放心。」

這話直接說明了來意。刑天默克奈何。這些人單獨戰鬥刑天毫不畏懼。不過聯手起來,就是刑天也是要避讓三分。接下來就是這些人和刑天輪到不提。且說那三位王子一發兵。頓時夏桀一方節節敗退。

似乎不敵,同時更大規模的戰鬥開始了。聖武,准聖也是進入戰鬥之中。不過幾乎是高空戰鬥,對於地面部隊影響不大。那大王子有器殿幫忙,二王子身邊猛然出現魔修。三王子身邊卻又是出現道教中人,這樣一來,夏桀一方准聖聖武層次的高手漸漸也是不敵。短短一月,就是丟掉一百多個城池。十分之一的地盤落入那三位王子手中。其中又是大王子攻擊最狠,最快。三王子攻擊最慢。

這天王天依舊在大廳裡邊觀看歌舞,一邊和手下談笑,一邊壓縮凝練修為,便於更好的掌控。就在這時外邊傳來一個聲音:「老六,你怎麼能夠這樣,大哥哪裡苦戰不休,前途堪憂。你倒好,居然還在吃喝享樂。」

說話間河源氣勢洶洶飛到進來了。王天呵呵一笑,手臂一揮,歌舞散去,這才說道:「五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大哥的命令小弟也是完全奉行。軍隊不是還在戰鬥嗎。況且還交了幾百萬大軍由你指揮。再說和天竺國戰鬥聖武都是不能出手。我還能做什麼。有黃波濤配合五哥你就足夠了。」

河源臉色陰沉再一次說道:「不管那麼多老六,你立刻傾國之兵,立刻出兵討伐逍遙王。背後一擊牽制住逍遙王的兵力,給大哥分憂。」「出兵攻擊逍遙王,五哥你也知道千年以來逍遙王勢力大增,明暗控制的諸侯國不少,地盤可以說是小弟的百倍以上,軍力強盛,小弟軍隊看家還行,面對天竺國的攻擊都是全力以赴,哪裡還有餘力攻擊逍遙王!」

河源臉色大變:「六弟,難道你要見死不救,我們兄弟的結拜之情放在什麼地方!」王天眼珠一轉,做出一副冤枉的樣子,這時說道:「五哥,你怎麼怎麼說話。千年以來,大哥何嘗想起小弟,這一次諸侯叛亂卻又是來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邊小弟出兵了。用人的時候就是想起小弟。不用的時候就是放在一邊,哪裡有這樣的道理。罷罷罷,就看在兄弟情分上,本候拼了。只不過這一次大戰之後秦國恐怕就是實力大損,只是希望戰爭過後,五哥能夠在大王面前美言幾句,大王不要過河拆橋。讓兄弟心寒!」

這番話一出,河源也不由嘆息一聲。事情河源都是知道。沒有登基以前,夏桀對於王天倒是不壞。畢竟一方諸侯的支持。那是相當有分量。登基以後,夏桀就是覺得秦國的恐怖。特別部落大戰以來,一個最小的諸侯國,居然堪比十大部落之一的戰鬥力。

就是夏桀都是不放心,派出許多密探,同時限制王天大秦的發展,對於周邊諸侯國和秦國的戰鬥,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雖然說是夏桀沒有統一大夏的原因。最主要的還是懼怕秦國勢力太大。成為又一個天竺,大商之類的諸侯國。

有些過了,不過怎麼說,秦候也僅僅是大夏的附屬諸侯。王天這一說,也不是沒有道理。明面上王天的軍隊幾乎全部投入戰鬥之中。幾千萬大軍正和天竺國的大軍激戰正酣。要是攻擊逍遙王的軍隊。就要重新組建軍隊。

戰鬥起來絕對損失不小,等到平定三王之亂,恐怕秦國勢力大損,恐怕也不會有多少戰鬥力了。到時候萬一夏桀翻臉,王天還真的有點危險。雖然沒有性命之憂,不過秦國恐怕就會不存在。夏桀的性格,這些年河源也是比較了解。

不過處在大夏的立場,河源還是覺得夏桀是對的。本來大夏就是正統,什麼諸侯,都要聽從大王的命令,再說夏桀有消除諸侯分封的打算。河源覺得那是英明無比。沒有分封的諸侯,恐怕戰爭就要少了許多。大夏國力更上一層。那樣氣運匯聚,舉國之力才能度過大劫。王天這是僅僅看到自己的秦國,太自私了。

微微沉吟一會兒,河源這才說道:「老六,你儘管出兵,若是獲勝之後,五哥保你沒事!」河源不是夏桀,保王天無事,說說而已。王天一點都是不信。不過王天也不是想要奪取天下,最大的希望就是成為聖人那樣永恆不滅的存在。

故意如此一說,也不過就是戰勝后,為手下謀取活路。能夠得到更好的位置,畢竟自己手下還有很大一批人,他可不想夏桀穩定位置之後拿手下開刀!這時說道:「既然五哥如此說,小弟就相信一次,這一次增兵五千萬,從平民之中召集,就有五哥率領勤王救駕如何?」

河源微微一愣,這王天,看來卻是沒有野心,一隻不是修鍊就是享樂。幾乎不參加國事,恐怕那黃波濤,白澤都比王天威望更大,這統帥就不和王天爭奪了,只要王天出兵就好,自己監督就行。這北面看來就是僅僅昆吾國和王天能夠抽調士兵出來了。

這時說道:「這倒是不用了,還是老六你為統帥,我最多成為監軍也就是得了,你我兄弟何分彼此!」事情就是這樣定下。僅僅三天五千萬軍隊就是匯聚咸陽,一聲令下,王天為統帥,河源為監軍,乾坤老祖,洪明老祖隨軍而行。

五千萬大軍就是出發,直接向著逍遙王領地而去。至於秦國就是白澤坐鎮,前線有黃波濤指揮。王天這裡才一出發,逍遙王哪裡就是知道了。這年月密探滿天飛。那一方勢力沒有密探。王天出擊不在那咸陽城類,上了戰場,大王子,二王子都是高興萬分。

這可是滅殺王天的好機會。刑天被人纏上了。於是乎,兩位王子都是派出了擊殺王天的秘密小隊。同時那二王子逍遙王,派手下大將軍文青率軍一億,加上周邊諸侯國的士兵,開始前往前線對陣秦國王天的軍隊。

大軍出發,一路浩浩蕩蕩殺氣直衝雲霄。不久就是來到和秦國交界的去國,去國僅僅是比秦國國土面積略大的諸侯國。不過國力比起王天秦國差的太遠,加上又有王天手下密探接應,僅僅三天,面對王天強大的軍力,准聖聖武以上的高手眾多,去國滅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