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如水一般的眼波,掃了一眼達智,又在姜雲面上看過,姜雲在那個瞬間,彷彿感覺到了溫柔的手在撫摩自己臉龐一般。

他大吃一驚,沒想到這世間竟有如此妖異之女子,果然不似人類。

她沒有回答,只微微皺眉,彷彿有種哀愁,刻在了她淡淡眉間。

她又抬頭看月,但見明月無暇,掛在天中。

「便是我了。」她幽幽地道。

夜sè深沉,她背後的黑暗裡,彷彿有什麼東西,悄悄悸動。

達智沉下了臉,手中的巨大佛杵「虛妄」,漸漸發亮,照的周圍樹林,似乎也變成了金sè。姜雲站在他的身邊,也是深深呼吸。

達智正要動手,便看見那女子突然一回頭,眼神落在姜雲身上,眼神完全沒有之前那般溫柔如水,盯著姜雲的臉,厲聲問道:「你!你!你身上怎麼會有那種令人噁心的氣息?你與那賊子姜凡究竟有什麼關係!」

姜雲見這女子面sè突然一變,也是暗自後退幾步,待聽清楚她口中所問之話時,心裡更是大吃一驚,挺身道:「姜凡正是我祖父!無恥妖孽,你還想耍什麼詭計?居然還敢迷惑世人,快快過來受死!」

只是那女子卻似乎沒有什麼大的反應,看了他們一眼,輕移腳步,走到旁邊,白sè如雪的袖袍輕輕揮動,二人只見灌木移開,她走了出來,用手輕輕梳理垂下秀髮。

兩人見她行為古怪,一時都不敢輕動。

只聽那女子的聲音飄蕩在這片樹林之中,道:「你就那麼想殺我?你再仔細看看我,我究竟是誰?」

她的聲音里,彷彿有幾分凄迷。

那女子轉過頭來,如水眼波望過他們兩人,不理達智,卻多看了姜雲兩眼,忽地柔聲道:「你就那麼狠心,要殺我這一個弱女子么,難道你忘了我么……」

風過樹林,寒意忽盛。

樹梢枝頭,彷彿沙沙作響。

深心處里,可有一個動人美麗的女子?

姜雲望著那女子如水的眼眸,眼前一陣迷茫,竟是不由自主地踏前一步,伸出雙手好似想要觸摸一般。

達智大吃一驚,更不多話,整個人騰空而起,只見「虛妄」金光大放,在空中「呼」地呼嘯一聲,向那女子當頭砸下,看那迅猛之勢,莫說是個嬌弱女流,便是個壯漢也是一般要打做肉醬。

只是那女子身子卻似乎如落葉一般,被強風給吹了起來,向後飄去,躲開了這石破天驚的一擊。隨即,她人浮在半空之中,雙袖飛舞,霍然張開,片刻之間,這樹林中妖氣大盛,妖聲狂嘯,她身後黑暗之中,在那同一時刻,八條巨尾猛然衝出。

達智正凝神處,只聽著無數狂呼,黑壓壓八條凶影,從黑暗中飛躍而出,越過那女子白sè身影,「咻咻咻」張牙舞爪直衝向達智。

而那個女子,此刻卻不曾望向達智,一雙柔媚的目光,只看著一步一步走近自己的姜雲。

姜雲望著那女子如痴如醉。

「姜雲!」一聲驚呼,從背後傳來,萱萱閃身出現,急速飛來,口中急道:「不能看!」

那一個瞬間,姜雲聽到那聲音,猛然醒悟了過來。

「妖孽!差點著了你的道!受死吧!」

姜雲猛然醒悟,頓覺顏面盡失,祭出玄天劍魂毫不留情殺向那女子。

那女子望著醒悟過來的姜雲,眼神中竟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口中喃喃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沒有道理的……」

姜雲殺向那女子,那女子根本沒有反抗的意思,任由姜雲的劍逼住她的脖頸。

「姜雲兄弟,快殺了她!」達智在遠處叫喊道。

萱萱也飛了過來,站在姜雲在一旁,本來正yù出手,但見姜雲已恢復正常,便停住了腳步,冷冷注視著。

月華冷冷,透過樹葉,灑在那個柔媚女子,看去有些孤單的身影上。

那女子還在不敢相信的樣子道:「不可能的,我這歸一幻決沒有可能會失手……」

那女子還在糾結這自己法術失效,抬眼看了一眼萱萱,隨即才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並沒有失手……哈哈……」

……

…… 背後,腳步聲響起,姜雲回頭一看,達智已然趕了過來,三人成犄角之勢,把她圍在中間。

原先攻擊達智的幾條巨尾,此刻都已經不知去向,竟是只剩得她一人,彷彿帶著些孤單,默默站在這些人類的包圍之中。

她微微張了張嘴,彷彿帶些遺憾,卻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即便是在這個時刻,她柔媚的臉龐上依然有無雙的溫柔美麗,不曾失去分毫。

她看了看萱萱,又看了看達智,但最後,她的目光,那如水一般溫柔的目光,依然落在了姜雲的臉上。

姜雲凝神戒備,手中的玄天劍魂依舊搭載她脖頸之上。

她卻什麼也沒動,反而輕輕柔柔地又說了一句:「這位俊俏公子,我知道你剛才看到了誰,呵呵,真是美妙啊。」

達智與萱萱都是一呆,不曾想到這妖孽究竟為了什麼,卻對姜雲眼中的幻想如此的感興趣。姜雲還未說話,達智已經在旁邊大聲道:「姜兄弟,不要上她的當!」

姜雲點頭稱是,默然不語,右手一抬,就要作勢殺了此妖孽。

那貓妖望著他,忽然輕輕嘆息一聲。

姜雲忽地心頭一陣迷惘。

月光如水,輕輕照下。

那女子低頭顧影,細細的睫毛,掩著她柔媚的眼睛。

那如水的眼波,盈盈蕩漾。

然後,她抬頭,伸手入懷,緩緩拿出了一件事物出來。

「快動手!」萱萱見那女子有動作立馬催促姜雲道。

姜雲也不敢怠慢,手腕一抖便要要了這妖孽的xìng命。

可就在此時那妖孽全身猛地燃燒起熊熊火焰,姜雲這一劍居然斬了個空,三人抵不住高溫紛紛退避開來。

「我從未害過人,你們為何要殺我呢?」那女子輕柔的聲音又在樹梢之上響起。

眾人順著聲音的方向凝神望去。

這是一件半個手掌大小的事物,呈圓形狀,外邊是一個碧綠顏sè的玉環,青翠yù滴,一看便知不是凡品,而在玉環中間處,鑲著的是一顆火紅的珠子,珠子中間更雕刻著一個形狀古拙的蜘蛛圖騰。

萱萱呆住了,真真正正的呆住了,姜雲在一旁感覺的出來,自己自從認識萱萱以來從沒有像今天這般,如木頭般一動不動。

姜雲心中有些疑惑,悄悄拉了拉萱萱的袖子,道:「喂,你怎麼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萱萱獃獃地看著場中,直盯著那貓妖手中那件古怪法寶,聲音彷彿帶著呻吟,道:「這分明是純陽至寶──『乾天火靈珠』啊!這法寶乃是世間至陽至剛之物,是千年惡物文蛛所結元珠,其大若卵,赤紅如火,怎麼、怎麼會在這妖孽的手裡?」

姜雲怔了一下,不由得多看了那乾天火靈珠幾眼,道:「那法寶有這麼厲害嗎?」

萱萱白了姜雲一眼,道:「廢話!這乾天火靈珠本是你崑崙之物,也不知為何落入這妖孽手中。」

場中,眾人聽得萱萱此言都皺起眉頭,見那個妖媚女子在重圍之下,拿出這一件無上法寶,多半都想到是要做困獸之鬥,當下各自凝神戒備。惟有達智大喝一聲,虛妄佛杵迎空飛舞,衝上前去。

姜雲在後面還來不及叫上一聲「小心」,只見八尾貓妖細長柔媚的眼睛向著達智那衝過來的巨大身軀望了一眼,雙手捧住那乾天火靈珠,緩緩舉起,擺到面前。

月光輕冷,照在了乾天火靈珠的上邊,不知怎麼,那鏤刻著的古老蜘蛛圖騰,此刻卻彷彿復活一般,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燃燒起來似的。

達智騰空而起,虛妄佛杵轟然破空而至,口中大喝道:「妖孽,受死!」

就在那一刻,乾天火靈珠的中心,那個蜘蛛圖騰的所在,忽然從原來的暗紅顏sè,一瞬間就轉化為鮮艷的、幾乎帶些透明的赤紅顏sè,就像是一轉眼間,那個圖騰已被九天神火焚燒至熾熱。

而那個圖騰,更已是化作熊熊燃燒的烈火。

以那妖媚女子為中心,一團無形熾熱之氣,「呼」地一聲向四周迅猛衝出,除了她腳下所站立的幾尺地方,周圍三丈之內的所有草木,竟都在一瞬間盡皆焦黃,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沒有一點火星,並未著火。

姜雲與萱萱相顧失sè,萬不曾想到在這八尾貓妖手中居然還有這等威力絕倫的法寶。人在半空向八尾貓妖撲去的達智也把這場景看在眼中,雖然也驚訝於這法寶的威勢,但竟是絲毫沒有懼sè,右手凌空一抓,將那大放金光的佛杵抓在手中,迎風更長,在空中「嗚」地發出一聲尖嘯,盤旋了一個圓圈,生生往那女子當頭打下。

佛杵還在半空,地面上已然是沙飛石走,那女子看去弱不經風的身子彷彿都要被這強風給吹走一般的感覺。但只見她冷然而笑,兩根青蔥般的手指捏住乾天火靈珠,身子微斜,對準了撲來的達智。

那燃燒的乾天火靈珠,倒映在她柔媚的眼眸中,像是兩堆憤怒的火焰。

「轟」!

巨響聲中,從那乾天火靈珠中心的圖騰處,猛然噴shè出一道渾身火焰的巨蛛,張牙舞爪,聲勢驚天,渾身上下燃燒著熊熊火焰,竟把大半個林子照得亮如白晝。

達智大吃一驚,只見那巨蛛迅速變大,剛從乾天火靈珠上出來時還是一道火焰,但到了自己前方光是那巨蛛竟已是有幾個人一般大,尤其是那熾熱之氣,迎面撲來,幾讓人懷疑自己身處洪爐之內。

從下方姜雲處看去,只見達智在那巨大火蛛的衝擊下,還未交手,額頭下的眉毛竟已變作了枯黃,可想而知,達智他面對的究竟是怎樣的情景。

但看達智卻是凜然不懼,雖驚不亂,虛妄佛杵在他法力催持之下,金光更盛,向著那衝過來的巨蛛當頭打下。

巨蛛在半空中咆哮一聲,一對巨大的獠牙中真真切切地噴出了一道怒焰,轟然張開熾熱燃燒的大嘴,一口咬住了打下來的巨大佛杵。

金sè與赤紅顏sè混雜的光暈以它們交接處為中心,迅速地擴展開來,同時伴之的是轟隆雷鳴。達智只覺得片刻間自己手中的虛妄佛杵竟已是燙的幾乎拿捏不住。大驚之下,奮起神力,硬生生從龍嘴裡抽出了虛妄佛杵。

只見巨蛛飛舞在天,鳴叫不停,霍地搖動獠牙一張大口,赫然又噴出一股粗大火柱,直衝向達智。

達智大吼一聲,雙手握住法訣,虛妄佛杵橫立身前,金芒閃閃,騰起一道光牆,把那道火柱擋了下來,但他的身子,卻是不由自主地被那巨大之力直向後推去。

姜雲眼看達智落於下風,正在危險之中,連忙出手,玄天神劍衝天而起,從一旁shè向巨蛛。不料巨蛛似有靈xìng,居然不看而知,轉過頭來,前額無數細眼一瞪,獠牙一張,轟隆隆又是一道粗大火柱沖了過來。

姜雲猝不及防,眼看著那火焰如山,排山倒海一般沖了過來,避無可避,只得咬緊牙關,催持法力,玄天神劍泛起玄光,迎上前去,抵住了那道火柱。

便在這時,卻見那女子長笑一聲,騰空而起,手中的乾天火靈珠奕奕生光,直向二人衝來。姜雲和達智正與那巨蛛相持之中,見狀都是大驚,連站在八尾貓妖背後的萱萱也是吃驚不小,急迫之下,一聲清叱,萱萱飛身而起,右手如玉一般的手指曲伸,手中白繩化作長鞭,滿天飛舞,直向八尾貓妖背後襲去。

而在不為人所見的地方,萱萱的左手,卻悄悄放在了腰間,把那個小小的香囊,抓在了手間。

八尾貓妖似是知道萱萱手中長鞭的厲害,不敢硬接,閃身躲了過去,萱萱也不追趕,閃身到了姜雲處,凌空站在他的旁邊。

姜雲抬頭看了她一眼,萱萱眼波流轉,卻正好也向他看了過來。

姜雲不知為何,立刻又轉過了頭。

巨蛛依然在半空中揚威耀武,但八尾妖貓卻在萱萱衝過去之後,沒有半分的猶豫,伸手一招,乾天火靈珠飛回到她的手裡,整個人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樹林里的黑暗深處。

姜雲等三人不由得都怔住了一下。

遠處,半空中的達智長出了一口氣,道:「還好,還好,看來這八尾貓妖還是道行不夠,不能發揮乾天火靈珠的威力。」

萱萱在一旁譏諷地道:「哼,那妖孽以一敵三,還不落下風,你們居然還敢說她道行不夠!」

自從萱萱打了姜雲一耳光,達智便看她不來,瞪了她一眼,道:「你懂什麼,乾天火靈珠乃上古神物,威力絕倫,傳說最厲害的時候,能夠喚出千年惡物文蛛真身,焚盡世間萬物。若不是她法力不夠,那還不得把咱們給燒的連灰都不剩了。」

「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那妖孽以一敵三,想必消耗也不小,可別讓她跑了繼續作亂世間。」姜雲望著八尾貓妖逃跑的方向提醒道。

「正是,姜兄弟,咱們快追吧。」達智也贊同道,但他xìng子急切,一說完便先行追了上去。

萱萱見姜雲也yù跟上,想說什麼yù言又止,還是忍不住提醒道:「那八尾貓妖有乾天火靈珠在手,你怎麼還敢追下去,你還要命不?」

姜雲望了萱萱一眼,冷冷道:「那也總好過死在你魔教手中!」說完便提劍追了上去。

萱萱呆了一下,口裡彷彿低聲嗔了一句,懊惱地跺了跺腳,也跟了上去。

……

…… 這片樹林,從外邊看去似乎不大,但姜雲等人處身於其中,在茫茫夜色里,卻有種漫無邊際的錯覺。三人各自御起法寶,穿行於黑暗之中,緊緊追蹤著前方一道白光,那是八尾貓妖逃逸時的痕迹。

不料那道白光只在眾人眼前晃了幾晃,忽地就憑空消失了。姜雲等人駕御法寶,轉眼間就來到了白光消失的地方,只見這裡古木森森,林中空地之上,卻有數百個亂墳,而在這一群亂墳的一側,便赫然是一個洞口,洞口旁邊的岩石,盡數為黑色。

姜雲來到這墳群,便呆住了,一旁的達智和尚發現了他的異狀,便問道:「姜雲兄弟怎麼了?你發現了什麼?」

姜雲望著那些亂墳,只是一個個矮小的土丘,連一塊木牌都沒有,就別說石碑了,嘆了口氣道:「這些都是我五年前死去的族人。」

達智也是一驚,想起之前那貓妖所說之話,一陣皺眉道:「這事情有些奇怪,那貓妖先前還問你與姜凡有何關係,又將洞府建在你家族人的墓地之下,想必有所圖謀。」

萱萱此時也跟了上來,見姜雲看著一座座墓地發獃,有心安慰,但又想到兩人之間莫大的誤會,只怕到時候又是自討苦吃,便走到了那洞口停住了腳步,向那黑洞里看去。

只覺得洞口雖然不大,但裡面漆黑一片,看去給人一種深不見底的感覺。一陣陣的陰風冷冷吹出,拂過身上,彷彿有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萱萱皺眉,道:「這洞里危險難測,而且剛才那貓妖手中法寶威力極大,我們還是不要冒險進去了罷。」

姜雲看了她一眼,還未說話,達智卻已經在旁邊大聲道:「姜兄弟,除妖務盡,我們今日放棄容易,日後這貓妖復出,只怕為禍更烈。」

姜雲轉過頭來,道:「達智大哥說的有理,我們這就進去吧。」

萱萱臉色一變,正要發火,卻見姜雲轉過頭來,臉色誠懇,壓低了聲音,道:「裡面是真的危險,我和達智大哥是正道門下,義不容辭。你……你……」他頓了一下,轉過頭去,但聲音還是傳了過來,「你身份尊貴,自己安全要緊,不要輕身犯難了。」

萱萱雖看不到姜雲的臉色,卻聽得出他語氣里有幾分真心關懷,心頭莫名一甜,但口裡卻冷冷道:「我想進就進,你管得著么?」

姜雲怔了一下,一時說不出話來。

達智在旁邊看著他二人神情古怪,搖了搖頭,道:「姜雲兄弟,我們進去吧,」

姜雲應了一聲,忍不住又看了萱萱一眼,只見萱萱哼了一聲,身形一動,卻是搶在他二人前面,進了那漆黑不見五指的黑洞。

姜雲吃了一驚,連忙跟了上去,耳邊聽著風聲呼嘯,想是達智也跟在了自己的背後。

黑暗之中,萱萱手邊的白繩緩緩亮了起來,柔和的白光照亮了周圍五尺左右的地方。姜雲向四周看去,只見周圍只是一些普通的石頭。

三人走了一陣,已然深入地底,但四周全無聲息,沒有一點活物的樣子,姜雲走著走著,心緒忍不住便飄回了當日初在西海地底的情景,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自己與萱萱被困在西海石室中的那段時日。

便在這時,前頭的萱萱忽地停住腳步,口中發出了一聲輕呼。姜雲以為有什麼危險,心中一急,連忙沖了上去,站在她的身邊,萱萱怔了一下,轉眼看了看他。

姜雲向前一看,前方已經沒有路了,那貓妖正坐在裡頭,呼吸急促,看來先前的鬥法讓她也受了不小的傷。

她的眼睛微微閉著,彷彿在安然入睡,身子蜷縮,很是安靜。

姜雲見狀大喜,手中玄天神劍,光芒大盛,正要趁此好機會斬妖除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