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如今情勢不明,回夏家鎮一事暫時押后吧,你先去神話學院,我也要去中州城。」夏青陽道。

「去找你的秋月姑娘嗎?」

夏青陽聞到一股濃濃的醋味,急忙正色道:「我是有要事去辦,事關人族安危。」

瀾鳳凰狐疑的瞅了他幾眼,也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嘆道:「人族安危,唉,也不知那些人打得什麼主意,若只是爭權奪利也就罷了,萬一乾的是危及人族的事兒,可就糟了。」

見成功轉移了話題,夏青陽接著道:「其實你們這次也很冒險,你和世成兄怕是都已引起了瀾昊天的懷疑。」

「這是昊雲爺爺的安排,我也並不十分清楚他的用意,但世成表哥說並沒有打算騙過瀾昊天,只要達成我們的目的即可。」瀾鳳凰終究是女兒家,儘管聰慧過人,於這些謀略算計上並不如何精到。

夏青陽對此卻頗為拿手,從瀾昊雲祖孫倆口中得了信息之後,這段時間便一直在琢磨,實際上他掌握的信息雖然不如瀾氏祖孫多,但站的高度卻少有人能比。

瀾家禁地一行,遇到了澹臺宇風,光是這一件足以驚動九州的大事,便給了他無限的想象空間,更何況澹臺宇風也說出了自己的推測,讓他有所參考。

與白光祖這等人物的交手,與神木中玄衣老者的交往,乃至獵刀、獸王印等頂尖魂器的祭煉,都讓夏青陽擁有了一般魂師所不曾擁有的經歷見識,這非是日積月累可以替代,而是一種大機緣,是絕大部分魂師一輩子也不肯能擁有的機緣。

最重要的是,夏青陽本身就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當事人,遠的不說,至少近些年的大事都與他有關,侯家寨被滅,黑暗森林的變故,乃至皇朝與瀾家在雲雀山系的角力,他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所有這些因素疊加到一起,讓夏青陽看待事物的角度和高度都與眾不同。

就比如這股神秘勢力,一般人頂多也就是猜想有可能是幾個頂尖勢力聯手搞出來的,最多猜到傳說魂師身上,但夏青陽卻清楚,就算是在如今的原地星上,傳說魂師也絕非是可以一手遮天的人物。

夏青陽推測道:「想必瀾昊天與瀾昊雲都已經明白了對方的立場和打算,只是瀾昊天因為某種緣由暫時不想理會,或者說認為還沒到攤牌的時候,所以對這些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嗯。」瀾鳳凰受到夏青陽的啟發,也開動腦筋思考,斟酌道:「昊雲爺爺估計也是料到了這一點,又加上你身份特殊,才利用這個機會,把我送進神話學院,又把你推出來,瀾昊天他們未必會全然信你,但至少短時間內不會敵對你了。」

夏青陽點頭認同這個推測,道:「但目前最可慮的是我們不清楚他們的目的,不清楚他們的布置,也不清楚他們到底有多少盟友,萬一哪天暴起發難,恐怕人族經受不起這種損失,而且,我最擔心的是獸族。」

「獸族?你是說他們與獸族勾結?」瀾鳳凰一驚,如果事實如此,那對人族來說可真是滅頂之災了。

「咳咳——」倆人正討論的熱烈,門外忽然響起一聲乾咳。

聽聲音是瀾世成來了,瀾鳳凰霎時紅了臉,夏青陽起身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恭喜恭喜呀!」瀾世成抱拳笑道。

夏青陽沒好氣的道:「有話快說。」雖然如今心裡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對於瀾世成昨天的行為他還是心中有氣。

瀾世成也不著惱,嘿嘿笑道:「你這態度可不對,我好歹是你的表舅哥。」

「那我還得給你敬酒嘍。」夏青陽被氣笑了。

瀾世成擺擺手,正色道:「不跟你說笑了,有正事兒,柏家的人準備回中州城了。」

「哦,鳳凰得跟他們走?」夏青陽心中更加不快,這才新婚燕爾的。

「不是跟他們走,是跟藍勁方走,回神話學院。」瀾世成知道夏青陽不痛快,急忙解釋道。

這時瀾鳳凰也梳洗打扮好走了出來,到夏青陽身邊,自然的挽起他的手臂,柔聲道:「藍勁方與柏家關係親近,想必也不會太待見我,我還是乖覺點兒的好,免得去了學院給我小鞋穿。」

「是這個道理,而且你們倆如今可是名動九州的人了,暫時避一避風頭也好,神話學院是再好不過的地方了。」瀾世成道。

夏青陽自然明白這個道理,點頭道:「也好,反正我不久也會到中州去,有機會就去看你。」

「自然是有機會的,只要你衝進精英地榜前二十或者天榜前五十,屆時可以名正言順的進入學院。」

瀾世成說完轉身離開:「你們小兩口兒還能纏綿一會兒,他們午後動身。」

瀾鳳凰紅著臉輕啐了一口,夏青陽臉皮卻厚,轉身回到房間,道:「你要不要去跟家人道個別?」

「不用了。」瀾鳳凰淡淡的道,這次的招親事件,爺爺為了家族利益連她的意見都沒有徵求,父親雖對他疼愛有加,卻人微言輕,因為反對此事被爺爺關了禁閉,她回去卻也見不到。

「給我你的儲物法寶看看。」夏青陽看了看瀾鳳凰手腕上的鐲子。

毒醫雙絕:辣手狂妃 瀾鳳凰雖不知其何意,卻依然拿了下來:「這還是瀾昊天賞賜的,以前用的是個芥子袋。」

「嗯。」夏青陽瞅了瞅,裡面除了幾萬魂石,還有些靈藥礦材,幾件精英魂器。

許是猜到了夏青陽的意思,瀾鳳凰輕笑道:「我還沒有晉級精英魂師,用不到太多東西。」

夏青陽不置可否,直接將那儲物手鐲收了起來,轉手拿出一枚儲物戒指,他如今手中不缺儲物法寶,光是戒指就有幾個,想了想,轉移了一些東西進去,遞給了瀾鳳凰。

「去了神話學院難免要與人打交道,可不能太寒磣了,該花魂石就花,不要捨不得。」夏青陽囑咐道。

瀾鳳凰可不知夏青陽財大氣粗,只道是關心自己的話罷了,結果戒指隨意的掃了一眼,卻是呆住了。

「怎,怎麼這麼多魂石。」看著戒指里排的整整齊齊的一堆魂石,瀾鳳凰好一會兒才緩過神兒來:「這得有上千萬吧?」

夏青陽是什麼出身,瀾鳳凰又是什麼家世,能在新婚妻子面前長臉,夏青陽那點兒男子漢的自尊心也是得到極大的滿足,笑道:「不用管它多少,你儘管用便是,咱家可不缺魂石。」

這一句咱家卻比那千萬魂石更叫瀾鳳凰高興,連戒指中其他的東西也不看了,起身依偎到夏青陽懷中撒起嬌來,夏青陽原本還盼著那一粒凝魂丹再虛榮一把的,見狀也只好罷了。

這日中午,瀾鳳凰隨著藍勁方以及柏家之人離開了瀾滄山,夏青陽原本也打算隨後離開,臨走時卻被瀾世成叫住了。

「瀾昊天要見你。」瀾世成表情凝重的道。

… 瀾昊天的召見來的有些突然,不過也稱不上是意外,所以夏青陽對瀾世成的表情有些不解:「你怎的如此嚴肅?莫非得到了什麼消息?」

「沒有,他應該是要拉攏你。」瀾世成搖頭道。

夏青陽轉念間明白了瀾世成擔憂的是什麼,笑著拍了拍對方肩頭,道:「放心吧表舅哥,洞房都入了,你怕的什麼。」說完徑直朝著瀾昊天的居所走去,他現在終於明白了為何昨日瀾世成那麼急著把自己送入洞房了。

瀾世成卻沒有因為這句略帶調侃的話而放鬆下來,盯著夏青陽的背影沉吟不語。

「你認為他會怎麼選擇?」瀾昊雲突然出現在瀾世成身邊,說話時同樣盯著夏青陽的背影。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他。」瀾世成並不如何肯定。

「一個瀾鳳凰並不足以拴住他。」瀾昊雲嘆道。

瀾世成搖頭道:「和表妹沒有關係,但我相信他不會投到瀾昊天的陣營中去。」

瀾昊雲聽出了話里的意思,皺眉道:「你是說」

「不錯。」瀾世成打斷了爺爺的話:「在形勢明朗之前,他不會進入任何陣營,包括我們,這與他和誰親近無關,這是他的行事風格。」

「你說的不錯。」瀾昊雲道:「這種人是不會輕易相信他人的,更不會輕易為人賣命。」

「賣命?他若真是天命之選,有誰值得他為其賣命?」瀾世成嘆了口氣,轉移話題道:「爺爺,神隱宗那邊兒你聯繫的怎麼樣了?八大家族和皇朝暫時不易打草驚蛇,血殺盟和暗影會嫌疑很大,天劍門又狂妄自大,餘下的唯有神隱宗可以一試了。」

瀾昊雲嘆道:「此時急不得,需得有合適的機會徐徐圖之,我已經有了打算,不日會有消息,屆時再做商議。」

且說夏青陽一路來至瀾昊天的居所,與岳懷古一般,這裡也是一座嫻靜的小院兒。

「進來吧。」瀾昊天的聲音傳了出來,中正而平和。

夏青陽推門進入,對坐在石凳上的瀾昊天施了一禮,坐到了他的對面。

「你不緊張?」瀾昊天的開場白很是突兀,也很有深意。

夏青陽淡淡一笑:「你要殺我?」

平靜中隨時可能爆炸的氣氛,幾乎令周遭空氣凝滯,瀾昊天盯著他看了片刻,突然哈哈一笑:「好,果然是後生可畏,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好,凰兒嫁給你也不會委屈了。」

夏青陽心中暗自鬆了口氣,暗道這大人物果然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他絕對相信前一刻瀾昊天對他是有殺心的,而且夏青陽明白這種級數的人想殺自己,恐怕那暗中的五彩光拳也未必有機會護住他。

只是瀾昊天無法確定殺了他會帶來多麼嚴重的後果,沒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會去做的。

「廢話咱就不說了,說點兒有用的吧。」夏青陽主動出擊。

瀾昊天也不以為意,笑道:「有用的暫時沒有,今天叫你過來就只是喝杯茶,沒有別的。」

夏青陽琢磨不透這老狐狸的心思,乾脆道:「喝茶我是沒興趣,你要沒有什麼要緊事,我就告辭了。」

「你雖天資過人,畢竟是年輕,不能理解我們這些老傢伙的心思。」瀾昊天卻忽然自顧說起話來:「一條道走到黑那是年輕人乾的事兒,這麼說你能明白嗎?」

「明白。」事到如今夏青陽豈能不明白,這些老傢伙做事從來都是面面俱到滴水不漏的,除非遇到極特殊的情況,是很少會孤注一擲的,考慮到各種可能性,給自己留下足夠多的後路,這才是活得久的根本之道。

瀾昊天根本沒有拉攏夏青陽的打算,因為夏青陽是屬於一枚不可控的棋子,拉到自己的船上保不準哪天就反水了,倒不如像這樣保持著不好不壞的關係,可進可退。

而他也算準了夏青陽會答應,因為目前來說,這也是夏青陽最好的選擇,在看不清情勢的情況下,夏青陽肯定不會輕易做選擇,但他又需要儘可能的減少敵人,因為他需要時間來成長。

既然話已經挑明了,夏青陽更是沒有待下去的必要,雖然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但最重要的目的已經達到,只要瀾昊天沒有翻臉的意思,他就是瀾家名正言順的孫女婿。

這個身份現在對他來說還是很有用的,至少一些實力差點兒的勢力要對付他的話就需要慎重考慮了。

正打算告辭,瀾昊天卻忽然取出一枚戒指遞了過來:「雖然你我關係如此,但你如今總是我瀾家的人,鳳凰那丫頭估計對我也有意見,這點兒魂石當是我給你們的新婚賀禮吧。」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夏青陽暗贊姜還是老的辣,新婚賀禮他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而且送的是魂石,不是魂器之類的,送了夏青陽也未必敢用。

但不論如何,他總是接受了對方的好處,將來真要有那麼一天,這點兒魂石可能就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就謝過族長了。」夏青陽接過來意念一動,將魂石轉移到了自己的戒指中,沒有細看,但大略掃了一眼,應該也有幾千萬。

將戒指交還給瀾昊天,夏青陽卻忍不住在心中感嘆,人與人真的是沒法比,想當初黑暗森林中龍長生等人為了幾百塊魂石不惜賣命,如今這幾千萬魂石卻只是人家隨手的一份感情投資。

俗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平白得了這麼多魂石,夏青陽卻是不好拍拍屁股就走人,便又耐著性子喝了幾杯茶,直到日頭西落,傍晚時分才起身告辭。

走了兩步忽然記起一事,夏青陽又轉過身道:「還請族長照顧好候寬。」

「他是我孫子。」瀾昊天擺擺手示意夏青陽放心。

離了瀾昊天的小院兒,夏青陽一路直奔瀾滄山下而去,他得去看看鐵牛恢復的怎麼樣了,在瀾世成的安排下,如今鐵牛與夏氏姐妹和小兜兜同在一處。

方走到山下,卻迎面撞見了急匆匆趕來的瀾世成,神色惶急。

夏青陽心中一凜,瀾世成雖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實則性子沉穩,行事周全,能讓他如此慌張,必然是發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青陽,你」瀾世成欲言又止。

心裡咯噔一聲,夏青陽忽然想到什麼,沉聲道:「他們出事了?」

瀾世成點頭。

呼——夏青陽心裡一陣絞痛,幾乎無法呼吸,喘了幾口粗氣,強自鎮定道:「誰幹的?都,不在了?」

「小兜兜無恙,只是受了驚嚇,你那位鐵牛兄弟拚死護住了她,傷上加傷,爺爺已安排人救治,應該無礙,只是那,夏氏姐妹倆」

「誰幹的?」夏青陽雙眼通紅,殺機頓現。

「柏元君。」瀾世成嘆了口氣,補充道:「他沒有掩飾自己的身份。」

「他現在在哪兒?」夏青陽深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瀾世成勸道:「青陽你不要衝動,還是先回去看看吧。」

夏青陽也不是那種容易被仇恨沖昏頭腦之人,柏元君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兇,自然不會怕他報復,有柏耀天同行,他根本沒有機會,除非他能掌控那神秘的五彩光拳。

瀾世成帶著夏青陽一路來至望月城中一處偏僻的巷子里,一座不起眼的院落如今已被圍的水泄不通。

其實瀾昊雲在此,自然不可能再發生什麼意外,但瀾世成得讓夏青陽明白,發生慘劇並非因他忽視了兜兜等人安全的緣故。

夏青陽隨意瞥了一眼,發現院落周圍那些魂師,有不少都掛了彩,心下瞭然,道:「你不必如此,柏元君要出手殺人,你派多少人在此也是無用。」

柏元君本身戰力或許不是頂尖,但他想要調用幾個人手,實在是簡單至極。

院子裡布置簡單,正北邊是一排房屋,門窗大開,隱有血跡,夏青陽邁步走進屋中。

地上用白布遮蓋著兩具屍體,夏青陽彎腰輕輕揭開白布上方,露出夏冰夏雪蒼白的面容。

雖然遺容被簡單處理過,但夏青陽依然從其胸前裸露出的肌膚上發現了幾處腫脹的淤青,他心臟緊緊一縮,很顯然,兩姐妹生前遭受過凌-辱。

他不知道姐妹倆死之前的心理狀態,但可以想見那種痛苦,剛剛跟了夏青陽沒幾天,自以為有了好的歸宿,但連一丁點兒好處都沒得到,便香消玉殞,而且是以一種最為屈辱的方式離開人世。

夏青陽對姐妹倆稱不上有多深的感情,但卻心疼的幾乎滴血,而且他很清楚,姐妹倆是因自己而死。

「麻煩世成兄給她們找個好地界兒。」夏青陽起身往裡屋走去。

瀾昊雲正在親自為鐵牛診治,見夏青陽進來,點頭示意后,繼續低頭忙碌。

夏青陽也不打擾,返身走到另一間屋子,找到縮在床上誰也不讓接觸的小兜兜,把她抱了起來,坐在了床邊。

這一坐就是一夜,第二天一早,瀾世成匆匆進屋,帶來了消息:柏元君並未回中州城,而是在升龍城暫駐,等候夏青陽前去報仇。

…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如今全天下皆知瀾家與柏家結為盟友,這是一個大事件,人們都在等待著其後續影響,其中皇朝的反應是最大的看點。

與此同時,瀾滄山上發生的事情也傳了出去,原本作為兩家結盟的一個引子,柏元君和瀾鳳凰的好事卻沒有達成,另一個備受矚目的少年夏青陽殺出,搶回了原本就屬於他的未婚妻。

儘管瀾家與柏家都沒有在此事上做過多糾纏,但柏元君的臉面無疑是丟了,所以他幾乎是轉眼的功夫便發起了報復。

接下來夏青陽會有何反應,這個當初揚言要殺進中州城的少年,如今面對來自中州城內的強勢宣戰,會不會接招?

夏青陽沒有絲毫猶豫,讓瀾世成作出回應:「兩日後請柏家前往升龍城收屍。」

「青陽,這」瀾世成知道夏青陽的脾氣,但此事的確非同小可,他得勸上一勸。

「你要不方便,我自己去回應。」夏青陽抬腳往外走。

梵事進化札記 瀾昊雲走了進來,示意夏青陽稍安勿躁:「這是一個局,只怕升龍城裡等著你的不僅僅是柏元君。」

對瀾昊雲,夏青陽不好太過生硬,道:「放心,我沒打算去跟他們柏家硬拼,但柏元君的命我要定了。」

瀾世成無奈嘆氣,瀾昊雲卻忽然眸子中精芒暴漲,聲音鏗鏘有力:「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有情有義,是個男人!不就是一個柏元君,你放心,給我半年,不,三個月時間,我必然給你一個滿意的結果。」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