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許刈搖搖頭:“沒救的,這麼多屍蠱入體,我除了給你收屍之外別無辦法,給你一天時間準備後事吧,後天我再來找你……”許刈說完就走,我拖都拖他不住。

等他走了之後,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頹廢的坐在那兒一動也不動了,怎麼辦?我就只有三天好活了?

紅伊歡樂的在學步車裏追着空氣跑,一隻粉紅色的小綵球漂在半空中逗着她玩兒呢。

是血字鬼!

它居然又回來了,是了,許刈沒辦法,血字鬼說不定能救救我呢,畢境它也是鬼啊。

所以我連忙跑過去抱住了紅伊,對那隻漂浮的粉色紅球恭敬的道:“前,前輩,我被那隻鬼的血屍蠱入體了,求求您救救我吧。”

我原本只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來說的,沒料到馬上血字鬼就回應了,地面上多出來了一排血字。

“笨蛋,那個許刈騙你來着呢,那些屍蠱雖然可怕,但只要弄出來就好了,最多你就只是損失一些壽元,如果等三天之後,屍蠱把你的壽元吃光了你才真的是死定了……”

我一想也正是這麼一個理,於是態度更加的誠肯了:“請前輩救我!”

“救你不難,血屍蠱屬陰,你只要吞些極陰之物進肚,讓它們匯聚在一團,再把它們全吐出來就行了。”

我心頭一喜,看起來果真挺簡單的呢。

“請問什麼纔是極陰之物呢?”

血字鬼又在地上寫了一行字:“抱着紅伊,跟我來……”

粉紅球落到了我的手上,然後往一個方向牽,我連忙抱起紅伊往紅球牽引的方向走,至於謝金朋他們三個,這個時候我也已經管不了了,反正他們現在睡着了。

粉紅球帶着我一路出了公寓,向着一條小路行走,四周已經黑得看不見路了,紅伊被我抱在懷裏安靜的陪着我,她很乖的抓着我的手指吮着,如果不是有她在的話,我想我肯定會被接下來的事情給嚇瘋的…… 在這條漆黑的小路上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已經離開了繁華的市區進入到了安靜郊外,四面八方根本就沒有光源可言,我也已經沒電了,只能聽憑血字鬼帶動的紅球尋路。

走了很久,走得我腿都疼了,如果不是小命受到嚴重的威脅,恐怕我已經停止不前了,終於,我們到達了一個目的地,貌似是一個小村子,月亮已經升起來了,村子靜悄悄的透露着一股莫名的詭異氣息,幽深的草從裏好像有什麼在動着,血字鬼一直在拉我往前走,但這個時候懷裏的紅伊卻突然的咬了我一口。

也不算太重,但也足已讓我詫異的低頭看她,這個時候的紅伊眼睛突然有些紅紅的模樣,嘴裏叫着很稚嫩的爸爸,還有一聲從來沒有聽到過的‘停’。

紅伊在叫我停步!叫我別進去?

“呱呱呱……”村口的兩顆柳樹上突然響起了烏鴉的聲音,幾隻烏鴉撲扇着翅膀落在了我的面前,威脅似的張開翅膀擋住了我的去路,一隻格外大的烏鴉甚至還扔了一塊血肉給紅伊吃,但紅伊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吃肉,反而是把肉抓起來扔了,然後好像挺怕的指了指我們來的路,含糊着說:“粑粑,走,走……”

我詫異了,紅伊好像比之前更懂事了許多,可是她怎麼會突然叫我走呢?

“呱呱……”擋在我們去路上的兩隻烏鴉突然慘叫着撲騰翅膀飛走了,那隻格外巨大的烏鴉畏懼的看了一眼我身前的空地,然後也飛走了。

地面上多出來了一排看不太真切的血字:“快走,晚了你小命不保!”

在小命的威脅下,我也不管紅伊的話了,她畢竟只是一個小孩子啊,哪懂我現在的處境?

踏入了村子裏後,一陣白霧便慢慢的升了起來,冷風一個勁兒的往我脖子裏鑽,冷得我打了一個寒顫,反而是紅伊沒啥事兒,她一進了村子就不鬧了,乖乖的伏在我的懷裏大眼睛四下打量着。

而我不知怎麼的,自從進了村子之後就老感覺有人在盯着我看似的,但是路邊除了破敗的爛房子茅草屋外,根本就沒有人。

走了一會兒,粉球上的牽引突然停下了,然後地下就多出來了一排字“千萬別回頭!”

千萬別回頭?爲什麼?身後……有什麼嗎?

我正疑惑的時候,突然紅伊瞪大了眼睛盯着我肩膀看,而我肩膀微微一沉,好像是有人壓着我似的,一股冰涼的觸覺讓我感覺到更冷了,脖子處陰風森森,就像是有人在對着我哈氣。

我嚇得汗毛都豎立了起來,情不自禁的就想要扭頭去看,可是想到血字鬼的警示,我還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血字鬼再次帶我往前走了,越是進到村子的裏面就越是感覺到陰森跟恐怖,而我肩膀上的那個‘東西’似乎也沒打算離開,那冰冷的觸感還在。

霧越來越濃了,溫度越來越低了,血字鬼終於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兩米之外的東西都已經模糊不清了,月光清稀,我只能勉強看清眼前是雜草從生的荒地,一塊木板插在地上,上面寫着一些字,但我看不真切。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用這個把這裏挖開……”我正看着木板出神的時候,半透明的血字鬼便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這是它第二次用這種形態出現在我面前,之前是它跟李雪莉打架的時候。

它拿了一把生鏽的鐵鍬遞給我,我看不清它的長像,只是模糊的可以看到它的額頭上有一隻眼珠子格外碩大,估計這就是許刈他們叫它三眼小鬼的原因吧。

不過我也不敢怎麼看它,稍微看它久了一點兒之後就感覺心口像是壓了一大塊石頭似的,特別難受。

不敢再看,讓紅伊自己坐上地上玩兒,我再把那木板搬開,然後揮動着鐵鍬挖了起來,泥土好像顯得特別鬆軟的樣子,等等,不對,這些泥土怎麼在動?

我彎下腰去仔細的看,這挖開表皮之後哪裏還是泥土啊,全部都是不停蠕動着的蛆蟲啊,成千上萬蠕動着的蛆蟲藏在土裏面涌動的畫面……雞皮疙瘩佈滿了全身,我下意識的扭頭就想逃。

可是一扭頭,卻突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四周已經站滿了人,不過這些人很奇怪,他們全部都無聲無息的站在那裏看着我,足有好幾十個圍成一圈,他們每人的臉色都很蒼白,每一個的眼睛都只有眼白,空洞的眼神,詭異陰森的氛圍,媽的,這哪裏是人啊,這是一羣鬼啊!

我的那個天老爺啊,我他媽還從來沒有想過我有一天居然會被這麼一羣鬼給圍觀了啊,我嚇得當場都差點尿了出來,再一偏過頭,我就看到我的肩膀上坐着一個四五歲大的小娃娃,它沒有重量,渾身冰涼,我跟它對視了一眼,整個人都差點暈了過去。

“還不回頭!”血字鬼的聲音突然把我驚醒,我連忙回頭,不敢再看了,但是背後卻是一陣發毛,媽蛋,背後可是有幾十只鬼盯着我看呢,而肩頭上似乎還坐着一個更厲害的‘東西’。

“這些只是遊魂,是沒有意識的鬼,它們只會尊從自己的本能去纏着那些活着的人吸取他們的陽壽,不過你身上的陽壽已經被血屍蠱吸得差不多了,它們會以爲你是同類的,只要你不盯着它們看,它們就不會攻擊你,所以別怕了,快挖吧。”

血字鬼的話雖然說我很安全,但是被幾十只鬼盯着的感覺絕不好受,而且那些只是遊魂,我肩頭上的這隻肯定不一樣。

“前,前輩,我們這是要幹什麼啊?”

“挖墳!”

我一顫,低頭認真的看了看那塊木板,上面的確寫着‘劉小芳之墓’。

“這劉小芳就是那隻想吃了你們的女鬼,早在你們住進那間房子的時候我就注意到它了,特意打探之後才找到它的墳墓的,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這女人真是陰險啊,狡兔三窟,魂分三處,本魂居然還在墳裏讓蠱蟲溫養,哼,如果不是它被那許刈打傷收了一魂,我們真沒辦法這麼輕易的打開它的墳……”

聽到是那個女鬼的墳,我頓時來了力氣,這劉小芳不僅想害我女兒,還讓我跟我幾個兄弟都差點沒命,挖她的墳泄一下憤也是應該的!

有了動力,挖起來就快了,畢竟下面全部都是蛆蟲,雖然噁心,但是卻也沒太大的傷害,很快我就把蛆蟲清理開,然後找到了一架棺材。

棺材很高檔,把上面的蛆蟲掃落之後還可以看到上面噴的紅漆是多麼的鮮亮,在血字鬼的指引下,我用鐵鍬鍬開了棺材板。

“嗖。”一陣陰風突兀的吹了過來,棺材裏冒出了一陣白煙被陰風吹走了,棺材裏,一具高度腐爛的女屍躺在裏面一股股惡臭撲面而來,太噁心了,我他媽差點都吐了。

“快,吸兩口棺材裏的屍液,否則再過一會兒就會被風吹乾了!”

我愣住,然後吐了……

高度腐爛的女屍已經爛得認不出人形了,腐爛的肉分泌出許多黑色的屍液在棺材裏,這種玩意兒絕對是極陰之物,尤其這屍液還是我體內那些血屍蟲的主人的,如果這些屍液喝下去的話血屍蟲們肯定是會跑過來吃的……道理我都懂,可這他媽怎麼可能喝得下?這可是屍液啊!

“愣着幹嘛?快點喝,再慢就要被風乾了……”血字鬼大聲的催促着,我驚恐的看了看它,又看了看那的確在慢慢乾涸的屍液,結果又吐了。

麻痹的,我他媽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喝得下這種玩意兒啊! 我猶豫了,真的是猶豫了,我之前看着謝金朋他們吃李雪莉爲他們準備的蟲子大餐時都吐得不行,更不用說這些比蟲子大餐還要噁心十倍不止的屍液了!

哪怕還隔着這麼遠我都還能清晰的聞到棺材裏面那種濃濃的屍臭味,這玩意兒要是喝下去的話……算了,不想了,想想都覺得無比的噁心。

“你還在猶豫什麼?難道是怕我害了你嗎?哼,我要是想要害你的話,早就讓這叫劉小芳的女鬼吃了你了!”血字鬼模糊的身影一陣輕顫,似乎顯得很生氣的樣子。

我嚇了一跳,通體生寒,畢竟它是一隻鬼啊,它要是生氣的話後果可很不妙,別的不說,她要是生氣扔下我不管,我在這一羣遊魂包圍中恐怕嚇也會被活生生的嚇死了吧。

我悄悄的回頭看了一眼那些眼神空洞着但卻直勾勾的看着我的遊魂,它們突然集體笑了起來,笑得無比的詭異,我頭皮一陣發麻,再也不敢看它們,扭頭一咬牙,一跺腳就準備開喝。

不料我剛準備撲上去的時候,紅伊居然好奇的爬了起來,搖搖晃晃的撲在了棺材上。

她居然會走了?我的天啦,不愧是我的女兒,出生不到一週時間居然能開口說話還能夠走路了,妥妥的天才啊。

我正高興呢,血字鬼就有些驚慌的道:“你快把紅伊抱開啊,屍液快被她烤乾了……”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了,紅伊肉嘟嘟的手掌貼在棺材上的時候,棺材底部的屍液就開始發出一陣輕煙飛快蒸發掉了,尤其是靠近紅伊的這個方向蒸發得最快,奇怪的是,那些蒸發出來的輕煙都在避着紅伊飄……

看到這種景像,不僅我嚇了一跳,四周圍觀的那些遊魂們更是覺得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似的,集體往後猛退了好幾米,我肩頭上坐着的那個‘鬼娃娃’則是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音,然後也退開了,我到不是看到了它,而是肩頭上那種冰涼的觸感消失了。

“趕緊把紅伊抱開啊,要是屍液沒了你就真的死定了……”紅字鬼再次大叫起來,我終於反應了過來上去把紅伊給抱了起來,紅伊咯咯咯的笑着,拍了拍手,她小小的手掌上紅漆飛快脫落,我回頭一看,那棺材上居然被她印了兩隻小小的手掌印,掌印住像是被燒焦了一般漆黑一片。

“怎麼會這樣?”我不敢相信的看着這一切,紅伊看上去跟普通的小孩子是沒有區別的啊,雖然她長得快了一點兒,喝野貓血吃烏鴉肉,但她還從來沒有表現得這樣過啊。

“先別管這個了,趕緊把最後的一點兒屍液喝了,否則你死定了!”血字鬼飄也似的到了我身邊一起看向棺材,棺材底部的屍液還有一些,但也正在飛快的蒸發。

щшш✿ тt kǎn✿ ¢O

在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時候,再噁心的事也會下得了決心去做的,畢竟不做的話就是死!

所以我顧不得那高度腐爛屍體的陣陣惡臭,伸手進去想要掬一捧屍液來喝,但最終還是晚了一步,等我的手觸到屍液的時候,才發現它們已經飛快的幹掉了。

“完了完了完了……”這時候我已經顧不得噁心了,滿身心的都被死亡的陰影給籠罩着,都怪紅伊,如果不是她靠上來的話屍液肯定不會幹的。

我帶着憤怒低頭去看紅伊,紅伊見我看她,馬上就衝我咯咯的笑了起來,還伸出胖呼呼的小手要我抱她。

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下來,真是混蛋啊,怎麼可能怪紅伊呢?是我自己下不定決心的。

“哎,看來我真的是沒救了呢。”我彎腰抱起了紅伊,奇怪的是,這種時候我居然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了,紅伊的笑容讓我生出了莫大的勇氣!

“哼,如果不是我在,你恐怕還真就沒救了!下面的屍液雖然幹了,但因爲劉小芳這腐屍裏還藏有一魂沒散,所以只要你往它嘴裏一吸就可以吸到一團陰氣十足的濃屍液,現在趕快行動,別像剛剛一樣婆婆媽媽的了,紅伊的能力很霸道,再過一會兒恐怕那團裹了劉小芳一魂的屍液也會幹了……”

血字鬼不再給我遲疑的機會了,我只感覺一股陰冷的力量朝我一推,我就情不自禁的撲向了棺材,而我只來得及把紅伊放下,這後整個人就摔在了棺材裏的腐屍身上了,那股惡臭直衝靈魂深處。

手上撐着的地方是女屍胸口位置,以前這裏是多麼波濤洶涌,波瀾壯闊我不知道,現在這裏卻是一片溼滑冰冷,惡氣沖天。

腐爛的皮膚內臟攀附在骨頭上面,手一按上去,骨頭被按碎了,混在腐爛的肉裏面,當兩條手臂都被高度腐爛的屍肉覆蓋的時候,那感覺簡直像是日了……不對,是被狗日了一樣!

媽蛋,不管了,拼了!

深吸一口氣,看着勉強還能辨別出模樣的嘴部,我閉着眼睛摒住呼吸強忍着噴薄欲出的嘔吐慾望,一口親了下去!!!

臥槽,臥槽,臥槽,這草蛋的觸感,這摒住呼吸都沒辦法隔絕的無敵屍臭,跟我現在的英勇壯舉比起來,謝金朋他們吃蛔蟲的模樣簡直是小兒科了!

不敢呼吸的我憋得滿臉通紅,終於鼓足了勇氣了,張開嘴猛的一吸,果然,一團冰冷的東西進來了,滑滑的,但卻並不是屍液的樣子,而且還連着屍體呢,這東西有點像是……舌頭!!!

我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大跳,連忙睜開眼睛,一看,然後差點嚇死爹了!

早就死得已經腐爛得看不出人形的劉小芳這時候居然瞪凸着眼睛‘看’着我,腐肉一樣的臉上似乎還掛着詭異莫名的笑容,而我嘴裏的還真他媽是它的舌頭,隱隱間,我覺得舌頭還在動……

我的那個天啦,不是幻覺,是真的在動,這已經死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已經高度腐爛得看不出人形的屍體的舌頭居然在動,在向着我的喉嚨深處鑽來!

我恐懼得連忙就想要爬起來逃跑,這跟血字鬼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可是當我想要爬起來的時候,我卻又突然發現我爬不起來了,背上像是壓了什麼似的,我勉力扭頭去看,就看到一張圓圓的但蒼白的小臉,是那個剛剛坐在我肩頭上的鬼娃娃,而在鬼娃娃的上方,剛剛圍觀着我不敢靠近的那些遊魂野鬼居然像是疊羅漢一樣一個又一個的壓在我的後背,而且每一個都帶着那種詭異的笑。

我通體發涼,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了,血字鬼不是說這些遊魂野鬼不敢上來的嗎?它們現在又是在幹什麼?

我的身體越來越沉,努力撐着的雙臂都變得無力了起來,嘴裏那條冰涼的舌頭越伸越進來,我連咬都咬不下去,好像大牙的兩邊都被塞住了什麼東西。

我想掙扎,但卻完全沒有力氣,我想呼救,卻怎麼也叫不出聲音,前所未有的恐慌感佔據了我的全部身心,連那天晚上在宿舍裏碰見幾具走屍都沒有這個時候來得恐懼。

突然,我覺得頭頂上僅存的一絲光亮都慢慢消失了,痛苦恐懼中的我用盡最後的力氣擡頭,卻看到頭頂上的棺材板正慢慢的蓋上了,而蓋上它的正是血字鬼!

我渾身一震,看着頭頂上方的血字鬼露出的詭異笑容,我怎麼也想不明白,血字鬼這是想要幹什麼?我想要問它爲什麼要騙我,爲什麼要這樣做,嘴裏卻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然後,眼睜睜的看着它一點一點兒的把棺材板蓋上。

“轟隆!”木質的棺材板蓋上時卻發出石棺纔有的聲音,我的希望,也隨着最後一絲光亮的消失而破碎了…… 絕望,無盡的絕望將我籠罩,那些鬼疊成羅漢壓在我的身上時我其實是感覺不到重量的,但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動不了,一種窒息一般的感覺瀰漫在我四周,那條舌頭已經深深的鑽進了我的喉嚨深處了,這種時候已經沒有想吐的衝動了,只剩下死寂一般的絕望。

不對勁,就算是舌頭也不可能伸得這麼長的啊? 重生之寧不為妾 我感覺嘴裏那條冰冷溼滑的東西已經伸進我的肚子裏了,並且有一股特別冰冷的東西噴射在了我的胃裏,因爲太冷了,所以一下子就感覺到了!

可是如果不是舌頭的話又會是什麼呢?

我感覺到它正在一點一點兒的退出來,劇烈的嘔吐感襲來,我情不自禁的打了幾個乾嘔,與此同時,身體各處遊走着的那些血屍蠱蟲都開始興奮了起來,像是游泳一樣從我的皮膚下面飛快的涌向我的胃裏,像是在爭搶那一團冰冷之物似的。

雖然我看不到,但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它們在我胃裏瘋狂的爭搶着,胃部開始變得腫漲了起來。

這個時候那像舌頭一樣的東西終於從我嘴裏褪出來了,我一邊乾嘔着一邊努力的想看清它是什麼東西,但是棺材裏太黑了,什麼東西都看不到。

忽然,被我壓住的腐爛屍體居然慢慢的亮了起來,不是屍體在亮,而是屍體裏面,像是有什麼透明的東西亮了起來,我動不了,但眼睛還是能夠睜開的,所以慢慢的就看清了,這是一個漂亮女生的輪廓,看過了血字鬼跟身上這幾十個遊魂之後,我如果還不明白這女孩的輪廓就是一隻鬼的話,那我也太他媽傻了。

跟別的遊魂僵硬的臉色不一樣的是,這隻女鬼雖然看起來同樣蒼白,但她卻有明顯的表情,她很不好意思的衝我輕輕一笑。

鬼也會笑?媽蛋,我這也算是長姿式了。

藉着它身上發出來的光,我也看清了那鑽進我嘴裏的是什麼東西……是一條黃鱔,一條烏黑的,身體微扁的奇怪黃鱔,它縮回去之後就縮進了女屍的頭骨裏,只露出兩隻針眼一般大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我開始吐了起來,忍都忍不住,很快,幾塊血屍蠱蟲被我吐了出來,我背上那些一直沒動靜的遊魂居然興奮了起來,它們爭先恐後的在我身後伸手捉起了血屍蠱蟲來,每當一人捉到一隻的時候,血屍蠱蟲就會劇烈的掙扎起來,然後它像是頭的一端突然就會張開,露出裏面一口恐怖至極的黑色尖牙,一口咬住抓它們的遊魂,像是吸麪條一樣飛快的吸了起來。

那些遊魂居然很興奮,並不掙扎就被血屍蠱蟲們吸了進去,吸了遊魂的血屍蠱蟲變得大了一圈,然後居然開始咬向了其他的血屍蠱蟲。

它們居然在自相殘殺?

“對不起,我不想害人的,但是身不由已……”那女孩兒的鬼魂有些愧疚的看着我道起了歉來。

我吐一會兒就會停一會兒,難受至極的衝她眨了眨眼,表示沒事,過了好半晌纔有力氣問她:“你是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叫劉小芳,是這具屍體的主人,這是一個儀式,外面那隻三眼鬼做的一個儀式,它想讓我們這裏所有的遊魂野鬼爭搶這些血屍蠱蟲,然後操縱你的身體,至於三眼鬼的真正目的我就不知道了……”叫劉小芳的女鬼回答得很真誠。

要不是現在我被困着動彈不得,又難受得喊不出來的話,我非罵死血字鬼這狗孃養的不可!

我也真是傻啊,生紅伊那天我特媽見血字鬼幫了我,我還就真的先入爲主的把它當成是好的了,其實現在想想,它恐怕也跟那個在學校裏操縱行屍來搶紅伊,還有那個住我們隔壁的李雪莉一樣,都是想打紅伊的主意的啊!

他們這些鬼怪都在打紅伊的主意!

紅伊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爲什麼會如此深受這些鬼怪們的追捧呢?而血字鬼明明就有很多機會接近紅伊,甚至是帶走她,可它爲什麼又不行動呢?

答案恐怕就跟她今晚的行動有關了,它恐怕是不能直接接觸紅伊的,剛剛紅伊兩隻手掌只是碰在棺材上一下就印了兩個那麼深的掌印,還把這裏面的屍液都烤乾了,當時血字鬼也驚慌了起來,嗯,這就對了,血字鬼肯定不能直接觸碰紅伊的,它是想借我的手來得到紅伊,而我並不受它的控制,所以,它想借機把我變成傀儡?

忍着難受的嘔吐感,我又斷斷續續的問過了劉小芳,劉小芳說這個儀式是極爲殘忍的,包括她在內的七十二名遊魂對應了我體內的七十二隻血屍蠱蟲,血屍蠱蟲對遊魂有着無法抗拒的誘惑,它們會自然的被血屍蟲吸收,然後成爲血屍蟲的一部份,接着彼此殘殺,強的吃掉弱的,最後剩下的那個會綜合七十二隻血屍蠱蟲的全部鬼氣,操控我也就輕而易舉了,而它劉小芳也是死定了的,因爲那隻鬼娃娃就是血字鬼的幫手,是實力遠強於普通遊魂的鬼將,到時候恐怕就是由它接收我的身體了……

我被這個計劃驚得說不出話來了,偏過頭看看在我肩膀上的鬼娃娃,它衝我咧嘴一笑,劉小芳告訴我了,它這樣的鬼將是吞食過許多遊魂的惡鬼,是有自己的靈識的存在,另外,血字鬼是比鬼娃娃還要強上許多的鬼將,所以鬼娃娃纔會聽它的,在鬼怪的世界裏沒有身份的尊卑,只有實力至上,不管是誰,只要夠厲害就能當老大!

這隻鬼娃娃正是有着完全可以碾壓這裏所有遊魂的實力,也正是有着完全可以實現它們計劃的實力,它纔會笑眯眯的看着劉小芳把他們的計劃說穿了!因爲人家根本就不懼被我知道!

死定了,這下子纔是死定了!

“請問,它們這樣對付你到底是爲了什麼啊?其實我看你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啊,沒道理三眼鬼會花費這麼大的力氣來對付你啊。”劉小芳似乎跟其他遊魂不一樣,它對血屍古蠱並沒有太上心的樣子。

死都要死了,我也沒有了顧忌,就把我的猜測說了出來,順便還說了說紅伊是我生的過程。

沒想到聽完我的話之後,劉小芳一雙沒有眼白的空洞眼睛居然亮了起來,它看了看我肩頭上嘲諷似的盯着我們談話的鬼娃娃,像是做出了什麼決定。

“先生,我劉小芳反正是已經死了,但我不想被它們利用成爲殘害你的工具,這些血屍蠱蟲已經把你的壽命全部吞完了,我這就進去毀掉一隻,既能讓它們的計劃破產,也能讓你保留一些壽命找尋續命之法!”

劉小芳的話剛說完,原本在我肩頭一動不動的鬼娃娃就突然爆吼起來:“你敢!”

它的聲音超大,大到我覺得我的耳朵一下子都聾掉了似的,其他僅存的遊魂都嚇得不得了,那些已經被遊魂寄體了的血屍蟲們也畏懼的縮成了一團,包括其中幾隻已經吞食了其他幾隻血屍蟲的大個兒血屍蟲都一樣被嚇住了。

劉小芳也被嚇得瑟瑟發抖,可見這鬼娃娃的威懾力有多足,但是劉小芳還是動了,它的鬼魂突然扭曲,然後像是一條蛇一般朝我嘴裏鑽,我也知道她是幫我,這種情況下我也別無選擇了,所以也張開嘴沒有擋她。

鬼娃娃大怒,吼叫着從我肩頭上跳了下來抓向了劉小芳,劉小芳的腿被它抓住,然後被它輕輕一用力就扯了下來!

恐怖至極的鬼娃娃狂笑兩聲就把劉小芳鬼魂上扯下來的腿塞進了嘴裏大嚼起來,劉小芳的慘叫回蕩在我的肚皮裏,這可是真正的傷及靈魂的痛啊!

不過最終鬼娃娃還是慢了一步,劉小芳丟了一條腿卻成功的鑽進了我的肚子裏,我再次狂嘔了起來,這次把大部份血屍蟲都吐了出來,鬼娃娃怒嚎一聲,也追着劉小芳衝進我的肚皮,我根本連擋都擋不住,自然而然的張大了嘴讓它進去了…… 痛!痛!!前所未有的痛!!!

如果不是我現在正在狹小的棺材裏的話,我肯定會痛得滿地打滾的,不過即便是在這麼小的棺材裏,我還是痛得像煮熟的大蝦一樣弓起了身子,肚皮裏面,鬼娃娃跟劉小芳像是兩條大蛇一樣在追打着,我身體裏的器官就不停的扭曲着,收縮着,痛得我死去活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