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市政府官員也表示了可惜。

「別想那麼多了,王劍的妹妹你們不是對待得很好嗎?而且我看他妹妹似乎也在最近爆發出天賦了,真的說起來,高中后也不一定比頂級的天才差,你們都賺到了,還能夠拉住王劍,這簡直是天大的好事了,再強求可就不對了。」

戰隊高層有些嘲笑的言道。

「哈哈,彼此彼此,你們戰隊工會豈不是一樣也能夠獲得好處,超級符文啊,真的是好東西。」

兩大高層的說話,周圍的各大行業高層都沒有聽到,因為他們是使用內力傳音的方式進行說話的。

而王劍這位學生,則是不管那麼多了,雖然他自己也不認為自己能夠在這第一關就出現一鳴驚人的表現,卻也只能是硬著頭皮進行。

「第一位上來吧。」

測試者搬出的是一台極大的機器,這台機器看著就十分的先進,對於學生而言,簡直便是從未來來的機器一般。

機器表面出現一道道氤氳氣團,第一名學生上前,有些膽怯的望著那機器,可考官卻有些不耐煩的勸他進入。

待這位學生無奈的進入后,一聲輕哼從那機器內傳出。

之後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這位學生從機器的另一頭出現了,他的表情似乎還處於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好不容易才在工作人員的攙扶下清醒過來。

王劍則是安插在隊伍的後方,一位位學生經過那機器,雖然速度已經算快了,可想要排到他,還需要一個小時左右。

能夠並排進入幾個人的機器,慢慢開啟了功率,安排者同時安排起好幾個學生進入,這才讓原本稍慢的速度變得快起來。

王劍是在半個小時後進入這台機器的。

這台機器也僅僅一個人那麼高。裡面的空間令得王劍懷疑,如果是一位身高超過兩米五的同學,就可能無法站下了。

在這個時代的人類,因為修鍊和基因的調整,身高超過兩米五的也有了,當然了也不會那麼多便是了。

王劍在這機器里,感覺到周圍都是煙霧一般的物質,他走在機器中,周圍出現一道道的氣團,之後這氣團包圍了他全身。

這氣團的感覺像是一道他熟悉的內力,可力量的感覺又不那麼的相似。

氣團接觸到王劍的身體表面,王劍不由得一震,他算是知道之前的那位同學為什麼會哼一聲了,後面的學生也有許多會哼出這一聲來,因為這氣團的感覺便是一種極為強大的內力力量。

力量直接衝進他的身體,而且四面八方的衝擊而來。

王劍不由得一皺眉,他相信考試的工作人員不會害他們,所以很清楚,這便是考試的一環。

王劍繼續向前走,他也驚奇的是,本來不應該如此長的機器內部,竟是彷彿長了許多。

就在王劍在這機器內部行走時,外界的考官們正在執行著工作。

「咦?」

一位監視著考試場面的考官,居然破天荒的輕咦了一聲。

「怎麼了?」另一邊的同僚有些奇怪的問了這位同事一聲。

「呃。我好像看到一個好苗子了,好強,居然在這測靈機里待了這麼久時間。」那考官驚奇的望著屏幕。

他這屏幕里,出現的正是王劍那慢慢行進的身影。 ?王劍不知道的是,他在這機器里,就像是進入了一個迷障,他認為的前行,其實是在饒圈子。

這種機器本質上是一種極為高科技和高戰武者值的東西,甚至同樣原理開發的困人器具,能夠困住一位淬體後期的強大存在,所以王劍沒有察覺出這機器的利害也是正常。

在這機器中待的越久,王劍感覺到的天地力量就越強大,要不是現在處於測試中,王劍都會坐下來修鍊一番,看看這能量能否吸收了。

「內力似乎在紊亂了,難到這便是測試的真面目?」

王劍有些驚奇的感覺到自己的身軀上,能量的暴亂有些增漲的感覺。

然後他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王劍甚至有一種感覺到身體緩緩的暴漲開的錯覺。

測試中自然很難出現意外的,王劍現在的感覺只是一種錯覺罷了。

「這小子厲害,居然待了這麼久時間。」

在參觀隊伍中的那戰隊工會高層,見到王劍居然在於機器里待了那麼久時間,眼睛都要瞪起來了。

他作為一位戰隊高層,自然知道這種機器的原理和可怕之處,可他沒想到原來以為在戰武者實力上並沒有太多實力的王劍,居然也能夠在這機器里待這麼久的時間。

「這可就跟我們想的不一樣了,王劍這小子如果有這麼強大的戰武者天賦,離開我們天河市的可能性就更強了。」

戰隊高層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王劍作為他們戰隊工會現在都隱瞞的存在,他們就是有一種這樣的心思,那便是王劍如果有一絲的機會留在天河市,他們戰隊工會一定能夠得到一些好處,再不濟,都能夠大大的擴大天河市的戰隊工會隊伍,每個戰隊都有一張超級符文的話,那麼天河市的戰隊工會就強大很多了。

可他沒有想到的是,王劍的戰武者天賦也極為強大。

另一邊的市政府高層也是有一種類似的感覺。

他們都知道王劍不想暴露自己的符文天賦,所以還在異想天開,認為王劍如果不暴露自己的符文天賦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可能在這高考中得到太好的排位,而那樣的話,選擇天河市唯一那所大學的機會就很高,可現在看來,王劍哪裡是天賦不好,根本是戰武者天賦也絕佳啊。

「罷了,現在看來,這孩子我們根本就不可能有一絲的機會完全掌控的,未來的話,我們還是跟他好好的合作吧,再說了,人家也沒有提未來不跟我們天河市合作的說法啊。」

那市政府官員只好按照之前的想法,對王劍留在天河市徹底沒有了絲毫的想法。

要知道這可是一位現在就能夠作戰爭里起到作用的符道天才,也不知道他未來會去哪個城市的大學,那個城市註定會因為這位符道天才的到來,而變得更為安全的。

要知道未來的大戰,這在整個地球世界的高層看來,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了,所以這天河市的高層才會如此的想要留下王劍,有這麼一個賦道天才,天河市的未來一定會安全很多。再說王劍現在的年紀還輕,未來能夠在符道天賦上走到哪一步,是誰都不敢確定的事情。

「快要堅持不住了。」

他們在外面的想法,對於測試中的王劍根本沒有絲毫的影響,王劍只是感覺到在那機器中,有些能量的紊亂,根本無法控制起來。

可現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表現已經令得那監測數據的教師,還有督考員們,都是目瞪口呆了。

一般的學生,在這機器里也就待個二三十秒,超過半分鐘的都算是極為可怕的了,這也不是實力越高就越能夠待得久的,越強大的實力在這機器里就越容易被影響,所以大家的時間都差不多,只有一些天才,才能夠在這機器里待得越久。

可王劍在這機器中,已經是待過了整整兩分鐘,這超出了在這測驗場中,最厲害成績的一倍還要多了。

「這這,他現在的成績,搞不好都是整個天河市裡的紀錄了,可他還不肯出來。」一位監考員,有些驚奇的望著數據屏幕上的時間表,表情都不敢置信。

「會不會是機器出錯了?不然不可能出現這種恐怖成績的,而且這孩子以前似乎也沒有聽過他名字,應該不是哪位天才。」

一位監考員有些疑惑的說著。

可他很快耳朵一豎,然後似乎聽到了某個人的內力傳音的樣子。

「我知道了。」那位考官對遠處的一眾高層,恭敬的點點頭。

原來與他說話的,便是戰隊工會的後天期高層,他別看是跟王劍說話比較客氣,對那市政府官員說話也客氣,可對於一般點的戰武者,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的。

「原來這孩子就是一位隱藏的天才,剛才我已經得到前輩的指點了,我們不要阻擋他的成績,看看他能夠走到哪一步吧。看來我們有好戲看了,居然在這考場里碰到一位隱藏的天才。」

幾位考官和監考員,聞言都是表情一變。

他們知道傳音的一定是一位對他們而言,高不可攀的天河市高層存在,而這位高層都知道的天才,註定不一般,他們根本沒有想到之前進入那機器中的孩子,看著平淡無奇的,卻是入得一位高層眼界的天才。

而他們在外界如此的有了一些喧嘩,機器中的王劍依沒有太多的感覺到,現在的他處於一種極為難受的感覺中。

「平靜心態,回想那幻覺中的兩位前輩,他們經歷過的能量碾壓,比我經歷這感覺可要恐怖多了。」王劍一邊強忍著心底的難受,然後一邊對於自己的心態和身體都進行調整。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外界的一眾考官,還有注視到王劍進入時間的考生們,都開始震驚起來。

「剛才進入的一個同學,似乎五分鐘以上沒有出來了吧。怎麼可能會,我們進入幾十秒,難道他在裡面發生什麼意外了?」 ? 找個好人嫁了吧 一位考生對周圍另一位考生有些驚恐的問道,他們作為考生,對於這考試的儀器的安全,可是極為的看重的。受傷了是小事,可這第一場就受傷的話,註定會影響到後面的考試發揮,要知道這可關乎他們一輩子的。

「我也不知道,好像他進去七分鐘了,考官都沒有作什麼動作,想必他在裡面並沒有什麼意外吧。」

「但那也太恐怖了。我們進入只能待幾十秒,他進去將近十分鐘都沒有事?」

就在學生們同樣在議論這位考生時,在眾學生之中,一位美麗的少女,同樣瞪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驚奇的望向王劍那機器通道上顯示的成績。

「九分了。王劍的天賦,果然不是我能夠比擬的,還想跟他去同一個學校,怎麼可能……」

唐雪眼神有些暗然。

終有,那機器在顯示內部學生待了十分鐘時間時,因為安全性的問題,自動打開了。

也就是說,王劍想要待,還能夠待更久,可機器不允許。

「呃。出來了?」

大汗淋漓的王劍走出機器,他頭腦還有些發昏,可見到後方的機器已經開始自動冷卻,接納下一個考生,頓時明白自己出了那機器。

「你,第一場考試成績,極佳。」

幾位考官對於王劍的實力,極為的認可。

要知道一般的學生,在那機器裡面根本就待不了多久,可王劍卻待了整整十分鐘,突破了機器設置的十分鐘上限,這已經是他們見過最天賦的學生了。

能夠在這機器里待久,那都是極為可怕的天才,在整個天河市裡,也沒有幾個。

其實機器的原理很簡單,正是利用科學家發明的一種科學理論,通過這種理論創造出一種類似戰武者體**力的能量,而這種力量壓制下來,便能夠令得戰武者們一個個出現極為暈眩的感覺,同時體內的內力被壓榨,只有天賦強大的學生,理解到平衡體內和外界力量的方法,才能夠在這壓力下面長久待。

他們不知道的是,王劍並不是真的那麼天才,而是他早就有了類似的物品,也就是他所煉製的聚靈符。

有了聚靈符的經驗,類似的能量擠壓全身的感覺,王劍可謂是極為的熟悉的。

當然了,王劍自身的意志力也足夠,不然不會在這力量中抵抗下來。

總之王劍現在居然被一群專業的考官認為是一位天才,就連一邊的後天期強者們,也認為王劍是一個隱藏的天才,這對他而言,已經是走出第一步的建樹了。

後方一名名考試的學生進入,有了王劍這個例子在前面,一個個學生都以為這機器很簡單,也有一部分人妄想著自己也能夠一鳴驚人,可這往往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結果。

王劍對於這些同學的關注就沒有那麼大了,只是關注那唐雪的表現,畢竟是一個戰隊的夥伴,作為同學,王劍自然會好好的為夥伴加油。

終於輪到了唐雪的測試。

唐雪也咬了咬牙,她認為自己就算無法跟王劍相比,也至少也表現出自己的毅力來。

她進入機器,然後十秒鐘過去。

「不錯,這女孩子也堅持了十秒。」

考官見到唐雪比一般同學更能堅持,頓時眼睛一亮。

雖然十秒對於王劍這個等級的天才來說,並不算什麼,可對於一般的學生而言,已經是極好的成績了。

可唐雪並沒有出來。

那考官的眼神越發的明亮了。

「看來這孩子能夠堅持十五秒嗎?」考官們對視一眼,都是有一絲的喜色,他們能夠挖掘出一位天才學生的獎勵也不錯的,特別是剛剛已經有王劍這個例子了,對這位女生他們雖然沒有再奢望能夠達到王劍的水準,卻也至少認為有十五秒了。

可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唐雪經過了一些實戰後,還有幾次生死的危機,意志力比一般的學生要強大很多很多,她足足堅持了半分鐘,才出現在那機器外。

「醫護官,這有位女學生神智不清了,過來處理一下。」當唐雪出現,一位考官連忙是大喊起來。

原來唐雪一出機器,就有些神智不清,搖搖晃晃的。

好在醫護官上前來,只是使用了某種藥液噴了噴唐雪,她就轉醒了過來。

「我居然昏過去了。」

唐雪第一時間發現自己似乎沒有之前考過的記憶,她頓時臉色難看起來。

好在後方的考官通知了她的成績。

「唐雪,你的成績是優等,不錯了。」

唐雪聽到這道聲音,頓時妙內一亮,然後又有些黯淡起來。

她知道自己的成績雖然聽起來也好聽,可跟王劍還是差了太多。

「好的接下來下一位。」

有了王劍作為緩衝點,唐雪的成績就不算是太亮眼了。

後面的學生同樣也有一部分成績不錯的,甚至還有一分鐘左右成績的,但跟王劍的十分鐘比起來,都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值一提了。

「那叫王劍的究竟是誰?看起來好像是一個天才啊,可我們以前根本沒有聽過他的名字。」

「你別傻了,他才開竅後期而已,在我們市裡,開竅後期的高三生那都不知道多少,你能保證每一個都認識嗎?我看啊,他未來的成績雖然也會很強,但絕對不可能比那些淬體期的天才厲害,要知道我們市裡淬體期的高三生就有幾十個,我們連他們都認不全,哪裡可能知道一個開竅後期的學生名字。」

某些學生在談論王劍,可他們一點都不認為王劍會在接下來也保持如此的驚人成績的。

因為接下來的考試需要自身的實力了,天賦的話,在這一關就能夠測出,王劍空有天賦,但實力不行也無濟於事。

而且現在的高三生中,淬體期才是真正天才的標準,畢竟開竅期還是有些不足,大家年紀都差不多的情況下,實力本身強大一些,當然也更佔優勢,說句難聽點的話,那種學生的潛力別人看來也更高一些。

王劍在外界看了一圈同學的考試后,便有一位老師前來,帶領王劍等人一同去向另一個考場。

畢竟要考的內容太多了,這一天的考試幾乎是人趕人,考完前一場的就必需去下一個場地。 ?第二場考試是在二十五高的後山。

每個高中都會有一個大後方,都是為了高考而建,平日里也是學生們修鍊和玩耍的地方。

重生之腹黑帝妃 「這一場測驗,你們需要在這後山之中,從鋪設的機關處闖出。時間用的最少者成為第一名。」

高考老師站在一群學生面前,宣布了這一場測驗的題目。

每一年的高考題目都不盡相同,不過翻來覆去也就那麼幾個花樣,作為高三學生,經過好幾次模擬,都已經熟悉了這些套路。

王劍也曾經經歷過類似的訓煉,可他那時還是一個實力不高的普通人,根本連正經訓練的機會都沒有,現在第一次就要實戰,不免有些心中打鼓。

「這一場測試的是臨戰反應速度,我哪怕沒有經歷過測驗,但想必也不會比這一群沒有實戰經驗的同學差才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