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楚真話語有些急促,他怕極了,那是他表情出賣了他

「殺了他,快!鉅快殺了他們……」

鉅剛嘗到苦頭!心中怒火正盛,這個奴隸就跟打了雞血一樣,顫抖的手握緊了劍。大步流星的刺他而去……

「哼哼!你們一起來……」

幾個小家奴根本不夠一盤菜。舉著劍硬是沒挪動地方,怕是早就嚇破了膽。

「嗖!」

中年男子頭向左一歪。

「嗖!」

中年男子向右側身一躲。

「嗖!」

中年男子凌空躍起雙腳踩在掃來的長劍上。劍身向下一彎,見他又是一躍在空中翻了個筋斗穩穩的站在地上。

「鉅」的死纏爛打,這傢伙非要拼個你死我活。

「你這賤奴,還真是不識抬舉。」

「呀,呀!快快出招,亮出你的真本事。」

「我出刀必見血。」

又是橫掃一劍「你太狂了!」

劍氣將徐府門前的石獅頭齊刷刷的砍下,「咕咚」一聲滾落在地上。

「你想領我一刀,我怕你吃不消……」

「哼!呀呀呀!」

中年男子又是一躍,鉅充滿惡狠的一劍差點傷了老少三口。」

中年男子停頓片刻低語道:

「你連個孩子都不放過,喪心病狂……」

鉅又刺來一劍中年男子左一歪頭,「鉅」接著又是一劍。誰知中年男子卻轉身提刀。

「刷!咔嚓」

速度之快無不惹人讚歎,這一刀乾淨利落,刀起刀落鉅已經失去右臂,劍還握在那隻斷了的臂膀手上。

「啊!」鉅一聲慘叫跪倒在血泊之中。

刀已經入了身後的牛皮囊中

中年刀客怒眉一立,嚇得楚真不得不放開沈妙童。

楚真瞄了一眼跪卧在血泊中的鉅顫抖著說「走!走……」

楚真與幾個家丁倉皇逃竄,個個嚇得失了膽子。可這楚真是個裝不下仇恨的人,回去綉溏定會找人回來報復。

在怎麼說他也是條人命,這些人更是可恨,別人為他們賣命,他卻棄他於不顧。

一看傷了人,所有的人都一鬨而散,就連街頭攤位的商家也都封門打洋了……

好厲的刀,好狂的人。好牛掰的身手。這樣一位高手一刀就叫他跪了!

刀被相傳為一大兇器,刀以砍殺為主,刺殺為輔。刀客更是自以刀為命,這中年漢子身後的牛皮囊就足以說明。 秦楓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對於剛才的事有些愣。要說功力確實提升不少,可他還是差得遠,歷練的路要比想象中的還要長得多。

「秦大哥,秦大哥你沒事吧?沈妙童揉著還在疼著的手腕,在秦楓身上打量了一番。

「我~我這不好好的嗎!我沒事放心吧!」

事情好像剛剛過去了幾秒。秦楓施禮道:

「多謝恩公出手相助!若不是恩公只怕秦楓要命喪他手。大恩不言謝!在下秦楓。敢問恩公尊姓大名。」

「路見不平,何足矣大恩!」

中年刀客冷漠的臉上一絲欣悅劃過。

「恩公他死了嗎?」

「死不了」中年刀客冷冷的回答后便要轉身離去。

「恩公……」

中年刀客停下腳步冷冷道:「也許對他來說是件好事,他已經自由了不是嗎?」

說完便揚長而去……

「這個人有點意思,救了人家謝謝都不讓人說聲,就是傲慢了些。」

「可人家畢竟救了我倆,真可惜,連名字都沒留下。」

「別看了秦大哥,他都走遠了!」

秦楓思緒片刻點了點頭。如果不是他跪在地上的就極有可能是秦楓自己。

不難看出刀客不想殺了奴隸鉅只是想給他們一點點教訓。正如他所說雖然失去了一個手臂,但是他也換回了自己的自由之身。

「……。」

「三妹?」

正在二人剛要動身前往沈府便有人叫住了沈妙童。

「二哥!」

沈妙童一看,原來是自己的二哥「沈莫離」。此時此刻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許是出自血緣的關係,叫她雙眼泛起了淚花。

「沈莫離」自幼就被送去了耀武國的繁花引月閣。如今是三代弟子,雖說二人是親兄妹,但還沒有平常人見面的時間多。

「二哥!真的是你嗎?」沈妙童抓起沈莫離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右側臉蛋上。

「嗯,三妹你還好嗎?我一聽說你被欺負了就馬上趕了過來,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從緊張的表情中不難看出這位沈家的二公子,對這個妹妹特別關心。

沈妙童嘟著小嘴一副又氣又可憐的樣子。

「嗯!是啊二哥。我剛才可不被人欺負了……」

沈莫離搶話道:「果然!那個人現在何處?在冰雪城還敢欺負我沈莫離的妹妹,那個人定是不想活了!」

沈莫離雙眉一縱,「這是怎麼回事?」

沈莫離指著地上的那灘血跡切問道:「這裡有人受傷了?」

秦楓與沈妙童一看,方才躺在地上的鉅早就不知了去向,看來他早已封住了自己的穴道逃之夭夭了……

「嗯!的確方才是這受傷的人與挾持沈小姐的人是同夥,怕是早就逃走了吧!」

沈莫離看了看秦楓,有有些驚訝。「哦?」

沈妙童連忙挽起沈莫離說道:「嘿嘿!你看我!二哥我給你介紹,這位是秦楓,這些日子多虧了他的照顧,要不妙童說不定都見不到哥哥了。」

沈莫離謙遜的點了點頭「在下沈莫離,多謝秦公子照顧舍妹,在下感激不盡!小妹嬌生,若不是聽說舍妹逃婚離家我還不能回來府上。如今見到她平安無事這下我且放下心來!不過對公子有所攪擾莫離真是過之不去……」

「哪裡,哪裡!沈兄何出此言,令妹聰明伶俐,為人大方。何況有這樣的美女同路,實乃我秦楓之幸運。在說我秦楓初來冰雪城,人生地不熟若不是有令妹做嚮導我還不像個無頭蒼蠅……」

「哦!秦公子初來冰雪城?」

「正是!要不怎麼摸不到北呢!」

「哈哈哈!秦公子言重了,天大地大處處皆家,來我冰雪城有什麼需要儘管言語,我沈家自當竭力而為。」

「那秦楓就先行謝過了,不過真有一事還請沈兄幫忙!」

「哈哈!求之不得,秦公子請講……」

「沈兄可聽說過,蓮山?」

沈莫離一聽是「蓮山」自當醒目。「你說的是狼王的蓮山!」

「正是?」

「提到蓮山狼王沈某確實略之一二,據說這人太狠辣,不買任何人的賬,在郡襄與天越這一代有名的暴匪。難道你想!」

「正是!我接到尊上之旨滅了四處害人的蓮山暴匪。」

「不知秦兄尊上是哪一位?」

「楚天佐便是愚弟掌門尊上。」

沈莫離微微一笑,居然岔開了話題。為兄還是勸你少惹那狼王。」

「沈兄何出此言!那狼王雖說狠毒讓人退避,但此人殺人越貨,禍害鄉里實屬當誅,你我貴為正道,怎能置若罔聞?

雖說沈莫離回應是微微一笑,但不難看出微笑背後藏這的是仇恨,「楚天佐,」整個大陸不管是,習法的,修武的,修真的,修醫的即使不是如雷貫耳,對他也應該是略有耳聞。

可他一聽之字未提,馬上岔開話題。

據說繁花引月閣與耀武門新怨舊仇。兩門派彼此不以相交往來。繁花引月閣更是明文規定,凡是繁花引月閣弟子不得與耀武門弟子生成瓜葛或者私交,否則以叛門論處。

的確,這到底是什麼狗屁規定,就連人與人之間的私交都不行。

沈莫離脫詞,「在下明日就要回繁花引月閣。秦兄弟的事,恐怕沈某也是鞭長莫及。」

即使不知道這層關係秦楓也不會強人所難,傻乎乎的他卻是真信了。

「嗯!自當不能耽誤沈兄的大事。」

二哥,人家遠道而來你不請人家去府上歇歇腳,好好款待一下人家,也不能叫人在此吹冷風吧!

沈莫離向後拽了拽沈妙童,表情嚴肅了許多。既然人家秦公子有事在身,我也不便強留與他。爹爹為你的事操碎了心,你早就應該回來看看,以後我不許你這丫頭這樣任性。」

「既然沈姑娘已經平安交給了沈兄那在下就先行告辭了!」

「不行!我沈妙童不許你走。」

秦楓一笑相還,抱拳告辭而去……

「哼!」沈妙童嘟著嘴跺著腳,艴然不悅。

「行了,行了!三妹。隨我回家吧父親等著我們回去呢!」

二哥你是怎麼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子的!怎麼說他也收留過我,你怎麼這麼對人家。就憑你在加上他還打敗不了惡匪?哼!在也不理你了說完就奔沈府的方向而去……

「三妹你聽我解釋……」

沈莫離在後面追著妹妹沈妙童。不是他不敢,應該是沈莫離對耀武門有偏見,對繁花引越閣的規定令止,更是不敢半點逾越。

秦楓勢單力薄,以他的身手要想拔掉蓮山確實有困難。有句俗話好虎架不住一群狼

何況是一隻殺人飲血的餓狼王。

為今之計只有走一步說一步了。想要剿滅惡匪豈非一朝一夕。

秦楓一時沒了方向,冒然獨行,不但會讓自己搭上性命不說,就連附近的百姓也要跟著受到牽連。

正在迷茫之際,正被迎面而來的個小傢伙撞了個滿懷。秦楓並沒多想只是低頭看了看孩子有沒有受傷。

「你沒事吧!」

孩子抬頭看了看秦楓,稚嫩的臉上浮現一絲愧疚,而後沖著西城方向跑去……

秦楓搖搖頭,「呵呵,這孩子!」

秦楓沒有多想沿街前行數步,他又突然一驚

「是那個刀客,是那個救我的恩公!」

秦楓快走了幾步

這人進了金玉客棧,刀還是那把刀,依然背在身後。秦楓此時才感覺到這人肩寬臂粗,背如板案,腰比熊粗,肌肉結實是條壯漢,一看便有力拔山兮之氣勢。秦楓與其比反到成了弱不經風了。

秦楓後腳邁進了金玉客棧怎麼說也是他救了自己,當面道謝也是應該的。

「小二,兩壇好酒外加二斤牛肉。」

小二吆喝道:「兩壇好酒二斤牛肉,這位爺您稍等……

片刻,小二將兩罈子梨花釀擺放在了桌上,又拿來一副碗筷。提起罈子將桌上的碗斟滿,畢恭畢敬的退下,去拿那二斤牛肉了,爺您稍等……

「恩公!」秦楓上前行了個大禮。

刀客或許早知道他跟在身後進了客棧,他頭沒抬眼沒睜,提起那碗酒一飲而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