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的身份,又要怎麼跟他說明呢?

夜霸天倒是先開口了:「你叫什麼名字啊孩子?是從哪裡來的?」

夜涼寂嘴唇動了動,剛要出聲,夜霸天忽然望向夜妖染。

「對了,染兒,爹糊塗了,差點忘了問,你們這幾天到底去哪裡了?」

他看他們的服裝,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心中隱隱有了猜測。

夜妖染說道:「出了點事情,對了爹,溫如玉呢?有沒有看見他?」

夜霸天的注意力立刻集中在了夜妖染身上,皺起眉:「他跟著你一起失蹤了,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夜妖染和墨蒼穹對視一眼,唇角帶著冷笑。

果然,不出所料。溫如玉只是個憑空捏造出來的身份。

那天創世神是絕對沒死的,但他同樣不會再以溫如玉這個身份出現。

只是,溫如玉和慕容昭,是早已存在的人。

看來他假扮溫如玉,目的起初並不是為了他們二人。

「沒多大的事,就是去別的世界逛了一圈,」事情太複雜夜妖染不打算跟他明說,轉而看向夜涼寂,「對了爹,你不是好奇眼前的是誰嗎?」

「嗯啊。」夜霸天目光再次看向夜涼寂。

心中的激蕩始終不曾消散。

像,實在是太像了。

他緊張地望著夜妖染,等待著那個可能會讓自己失望的答案。

夜妖染心知瞞不住,乾脆說道:「爹,你做好心理準備。」

她接著說:「我去了另外一個世界,遇到了娘,她其實一直沒有死。」

轟——

一聲巨響打入腦袋般,夜霸天渾身的血液彷彿在這一刻通通凝固住了。

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

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夜妖染說的這句話。

炸得他一片空白,什麼都不剩。

夜妖染靜靜看著他,等待他消化完這句話。

過了好久,夜霸天才勉強笑了笑:「染、染兒,別……別跟你爹開玩笑。」

他真的,經不起這個玩笑。

「爹,你先聽我說,」夜妖染緩聲說道,「她的真實身份是煙神,她其實沒有死,她是被人抓了,囚禁在了那個界面,現在出不來,她不想誤了你一生,才故意讓她的丫鬟跟你說她死了。」

她語速儘可能放慢,在他能接受的範圍內,把事情都說出來。

柳如煙知道了,想必也是會理解她的。

她也是看不下去老爹這麼痛苦了,而且如今他見到了夜涼寂,要瞞著估計也瞞不了多久的。

夜霸天的表情很震驚,但更多的是不敢置信和失而復得的那種狂喜,沖刷了他眼裡所有的一切。

夜妖染緩緩勾起唇:「爹,我打算把她接回來,但她被封印在那裡了,可能有點麻煩,但我保證,總有一天可以把她解救出來的。」對她而言只是時間的早晚問題。

即便寒言沒有辦法,但終有一****和墨蒼穹會把創世神滅了。

到時候要帶柳如煙出來只是動動手指頭的事兒。

夜霸天顫著嗓音看著她:「染兒……別……別騙你爹。」

雖然是這麼說著,但他的眼眶有些濕潤起來了。

果然他是老了嗎,動不動就想落淚。

見狀,夜涼寂在旁,眼中流露出欣慰。

沒想到,父親是這麼的在意母親。

短短一瞬,他的感情已經不需要用語言來表達,他就一清二楚了。

如果不是至深的感情,又怎會在多年後再次聽到妻子的消時,淚流滿面呢。 「沒騙你,」她指了指夜涼寂,「喏,這個是我弟弟,娘當時離開的時候已經再次懷孕了,當時她自己都不知道,直到去了那個世界,才剩下了他。」

夜霸天身軀再次一僵。

回過身,看著夜涼寂。

是啊,少年熟悉的容顏,就是柳如煙活著的最好的證據。

他猛地想到什麼,震驚不已看著夜涼寂:「那……你……你是我兒子?」

夜涼寂眼中劃過不適應的慌亂。

「嗯……我我……」

他張口說話都是結巴的,怔怔看著眼前淚流滿面的男人。

他看起來比他大不了幾歲。

那雙眼裡,卻寫滿了滄桑。

這是他的父親啊!

夜涼寂心中五味雜陳,想要說的話有很多,這一刻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夜霸天狠狠的深吸一口氣,卻仍然無法阻止自己雙手顫抖放在他肩膀上。

他認真問:「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夜……涼寂。」夜涼寂動了動唇,發現要開口好像也不難,跟著愣愣說,「我母親取的。」

「夜涼寂……涼寂……」

夜霸天出神的重複念著這三個字。

眼中的淚水無可抑制,老淚縱橫。

他望著不知名的遠方,沉聲開口:「我的煙兒,受苦了啊!」

涼寂,如此冷清孤寂的兩個字,足以詮釋了她刻骨的孤單和落寞。

她被囚禁在另一個世界十多年。

肯定快瘋了吧。

這一個下午,夜霸天都沒有淡定過。

兩父子坐在客廳里,不見任何外人,一直談話。

夜霸天眼睛都不離開夜涼寂一下,從他出生起聊到現在。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他們母子倆這些年經歷了什麼。

夜妖染喝完湯后直接讓墨蒼穹帶她回房了。

他們兩父子的事情,她不好在旁邊看著。

夜霸天肯定有不少話要說的。

墨蒼穹抱著她一路飛回去。

回到熟悉的房間,夜妖染嘆了口氣,衣服也懶得換,往床上一趴。

「總算是回來了啊!」

「嗯。」墨蒼穹淡淡應了一聲,看著他的動作,眉心微皺,輕輕把她身子翻好,「別壓著肚子了。」

每次壓到她都會很難受,這回怎麼這麼不注意。

夜妖染躺在床上,下意識摸了摸肚子。

「墨,我發現這兩天沒那麼疲倦了,會不會是寶寶的原因?」

自從疼的那次起,她就再也沒有那種無時不刻睏倦的感覺了。

一點不適感也沒有,讓她都差點以為自己沒揣著個球了。

墨蒼穹垂下眼,望著她凸起的肚子。

薄唇不禁微微揚起。

「今天有動嗎?」

「沒……」夜妖染話到一半頓住,眨了眨眼,坐起身來,「你剛說完它就踢了我一下。」

墨蒼穹眼中有紫光閃過。

「墨,它該不會聽得懂我們說話吧?」一個不可能的想法在夜妖染腦中浮現。

並且,她越看越特么有可能啊!

她抽著嘴角,要是真的,那未免太過變態了……

「有何不可。」他薄唇微動,淡聲說。

目光幽深盯著她的肚子,抬手輕輕覆了上去。

感受著嬰兒的胎動,眼中逐漸流露出笑意。

星球博物館 「身為本帝的種,自然要不同些。」

夜妖染直接丟了個白眼給他。

不同。

豈止是不同啊!

「下次要是有孩子別找我,我一個就夠了。」她冷哼一聲,「你自己的種,你自己生去。」

墨蒼穹很認真的沉吟片刻,說道:「可惜本帝沒有這個功能。」

說完,過去把她打橫抱了起來。

然後附身在她氣色愈發見好的小臉上親了一口:「本帝的小傢伙重了不少。」

「廢話,你抱著兩個人!」

她再次翻個白眼。

「你要帶我去哪裡?」

他抬腳抱著她走入屏風,手一揮,空蕩蕩浴桶憑空出現了溫熱的水,上頭還漂浮著幾許花瓣。

眼中紫光閃過,她身上的衣服瞬息消失得無影無蹤。

輕輕將她放在盛滿水的浴桶里。

低柔的嗓音道:「沐浴,然後做喜歡的事。」

說完,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不翼而飛,他跟著坐進了浴桶。

輕柔幫她擦拭著身子。

看見她因懷孕而愈發晶瑩透亮的肌膚,男人喉結稍微緊了緊。

從背後摟住她,張口輕輕咬了咬滑膩的香肩,烙下一拍深粉色的壓印。

夜妖染身子一顫,身後熟悉的軀體傳來的熱度,讓她知道他是來真的了。

推了推旁邊啃著自己脖子的腦袋:「喂,我還懷著孕呢。」

「已經第四個月了,醫生說三個月以上就可以隨意了。」毛茸茸的腦袋再次湊過來,在她脖子上啃咬著,一邊低啞著聲音說,「何況,它都能在你體內修鍊了,哪裡是那麼容易掉的。」

隱匿都可以做到,更何況自保。

夜妖染再次推開他:「一邊去,別打擾我想事情。」

「想什麼?」他聲音微冷,有什麼比他還重要的嗎?

「想今天的事情啊,爹和小寂,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她放鬆了身子靠在他身上。

白皙漂亮的手忽然從水中伸出,撈起他漂浮在水面上的一縷髮絲把玩著。

忽然問:「墨,你說,溫如玉起初,是沖著什麼來碧落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