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劉子溫點了點頭,也算是吧!

他看了南山道子一眼,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卻又好像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似得,過了一會後,他才繼續開口道“剛剛得到了消息,上黨張家,以及鮑家,夏侯家都派人來到鳳林市,哦,還有曹家,據說前幾個月還離開了一個司馬家,也不知道這些家族到底想要幹嘛,都跑到鳳林市來了。”

在他所說的這幾大家族,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無論是上黨張家還是鮑家,亦或者是夏侯家都是京都的大家族,特別是上黨張家和鮑家,更是京都十八大家族之一。

而曹家,更是十八大家族排名前三的家族。

“哦?這麼多家族全部都彙集於鳳林市?他們想要做什麼?”南山道子眉頭一挑的問道。

他還真不知道這些事情,要不是劉子溫說起,鬼知道小小的鳳林市會有這麼多大家族的人在。

劉子溫搖了搖頭,這個他也不知道了,具體的,哪怕就算是他也查不到什麼。

“看來這鳳林市有什麼吸引這些大家族的地方啊,不然也不會聚集這麼多家族了。”南山道子的臉色有些微微變化,上黨張家和鮑家倒還好說,畢竟排名比較靠後。

但是曹家,那可就不得了啊,曹家作爲京都前三的大家族,那可不是吹出來的厲害。

“繼續查探一下,本道子倒是對曹氏很好奇,曹氏作爲京都十八大家族前三的大家族,竟然也會派人來這個小小的鳳林市。”南山道子笑了笑問道。

“行,不過,該要的報酬,你可不能騙我。”劉子溫撇了南山道子一眼一把踩下了油門,車子開的更快了。

而此時,在慕容家內,劉致澤依然在大吃大喝着,忽然,劉致澤感覺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劉致澤一愣,當即轉過頭去,就看見慕容雪涵和姬傾城正好奇的看着自己。

“嚇死寶寶了,你們幹嘛吶,走路怎麼都沒聲音的。”劉致澤無語的說道,自己正吃的痛快,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還以爲是誰來找自己的麻煩了。

“噗嗤~”慕容雪涵見到劉致澤那嘴上盡是油漬忍不住笑了起來,就見她拿起了餐巾紙爲劉致澤輕輕的擦拭了起來。

劉致澤也不反抗,就任由慕容雪涵擦拭着直接的嘴,等到擦拭完後,慕容雪涵才望着劉致澤點了點頭,道“沒想到你穿上正裝還是蠻帥的嘛。”

劉致澤一愣,當即甩了甩頭髮,笑道“開玩笑,說的好像澤哥什麼時候不帥似得,來,你們要不要也吃點?”劉致澤遞出了手中的叉子問道。

慕容雪涵搖了搖頭,正打算說話,這時,身後的姬傾城就走了過來,看着劉致澤,道“我們是不是見過?爲什麼我感覺你很熟悉?”

“當然……”劉致澤正打算說當然見過,忽然,想起自己當初是男扮女裝進入了女生宿舍,要是說出去了,那多尷尬了,想到這裏,劉致澤搖了搖頭,道“當然沒見過咯,或許是有某個帥哥和我長的一樣,所以你纔會認爲我們見過吧。”

“噗嗤~雪涵,你這同學還真自戀啊。”姬傾城笑了笑說道。

慕容雪涵苦笑一聲,劉致澤的確是挺自戀的,不過他卻是說的是實話,因爲他的確挺帥氣的。

“劉致澤,謝謝你今天晚上能夠來參加我的生日晚會。”慕容雪涵呆呆的看着劉致澤說道,一開始,她還真有點擔心劉致澤不會來,直到看見了劉致澤,她才總算是放心了下來。

“這有什麼好謝謝的,咱們不是同學嗎?應該的。”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只是慕容雪涵卻是秀眉一挑,暗道,只是同學嗎?難道你沒看出來,咱們班上就邀請了你一個人嗎?難道你不懂我的意思嗎?

當然了,慕容雪涵卻是沒有開口說出來,反而是苦笑着搖了搖頭,正打算說話,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劉致澤掏出了手機,是南宮劍打過來的,道“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說完,劉致澤就離開了原地向着沒人的地方走去了。

“什麼?找到了?”忽然,劉致澤驚叫了起來,一時間都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反而是劉致澤卻不管不顧的,因爲剛剛南宮劍打電話過來說是找到楊修的落腳地點了。

這個楊修可不只是一次想要弄死自己了,自己是絕對不允許有危險出現的,所以,就一直在讓周復生尋找楊修的位置,現在總算是找到了。

說了幾句後,劉致澤就掛斷了電話,他去到慕容雪涵面前,滿臉的興奮,道“不好意思,雪涵,我有點事就先走了。”說完,還沒等慕容雪涵說話,他就已經走出大門了。

“喂……”慕容雪涵正打算叫住劉致澤,但是劉致澤已經沒影子了。

“怎麼了?咱們的慕容校花也動情了嗎?”這時,姬傾城湊了過來,滿臉的笑意。

慕容雪涵沒有看她,反而是呆呆的望着大門口,自言自語的說道“只是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 當劉致澤離開了慕容家後,門口就緩緩的開過來了兩輛車子,開車的正是周復生和張伊。

劉致澤也不客氣,直接打開了車門,坐上了周復生的車子,車子直接遠去,沒有半刻的停留,畢竟這裏可不是普通的民居,今天畢竟是因爲慕容雪涵生日,才允許車輛進出的,否則,一般的時候都是關着鐵門,不準任何車子進出。

“澤哥,你真要去找那個楊修?你不是說打不過他嗎?”上了車後,南宮劍坐在後排靠了過來。

劉致澤撇了他一眼,要是在兩天前,自己或許還真打不過楊修,畢竟楊修可是最接近成仙的人了,不過,現在的話,自己已經開啓了心塔第七層和第八層,自己就算是一巴掌都能拍死楊修了。

他沒有回答南宮劍的話,反而是看向了正在開車的周復生,開口道“老周,彙報一下情況。”

周復生點了點頭,當即開口說道“少爺,前天晚上你和楊修鬥法之後讓我查他的消息,我已經查到了,他被鳥翔陣所傷,估計現在連動都動不了,而之前我聯繫了幾個鬼差朋友,他們幫我特意留意了一下,並且告訴我,楊修此刻就在鳳林市中學的後山,也就是他佈置十棺昇天陣的位置。”

“哦?他又跑回去了?”劉致澤一愣,不過隨後臉上就出現了玩味的表情,就聽他笑了笑,繼續道“澤哥倒是忘記了,古人云,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看來他還真是自信啊。”

劉致澤想到古時候的這句話都有種莫名的喜感,誰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現在看來好像也不盡然吧!

“少爺,楊修畢竟是十棺昇天經過了九棺煉化的人,我們不能大意。”周復生在一旁說道。

要說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要知道,這十棺昇天陣那可是出現在道教的陣法上的,這就足以證明,這門陣法是道教認可的。

而那楊修更是已經歷經九世了,修爲肯定已經很強了纔是。

劉致澤揮了揮手,滿臉的不在乎,笑道“不要擔心,既然澤哥敢去找他,那就必然有十足把握的。”

之前自己的鳥翔陣硬生生的把楊修打了個半死不活的,劉致澤還真不信這老傢伙要昇仙了,除非這老傢伙被騙了那還差不多,否則的話,實力爲什麼會相差那麼多呢?

按照正常的情況下來說,十棺昇天陣一旦開始,在歷經過五世以上的修道者,那修爲就足以名列前三了,至少也是三品抓鬼師了,可是這個楊修的修爲有些不對勁啊。

灰燼之翼 看到劉致澤那信心滿滿的樣子,周復生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此他和南宮劍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鳳林市中學的後山,此刻正是黑夜,山上黑漆漆的一片,一陣微風吹過,都讓人膽戰心驚的。

但是此刻,卻是正有三道身影慢悠悠的向着山上走去。

“師兄,你確定沒有聽錯嗎?那十棺昇天陣會出現在這裏?”一旁的青年沉聲問道。

說完後,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生怕黑夜中會跳出什麼東西來似得。

這是兩個青年,站在中間的較爲穩重是師兄,他冷着臉,一直沒有說話,而在左邊的有些膽怯,是師弟,最後一個站在右邊的,也是個師弟。

他們是來自青城派的,這次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十棺昇天陣。

十棺昇天陣,是道教認可的陣法,那就說明對人並無害處,相反,一旦成功,說不定還真會成仙,只不過沒有人試過,只不過這門陣法被例爲了禁術罷了。

而十棺昇天陣,假若棺內的主人,真的飛昇成仙,那沾染上其氣息的人,都將會得到莫大的好處,這也是所謂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原因。

他們三人在白天的時候聽說這鳳林市後山出現了十棺昇天陣,他們帶着好奇心和闖一闖的心思就來到了這裏,要是那十棺昇天陣的主人真的昇仙成功了,那他們得到的好處,那可就會很大了。

“不知道。”那個師兄的皺着眉頭開口說道。

他看了看四周,完全沒有看出這座山有什麼不同的,亦或者是說有什麼風水寶地。

畢竟十棺昇天陣,不僅僅是要啓動陣法,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最主要的還是要地利,可是他看了半天,這座山平平無奇的,也沒有看出哪裏有寶地啊。

難不成自己等人真被騙了嗎?

“嗯?等會。”忽然,那師兄伸出了手,攔住了自己的兩個師弟,他看了看正前方,臉色微微一變,就聽他繼續開口道“我感覺這裏有點古怪,待會你們小心點,都向着我靠近點。”

兩個師弟一愣,點了點頭,同時依偎在了師兄的身後,三人繼續大步向着前面走去,當他們來到山腰看見那個巨坑後,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然後狂喜。

三人快速跑了過去,對着巨坑內的棺材數了一起。

“一、二、三……十,師兄,我們發了,這真的是十棺昇天陣。”兩個師弟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兩人的眼睛瞪到了一起。

不過這一幕卻是沒有被那師兄看到,而那位師兄,卻是皺着眉頭望着巨坑內的十副棺材,他沒有被喜悅衝昏了頭腦,爲什麼自己總感覺這裏有點不對勁。

忽然,他的臉色一變,驚叫道“糟了,這是十棺昇天陣被破,從而產生的怨念,師弟們……額~”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卻是看見兩把長劍同時刺穿了自己的胸膛,他一時間就呆住了。

他艱難的轉過身去,看向了自己的兩個師弟,而兩個師弟也沒有攔着他,反而是面露微笑望着他。

“你們……”師兄指着兩位師弟,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卻還沒等他開口。

就見一個師弟慢慢的開口說道“對不起了師兄,咱們三個人分這麼點仙氣實在是不夠,所以,只有你死了。”

“你……你……”那師兄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胸口如同被萬箭穿心似得痛苦,只是還沒等他說完話,就已經被另外一個師弟抓住了。

就見那位師弟笑了笑,道“對不起,師兄!”說完,他手上一用力,那師兄的身體就直接向着巨坑內掉下去了。 兩位師弟望着自己的師弟躺在巨坑內的棺材上,臉上露出了冷笑的表情,兩人相視一眼,同時跪倒在了地上。

就聽兩人開口道“青城派弟子XX懇求仙人賜福,讓我等也能跟着沾光。”

兩位師弟很是誠懇,低着頭,一直不敢擡頭看,然而,就在這時,就見第十副棺材上的畫,忽然動了,變成了一條一條的繩子就向着那位師兄的屍體而去。

兩位師弟感受到這一幕臉上的笑意更濃了,看來是仙人聽到了自己的懇求,想要賜福了。

只是他們沒有看到,那繩子在捆綁住了他們師兄的屍體後,就直接向着第十副棺材而去了。

“砰~”的一聲響起,那棺材被掀開了,緊接着,那師兄的屍體也直接飛進了棺材內。

回到地球當神棍 “轟隆隆~”忽然間,天空中聚集起了一道烏雲,打雷閃電的,一道亮閃閃的閃電劈了下來,直接照亮了整個學校的後山。

那兩位師弟依然沒有動作,在他們看來,這是那位仙人準備賜福了,他們只需要等待着即可。

在學校醫護室內的夏侯落和夏侯櫻,聽見這道巨響後,兩女直接從牀上蹦了起來,前天她們只是爲了去觀察劉致澤,所以才住在酒店罷了,不然的話,夏侯落還是比較喜歡這個小小的醫護室。

“好濃的陰氣啊。”夏侯櫻揉了揉眼睛,有些沒有睡醒的說道。

反而是夏侯落,一言不發,皺起了秀眉,那整張玉臉都變得有些難看了,她一把從牀上跳下了牀,打開了窗戶向着天空看去。

就發現此刻後山的天空中正聚集起了一大片的烏雲,而在山上,更是有着沖天而起的陰氣,十分滲人。

“糟糕,這是有鬼聖出世了嗎?小櫻,趕緊起牀,咱們去看看。”夏侯落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光是這股濃厚的陰氣,就不是鬼王那般簡單了。

鬼王的修爲最多相當於四品抓鬼師,而鬼聖的實力,卻是相當於二品抓鬼師,這兩者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不要了,管他是什麼鬼聖還是鬼仙的,我現在就想睡覺。”夏侯櫻說完,就把被子矇住了自己的腦袋。

夏侯落苦笑一聲,自己這個妹妹,一旦睡起了覺,就算是天塌了,她都不知道的。

夏侯落找了一件衣服披在了身上,當即打開了醫護室的門就向着後山而去了,而在他快要上山的時候,卻是看到山腳下停了兩輛車子,她一愣,怎麼感覺這車牌在哪裏見過似得,想了一會,她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還是親自去上面看一看了。

後山內,一股龐大的陰氣夾帶着怨氣沖天而起,與天空中打雷閃電的烏雲相互呼應。

“砰~”的一聲響起,一道閃電落下,直接打在了第十副棺材上,棺材蓋直接被劈的四分五裂的。

一時間,四周颳起了陰森森的寒風,那寒風刺骨,讓人毛骨悚然。

此刻,哪怕是那兩位師弟都有些開始害怕了,兩人緩緩的站了起來,往後退了兩步,伸長了脖子向着那棺材內看去。

只是此刻,山上黑漆漆的,月亮甚至都被那朵烏雲多遮擋了,他們就算是想看也看不清楚棺材內的是什麼東西。

“難道是仙人嗎?”兩個師弟相視一眼好奇的問道。

也不知道他們是哪裏來的膽子,竟然還向着前面走去了,就在兩人去到巨坑邊上的時候,忽然,兩道白色的光芒從棺材內飛了出來。

“噗嗤~”緊接着,兩道像是切西瓜似得聲音響起,那兩個師弟的腦袋直接與身體分離,兩具無頭的屍體向着巨坑內掉了下去,而那兩個人頭則是掉落進了那副棺材內。

“砰~”的一聲,那第十副棺材直接炸開,一道身影沖天而起,與天空中的烏雲相互呼應,顯得十分恐怖。

“臥槽!!那是什麼玩意?”一道聲音響起,就見劉致澤一行人走了上來,當他們看到那漂浮在高空的身影后,眉頭都是一挑,震驚的叫了起來。

來人正是劉致澤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和秦昊等人,此刻他們看到這一幕,甚至都停下來了腳步不敢往前走去了。

“劉氏後人,我一定要殺了你。”天空中的人影仰天大叫。

他的頭髮到了雙肩處,就如同一個女人一般,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真以爲這是一個女人。

“楊修?”劉致澤一愣,那貨是楊修沒錯,自己也不是第一次看見楊修了,不過披頭散髮的楊修還真是第一次看見。

“嗯?”彷彿是聽到了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似得,那楊修低下了頭看向了劉致澤一行人,他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火紅色的光芒,大叫道“劉氏後人,你先是毀我陣法再先,後又奪我氣運,如今你竟然還敢前來尋我,今日,我絕對不會讓你再離開了。”

“我靠!!澤哥,好恐怖,恐怖啊……”關瞳張伊趙龍秦昊和南宮劍哪裏有見到過這一幕啊,他們一時間,全部向着劉致澤靠了過去,現在也只有劉致澤才能夠給他們安全感了。

“少……少爺,他現在已經晉升鬼聖了,我們鬥不過他了,我們還是快跑吧。”周復生在沉默了片刻後也開口說了起來。

現在的楊修可不是劉致澤能夠對付的了的了。

不說別的,就說楊修身上那股龐大的陰氣,就足以讓自己這個九品抓鬼師受不了了,更別說動手了,那自己完全是被虐的對象。

“切,老周,你是在說澤哥打不過他嗎?”劉致澤指了指天空中披頭散髮正吸收着那烏雲內的楊修說道。

雖然說此刻的楊修的確是有點強大,但劉致澤也不是吃素的,更何況,對於他來說,用他的一句話來形容就是,澤哥絕對不會退縮的。

“少爺,你就行行好,聽我這次吧,你是真鬥不過他的,他現在的實力強大,如果沒有一品抓鬼師的實力,我們會被他殺死的。”周復生見劉致澤要向着楊修而去,趕忙攔了下來,他可不想讓劉致澤去送死啊。

“劉致澤,你不要衝動。”忽然,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衆人轉頭看去,夏侯落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自己等人的身後了,估計是他們都太在意楊修了,所以忽視了夏侯落的存在。 “夏侯老師,你怎麼也來了?”劉致澤看到夏侯落一愣,他還真沒想到夏侯落會出現在這裏,不過想想也是,夏侯落畢竟是夏侯家的,夏侯家也不是普通的世家,自然懂陰陽界的事情。

“劉致澤,你們快點走,我來幫你們頂一會。”夏侯落跑了過來,她的玉臉上盡是擔憂之色。

原本她只是想上來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可是卻沒想到碰見了劉致澤,她更沒想到那個鬼聖還是劉致澤的仇人,好像是勢必要殺了劉致澤似得。

“啊哈?”劉致澤一愣,腦袋有些沒有反應過來,這夏侯落是說要用自己的力量來保護自己嗎?

“啊什麼啊?你還不快走,他的目標是你,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夏侯落皺着秀眉,當即推了一把劉致澤,讓劉致澤後退了兩步,可是劉致澤卻依然是一臉的懵逼。

“夏侯老師,你走吧,這裏交給我就好了。”劉致澤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說真的,他還是有些感動的,畢竟夏侯落會保護自己,要知道,從古至今,就沒有夏侯家族保護過劉氏後人的說法,畢竟他們是兩個不同的陣營。

“交給你?”夏侯落一愣,皺着秀眉瞪着劉致澤,道“你能抵擋的住他嗎?你知道他現在的力量有多強大嗎?他現在可是鬼聖,相當於二品抓鬼師,只要他想,就能分分鐘弄死你的。”

“額。”劉致澤直接無語了,難道在這些人的眼中自己就這麼不堪嗎?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二品抓鬼師嗎?難道澤哥還鬥不過他嗎?而且就算自己鬥不過,隨便把關羽張飛叫一個出來就能分分鐘秒殺這老傢伙了。

“劉氏後人,你受死。”忽然間,漂浮在天空的楊修大吼一聲,他伸出了手,那頭頂的烏雲直接劈下了一道閃電,被他抓在了手中。

他一把甩出了手中的閃電,衆人的臉色大變,唯有夏侯落,卻是雙手合十,一道虛影在她身後顯化了出來。

“先祖在上,今日不孝子孫夏侯落需要先祖的幫助。”夏侯落碎碎唸了起來,就見在她身後的那道虛影,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把類似於青龍偃月刀的大刀。

那虛影直接就向着那道閃電劈了過去。

“夏侯淵?你這個王八蛋竟然還沒死透?”而看到這虛影,漂浮在高空的楊修驚叫了起來,只是還沒等他話說完,頓時就感覺整座大山“轟~”的一聲震動了起來。

緊接着,那道閃電直接砸在了地面上,一個巨大的坑洞被砸了出來。

“啊……”好幾道慘叫聲響起,所有人都倒飛了出去,而夏侯落身後的虛影則是在這一刻,直接被打散了。

“噗嗤~”夏侯落周復生關瞳等人紛紛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倒在了地上。

他們知道此刻的楊修很強,但是卻沒想到楊修竟然會這麼強的離譜,這完全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