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沒有,只是花了兩小時記錄完他的所有招式,再按早他教我的能量運轉軌跡,全部模仿一遍,他就絕望的離開了。」麗塔想了想,道,「其實鋼心流的技巧,比天譴騎士團的戰鬥技巧,更適合我。我已經做出了修改,將鋼心流的技巧融入我的劍法中,可以將球棒的威力發揮兩倍以上。」

「你那個『振動』術式掌握的如何了?」西撒關心道。

「攻擊的『超速共振』已經初步掌握,但還不熟練。不過核心的『頻率測算』還沒掌握,一件普通的物體,我至少要碰五次,才能計算出它的頻率。如果換成人類,次數需要更多,這個術式很複雜啊。不過結合元素能量,我開發出了全新的招式!」

看著信心十足的女僕,西撒說道:「你的實力最近飛速提升,想不想實戰檢驗一下?」

「????」女僕疑惑的看著西撒。

「拜倫最近在外地,又滅了一個曉組織,結果人家背後有人,也是議會的同行。而且他動作太大,引起了協會的注意。兩方追殺下,這傢伙最近有些扛不住了,希望我能派些人手幫他一把。你想去嗎?」

「少爺你去嗎?我只會陪在你身邊。」

「我當然不會去,我是boss嘛!自然要留在最後出場。黑毯很安全,你不用擔心我,你想的話……」

「讓雨果他們去吧,這傢伙已經恢復到患巔峰,只缺一點材料就能入害。盧梭也進入患上位,至於托爾金,他將零之環送來的『菱形』全部製作成黑武士,現在一共掌握了六枚戒指。派他們去吧,我要留在你身邊。嗯,時間不早,我去買菜了,少爺午飯想吃什麼?我最近錄入了兩千分甜點食譜,想不想換個口味,嘗一下?聽說上一屆那個最強女僕茵蒂克絲,掌握了十萬冊黑暗料理食譜?不知少爺能不能給我尋幾本,讓我也見識一下?我最近對黑暗料理也很感興趣啊!」說著,麗塔起身彎腰,在西撒額頭輕吻一下,柔聲道。

最近一段時間,實力暴增的女僕信心越來越強,而且多重人格也發生偏移。沒有艾爾莎的壓制。卡蜜拉也沒空和她作對,這讓麗塔長期獨佔西撒,性格逐漸從溫柔可人型,漸漸向強勢掌控型發展。

「隨便做點什麼,只要甜的就行了。」西撒一臉滿足的說道。

麗塔走後,他開始翻看牛奶給他的計劃書。

最近這段時間。三隻亡靈都有所提升,雨果一直很神秘,很有殺手風格,只透露自己的能力叫做『巴黎聖母院』,其他一概不提,整個人沉默寡言,每天躲在昏暗的卧室中,白天夜晚都不開燈,少與人交流。每次西撒有任務。他就去執行,結束后又一個人躲在屋子裡發獃。

至於盧梭,這傢伙的『懺悔錄』具現形態是一本厚皮書,裡面記錄多種精神系的能力,潛力未知。他現在實力有限,只開發出數種,目前正在努力中。平日里,他主要負責舊區大大小小的雜事。管理拜倫留下的那群雜魚乾部,日子過的還算愜意。

至於托爾金。這個老頭生前沒什麼戰鬥力,死後獲得了《魔戒》的能力,據說巔峰時期可以凝聚出二十枚戒指,戴在十九位亡靈身上,控制九名黑暗騎士,七名掌握七種不同力量的戰爭領主。以及三名掌握火、水、氣本源力量的巫妖王。至於最後一枚至尊魔戒,自然由托爾金自己掌握。

這枚魔戒可以控制其他十九枚,可以將自己受到的傷害轉移到十九位傀儡身上,可以抽取十九名傀儡的力量為自己所用。總之,這是一種十分無恥的寄生能力。不過傀儡的實力不能超越自身太多,否則會脫離控制。

西撒手中的計劃書,就是托爾金申請的。這傢伙最近連續製做了六枚騎士戒指,達到了極限。但他實力有限,六個菱形只被轉化成黑武士,沒有馬騎。而計劃書的內容,就是希望西撒能夠從零之環手中,買到九隻廉價的克隆飛龍,交給他製作成坐騎,打造飛龍騎士。

有了黑暗飛龍騎士,就能快速巡查西撒的地盤,哪裡發生火併,就能及時趕去救火,實在方便無比!

原本,托爾金也知道西撒不可能買馴化好的飛龍,便將主意打到野生飛龍身上,最後他還是改成最便宜的克隆飛龍,保證計劃萬無一失。結果計劃交到牛奶手中,牛奶二話不說,直接將活的克隆飛龍,改成飛龍屍體。

看完計劃書,西撒思考起來。一條飛龍不貴,十幾萬就能買到一隻野生的,不過飼養許可證很麻煩,還要注射疫苗,再加上伙食費,又是一筆錢。至於馴化后能夠騎行的,這東西的價格不比那種可懸浮跑車便宜,屬於富二代裝b必備炫酷神器,帶著妹子飛到天上玩『龍震』,想想就讓人濕成一片啊。

如果托爾金敢讓西撒買活的,他是絕不同意的!不過死的嘛,就可以考慮了。這個世界的吃貨文化還是很發達的,在黑暗料理界的影響下,那些有錢人總是什麼獵奇吃什麼。至於龍啊、九頭蛇啊、獨角獸啊,都有專門的飼養農場。

就拿巨龍來說,剛從蛋中孵化,就剁掉翅膀,拔光牙齒,然後在頸部軟骨上拴上鐵鏈,拖到飼養棚中拚命餵食催肥,安全的一塌糊塗,這和餵豬沒有區別,連掃地大媽都能勝任。當然,龍肉的營養價值也不如野生的好,不過勝在便宜嘛!

以前,巨龍由於繁殖率低下,配種困難而導致價格居高不下,不過自從零之環搞出克隆技術后,龍蛋也在一個勁的貶值。那些獨角獸、獅蠍、邪眼同樣便宜下來,普通工薪家族,在過年時,也有機會在禽肉市場割幾斤,帶回家包餃子吃。

看到牛奶給出的計劃,西撒開始考慮可行性。零之環販賣的克隆飛龍,價格自然比野生的要便宜,質量當然也要差一些,不過西撒不在意,反正是買給托爾金用的。

如果從零之環那裡買屍體,自然比活的還要便宜。但完整的龍屍,還是有些貴!如果自己大量廉價收購殘肢斷臂,然後拿回來拼湊成一具具龍屍,那麼拼成十隻的成本,也不比買一隻活的貴,實在划算啊!

想想自己的屍體構裝學成績不差,大批量批發還帶打折,或許真能拼一支構裝飛龍騎士團出來。雖說如今不比古代,龍騎士見了戰鬥飛碟司機,就像馬匹vs摩托一樣中看不中用,但重點是能飛啊!普通人誰買得起飛碟?誰能飛起來?但龍就不一樣了。

把它們賣給警衛隊,不比騎著摩托巡邏拉風?這是復古情懷啊!賣給新區的富人裝逼,也是不錯的選擇嘛!畢竟屍龍比活龍安全多了,也不用打疫苗,再搭配小貓崽,買一贈一,男的騎龍把妹子,女的養貓去隔壁炫耀,生意必定大火啊!自己的專賣店,也能趁機打響招牌,實在一舉多得,妙不可言啊!

想到就做,西撒立刻批准了牛奶的計劃,並且將克隆飛龍屍體,改成更加便宜的克隆飛龍肢體。這樣同樣的錢,可以買到雙倍的材料,真是太聰明了!至於托爾金,已經哭死在廁所中。(未完待續。。)

ps:感謝:空——雲、帝魃、『秋之心』、lmxy、心有呢覺了的月票,以及空——雲、『秋之心』、iamreadertoo、剛才有個人、織霜者、菩薩是我、一串銅元的打賞。

… 悠哉享受了一段難得的安逸日子,西撒又做噩夢了。時隔半年,他又見到了陰魂不散的沙羅曼。

回溯時光,自從在熱洲幫助阿吞探索太陽祭壇后,西撒便一直行蹤不定,不是在荒漠,就是在原始雨林或者海洋、太空。能夠透過夢境觀察西撒的沙羅曼,自然了解他的行程,便再未聯繫過他。

抵達中洲,過了幾個月的小日子,他在剛才的夢境中,再次見到了由海鹽構成的老師,不由回想起了曾一度被對方所支配的恐懼。

以前,他總是客場作戰,進入別人的夢境,並沒什麼感覺。這次主場換成西撒的夢中,沙羅曼的精神投影降臨,他差點沒有承受住這龐大的精神力量,在凌晨三點被活活痛醒,到現在腦袋還脹脹的,想不起剛才發生了什麼。

「怎麼了?你做惡夢了?」一直坐在床邊閉目分析數據的女僕,伸手扶起西撒,遞過一杯水,關心道。

「沒事,剛才見到老師了。」西撒喘息幾口,接著喝掉半杯水,開始回憶起來。

剛才沙羅曼突然將他拉近一片灰暗的空間,然後說什麼放了半年假,也該工作了,接著讓他去喪鐘報道,接受小師姐的指揮,之後不給他開口的機會,就將他踢了出來。只是一句話的功夫,就害得他頭痛欲裂,睡意全消。

「麗塔,黑毯城有喪鐘的聯繫點嗎?」西撒揉著太陽穴問道。

「沒聽說過,不過鋼構有一處,就在市中心。」麗塔翻閱記錄資料,回道。

「真夠招搖的!」西撒無奈的歪歪嘴,殺手組織還這麼光明正大的,教會也不來管管。

「天亮陪我走一趟。去鋼構市。頭好疼,幫我捏捏好嗎?」再次躺到女僕那彈性十足的大白腿上,西撒閉眼冥想起來,麗塔則抬起雙手,幫他輕輕按摩著。

直到天亮,西撒再度睜眼。神清氣足的爬了起來,順手扯過一旁還在流口水的卡蜜拉,拖住她的小腿,倒提著走出卧室,向洗漱室行去。

「啊啊啊!變︶態,快鬆手,小內內露出來了!」被西撒倒提起來,卡蜜拉的睡裙全部翻了下去,兩條光溜溜的小腿在空踢來踢去。還有一條藍白條紋的胖次不斷晃動。

「安心,家裡除了我,沒男人。」西撒揉揉眼睛,將貓耳娘丟在地上。

「幹嘛這麼早把我叫醒?」卡蜜拉滿臉不樂意的爬起來,兇狠的盯著西撒。

「今天去鋼構一趟,早點出發。」說罷,西撒不再理貓耳蘿,自顧自的刷牙洗臉。而卡蜜拉也擠到西撒一旁。從口袋裡弄出一堆香料,蘸著牙膏開始洗漱起來。

……

匆匆趕到鋼構市。西撒打電話約了艾瑪吃午飯,然後就來到喪鐘的聯繫點。這是一棟三十層的辦公大廈,喪鐘還算低調,並沒有立什麼買兇殺人的廣告牌,只是將第十三層摟,全部包了下來。然後掛了一個普通小公司牌子。

進入十三層,西撒很快就被兩個保安攔住。一般人誤入這一層,很快就會被趕出去,不過西撒也算老會員,業餘殺手中也能排到b級。很快就通過檢查,被放了進去。

死亡喪鐘在全球的影響力很大,幾乎壟斷了整個行業,風評不怎麼好,被稱為一群貪財的豺狼,只要有錢拿就無惡不作。這個組織和協會很像,是一個工會性質的盈利機構,更過分的,它還是絕對中立?!受到正義陣營的認可。

組織發起人身份不明,財大氣粗,背景很硬,斂財能力逆天。喪鐘的情報網路很發達,蜘蛛女王奧利妮也兼職為喪鐘打工,提供情報換取鈔票。能力者的圈子說大很大,各種勢力遍布全球多不可數,但說小也很小,彼此互有齷齪,就算正義陣營和黑暗正營也並非勢如水火,有的關係反而非常密切。

喪鐘入門很簡單,有實力敢拚命就行,註冊可以匿名,加入後會評級,然後就是接任務拿工錢,任務失敗,死了不管埋,更別提五險一金。組織管理鬆散,從不強迫成員,一切向錢看。什麼等級接什麼樣的任務,大家彼此不認識,主要目的就是掙錢。

喪鐘成員眾多,來源甚廣,無論妖怪議會還是正義陣營,都有人在裡面兼職掙外快,反正是匿名的,只要隱藏的好,不用擔心讓人知道。就因為背景硬,而且絕對保密,還附帶地下銀行等業務,口碑好的實在沒話說,而且教會、協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喪鐘越做越大。

此外喪鐘如此出名的另一個原因,是它們有一個top10的排行榜做噱頭。排序前十的殺手或團隊,都是多次成功擊殺禍級的強者。身份絕對保密,彼此也不熟悉,如果出得起價,就能請動他們出手。神秘無比,實力強大,這樣的招牌自然引得旁人遐想連篇,所以喪鐘的名氣就這樣越來越大。

西撒原本只是一個業餘玩家,以前在臼齒讀書時,被斯諾那個人渣誘騙到鎮里,註冊了一個代號,成為了喪鐘的外圍雜魚,掙了點零花錢便不了了之。之後在熱洲,又被沙羅曼逼去從操就業,正式成為喪鐘眾多玩家之一。

西撒那個叫摩根的同學,也在讀書時註冊了代號,成為業餘玩家。自從離開臼齒后,他一直在幹這一行,如今僅憑自身實力,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成就,遠不是西撒這個玩票能比的。

按照正常情況看,西撒就算有害級實力,有過幾次良好的完成記錄,也只能排個b級,然後繼續刷分升等級,接更高的任務。不過他目前能接觸的任務,最高已經達到s級,可惜他不敢亂接。

出現這種原因,自然不是系統bug,而是他被那位小師姐收為外圍,許可權自然變得很高。直到今天。西撒才知道他們這一流派,居然是專業搞暗殺的,難怪一直默默無聞。

西撒那個小師姐,奈落迦,為人雖然暴力些,但性子很單純。在夢境虐待西撒之餘。還很喜歡騎在他的身上和他聊天。西撒從閑談中得知,這個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妹子,從小就被沙羅曼收養,比艾爾莎更像親生的。

沙羅曼差不多是四十多年前出道,然後和摩根一樣,一直在干殺手這份有前途的工作,而且還很有天分。大約二十年前,他就升入了no10之中,具體排位不詳。之後。沙羅曼賺夠了錢,又找到了新的工作,便將喪鐘諸事交給大弟子,以此磨練他。

大約十年前,那位大師兄也找到了喜歡的工作,之後撂挑子不幹了。然後這個稱號便被『奈奈』繼承,高級任務自然還是沙羅曼幫忙處理,但s級以下的。則全由小姑娘負責。

以前,奈落迦還有師兄師姐幫忙。如今她獨自一人,實力不足。恰逢西撒出師,奈奈正缺打手,便要靠西撒貢獻一份力量。

根據奈奈口中透露的隻言片語,西撒可以肯定沙羅曼絕對那種很有實力、很有地位,很有錢的隱藏級boss。可惜他對自己和艾爾莎都不是很感冒。否則跟這老頭混,應該很有錢途吧?

從負責人那裡拿到奈奈留給自己的資料袋,西撒抱著牛皮紙袋離開大廈,開車去了艾瑪的別墅吃午飯。

「沙羅曼這老傢伙是喪鐘的人啊!難怪那麼冷酷。」

艾瑪家中,光溜溜的妖精莎正盤腿泡在一杯紅酒中。一邊洗澡一邊豪飲,毫不在意西撒若有若無的目光,反而十分大方的展示著身體。兩人一起共浴多年,她才不在乎這些。

艾瑪和麗塔正在廚房忙碌午餐,卡蜜拉在地毯上,帶領艾瑪家的寵物貓們,一起玩毛線球。自從與西撒重聚后,艾瑪也被卡蜜拉拉入共濟會,發展成下線,家裡養了四隻有記賬潛力的小貓崽。

西撒則不斷翻閱剛從喪鐘拿到的資料。時近年關,世界各地都有慶祝新年的活動。在鋼構市,就有一場大規模的拍賣會,前後持續十天,白天黑夜都有。白天自然是正規拍賣,夜間則是黑市的拍賣會。

艾爾莎當年給西撒買的生日禮物,那具被g老爺發射到太空吸收宇宙射線的害最上屍體,完美生物卡茲大人,就是艾爾莎委託女朋友在鋼構黑市拍賣會買到的。而鋼構市每年一屆的拍賣會,在中域各地都很有名氣,能吸引到黑白兩道許多大人物參加。

每到這個時候,也是議會、喪鐘最活躍的時期。無數的珍品被大量買家拍走,但不是每一個買家都有實力保住拍賣品的。這時,殺人越貨、黑吃黑、買兇殺人也變得特別頻繁。西撒手中的資料,就是三個目標的詳細信息,以及他們參加拍賣會時的行程表。

三個目標一個是大富豪,兩個是黑勢力頭目,其中一個還是議會的同行。不過對方和奧利妮的派系沒有關係,反而算敵對勢力,弄死也不礙事。唯一的麻煩,是這三人的防護水平都不弱,身邊保鏢有害級實力。

奈奈那邊的要求不高,讓西撒吸引一部分仇恨,為她創造暗殺機會。原本,這不是什麼麻煩事,但問題在於西撒的手下,全部由暗轉明,已經打上了『織網城』的標籤。尤其是拜倫,這傢伙領著一幫被改造的暴徒,轉戰多個城市,替奧利妮擺平了許多麻煩,但也落得聲名狼藉。

如果自己動用拜倫他們,的確能幫奈奈輕鬆完成任務,但那時自己也會暴露身份,將麻煩惹到奧利妮身上。如果不動用小弟,那隻能自己來,而且還不能使用魔蠅,一切全靠拳頭說話,這難度就大了點。

就在西撒頭疼時,艾爾莎裹著一小片布,從杯子里跳了出來。

「擔心什麼?不是還有麗塔嗎?!她平日很少動手,外人只以為她是普通女僕。而且她又學會了新的術式,完全可以演化出另一套武技,安心,不會被發現的!」艾爾莎安慰道。

「加上麗塔的話,把握的確大了許多。」西撒放下資料,點頭道。

……

吃過午飯。西撒陪艾瑪逛了趟街,為卡蜜拉買了一堆奢侈品,這才開車返回黑毯城。

回到家中已是傍晚,這時牛奶拿來一份緊急文件,面色陰鬱的說道:「少爺,這時早晨從織網城那邊傳來的。上面讓你快點回復。」

「啥東西?這麼著急?」西撒吃著零食,伸手接過資料,看了幾眼,接著哀嘆一聲:「又是拍賣會?怎麼趕一塊了?」

閱讀完織網城傳來的資料,西撒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喪鐘那邊讓西撒暗殺,織網城這邊,則是讓他搶東西。身為奧利妮的御用打手,搶其他東西,他自然義不容辭。但這次的目標,卻令他回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憶。

離開熱洲大約有四個月了,沒想到那時的天界印記,已經流出到中洲,而且大有泛濫的跡象。

奧利妮知道西撒從熱洲回來,還被教會請去喝茶,似乎和天界印有些關係,所以在任務內容之外。特地附加一份調查情報。

大約一個月前,中洲各地都有所謂的『天界門票』流出。同時還流出大量傳言,內容與三神山之一的天界山有關。門票便是機會,誰如果掌握天界山,就能擁有匹敵世界、成為真神的力量。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五花八門的謠言。

而當『天界印記』泛濫后,協會、教會也在暗中收集。期初比較隱蔽。之後被有心人泄露出去,雜魚們便開始瘋搶。而與天界山聯繫密切的伊斯塔爾共和國,還有觀測塔等勢力,也沒有出面闢謠,雜魚們便覺得這更證明了謠言的真實性。越是天界印炙手可熱,越炒越貴。

這次,鋼構的拍賣會,有一批數目二百的『天界門票』要拍賣。奧利妮在議會中,搶到了這個任務,出手奪取這批『天界印』,然後以內部價轉賣給其他議員,其他議員不會出手阻攔。

看完織網城的情報,西撒不由想起那位瘋狂家的罪族,接著眉頭一陣抽動,罪族又開始在大陸攪風攪雨了。而暴食所在的南洲,也發生異變,被打退的魔災再度反攻,中洲這邊損失了大量部隊,那個上屆最強女僕也陷入其中,生死不知。不過南洲的消息大多被壓了下來,中洲這邊並沒有危機感,這些還是西撒在織網城看到的內部消息。

然而西撒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大約在一個月前,遙遠的星系之中,一群非常『友善』,對舊神界抱有極大『興趣』的外星友人,不顧更高層次的警告,已經私自組織了第一批聯軍,發動空間跳躍,將艦隊投送到錫蘭星系內部。

這次的『聯合艦隊』,是高等輻**靈與人類共同主導,宇宙地精和其他外星種族共同組建的探索軍團。在巨大的誘惑面前,它們不顧神界的警告,藉助鈦星提供的技術,直接將艦隊投射到錫蘭所在的行星系。

由於錫蘭星系外部有『核晶壁』保護,內外宇宙法則有著巨大的差異,最終導致空間傳送出現誤差,聯合艦隊出現在距離錫蘭很遠的一顆行星旁。此時,聯合艦隊克服了巨大的困難,已經成功鎖定目標,正全速前進,預計數月後就能抵達錫蘭。

與此同時,也只有觀測塔的巔峰,螺旋眼上的超級天文望遠鏡,觀察到了遠方的異樣。雖然里世界高層圈子中,很早之前便清楚這個宇宙存在『外星人』,而且也挖掘出不少宇宙人的飛行器殘骸。

但第一次見到如此規模的外星人艦隊氣勢洶洶的向錫蘭殺來,觀測塔毛了!接著觀測塔將這一情報,秘密通知了教會、協會,以及元素殿堂等大勢力,接著,整個星球的大人物們都毛了!

雖然清楚有外星人存在,但並沒面對面交流過。想想太古遺迹挖掘出的黑科技產品,大人物們難免將能夠跨時空飛行,有著強大科技底蘊的外星人,與太古魔神們掛上等號,無限高估它們的力量。雖然自身也有強大的底牌,但面對陌生的宇宙來客,心中不免提心弔膽,有些毛毛噠。

就像面對未知的地獄,心中總是充滿了恐懼。地獄上次入侵被擊退了,但人家明顯未用全力,只是試探性攻擊,即便這樣還留下了南洲的魔災。天知道地獄第二次入侵,會帶來什麼樣的災難?

「錫蘭真是多災多難啊!九災連續爆發,這次『天界山』和『宇宙人』一同出現,魔災還有血海一定也會趁機爆發。大家要做好應對的準備啊!」

教會的一間辦公室中,幾個老頭看著觀測塔發回的最新報告,一臉憂色的說道。

「所以我們更應該把握這次機會,徹底掌控天界山。如果記錄沒錯,只要我們徹底控制住天界山,那九災就只剩八個了。不僅如此,掌握天界山就等於掌握了太古的力量,到時可以掉頭對付其他八災,那些宇宙人也未必可怕。」一個年輕的說道。

「你想的太天真了,天界山有自己的ai系統,它一直和現世有聯繫,絕不可能落入任何一個勢力的手中。只希望天界熔爐能落在教會手中,那樣我就安心了。」

「放心吧,我們會全力收集天界印的!」

「去吧,去吧,別讓我失望啊。」(未完待續。。)

ps:感謝:sjf、人情彷徨、胡涯的月票。

宇宙人來啦,錫蘭熱鬧了,氣氛搞起來!後面的朋友,讓我看到你的手!

… 距離年底的大拍賣會還有半個月的時間,西撒每天依舊按部就班,除了左鄰右舍的敲門推銷小貓崽,順帶在富人區成立了『養貓社』外;每天下午,專賣店都會提前關門,然後回自己的別墅,在後院用飛龍殘肢組裝亡靈構裝。

經過莫里哀打聽,如今市面上一隻野生飛龍要賣二十萬左右,價格和中檔家用車持平,至於巨龍起步價至少六七十萬,而且因品種不同,價格還會繼續飆升,與昂貴的懸浮跑車一個價錢。

買一隻飛龍,再算上飼養費、體檢疫苗,清理糞便、日常照顧……土豪在後院養一條飛龍裝b的花費,明顯比車庫內停一輛不錯的汽車要花錢,一年下來,養護費至少要四萬元。如果只是暴發戶充門面,買一頭克隆的鎖在門口當狗養,大約十六萬就能搞定。伙食吃最差的母豬肉混合粗糧飼料,住普通的簡易防水棚,養護費一年還不到一萬。

而西撒只花費四十多萬,就買到了大約能組裝二十頭飛龍的殘骸還有剩餘。最近幾日,麗塔製作的三餐,每頓都有硬邦邦、難以嚼動的龍肉料理。

據說飛龍,以及巨龍這種高級生物的肉,不是隨隨便便割下來就能吃的。龍比人高級,這是共識。它們的肌肉結構排列更加緊密,吃起來就像橡膠輪胎一樣充滿嚼勁,難以下咽,而且更難消化吸收,此外還有微量毒性。一般可食用的龍肉,都要在切割后塗抹香料、醬料,儲存在地窖中兩年以上,讓其自我降解發酵,蛋白質水解斷裂成小分子肽鏈,這樣口感會變得人類可以接受。毒性也會被去掉。

不過麗塔哪有時間等兩年?再加上西撒這一家子,明顯都不是正常人類,不在乎口感和毒性,所以在高壓鍋內狂悶二十四小時,煮出一鍋爛龍肉,再搭配能夠毀滅味覺細胞的調料。一頓吃了也不知什麼口味的龍肉料理就誕生了。

據說某日可憐的豆豆來西撒家串門,找小田螺玩最新款的老霸王學習機,結果當天晚飯後,就被桑代克送上急救車,去最近的醫院洗胃了。西撒家的飯,明顯不是一般人能吃的,就算有妖怪血統,也未必能享受得了。而卡蜜拉卻不屑的表示,忠犬的料理手藝已經很棒了。如果豆豆吃了西撒傳承與斯諾的『亡靈邊角料雜燴營養套餐』,就不是洗胃這麼簡單的事了,而是直接轉化亡靈的節奏!

距離新年拍賣會還有一段時間,西撒已經拜託織網城幫忙收集資料,所以日子過的並不緊張。每天下午,他都會帶著托爾金在自家後院,將飛龍殘肢拼接在一起,做出一隻亡靈構裝。

不得不提黑毯城是一塊風水寶地。因為距離中央冥域很近,死亡氣息濃郁。西撒只是在院子里繪製幾個魔法陣。就搞出了可以養屍的簡易墓園。將拼好的構裝體埋進去,差不多只需一個月的死氣侵潤,就能轉化成最基礎的亡靈軀體。搭配復甦術式,就是一隻不吃不喝的屍龍。

不過在此之前,西撒還要加一道工序,那就是『美容』。當西撒與托爾金拼好第一隻構裝時。這是一個身材走形,全部由碎屍塊縫合拼接而成的殘次品飛龍,光是站在地上,就給人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如果吹起一陣風。就隨時會散架。這種垃圾形象太次,就算白送也沒人會要。

不過西撒不愧是斯諾的親傳弟子,除了『亡靈邊角料雜燴飯』,連那套將亡靈大媽整容成絕世屍姬的手藝,也練得爐火純青。

只花了兩個小時不到的功夫,西撒就將這個滿身都是縫合線的醜八怪,變成了威風霸氣,看上去還有些巨龍特徵的『混血飛龍』。之後,再往屍體表面刷一層特殊的防水黑漆,讓它滲入皮膚,將構裝徹底變成黑龍與飛龍的混血兒。作假不要太良心啊!這東西不賣個三十萬,他都沒臉面對受害人啊!

「搞定,讓你的黑武士將它埋了,一個月後取出。」又一隻混血飛龍誕生,西撒今天的任務結束了。

西撒將整容后的『混血兒』丟在黑色苔蘚草坪上,扭身向別墅走去。托爾金則指揮六位傀儡挖坑埋屍,同時思考如果把二十條黑龍混血兒都賣掉,是不是能賣九隻正版低級巨龍,配給自己的死亡騎士?一想到西撒最近瘋狂攢錢,為移動城堡的首付做準備,他就熄了這份心思。

「今天還吃龍?!」看到餐桌上那個巨大的龍頭,西撒哭了。

「安啦,安啦!這個是拼盤裝飾,今天木有龍肉,而是超有營養的龍骨湯燉老母雞!龍骨忠犬在三天前就開始煮了,現在已經是老湯了。而母雞是今天在超市買的,據售貨員說那隻雞有鳳凰血統,可以噴火哎!總之,味道一定超級棒啊!」卡蜜拉站在椅子上摸了摸西撒的頭,安慰道。

「再吃輪胎,我就要吐了。」西撒一臉感慨的搖頭。

很快,女僕姐姐端上一盆的乳白色的濃湯,香氣四溢,鮮美無比。比起那嚼不爛的輪胎龍肉,簡直天差地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