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樣子的深度,一般的天神強者都會感覺得到無比的壓抑,因為這個地方的沙粒的強大壓力都已經達到了「神」的地步,足夠令得天神感覺寸步難移,但是這個時候葉天的眼中瘋狂光芒無限,就這麼不斷碾壓陸陽空,朝著下方摧枯拉朽的碾壓而去!

「滾開!!!!!!!!!!!!!!!」猛然之間,一聲極怒的怒吼之聲響起,無比恐怖的黃金『色』光芒頓時是閃耀起來,化作了無比恐怖的Lang『花』,就這麼將周圍數百辰範圍之內的白金『色』沙粒徹底的抹平,這樣子的力量爆發令人心顫,而葉天也是在這個時候微微『色』變,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直接從底下傳來,將葉天狠狠的推開,無數的傷痕在葉天的體表魚鱗一般的密布,看得出來裡面的神血都是充滿了熾熱的沸騰。

葉天目光熾熱,就這麼看著眼前的妖族。

此時此刻的陸陽空依舊是手持那鐵鏟,但是這個時候陸陽空全身上下的黃金『色』光芒卻無比耀眼,將這白金『色』大沙漠的白金『色』光芒徹底掩蓋住了,陸陽空背後的披風瘋狂的飛舞起來,顯得相當的張狂。但是無比恐怖的法則力量卻是顯『露』出來,無數的空間之力化作了風暴爆發,無比的可怕。這披風很明顯也是一件法則神器,而且品級絕對不低,這是一件九十八級妖器!

「死!」陸陽空手持鐵鏟,眼中充滿了寒冷,緊接著無數的黃金『色』光芒化作了無數的可怕荊棘,沒有任何時間的停頓,就這麼在葉天的周身直接綻放!

「嘶!」一道黃金『色』的恐怖力量將葉天的左肩給撕開了,肩頭的骨骼直接粉碎,無數的暗金『色』神血之中的神力也被打得潰散,葉天直接感覺得到哪怕是以自己的神體強悍,這個時候也是被打得神血沸騰,可想而知這一股黃金『色』能量的霸道之處。這一股力量,實在是至剛至陽,乃是極度霸道的力量——金烏一族的極致太陽之力!

太陽金烏一族,金烏一族之中的絕對王者,擁有著極端恐怖的太陽之力,其威能無比恐怖,太陽金烏一族的力量已經無比接近至尊獸族,金烏一族事實上不比起麒麟,鳳凰這樣子的強大種族弱小,只不過太陽金烏比起靈麒麟這樣子的至尊獸族差了一些。然而太陽金烏之中的最強者,據傳實力並不遜『色』於至尊獸族之中的獸帝!

因此太陽金烏一族的強悍絕對不容置疑,陸陽空繼承的就是這太陽金烏一族的血脈力量,產生了煉獄金烏這一種血脈,其太陽之力或許有一些不純正,但是依舊無比霸道,這太陽之力就是光元素力量的最強爆發啊!

「區區太陽……」葉天這個時候卻是並沒有產生什麼畏懼,反而是咧嘴一笑,彷彿是這一股力量並不足夠使得葉天有什麼擔憂似地,可怕的力量這個時候也是四溢開來,葉天周圍的空間節節破碎,暗金『色』的火焰升騰而起。

「嗤!」暗金『色』的火焰肆無忌憚,化作了無數的炎龍瘋狂的吞噬無數的太陽之力,法則級的力量爆發起來,頓時是使得這裡的一片黃金『色』黯然起來,這太陽之力終究是陸陽空的本命力量,雖然的確是很強大,但是還沒有達到可以對抗法則級力量的地步。

「殺!」陸陽空這個時候並不擔憂,而是怒吼一聲,無數的黃金『色』光芒再一度的爆發,而此時此刻,可怕無比的空間風暴也已經來臨!

「鎖天戰車!」葉天怒喝一聲,一個無比龐大的戰車就這麼在葉天的腳下顯現,無數的古老符文的力量在這裡釋放出來,顯得極為的強大。磅礴浩瀚的力量猶如海洋,在葉天的周圍形成了無數的隔壁,與這些來至於陸陽空披風的恐怖的空間風暴碰撞。此時此刻葉天就彷彿是在大海的暴風雨之中行進的水手,竭盡全力的『操』控自己的船隻,但是葉天並沒有對於這風暴的畏懼,眼中熾熱的戰意令得這陸陽空都是有一些心驚。

「區區鎖天戰車,也敢擋我?」陸陽空冷笑一聲,揮動手中的鐵鏟,無數的太陽之力直接凝聚,化作了可怕的太陽之鏟,從天而降!

「轟!!!!!!!!!!!!!!!!!!」這個時候,浩浩『盪』『盪』的威勢朝著葉天碾壓而來,就好像之前葉天揮動炎戰刀從天而降一般,但是對象卻是反了過來,葉天成為了被壓制的一方!

「黑龍——」葉天看著這恐怖的太陽之鏟,長嘯一聲,無比恐怖的虛影在葉天的背後顯現,正是黑炎龍族的虛影,這個時候葉天的龍翼張開到了數百辰的距離,葉天身上也密密的布滿了充滿了猙獰的暗金『色』龍鱗,無數的熾熱火焰不斷噴發,彰顯著葉天的無比恐怖。這個時候葉天再一度『激』發了黑炎龍族的力量,眼中充滿了無畏!

「這……星炎神居然超越了黑炎龍族的力量?」陸陽空看著葉天再度吃了一驚,他當然知道葉天的黑炎龍族傳承力量,但是這個時候葉天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隱隱約約並非是黑炎龍族可以擁有的,葉天在黑炎龍族的傳承基礎上,超越了極限!

「斬天刀!」葉天再一度怒吼,聲音就是貨真價實的龍『吟』,這一聲怒吼,浩浩『盪』『盪』,威震天地,四方八荒盡皆粉碎!

但是真正的恐怖並非是聲音,而是此時此刻彷彿是黑炎龍族一般的爆發的炎戰刀,此時此刻的炎戰刀似乎是極度的興奮,竭盡全力的展現自己的力量,化作了一道極端璀璨的暗金『色』刀芒,以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勢,直接破空而過!

「嗖!」沒什麼可以阻擋這樣子的力量,暗金『色』的刀芒在空中與這可怕的太陽之鏟悍然碰撞,然而,哪怕是太陽之鏟的力量,同樣抵擋不住暗金『色』的鋒芒!

「什麼?」陸陽空大吃一驚,看著暗金『色』的刀芒破空而來,粉碎無數的白金『色』沙粒,直襲陸陽空本尊!

「嘶!」暗金『色』的刀芒強悍強悍無比,以一股極端驚人的威勢,這個時候將陸陽空這一個可怕的大妖,從頭到尾,就這麼來了一個對劈!

「這星炎神,怎麼這麼強?」陸陽空大吃一驚,此時此刻顧不上什麼憤怒了,他不敢相信葉天居然如此強大,同為天神後期的層次的世界級天才,戰鬥力不應該差距太大,但是這個時候他看著葉天,感受葉天的戰意就發現,葉天比他強大!

「專註於戰的世界級天才,真以為自己無敵了嗎?」陸陽空猛然強勢起來,浩浩『盪』『盪』的太陽之力從它背後的翅翼處不斷爆發,這黑翼是深淵炎鴉一族的,此時此刻燃燒著一股漆黑如墨的火焰,充滿了一種深淵的深邃氣息,但是遠不如太陽之力強大。

「糟糕!」葉天這個時候,也是感覺得到了,一股極為可怕的『波』動,猛然之間傳播出來!

「死!」陸陽空在這一刻,雙目變得血紅,但是有更加血紅的『色』彩,在他的身上傳出。此時此刻陸陽空身穿的白袍已經粉碎,一個彷彿是護心鏡的物體,釋放著滔天的可怕妖氣,就這麼在陸陽空的『胸』口處閃耀著,無比恐怖的血芒釋放出來,葉天面對著這一股氣勢,隱隱約約感覺要戰慄!

「聖器虛影!!!!!!!!」葉天目眥盡裂,看著這一個血紅『色』的彷彿是護心鏡一樣的妖器,感覺得到這一股無比可怕的威壓究竟是何等可怕,這不是什麼妖器,而是貨真價實的聖器虛影啊!

而且,這絕對不是什麼一般的聖器虛影,其本體,必然也是可以在聖器之中堪稱頂尖的存在,要不然不足夠令得葉天如此震撼!

恐怖無比的血紅『色』光刃四處爆發出來,就好像是風暴之中最為殘忍的武器一般,直接將葉天的左手給硬生生劈下,葉天這個時候無法去修復斷手,而是用暗金『色』的瞳孔緊緊盯著這血紅『色』的護心鏡。

在葉天的直視之下,血紅『色』的護心鏡發生了變化,僅僅是魂變之間的變化,然而,這變化卻是天翻地覆。

「這……」看著逐漸裂開的這護心鏡,葉天的眼中也有著難以掩蓋的震驚,這護心鏡的力量不斷『激』發出來,葉天這個時候神魂都在戰慄著,並非是葉天畏懼了,而是這樣子的壓迫無法抵擋!

「覺心妖王本命聖器,覺心血眼?」葉天看著這已經張開了的,釋放著無盡的血氣,無比猙獰的恐怖的豎瞳,駭然驚呼!

此時此刻,這一隻恐怖的血眼,就這麼直接徹底的張開,無比恐怖的光芒從其中釋放出來,葉天面對的彷彿並非是目光,而是最為恐怖的煉獄。此時此刻這血光之中,有著無比的冷漠,無比的恐怖,這是一股至高無上的力量,令得任何一個神級強者都會駭然,因為這是已知宇宙六大妖王之一,覺心妖王的本命聖器投影,覺心血眼!

覺心妖王,妖之宇宙當代六大妖王之一,執掌法律!這是一位無比恐怖的妖王,在魂魄一道,『精』神一道的造詣都達到了無比恐怖的地步,她的威名足夠令得六大宇宙無數聖者戰慄,論恐怖程度,在妖之宇宙明面上的聖者之中,這覺心妖王絕對可以排進前十行列,甚至是比起星元神將都要恐怖!

「原來如此,你被覺心妖王收為義子,居然是得到了這一件聖器虛影!」葉天看著陸陽空,覺心血眼,隨著覺心妖王天下的恐怖血眼,無比恐怖的聖器,據說哪怕是頂尖的聖者,在覺心血眼之前都將隱瞞不住絲毫的秘密,這覺心血眼足夠令得聖者都感受得到最為可怕的血的恐怖,其強大可見一斑!

陸陽空,進入妖之宇宙之後就被覺心妖王賞識,收之為義子,覺心妖王威名顯赫,甚至是凶名顯赫,但是在妖之宇宙之中也是一個極為關注後輩的強大妖聖,賜給義子這一件聖器虛影,似乎也在可以理解的範疇之內。

陸陽空並不回答,而是就這麼看著葉天,雙目之中有著一種凜然的殺意。

「星炎神,受死!」 ?第八百七十二章:『混』沌火紋,燃地焚天!

無比恐怖的光芒,這個時候從陸陽空的身上爆發起來,此時此刻,這一個血紅『色』的豎瞳之中的恐怖力量也是愈發的顯『露』出來,裡面彷彿是一個血海一般,但是比起曾經那牧羅枯的血海,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這已經不應該被稱之為是血海了,理應被稱之為是血的宇宙!覺心妖王若是真正的釋放自己的力量,足夠一擊摧毀如虹宇宙這樣子的影宇宙!

此時此刻,豎瞳之中,無比恐怖的光彩就這麼爆發開來,彷彿是最為恐怖的血紅『色』的風暴,這個時候徹底的將那終極的力量釋放,就好像是一柄直勾勾的長劍,就這麼直接朝著葉天刺來!

但是雖然看上去就好像是長劍,葉天感覺得到的卻是來自於全方位的恐怖壓迫感,此時此刻葉天有一種感覺,自己已經被徹底的看穿,完全沒有了絲毫的秘密,自己完全沒辦法抵擋這樣子的力量,無論是跑到了哪裡,哪怕是到了天涯海角,也逃不出這覺心血眼的恐怖範圍!

這就是覺心血眼的恐怖之處!此時此刻,葉天已經感覺得到,自己的神魂出現了一絲的潰散,整個人也已經陷入了接近昏『迷』的渾渾噩噩的狀態,此時此刻的葉天眼中的暗金『色』光芒都是黯淡了許多,難以面對這覺心血眼的恐怖。

畢竟,這可是覺心妖王的本命聖器的投影啊!哪裡是神級可以抵擋的?

「死!」陸陽空這個時候猛然之間暴掠而來,他張開自己的一對黑翼,可怕的黑『色』火焰不斷地燃燒,而黃金『色』的太陽之力完全釋放,浩浩『盪』『盪』的朝著葉天碾壓而來,這一股力量似乎已經超過了天神級可以對抗的範疇。這陸陽空的實力,絕不會弱於之前的那元蟲一族!

陸陽空眼中真的是殺機森然了,他這還是第一次與世界級天才『交』戰,感覺得到葉天的恐怖之處的陸陽空自然是按捺不住,將要竭盡全力的出手,一擊之下將葉天打得灰飛煙滅!

「鏘!」然而這個時候,一聲巨響響起,令得這陸陽空心頭巨震,血紅『色』的光芒也隱隱約約黯淡了一絲絲,這個時候,葉天的脖子上,卻是一塊彷彿是黃鐘大呂一樣的碧『玉』猛然之間震響,雖然這一塊碧『玉』看上去小巧玲瓏,但是事實上有著無限的威能,這個時候一聲聲響彷彿是刀劍皆出,鏘然有聲!

而這個時候,葉天的雙目之中也是逐漸恢復了一絲的神彩,暗金『色』的光芒再一度閃耀起來,葉天直視這可怕的陸陽空,卻感覺得到自己神體之中的神力居然已經所剩無幾,當機立斷,直接換了一具神體,以一股全力以赴的姿態朝著陸陽空暴掠而去!

「找死!」陸陽空怒極反笑,葉天這樣子的衝刺無疑是自尋死路的行為,因為這個時候葉天的意識雖然恢復了一絲絲,但是事實上依舊是被覺心血眼所束縛的啊!這個時候的葉天彷彿是大夢初醒的人,雖然也已經有了意識,但是想要全力戰鬥?不可能!

的確,這個時候葉天的眼中充滿了一種『混』沌的『色』彩,彷彿是葉天這個時候要被無盡深淵之中的渾噩吞噬了一般。

「你真以為,這攔得住我!?」葉天這個時候卻是怒喝一聲,眼中的暗金『色』神彩更加璀璨,暗金『色』的神火瘋狂的燃燒起來,暗金龍炎也開始了咆哮,面對這一個妖族的世界級天才,必須要全力以赴!

「若是真正的覺心血眼,我自然忌憚,但是你算什麼東西!」葉天怒吼一聲,無比恐怖的力量直接爆發,無比可怕的暗金『色』火焰在葉天的身上完全燃燒起來——此時此刻的葉天,完全化作神炎!

陸陽空眼中無數漆黑『色』的怒火也在這個時候被點燃了,就好像葉天說的一樣,這陸陽空並沒有真正的發揮覺心血眼的威能的力量。這隻不過是聖器虛影,最重要的是靠陸陽空自身的發揮。覺心妖王是『精』神一道魂魄一道都達到了整個世界的巔峰的強大存在,但是這陸陽空擅長的卻並非是這方面,他並不能夠真正的發揮這聖器虛影的力量!

若是陸陽空是擅長幻術的世界級天才,配合這覺心血眼的確是足夠壓制住了葉天了,但是這陸陽空,他只是煉獄金烏!

「大言不慚,給我破!」陸陽空咆哮起來,他的脾氣事實上極差,這個時候無數的黃金『色』光芒化作了無數的荊棘再一度朝著葉天刺來,但是這個時候葉天周身暗金龍炎燃燒起來,荊棘也難以得逞。

「嗖!」血紅『色』的光芒這個時候卻彷彿是長槍一般直接朝著葉天刺來,這血紅『色』的長槍之中的恐怖是葉天這一位星炎神都很難以對抗的。

「斗逆聖眼!」葉天看著這一個恐怖的血紅『色』光芒,怒目圓瞪,這個時候無盡的暗金『色』匯聚起來,形成了一個最為璀璨的焦點,徹徹底底的將葉天最強的戰意猛然爆發!

「轟!!!!!!!!!!!!!!!」暗金『色』的直光與這血紅『色』的直光就這麼直接碰撞,比起之前葉天與陸陽空的大碰撞更為可怕,這是更加鋒芒相對的碰撞,這個時候就好像是兩柄長劍劍刺碰觸,險之又險!

「轟!」猛然一聲,無數的暗金『色』神血閃耀著噴出,葉天的右眼直接爆碎,無數的血液流出也實在是將葉天的形象襯托得凄慘到了極點。

陸陽空本身本體也是一隻凶獸,這個時候也是不由得有一些興奮了起來,他的眼中煞氣是怎麼也遮擋不了的,他不由得冷笑道:「憑藉自身氣勢對抗覺心血眼?真是自尋死路!」

覺心血眼再怎麼說,也不是葉天的意志可以對抗的!

葉天不語,這個時候無數的暗金『色』火光猛然之間閃耀起來,這一股光芒令人心顫,陸陽空看見了葉天身上的烈焰成幾何倍數增長!

「終於用這一股力量了嗎?」陸陽空並不吃驚,這個時候他很清楚,葉天使用了自己神器時空之中的力量。

這個時候葉天的神炎時空之中,無數的神源神器一齊齊的釋放出來了恐怖的火力,這一股火力不斷的往葉天的身上積累,哪怕是葉天竭盡全力想要壓縮起來也壓縮不住,強悍無比的火力要將所有的沙粒都是焚滅,無數的沙粒源源不絕的朝著這裡擠壓過來,卻彷彿是被吸入黑『洞』一般,源源不絕的被破壞。其中的土元素力量也被葉天直接吸收,強行凝聚起來,要化作對於陸陽空的致命一擊!

「你以為就你有專『門』的時空儲備嗎?」陸陽空長嘯一聲,無數的黃金『色』光芒就這麼閃耀起來,這一股強悍的力量使得陸陽空的皮膚都已經膨脹得要破碎,但是陸陽空無比享受這一種感覺。這個時候,無數的黃金『色』的大鳥就這麼在陸陽空的周身盤旋起來,都是純粹的太陽之力凝聚而成的,而這些大鳥也並不是別的生物,正是那洪荒宇宙之中將光元素的力量運用到了極致,將能量攻擊發揮到了巔峰的一族——太陽金烏!

葉天使用神炎時空之中的力量,這陸陽空同樣也使用了他太陽時空之中的力量!作為妖族的世界級天才,他的財富恐怕只會比起葉天這一個星炎神更多!

「領死!烈陽不滅鏟!」陸陽空長嘯,這樣子的聲音使得時空都是產生了無數的『波』紋,在無數的空間裂縫之中,陸陽空再一度揮動了那看上去樸實無華的鐵鏟,但是這個時候這鐵鏟卻已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黃金『色』神紋,這樣子的神紋之中有著蠻荒的氣息,有著來自於最古老的時代的可怕力量威壓,這明明是這陸陽空的本命妖器,這個時候釋放出來的氣息卻何等古老?遠遠超越了葉天的黑炎龍族虛影!

「聒噪!」哪怕是陸陽空同樣使用了這時空之中的力量,葉天也並沒有畏懼,這個時候葉天的右眼之中依舊是涓涓不息的流出暗金『色』的神血,完全無法止住,但是完全不在意一眼的破碎,這個時候無數的神炎卻是不斷的朝著葉天的前方凝聚,一個模模糊糊隱隱約約的虛影卻是要逐漸顯現,這一股氣息,同樣顯得無比的古老,令得這陸陽空都感覺得到了巨大的威脅,這是比起黑炎龍族還要古老許多的可怕的力量,來自於那無比古老的洪荒之前!

「這一股氣息,莫不是……」陸陽空眼中黃金『色』光芒一閃即逝,緊接著這無比龐大的黃金『色』的鐵鏟,就這麼帶著華麗的神紋從天而降,這一股威勢著實是令得天地震撼,這陸陽空的實力這個時候完全顯『露』,哪怕是四五個一流天神聯手組成了大陣,只怕也要被這樣子的一擊徹底打碎!

無數的白金『色』沙粒這個時候也都是毀滅著,鳥瞰此時此刻的白金大沙漠,可以發現這個時候的深坑裡面無數的恐怖能量不斷噴發而出,而整個深坑還在不斷的擴大,彷彿是地獄之『門』,在白金大沙漠的生靈的感覺看來,這就彷彿是地獄一般的景象。

「不管是什麼樣的力量,這個時候,休想當我!」陸陽空怒吼一聲,絕對的力量這一刻爆發,黃金『色』的鐵鏟帶著浩浩『盪』『盪』的天地之威,要徹底粉碎火焰之中的葉天!

「『混』沌火紋,出!」而這個時候,葉天的面前,這一個模模糊糊的隱隱約約的符文,終於徹底顯現,一股無比熾熱彷彿是永恆一般的『波』動,徹底的『激』發開來。此時此刻,數宇之內皆成灰燼,血紅『色』的光芒在這樣子的力量面前都是感覺得到了震撼,隱隱約約都是引發了一陣陣的『波』動。

空間裂縫被撕裂了近千!此時此刻的葉天,眼中暗金『色』光芒無限熾熱,一個大大的符文就這麼在葉天的面前顯現,足足有著百辰距離大小,無盡的火力徹底的釋放出來,哪怕這一個陸陽空的太陽之力,這個時候同樣感覺得到了驚懼!

「火之『混』沌符文!」陸陽空大駭,單單是使用了火之『混』沌符文並不值得驚訝,但是這個時候葉天的運用,很明顯達到了極高的地步!

「接招!!!!!!!!!!!!!!!!!」葉天眼中無盡火力釋放,無盡熾熱爆發!

「轟!!!!!!!!!!!!!」帶著絕對的威勢,火之『混』沌符文朝著前方碾壓而去,沙粒,氣息,空間,一切皆為灰燼!

『混』沌火紋,燃地焚天! ?第八百七十三章:煉獄金烏現!

無比恐怖的力量,這個時候徹底的顯『露』了出來,此時此刻葉天的氣勢攀升到了一個極致,無數的恐怖暗金『色』火焰在『混』沌火紋上繚繞,這使得這陸陽空的面『色』也是蒼白了一分,他並不畏懼這樣子的力量,但是本能的反應已經足夠說明這『混』沌火紋的強悍。

『混』沌火紋,這可是『混』沌文之中的火!『混』沌文,那是世界上真正的最為古老的文字,聖者使用的文字!事實上,任何一個『混』沌文,在神級的範圍之內都是完全可以當作功法一樣參悟的,拿著一個『混』沌文字體參悟的效果,並不亞於拿著一件法則寶物,假如葉天將火之『混』沌文參悟到了極致,完全可以籍此領悟火之法則,甚至是火之道!有知道,最初的『混』沌文就是以道來譜寫的!

因此這個時候葉天使出這『混』沌火紋的時候,『激』發了這樣子恐怖的反應,一時之間幾乎是要使得天崩地裂,『混』沌火紋顯現,燃地焚天!

「嗤!」『混』沌火紋上無數的暗金『色』烈焰不斷的燃燒,時間都已經扭曲,這裡的戰鬥使得白金大沙漠之外的遙遠地方溫度都是不斷上升,同時引發了大型地震乃至於沙暴,有許多生靈都在這樣子的恐怖天災之中滅亡,這樣子的猛然之間的災害是它們完全沒辦法抵禦的。

「殺!」葉天的眼中充滿了殺意,陸陽空想要殺他,他何嘗不是想要殺死陸陽空呢?這一個妖族的世界級天才,葉天是非得殺死不可的,或許現在還沒辦法成功,但是也要竭盡全力的一試!

招出了這『混』沌火紋的葉天氣勢攀升到了一個極顛,這可不是這陸陽空現在可以對抗的了。同為世界級天才,這陸陽空的戰鬥力卻不如葉天!

「哈哈啊!」而這個時候,陸陽空卻猛然笑了起來,他就這麼看著葉天,笑聲猖狂。

無數的血紅『色』的『波』紋密密麻麻的朝著葉天涌了過來,正是那覺心血眼的強大力量。這覺心血眼的虛影之威固然沒辦法被陸陽空徹底『激』發出來,但是哪怕是一點點的牽動,也已經足夠可怕。這個時候無數的血紅『色』的『波』紋就這麼直接接觸著這『混』沌火紋,開始了不斷的碰撞。這個時候的碰撞,居然是使得『混』沌火紋都出現了一絲絲的漣漪,葉天隱隱約約感覺得到『混』沌火紋在這樣子的干擾面前出現了『波』動!

「還真是麻煩的聖器……」葉天也是不由得的暗罵一聲,覺心血眼再怎麼說也是頂尖聖器,怎麼可能是可以輕易對付的?葉天能夠在對戰持有覺心血眼的陸陽空的時候佔到便宜,已經足夠自豪了。

但是,這還不夠!

「『混』沌火紋,二重燃燒!」葉天眼中的暗金『色』神芒愈發的耀眼,這個時候『混』沌火紋猛然之間完全一震,無比恐怖的火力就這麼彷彿是龍捲風一樣的席捲而起,在白金大沙漠的地底掀起了毀滅『性』的烈焰風暴,威力可毀天滅地!

「星炎神,你過分了!」陸陽空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的瞳孔是幽深『色』彩的,但是這個時候卻是折『射』出來了一種黃金『色』的光彩,顯得格外的耀眼。這樣子的襯托之下,陸陽空就顯得極為邪異,與其本身的太陽之力形成了鮮明對比。

葉天置之不理,『混』沌火紋的二重燃燒將葉天身上的無數火力吸引而去,徹底的引發了恐怖的爆發,葉天身上的火力究竟有多少?這很難說清楚,但是這個時候這『混』沌火紋的威能,完全達到了九流蒼神的層次!

天神,蒼神,玄神,上位神之間的每一個級別,那都是鴻溝差別啊!蒼神可是將神力神體神魂盡皆淬鍊到了極致的強大之神,比起天神又恐怖了不知道多少,葉天的攻擊能夠達到蒼神層次,顯得如此恐怖。

「葉天小兒,你當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陸陽空不由得咆哮起來,這『混』沌火紋這個時候顯『露』出來的威勢,也使得他這一個強大無比的世界級天才忌憚,這個時候他也不得不承認,單論戰力,葉天超越了他!

但是,這不足夠使得世界級天才屈服!

「本體,顯現!」陸陽空的眼中邪光閃耀,緊接著其背後黑翼一震,猛然之間就是化作了漫天的黑羽,看上去顯得充滿了凌厲,每一片黑羽都有著天神器兵器一樣的鋒銳,這個時候卻彷彿是隨意的就這麼四散開來。而此時此刻,一股極端恐怖的威壓,也從未知的虛空之中顯現,那一股威壓的恐怖,令得葉天也感覺得到隱隱約約有一些興奮的戰慄了。

「來吧!」葉天眼中充滿了火熱,無盡的火力注入了『混』沌火紋之中,而炎戰刀也已經與『混』沌火紋融為一體,葉天就這麼狠狠的揮動了炎戰刀,毫不猶豫的劈下了陸陽空!

「轟!!!!!!!!!!!!!!!!」而這個時候,一道衝天的光柱就這麼閃耀起來,在陸陽空之前所在的地方,此時此刻已經被這樣子的光柱完全的覆蓋,極致閃耀的一種純白『色』的光芒,這個時候就這麼的顯『露』出來,這一股光芒是這樣子的耀眼,以至於葉天感覺得到自己的神眼都已經被刺破,甚至是由於葉天不斷淬鍊而強悍無比的皮膚,都已經出現了一層層的裂縫。葉天微微眯眼,嘴角上翹,但是並沒有對於這一個威脅的畏懼,反而是『露』出了興奮的神情。

這個時候,一聲無比尖利的嘯聲,也就這麼傳播開來,這嘯聲雖然極為尖利,但是卻有一種坦坦『盪』『盪』的霸道感覺,這個時候爆發起來使人有一些頭暈目眩,而那一股血紅『色』的『波』紋卻是猛然之間播散開來,比起之前更加恐怖!

「這算什麼?」葉天冷笑,一揮手,無盡的炎芒就這麼爆發出來,使用了時空之中力量的葉天很顯然無懼這樣子的干擾。

而這個時候,一個龐然大物也就這麼出現在了葉天的眼中。

這是一隻巨鳥,一隻通體漆黑的巨鳥。

單論形象,這巨鳥就彷彿是一隻巨大的烏鴉,然而此時此刻釋放出來的恐怖氣勢卻令人窒息,無數的黃金『色』光芒就這麼在巨鳥的體表顯現,一對巨大的黑翼也燃燒著恐怖的漆黑烈焰,深邃無比,彷彿是深淵一般。

而這一隻巨鳥的體表,無數的漆黑如墨的羽『毛』就這麼披著,看上去柔軟,但是實際上有著神鐵都難以匹敵的恐怖堅硬。無數的可怕的光芒就這麼在巨鳥的體表顯現,血紅『色』的一股股氣息也浮現出來,顯得無比的猙獰。此時此刻這一隻巨鳥踏著三足,三足卻都有著血紅『色』的光芒顯現,一縷縷的光芒都顯得那樣子的可怖,與這一股霸道的黃金『色』光芒顯得格格不入,但是卻是共存著。

葉天感覺得到,這一種血『色』的氣息,那也是貨真價實血氣與煞氣,這一個陸陽空膽敢號稱煉獄金烏,此時此刻顯出本體,已經差不多是可以證明他並沒有妄自尊大了。

此時此刻的陸陽空,雙目都彷彿是血海一般,充滿了一種夢靨的恐怖,此時此刻雙目之中的血芒是怎麼樣都遏制不住的,居然是顯化出來了一個個可怕的人間煉獄,其中有著無數的怨靈正在瘋狂的嘶叫,每一個都足夠令得地神發瘋。葉天冷然看著這陸陽空,很清楚這些怨靈並非是真實,而是由於這一個陸陽空本體具現導致的外顯,這一種怨靈雖然並非是真實,但是也有著恐怖的殺傷力!

一股股極端強悍的霸道『波』動釋放出來,葉天感覺得到著一股強烈無比的壓迫感,隱隱約約全身的神血都燃燒到了極限,葉天渴望這樣子的戰鬥,這陸陽空徹底『激』發自己力量,顯『露』本體的戰鬥!

「星炎神,能夠『逼』我到這一步,你的確不算是什麼無能之輩。」陸陽空開口,聲音之中有著一種可怕的霸道,也有著一種煉獄一般的凶煞,無數的怨靈襯托著它的恐怖,它也的確是有著『操』控怨靈的能力。

陸陽空也極為惱怒,想不到居然是被葉天『逼』到了顯『露』本體的地步。

妖族,將自己的本體修鍊成為人身的一族——這是最為淺顯的一種理解。事實上妖族當初修鍊的,並非是人身,而是神身,畢竟神族是世界最強大的種族,人族也只不過是按照神族為模板的造物。而妖族這一個修鍊成為神身,可也不是什麼轉化外表,而是真正的將自己的生命本質轉化!

其實要將自己的外貌變一幅模樣,對於神級的存在而言太簡單了!葉天可以輕而易舉的變成各種模樣,也可以化作黑炎龍族,化作火焰,但是事實上,葉天還是人類。

神器,神源甚至是強大的植物都可以顯『露』人的形體,它們同樣也並非是人類。

事實上獸族也有著這樣子的能力,這並非是妖族的伎倆,在當初妖族還沒有出現的時候,許多獸族為了方便就經常化作神身的,因為僅僅是外表的小小改變,簡直就好像凡人的化妝一樣,甚至是更加簡單。但是妖族並非是單純的外表改變,而是生命本質的變化,它們完全朝著這一個方向進化著。因此獸族為了與妖族區別,也逐漸放棄了化為神身的這一種方便做法。

而妖族朝著這一個方向進化,想要化作本體,就相當於是退化,或者是返祖啊!這當然不是容易的事情。在天妖級以下,想要化作本體還沒那麼困難,因為它們還沒有進化到太高太高的地步。但是達到了天妖級之後,就完全不一樣了!

可以說,在宇宙戰場,將妖族『逼』出了本體,就幾乎與其使出禁術無異了!

「你也足夠自豪了,所以,死吧!」陸陽空眼中無限兇猛,就這麼張開黑翼,朝著葉天直接撲來! ?第八百七十四章:地底的太陽,

無比恐怖的力量就這麼從陸陽空的身上以壓倒『性』的威勢席捲而來,如此恐怖的力量同樣達到了九流蒼神的層次,無比恐怖,無數的白金『色』的沙粒就這麼的徹底潰散,此時此刻,無數的充滿了憎惡怨靈也帶著恐怖的怨念就這麼朝著葉天撲了過來,如此恐怖的一隻只怨靈,都可以撕裂地神強者,但是在葉天的眼中什麼也算不上,神光一掃,這樣子的怨靈都已經成片成片的在慘叫之中消亡,

葉天注意的,也唯有陸陽空而已,此時此刻陸陽空也就這麼盯著葉天,雙方的眼中都是充滿了殺機,很顯然雙方都已經明白了對手的壓力究竟是有多大,

「就憑你,以為可以對抗得了煉獄金烏的力量嗎,」陸陽空竭盡全力的嘶吼,事實上他並沒有絲毫的輕視葉天,僅僅是想要增加自己的氣勢,壓制住葉天此時此刻愈發的燃燒起來的熾熱戰意,

陸陽空也很清楚,葉天這樣子的強者最厲害的就是戰意,有著這樣子的戰意,葉天足夠戰無不勝,同等級的戰鬥之中橫掃諸多強敵,甚至是以弱勝強,將一個個比起自身更為強大的恐怖對手擊敗,

雖然陸陽空自己也是世界級天才,也是典型的以弱勝強的例子,但是陸陽空很清楚他自己比起葉天這一個真正的戰鬥狂人而言,完完全全還不夠,葉天這樣子的世界級天才,完全就是為了戰鬥產生的,乃是世界級天才之中戰鬥力最為強大的,

雖然青辰雨這樣子的世界級天才,此時此刻也不至於比起葉天的力量弱小,但是事實上青辰雨這個時候的意志的感悟,是比起葉天更加厲害的,那可是人皇劍五,逆轉西輪啊,那樣子的超級恐怖的逆天戰技,是昔日人皇橫掃一切的神級之內絕對最強逆天戰技,那樣子的逆天戰技還不是葉天可以對抗的,但是葉天一旦領悟了逆天戰技,戰鬥力必然再一度飆升,甚至是青辰雨都不一定是葉天的對手了,

因此陸陽空才對葉天這樣子的忌憚,雖然單純的戰鬥力不能夠決定一切,但是在這樣子的戰場上,往往是由戰鬥力決定真正的勝負與成敗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