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另一方面,我在展現出力量后,便可以在他沒辦法保護雨璇姐和萱萱她們的時候,因為知道我也擁有了力量,至少不會為此太過擔心了!」 李琳停了一下,看著兩個小丫頭繼續說道:「雖然你們的實力比我更強,但你們的情況不好讓葉天知道,所以自然就由我來充當這個表面上的實力擔當了!」

「哦!也對!」花紫衣點了點頭,小手在光潔的下巴上摸了摸,說道,「不過,你到時該用什麼方法,讓爸爸相信你的力量呢?

可你又該怎麼解釋你這力量的來源?青龍伯伯可是說了,對爸爸心存敵意的人太多,暫時不可以讓爸爸知道他身份的真相!」

李琳隨口回道:「這就簡單了,跟他說我得到奇遇了唄!」

聽到李琳這樣說,兩個小丫頭一起翻了個白眼,一臉你當我們爸爸是白痴嗎的神情看著李琳。

「好了!反正就是一個理由,到時候信不信是葉天的事情,與葉天性格絕對不會追究到底的!」李琳一副我很了解你們爸爸的神情,毫不在乎的說道。

花紫衣想了一下,覺得李琳這樣說也頗有些道理,當下便說道:「算了,反正這事你自己決定,只要不將事情的真相說給爸爸知道就行了,我們先回去睡覺!」

說完,便拉著花蝶衣離開李琳的房間,走回了陸雨璇的房間。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天仍在樓下衛生間用冷水沖洗身體,澆滅著快要燒透身體的那股火焰。

任由冰冷至極的冷水沖洗的身體,葉天只能苦笑不已的喃喃道:「這應該算是艷-福還是禍水啊!MD,一連三個晚上被三個美女挑逗,可每次都不得發泄,再這樣下去非得欲-火焚身不可!」

過了好一會兒,葉天終於平息下來了被李琳激起的狂熱,隨手拿過洗手間的浴巾沖洗了下,因為真相被李琳找到的差點失控,急急忙忙衝進來用冷水降溫而來不及脫下衣服早已經濕透,葉天只能苦笑著將浴巾在腰間走回自己的房間了。

幸好這個時候,大廳里黑暗一片,就算有人出現在這裡,也看不到葉天的窘境。

反倒是葉天有夜視能力,可以輕易的在黑暗中行走,當下便徑直的走向自己的房間。

剛走到房間門口時,葉天忍不住頓住了腳,臉上現出了驚容,他突然想到剛才李琳在黑暗中行走時,表現出了輕鬆自如的樣子。

特別是在從自己的懷中離開,並,在走向二樓之前擺出的那個姿勢,在手扶樓梯時並沒有任何的猶豫摸索。

之前葉天便大感奇怪,只是因為李琳故意摔倒,再加上她之後的刻意挑逗,差點欲-火焚身的葉天也就沒時間去想這個問題了。

現在終於能靜下來,葉天便越發的感覺李琳有了些不同的地方,再結合她身上的氣質的變化,葉天不由得更加疑惑了。

「奇怪,才不過兩天不見而已,李琳怎麼變化這麼大?要不要上去問問她?算了,上面住都是女孩子!

如果只是被雨璇他們看見也就罷了,萬一要是被宋小苗和秦琬婷遇見的話,那到時可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葉天低聲自語道。

說話間,他忍不住回頭看向樓梯的方向,這時似乎仍能看到李琳手扶樓梯,彎腰提臀的擺出了令人噴血的大膽惹火姿勢。

當下原本好不容易壓下去的體內火焰,居然再次重新燒起的跡象,血液開始奔騰的向著某個地方聚集。

葉天趕緊收回視線,打開房門走了進去,迅速的坐到了床上,開始修鍊起了元陽真經。

這個時候的葉天已經忘記了,之前在小木屋中周天朔說過的話,若不是他體內的內氣份屬先天,正在這種情緒激憤的情況下修鍊元陽真經,絕對只有暴體而亡的下場。

一夜無事,之前依靠著元陽真經強行壓下體內雜念的葉天,終於從修鍊中醒轉過來,只是臉上就現出了苦笑,低語呢喃道:「奇怪,怎麼又做那個夢了?為什麼夢中我都會變成蜘蛛呢?到底我跟那蜘蛛有什麼關係?」

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葉天當下也就不再多想,打算起身穿好衣服離開房間了。

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了幾聲敲門聲,不等葉天開口說話,房門便被人徑直推開,隨之響起的是一道陸雨萱的聲音。

「葉天,你怎麼還不起來啊?上學快要遲到……」

隨著聲音的響起,陸雨萱的頭也只是剛推開的門間探了進來,看到了正好下床正拿著褲子準備穿的葉天。

剎那間,原本陸雨萱的聲音頓時停了下來,娃娃臉上本就不小的明眸雙眼這下瞪得更大了,下意識地上下掃視著葉天的身體,最後目光落在了因為晨起勃發的原因,而顯得格外昂揚的生命之柱上。

短暫的沉默之後,是刺破蒼穹的尖叫聲!

陸雨萱回過神來后,可愛的娃娃臉頓時染上紅暈,捂住雙眼的尖叫著跑開了,只是忘記了將房門給帶上。

若不是葉天反應還算迅速,及時閃身沖了過去關上門,恐怕因為聽到陸雨萱尖叫聲的其他女孩,恐怕都會好奇的衝進來葉天的桐體了。

「我被看光的都不叫,你一個佔便宜的叫那麼大聲幹嘛!」葉天邊穿著衣服邊無力的吐槽著。

葉天穿好衣服后,便離開了房間,走向了餐廳。

神魔因果 這是別墅中的幾個女孩都已經坐在餐廳內的餐桌,在見到葉天走過來的時候,全都好奇地看向了葉天。

最古靈精怪的李琳立馬開口問道:「葉天,你剛才在房間內做了些什麼,怎麼讓萱萱喊得這麼大聲啊!」

說話間,李琳打量了葉天幾眼,壞笑道:「你剛才不會正好在房間內打飛機吧?」

李琳這話實在是太強悍,作為當事人的葉天只能翻了下白眼,根本沒辦法反駁。

而在場幾個女孩子也有些受不了,除了兩個小丫頭有些茫然地已眨著大眼睛外,其他女孩頓時都紅了臉。

陸雨璇更是忍不住啐道:「小琳,你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

「嘻嘻……雨璇姐是正房太太,我這二姨太自然要聽話了!」李琳嘻嘻笑道。

對於李琳這話,陸雨璇也只是無奈的搖了下頭,微紅著臉看了下葉天,也不知是知道李琳這是玩笑話,還是別有什麼其他想法,竟出奇的沒有反駁一下。

看這樣子,陸雨萱似乎並沒有說出剛才房間內發生的事,這讓葉天不由得鬆了口氣。

看了下餐桌的位置,葉天發視原本有些空曠的餐桌座位,其實已經做的差不多快滿了因為別墅內的人口越來越多,餐桌的位置都有些不夠了。

這個時候,餐桌的位置除了陸雨璇和陸雨璇之間的空位外,其他的位子多已經坐滿。

葉天也不在意,直接走了過去和陸雨璇點頭示意后,便坐在了她們兩的中間。

陸雨萱在看到葉天坐到自己身邊,便忍不住壓低聲音道啐道:「下流!」

說話間,狠狠的瞪著葉天,臉上染著薄薄的紅暈,顯然剛才見到葉天的身體,讓她仍舊害羞不已。

「喂!話可不能這樣說,我在自己的房間中怎麼做都不過份吧?反倒是你,雖然還知道敲門,可不知道敲門后,需要等主人開門的嗎?居然就這麼闖進來!

真要說起來,你把我的清白看光了,居然還不負責任的轉身就跑,我都沒有讓你負責,你居然還能罵我下流了,做人講點道理好不好?」葉天調侃道,臉上帶著一副壞笑的神情。

「你……」葉天這話,頓時說得陸雨萱啞口無言,氣結的你了半天,也沒有你出個什麼來。

最後只能氣惱的伸手在葉天腰間發泄似的用力一擰,看著葉天疼得臉色都變了,卻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才多少有些消氣,將手收了回來,暫時放過了葉天。

這個時候,陸雨璇很是自然的將剝好了的雞蛋放在葉天的盤子中,輕輕地看了一眼陸雨萱,說道:「好了,姐姐別鬧了,快點吃飯吧!等下還要上學呢!」

「哦!」陸雨萱點頭應道,這才狠狠的瞪了葉天一眼,一臉的便宜了你的神情將手從葉天的腰間收回來。

葉天鬆了口氣,也不敢再和陸雨萱說什麼,這丫頭根本就不講理的,說多了倒霉的還是自己腰間的肉啊!

當下,眾人便開始吃著早餐,不再說話了。

這一期間,陸雨璇不時的給葉天夾菜添粥,又或者給他的麵包抹好奶油,整個過程宛如賢惠的妻子一般,看到坐在對面的宋小苗和秦琬婷有些發獃。

吃完飯後,所有人都起身準備去上學了,葉天也起身離開了餐桌。

就在葉天剛離開餐桌的時候,突然被陸雨璇喊住了,葉天不由得疑惑地回過頭看去,不知道陸雨璇突然叫住自己有什麼事。

不等他開口詢問,陸雨璇已經拿著紙巾走了上來,溫柔地將他嘴角邊的食物殘漬擦去,神情溫柔體貼得就猶如賢惠的妻子一般。

這一下,葉天不禁有些錯愕,整個人都呆住了,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與此同時,別說是葉天呆住了,就連宋小苗和秦琬婷以及多少有些後知後覺的陸雨萱都有些發獃。

看著自己的妹妹和葉天如此親密的舉動,陸雨璇臉上全是不可思議的神情,心中第一個浮現的念頭居然是生氣,生氣為什麼和葉天如今親密舉動的人不是自己。

隨即,陸雨萱這才反應過來,娃娃臉微微的紅了起來,有些心虛的看了看周圍的人,發現沒有人注意自己這才鬆了口氣。

另一邊,在場唯一沒有發獃的李琳,正微笑的看著這一切,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不知道正打著什麼樣的算盤。

這時,一臉錯愕發獃的葉天,順手給葉天整理了下衣領的陸雨璇,這才紅著臉的微微後撤一步,雖然心中感覺極為的害羞,可她仍舊微笑與葉天對視,輕聲說道:「嗯,這樣出去才不會被人笑呢!」

說著,她便紅著臉低頭向別墅外走去。

見此情況,別墅中的其他女孩也都跟著走了出去,留下呆愣中的葉天仍舊有些反應不過。

「怎麼回事?才兩天不見,雨璇和李琳變化怎麼這麼大?而且剛才我好像看到了雨璇手指那戒指的一樣,怎麼老我媽戴的那枚戒指一樣啊?

那戒指雖然有些貴重,聽老媽說是奶奶傳給她的,好像已經傳了很多代了,不過最多也只是少見而已,怎麼樣也不可能是絕品的,所以就算雨璇手上真的戴著同樣的戒指,也說明不了什麼!

再說了,更可能是我看錯了,再怎麼說雨漩也是陸家的二小姐,怎麼可能帶那種戒指呢!要不……打個電話問問老媽?」葉天低聲嘀咕道。

隨即,搖頭否定了最後的可能,轉身也走出了別墅。

在和林東打了個招呼后,葉天便在這兩個小丫頭去往了學校上學。

將車停好,葉天便一手牽著一個,帶著兩個小丫頭進的學校。

剛走進校門口時,葉天就驚訝的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過來,居然是之前在城南的那處小商品市場遇見的文雅。

當時他還幫助文雅教訓的那個恬不知恥的老頭,只是當時文雅已經不在這所小學任課了,特別是這麼多天下來也沒有碰到她,沒想到居然在今天留在學校中碰見她了。

看著穿著學校統一的教師制服,豐諛有致的身材完美襯托出來的文雅,葉天不由得驚訝道:「文雅老師?你不是……」

看到葉天,文雅的神情不由得有些許的感激,當即輕笑道:「我又回來繼續老師的工作了!」

看著文雅一臉的神情憔悴,眉宇間更是有些化不去的憂愁,加之之前在小商品市場的經歷,讓葉天知道她最近可能過得不是更舒心,但因為兩人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很熟悉,所以葉天也不好多問。

當下葉天將兩個小丫頭交給文雅,笑道:「文雅老師,那這兩個小丫頭便麻煩你了!」

說著,葉天便笑著點了下頭,轉身便打算往回走。

就在這時,一個看上去比葉天還是高了一個頭,卻看上去極為虛弱的男子沖了進來,指著文雅怒聲喊道:「快把錢給我!」

葉天見狀,忍不住停下了腳步,打算看一下事態的發展,再決定要不要離開。

文雅看到那高大男子衝來,急忙將兩個小丫頭拉到身後,臉上現出了悲哀的神情,恨聲大喊道:「錢?錢都被你花光了,我哪裡還有什麼錢?而且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你有什麼資格再向我要錢!」

「臭婊-子,你敢這樣跟我說話,是不是欠揍啊!你說跟我沒關係,那是你自己說的,我可沒有同意他把錢給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那高大男子神情猙獰的罵道。

一臉悲哀的看著高大男子,文雅深吸了一口氣,冷聲說道:「你同不同意都不關我事,自然有法院來判決,現在請你離開,不然我可要叫保安了!」

「媽的,你個臭婊-子在威脅我,今天老子揍你一頓,老子tmd跟你姓!」高大男子咆哮道。

說著,揮手扇向了文雅的俏臉,這一下諾打得實了,那絕對不會好過。

看到高大男子動手,文雅只是眼神中卻閃過了絕望,因為身後還有兩個小丫頭的緣故,所以並沒有躲閃,只能閉上了眼睛等待。

只是等了許久,也沒有感覺臉上傳來的痛苦,反倒是聽到了高大男子痛苦的喊叫聲。

文雅不禁睜開眼睛,想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卻看見葉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她身前,伸手握住了高大男子扇過來的手,反手將高大男子的手一擰,頓時使他不由得背過身去,同時發出了痛苦的叫聲。

這時,只聽葉天冷聲說道:「什麼事情都可以慢慢解決,動手打女人可不是一個男人該做的事情!」

高大男子的手被葉天擰住,不得不以彆扭的姿勢背過身去,只能痛苦地喊叫道:「放……放手!」

葉天點了點頭,說道:「放開可以,但有話好好說,知道嗎?」

「知……知道了……」高大男子痛苦的應道。

聽到高大男子這話,葉天便放開了他的手,任由他揉著手臂站直了身體。

高大男子站起身後,回頭看向了葉天,見葉天居然比自己還矮一個頭,臉上頓時現出了羞怒,當即抬腳踹向葉天,嘴上同時厲聲喝罵道:「我知道你……啊……」

只是不等高大男子罵完,嘴裡的話頓時化作慘叫聲,整個人猛地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收回腳的葉天渾不在意地拍了拍褲腿,走上去看著那高大男子冷聲道:「動手打女人,還想出口成臟,現在立馬給我滾,不然等下你就不用走了,直接喊輛救護車來就行了!」

看著葉天那冰冷的眼神,以及殺意十足的語氣,高大男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當即也顧不得腳上傳來的幾如骨折的痛苦,連滾帶爬的向校門口處而去。

高大男子在連滾帶爬到了離葉天稍遠的地方,才扶著邊上的欄杆站了起來,這才一臉獰色的回頭,指著滿臉悲容的文雅厲聲喊道:「好啊!

我說你個臭婊-子為什麼突然膽子這麼大了,原來是有了姦夫了,難怪想甩了我!我告訴你個臭婊-子,你本想就這麼甩掉我,你給我等著,我會讓你後悔……」

不等罵完,高大男子看著葉天走來,頓時下得連後面的話也顧不上罵出來了,轉身便想跑出學校,只是一個沒注意的跌倒在地,也不等重新爬起來,就這麼在眾人的嘲笑聲中,連滾帶爬的出了學校大門。

看著高大男子狼狽離開學校,葉天皺著眉頭轉過身,看向了一臉悲傷的文雅。

正要開口安慰她的時候,就聽文雅說道:「葉天,對不起,連累你了!」

「沒事!剛才那人是……」葉天問道。

文雅低著頭,想了一下后,這才苦笑的說道:「那是我的丈夫,或者說是前夫!」

「啊……你這麼早就結婚了?」葉天驚訝道。

苦笑了一下,文雅神情複雜的說道:「是啊!我和他可以說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再加上我們兩家又是世交,所以在到了法定年齡后,我們就結婚了!」

「那他怎麼變成……」葉天疑惑道。

隨即在看到文雅的神情更加苦澀,知道自己就知道她的傷心往事,便連忙又說道:「不好意思,我沒有其他的意思!馬上要上課了,我也該回去了!

有時間的話我們再聊吧!對了,如果你前夫再來騷擾你的話,你記得要打電話給我,我一定會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讓他再也不敢來騷擾你了!」

文雅凄苦的笑道:「嗯,謝謝你!」

說著,便轉身拉著兩個小丫頭走向了教學樓。

看著一段時間不見,身形顯得有些單薄的文雅,葉天也只能搖了搖頭,這畢竟是別人的家事,他並沒有權利去插手。

不過葉天可以看出,文雅的那個丈夫或者說是前夫絕對不是什麼好人,看他那個樣子不是癮君子便是賭徒,更可能是兩者都有。

無論是毒還是賭,對於一個人意志的破壞絕對是不可小窺的,更不用說是兩種都沾染上的人,那從個人到家庭所造成的惡果,絕對是可怕的摧毀。

也難怪之前葉天會在小商品商場遇見文雅了,之前她會從學校辭職,轉而在那裡賣衣服,一定是因為受不了那個人的騷擾。

總裁小妻寵上天 至於現在重新回到學校,想來是下定決心要與她的前夫一刀兩斷,不再受他的折磨了。

這是人家的家務事,文雅在沒有開口的時候,他也根本沒辦法也沒理由去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