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目睹枯瘦男子爆發的力量,邱長老等人臉色大變。

「小子,等我挖了你的心臟,喝了你的血,我看你還囂張嗎?」

說著,滾滾靈魂力化成了一隻鬼爪,抓向了葉晨風。

恐怖的鬼爪撕破空間襲來,葉晨風一個眼神掃視了過去。

頃刻間,這隻恐怖的鬼爪四分五裂,被葉晨風一個眼神瞪碎了。

「什麼……」

枯瘦男子眼睛瞪得滾圓,冷傲的臉上浮現出驚恐之色,想都沒想,立即向聖宮外逃去。

但他剛剛飛到半空中,他突然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聲,整個身體瞬間爆開,化成了一團血霧,當場斃命。

看著葉晨風身子不動,就滅殺了尊級魔魂,魔風雲嚇破了膽,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不斷地磕頭。

「魔風雲,到了現在,你覺得磕頭有用嗎?」葉晨風冷漠的說道。

「葉少,我知道說什麼都沒用,但我真的是被逼的,是剛剛那尊級魔魂逼迫我背叛你,殺了血河!」魔風雲不斷為自己辯解。

「說完了嗎?」

葉晨風靜靜的聽著魔風雲的辯解,但他的臉上卻沒有一絲表情變化。

「葉,葉少,你不能殺我,殺了我,血河的女兒將會為我陪葬!」

感覺到葉晨風沒有放過自己的意思,魔風雲一咬牙,拿血河的女兒威脅葉晨風。

「魔風雲,你是不是太高瞧自己的手段了,你覺得我會讓你傷害血河的女兒!」

葉晨風冷笑一聲,向噬魂子腦下達了命令,蠶食他的靈魂。

「啊啊啊!」

在一道道痛苦的哀嚎聲中,魔風雲的靈魂快速的破碎,巨大的痛楚折磨的他死去活來,大量的鮮血順著他的七孔流淌了出來。

「魔風雲,我殺了你!」

看著腦袋一點點崩裂的魔風雲,華衫少年一咬牙,取出了一柄鋒利的匕首,快速的跑了過來,朝著魔風雲的肚子連續捅了幾刀。

頓時,大量的鮮血噴濺了出來,魔風雲的生機也來越弱。

「父親,孩兒為你報仇了!」

華衫少年一刀斬掉了魔風雲的腦袋,了結了他的性命,為殺戮之王報了仇。

魔風雲一死,整個聖宮陷入到混亂中,不少手上沾染著大量鮮血的西魔宗高手就想趁亂逃跑。

但在葉晨風恐怖靈魂籠罩下,沒有一名西魔宗高手逃出聖宮,全都被葉晨風恐怖靈魂的靈魂滅殺,魂斷當場。

「噬魂子腦,收!」

滅殺了西魔宗高手,葉晨風立即收走了魔風雲以及殺戮之王的噬魂子腦。

「孩子,你過來!」

此次下界,葉晨風還有很多事,無法長時間留在聖宮中,召喚出了夏紋蝶的劍靈傀儡。

「這劍靈傀儡送給你,他可以保你十次安危,十次之後,這劍靈傀儡的能量將會耗盡,將變成無主之物!」葉晨風幫其滴血認主道:「還有,這枚乾坤戒指送給你,裡面的丹藥足夠讓你短時間突破到六級戰獸皇。」

「謝謝葉前輩!」

華衫男子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向葉晨風磕了三個響頭。

「好了,天下無不散之宴席,我們就從別過吧,過段時間,我會找人來收拾殘局,也希望你們能一起治理好外大陸,還外大陸已穩定!」

說完,葉晨風離開了混亂的聖宮,直接前往了星羅大陸,準備考驗下千古秋,收回他的噬魂子腦。

來到星羅大陸,葉晨風先後拜訪了白家,姜家,碧玉宮,從他們口中打聽星羅天城。

讓葉晨風頗感欣慰的是,星羅天城在千古秋領導下欣欣向榮,不但沒有發生混亂,反而越來越壯大,星羅大陸的整體實力較以往,有了明顯的提升。

「對了白前輩,子晴沒在府中嗎?」

葉晨風沒有在白家府感覺到白子晴的氣息,頗感意外的問道。

「子晴為了追求更高的武道,去了中央世界!」白楓說道。

「對了晨風,你此次下界會待多久?」白楓等人沒想到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葉晨風,很想挽留他多住幾日,從他口中了解更為壯闊的天域。

「這次下界,我待不了多久,過段時間我就要回天域!」

雖然天域危機重重,但洪荒之墓即將出現,葉晨風也無法在斗魂大陸逗留太長的時間。

「諸位前輩,這三枚乾坤戒指給你們,足夠讓你們突破幾級境界,壯大家族實力,我相信我們還有再見面的一天!」離開前,葉晨風留給白楓,姜星辰等人三枚乾坤戒指,離開了白家府,前往了星羅天城,找到了修鍊中的千古秋。

三天之後,葉晨風取走了千古秋的噬魂子腦,留給他大量的修鍊資源,沒有做任何的停留,離開了星羅大陸,前往了中央世界。

「天域之門打開,希望中央世界不要發生意外!」

天域大門在北冥之主飛升時,被太一撕破,葉晨風有些擔心,諸族知道他們留在斗魂大陸的傳承被滅,會重新派高手下界,那樣中央世界將岌岌可危。

而這也是葉晨風下界的目的之一。 戰神山,飄渺神國著名的神山,也是飄渺神國最高的幾座山峰之一。

「這戰神山在舉行什麼活動,為什麼傅師姐,子晴都在這戰神山中!」

葉晨風途經戰神山時,意外在戰神山中感覺到傅幽月,白子晴的氣息,露出了意外之色,身子一閃,悄然無息的進入到沒入雲端,覆蓋著厚厚白雪的戰神山巔。

「原來在舉行會武!」

葉晨風穿透一層薄薄的禁制時,發現戰神山巔在舉行會武。

一名名天賦不凡的弟子,正在兩座半丈高,固若金湯的武鬥台上激烈的廝殺。

「原來子晴是來參加會武的!」

等待了一會,葉晨風發現白子晴登場了,與一名身穿白色長袍,氣度不凡的男子激烈的交手。

上百年未見,白子晴也修鍊到三級戰獸皇境界,而且葉晨風發現,他修鍊根基無比的紮實,掌握的招式也十分玄妙,面對四級戰獸皇境界的白衣男子,並未落入下風。

「女神加油!」

「女神必勝!」

看台下,一名名年輕弟子,使出全身的力氣為白子晴加油,整個戰神山巔的氣氛越來越熱烈。

「沒想到子晴的人氣還挺高!」

葉晨風看著演化玄妙劍招,完全壓制對手攻勢的白子晴,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你是什麼人,女神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帝霸 突然,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進了葉晨風耳中,一名痴迷白子晴的中央世界高手怒視著葉晨風道。

「我是她的故人!」

葉晨風無視對方敵意的目光,露著淡淡的笑容道。

「故人?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痴迷白子晴的男子道:「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女神已經名花有主,你看了嗎?風雲公子就在那,看看風雲公子,再看看你,你覺得你那點比風雲公子強。」

「風雲公子!」

順著男子手指的方向,葉晨風看到一名身穿白色長袍,後背懸挂著一柄鯊皮長劍,身材挺拔,氣度不凡的男子。

「涅槃地境,實力不錯!」

葉晨風一直將白子晴當妹妹看待,得知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由衷的為她高興。

就在葉晨風想要悄悄離開時,白子晴以絕對的優勢,擊敗了自己的對手,進入到了四強。

「女神無敵,女神第一!」

白子晴獲勝,整個戰神山之巔響起了激昂的聲音,氣氛瞬間達到了巔峰。

白子晴順利進入四強,立即有兩名選手躍到了武鬥台,準備接下來的比賽。

突然,負責戰神山之巔會武,二星道聖境界的傅幽月突然出現在武鬥台上,大聲說道:「你們兩個先等等,我要挑戰一個人。」

「嘩!」

傅幽月話音剛落,整個戰神山巔一陣嘩然,一雙雙震驚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射向了傅幽月。

「天啊,傅國師這是怎麼了,她要挑戰什麼人?」

「難道傅國師看到了生死大敵?」

武鬥台四周響起了議論聲,很想知道傅幽月到底要挑戰什麼人。

「哎,傅師姐,你這是何苦呢?」

葉晨風揉了揉鼻子,輕輕嘆息一聲,他知道,傅幽月發現他了。

「喂喂,你幹什麼去?」

剛剛譏諷葉晨風的男子,看到葉晨風向武鬥台走去,立即喊住他。

「去接受挑戰!」葉晨風沖著他笑了笑,說道。

「喂,你發什麼瘋,傅國師挑戰的不是……」

但他話還未說完,他發現心目中的女神白子晴飛一般跑了過來,直接撲進了葉晨風的懷中。

「這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到底是誰?」

幾乎所有人與男子產生了同樣的想法,而一向風輕雲淡的風雲公子眼角更是狂跳了一下。

「晨風,我不是在做夢吧,你回來了!」

白子晴激動地熱淚盈眶,死死地摟著葉晨風不願意鬆開。

「嗯,我前不久剛剛回來!」葉晨風輕輕拍了拍白子晴的腦袋道:「好了,我們一會敘舊。」

說著,葉晨風鬆開了激動地白子晴,踏著虛空走到了武鬥台上。

「接招!」

不等葉晨風說話,傅幽月身體中浮現出一隻青天鵬虛影,她手持兩柄聖器等級的雙刀,交織出一道道鋒利無比的刀影,向葉晨風發動兇猛的攻擊。

總裁的新婚下堂妻 潮水般的刀影,瞬間將葉晨風湮滅了。

「好厲害,這等密不透風的刀法根本無法閃躲。」

「是啊,你沒看對面那男的,一動不動,估計已經嚇傻了!」

目睹傅幽月施展的驚速刀法,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轟!」

堅固的武鬥台承受潮水般的刀影,劇烈的顫抖起來。

而葉晨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傅幽月施展的刀影卻沒有傷害他分毫,這讓圍觀的眾人頗感不解。

「這這,傅國師和他不是在演戲吧!」

「一定是演戲,不然如此密集的攻擊,他一動不動怎可能閃開!」

就在眾人被眼前一幕驚呆時,傅幽月繼續向葉晨風發動攻擊。

而葉晨風依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在一些人眼中,葉晨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在幾個實力不凡,眼力老辣的人眼中,他們卻感覺,傅幽月每次攻擊時,葉晨風都動了。

但由於他移動速度太快,產生了錯覺,讓人誤以為他沒有動。

激戰到最後,臉色微紅的傅幽月感到了疲憊,整個武鬥台更是被她兇猛的攻擊撕破的千瘡百孔,但葉晨風依然風輕雲淡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謝謝傅師姐手下留情!」

看到傅幽月停止了攻擊,葉晨風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臭小子,你現在實力達到何等境界了,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傅幽月沒想到,自己使出渾身解數的攻擊,連葉晨風的衣角都沒有碰到,內心頗受打擊,很想知道葉晨風如今的實力。

「好吧!」

葉晨風知道傅幽月的性格,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輕輕踏出了一步。

一步踏出,風雲變化。

戰神山巔的空間道意被葉晨風改變。

白雪皚皚的冰雪世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鳥語花香,綠草茵茵。

一朵朵爭奇鬥豔的鮮花不斷地盛開,濃濃的花香鑽進石化般的眾人鼻中,讓他們有一種身在夢境之中,不真實的感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