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如果以三十三天這邊的等階來劃分的話,那是一位真仙!

「天啊,竟是一位仙道級高手!」

「這還如何對抗?」

一些人發毛了,徹底炸窩,臨到最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戰鬥結束時,竟有不朽的生靈跨過來。

人們知道,那是無殤所為,以兵器開道,用他的蓋世天賦祖術對抗天淵,要護著一位不朽的生靈過關,破開帝城。

當世,三十三天這一邊缺少真仙,而這樣一位不朽的生靈足以碾壓所有人。(未完待續。) 當世,三十三天這一邊缺少真仙,而這樣一位不朽的生靈足以碾壓所有人。

「噗!」

不過,在他雙腳離開青銅戟,跨向天淵邊緣時,他突然大口咳血,踉蹌後退,沒有能過去。

他跨域失敗!

很明顯,天淵阻擊了他,因為這裡本就是為不朽、以及更高層次的王所布下的禁地。

帝關,城牆上,一片歡呼聲。

敵人的慘痛、失敗,便是他們的幸運,是他們輝煌。

可惜,笑容不曾長久便凝固了,所有人都盯著天淵那裡。

無聲無息,足有數十名身影出現,沿著青銅大戟而來,一個個冷峻的嚇人,如同魔神從地獄掙脫枷鎖而歸。

並且,他們跨出了天淵,來到了帝關前。

他們不是仙道高手,沒有不朽,但是最差的也是遁一境界的生靈,那是一些至尊,出現在大漠中。

「我就知道,事情沒有那麼容易結束,還要有一場惡戰!」有人嘆息。

羅長生、那拉太君也都在場,神色凝重,需要有一場至尊戰!

因為,天淵鎮壓不朽,但是對人道巔峰的力量卻不怎麼壓制,跟此以前一樣,對他們來說,天淵可闖。

如今,這麼一群強者出現,聯袂而至!

「王明,可敢下來一戰!」

下方,有人喝道,那是一張年輕的面孔,在其周圍還有一些生靈,男子英姿勃發,女子驚艷世間。

「帝族!」

王明嘴裡吐出這麼兩個字,很冷漠,也很無情。

「除卻仰仗一滴血外,你還有什麼,還敢一戰否?摘你頭顱!」有人叫陣。

同一時間,也有至尊冷冷的傳音,邀帝關中的無敵者一戰。

「呵……哈哈!」王明笑了,有些冷,也有些興奮,眸子中光芒熾盛。

「臨走前,還有人送我一樁又一樁功績嗎,帝族,你們這是在找死,殺你們全部!」王明很霸氣的吼道。

城牆外,那裡站著一排人,如同一堵又一堵大山矗立在那裡,不是身材高大,而是氣勢上的磅礴,在震懾。

每一個人都強大的可怕,站在那裡,冷漠如冰淵,彷彿從地獄中殺出,掙脫枷鎖,重現在人間。

這是一群魔神,一個比一個恐怖,煞氣滔天!

「出來一戰,斬你頭顱!」城牆下,一個年輕人再次喝道,手中一桿天戈揚起,遙指王明。

大漠,廣袤無垠。

這些人走出天淵,並列而立,讓虛空都扭曲了,那是強大的氣勢使然!

天淵,可以阻擋不朽生靈的腳步,但是對於人道領域卻不禁錮,能穿行而過。

王明在笑,帶著殺機,不久前他都敢跟猶太放對廝殺,還會怕城下之人!?

城牆上,有部分人沉默,他們不願再戰,希望能和平數百年,不想再殺伐。因為,異域的強大還有兇悍有目共睹!

現在,人們希望,數百年後有援軍出現,昔日那批神秘強者再次降臨,阻擊異域生靈。

「還怕你們不成!」當然,也有一部分人很血性,第一時間大喝,恨不得立刻出關去廝殺。

不久前,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帝關城門樓被猶太毀掉,一隻大手橫空而過,讓數萬強者當即殞落。

那種慘劇,讓不少人心中大痛,死去的強者有他們的父兄,是他們的親人。

只是,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下方道行最低的也是遁一境界的生靈,其他為至尊,站在人道高峰上。

而帝關內,有幾個至尊?!

很多人有心無力,道行差的遠,哪怕想去殺敵都沒有資格。

此外,一些人心中不安。那不朽的生靈會過來嗎?

要知道,青銅大戟橫在天淵中,想要構建一條通道,送仙道級別修士闖過來。

在那大戟上。有一個不朽的生靈,在那裡徘徊,雖然無法闖過天淵,但誰能保證他最後也會失敗呢。

「我確信,他不付出血的代價。根本過不來,天淵鎮封邊荒,不朽者無法踏足。」孔雲龍開口。

「萬一過來呢?」那拉太君開口。

「他若是付出血的代價過來,我可以斬了他!」孔雲龍開口。

轟!

這一下子像是點燃了人們心中的一股火焰,自從開始到現在,雖然帝關未破開,但人們很壓抑,也很忐忑。孔雲龍這句話一出,讓許多人劇震,胸腔中有股血在變熱。要奔騰。

「殺了他們!」有統領大喝。

「呵,一群失敗者,也只能龜縮在城中了,看我等如何破關,將你們殺光!」

城下,一名至尊開口,身材中等,但是卻帶著懾人之極的氣勢,如同一座鎮壓蒼茫天地的魔山,屹立在城前。

此人。青色髮絲,額頭上浮現出一些道則與紋絡,伴著混沌氣,恐怖之力漫出。他身穿青金甲胄,強大無匹。

至尊,一個非常強大的修士,站在人道高峰上,可以俯視帝關這一邊的群雄。

轟!

在他的背後,浮現一隻由上萬種獸皮祭煉成的袋子。可吞吐萬物,能破開結界,散發仙道光輝。

正是乾坤袋,原本屬於三十三天,結果失落在異域,成為他們的殺人利器。

這仙道兵器源自三十三天,不被天淵所阻,可以帶過來。

帝關城門樓坍塌,城牆龜裂,的確是最好的破關機會,若是以乾坤袋轟殺,說不定真的可以讓異域千百萬大軍長驅直入。

許多人都冒出了冷汗,原本以為大戰結束了,最糟糕的情況就是閉關不出,死守便可以了。

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想象的那般,危機還在,而且非常不妙!

「螻蟻們,城破之時就是你們斃命之日,血洗此城,殺個乾淨!」另一位至尊開口。

他一身黑色甲胄,流淌烏光,身材雄健,如一頭黑龍般,帶著磅礴的氣息,屹立在那裡,俯視這一邊。

又一位至尊,在其頭頂上方,有一柄紫金錘,雖然殘缺,但是卻在散發仙道氣息,流動無上偉力。

城牆上,許多人冒出冷汗,身體發涼。

在那城下,站著的一排生靈,數十條身影,以遁一還有至尊為主力,是讓帝關修士驚嘆的高手。

並且,那些人持著仙兵!能擋住嗎?

「可敢一戰?」

下方,有人大笑,很是輕狂,看不起帝關中的修士。

哪怕不久前猶太吃虧,在帝關前遇到不可想象的阻擊,異域的生靈還是自信滿滿。

因為,他們知道,那是意外,大自在輪迴天功所化來的生靈不屬於這片歲月時空,曇花一現,終究消逝。

現在,他們叩關,誰還能相阻?

在他們的背後,有不朽的生靈俯視著,更是有無殤、梵天、猶太坐鎮,誰能相抗?沒有人可以阻擋!

「敢出來,殺光你們!」大漠中,就是那幾張年輕的面孔也在叫陣,點指城牆上的所有修士。

如果說是至尊也就罷了,連小輩人物都在挑釁,讓城牆上的一些統領感覺憋屈,恨不得撲擊下去殺個痛快。

但是,所謂的小輩真的不弱,確切的說都是大高手,身在遁一境!

「轟隆!」

此時,帝關前,又一件兵器發光,也是殘器,但是帶著仙道光輝,同樣要進攻帝關。

形勢相當的危急!

「誰敢與我出去一戰。」孔雲龍開口。

城牆上,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孔雲龍要出城,要去迎戰,那絕對是危險的!

許多人明其意,要想保住帝關,需搏命,因為,對方動用了仙道兵器,或許真的能轟開如今有裂痕的城體。

哪怕城中的仙陣已經復甦,多半也有危險。

孔雲龍這是要去化解厄難,要拒敵於城前。

「我!」

王明開口,大步向前。第一個打破寂靜,他要跟著出城一戰。

所有人都望來,毫無疑問,王明不久前立下了天大的功勞。阻擊猶太,是不世之功。

但是,現在那滴血消失了,他還能出關一戰嗎?不怕被異域至尊阻殺嗎?

孔雲龍輕嘆,他不想帶王明出去。怕天才被扼殺帝關前,不過他最後沒有勸說,因為打定注意,關鍵時刻,將王明送回帝關。

畢竟,對面也有一些年輕人出擊,或許可以先帶上王明。

「守城不好嗎?」那拉太君開口。

她不得不說話,因為,城中至尊有限,只有幾個,她是其中之一。

「好吧,被逼到這一步,我去一戰。」羅長生開口,身為一個少年模樣,清秀絕倫。

許多人一怔,就是王明都深感意外!

在王明看來,羅家跟那拉家一樣可惡,甚至疑他們心懷叵測,可是現在,羅長生要去迎敵?

「我亦去!」

一位老人開口。平日隱居城中祖壇那裡,是帝關中的無敵者,如今要出手。

接著,又一位老者走出。要去橫擊敵手。

這讓人驚異,因為,沒有人認識他,居然還有隱藏的至尊!

那拉太君蹙眉,最後不得不邁步,別人都要出城迎戰了。她身為少數至尊之一,沒有理由退縮。

「我等也去!」

一些大統領吼道,要跟著出城。

城外那些身影中,有遁一境界的修士,跟城中的統領道行相差不多,這些人想要出戰。

「王明,接太上神劍!」明月喊住了他,將他當初留在帝關的太上神劍送出,讓他防身。

哧!

一片霞光閃耀,這些人出關,來到大漠中。

「嘿,哈哈,你們還真敢出來啊,這不是找死嗎?!」有人肆意大笑,十分張狂。

一剎那,天地間,殺氣凜然,罡風浩蕩,異域的一群生靈目光冷冽,如同野獸盯住獵物般,都盯著城門前。

「不是我說,真要這樣決戰,你們所謂的高手都是土雞瓦狗,全都要被斬殺個乾淨!」

異域,有人輕蔑的說道,帶著張揚的神采,話語相當的霸氣。

這渾然不將帝關的修士放在眼中,完全將眾人看扁了。

「我等來也!」

天淵中,又有一些人走出,從老者到年輕人應有盡有,都是高手,有王明認識的熟人,也有陌生者。

有些人眸子熾盛,第一時間就盯上了王明,完全就是沖著他來的,要獵殺他。

「年輕人,幸運不會總是加在你的身上,來了就不要回去了。」有老者冷幽幽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