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小公子,小公子你快醒醒!」

貌似很長時間過去,水鈴兒被靈兒急促的聲音喚醒。他朦朦朧朧睜開眼,轉動兩下腦袋,竟又聽到了那熟悉的,「咯吱咯吱」的聲響。

他忙低頭看,自己依然是一縷幽靈,藏在白白的骷髏架子里,而剛才的稽洛山之行,猶如是做過的一場夢,沒留下任何痕迹。

等他完全清醒,又急忙地去找靈兒,卻見它已變回那粒跳動的硃砂,準備回他眉心。

他再也顧不得動作過大,就有把骨架折騰散的可能,僵硬地撐著地,幾下爬到龍牙鏡邊,眼巴巴向鏡子里張望。(未完待續。) ?一個小時以後,宇智波福山站在自己的辦公室內,透過玻璃窗,臨高看著富岳和亞索兩人有說有笑的離開,仿若一對兄弟,他面色複雜。

改變村民們對於警務部隊的看法嗎?

幾十年來積累的隔膜,真的能通過一部小小的電影破冰么?

這可是忍者之神和斑大人都沒有完成的事情,這個小鬼憑什麼那麼有信心?

不過《無間道》的故事真的不錯啊……

說起來,我年輕的時候為了抓捕毒梟,也曾卧底浪忍呢……

福山長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大門被敲響了。

「報告隊長,剛剛得到消息,昨天晚上,暗部一台重要忍具失竊,團藏長老要求我們警務部隊立刻對敏感區域進行排查,遇到可疑分子,一律收押!」

聽著部下帶來的消息,福山皺了皺眉頭:

又是把最得罪人的麻煩差事丟給我們警務部了嗎,該死的團藏匹夫!

即便心中極其不滿,但福山還是大手一揮:「傳令下去,警務部隊全體集合!」

………………

………………

風之國,砂隱村。

地處大陸西南一隅的風之國,是忍界面積最大的國家。

但是由於大部分國土都是沙漠,因此風之國的人口僅僅只有火之國的一半,富裕程度更是無法相比。

即便是在砂隱村,水資源也是極度寶貴的東西,沒有人會輕易浪費。

然而在村子邊緣的一座精緻的宅邸之中,卻有水榭依湖,柳樹環繞。

一個徐娘半老的女人,正支著傘蓋,專心致志的釣魚。

也許是湖水太小,也許是手風不順,大半天下來魚護中依然空空如也。

「姐姐,風影大人找你。」

一個中年男子的到來,打破了小湖邊的寧靜。

「海老藏,你沒和沙門那傢伙說我在釣魚嗎,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你們的。」

中年男子擦了擦汗,對姐姐說道:「確實是很緊急的事情,情報部從木葉連夜運送回來了一件奇怪的忍具,以我的見識難以分析這件忍具的用途。」

「哦,木葉的忍具?那還有些意思,希望你的情報部能真的搞來什麼好東西吧。」

……

當千代和海老藏略微收拾,出發前往風影大樓。

一個紅髮的少年鬼鬼祟祟的張望了一下,確定無人發現后,便緊接著悄悄跑出了屋子。

作為千代和烈斗唯一的兒子,千羅從小便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擁有旁人眼紅的傀儡師修鍊資源。

但是就連千代這個母親也不知道,千羅其實過得並不開心。

原因無他,對於從小學習的傀儡術,千羅其實並不喜歡。

其實對於兒子的抱怨,早些年千代是知道的,不過哪個孩子從小喜歡修行呢,她並沒當一回事情。

隨著年齡的增長,千羅已經不在抱怨,不過也只是被動的學習著母親豐富的傀儡和用毒的知識而已。

今天,見到母親與舅舅都處於忙碌之中,千羅悸動的忍者之魂再次燃起了。

砂隱村外一處空曠的砂石荒地上,烈日將千羅的影子拖得很長,然而千羅絲毫沒有覺得炎熱。

他幹勁滿滿的從懷中拿出一份捲軸,小心翼翼的鋪在了熾熱的地面上。

「果然還是更喜歡通靈捲軸啊,比起獃獃的傀儡真是帥多了!」

多年前,雨之國的領袖半神半藏來到砂隱村進行國土糾紛的談判。

談判的結果如何千羅完全不知道,但是山椒魚井伏龐大的軀體,給年幼的他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

至此之後,一顆種子在千羅的心中漸漸發芽。

然而在母親千代看來,對於一個偉大的傀儡師來說,傀儡便是他的力量,通靈獸那種東西,只是無聊的把戲而已。

她並不願意寶貝兒子將天賦和精力花費在這種無聊的事情上面。

「今天一定要成功呢!」

陰陽同修 一周以前,千羅從村子里的書庫中找到了這份通靈捲軸和一些殘缺的結印介紹。

幾天來,一有機會千羅便會來到這裡嘗試通靈術。

「亥-戌-酉-申-未!」

千羅熟練的結成了通靈之印,但是和前幾次一樣,什麼都沒有發生。

「該死的,究竟是哪裡不對呢!」 朕的皇后誰敢動 千羅懊惱的雙手撐地。

「啊!」

忽然一陣劇痛從指尖上傳來,原來是一隻蠍子蜇了千羅一下。

這種蠍子是沙漠中最常見的生物,尾針雖然鋒利,但毒性並不強烈。

「抓緊時間再試最後一次吧,被母親大人發現可就不好了。」

千羅無視了流血的手指,再次熟練的雙手結印。

「亥-戌-酉-申-未!」

「成……成功了?」

與之前不同,千羅手指上的血液與時空產生了微妙的連接,一陣奇異的扭曲感讓千羅忍不住叫出了聲。

然而下一秒鐘,隨著白煙升起,並沒有任何東西被通靈出來,反而千羅自己墜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

在一陣胡亂掙扎之後,千羅的身體重重摔在了地上。

「這裡是?」

狼狽的爬了起來,看著四周霧靄瀰漫,隱約間鳥語花香的世界,千羅陷入了震驚之中。

…………

………… ?水鈴兒隨靈兒通過龍牙鏡,穿越到稽洛山的未來,親歷了自己美好的家園,被妖族叛軍生生摧毀的一幕。

他因束手無策而悲忪,卻被雷震看出端倪,要把他和靈兒一起捏死。幸虧靈兒反應快,偷襲雷震后,及時帶他逃進龍牙鏡,回到了歸墟。

他爬到鏡子邊,用骨節手敲敲鏡面,那些慘絕人寰的場面,如爆炸、蘑菇雲、火焰、瓦礫,以及被映成一片火海的天空等等,又血淋淋出現在眼前。

諾大一面鏡子,全被這些元素佔據,懸在半空的稽洛山卻不知去向。他把畫面一點點上推,那五根粗大的,承托五嶽的萬魂奪骨鎖,也消失無蹤。本來巍峨雄奇的五座高山,此時看上去,就像五根蔥綠的,在水裡飄搖的水草,任憑一個小童探進手,都能將它們輕而易舉地連根拔起。

「我看到的這些,就是稽洛山的未來?有一天,這些慘景都會變成現實?」

白骨架子發出的「咯吱」聲,越來越頻密,說明他伏在地上,正抖得厲害,要再這麼抖下去,恐怕關節就得脫開。

靈兒的聲音又在虛空中響起。

「小公子,保衛稽洛山的誓言,你不止說過一次,可到真要履行時,你卻因這樣那樣的原因而決心動搖,以至成了一個可悲的逃兵。或許你覺得這些遭遇無法忍受,遇到的障礙也無法跨越,可你知道曦穆姑姑這一生,遭受的挫折與障礙,比你多出多少倍嗎?你不光膽小,還愛意氣用事,任性起來,隨時能把誓言忘個精光,這種處世之道,實不可取!曦穆姑姑是你至親之人,猶如你的母親,你怎能讓自己的母親,獨自承擔一切責任?還有羽風先生和江南君,你若死在蓬萊,他們將如何自處?龍牙鏡在此,除了展示稽洛山的未來,它也是隔離陰陽的最後一道屏障。你若仍要堅持去轉世投胎,那麼擊碎它,鑽過去,便可踏上六道輪迴之路。不過你若改變心意,願意獲得仙身,只需對著虛空大喊三聲『我要成仙』,歸墟便會歸還你的血肉與靈力,同時讓你獲得仙根,生出仙骨,你就正式榮登仙班了。靈兒言盡於此,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自己定奪吧。」說罷,骷髏頭額間的硃砂疾閃幾下,紅光就徹底熄滅了。

「靈兒,靈兒你不要走,你再陪陪我,讓我多看你一眼!」水鈴兒極想挽留,可又怎留得住它?

沒了靈兒的動靜,虛空又陷入死寂。他側過身,傷心地靠在鏡框上,再也不想多往鏡子里看一眼。

「靈兒,謝謝你,你又救了我一次。我水鈴兒此生交得你這個朋友,是何等幸運,可是,我卻無法時時與你相見……」他傷心自語,骨架子卻不再抖動。

此刻只要他抬起骨節手,擊碎鏡面,歸墟外那種種的痛苦與磨難,就再也與他無關,他可以輕鬆地踏上輪迴之道,投身進一個嶄新的家庭,展開一段嶄新的人生。

可是,這一生所應承擔的責任,以及還沒走完的路程,在預見了稽洛山的未來后,還忍心拋去身後嗎?還忍心就此遺忘嗎?

他,不走了。(未完待續。) ?靈兒不負獰滅天子所託,用事實告訴水鈴兒,未來他將面臨怎樣的責任。待大任完成,它便將龍牙鏡鏡魂留給他,自己離去了。

水鈴兒在矛盾里苦苦掙扎。

他雖已決定不擊碎鏡子而任性地轉往下一世,可要他連喊三聲「我要成仙」,卻依然難過登天。

他把幾節手指戳在肋骨里,算是手捂心口,發出嚶嚶咽咽的哭聲,恨不得不作選擇,索性永遠留在歸墟,哪兒都不去。可是,如果他這樣做,和逃入輪迴之道有什麼區別?不依然是靈兒口裡,那個可悲的逃兵嗎?

稽洛山需要他,六界之戰需要他,歸墟之外,他所愛所敬的每一個人,都需要他,他又怎能因一個錦書聖,或其他幾個行為自私的仙人,而放棄大局?

看來,他真的錯了,錯在心裡那股執念,錯在他鑽了牛角尖,所以才讓奸人有機可乘,淪落到了今天這地步。

想通之後,他身上的力氣忽然回來了,甚至無需斜靠鏡框,也能從地上坐起來。

不僅如此,他猛然從內心躥出一股強大的動力,動力又在瞬間衝進大腦,化作成仙的渴望,「我要成仙」四個字在腦海里顯現,已呼之欲出。

可偏在這時,龍牙鏡發出了「噝噝」的聲響,他聽得緊張,忙扭頭看,就見剛才還光滑如水的鏡面,此時不知何故,正泛起層層波紋。鏡面在像冰一樣融化,他隔近看,也已照不清自己。

「不好!上天給我的時間,原來來自羽風先生,是他用鏡魂為我設出屏障,隔開現實與六道!歸墟根本就不是久呆之處,一旦鏡魂化去,先生設的屏障消失,我的魂魄就會離開骨架,跌進六道輪迴的通道,再也成不了仙!」

想到此,他迫不及待地就要喊那四個字,可一著急,字卻卡在喉骨里,怎麼都吐不出來。

眼看鏡魂將要化盡,他不能再等,乾脆舉起骨手,對準喉骨就狠狠一擊,受這道力的衝擊,淤積在喉嚨里的怨氣噴出齒縫,他總算恢復了氣息的暢通,趕緊就對著虛空里乳白的霧氣,連呼三聲:「我要成仙!我要成仙!我要成仙!」

呼聲一出,歸墟里驚天動地的巨變,就開始了。

首先,頭頂有類似幕簾的東西被撕裂,發出「呲啦」一聲巨響,緊接著,一道灼亮的白光傾瀉而下,將他籠罩在正中央。

白光逐漸加劇,他的骨架也變輕,向上飄飛而去。飄至半空,他能用眼睛看見,一團團鮮紅的血肉與皮膚相連,從四面八方湧來。血肉一觸到他,就往骨架上貼,在經歷過死亡的恐懼后,他再度擁有血肉,感覺是那樣的柔軟與溫暖。

肉體重生的同時,他的脊柱也在發熱,並熱到火燙。他忍不住用手摸,摸到尾椎處的蠕動,似被人放進一條蟲子,不光燙手,還鑽得他又麻又癢。

「這是仙根,屬於我的仙根,正飛速生長!」他難抑喜悅之情,想翻轉身體,卻暫且不能,只好先攤開四肢,目不轉睛地盯向頭上那道白光。

這一次,他看清了,白光來自通仙湯泉的泉眼,其實是從泉眼反射的,歸墟外明亮的日光。

肉身重塑完畢,又有一眾物品向他飛來的,是玉冠髻笄、月白紗袍、束腰絲絛、雕鳳鈴鐺……等等他曾經穿戴的物件,全都由一隻無形的手,端端正正為他裝扮好。

於是從此刻開始,他再也不是一具白骨,而是做回了曾經那個,玉骨仙風的英俊少年。

當他上升到泉眼,即將跨出歸墟,一直淤積於心的力量,在這時爆發,力量化作怒吼,他在空中猛一翻轉,就筆直地站起來,鑽出歸墟水面,立在了蔚藍的蒼穹下。

他沒有踏劍,身體卻自帶浮力,無需擔心會像凡人似的栽下去。他微垂眼瞼,檢視腳下,蓬萊仙島那如詩似畫的瑤台銀闕,以及追捕他的,密密麻麻的人群,皆清晰地盡收眼底。

驀然間,他感到手握有物,一攤開手掌,那東西就飛懸上他頭頂,發出淡淡的銀月光芒。那是竹月在拜師大典時授予他的白玉仙牌,仙牌上,「稽洛山水鈴兒」幾個字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行筆力剛勁的楷書:「稽洛留仙靈宣洛。」(未完待續。) ?歸墟里,獰滅天子設定的時間到,鏡魂即將化去,水鈴兒若遲遲不作出最終選擇,就只能在龍牙鏡消失后,入六道輪迴。最後關頭,他終於喊出了「我要成仙」四個字。

歸墟外,來自各門各派的弟子,沒頭沒腦地隨大流往前趕,等趕到海邊,卻見那倒霉小子給追得慌不擇路,竟然御劍跳上歸墟,緊挨著通仙湯泉眼。

當時就有不少人在叫嚷,要他回來,有事慢慢商量,不要白白丟掉性命,可人聲嘈雜,話根本不及傳進他耳朵,他就已被吸進了泉眼。

那時武修緣已從試仙殿脫身,趕在了隊列最前面。他眼睜睜看水鈴兒被吸進去,不一會兒,乳白如瓊脂的通仙湯泉水,就變得殷紅,並很快擴散至整片歸墟水面,就知水鈴兒已死。

他心裡著實難過,想起稽洛山玄冰洞,曦穆彤曾對自己有過的救命大恩,差點落下淚來。

水鈴兒遇難的消息,經層層傳遞,功夫不大就已人盡皆知,但就算這已是定局,人們也不願離去,只是圍在海邊,議論紛紛。

捱了足有兩個時辰,當歸墟的紅水轉淡,大家才漸生去意。可正當他們開始向回走時,半空中,竟傳來了唱言官清亮的唱名聲:「稽洛留仙,靈宣洛–」

「什麼?稽洛留仙?這是怎麼回事?這靈宣洛,又是何人?」

本欲離開的人們,聽到這消息,又紛紛回頭,愕然望向歸墟方向。

這一次,他們流露的震驚,遠勝過見水鈴兒被吸進通仙湯泉眼。

只見日升的東方,一位身披五彩霞光,由頭至腳都煥發英霸之氣的青年仙子,正從歸墟的水面,徐徐升起。他長身玉立,衣袂飄飄,雖然因相隔太遠而看不清眉目,但以那軒昂的氣度判斷,不是被錦書聖喊打喊殺的水鈴兒,又會是誰?

「水鈴兒,稽洛留仙?本屆通仙大典,竟然出了留仙?我生平第一次主持通仙大典,就出了一位留仙,這是何等的榮耀!」

唱言官唱完新出的仙人名,整座仙山就陷於沉寂,幾乎所有人都不知該說什麼,只有武修緣,抖著煞白的嘴唇,說出了那幾句感慨之言。

緊跟他身後的,還有幾名資深掌門,無論是唱言官的通報,還是他的自語,他們都聽得清楚,也是驚訝得血液倒灌入腦,一下就暈頭轉向了。

一時間,從白雲廣場到東海海邊,幾萬人的場面,竟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面露神聖,彷彿正見證一場宇宙傾覆,洪荒裂變的千古奇觀。

武修緣作為唯一沒被驚呆的人,眼看稽洛留仙靈宣洛,正仙姿卓悅地立於東方天穹之下,難抑內心感動,跳上一處高台,對身後眾人朗聲道:「各位,請聽修緣說兩句肺腑之言。大家都知道,仙途漫漫,磨難重重,但凡得道成仙之人,無不是經歷了九死一生的考驗。別的姑且不論,單說這修行十年後,為獲仙根生長而飲下的通仙湯,就有可能將這十年奮鬥的光陰,化為一撥黃土。普通修仙者,已困難若此,但與留仙相比,這些磨難卻微小得不值一提。修仙者若想修成留仙,所要達到的修為程度,及擁有的靈力與心界,都要高出普通人百倍,甚至更多。他們經歷過的艱難險阻,估計我們誰都無法想象。自上一位留仙,恆山派斷簫出世后,我族至今已有逾三百年,沒再產生過留仙。今日稽洛山的水鈴兒,以稽洛留仙的身份重新出世,只能說是天意,他是上蒼賜予我仙族的希望!」

這番話,說得跟來的幾個掌門不住點頭,其餘人等,臉上也大多帶信服之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