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俏臉微微一紅,蘇雁認真說道:「我豈會放過觀看默師兄一展雄風的機會。」

李默呵呵一笑,這小丫頭年紀不大,嘴倒挺甜的,便道:「那就一同去吧,不過你這本家小姐過來,只怕引起不小轟動呢。」

蘇雁莞爾道:「那你們都保密好了,反正認識我的人也不多。」

「是是,我們當然會保密。」李高遠嘿嘿笑著,院子里幾個李家子弟也都笑了起來,意味深長。

說保密,哪裡保得住。

當初蘇雁第一次來,便早就鬧得沸沸揚揚,整個下院都知道了。

而蘇雁之絕色,那見過一次,是永生難忘。

如今她再出現,勢必令下院再度沸騰。

果不其然,這還未到廣場,蘇家本家小姐出現的消息便已傳遍了下院。

和上次不一樣,奪取了入學式第一的李默,早就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如今身邊多了個絕色女子,自然有人去打聽身份。

一得知就是上次來找李默的蘇家小姐,那消息自是如大火燎原般擴散開去。

「什麼,蘇家的本家小姐?還真有這回事?」

正在趕往廣場的路上,許青松聽到這事情,頓時大吃一驚。

張韋莊也是眉頭一皺,對傳話者問道:「你是親眼所見?」

那少年立刻肅然回道:「當然,那小姐一身衣者華美,必定是本家小姐無疑啊。」

「李默竟有這本事!先前我還以為只是無事之人造謠而已。」許青松眉頭一皺。

「這對李默而言未必就是好事,想獲得本家小姐的垂青豈有那麼容易?退一萬步說,即使這本家小姐垂青於他,本家的長輩們會認可嗎?到時候必定是棒打鴛鴦。」張韋莊冷笑一聲。

許桐等人便都笑了起來,想想也是,支族想攀上本家小姐,這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來到廣場,放眼望去儘是人潮,足足兩三千人之眾。

「默小弟!」

李驍勇從人群中冒了出來,大笑著過來招呼,一見到蘇雁,意外道,「蘇小姐也來了。」

「我來看看熱鬧。」蘇雁輕笑道。

「驍勇哥,你也進入鐵骨境了。」

李高遠一眼就辨出他氣勢的不同。

「上個月就進入這境界了。」李驍勇得意的一笑,爾後大驚道:「你小子……也踏入鐵骨境了?」

說話間,一打量李默,眼睛又是一瞪道:「默小弟你也是……」

李默微微一笑,點了點頭。

李驍勇頓時唏噓不已,眼中直是震驚。

「這麼說,默師兄你進入鐵骨境了?恭喜呀。」蘇雁聽出這話中意思,眼神中有閃過濃濃的異彩。

李默淡笑著,放眼望過人群,說道:「武道大會的規模,當真和入學式不可同日而語,數千人,有點熱鬧。」

李驍勇大笑道:「所以說這乃是下院盛事。」

這時,蘇鐵也過來打招呼。

「你們這一個兩個全都進了鐵骨境,今年我要想取得好名次那可就難了。」李驍勇苦笑一聲,又肅然說道,「關於此屆大會,爭奪前二十的熱門選手,估計你們又不知道吧?」

李默幾人都搖了搖頭,李靜在後面噗嗤一笑道:「哥,我就說吧,這有能耐的都不去研究什麼排名,就是你這種沒實力的,才天天研究這研究那。」

「你這丫頭,哥好歹也是鐵骨境。」李驍勇瞪了她一眼,然後說道:「這一次武道大會排前面的,基本上都是高年級的學員。」

說話間,他朝著遠處望了望,朝著東北角的方向一指道,「那個身材高壯的少年就是如今人氣排名榜第一的許浮生。」

眾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在東北角那邊,站著一群十七八歲的少年,其中一人格外高壯,體格魁梧,一張冷冰冰的面孔透著煞氣。

李驍勇繼續說道:「這許浮生是上屆武道大會的第二十一名,以一名之差失去了進入上院學習的機會。就在半年前,他偶得奇遇,獲得了稀有靈寶『點蒼木』,從而進入到了鐵骨境後期境界。」

「鐵骨境後期?」李高遠吃了一驚。

李驍勇說道:「他憑此也得到了英傑會破例邀請,加入了英傑會,今年乃是奪取第一當之無愧的人選。」

接著,他又朝著西北角指去,說道:「那個瘦高個子,就是此番人氣排名第二的張斜陽。」

諸人望去,便見一群少年簇擁著一個黑衣少年,瘦瘦高高,最引人的注目的,是此人竟是個斜眼。

「他這一雙斜眼還能排名第二?」李高遠一臉意外。

李驍勇沉聲說道:「高遠弟可別小看於他,此人是上屆武道大會第22名,實力僅次於許浮生。他天生斜眼,因此取名斜陽。但憑藉這斜眼,練就了一手詭異的飛刀暗器手法,上一屆大會,多少比他修為高的人都吃了大虧。而且此人經過一年修鍊,聽說修為也逼近鐵骨境後期。」

「斜眼,也意味著他有著獨特的視角,和常人不一樣。練就暗器,更讓人防不勝防。」李默淡淡說道。

李驍勇豎起大拇指道:「默小弟真是一針見血。」

話落,又道,「人氣榜第三名,是你們蘇家的蘇孝東,此人,鐵小弟你應該很清楚吧。」

蘇鐵微微頷首道:「聽過此人-大名,聽說乃是三年級蘇家族人中的翹楚。此人的一手槍法凌厲兇猛,相當可怕。」

「第四名,名叫許樵,一手棍法相當厲害。可以說,人氣榜前二十名全都被三年級生包攬。至於二年級生,也都是包攬了前一百名。」李驍勇說道。

「那驍勇哥排名多少位?」李高遠好奇道。

「嘿,本來是排名兩百多位,不過呢,自我提升境界,當一百名以內。」李驍勇笑道。

這時,另一邊,許青松一行已經抵達了廣場,直接走到了許浮生那邊。

「松少爺。」許浮生拱了拱手,周邊的學員也都抱拳行禮。

「這一屆奪取第一,當沒有問題吧?」許青松淡淡說道。

「松少爺放心,我必會讓我們許家在武道大會上成功三連冠。」許浮生傲然說道。

「那便好。」許青松點了點頭,環視了一下廣場,目落到李默身上,微微皺了下眉頭。

但是,他並沒多說什麼。

就算李默真的有殺死張昂的能耐,在這武道大會上也翻不了天。

這一點,他一點都不擔心。

李少鈞和蘇山城一行也出現在了廣場,到兩家子弟的集中處逛了逛。

未過多久,院長許昌平等人也都陸續來到了廣場。

待坐定之後,許昌平便說道:「今天這場面,可比入學式熱鬧多了,一想到又有二十位學員會進入上院學習,我便開心得很。」

「許院長可別開心太早啊,上一次,李家可是出了匹黑馬。這一次,指不定又要出些狀況。」張chun海yin陽怪調的說道。

「是嗎?那倒真得多注意注意,李家那匹黑馬,不簡單吶。」許昌平笑了起來。

聽見二人暗含諷刺,李錦方不由冷笑道:「二位確實笑得太早了,排名第四的李樵,可也有著不俗的實力。再說,還有蘇家的蘇孝東,一二名之位不見得就一定落在你們兩家。」

許昌平笑意更濃,說道:「難得李少府如此有信心,那話不多講,直接開始比賽吧。」

於是,武師開始發放號碼牌,和之前一樣,全都是根據實力排名來確定的號碼。

這一次,李默分到了150號,李高遠為190號,蘇鐵為177號。

隨著比賽開始,李默接連上台應戰,第一輪賽,第二輪賽,進程相當的快。

顯然,武師們刻意的將等級相差大的學員安排在一起,一連幾輪下來,李默遭遇的都是磐石境中期以下的對手。

予李默而言,全都是一招秒殺。 ?「150號勝出。」

「150號勝出。」

裁判不斷宣布李默的勝利,引得李家子弟頗為振奮。

但是,相比起許浮生等鐵骨境級的強者,關注度要小得多。

於高年級學員而言,更是不屑一顧。

即使是入學式第一,放在這數屆學員一同參加的武道大會上,也僅僅是排名150位,相比起排名前一百的,相差太多了。

新生再如何厲害,那也只是墊底的角色。

「150號對230號。」

在第三輪賽上,李默再度遭遇張定舉。

張定舉一臉凝重的上台,戰事未開,額頭上卻已經是冷汗直冒。

前陣子李默大敗許桐和張世久的場面歷歷在目,雖然他如今已經領悟了十方刀的顛峰境界,但是卻沒有半點自信能夠擊敗李默。

相比之下,李默則顯得悠然自得,慢步上台,負手而立,宛如閑庭散步,未有半點戰前的緊張。

「咕嚕——」

張定舉使勁咽了咽口水,爾後發出一聲厲吼,使出十二成的力道,朝著李默撲去。

人出,刀勢如洪流滾滾,一瞬便似要將李默吞沒。

一聲淺笑,李默隨手一劍,快如閃電。

饒是刀風陣陣,迷亂人眼,卻被這一劍之勢震得破碎不堪。

「鏗——」

長刀被震脫出手,高高的飛起,落在賽台一角。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還未等張定舉反應過來,李默的重劍便已經橫在了他的脖子上。

「150號勝出。」

裁判乾脆的宣布了結果,同時微微頷首,頗為欣賞李默招數的乾淨利落。

待李默悠然收了劍,轉身下台。

這時,被震驚的台下諸人才轟然爆發出議論聲。

「怎麼回事,竟然只用一劍!」

「入學式上,李默可是用了十幾招啊,更別說現在張定舉是刀訣顛峰。」

「默少的修為進展實在太可怕了,張家人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人群中,蘇雁眼中透著濃濃的異彩,俏臉上浮起半分紅暈。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少年那一劍之雄風,實在威武非凡。

台上,張定舉在嘲雜聲中回過神來,臉色驟然煞白。

那晚英傑會聚會之後,他因此更勤奮修鍊,哪知竟然不敵他一劍之威。

而且,這一劍他至始至終沒有看到是怎麼斬出來的,更連屬於哪套武訣都不清楚。

敗,慘敗!

剎時間,張定舉宛如泄了氣的皮球,傲氣被磨得一點不存。

第三輪賽很快拉下帷幕,原本近兩千學員,經過三輪賽事的淘汰,所剩者不過兩百餘人。

大部分的新生都被淘汰,只剩下李默這些在入學式上殺入二十強的新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第四輪賽很快開局,李高遠和蘇鐵等人紛紛上場,這一次,遭遇的都是高年級學員,一個個都是磐石境後期的武徒。

此時,二人才展露出鐵骨境的實力,力敗對手。

接著,許桐等人也都在大賽中紛紛展露鐵骨境的修為,一時間引起諸多議論。

「今年的新學員資質都勝過往年不少啊,這麼多提升到鐵骨境的。」

看台一角,李文定說道。

「縱然如此,也很難和高年級的學員爭風。」

李大同篤定的搖了搖頭。

「看來這次李默很難象上一次一樣創造奇迹了,縱然,他一劍就擊敗了張定舉。但換成是任何一個鐵骨境的武徒也能夠辦到。」李文定說道。

「只怕是了……一境三層,或許可以越級敗敵,但兩境之間的差距,卻宛如鴻溝,不是那麼容易跨越的。」李大同贊同的點點頭。

「咦,他上場了。」李文定說道。

北邊賽台上,李默再次登台,對手是排名120位的師哥,個塊頭,手持厚背開山斧。

「這張泰……不容易對付啊,此人力大使斧,攻勢迅猛,在磐石境後期中算是頂尖了。」李大同說道。

這時,張泰一斧杵地,粗聲粗氣的說道:「聽說你就是入學式第一,正好,就讓老子來掂量掂量你小子的實力。你要注意了,我的『衝鋒斧』一旦施展開來,宛如攻城巨錘,霸道之極,其勢之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