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雲裳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與林陽解釋了起來。

原來,林雪柔繼承了生命聖女的意志,這樣的話,她會想著怎麼復活元陽,對於林陽是很不利的。對於林雪柔來說,也是一個殘缺的存在。

在林雪柔使用的石女禁術之後,她也成功的把殘缺暴露了出來,所以才會出現之前的那些事兒。

雲裳他們所在的雲家,這麼多年,一直都尋找著林雪柔,因為雲家的人是生命元聖的後人,他們家族的人和姜家的人能夠聯合起來,將林雪柔真正的覺醒。

之前,姜家的人為了讓林雪柔穩定下來,使用了覺醒的力量,但是這股力量只是積蓄了下來。

林雪柔見不到林陽,自然穩定了下來。而雲家的人激活了那股力量,讓林雪柔徹底的覺醒了。

「你這一次不用害怕了,雪柔姑娘肯定不會出現之前的那種狀況了。」雲裳一笑,然後說道。

「那你們以後怎麼辦?」林陽看著雲裳,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雲家這一次沒有進入紫晶主神的神國,而且這一次又招惹了雷神教,雷神教的兩位主神都因為他們身受重傷,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聽了林陽的話,雲裳一笑,然後說道:「投奔你唄。我們將你的女人後患解決了,你也要幫我們解決後患。對不對?」

林陽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好,你們雲家的人,我也收下了。」

「雲家的人果然和你說的一樣,投奔了林陽。」漆黑的黑袍下,一對血紅的眼睛複雜的看向上方。

那個紫色水晶雕刻成的王座上,紫晶主神披著一件紫色長袍,腳下踩著血紅色的高跟鞋。

她將杯中的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後一笑說道:「當年雲波投奔我的時候就說過,他們這一脈,有著一個任務。這個任務肯定和生命元聖有關係。生命元聖那個傢伙當年那麼善良,我猜也能夠猜得出是為什麼。」

「海神最近也有所動作了。」姬墨的聲音依舊沙啞,紫晶主神的杯子停頓了一下,然後直接摔在了地上:「我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不要跟我提這個男人。」

姬墨的身體下意識的閃到了一旁,可下一刻,他的身體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我讓你躲了嗎?」

「對不起,主神大人,是我錯了。」

紫晶主神深吸了一口氣,過了好久,她才長出了一口氣;「記住,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他,還有,將你得知他的情報,全都給我寫好,呈上來。」

「知道了,主神大人。」姬墨點了點頭,然後退了出去。

「紫晶,你的脾氣越來越差了。」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老嫗在屏風的後面走了出來。

在屏風的另外一面,一個穿著黑袍的老嫗也點了點頭。

紫晶閉上眼睛,然後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是啊,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我恐怕挨不過這一次的神國神劫了。」

「莫慌,有我們兩個老太婆在,不會讓你出事兒的。」紅袍老嫗先是一愣,然後咧嘴一笑說道。

「婆婆,你們也護著我太多年了,我只是希望,能夠完成當年答應生命聖女的事兒,都這麼多年了,我堅持了這麼多年,我多希望,當年隕落的是我,而不是她啊。」紫晶在紅袍老嫗的懷裡嗚嗚的哭了起來。

「好孩子,你善良,所以你選擇了活下來,我們兩個老太婆當年是照顧聖女的,知道你心裡的苦。你不要著急,那一天就快到了。」

「是啊,那一天就快到了,我還要見證那一天的到來呢。」紫晶主神深吸了一口氣。

天境位面之中,雲家的人到來讓很多人都十分的驚訝,就連巫洪和秦晃都十分的意外。而聽說,雲家的那位主神已經隕落了,秦家的人似乎長出了一口氣。

「雲家的人以後都在聖靈城這邊。雖然說,天境位面如今剩下了很多人,但他們的實力都比較弱,當年實力強的人都被入侵者滅掉了,有雲家的人管理和教化,我覺得比較合適。滾石前輩,您覺得呢?」林陽看向了滾石,然後問道。

滾石巨獸點了點頭:「只要他們都活著就好了,你給他們的生活已經不錯了。他們有能力,會自己爬起來的。」

「您這麼想就好。」林陽點了點頭,然後將事情吩咐了下去。

靈草已經開始種植了起來,林陽看到那些靈草都種植的差不多餓了,他便想起了當年的葯界三大家族。

葯家,丹家還有火家,這三個家族當年給了林陽很大的幫助。如果林陽種植靈藥的話,將他們接過來,應該能夠得到很大的好處。 林陽其實在靈猿位面的時候,就有想過葯老這些人了,尤其是他和丹塵還有葯香香關係都不錯。

林陽安排了一下雲家的人和林雪柔后便提出了要回到元陽位面一趟。

林陽是來自元陽位面的,而且九蠱十八寨之中,剩下的十六寨都在元陽位面,聽說林陽要回去,巫洪決定跟隨林陽一起回去。

姚嬈自然也會與林陽一起回去,倒是林雪柔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雲家的人,林陽要離開,她便留了下來。

就這樣,林陽巫洪和姚嬈三個人一起出發前往了元陽界。

林陽這一次出行十分的秘密,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來到登天學院的時候,登天學院的那些人都十分的意外,聽說林陽在暗語界已經有了很大的家業,這些人也都笑了起來:「不錯,不錯。這樣我們也放心很多。」

「是啊,如今登天學院也很尷尬,對了,我聽說,元陽大人又出現了,還是在暗語界。」姜洋站在林陽的身旁,然後問道。

林陽點了點頭:「是的,不過他的記憶出了一些問題。而且行蹤比較縹緲,似乎正在尋找著什麼。還有就是,影子似乎一直有什麼目的。」

「這個我已經知道了,紫晶傳訊給我了。沒想到,影子竟然還想著那件事兒,這件事兒我們這些老傢伙會和他交流的,肯定不會牽連到你的。」姜洋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見姜言這麼說,便沒有繼續說什麼。

巫洪一直催著林陽去神蠱寨,不過林陽在登天學院確實還有好多人要拜訪,只能等了好些天。

半個月後,林陽和巫洪一起離開了登天學院,前往了九蠱十八寨的神蠱寨。

九蠱十八寨這裡之前因為敲響了喪鳴鐘,所以變得荒蕪一片,此時已經又昌盛起來,而且,附近的山脈上,蠱寨明顯變多了很多。

用巫洪的話來說,因為暗語界和元陽界又連通了,屬於蠱師的天地法則可以溝通了,所以神蠱寨的一些強者肯定能夠突破到主神界,這樣的九蠱十八寨才是真正的九蠱十八寨。

林陽走入神蠱寨的時候,果然感覺到了很多股強大的力量,不一會兒,屬於九蠱十八寨的三十名神王便出現在了議事大廳之中。

而母皇和楊嬌也笑呵呵的看著林陽:「我就知道,深淵蠱寨的人肯定會跟過來,這一次,我們九蠱十八寨可以說是徹底崛起了。」

林陽也點了點頭:「真沒想到,這暗語界和元陽界打通之後,收穫最大的竟然是九蠱十八寨,難怪雷神教的人老實了很多。」

「雷神教的人已經向暗語界發展了,他們以後肯定是你們最大的對手,因為他們在元陽界已經待不下去了。」楊嬌一笑,然後說道。

巫洪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那不知道,眾位有沒有心思也去天境位面啊。」

楊嬌看了一眼身旁的母皇,母皇卻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在這裡習慣了,而且,我們在這邊已經紮根了。雖然說,天地法則上,暗語界更適合我們,但是,生存環境,還是我們這裡好,要不然,當初的九蠱十八寨也不會只有一個寨子留在暗語界。」

「其實過去不過去,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不是嗎?我們九蠱十八寨一脈相連,你們在暗語界就算出了什麼事兒,我們也會幫忙的,這一次,我支援你們一批蠱蟲好了。」楊嬌也是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而巫洪的臉色明顯變得難看了很多。

「這些傢伙,真是狗眼看人低,他們明明明白我到底是什麼意思。」巫洪回到自己的房間后便一拍桌子,然後說道。

「好了,注意一些。形勢逼人,畢竟,這不是當年的那個時候了,而且,楊嬌說的很對,既然人家能夠在這裡發展的很好,何必去天境位面和我們一起從頭開始呢?」林陽瞥了一眼巫洪,然後說道。

巫洪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久,他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得到一批蠱蟲也好。我們那邊畢竟需要發展。」

「等我將葯界的人能夠接走的話,應該就不會出太大的問題了。」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葯界的人會和你一起走嗎?」巫洪皺了皺眉頭,按照他的想法,九蠱十八寨的人會和他一起離開,可是九蠱十八寨的人並沒有。那葯界的人呢?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放心吧,葯界的人和九蠱十八寨的人是有差距的,最大的差距是,葯界三大家族的人實力都不強,最擅長的可能就是煉丹了,而我們那邊有那麼的靈藥,對於他們的吸引力還是很大的。」

巫洪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其實,我們深淵蠱寨也有很多煉丹師的。」

「這個我也十分的清楚,但是,巫洪你沒有考慮到,深淵蠱寨的煉丹師,都是煉毒和解毒丹藥的煉丹師,而葯界的煉丹師,是全面的煉丹師。」

巫洪點了點頭:「我懂你的意思了。」

巫洪也明白,林陽之前拉攏雲家,秦家還有天境位面的人,其實都是對他們深淵蠱寨的削弱。

深淵蠱寨在天境位面之中,對於林陽來說,可以算是手下最強大的一支勢力。

雖然說,有巫靈在,林陽能夠信得過巫洪等人,但是巫洪等人掌控太多的權力,對於林陽的統治還是很不利的。

所以,林陽削弱巫洪的權力,巫洪還是比較認可的。在這之前,那三位神王就與巫洪提到過。

而巫洪想要讓九蠱十八寨統一是因為這是深淵蠱寨這麼多年的夢想,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那些蠱寨的人根本就不買單了。這讓巫洪十分的不爽。

「那就去一趟葯界吧。」巫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去葯界之前,又去拜訪了胡圖。

胡圖因為有了寒吼之後,便沒有生活在登天學院,寒吼不喜歡登天學院的生活,他們兩個住在一個叫做凝霜的寒潭。

林陽來到凝霜寒潭的時候,胡圖正在整理草藥,這些東西都是寒吼平時要服用的東西。

看到林陽過來,胡圖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我說小寒啊,這一次,你可有口福了。」

寒吼抬起頭看向林陽,然後咧嘴一笑說道:「我認識他,他叫做林陽。」

「哈哈。林陽,聽到了沒,我家小寒還認識你呢。你說你這個小子,自從去了暗語界之後,也不知道傳訊給我,有事兒就傳訊一聲嘛,傳訊給我,我也好準備一些東西招待一下你。」

看著胡圖滿臉笑容的樣子林陽撇了撇嘴,然後說道:「我還不知道您,您知道我來了,肯定要裝成一副特別窮的樣子,然後讓我給您好處。」

「我現在也很窮啊,你看,我和小寒連丹藥都吃不起了,只能吃一些靈藥,快給我看看,你帶來了什麼禮物了。」

林陽白了一眼胡圖,不過還是遞給他了一枚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之中有一些在藍章一族交易來的靈木,還有一些靈藥,拿到靈藥,胡圖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不錯,不錯,有好東西能夠想著老頭子我,老頭子我很高興。」

林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前輩,您離開登天學院后一直都呆在這兒,有沒有想要去暗語界逛一逛?」

「你想讓我跟你去暗語界?」胡圖皺了皺眉頭,然後目光落在了寒吼的身上:「你的目的是寒兒吧。」

「這也瞞不過您,沒錯,寒吼大哥的實力擺在那兒,有他的話,我的老巢會安全很多,我現在在天境位面,哪裡有靈樹秘典,我要在哪兒種植很多的靈藥。我相信,丹藥對於寒吼大哥和您,都可以充足供應的。」

「不要用那些東西來誘惑我們,我知道你們的位置就好了,有時間,我們會過去的。」胡圖長嘆了一口氣,卻拒絕了林陽的邀請。

林陽邀請胡圖沒成功,對於邀請葯老他們,也抱了懷疑的態度,畢竟,葯界乃是丹,葯,火三大家族的根基,他們真的願意離開那裡跟隨自己去天境位面嗎?

林陽沉默了起來。看著林陽有心思,胡圖又跟林陽說,他要和寒吼最近出去走走,或許會去林陽那邊的。

林陽知道胡圖這是在安慰他,便跟胡圖說了很多天境位面的事兒。

胡圖聽了林陽的話只是點頭,卻並沒有回應。林陽只好在胡圖所住的地方呆了三天,然後便趕往了葯界。

林陽曾經不止一次來過葯界,可是這一次他剛剛過來,就發覺似乎有一些不對。

葯界已經破敗的不像樣子,三大家族的人也已經不在了。巫洪看了一眼四周,然後皺了皺眉頭:「這個玄界應該是被破壞掉,似乎是發生了一些很慘烈的戰鬥,這裡以前應該是葯田,也被毀的差不多了。」

「嗯,你將蠱蟲放出去,看看四周什麼地方還有活人,查看一下到底出什麼事兒了。怎麼葯界會變成這個樣子。」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巫洪在腰間拿出了一個蟲囊,然後扔了出去。漆黑的蠱蟲在蟲囊之中飛出,巫洪閉上了眼睛。

不一會兒,巫洪忽然睜開眼睛說道:「我發現了一隊人,他們似乎正在趕路,就在我們不遠處的地方。」

「走,我們過去。」林陽點了點頭,然後和巫洪一起趕了過去,因為兩個人的速度都很快,那隊人還沒有走遠,就被林陽兩個人攔住了去路。

看到林陽和巫洪,隊伍為首的那個白袍少年先是一愣,然後說道:「你是林陽。」

「你是?張牽。」林陽沒想到,他竟然在這裡見到了張家的那位大少爺張牽。

張牽看到林陽后就直接哭了出來:「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回來的,你快去救救我姑姑吧,我姑姑和葯香香姑姑都被抓起來了。」

「怎麼回事兒,你仔細說說。」林陽深吸了一口氣人,然後說道。

原來,自從林陽離開之後,金翅大鵬一族和張家的日子好過了很多,不過他們沒想到,萬妖山的人忽然被拉提斯一族的人滅掉了,而拉提斯枯枝直接統治了萬妖山。

有幽木王朝和萬妖山兩大勢力的聯合,金翅大鵬一族和張家很快便覆滅了,兩個家族的老祖宗也沒能活下來。只有巨神張仙兒利用火鳳船帶著張牽兩個人逃到了葯界。 葯界三大家族的老祖宗都知道,他們早就站在林陽這邊了,自然沒有辦法脫身事外,所以便凝聚了力量準備與幽木王朝一戰。

可是戰鬥太懸殊了,三大家族損失了很多人,老一輩的人,也只有葯老一個人活了下來。

葯老將張牽等人都聚集在了一起,他們商量過後決定在位面之中隱居起來,這樣可以等待林陽回歸。

葯老等人一直都相信,林陽會回來的。

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放心吧,救人的事兒,就交給我們吧,你前邊帶路。」

張牽點了點頭,張仙兒和葯香香剛剛被抓不久,應該還在葯界之中,林陽他們這個時候過去,應該還能夠救下她們兩個。

林陽和巫洪對視了一眼,便快速的帶著張牽幾個人趕了過去,可是張牽幾個人的實力太弱了,根本就跟不上林陽和巫洪的速度,巫洪乾脆直接將張牽夾在了腋下,然後讓剩下的幾個人等在原地。

就這樣,林陽和巫洪趕到了拉提斯鬼樹在葯界的營地。

這個營地還是很大的,他們是常駐在這裡,專門對付葯界這些殘留的人。

而張牽說,如果不是葯界這裡還有很多葯田,他們也不會回來的。

林陽能夠懂丹修對於靈藥的那種不舍,不過葯香香和張仙兒,還是太魯莽了。這些傢伙,明顯就是用那些葯田在吸引他們。

「前邊就是那些葯田吧,等我們離開的時候,將這些葯田也帶走吧。」巫洪看了一眼林陽,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嗯,都帶走,而且我聽說,拉提斯一族的人也比較擅長培養靈草,當初那位拉提斯一族的煉丹天才還讓我印象深刻啊,我覺得,我們等在這邊擺平之後,我們也要去一趟拉提斯的幽木皇朝,將那邊的葯田洗劫一下。」

「哈哈哈,這個主意好,我喜歡。」巫洪點了點頭,而他伸出手,將張牽扔到了一旁。

張牽一滾,直接站了起來:「林陽,這老頭是誰啊,這麼牛,這速度,還有這實力,我靠,你現在都混的這麼好了?」

林陽白了他一眼,然後說道;「叫巫洪前輩,這一次我回來就是來接你們的,以後你們都跟我混。」

「真的,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回來的,你都不知道,我們這些年受了多少苦,我其實都想要去尋找過你,但是我姑姑怎麼都不同意。」張牽長嘆了一口氣,不過他的目光還是落在了巫洪的身上。

巫洪此時已經放出了蠱蟲,然後雙手結印,讓這些蠱蟲變得兇猛起來。

「注意一下,別傷了這兩個女孩。」林陽一揮手,張仙兒和葯香香的樣子出現在了巫洪的面前。

巫洪點了點頭:「放心吧,不會的。」

蠱蟲嗡嗡的叫了兩聲,便飛了出去,很快,拉提斯營地之中傳出了慘叫聲。

張牽的眸子一凝:「這就是葯老說的蠱蟲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