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朱西瑞仔細打量那三根管子與朵羅令身體連接處,那裡正不斷湧現出那種跳躍遊動的『綠豆新芽』,這些『綠豆新芽』出來后沿著管道向外面游去。

「朵羅令,能說話了嗎?」朱西瑞停下對那些管道的觀察,看著朵羅令扭曲著的臉問道。

「咕……嚕嚕……」

「好吧!那我問,你點頭或搖頭。這個過程要多久過去?」朱西瑞見朵羅令發出不了聲音便改個方式交流。

朵羅令先點了點頭,而後又搖了搖頭。

朱西瑞想朵羅令第一次點頭,說明這一過程應該時間不會短,而後的搖頭可能是怕朱西瑞棄他而去。

「超過一天?」

朵羅令搖頭……

「小於半天?」

朵羅令臉部一陣痛苦扭曲后艱難地點了點頭,朱西瑞心下也安定了下來,要真讓他在這裡等上半天或是一天,他還真沒有那個時間。

「四小時以上?」

朵羅令搖了搖頭……

「小於四小時?」

朵羅令點了點頭……

「兩小時以下?」

朵羅令繼續點頭……

「一小時以下?」

朵羅令再次點頭……

「半小時以下?」

朵羅令馬上搖頭……

「好吧,也就是說一小時左右,我等你結束了再說。」朱西瑞說完,看著姬雅問道:「那黑管道里是納米小黑蟲嗎?」

「嗯。」姬雅肯定地回答道。

「你能控制它們嗎?」

「可以!」

「能融合加強自身實力嗎?」

「西瑞哥,我沒試過吸收別人的,也不知道吸收融合後會有什麼後果。」姬雅有些擔心地看著朱西瑞。

「哦,那算了!你知道那些『綠豆新芽』是什麼嗎?」

「不知道!」姬雅也在盯著那三根管道中的『綠豆新芽』出神。

「試試控制它們!」

「不行!」姬雅試了試失望地回道。

就在她撤去精神力控制時,那些黑色管道中的納米小黑蟲突然瘋狂撞擊管壁,這些蟲子太小了,所以在朱西瑞他們看來是沒有任何的變化。

只是接下來一陣『嗶嗶叭叭』管子爆裂聲,將兩人目光吸引到那三根黑管道上。

又過了一會,管道有了進一步的變化,靠近朵羅令的一段已經留白,顯現出水晶管道本身透明狀態。

再接著,水晶管道開始斑裂,裂口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大。

「不好,管道里的納米小黑蟲不再進入朵羅令的身體,而是要撞開管壁出來。姬雅快過來!」朱西瑞極速反應,一把拉過姬雅,讓她躲在他的身後。

「西瑞哥,有我在,那些小蟲子不會傷害你的。」姬雅說道。

「啊?也是哈!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朱西瑞一臉尷尬地說道。

「叭嚓」一聲,三根有納米小蟲子的管道全部斷裂,所有蟲子源源不斷向姬雅四周擁來。

姬雅知道朱西瑞不喜歡這些小蟲子,便坐了下去,不一會所有出來的納米小黑蟲都在快速融入她的體內,一直持續了有四十幾分鐘,那三根管道中終於不再有納米小黑蟲出來。

「姬雅,你沒事吧!」朱西瑞用手輕輕觸碰了一下姬雅問道。

姬雅並沒有給他任何的回應,依舊學著朱西瑞時常做的那樣,盤腿閉目端坐在那裡,整個周身包括漂亮的臉蛋都被黑色籠罩著。

「你女朋友完蛋了,要不了多久就會只剩一副乾乾淨淨的骨架,你還是快跑吧,指望不上你來解脫咯。」朵羅令在黑蟲不再進入他的身體兩分鐘后便恢復了過來,絕望地說道。

「閉嘴!你才會變成一堆爛骨頭呢!」朱西瑞憤怒地罵道。

「呵呵,我倒是希望自己能變成一副爛骨頭,可惜他們把我的身體弄得就算撕裂成千百萬塊也死不了。快走吧,再不走一會就會有人來維修設備,到時候你要是被他們抓住,也會落得跟我一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朵羅令似乎很真誠地說道。

「你為什麼要這麼關心我的安危,這好像不符合我們間的關係吧?!我可是殺你弟弟的仇人!」朱西瑞疑惑地問道。

「是啊!殺我弟弟,你是該死,可我也知道你向吉王提議要善待我的家人,讓我的父母和其他親人依舊衣食無憂。

此恩此德我朵羅令還分得清,何況我那弟弟的死也是罪有應得,要說他的死,責任在我不在你,是我一直對他太過溺愛,以致他橫行鄉里,壞事做盡。

好了,快走,來不贏解釋更多了,出去後記得幫我照應下我的父母,我來生來世做牛做馬再來報答你的恩德。」朵羅令語帶焦急,雙眼流淚地說道。

「你的話讓我感動了,誰讓我心軟呢,放心吧,就沖你剛才的一番話,我一定會救你離開這裡,你的父母還是你自己去照應吧!我沒有照應別人父母的習慣。」朱西瑞並沒有離開的意思,看著水晶瓶里的朵羅令回答道。

「你救不了我的,我的身體里被注入了他們稱作『納米小黑蟲培養基』的液體,這種液體已經融入到我身體的各個部位,現在除了頭還是我自己的,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一個大的人形培養基。」

「別說那麼多,我說過會救你就一定有辦法救你!」朱西瑞說道。

他之所以在這裡大包大攬,那是因為他相信空間里經過馬鈴兒進一步改裝過的醫療救治倉的能力。

(未完待續……) 第七間基因融合體樣本庫中,朱西瑞站在了門后,外面兩串腳步聲『踏踏踏』地由遠及近。

過了一會,門被打開,進來兩個技術人員,他們帶著頭盔,渾身包裹在密封的實驗服里,手裡提著一個維修工具箱,一進到房內就看到打坐在地上的姬雅,他們小心地接近了過去。

朱西瑞也不遲疑,快速兩掌砸在他們的后脖頸處,雖然兩人穿著厚厚的實驗服,可是在朱西瑞的掌力之下,連一聲呼救都沒來得及便暈倒在地。

朱西瑞迅速扒下了他們的實驗服,將兩人一番捆綁后丟到一個水晶瓶的後面。

做完這些朱西瑞看向姬雅,她臉上的黑影已經退去,眼睛慢慢打開。

「西瑞哥,這些納米小黑蟲竟然是無主的,而且與我的基因十分的契合。」姬雅疑惑地說道。

「先別管這些,你身體怎麼樣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我挺好的。」

「嗯,剛才還真是讓我擔心,下次別太冒險了!」

「哦,知道了!西瑞哥,我們走吧!」

「等等,我先救個老朋友!」

「西瑞哥,謝謝你還認我這個朋友!你們走吧,走前在我頭上開一槍就好!」朵羅令說道。

朱西瑞也不說話,走到水晶瓶前,將上面的瓶蓋推開。

「收!」

朵羅令消失在水晶瓶中,幾根原來連接在他身上的管子被拽脫了出來,露出亮晶晶的針頭在瓶內晃蕩。

接著朱西瑞與姬雅也回到了空間治療室,朱西瑞將朵羅令放進醫療救治倉內。

鎏翼菲等人知道朱西瑞回來,也都來到治療室。

「為什麼要救他?花那麼多資源救他值得嗎!」吉王、馬鈴兒有些不解地問道。

朱西瑞將黑浩族秘密實驗基地的過程詳細介紹了一遍。

「他的領導能力不錯,良心還沒完全泯滅,葛希米族的事,有他的存在就還有轉機。」朱西瑞最後說道。

「嗯,西瑞哥考慮的周詳,希望他被救活后,能夠真正造福葛希米族民眾。」吉王說道。

眾人說話間,醫療救治倉『嘀……嘀嘀……』地響起,朱西瑞走上前打開艙蓋,將朵羅令扶了出來。

「感覺怎麼樣?」朱西瑞關注地問道。

「感謝西瑞上人的再造之恩,從今往後我的命就是西瑞上人的,願終身追隨西瑞上人!」說完他便雙膝跪地給朱西瑞行叩拜大禮,對他的稱呼也改了口。

「好了,起來吧!我們先一起去那個秘密實驗基地再說,那裡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解決呢!」朱西瑞扶起朵羅令說道。

才一說完朱西瑞、姬雅和朵羅令便再次出現在剛離開的那間『第七代基因融合體樣本室』內。

「這!……我在做夢嗎?!」朵羅令奇怪地看著朱西瑞,又偷偷伸手在自己腰上使勁掐了一把:「啊……痛!」

「別掐了,這不是做夢,你是真的獲救了,西瑞上人是白叫的,他可不是你們這樣的凡夫俗子能夠想明白的!」姬雅一本正經地說道。

「是是是!」朵羅令一臉虔誠地應道。

「朵別極,你知道先前那些『綠豆新芽』是什麼嗎?」朱西瑞問道。

「嗯,那是九幽噬影母體幼體,黑浩族人已經可以通過這樣的辦法批量培育出簡化版的九幽噬影。」

「簡化版!?」

「嗯,這種九幽噬影與真正的九幽噬影差距很大,智力有些低下,能被植入式神經刺激晶元控制,就是相當於我們訓練的騎獸那樣,不斷對九幽噬影大腦的反覆刺激,讓它們在一段時間的馴化后形成條件反射。」

「你是說他們已經製造出了很多這樣的九幽噬影!?」

「是的,但是數量還沒有達到同時對多國進行攻擊的程度,所以他們還在全力培養這種簡化版九幽噬影,西瑞上人,我們一定要去制止他們,不然這個星球上就沒幾人能夠僥倖存活了。」

「嗯,難道他們不知道各國都有碲鐠鋱鐳TePrTbRa264粉末能有效殺死這種九幽噬影嗎?」

「知道,但是他們會以數量來取得主動權,聽說他們近期又在不斷加強九幽噬影對碲鐠鋱鐳TePrTbRa264粉末的抗性鍛煉,並取得了不錯的成效。」

「你是說碲鐠鋱鐳TePrTbRa264粉末已經殺不死它們了?」

「嗯,至少沒有以前那麼容易被碲鐠鋱鐳TePrTbRa264粉末殺死了。」

「你說這些九幽噬影大腦中有控制晶元,那控制中心在哪裡你知道嗎?」

「知道,只是那裡防衛太嚴,我們可能進不去。」

「沒事,你帶路就好,我們走吧!」朱西瑞說完拉著姬雅的手就往門外走去。

在朵羅令的帶引下,他們很快就來到一處電梯門口。

「從這裡向下,在D37層出去就是通往控制中心的通道,通道的兩邊各站著12個手持槍械的特種兵,並且通道的空間中有看不見的激光防衛網,只有那些士兵才知道那些激光防衛網什麼時候會關閉,什麼時候會打開。」朵羅令站在電梯門口介紹道。

「嗯,我們進去吧!」朱西瑞說完走入電梯,姬雅立即跟上,朵羅令隨後也跟了進去。

電梯很快向下快速落去,一個扁長的小視窗顯示著所到的樓層數。

此時朱西瑞與朵羅令已經穿戴好了實驗服和頭盔,而姬雅則被臨時傳進了空間里。

電梯門打開,通道兩邊的所有士兵立即抬槍就指向他們。

「檢修工6983,6984前去控制室檢修設備,請求通過。」朱西瑞用十分地道的黑浩族語言喊道。

一個屏幕突然從通道頂上落了下來,顯示屏上一個很老的黑浩族人轉過身,此人額頭前突,雙眼堅定到冷漠,一看便是極好榮華富貴,酒色財氣之人,他正面看向兩人:「第七代基因融合體樣本庫出了什麼情況?」

朱西瑞將三根斷裂開的管道圖通過手上的通訊器發了出來。

黑浩族老人看了看那三根斷裂的管道說:「那些納米小黑蟲有沒有逃跑?」

「沒有,我懷疑是主控系統出了問題,所以要去主控室檢查。」

「小海子,你的聲音怎麼有些沙啞了?」顯示屏中的老人突然地問道。

(未完待續……) 「昨晚不知道吃壞了什麼東西,今天一早起來就這樣了!」朱西瑞趕緊圓謊道。

「哦,那你解決好這次的故障就休息幾天吧。」

顯示屏向上縮回,朱西瑞長噓了一口氣,還好沒被那個老傢伙發現。

在那裡又站了一會,正在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向前行走時,那些站的筆直的士兵卻開始走動了起來,並相互交談著

現在的通道激光防護網一定已經關閉,否則那些士兵肯定不會隨意走動,於是他當即大膽地向著主控室走去,朵羅令緊緊跟隨在他身旁。

來到主控室門前,他們又犯起難來,他們兩的掌紋肯定是開不了面前這扇門的。

「小海,站在門外發什麼呆呢?」離得他們最近的士兵顯然認得朱西瑞這套工作服的主人,奇怪地問道。

「哦,我穿著工作服不方便,你過來幫我開下門。」朱西瑞盡量低著頭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臉說道。

「哦,也是。」士兵無疑有它走過來把門打開。

「謝謝!」

「跟我你客氣什麼啊!」

朱西瑞與朵羅令快速進入主控室內,房門關上,他開始在主控操作台上操作起來。

「請輸入登錄密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