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有什麼話就說出來了,磨磨唧唧的。」王肖不耐煩道,他現在正心煩著。

「真的要在這裡說嗎?」服從還是有些猶豫。

王肖直接「啪」的一巴掌打下去,怒道:「難道你聽不懂我說的話嗎?」

「是………不是,我……「服從嚇得連忙跪在地上磕頭。

緊接著,服從說道:「老……老爺,是魔教,魔教有人突然攔截了我們的草藥,並且已經燒毀了一半,還有一條路恐怕那裡的草藥也是不保了。」

「什麼!」聽到此話,王肖瞪大了眼睛。

誰敢劫他們煉丹公會的葯?這在星殞嶺之中根本就不可能發生,可魔教遍布天下,無論是暗影,還是七十二宮想玩他,易如反掌。

這不由讓他回想,自己到底幾時惹了魔教的人?

要說惹,倒是有幾個,可那些都是小角色,怎麼可能會如此興師動眾?

「走,回去。」王肖低沉道。

「怎麼,這一次煉丹公會還想賴賬?我的兩件神兵……」林逍不由笑道,這句話再次如同針刺一般扎入王肖父子的心。

但奈何這裡並不是只有林逍一人,要不然王肖一定要親手鎮壓此子。

如此狂妄!

「現在我身上沒有那麼多的現金,等下次你過來煉丹公會拿。」王肖說道。

林逍可不買賬了,道:「這樣可不行,我一個小小武者去你們煉丹公會?要是還推遲那我豈不是很虧?」

說這話的時候,林逍不由看去軒清雅,意思很明確。

軒清雅自然是要站出來說話的。

「這樣吧,我玄天閣也不是那麼不講情面的,待會我先幫煉丹公會付清賬單,到時會有人親自上門要回賬單,這樣可以吧?」

王肖暗怒,他算是看出來今天的確對自己不利,或許真是倒霉日子。

本來,他想再拖延,畢竟兩件神兵的價格,對於他們煉丹公會來說簡直就是大出血了。

讓林逍上門來拿,他還真不信能翻出什麼風浪。

可現在玄天閣的閣主都開口了,他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好!」

氣憤的說了一句,王肖也是急匆匆的離去,畢竟那邊的事情可不容耽擱。

「林逍,今後我一定會超越你的,今日你對我的恥辱,我會加倍奉還!」王嵩咬牙切齒,也是氣憤離開。

林逍可沒完全放在心上,或者說他壓根就沒把王嵩放在心上。

之前沒有,現在沒有,往後也更加不會。

至於恥辱,林逍的確想不明白,明明是王嵩自己咎由自取。

「不過,血月宮倒是出手挺快……」林逍低喃一笑,那煉丹公會的事情,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做的了。

雖然血月宮是七十二宮之一,但是因為剛剛成立,所以整體力量並不是很多。

可要對付一個煉丹公會,還是可以的。

要不是先前徐菲月說煉丹公會與朝廷有些牽連,或許林逍下一個目的就是毀了這煉丹公會。

和林逍作對的人,從來都沒有好下場。

「哈哈,真是英雄出少年,沒想到小小年紀就是有如此的成就。」徐孤南哈哈大笑走了過來,不由拍了拍林逍的肩膀。

林逍尷尬一笑,道:「伯父,要是努力,人人都可以。」

林逍這句話,自然是謙虛了。

「月兒能和你當朋友,真是她的福氣啊。」徐孤南繼續調遣道。

「爹……你胡說什麼呢?」徐菲月不由臉頰微紅,隨即臉色有些擔憂起來,道:

「爹,爺爺他……」

「哎,罷了。月兒有空去看看你的爺爺吧,這一次的事情不要告訴他。」徐孤南嘆道。

徐菲月黯然的點了點頭。

軒清雅這時笑道:「你們似乎把今日的主角給忘了吧?」

「怎麼能忘?小友如果有空,不妨到我府上做做客?」徐孤南哈哈一笑,伸出手臂做出客氣的姿勢。

這,是對同輩人的客氣,雖然林逍不是同輩人,但顯然徐孤南在某些方面上非常的佩服林逍。

林逍自然不會拒絕,想了下后,便道:「要不現在吧?我或許之後沒有什麼時間。」

「那當然最好,而且徐菲月在煉器上也有許多的不懂,你們兩個倒是可以一起探究一下。」徐孤南笑道。

徐菲月白了一眼自己的老爹,這都在想什麼啊?

「既然如此,我也準備要走了,林逍拿你的黑卡出來。」軒清雅說道。

黑卡?聽到這個,徐孤南不由一愣的看去林逍。

林逍點了點頭,拿出一張一道金紋的黑卡,遞給了軒清雅。

這不由讓徐孤南瞪大了眼睛,咽了口唾液看去自己的女兒,可卻在自己的女兒神色上看到的是平淡。

也就是說,他女兒早就知道林逍是那玄天閣的黑卡貴賓?

而且,林逍這黑卡貴賓……怎麼來的?

滴~

一聲清響在黑卡上響出,軒清雅也是把黑卡給回了林逍,只見這黑卡上已然是兩道金紋。

「裡面有三百萬靈石,你可以去錢莊兌換靈晶,那樣比較方便,不過能兌換靈晶的錢莊只有王朝坊市才有。」軒清雅笑道。

林逍點了點頭,心底之中不由驚異了一下,三百萬靈石,加上自己的一些存貨頂多三百多萬,卻僅僅是兩道金紋的黑卡。

那要達到三道金紋黑卡要多少?

還有那最後的九道呢……

林逍光是想想,就明白了這玄天閣到底又可怕了。

似乎是看出了林逍所想,軒清雅說道:「在星殞嶺之中三道金紋黑卡是最高的了,如果你能前往大羅王朝上,便是可以看到之後的六道金紋等級。」

林逍也是點了點頭,畢竟他明白,星殞嶺的確還沒那麼富豪。

「對了,之前我聽風伯說了,他給了你一個儲物袋只要完成就可以得五十萬靈石,這個可能要改動一下。」軒清雅忽然說道。

「那個閣主啊,我們還得回去呢。」徐孤南有些著急了,他可還想請教一下林逍煉器銘文方面的東西。

軒清雅輕哼一聲,道:「你急什麼?再說了,你也不看看你女兒現在什麼打扮?就這樣回去?」 的確,現在徐菲月還穿著嫁妝,就這樣回去的確不合適。

「這裡有套衣服,拿去換吧。」軒清雅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套服裝丟給了徐菲月。

徐菲月也是連忙進到聚合林里的房屋之中去更換,她早就想脫掉了。

徐孤南倒是撓了撓腦袋,笑道:「的確是我疏忽了……」

忽然,徐孤南神色一凝,拿出一枚玉簡看去,神色也是漸漸難看起來。

「林小友,我先回去有些事情,待會你跟月兒一起來吧。」徐孤南說道,並且他眉頭之中有著愁苦之色。

林逍點了點頭,道:「伯父你去吧,待會我會和徐菲月一同前去。」

徐孤南也沒有多少心思了,連忙離開。

林逍倒是沉默的思索了一下,不過最後還是被軒清雅給拉回了正題。

說到這個,林逍不由尷尬起來,道:「那個儲物袋裡面到底是什麼,我還沒看過。」

什麼?

這小子竟然沒看過……

軒清雅開始訝異的看著林逍,之前三百萬靈石都是沒讓林逍有太多的浮動神色,還以為是強裝的。

可現在看來,林逍似乎並不是很在乎。

的確,林逍在之前並不是很需要靈石,只不過現在進入三靈境界之後,也是要開始籌備一下了。

「你現在修為是在小靈境界吧?」軒清雅問道。

林逍點了點頭,道:「的確是小靈境界,但也快達到中靈了。」

三靈境界,也稱之為小靈,中靈,大靈境。

林逍也是打開儲物袋看去,發現這裡面有許多的煉器材料,而最為矚目的便是裡面的一對雙劍。

哪怕是以林逍的目光,在看到這一對雙劍時,都不由驚嘆起來。

「竟是用了上等隕剛材料製成的靈器,而且還是稀有的火屬性隕剛石。」林逍不由拿出來撫摸了一下這雙劍。

隕剛,是天外之物,而他的逆鱗劍似乎也的確是用隕剛做成。

當然,隕剛的品質可不是眼前這雙劍可比的。

「不知你幾時能煉器達到七階地步?」軒清雅也是非常詫異,林逍竟然能一眼看出這雙劍的材質。

要知道,他們那時得到這雙劍,還是經過了多方面認證才知道是隕剛。

林逍一眼就能看出,這隻能代表林逍在這方面上,的確異於常人。

以林逍的聰慧,一下子就是明白過來。

「你是想讓我兩器共同煉製吧?」林逍笑道。

軒清雅也不拖沓,道:「這是小妹最喜歡的武器,可卻也是她不能用的武器,你應該聽說過雙劍仙印吧?」

雙劍仙印,那是一種兵器仙印,但這雙劍仙印雖然厲害,可卻有著一些弊端。

那就是必須要一對雙劍的屬性達到極致的均衡才可以發揮作用,要不然沒有用。

而整個大羅王朝,不是沒有可以兩器一同煉製之人,只不過要不是銘文太垃圾,就是朝廷上數一數二的臣子。

「軒閣主就那麼相信我?這雙劍可不好煉製啊……」林逍口頭上雖然這麼說,但他明白只要自己實力達到真靈境,有了真氣相輔,那麼要煉製還不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當然,他不會說出來。

「一百萬,這是給你的開頭,並且這之中任何一切煉器的材料都可以來玄天閣報銷,事後再給你兩百萬……並且,直接讓你升到三紋黑卡。」

不得不說軒清雅是這方面的老手,她一下子看出來林逍是想敲詐一下自己。

不過,只要林逍有這個能耐,她付出這些又有什麼?

林逍啞然,笑道:「你倒是很像一個人。」

「誰?」

「我姐。」

「想不到你還有姐,要不介紹來看看……」

……

這比交易也算是初步成功,當然這對於林逍來說,三百萬是直接拿到手了。

他約莫看了下單子上軒清雅要自己刻畫的銘文,不由微微皺眉。

「這些銘文太落後了……」

徐菲月早已在不遠處等候,林逍走過來時一眼看去,都是不由眼睛為之一頓。

美,實在太美了!

一身的水藍色長裙,紫色蝴蝶腰帶,黑色的長發盤起來,使得徐菲月與平常的氣質非常不同。

要知道,平時徐菲月都是一副大小姐模樣,穿著自然有些男性化。

徐菲月瞧得林逍的目光,心中暗喜,本以為林逍會說什麼讚美她的話。

可……

林逍卻是很快回過神來,笑道:「你爹先回去了,似乎有什麼匆忙的事,我看他走的時候有些擔憂神色,要不快回去?」

本來徐菲月還有些小失望,可聽到林逍這句話后,頓時臉色也是一凝起來。

「可能是我爺爺出事了,林逍我們快回去。」徐菲月忽然非常急起來,拉著林逍就是往家中回去。

林逍道:「你爺爺怎麼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