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想到這裡,站在最前面那個侍衛嘆了口氣,每次宴會,他都會遇到各種冷言惡語,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還好今天沒有想要混進去的!

他曾經站崗的時候,有一個家族少爺想要混進去,被他發現了,因為嚴格按照規定,被家族少爺暴打了一頓。

雖然事後那個家族向城主道歉,但是他卻白白挨了一頓揍……

嗯?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路口拐角人影一現,一個衣著破爛的少年邁著沉穩的步子走了過來,從這個少年行走的方向來看,是沖著城主府來的。

這是個生面孔!

侍衛看到少年的臉龐之後,很確定沒有見過這個少年。

該不會是來搗亂的吧!

侍衛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來城主府宴會搗亂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曾經有一個侍衛,因為檢查不力,讓一個人混了進去,當場被城主擊殺了!

這個時候,不僅是第一個侍衛看到了少年,其餘所有的侍衛,都看到了少年,只見少年一臉的從容,極為淡然的走了過來。

這個少年,正是楚寒。

由於處理暗殺的事情,耽擱了一些時間,楚寒來到城主府的時候,宴會已經快要開始了。

當楚寒看到周圍往來的人均是錦衣華服衣著正式的時候,他才恍然意識到,回了一次楚府,他忘記換一身乾淨的衣服了。

這身衣服,不僅經歷了與天極宗弟子的戰鬥,還經歷了與九個殺手的虐殺,可以說是血腥味十足。

原本白色的衣袍,混雜著血跡和泥土,極為髒亂。

「站住!」

楚寒剛走到城主府的大門,便被幾個侍衛攔住了。

這些侍衛一臉的凶神惡煞,顯然沒有把楚寒當做是賓客,直接當做是搗亂的人,或者說是要飯的乞丐了。

「這裡是城主府,閑雜人等,禁止入內!」

為首的侍衛臉色嚴肅的說道,對於這樣的事情,他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若是事情鬧大,引起他人注意,他必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我是來參加宴會的。」

楚寒淡淡一笑,自己這幅模樣,能夠被侍衛攔住,倒是不算意外,他還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他是侍衛,這樣的人,他也會攔住。

「你來參加宴會?」

守衛眼中閃過一抹懷疑,將信將疑的上下打量著楚寒,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參見宴會該有的樣子,不過他還是伸手一隻手,沉聲說道:「請出示請帖!」

「還要請帖?!」這次輪到楚寒驚訝了,這城主府的宴會還要請帖?

沒有人給他請帖啊!

甚至都沒有人跟他說需要請帖這件事情!

侍衛的臉色猛然一變,從楚寒的反應中,他可以十分肯定,面前這個衣著邋遢的少年,沒有請帖。

沒有請帖,就不是賓客!

不是賓客,就是來搗亂的!

「如果你沒有請帖,那麼請你離開,這裡是城主府重地,閑雜人等,禁止入內!」侍衛的聲音變得冰冷起來。

「等一下。」

楚寒擺擺手,皺著眉頭說道:「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誤會,你們的城主大人親自邀請我來的,他並沒有給我請帖,不然這樣吧,你們去給城主傳個口信……」

噗!

哈哈哈!

楚寒的話一出,幾個侍衛綳不住了,直接笑場了,甚至有幾個人笑的肚子都疼了……

「我沒聽錯吧!你小子說城主大人親自邀請你來的!我的天啊!哈哈哈!」

「這絕對是我今年聽過的最滑稽的笑話!」

「真是笑死我了!你居然讓我們給城主大人傳個口信,虧你想的出來,你以為你是誰啊,城主是你說見就見的么!」

「城主邀請你來的事也太扯了,你也不看看你這邋遢的樣子,你也配!」

「小子,我最後奉勸你一句,趕緊滾開,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年紀輕輕的,口氣還不小,吹牛至少要靠譜一點吧,你咋不說你是煉丹師公會的楚首席呢!」

這些侍衛你一言我一語,盡情的嘲笑楚寒,發泄著守門站崗帶來的苦悶。

「咳咳……」

楚寒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眼神怪異的看了看這幾個侍衛,不禁佩服起他們的推測能力。

這樣都能說中。

厲害!

「我確實是煉丹師公會的首席煉丹師,我叫楚寒……」

噗噗噗!

楚寒的話還沒說完,這幾個侍衛的唾沫星子就變成噴泉了,他們一個個看呆了似的看著楚寒,臉上的笑容極為怪異。

「小子……別這樣,你快回去吧!剛說完你就現學現賣,別這麼誇張,我們都不是傻子。」為首的侍衛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白衣少女遠遠走來。

少女蓮步輕移,氣質出眾,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子,舉手投足間儘是清凈淡雅。

不一會,少女就走到了城主府的門口,可是她沒有直接進去,而是疑惑的看著衣著邋遢的少年……

「楚寒?」 少女側著頭,仔細的盯著楚寒的臉頰,眼睛一閃一閃的。

「楚寒,真的是你!」

少女的聲音中有著一抹不易察覺的驚喜,表情卻一如既往的淡然。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

少女淺淺一笑,配上她一襲白衣,宛若寒山上綻放的雪蓮花,瞬間將暗下來的世界都點亮了。

楚寒聞聲轉過頭去,頓時看到一張秀氣的俏臉,身側這個少女,容貌談不上傾國傾城,卻給他一種清凈素雅的感覺,很安靜,很舒服。

「你是史小姐。」

楚寒遲疑了一下,認出這個少女是大小姐楚碧秋的好姐妹,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史雪晴。

他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以這樣的方式,再次相遇。

「史小姐這個稱呼太見外了,你叫我雪晴就好了!說起來,我還沒有感謝你給我的藥液呢,效果真的特別好!」史雪晴一雙美眸盯著楚寒的眼睛,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當初楚寒給她的藥液,她還持有懷疑態度,誰知她用過之後,竟然效果出奇的好!

史雪晴感覺自己的皮膚更加白皙滑嫩了,任何女人都是愛美的,她也不例外!

對於楚寒的印象分,立即增加了許多!

從那以後,史雪晴就默默的關注了楚寒。

在她得知楚寒成為首席煉丹師之後,更為欽佩了。

不過最讓她刮目相看的,還是楚碧秋的事情!

楚碧秋是她的好姐妹,天極宗的威脅她也知道一些,還在感嘆命運弄人的時候,楚寒回來了!

然後,一切都改變了!

前一天,她還和蘇沐溪聚在一起,聊上了一個肯以一己之力硬撼天極宗的人,心中更是對楚碧秋羨慕不已!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很多家族少爺接近她們,大多為了利益,無論平時說得怎麼天花亂墜,遇到天極宗這樣的強敵,還是會立馬退縮放棄!

史雪晴甚至還幻想過,若是有人這般保護自己,怕是死了都值得了!

想到這裡,史雪晴看向楚寒的眼神中多了一抹異樣的光芒。

「好吧,雪晴,藥液不過是舉手之勞,你不說我都忘記了……」楚寒淡淡一笑,絲毫沒有意識到史雪晴的反常。

「可不能這麼說!我可是聽說了,你現在可是煉丹師公會的首席煉丹師了!楚首席親自煉製的藥液,能享受這樣待遇的人可不多哦!」史雪晴一改以往的風格,俏皮一笑,頓時增添了幾分可愛的氣息。

兩人的對話,聲音不是很大,卻沒有故意壓低,清晰的傳進剛剛嘲笑楚寒的那些侍衛們耳中。

霎時間,這些侍衛的表情很精彩!

不是吧……

難道這小子真的是楚寒?

煉丹師公會的首席煉丹師?

太誇張了吧!

這些侍衛們心裡是一百個不相信,可是面前的現實卻很殘酷,這個少女他們都認得,史家小姐史雪晴,一星醫師,江雪城出了名的冰山美人。

這麼一個對任何人都不假辭色的冰山美人,竟然會對一個少年露出如此俏皮的一面,若是讓其他家族的少爺看到,怕是會驚掉一地下巴!

那麼……

問題來了……

這些侍衛的目光全都落在楚寒的身上,臉上的嘲笑也都收斂了起來,面前這個衣著邋遢的少年,恐怕真的是楚寒了。

有意思么!

你堂堂楚家的少爺,煉丹師公會的首席煉丹師,你穿成這個樣子糊弄我們這些侍衛……

這些侍衛欲哭無淚,感覺自己的人生觀都被顛覆了。

「對了,楚寒,你站在這裡,是打算參加城主府的宴會吧,怎麼不進去呢?」史雪晴疑惑的開口問道,只是她的話一出,這些站崗的侍衛臉上的表情更加古怪了。

「我沒有請帖。」楚寒攤開雙手,苦笑一聲。

「你是首席煉丹師,還需要什麼請帖啊!各個公會的首席都在邀請的名單中呢!你只要說明身份就好了啊!」史雪晴深深的看了楚寒一眼,隨即小聲說道:「況且,我覺得你不像是需要請帖的人啊,就算沒有請帖,你不是可以衝進去么!」

史雪晴的話,頓時令這些侍衛的額頭冒出了冷汗。

衝進去!

這話從這位大小姐嘴裡說出來,怎麼這麼奇怪呢!

「首席的身份可以當做請帖么?可是我的身份……他們不相信啊!」楚寒再次苦笑一聲,衝進去確實不難,可是面前這些侍衛不過是盡忠職守,沒有什麼冒犯他的地方,沒必要讓他們太過難做。

他是來參加宴會的,不是來砸場子的。

有資格堂堂正正的走進去,沒必要弄得雞飛狗跳。

「信!」

「我們信了!」

「楚首席,你快進入吧!」

侍衛們立即開口說道,就算他們再沒有眼力,也看出來這個少年就是楚寒本人了,哪裡還敢阻攔楚寒。

「嘻嘻,他們讓你進去了,我們一起進入吧。」

史雪晴淺淺一笑,臉上露出一個小酒窩,煞是可愛。

楚寒點點頭,與史雪晴並肩一起邁步向著城主府中走去。

「你來參加城主府的宴會,怎麼穿成這個樣子啊?」史雪晴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史雪晴的話,立即引起了侍衛們的注意,他們均是豎起耳朵,好奇的聽著楚寒的答案。

他們同樣想知道為什麼,甚至比史雪晴還想知道。

「啊,衣服啊,我忘記換了。」楚寒淡淡的說出了一個讓這些侍衛內心崩潰的話。

「你這件衣服……」史雪晴指著斑駁的血跡,欲言又止。

「你是說這些痕迹啊,我先殺了四個天極宗的內門弟子,又殺了九個暗殺我的殺手,這些血跡,大多是他們的,我沒什麼事。」楚寒一副風輕雲淡的語氣,卻令站崗的這些侍衛們驚出一身冷汗。

感謝不殺之恩啊!

連天極宗的內門弟子都殺了!

他們跟天極宗的內門弟子比起來,算個屁啊!

這些侍衛偷偷瞥了一眼楚寒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深深的忌憚,並且發誓要將這個人牢牢的記在腦子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