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是怪物啊……」沈夢雲沒有見過妖,所以看到了老鴰這個妖修后是直接大喊怪物。

李白首拍打了一下沈夢雲的腦袋說道:「不要驚慌,不要害怕,這是妖修。」

「妖修?」沈夢雲滿腦子疑惑的看著李白首。

「所謂的妖修,就是動物的修鍊者,動物修鍊最後擁有人身,這種擁有人身的動物,統稱為妖修。」李白首為沈夢雲講解道。

「希望閣下能讓我們過去。」李白首看著這隻老鴰說道。

老鴰聽了李白首的話后哈哈大笑起來:「你想過去,就過去?豈不是我太沒有面子了?而且我好不容易能碰見個活人,我怎麼可能就讓你們這樣過去呢?」

「老鴰不是只吃死人的嗎?難道你還想吃活人?」李白首看著老鴰說道。

老鴰哈哈一笑:「我的確不吃活人,但是新鮮的活人要比死去很久的活人要更加美味,而且活人的精氣有助於我的修鍊。」只見老鴰釋放出來了金丹期的妖氣。

看到老鴰的實力后,沈夢雲連忙躲在李白首的身後,李白首一臉平靜的說道:「不要驚慌,妖修我殺的多了,一個金丹期的妖修也想在我面前逞威風。」

「哼築基小鬼,難道還想越級殺我這個妖修不成?」老鴰對李白首冷哼道。

李白首伸出手出現餓了一個煞氣屏障,老鴰看到李白首面前的東西后先是一愣,然後冷笑道:「哼,怪不得口氣那麼囂張,原來比普通的修士要強啊。」

沈夢雲在李白首的身後說道:「你要小心啊。」

李白首點了點頭,雖然李白首表現的十分平靜,但是李白首的眉頭,因為李白首知道,妖修要比修士強大許多。

李白首越級殺金丹是很輕鬆,但是殺妖修未必那麼輕鬆。

李白首身上出現了一股濃厚的煞氣,老鴰衝到了李白首的面前,利爪,抓向李白首,李白首輕輕一閃,躲過了老鴰的攻擊,

隨後老鴰再次用爪子襲擊李白首,李白首一直在躲避,只見老鴰飛到了半空中……

看著老鴰飛在半空中,李白首有些鬱悶了,因為李白首不會飛,畢竟李白首的實力還沒有達到飛行的境界,雖然築基可以御劍飛行,但是李白首沒有飛劍啊……

與妖修對抗,最煩的就是妖修都是種族專屬技能,比如鳥類的妖修吧,只要幻化成人後就會飛,而且飛行只是一個附帶技能,老鴰還有別的專屬技能。

李白首這是第一次與老鴰這個動物交手,並不知道老鴰的專屬技能,以前李白首遇見過一個不死鳥。

身上燃燒著紅色的火焰,火屬性攻擊很難參不說,還有強大的種族技能自我再生,李白首廢了很大勁的還沒有殺死他,只是把他打重傷了。

雖然是打成重傷了,但是憑著不死鳥的復甦能力,李白首相信那隻不死鳥最多一個月就能恢復過來。

一般別人重傷得好幾年,百年,千年,也有可能永遠恢復不了,但是不死鳥的那個種族天賦技能自愈全完全能化解恢復不了這一點。

只要不死,無論什麼傷害,不死鳥都能自我恢復……

當然這麼強力的物種,肯定是相當稀有的,整個妖界可能也僅僅只有百隻……

如果這種物種要和人一樣多的話,那麼妖族早已統一九界了……

也是因為與不死鳥的戰爭,李白首特別討厭與妖族戰鬥,因為太過噁心,太過麻煩了…… 即使李白首在怎麼不願意與妖修戰鬥,但是該戰鬥的還是要戰鬥,畢竟如果不把眼前的這個妖修打敗,李白首和沈夢雲是別想離開這裡。

李白首對身後的沈夢雲說道:「你離我遠點,我怕我誤傷到你。」

李白首咆哮了一聲,一股聲波傳向四方,沈夢雲連忙捂著自己的耳朵,她看向李白首,感覺此時的李白首比參加大比的李白首要強上個十倍。

「想要我命的人很多,你一個低階妖修也想要我命,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李白首對著老鴰咆哮道。

老鴰在天空中聽到李白首的咆哮也是一懵,他沒有想到一個築基修士竟然能釋放出這種咆哮的聲音。

其實李白首從心裡是瞧不起老鴰的,妖族不光有修真等級還有階級,這老鴰屬於低階妖修。

妖修看重的是血統,就如修真者和魔修他們看重天賦和靈根一樣,天賦,靈根越好的修鍊者,成為強大修士的可能性更大,妖修就是血統越好,成為強大妖修的可能性更大。

電影世界大拯救 當然那些沒有天賦的修鍊者,沒有血統妖修就要刻苦修鍊,刻苦修鍊也是有可能超越那些天賦好,血統高貴的人或妖修。

妖修階級劃分要比修鍊者的天賦,靈根看的更嚴重些,當然這也和他們修鍊和種族天賦有關。

因為有些妖修的血統是低階妖修永遠無法超越的,但是修鍊者就不一樣了,修鍊者只要刻苦,有莫大的仙緣,那也是能超越強力修士的。

老鴰怒視著李白首,他心中是相當的憤怒,身為妖族,他最記恨別人給他說階級了,他也不相信階級。

他覺的只要努力修鍊,終會超越一切的,老鴰的背後張開了那烏黑的翅膀。

「亡者之息!」老鴰尖叫了起來,一股聲波傳來,李白首感覺到了周圍的陰煞之氣。

老鴰常年吃死人,死人身上有著陰氣,老鴰每吃一個死人,身上的陰氣就會到他的身上,怨氣也會到他的身上,吃的死人越多,老鴰就會變得越強。

吸收陰氣與亡者的怨氣是老鴰的天賦的技能,李白首看著老鴰散發出的陰氣,李白首露出了一絲的微笑。

因為這些都可以成為李白首的營養,李白首看著老鴰釋放的陰氣越多,李白首笑的約厲害。

李白首感覺自己如果把這老鴰給吃了,奪走他的所以煞氣,自己可能會晉級到金丹,而且還可以解鎖一個道。

老鴰沖向李白首,李白首輕輕一躲,然後看向老鴰:「你的陰氣有那麼多嗎?」

「哼,看到如此之多的陰氣沒有顫抖,看來我的確有些小瞧你了。」老鴰冷哼了一聲,以前老掛遇見的對手,看到他釋放的陰氣,早已經嚇尿了,而如今看到李白首竟然如此興奮,讓他有些驚訝。

「哼。」李白首也冷哼了一聲,眼中對老鴰是充滿了不屑,如果這個老鴰在強些,李白首覺的衝破金丹,到達元嬰也是有可能的了。

「受死吧。」老鴰再次沖向李白首,沖向李白首的時候他的身體被陰氣所包裹,李白首張開嘴巴:「吞噬蒼穹!」

只見老鴰的陰氣往李白首的身體里輸送著,老鴰看到這一幕,頓時驚了,他沒有想到李白首竟然如此逆天,竟然吞噬陰氣。

「你……究竟是什麼人。」老鴰看著李白首說道。

「哼,殺死你的人,我不光要奪走的陰氣,我還會吃了你,妖修的肉聽說是大補。」李白首哈哈大笑起來。

「你……不能這麼做……」老鴰此時已經恐懼起來了,現在的他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囂張與不可一世了。

無論老鴰如何咆哮,李白首一直在哪裡吞噬著,李白首要解鎖的道是暗道……

暗代表著陰暗,恐懼,萬惡之道的其中之一,這種道是靠陰氣,怨氣,煞氣三者集合而成的一種道。

李白首吸食老鴰就是想解鎖暗道,雖然老鴰一人的暗道還不能讓李白首徹底解放暗道,但是聽說這裡是墳場,見了老鴰,李白首就可以肯定這裡絕對是個墳場。

因為有死人的地方便有老鴰,李白首繼續吞噬著老鴰……只要解鎖了暗道,那麼李白首的晉級之路會更快,而且九州能與一戰的人幾乎沒有了。

雖然現在李白首是同等級別無敵,但是遇見了元嬰什麼的,李白首還是要避讓低頭的。

但是領悟了暗道,李白首的升級之路肯定是相當的快,到時候九州李白首便可以稱王了。

更重要的是李白首還可以征服在紅塵閣的那個名義上的師父,李白首其實一直想把聞人靜心摁在地上,讓她知道自己身為男人的尊嚴……

但無奈李白首一直沒有實力,一直在聞人靜心的壓迫下,這差點給李白首造成心理陰影。

沈夢雲看到李白首吞噬老鴰的陰氣也是一愣,他沒有想到李白首竟然能吞噬這種陰暗的氣息。

李白首吞噬完了老鴰,老鴰此時身上的陰氣全沒了,只有一絲金丹的妖氣。

沒有了陰氣的老鴰,老鴰就是一個普通的金丹修士,李白首面對一個普通的金丹修士,那是可以碾壓的存在。

李白首看著已經只是一個普通妖修的老鴰:「現在你的還能囂張嗎?」

「放我一條生路如何?」老鴰看著李白首,希望李白首能放過他。

但是看著眼前的一個那麼補的補品,李白首怎麼可能簡簡單單的放過呢,李白首瞬間到了老鴰的面前,一拳打在了老鴰的胸部,煞氣貫穿了老鴰的身體。

老鴰倒在地上,李白首看著老鴰:「妖修吃人,但你知不知道人也是吃妖修的?」

「你究竟是什麼人?」老鴰聽了李白首的話后,他知道自己太輕敵了。

「鄙人李白首,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聞過?」李白首笑著問道。

我家相公是太子 「李白首?你是李白首?你果然還活著。」老鴰看到李白首,眼中露出了無盡的恐懼,李白首對老鴰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些驚訝。

煞氣在老鴰的身體里亂竄起來,最終老鴰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了呼吸。 看著已經死去的老鴰,李白首直接趴在了地上,開始吸食起來老鴰的鮮血,吃起來他的肉。

當李白首享受著美食的時候,李白首這才想到自己的身旁還有沈夢雲,而此時的沈夢雲已經嘔吐了起來。

雖然老鴰的腦袋是一個鳥頭,但是他的身材是人類的啊,看著李白首吃老鴰,沈夢雲就感覺李白首不是在吃動物,而是在吃人。

李白首看向捂著獨自的沈夢雲說道:「怎麼了?要不要一起吃啊?」

老鴰的身體還有精血都是不錯的補品,李白首知道自己也吃不完,便問道沈夢雲吃不吃。

沈夢雲看著地上的那個血肉模糊的無頭屍體,再次吐了一地,然後擺了擺手:「你自己吃吧……」

「這可是很不錯的補品,離開了這裡,你是想吃也吃不到的。」李白首再次對沈夢雲說道。

聽到李白首所說的是不錯的補品,沈夢雲心中是有些想吃的,畢竟修鍊者是很喜歡吃補品的,因為這些補品很有可能讓他們晉級變強……

但是沈夢雲想到了那令人作嘔的屍體后,沈夢雲還是搖了搖頭:「我不吃……」

「唉,我一個人吃挺浪費的……」說完這句話后,李白首就繼續品嘗起來老鴰的肉了。

李白首挖了老鴰的內臟還是心什麼的,一口吃完后,嘴角沾著鮮血,她看向沈夢雲,沈夢雲看到李白首的樣子便說道:「你能不能擦拭一下的你臉,你的臉看著讓我很噁心的。」

李白首聽了沈夢雲的話后,無奈的擦拭起來自己的臉,邊擦拭邊說道:「你可真麻煩啊。」

擦拭完后,李白首盤膝坐了起來對沈夢雲說道:「你在一旁幫我觀察著點,我吸食了如此之多的陰氣,怨氣還吃了老鴰的肉,吸了他的血,我要好好的運功,突破金丹。」

吸食了如此之多的陰氣和怨氣,在加上老鴰的肉和精血相輔,李白首晉級金丹是沒有多大的問題了。

聽了李白首的話后,沈夢雲點了點頭:「我明白了,你給你觀察著一旁。」

李白首開始運功了,周圍出現了煞氣,陰氣,還有怨氣,李白首的雙眼散發出一絲的紫光,暗光等。

李白首運轉著自己的功法,陰氣和煞氣等在李白首的身邊盤旋著,一聲爆炸,李白首晉級到了築基後期,沒多久達到了築基後期巔峰,接下來就是最難的了『結金丹』……

結金丹就是在修鍊者的體內結成一個金丹,只要有了這顆金丹,修鍊者的實力就會大整,也就是人們所說的金丹期。

修真者結金丹的方法有很多,其中最著名的一種方法叫做以靈為丹田,以善為藥材,一心向善,金丹可成。

這是修道者的一個最著名的結金丹的方法,也是最難的,不過這種方法結出來的金丹是修真者當中最強的。

這種結金丹的方法也是最初的結金丹的方法,但隨著時代的演化,加上初始結金丹的方法太難,演變出來了很多結金丹的方法。

大多數都是服藥金丹,服的最多就是結金丹,這種丹藥,吃一顆結金丹便能立馬結金丹。

這不得不說煉丹師是一個神奇的職業,如果沒有煉丹師,別說成仙了,剛金丹這一級別就有很多人無法完成。

李白首是修魔者,魔道結金丹與仙道結金丹是倆種相反的方法。

當然李白首也可以吃結金丹這個丹藥,但是如果吃了這個丹藥,李白首到了金丹期就無法發揮出他最強盛的狀態。

魔道的結金丹的方法那就是『以暗為丹田,以惡為葯,一心作惡,金丹可成』……

所謂的暗就是煞氣陰氣什麼的,李白首的身體里的煞氣和陰氣還有怨氣那是相當的充足,至於以惡為葯,李白首有封印的萬惡之道,這裡面散發出的惡道很充足,夠當李白首葯的。

雖然李白首的萬惡之道被封印著,但是他還是時不時的散發出一股惡氣,惡道……

但時不時散發出來的這股惡氣,惡道就已經夠李白首結金丹的了。

李白首在沒有修鍊成萬惡之道以前,李白首是一直作惡來積攢惡氣,當時李白首結金丹是用了相當長的時間。

其實當初的李白首有結金丹這顆丹藥,但是李白首沒有服用,因為那顆丹藥很貴,李白首沒有捨得吃。

那顆丹藥是李白首用來無法結成金蛋,迫不得已才會服用的,但李白首很幸運,最終金丹大成,然後李白首就把那顆丹藥賣了。

煞氣等慢慢的進入了李白首的丹田,隨後整個丹田被煞氣,陰氣所包裹住,李白首怒吼一聲,一股強力的聲波散發四方。

沈夢雲捂著自己的耳朵,看向李白首,覺的此時的李白首很恐懼,她退後了幾步。

隨後李白首再次怒吼一聲:「結金丹……」

只見李白首的胸部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丹,這顆丹慢慢的進入了李白首的身體。

「金丹大成。」一股陰氣散發了出去,樹木上的綠葉變成了枯葉,而樹也漸漸的枯萎了,草地上的綠色漸漸變黃,隨後也死去了。

李白首抬頭看向天空,此時天慢慢的變暗,夜晚即將到來了……

李白首看向沈夢云:「好了。」

「你已經金丹了?」沈夢雲看向李白首問道。

李白首點了點頭:「吸食了如此之多的陰氣,怨氣,在吃了他的肉吸食了他的精血,如果我還沒有金丹,我怎能對得起我魔帝的稱號呢?」

沈夢雲點了點頭:「現在天色已經變暗了,要不我們在這裡休息休息,等明天在趕路?」

李白首點了點頭:「沒有問題。」

而此時在萬仙秘境的外面,萬仙盟的長老們看著秘境的入口:「總算進完了。」

「這些九門弟子夠給我們萬仙盟的弟子練手的了。」一個萬仙盟的長老說道。

「哼,真以為讓這群人進入萬仙秘境是給他們機遇嗎?真是一群白痴,萬仙秘境是我們萬仙盟的試煉之地,怎麼可能分享給這群外人呢?」一位萬仙盟的長老說道。 「所謂給他們恩賜,只是我們萬仙盟常年制霸九州的一個計劃而已。」一位長老喝著口袋中的酒說道。

又一個長老說道:「對了,那個千雪留下,那個千雪未來可是我們萬仙盟的同宗之人,是個不錯的苗子,其實還有幾個不錯的苗子,但是他們太不識抬舉了。」

「我明白了,我一會,會把這個消息傳給萬仙秘境的弟子們,讓他們放過千雪。」長老對這名職位比較大的長老說道。

所謂的進入萬仙秘境的獎勵,其實就是萬仙盟設置的一個陰謀……

萬仙盟想長久的霸佔九州霸主的位置,除了要掌握九州最大的資源,同時還有一個就是要掌握九州的人才。

其實大部分九州的人才都是在萬仙盟里,但是,還有一些絕世天才流落在萬仙盟之外的宗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