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牙狀掛件也是剛剛獲得的,連它有何用處都不知道,沒想到在眼前的聖龜口中竟是這等寶貝,徐塵又低頭看了一眼這尋常的牙狀掛件,接著問道:「請您跟我說說這掛件吧,我現在一頭霧水了。」

「看來給你這東西的人,不太希望你知道太多,但這人也好生矛盾,不讓你知道太多,又把這種東西交給你,這不是讓你找死么?算了,懶得管別人的想法,你不是想了解這掛件么?可以用用這玩意,一試便知。」被徐塵一語喚回神來的烏龜眼神已經徹底變了,此時傲意全無,語氣漸緩,「我別號玄山聖,你叫我玄山便可,話不多說,你徒手扯斷這些綁著我的白線試試。」

顏凡對玄山的態度轉變有些措手不及,但還是照著說的去做了。

他伸手去拉扯白線,一接觸到白線的時就有絲絲淡白煙氣冒出,雙手瞬間感覺到有陣陣寒意生成。

顏凡見白煙沒有害處便暗下使勁想要扯斷白繩,但無論用多大的勁,白線就是扯不斷。

玄山見徐塵賣力的拉扯著白線汗如雨下,白繩卻是紋絲不動,龜目一咪,笑道:「小子,這是吸靈繩,是我一個所謂的故人給我下的,現在的我無法化成人形也是拜它所賜。」

「我就不信了,呀…」徐塵沒有理會玄山,大喝一聲,再一次使出吃奶的勁,額頭青筋直冒,可小小白繩還是完好無損的在那。

「小子,你骨子裡這股不服輸的勁很是不錯,是可惜天下的事不是只靠執著就能成功的。」

「那該如何是好?」徐塵真是拿這小小繩子沒有辦法了,向後飄了一步,抹去額頭汗水,有些急道。

「我們初識,你都不摸清底細就願意幫我?」玄山發覺眼前的少年有些急了,欣慰笑道。

「我覺得您是好人。」

簡單的一句話惹的玄山笑的更加響亮,「孩子,心善是沒錯,但不能對任何事都這般心好,待我往後好好教你,也許是天意吧,要不是你來了,我真不知道何時才能離開此地。」

「天意?難道我有辦法讓您重獲自由。」徐塵兩眼放光,興奮說道。

玄山點了點頭…… 第十六章出湖

「對,這個世界上能弄斷這白線的少之又少,你就是其中一個。」玄山指了指徐塵脖間的馭獸牙接著說道:「只要用你的馭獸牙便可以斬斷這些白線,我也不會讓你白白幫忙,獲得自由之後會跟隨你成為你的馭獸。」

「馭獸?我只知道控獸。」

徐塵擁有馭獸訣,但對馭獸訣也只知道一些皮毛,畢竟上一世所留記憶只有那麼一丁點,知道控獸之法,卻不知馭獸之意。

「你小子擁有獸神血脈跟馭獸牙,居然不知什麼是馭獸,真是暴斂天物啊。」玄山嘆聲道,。

「是..是的,一直不知道怎麼用。」徐塵抹了抹鼻子,不好意思地說道。

「你…不知道說什麼好,先告訴你這馭獸訣中的最主要一樣就是驅獸,驅獸有收獸、控獸、馭獸之分,往後會慢慢告訴你,現在你用你的馭獸牙切斷這吸靈繩吧。」

「直接切斷?就這麼簡單?」

「直接切斷!就這麼簡單!」

徐塵小心翼翼的拿起馭獸牙,對準綁著玄山左前肢的吸靈繩輕輕一劃。

當馭獸牙觸碰到吸靈繩的一瞬間,吸靈繩與先前一樣有淡白煙氣冒出,只不過冒出的白煙被馭獸牙盡數吸去。

這吸靈繩沒了淡白煙氣的包裹直接斷開,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這……」。

沒想到先前花了吃奶的勁都搞不定的白繩竟被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小掛件一劃而斷。

「這吸靈繩是重生境的七階重生境『雙翅蛇』身上一條小筋所造,神兵利器都無法斬斷。」玄山隨口說道。

「七階?我的乖乖?七階魔獸什麼概念?這可是隨隨便便吊打人類魂皇級別存在。」玄山的隨口一語,讓徐塵驚呼道。

「別大驚小怪的,瞧你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你這馭獸牙可比這小筋厲害,是萬獸王者『尊龍』的獠牙所煉化而成,『尊龍』可是八階成聖魔獸,此牙一出群獸臣服,而馭獸牙只有純正獸神之血擁有者用他的鮮血注入后才能使用,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你可以救我。」玄山見一根吸靈繩已斷也有些許激動,連連說道。

徐塵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馭獸牙,除了驚訝只有驚訝,想不到這麼不起眼的掛件竟是這種寶貝。

帶著一臉驚駭表情揮手將餘下三根吸靈繩繩盡數划斷,道道白煙都被馭獸牙吸收乾淨。

就在最後一根吸靈繩斷開的時候,潭水深處一道漩渦形成,兩邊潭壁驟然龜裂,轟轟作響。

「別看了,我送你出去。」徐塵看著周圍景象有些不知所措,正要開口卻被玄山打斷。

玄山輕喝一聲,龜甲周身迸發出一道氣旋,看似無力短小的龜爪一把拎起徐塵,如離弦之箭般直衝而上。

「啊………..」

突如其來的衝勁讓毫無防備的徐塵知道了什麼叫天旋地轉,兩邊環境由亮到暗,由暗到明,這光亮之差明顯是來時模樣。

在徐塵的記憶中,他下沉至少有兩個小時才抵達湖底,這玄山的速度也太快了,這哪裡還是一隻烏龜!

「轟。」

一道水柱在聖湖湖面上直衝而出,噴至數十米高空,片刻之後,這道水柱水勢減弱,如花開一般綻放開來,在陽光的照耀下映出七彩虹光。

水花開處,一隻烏龜單爪拎著一名少年,少年緊閉雙眼,似乎還未緩回神來。

「小子,好睜眼了,看把你嚇得,啊~~不知道多久沒有呼吸到這樣的空氣了。」玄山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望了眼被它單爪拎著的徐塵笑道。

徐塵聞言緩緩睜開眼睛,周圍的一切是那麼的熟悉,跌入聖湖之時他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這些景色了。

正感慨著,『轟轟轟』,數聲巨響從徐塵下方響起,六道水柱在六個不同方向衝天而出,但它們卻沒有如先前那水柱一般化作水花,而是變為六道漩渦,猶如龍捲旋風一般伴著細微龍吟聲朝徐塵玄山二人合圍而來。

「冥怨,你還真是夠狠,吞水陣都給我備著了當真是煞費苦心!」玄山冷哼一聲,接著說道,「小子,我丟你回岸邊,你可別死咯。」

「什麼?什麼丟….啊…啊…啊。」徐塵還沒聽清玄山的話,只覺得身子又被托起,又是那股讓他嚇過一次的衝勁。

這一次不是被玄山拎著,而是被玄山一爪擲出。

伴著被擲出的強大衝勁,徐塵從合圍而來的兩道龍捲漩渦間隙中直穿而過,撲通一聲砸入湖岸附近的水裡。

「噗,噗,噗….」

不過片刻,徐塵從湖面探出頭來狂噴幾口清水,想要抱怨些什麼,但是看到六道龍捲漩渦已經圍住半空中的玄山,到喉嚨的言語硬生生吞了回去,一臉擔憂的看向半空。

「許久沒活動筋骨了,正好拿你的陣來練練手。」

玄山見徐塵已經在水面探頭,當下放下心來。

一雙龜目一轉,四肢一首朝龜殼內一縮。

就在玄山縮入龜殼的那一刻,六道龍捲漩渦合圍而至將其包夾在中。

「嘣!」

六道龍捲漩渦相撞之聲響徹天地!

六道龍捲漩渦碰撞之後合六為一,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巨大的龍捲漩渦周圍風勢暴漲。

玄山似乎在當中與漩渦對抗,漩渦中兩物碰撞的響聲震天動地,炸裂開來的氣環擊起萬千水浪,有著翻江倒海之勢,碰撞的巨響打破暗山的寧靜,山林間鳥飛獸吼,好似察覺到什麼災難降臨,各自飛散奔走。

徐塵在還在湖水中泡著,探了個腦袋獃獃的看著這壯觀的一切。

「這就是化靈級以上魔獸的戰鬥么?這等陣勢,太尼瑪恐怖了。」

話音剛落,不知從何而來的強大吸力將湖岸邊泥土紛紛吸向半空中,泥土不斷增多,龍捲漩渦的周圍漸漸多了一層棕色土層,那土層雖被可怕的風勢一次次吹散,可每次被吹散后又會再一次聚集,重聚的泥土不減反增,土層越積越厚,終將巨大的龍捲漩渦徹底包裹。

一道螺旋土柱在湖面懸空形成,碰撞之聲在土柱中逐漸減弱,玄湖湖面也不再象先前那般波濤洶湧,只是偶爾泛著漣漪。

「土,土,土相魂靈技!?」

徐塵看傻了眼,先前見過鐵宏用過類似的魂靈技,可在玄山跟前,那些魂者簡直就是娃娃。

「老了,老了,對付這小小的吞水陣都要花這麼多時間,土,回!」

回字一出,原先包裹著漩渦的土柱驟然龜裂,瞬間土崩瓦解,化為塊塊泥土,那些泥土並沒有落入湖水,而是自行飛散開來。

漫天泥土有了靈性一般飛回來時之處,填補了被吸走後岸邊地面上形成的道道坑洞。

徐塵已經徹底傻眼,這泥土借用的地方竟然沒有傷到任何草木花叢,所有草木皆完好無損的在那。

「小子,看夠沒有,要是我年輕的時候,我的『萬土歸一』召來的可不止這些土泥。」就在徐塵傻泡在水中看著泥土歸位的時候,玄山已經懸於他眼前,一雙龜爪交叉環在身前,深綠的烏龜腦袋高昂著傲意滿滿。

雖說化靈級別的魔獸已經屬於大能魔獸,但親眼目睹這種戰鬥還是讓徐塵一時間還不能接受,畢竟眼前這隻烏龜只有自己的半身長短,竟然有如此強大的能力,「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哦不,獸不可貌相,不過話說回來,這玄山聖龜到底多大歲數了。」徐塵心念道。

「上岸再說吧,你準備在湖裡泡到什麼時候。」玄山見徐塵還在發獃,又一次將他拎起,飛向岸邊。

玄湖徹底恢復了往日平靜,暖陽當空,四周景色宜人。 第十七章獸門,開!

上岸后,渾身濕透的顏凡一起身便打了個冷顫,還沾著血污的衣衫已然貼身,「這可怎麼辦,沒地方換身衣物,要是得了風寒又要被老爸念道了。」

「這還不簡單,正好把你身上的水污也去了。」玄山短小龜爪打了個響指,顏凡便聽到背後有水聲發出,回頭去看,只見一條怪魚探出腦袋望著二人,這怪魚正是先前讓他墜入水底的那條。

「你又要來搞事?我已經被你弄進水裡一次了。」

見怪魚又一次死盯著自己,顏凡忙向後一跳順勢舉手遮蔽雙眼,不去與魚眼對視。

「哈哈,原來是它把你弄進湖裡的啊,難道真的是天意?」玄山上前摸了摸魚頭,笑著說道,隨後靠近魚頭低語了一句,眼魚便張開魚嘴,吸力迸發而出。

隨著吸力的出現,徐塵的衣物漸漸幹了,水氣離開衣物后凝聚成一粒粒小水珠飛向眼魚。

徐塵摸著自己已經幹了的衣物,看著一粒粒小水珠從他衣物上飛入眼魚嘴中,正覺得不可思議,玄山突然開口說道,「這眼魚是我在湖底無事教導的,算是我的小學生,超念相性才剛剛培養出來,想不到第一個中招的會是你,你入水不死,讓你沉入湖底,也是他所為,可能是他想找個伴陪陪我,怕我孤單寂寞,現如今,我已經解脫,重獲自由,他也會跟隨我,這眼魚你就順帶也把他收了。」

「收了?怎麼收,這小傢伙跟著我,出了水上了陸地還能活么?」徐塵看了一眼眼魚,那燈泡一般的魚眼咕嚕嚕的打轉,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你這小子,你可是獸神血脈之人,而且擁有馭獸牙,哎,還是讓我好好教教你吧。」玄山一臉無奈。

「呃,老師在上,受學生一拜。」徐塵一聽山玄要教自己,又想起先前那一招滅去龍捲之威的大能,忙跪拜與地。

「這可使不得,我先前說過,獸神血脈之人可得萬獸臣服,我也是魔獸,何況是你救了我,老師這個詞我可擔不起。」玄山見狀上前扶起徐塵。

「無論如何,教者為師,我就算擁有獸神血脈,我也沒想著任何人臣服於我,玄山老師在上,以後多多教導。」徐塵不顧玄山推阻,一拜在地。

玄山見推阻不得,欣慰說道:「你這份性情是好事,也是壞事,罷了,罷了,我先教你如何用這馭獸牙吧,哎,上一次對我用馭獸牙的人還在千年之前,要不是他隕落了,我也不會落到此處。」

「還望老師多多教導。」徐塵見山玄言語中有些悲涼,便識趣的沒有多問,取出腰間馭獸牙雙手呈上,他發現雖然玄山老師跟眼魚都是魔獸,但此時的馭獸牙卻沒有任何光點,徐塵心念,「也許是要在什麼危險來臨才會有預警吧,這個以後再問老師。」。

山玄似乎也不太願意去想往事,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在湖底你能破我亂石陣,應該屬於巧合,你這右腿的傷痕應該不是你自己划的吧。」

「當時腦袋一陣恍惚,什麼都記不得了。」徐塵看了一眼自己右腿上的傷痕,回道。

「馭獸牙,與血脈相通,你既然能用它切斷吸靈繩,說明已然與它相連,所以你要做的還有兩件事一是掌控馭獸功法法『馭獸訣』,我知道你已經學會了一些馭獸訣的皮毛,別問我怎麼知道,我跟隨那人多年,對馭獸訣還是有些了解的。」徐塵聽玄山這麼一說,有些錯愕,根本什麼事都瞞不住這隻烏龜,心念道,「難道這就是多活很多年的好處么。」

玄山似乎看出徐塵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乾咳一聲,打斷他的思維,繼續說道:「照你的情況看,控獸應該已經學會了,接下來我教你如何『收獸』,至於『馭獸之法』待我進入你的『獸海』后便會書寫成章交給你,算是給他找個傳人吧。」不知是否又憶起何事,玄山頓了頓,但很快緩回神來,接著說道,「第二件事,便是開啟你的獸海,這馭獸牙可以說是一把門的鑰匙,可以打開你獸海的大門。」

「獸海?門?」

玄山龜目一橫,「就看你有沒有膽量了,將你的馭獸牙直接插入你的氣海處!」

「什麼?插入?氣海處?肚臍眼下邊?拿這玩意?直接插進去?」徐塵聽后先是一驚,連連發問,手上也沒閑著,拿著馭獸牙在氣海處比劃了兩下。

「是,怎麼,不敢?」玄山淡然回道,「你這點破修為,還擔心我害你?」

「既然是老師您說的,我定然不會不敢。」

徐塵知道他自己只不過造境四重天的修為,玄山要弄死他真的可以做到不費吹灰之力,想到這他不再有半點猶豫,話一說完,眼一閉,牙一咬,拿起馭獸牙直接插入自身氣海處。

「啊!!!」撕心裂肺的慘吼聲緊隨其後。

慘叫聲回蕩在整個玄湖。

馭獸牙半根牙身沒入身體,鮮血從中不停向外流出,露在體外的牙身紅光泛起。徐塵顯然失血有些過多了,嘴唇開始泛白,握住馭獸牙的雙手不停地顫抖,整個人搖搖晃晃的,身子有些支撐不住了。

「堅持住,還差一點。」玄山緊握龜爪,瞪著眼焦急的看著,這時候的他什麼都幫不了,只能靠徐塵自己扛過這一關。

「啊……」

又一聲呼喊,徐塵用盡最後一絲氣力,將馭獸牙繼續朝自己的氣海處推送入內,但這一用力馭獸牙卻沒有再進入半寸,好像被什麼東西阻隔一般,頓在那裡。

「咯噔.」

腦海里忽地閃過一聲,聲音過後,氣海處的牙身紅光暴漲,伴著紅光馭獸牙自行旋轉開來,旋轉速度越來越快。

雖說這馭獸牙轉速極快,卻沒有濺出半點血水。

鑽心的疼痛還在,徐塵面無血色,意識漸漸模糊,腦海中,他似乎看到氣海處有一道大門,那門高數十米,中間有一鬼面獠牙的人面像,人面像從中一分為二,那道大門正在緩緩打開。

門內本是一片血海,在大門打開的時候,這片血海卻如潮水般慢慢退去,一座座連綿山巒緩緩露頭、呈現。

片刻之後,門徹底敞開。

…… 第十八章收獸

「醒醒,醒醒,小子,你成功了,醒醒!」

玄山急促的呼喊聲,將徐塵拉回現實,他緩緩睜開雙眼,痛感已經消失,起身摸向肚皮,發現馭獸牙插入的地方竟然沒有留下一點傷口,若不是周身一地的鮮血,真以為先前發生的一切只是一場夢。

「眼魚兒,又要勞煩你再給你未來主人洗洗身子,這幅模樣回去,他們村子的人以為他去哪殺人放火了呢。」玄山對著一旁探著腦袋的眼魚打趣說道。

眼魚得令,又以同樣的方式將血水全數吸干,完事後,一切恢復如初,徐塵身上再沒有半點血漬。

「玄山老師,我這是,成功了?我剛剛看到了門、血海、還有浮現的山巒,不知這些是什麼。」徐塵輕聲問道,神色還有些恍惚。

「那便是你的獸海,現在,你便能收服天下所有魔獸,將他們收養在你體內的獸海之中。」山玄眯眼答道,對眼前這個少年的一系列表現很是滿意,他伸長龜腦袋,朝遠方望去,低語道,「這麼多年了,終於又遇到獸神傳人了,冥怨啊,你說過再無獸神,看來又是我對了。」

「接下來我該怎麼做,老師。」徐塵急切追問,承受了這麼多后他對馭獸之道已經是大有興趣。

「馭獸訣的馭獸法訣你應該有的吧?」玄山不再去想過往私事,說道。

「我以為只有控獸能力而已。」徐塵回道,早就把前世留下的馭獸訣參悟透了,哪想到還會有別的分支法訣。

「不知道也沒事,過會我會傳授給你,那我先跟你說說這驅獸之道,驅獸是靠自身的獸能驅動,獸能境界與魂力等級相同,獸能的境界不同,駕馭的魔獸也就不同。」玄山講解著馭獸之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