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其實她心裡比誰都要惱火,想她蘇淺沫最不屑用的就是美人計,可哪想過有天竟然會對一隻火焰獸用這種手段?

火焰獸口水直流,巴巴的跑過去,踩著烈焰之盾上就發出一陣哼唧聲。

蘇淺沫伸出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火焰獸的臉,看似挑逗,而實際上她在找尋能放入魂元珠的地方!

當那火焰獸竟然懶懶的趴下身子,一邊享受的閉上眼睛,一邊發出呻·吟聲,蘇淺沫霎時眉峰一凜,手腕猛然一翻,就把掌心的魂元珠狠狠的推入火焰獸的眉心!

嗷……火焰獸如遭雷擊,咆哮著滾離焰之盾,巨大的身體不斷在地上發出碰撞聲,大概一分鐘之後,火焰獸化為灰燼。

緊接著,蘇淺沫就感覺一陣寒氣大盛,火焰山的火焰瞬間全部熄滅,所有的炙烤也在剎那間,消失不見。 唇角揚起冷傲的弧度,蘇淺沫暗道:這一關,總算是有驚無險!

雖然歷經波折,但總算是安全通過了火焰地獄,接下來還有七重地獄,只要她咬牙堅持,就能開啟靈壓成鏡!

夜鵠簡直要被氣死了,他衝到蘇淺沫跟前,陰森的說道:「你這女人!你……你既然要用美人計,何不用在本神身上?也許本神一高興,直接讓你通關了,你竟然對一頭火焰獸用美人計,不浪費啊?!」

蘇淺沫眉間一寒,輕蔑道:「你這個變態有火焰獸半分可愛嗎?我瘋了才會對你用美人計?」

「你……」該死的女人!竟然說他沒有火焰獸可愛?

呵,她看到他這張英俊瀟洒的臉了嗎?

意識到自己過分計較她剛才的美人計,夜鵠撇撇嘴,他是怎麼了,難道他也發·情了,不然怎麼看到她沖著火焰獸暗送秋波就這麼不爽呢?

還有,瞧著她又弄得渾身是傷,他竟然還有點心疼?他一向最喜歡折磨人,看著別人痛苦會心情愉快的啊?

真是邪門了!

哼,這層地獄不給她任何獎勵,誰讓她招惹了他這個英俊偉大的地獄門神來著?

對,不給!就……還是算了吧,她也怪可憐的,他心胸寬廣何必和她計較?

夜鵠挫敗的撇撇嘴,取了魂元珠后指尖一動,便把離火七翎刃上原本那枚綠色獸核換成了魂元珠,再次給她的離火七翎刃進行了升級!

蘇淺沫能感覺到離火七翎刃似乎不同了,握在手裡能感覺到一絲涼氣,但她沒有急著追問,而是語氣嚴肅的催促:「帶我去第三重地獄!」

夜鵠哼了一聲,猛的抱起蘇淺沫,眨眼間就到了寒池之上,他陰笑一陣,「既然你那麼想去,本神這就送你去!」

咕嚕……突然被扔到了寒池中,蘇淺沫嗆了一大口水,正想浮上寒池,卻感覺池水急速盤旋,很快就形成了一個漩渦!

漩渦中產生了巨大的吸力,蘇淺沫幾乎是被拖拽到池底。

可惡,那個該死的變態又在搞什麼鬼?

就在蘇淺沫心中咒罵的時候,碰的一聲,她狠狠的摔到了冰冷的雪地上!

此時她才知道,原來寒池就是第三重地獄-極寒之地的入口!

站起身彈掉身上的雪,蘇淺沫閉上眼睛回憶著極寒之地的場景。

極寒之地,到處都是冰雪,一腳踩進去,半條腿都會陷入冰雪之中。呼嘯而過的寒風似刀子一樣,蘇淺沫那細嫩的皮膚瞬間就會被刮出一道道細小的口子。

這裡的溫度比南北極更要寒冷,至少應該在零下一百度,這種地方,簡直可以要人命!

還有,她還不知道變態的夜鵠打算要她做什麼。

「極寒之地,你準備好了嗎?」夜鵠穿著狐皮斗篷,手裡抱著暖爐,一邊哧溜著熱茶,一邊笑著問。

蘇淺沫咬著牙關,她都已經習慣了夜鵠的變態喜好。她在刀光劍影中血濺四處,而他在一邊嗑瓜子;她在火焰山裡和火焰獸戰鬥,他在一邊吃烤肉;她穿著單薄的裙子在極寒之地經受饑寒之苦,他卻愜意的喝著熱茶!

這個地獄門神就來折磨她的精神的! 不過說真的,極寒之地的確是可怕,只在這站了一分鐘,渾身已經完全如同寒冰一樣,她必須趕快離開這。

「說吧,這一關什麼要求!」蘇淺沫努力不讓自己牙齒打顫,可實在太冷了,她的嘴唇還是忍不住哆嗦起來。

「在這裡,我要你找到千年冰凌花。你可以用水屬性,只要你不怕冷。哦對了……」

夜鵠忽然飄到蘇淺沫跟前,陰森森的笑著:「要不要喝一口熱茶?只不過本神剛喝過的,上面可能沾了本神的口水。」

「滾!」

蘇淺沫嫌惡的怒喝一聲,身子一飄就遠離了夜鵠。

然能容忍凌熠辰那個痞子三番五次的調戲她,可她不能容忍其他男人靠近,尤其是這個變態!

說他是變態真是一點都沒冤枉她,在這零下一百多度的極寒之地,竟然只准她用水屬性?!開什麼玩笑?

真是恨不能一掌拍死夜鵠,不過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她必須趕緊找到千年冰凌花,離開這個鬼地方,否則她早晚會成為殭屍——凍僵的屍體!

說起來,有一點她倒真是要感謝九鳳,感謝夜鵠這極寒之地,因為千年冰凌花正是煉製毀滅靈符的材料之一,也是極難找尋的,就連落英山都未必能找到,所以玖羽才會說她短期內練不成毀滅靈符。

各大拍賣行鮮少見到千年冰凌花,就因為這東西長在極寒之地,而一般很難有人能承受極寒之地的寒冷,要麼是沒找到冰凌花就落荒而逃,要麼就是找到了冰凌花,卻沒命離開。

如今她有機會在這第三重地獄找到千年冰凌花,怎麼能錯過這個機會呢?

只是,極寒之地四處都是冰川和漫天的飛雪,想在這白茫茫一片的極寒之地找到千年冰凌花,卻是極其困難,更何況她這個瞎子?

而且,冰凌花香味清雅淺淡,不容易發覺,尤其是這裡酷寒無比,她的鼻子已經失靈了吧?

可就在這時候,空氣中忽然飄來一股極其濃烈的香味,還夾雜著某人討厭的聲音。

「唔……好燙好燙,不過真是太好吃了!」

聽到這聲音,蘇淺沫頓時眉頭一寒,心口湧上的火氣讓她忍不住怒吼出聲:「該死的,夜鵠!」

「啊呀,怎麼了?本神正在吃火鍋,這冰天雪地的果然還是吃火鍋最合適,渾身暖洋洋,好舒爽。」

「你在干擾我!」這麼濃烈的香味根本遮掩了冰凌花的淡香,她還怎麼找?根本是在給她雪上加霜!

「那我可管不了。本神肚子餓了,得吃點東西暖胃不是?」夜鵠陰笑一陣,袖子一揮,火鍋的香味瞬間飄散,瀰漫在蘇淺沫周圍。

聽著鍋里咕嚕咕嚕的聲音,蘇淺沫的肚子非常不適時宜的鬧了起來,她頓時有些惱怒。

夜鵠笑得眉開眼笑,第一次眼底沒有陰沉之色,他調侃道:「要不要一起吃點啊?極地火鍋,美味極了。」

「滾!」

可惡!這麼折騰,她的確是餓了,不過她哪有這個悠閑的時間,更何況是和一個變態坐在一起吃火鍋?

蘇淺沫惱怒的回應一聲,身軀一躍而起,雖然行動越快,風割在臉上就越是鑽心的疼,但她沒時間顧慮這些。 千年冰凌花生長的地下千米,而這極寒之地到處都是高聳入雲的雪峰,如果這裡真的有冰凌花,那在這極寒之地一定存在適合冰凌花生長的地方,這裡一定有懸崖,因為只有那樣才可能生長千年冰凌花。

現在,要找到懸崖!

呼嘯的寒風卷著雪片,在耳邊刮過,臉上一陣陣刀割一樣的痛,可蘇淺沫卻毫不在乎!

那變態說她可以用水屬性,那麼她正好可以好好的利用這點。

想到這,她神色一凜,雙手彎曲成爪,大喝一聲:「流雨!」

這一招是水系初級玄技,不用耗費太大的力氣,而蘇淺沫之所以這時候用玄技,自然有她的道理。

無數水滴從天而降,卻在到達地面之前發出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雨滴盡數結冰,隨後便是落入雪地之後發輕微的聲響。

她要用這個辦法判斷前方是不是懸崖,因為流雨凍結成冰會墜落懸崖,不會和雪地碰撞產生聲音。

她這一招,著實讓凌熠辰驚艷不已,不愧是他的女人,冰雪聰明,這種環境下,多少人已經凍得不能思考,可她竟然還能想出這樣的注意,真是讓他意外。

逸出一陣磁性的笑聲,凌熠辰戲謔道:「沫兒這招用得真妙!」

蘇淺沫揚唇一笑,她一直覺得天無絕人之路,至少不會絕了她蘇淺沫的路,就算是地獄,她也要找到一條出路!

大概半個時辰后,蘇淺沫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極其妖艷的笑容,眼裡充滿了興奮之色,「是懸崖!」

「沫兒小心!前面……」

凌熠辰臉色大變,音調驀地高了八度,可看到她穩穩的落在懸崖邊上,他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苦笑著感嘆:「你啊,真是讓人操心,本王真是要被你嚇死了。」

想他向來處變不驚,再大的事都不曾如此失控過,只有這個小女人,輕輕鬆鬆就能讓他臉色大變,真是徹底栽在她手裡了。

聽到凌熠辰的話,蘇淺沫抿嘴笑了,剛想回一句「你活該」,可猛的想到他之前的囑咐,這才硬是把話咽了回去。

現在她渾身都麻木的痛,身體已經有些僵硬,必須趕緊找到冰凌花!

神色一凝,蘇淺沫跳下懸崖,用幻力托住自己的同時,趕緊拿出青紋匕首狠狠的扎在懸崖臂上。

有幻力和青紋匕首幫忙,蘇淺沫下落很成功,但越是往下,她的臉色就越是凝重。

懸崖下面的風更狠更辣,這樣強烈的風比刀子都鋒利,刮在懸崖壁上都會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冰凌花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冰凌花千年才開一次花,而且花瓣幾乎如同薄紗一樣,脆弱的彷彿蒲公英,風一吹便會消散,懸崖下這麼大的風,怎麼可能有千年冰凌花生長?

心中的喜悅瞬間被凝重取代,可即便如此,蘇淺沫也沒有停下動作。

費力才找到可能生長冰凌花的地方,不能就這麼輕易放棄,至少要親眼看到冰凌花消散才行!

打定注意,蘇淺沫臉上的陰霾瞬間被堅定取代,她利用青紋匕首和幻力支撐,不斷往斷崖下降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已經就快支撐不住,如果再找不到一絲一毫冰凌花的蹤跡,她可能就要死在這極寒之地了!

說不急那是假的,可蘇淺沫反覆提醒自己,越是在生死關頭越要保持冷靜,否則就真的沒機會了!

忽然,一陣風呼嘯而過,在她臉上刮出傷痕的同時,也帶來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蘇淺沫頓時一喜,這香味清香淡雅,又在這崖下千米,除了千年冰凌花,還能有什麼?

想到這,她趕緊分析風向,根據風向判斷冰凌花的方向,隨後就毫不遲疑的朝著冰凌花而去!

大概過了一分鐘,凌熠辰的聲音傳到了蘇淺沫的耳邊,「沫兒,千年冰凌花就在你前面了。」

蘇淺沫眉間一喜,一手掛在峭壁上,另外一隻手貼著冰寒刺骨的崖壁,輕輕的摸向冰凌花。

可她的手已經完全僵硬,失去觸覺,根本分不清哪是血,哪是冰凌花。

眼神微微一閃,她毫不猶豫的把手探入胸前的衣襟,現在唯一還能留有一絲餘溫的,恐怕就只有這裡了。

看到她的動作,凌熠辰俊臉一紅,眼睛非常紳士的轉向了別處,可心中卻是在微微苦笑:磨人的小妖精,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動作,縱然他定力再好,也不可能心無旁騖呢。

蘇淺沫並不知道凌熠辰的掙扎,感覺指尖逐漸找到一點點知覺,她趕緊再次探向冰凌花,可就在她觸碰到冰凌花冰冷卻又柔軟的花瓣之時,忽然一陣狂風呼嘯,整朵冰凌花幾乎一瞬間,徹底化成粉末!

「可惡!」蘇淺沫怒然低咒一聲,果然和她想的一樣,在這極寒之地,冰凌花脆弱的不堪一擊!

心中憤怒翻滾,可她還是沒有放棄!她就是這樣固執倔強的人,認定的事輕易不會放棄,也不會改變!

又或許是老天眷顧,就在蘇淺沫重新振作精神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陣特別的風聲,聽起來像是從某個洞穴中傳出來的。

蘇淺沫腦袋靈感一閃,對了!是洞穴!懸崖峭壁上的洞穴很可能成為冰凌花的避風港,她怎麼剛才沒想到呢?!

有了方向,她趕緊繼續在崖壁上攀爬,而當她觸手一探,果然找到一個直徑大概三十公分的崖洞,隨後伸手摸向崖洞裡面,蘇淺沫頓時臉色大喜!

找到了,是冰凌花!

凌熠辰一臉讚賞的看著她,臉上掛著從未有過的寵溺。

她前一刻還受了打擊,可后一刻她又重整旗鼓,並且很快就找到了冰凌花。他是該說小女人太聰明,還是該說是他的倔強逼得老天不忍為難呢?

搖搖頭,他輕聲笑道:「沫兒,摘下冰凌花的時候千萬要小心。還有,先把玉盒放入崖洞,冰凌花一旦離開崖洞又會化為粉末。」

蘇淺沫點點頭,他不說,她也有這樣的打算。

從流雲血月環里拿出一個長方形的玉盒,蘇淺沫掀開蓋子后推入崖洞,而就在她準備摘下冰凌花的時候,懸崖上面忽然傳來夜鵠陰森的笑聲。

「哈哈哈……想不到你如此聰明,竟然這麼快就真的找到了千年冰凌花。只不過,想要這麼輕鬆就通過本神的極寒之地,沒那麼容易。」 說完,夜鵠袖子一揮,轉眼間消失在懸崖!

蘇淺沫心頭「咯噔」一下,心中頓時浮現一股不詳的預感,這個變態又想鬧什麼幺蛾子?

忽然,懸崖上傳來一陣陣轟隆轟隆的聲響,而伴隨著聲音,整個崖壁都跟著震動起來,好像隨時都會裂開一樣。

蘇淺沫神色一凜,強烈的危機感籠罩在她心頭,這陣勢,難道是……雪崩?!

和蘇淺沫猜測的一樣,夜鵠的確是弄出了雪崩。

現在,無數雪球正從雪山之巔翻滾直下,只要跌落懸崖,再強的人都會被埋沒其中,最後墜入深淵,萬劫不復!

不過,這個女人總是能給他帶來驚喜,比如她用烈焰之盾飛行,又比如她用「流雨」探測懸崖,這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同時也勾起了他濃厚的興緻,他倒要看看,掛在懸崖壁上,沒有了烈焰之盾,她到底要怎麼脫險?!

是葬身深淵,還是又拿出什麼新奇的妙招,劫后重生?

眼看懸崖頂上翻滾著白色巨浪,蘇淺沫簡直恨不能立刻飛上去一刀砍了夜鵠,剁成肉末、做成肉餅、再餵給二小黑吃了!

那變態以為這樣就能讓她葬身懸崖?哼,她的命如果那麼好取,早就被閻王拿走了,還能留到現在?!

蘇淺沫神色一凜,根本不管翻滾的雪浪即將傾瀉而下,瞬間就能讓她葬身雪海。她小心翼翼的摘下冰凌花放入玉盒,隨後把玉盒往流雲血月環里一放,兩腳狠狠的踹了兩下崖壁,而後借著碰撞產生的彈力飛離崖壁。

幾乎就在這一瞬間,雪浪已經如同兇猛的瀑布飛瀉而下,蘇淺沫能感覺到頭上撲面而來的寒氣,她趕緊雙手曲握,先是藉助幻力更加遠離懸崖,隨後凝聚一團水系能量球,狠狠往自己腳下一拋。

咔嚓!

水系能量球瞬間成冰球,蘇淺沫兩腳用力一踏,身體借著腳上的彈力,往上彈出兩米之高。

緊接著,她再次甩出一團水系能力球……如此反覆,蘇淺沫利用水系能量,為自己製造了一道冰球製成的階梯,硬是有驚無險的脫離了懸崖!

當落到懸崖的那一剎那,她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

剛才真是千鈞一髮之際,如果不是之前用過「流雲」給了她啟示,恐怕她也不可能在那一瞬間想到這個妙招!

此時此刻,蘇淺沫不禁又要感謝身上這件靈紗衣,如果不是有它,能源源不斷的提供精神力,那即便是她想到了製造冰梯逃生,也絕不可能堅持到飛上懸崖的那一刻!

感覺到一陣陰風撲來,她美目一寒,雙手背後的「看向」正前方,寒聲問道:「我沒死在懸崖下,你這變態一定很失望吧?!」

「本神的確是略有些失望。不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