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白玉……”原本站立筆直的白玉到了要揭發的時候,卻忽然猶豫了一下,看着白玉的眼神裏包含了恨意、溫情、掙扎,彷彿心中的天平被一雙手輕輕一撥,左右搖擺不定,掙扎於情感與道德之間。

雲邈兒見此,心微微提了一下,她能從那眼神裏看到瘋子對白玉的一種如父親一般的依戀,卻又有看不共戴天的恨意,她雖不知道爲何會這樣,但這樣的瘋子,很有可能不會按照她預期的方向走。

但她今日的成敗,卻也取決於瘋子的決定。 他的聲音沉靜中帶着痛處,他似在這些話裏,憶起了這些年來所看到的一切,憶起了對他有養育之恩的白玉,殺他父母時的場景。

“你胡說!”白玉後退了一步,漲紅着臉指着瘋子道“第一代守護者死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又怎麼會知道卓是怎麼死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瘋子,眼露疑問,都等待着瘋子如何述說着裏面的貓膩,他們皺眉,神態認真,因爲這已經不僅僅只是宇宙內部的爭奪,而是宇宙與黑洞裏異度空間的決鬥了!

身爲宇宙孕育出來的星魂,守護宇宙,是每個星魂的責任。

他們再懶散,也不會拿這些事情開玩笑,界直接站了出來,對着瘋子道“你把事情說清楚,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那也只是你覺得我當時沒出生。”瘋子眼眸深處溢着痛楚,往事歷歷在目,話也未停“當年我母親生下我時,你們剛好將我父殺死,我母親爲了護我,將我封印在石頭裏,並將你們殺害我父親的影像注入我的腦海裏,將我放回無邊的宇宙裏,隨着宇宙飄蕩。”

“我清晰的記得,母親告訴我,一定要回來,回來替他們報仇,因封印的原因,我自一萬年後才幻化成人,一幻化成人後,我卻發現我又回來了,還被你養在了身邊,真是造化那個人!”

瘋子笑了一聲,笑裏包含了諸多情緒,他繼續道“出生後,便發現你已經假借我父親的名義坐上了黑洞守護者的位置。並得到了一些星魂的支持,那時候我知道要絆倒你並不容易,便用了上億年的時光,來收集證據揭穿你!”

所有星魂都隨着瘋子的話構想當年的事情,目中有憐憫與同情,一個剛剛出生的孩子,本應該生活在父母的關懷中,但瘋子卻一刻都沒有享受到,就被放逐在無垠的宇宙裏孤獨的飄蕩,等他好不容易再次出生,身邊養育他的人卻是當年的殺父仇人!

真是夠可悲的!

白玉顫抖的身子,哆嗦的都說不出話來,望着瘋子的目光痛心而又驚悚,他想說,卻始終說不出口,最後紅着臉道“那你的證據呢!沒有鐵證證明我,我便要將你這逆子斬殺在衆人面前,來做你不孝的懲罰!”

上億年的相處,白玉早就將瘋子看做是自己的兒子,卻未想這兒子留在他的身邊,卻是另有目的的。

瘋子覺得心痛,白玉也同樣心寒。

白玉的話剛剛落下,瘋子便舉起了一塊透明玻璃一般的圓球,沉聲說道“證據,在這裏!”

所有人的目光隨着那圓球移動,都瞧出了那圓球便是記憶球,如地球的錄像帶一般,可以錄下即時影像,在日後播出。 總裁誘妻入甕 那記憶球裏記錄了瘋子收集了上億年的證據!

白玉在見到那記憶球后,目光一閃,竟顯出一絲慌亂。

記憶求發出耀眼的白光,在前方射出一大塊屏幕,屏幕上站着一人,身着寬大白袍,仙氣飄飄,額前有一凸角,左臉一小片有魚鱗覆蓋,眉目盡顯威嚴,竟與白玉極爲相像!

“這不是那個從黑洞裏面走出來的那個怪物嗎?!”有人驚呼,聲音充滿了驚悚,似憶起了上億年前那個從黑洞裏走出來的異度空間裏的人,但隨即又道“不,不是,那怪物的長相應該更加魁梧些……”

所有人在見到這影像裏的人,看着白玉的眼神忽然變了,記憶球並不會說謊,這影像裏的人長相奇特,根本不是宇宙生命,還與億年前從黑洞出來的怪物差不多,更與白玉長相相似,那隻憑這點,就可以證明許多事情。

果不其然,在瘋子將記憶球裏的東西放出來後,便道“這纔是白玉的本體模樣,在萬年前,我跟隨白玉進入黑洞門前,見到黑洞裏走出了這樣的怪物,與白玉一起商討攻陷宇宙的事情,我偷偷錄了他們的模樣。”

說着這話,瘋子轉動了一下記憶球,放射在衆人眼前屏幕上的景色又變換了好幾個,都是不同着裝長相不一的人,但他們都有一個特點,便是額前長角,左臉一小片有魚鱗覆蓋。

雲邈兒見此,也不說話了,因爲她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她不說一句話,衆位星魂看向白玉的目光,灼熱的都能燒死白玉了。

“這並不能代表什麼!”白玉臉色難看,但卻依舊不死心的做着最後的掙扎“雖然到如今,大多數人都沒有辦法對記憶球裏的影像做假,但是這不代表你不會!沒有鐵證,平白污衊我,並否認我這億年來對宇宙的貢獻,就是污衊我的人格!”

聽到如此,有一些與白玉私交甚好的星魂開始爲白玉說話了“這裏面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瘋子面色不變,他很早就知道要擊敗白玉這樣的老狐狸,單單這影像並不能完全的信服於衆人,便道“不急,我還有證據!”

白玉心中一驚,看着瘋子一副胸有陳竹的模樣,心裏暗急,偷偷蓄力至手掌,眼露殺機,順帶看了一眼四周格局,若是等等沒有翻牌可能,他便殺瘋子,逃到黑洞之中!

當然,這只是迫不得已的舉動,縱然,他們的族人早已在這億年裏混進了這宇宙中,眼線佈滿了整個宇宙,殺了他損失雖大,但卻並不至於一敗塗地,但再怎麼說,他也不想死!

“證據,在這!”瘋子從衣服裏拿出了一塊小心的羅盤,它通體黑色,並無亮眼之處,卻驚的無數星魂呼叫道“宇宙盤!”

“是!”瘋子高舉宇宙盤,道“當年母親將我放逐宇宙的時候,便講宇宙盤交付給我,導致當時白玉族人想要毀掉宇宙盤而不得,如今這宇宙盤在我手裏重見天日,我便用這宇宙盤爲大家起一卦,佔一佔白玉的真身!” “這是假的!”白玉驚呼,道“宇宙盤這億年來一直帶在我身邊,還在這億年裏替我占卜了這宇宙裏大大小小的事情,併爲我大宇宙指明瞭方向,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了,又怎麼會再出現一個在你身上!”

白玉的話,得到了許多星魂的認同,他們交頭接耳,拿不定主意,畢竟這裏面牽扯到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實在太過於重要!

曾參與過上億年前那場浩劫的幾位仙魂站了出來,神情嚴肅,鄭重道“瘋子,這個玩笑可不要亂開,畢竟這可不是什麼死人恩怨,而是關乎了宇宙未來的大事!”

“若不是確定了,我也不會拿這件事情開玩笑。”瘋子道“大家仔細回想一下,白玉用他那個所謂的宇宙盤,都占卜出了什麼,不是這個星魂有異心,就是那個星魂的出現打破了宇宙的規則要誅殺!那些被他占卜出來身藏禍心的星魂們,大多出生便擁有操控時間或空間的能力!”

瘋子在說到這裏的時候,忽然將目光落在了世與界的身上,目光含了幾分期待、歉意的複雜情緒,道“就像是世與界,世擁有操控時間的能力,而界則擁有空間的能力,只要他們兩者能力合二爲一,便能控制黑洞大門,甚至能再造一個世界!他們的出生是宇宙的一個奇蹟,卻被白玉說成是禍星!”

所有人的目光隨着瘋子的話,齊齊向世與界看了過去,目中有詫異。

在他們看來,星魂能夠製造生命,乃是傳說中的東西,只有傳說中虛無縹緲的宇宙之主纔有這樣的能力,而如今聽瘋子說他們以往看不清的兩星魂,卻擁有他們所不能及的能力,他們又怎麼能不驚訝呢?

雲邈兒卻皺了一下眉頭,心裏生出一絲疑慮。

據她說知,若世就是邈雲東,那應該還擁有因果的異能,而界也能使用時間……

瘋子的話還在繼續“自白玉當上這黑洞守護者之後,擁有時間或空間的星魂陸續死去,大家難道都不覺得奇怪嗎?而這,都是白玉與他的族人在搗鬼!就是怕那些擁有時間與空間異能的星魂發下黑洞深處的波動!而至於宇宙盤……你們見他拿出來過了嗎!”

瘋子最後一句話忽而擴大,震在衆人的耳裏,讓他們募得一驚,靈魂都爲之震盪,不由的朝着白玉望去,腦海裏不由回放了這億年多的種種事情,越想越心驚。

這億年裏死去的星魂大約有幾千個,這幾千個在茫茫宇宙中並不算多,而且他們死亡的時間並不相同,有的甚至間隔上萬年,便很難被他們所關注,有時候在他們眼裏,不過就是談話裏的一句話。

某某星魂又莫名的死了。

而如今將這些不被他們關注的事情串在一起,終是連成了一個令他們毛孔悚然的事實。

難不成瘋子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這並不足以證明這些巧合都是白玉製造出來的,所以還是請白玉您,拿出關係宇宙未來的宇宙盤給大家觀賞一番,看看真假,好證明你的清白!”瘋子結尾道。 所有星魂都看向了白玉,只等他自證清白,白玉臉色一整青一整白,隨後拂袖轉身,朝着身後房屋走去,怒道“你們要看,便來!”

所有星魂對視了一眼,紛紛落在玉階上,跟隨着白玉進入房屋,瘋子一愣,也隨着白玉一起進入。

等進入後,便見一個巨大的宮殿,空曠的宮殿正中,有一塊玉色石碑,石碑上烙印着掌印,白玉走到石碑邊上,望着四周有意無意圍着他防止他逃跑的星魂們,眼眸深處的譏諷一閃而過。

“這石碑裏有一個巨大的空間,我便是將真的宇宙盤放在了這,我一般占卜要事的時候,都會緊閉宮門,來這石碑裏取出宇宙盤占卜,瘋子,我說的沒錯吧。”

雲邈兒站在人羣中間,聽了白玉的話,又見他如此,不由皺了一下眉頭,一種不祥的預感升起。

她望着那玉色石碑,總覺得古怪,但一時之間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隨後她將目光落在瘋子身上。

瘋子跟隨在白玉身邊已經有上億年的時間,對這宮殿的一切必定比他們更清楚,這玉色石碑是否有貓膩,瘋子應該知道。

“我雖沒親眼見過你從裏面去出國宇宙盤,但你在每次占卜的時候,確實是緊閉了宮門,在這宮殿內占卜。”瘋子在衆人詢問的目光下說道。

這話咋一聽,便是瘋子肯定了白玉的話,但仔細分析,卻又不盡然。

“你!”白玉黑了臉怒道,他自當上黑洞守護者後,哪天不是順風順水的,卻沒想到今天不僅僅遇到了一個難纏的丫頭,還被那丫頭倒打一耙,讓養在他身邊上億年的養子倒戈向着別人,把自己閉上絕路!

他握緊了雙拳,看着邊上因瘋子的話又靠近他一步,緊盯着他的星魂們,哼聲道“若是你們不信,我就不開!”

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半眯着眼看向白玉,他這話看似退了一步,其實不然,若他不開,便取不出他口中所謂的‘宇宙盤’,若是開了,也指不定這石碑有古怪,讓他逃了。

一時之間,陷入了兩難的局面,所有人站在那裏思考,不知應該如何實行。

而就在這個時候,太陽說話了“既然白玉將宇宙盤放在這裏,也是因爲這石碑裏面另有儲存空間,只要我們找個會空間的星魂出來,試試這石碑,不就成了。”

太陽的話,令所有人眼前一亮,齊齊將目光朝着界看去,火熱的似要將界燒一個洞。

白玉微皺了一下眉頭,看了一眼界,再看了一眼世,隨後將目光落在了雲邈兒的身上,道“哼,我這可不是單純的靜止空間,裏面可是有時間流逝的,單純只會空間異能的星魂可看不了這個,除非那個星魂既會空間,又會時間。”

這話一落,一半星魂的目光都落在了世身上,但目光裏卻有了一分遺憾。

世與界兩人一人會時間,一人會空間,若是兩人合二爲一,就能探聽這石碑內部的一起,解現在的困局,只是可惜,他們兩人是兩個獨立的星魂,很難將這兩個能力合二爲一。 “儲存靜物的空間,根本不需要時間的流逝,這內部的空間有時間流逝,便代表裏面存有生命!”雲邈兒站了出來,說道“存有生命的空間,可以是一個人創造出來儲存生物的空間,也能是通往另一個異度位面的傳送點!”

雲邈兒的話就好似巨石砸入水面,嘩的一聲,驚起了巨浪,所有人因她的話變了臉色。

白玉一怔,緊接着道“你不知道宇宙盤就別瞎說!宇宙盤與宇宙乃是同源,存放它的地方的時間流逝必須與宇宙相等,否則根本存放不進去,會出現意外,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問瘋子!”

商女重生之權臣有毒 雲邈兒轉頭看向瘋子,瘋子點頭道“白玉說的是。”

雲邈兒皺了一下眉頭,摸着下巴開始思考,她會空間跟靈魂異能,卻不會時間,世跟界兩人的異能又不能合二爲一,而這泱泱宇宙裏,原本同時擁有兩異能,可以探測這石碑的星魂都被白玉暗殺死了。

如此一來,根本沒個解決方法,難不成就這麼讓白玉開了這石碑瞧?

“其實這也不是沒有一個解決方法,只是要看邈兒你是否願意承擔這風險了。”就在這個時候,瘋子搭話道“因你的特殊存在,可以借你的身體將世與界兩人的力量合二爲一,而你只需要將融合後的力量放在這石碑裏,便可以探測這石碑裏的空間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不過……這樣做的後果,很有可能因爲你趁手不了世與界兩人的力量而爆體而亡。”

瘋子在說那些話的時候,便走近了雲邈兒,彎腰,在雲邈兒耳邊悄然說了一句話“不過我能確定,你不會爆體而亡,只會出一點點意外,但如果你不試,你會徹底從這個世界消失。”

雲邈兒瞧了瘋子一眼,皺眉有些不明所以,瘋子卻沒有再說的意思,他直起身,望向石碑,似乎剛剛與雲邈兒說話的那個人並不是他一般。

雲邈兒覺得古怪,感覺自她從三十億年後穿越到遠古時代,一切都是有人設計的好的,或者說,就是她生命裏本該經歷的,彷彿這就是她命中註定的。

特別是聽了瘋子這一番莫名其妙的古怪話語後,雲邈兒更覺得如此。

思考不過一瞬間,雲邈兒擡眼,在白玉奇怪的目光與瘋子期待的目光下微微一笑,道“我自然願意,畢竟這可不是關乎着我個人,而是整個宇宙裏的未來。”

雲邈兒大氣凜然的說了這些話,心裏也默默的吐了一下,她之所以要這麼說,一切都是因爲瘋子最後偷偷跟她說的話,雖然這個時代的瘋子與她並不認識,但重生前那麼多年的相處,她覺得她以後的日子裏,絕大部分時間裏,與瘋子的聯繫定然十分緊密。

畢竟她重生前遇到的那個瘋子,也有用一個類似於宇宙盤的法器,併爲她占卜未來。

她這是一個賭,賭瘋子說的那些話不是騙她,也賭這個瘋子就是那個她所認識的瘋子,更賭這次後,她能以這爲由,讓他幫她穿越回三十億年後的世界,與自己的親朋好友們再度相聚。 時間最能消磨一切,三十億年的時光,可以發生很多事情,加之她穿越前答應撒旦的事情還未完成,雅麗的靈魂還未完全復原,柳玉宇的復活只進行了一半,這讓雲邈兒感覺自己的人生還未走完。

不管是爲了見親朋好友,還是爲了完成她之前還未完成的事情,她都想要穿越這三十億年的時光,去觸摸三十億年後的世界。

爲此,她竭盡全力,沒有選擇的餘地。

她走上前,望向站在她邊上的世與界,目帶請求,希望他們兩人也同意接受這件事情,畢竟瘋子所說的那些事情不僅僅關係到她,也關係到他們兩人。

世與界兩人猶豫了一下,間雲邈兒如此堅決,也不墨跡,世點頭道“好,不過你若是難受就叫一聲,我與界兩人會停下。”

世的話讓雲邈兒暖心,她點頭笑道“我會的。”

白玉見此,讓在一邊,微昂着頭,不顯半分焦急,彷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雲邈兒走到石碑前,側頭看向白玉,見白玉如此,心中微微有些不安,只覺得白玉的狀態有些反常。

雲邈兒微皺了一下眉頭,壓下心中的不安,世與界對砍了一眼,很有默契的站在了雲邈兒的身後,分別將月華之力和星辰之力彙集於手掌之上,一同拍向了雲邈兒的後背。

雲邈兒只感覺渾身一震,後背有兩股熱流沿着經脈到達丹田,彙集在丹田上方形成八卦圖樣,雲邈兒力沉丹田,慢慢用自己身體裏的灰色力量引到這兩股力量彙集到手掌之上。

她並不想將這兩股力量合二爲一,但在她體內灰色的力量觸及到世與界兩人的力量時,忽然引發了動盪。

似巨石砸入水面,又似巨浪拍向礁石,頓時濺起了滔天的水花,銀的金的灰的,代表三種屬性的力量如海翻騰,以雲邈兒的丹田爲中心,颳起了力量的風暴,如龍捲風一般席捲了雲邈兒的全身。

雲邈兒只覺身體裏的經脈在被鋒利的刀片撕裂着,疼的讓她彷彿在下一秒身體就要爆裂開來,但她想叫卻一直叫不出來,整個人都處於在一種極爲痛苦的感覺裏。

與此同時,經脈中屬於世與界的那兩股力量卻逐漸被雲邈兒的力量同化成灰色,但他們兩人空間與時間這兩種異能卻沒有被同化,而是完全的融合,並與雲邈兒的力量相連接,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雲邈兒一邊忍着疼痛不去尖叫,一邊將這融合後的力量彙集在手掌,因爲太過忍耐,汗水從額頭留下,竟浸溼了她的衣服,讓她整個人如被水泡過了一般。

圍觀的星魂望向雲邈兒的眼神,從緊張到敬畏,他們雖沒經歷過這種痛楚,但也能想象出被兩股力量撕扯時的疼痛,而云邈兒竟能在這兩種不兼容的力量下依舊咬牙堅挺不發出一絲哀嚎,就足以證明了她的堅韌。

在所有人敬畏而崇拜的目光下,雲邈兒將手掌慢慢伸向石碑,放在了石碑上那凹下去的手掌印上…… 脂滑般的觸感傳達到雲邈兒的手掌之上,雲邈兒在那一瞬間彷彿透過這石碑,看到了石碑裏的世界。

那是一片……被黃沙籠罩的世界,這世界灰暗一片,只有天上如月亮一般的星球散發着微弱的光芒,普照在這片大地上,用肉眼根本瞧不清這昏暗的黃沙之下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

若不是雲邈兒的手掌連接着石碑,神識瞬間覆蓋了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她根本不知道,這樣一個世界裏,竟然還有生物生存在這裏,他們人頭上長角,面上覆蓋着鱗片,雙眼並不似人們那樣明亮清晰的眸,而是覆蓋着一層白色的半透明薄膜,她能隱隱能感覺到到薄膜下那雙早已混沌的眼。

雲邈兒皺眉,不知道她看到的地方到底在哪裏,卻瞬間明白,她被白玉欺騙了!

這裏面,根本就沒有宇宙盤!

雲邈兒瞬間警惕,想要移開手,卻也在這個時候,早已準備好的白玉一把抓住了雲邈兒的手腕,因太過用力青筋暴起。

“你的力量是我的!”

白玉吼道,話語裏的意思簡潔明瞭,白玉這是要吞噬雲邈兒的力量!

日月心塵 衆所周知,白玉身負的異能,就是吞噬!

他們並不清楚白玉這麼做是爲何,可他們卻知道雲邈兒有危險!

“譁!”

豪門驚婚:花心總裁的天價逃妻 因白玉的觸碰,雲邈兒體內原本不太穩地的力量立馬爆出,順着白玉的手溢出體外,讓雲邈兒瞬間感覺自己的肉體隨着這力量的爆棚而撕裂!

鮮血混合着灰色的力量從她毛孔溢出,根本瞧不見傷口,卻讓她渾身是血,又讓人感覺到觸目驚心。

“邈兒!”

“邈兒!”

世與界兩人齊呼,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他們與雲邈兒之間的相處不過半個多月,卻在第一眼的時候就感覺他們似乎認識了許久許久,平常的時候雖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如今見到雲邈兒這般,卻發現他們對雲邈兒感情似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便有些不一般了。

他們兩人想收手解救雲邈兒,卻發現自己放在雲邈兒後背的手掌如黏了膠水一般被吸附住,怎麼也拔不下來。

瘋子見此,感覺意外,卻也不吃驚。

他與白玉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早已摸清了白玉的性子,知道他這麼容易服軟,八成有詐,只是一直不知道白玉到底要打什麼主意,加之之前他占卜宇宙盤得出的結果是有驚無險,便大着膽子勸雲邈兒探測石碑裏的一切,卻未想,白玉竟然是打的吞噬雲邈兒力量的主意!

難道他不知道這根本就是打草驚蛇嗎?!

灰色的力量四散,颳起的颶風讓所有星魂倒退了好幾步,白玉身上的白袍發出獵獵的聲響,在力量最中心處被力量的刀刃颳得遍體凌傷,但他抓着雲邈兒的手卻緊緊的,彷彿是抓住了生命最後一根稻草!

“我魔皇子孫白玉,必將光復魔族往日輝煌!”

他雙眸爆出的光,比太陽還明亮,看着雲邈兒的眼神,熾熱的幾乎能烤熟!

雲邈兒被盯着心中發毛,她並不明白白玉話裏的含義,卻能從他眼中瞧出了他甘願忍受上億年寂寞的信念!

—–

今日忙得頭昏腦漲所以更新一直不太給力,明天就能多更了~各位麼麼噠~ 但不管白玉的信念是什麼,雲邈兒都不願自己成爲別人的墊腳石!

她立馬收斂了心神,努力將力量收入丹田,阻止白玉的吞噬,瘋子則飛奔到雲邈兒的身邊,雙手成印,打在雲邈兒的另一隻手上!

黑色的力量從瘋子體內迸發而出,傳入雲邈兒的體內。

“讓他吞噬!”

瘋子吼道,聲音大如驚雷,卻說出了一句令大家不解的話。

雲邈兒轉頭看向瘋子,思量了一秒後,果斷的放開了自己體內的力量任由白玉吞噬!

白玉在看見那黑色的力量的時候,眼睛爆出貪婪的精光,頓時咬牙切齒道“沒想到瘋子你竟然跟宇宙盤的力量融合成了一體!若早知如此,我又何必設局找來雲邈兒,直接吸收了你就好!雲邈兒,老夫跟你商量一個事情,我不要你的力量了,你跟我一起對付瘋子,我會保你平安,甚至可以重金答謝你!”

“邈兒,你別聽他胡說,即使他吸收了我的力量,也不會放過你,畢竟收了你的力量他纔可以重新創造一個世界!”瘋子急急說道,生怕雲邈兒醒了白玉的話,讓他被宇宙之力反噬。

要是那樣的話,他便會就此廢掉,甚至會讓雲邈兒跟世與界也同樣得到反噬。

一旦他們都被反噬,全身力量無法發出,就會成爲白玉刀刃下的肉,任他宰割!

雲邈兒體內四種不同屬性的力量彙集,幾乎要成了中轉站,力量之間的偶爾碰撞,就好似有一枚地雷在體內爆炸,將他經脈炸開,血肉模糊,但融合後的四種力量卻有一種讓人無法想象的治癒能力,在她經脈破裂的瞬間,又被修復好。

Share:

Leave A Comment